下午六點,青學校園裡的人潮散去,網球場上恢復冷清。

手塚國光獨坐在休息室內,雙手握著一顆網球沉思。

原本想找手塚國光確認複診時間的璃音,此時正靜靜的站在外頭,耐心的等待著。

以前她工作的電台有一位前輩也是這樣,那位前輩每天總是提早一個小時到達電台,花半小時跟同事寒暄、整理資料,在開始錄製之前,他會預留十分至十五分鐘的時間給自己。

一個人靜靜的待在播放室內,這段時間裡,電台其他人總是很有默契的避開,不去干擾到他。

等到錄音結束後,他也會在錄音室內再待上二十分鐘。

他說,他這是在「沉澱」、「跟自己對話」,審視今日的自己,並檢討一整天的得失。

璃音不清楚手塚是否有著跟那位前輩一樣的習慣,但,不管是誰,都不會喜歡自己在靜心凝思時被打擾。

「有什麼事嗎?」不知何時結束靜坐的手塚國光,手上拿著球拍與網球出現在休息室門口。

璃音沒有回答,而是看著他的手。

「部長你……要打球?」

「只是做一下練習。」

「練習?」璃音遲疑的看著他。

若是在今天之前,她肯定不會干涉對方的行動,但現在龍崎教練都已經開口要她盯著冰山了,要是這座冰山有什麼閃失……

「咳!那個……部長,一個人練習應該會很無聊吧?我陪你打一場!」她毛遂自薦道。

「……」手塚國光定定的看著她,茶色雙瞳透著審視。

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璃音差點撐不住這份威壓,準備要將龍崎教練給供出來了。

幸好,在她招供之前,手塚冰山先有了行動。

「啊。」

收回視線,手塚國光朝球場走去。

「真恐怖,要是再來幾次,我肯定會短命。」璃音拍了拍胸口,急忙拿起球拍追了過去。

「部長,只打一場喔!」她叮囑著。

「啊。」

只是,當球局開始後,璃音後悔了。

該死!為什麼我要跟這個變態打球啊啊啊!

越前南次郎是大BOSS,這個手塚冰山就是小BOSS!我怎麼會忘了這一點!我是白痴啊啊啊!

璃音氣喘吁吁的在球場上來回跑動,接球、救球,但對手卻是氣定神閒的站在原地,一步也不用移動。

靠!為什麼我打回去的球,不管打向哪個方向,都會飛回到他身邊啊?

妖法!這肯定是妖法!這隻該死的冰山妖孽已經升級了嗎?混帳啊啊啊!

「不公平!」又失了一局後,璃音氣急敗壞的大叫:「為什麼你都不用動?為什麼都是我在跑來跑去!部長,你是故意在整我吼!你怎麼可以因為我不讓你一個人練習,你就這樣玩我!太過分了!」

「啊。」聲音透出明顯笑意。

靠!還給我「啊」?他承認他是在玩我嗎?

「不打了!我不要跟你打了!」璃音用護腕抹去額上的汗水,氣呼呼的轉頭。

她現在才知道,原來先前跟手塚進行的對打,根本不是對打,那是熱身!

跟現在相比,這隻妖孽當初只拿出五分之一的實力而已!可惡!

「啊,很晚了。」手塚國光仰頭看著天色。

在不知不覺中,黃昏的暮色已經被夜色取代,球場四周的照明電燈也自動亮起了。

「咦?已經七點啦?」

看著時間,璃音這才發現他們已經打了一個小時的球。

喔,不,是她「跑」了一個小時。

將場地收拾好之後,璃音的肚子已經餓扁了。

「部長再見。」站在校門口,她朝手塚揮手道別。

「……我送妳。」

「啊?不用啦!我吃過晚餐後才會回去。」璃音婉拒著。

「一起。」清冷的音調透出不容拒絕的堅定。

「……是。」

 

在璃音的領路下,兩人來到梅姨的餐館用餐。

「咦?羊咩咩?你怎麼在這裡?」

一進店裡,她便見到芥川慈郎點了一桌菜,正在大快朵頤,與他同桌的人還有跡部景吾與樺地崇弘。

「啊!璃音,妳也來這裡吃飯啊?快過來,我點了好多菜呢!」芥川慈郎笑嘻嘻的朝她揮手,嘴邊還沾著飯粒。

「啊!你、你是手塚!手塚,跟我打一場吧!」

見到站在璃音身後的人,芥川慈郎激動的站起來,準備撲向他。

「樺地。」跡部景吾彈了一記響指。

USU!」樺地崇弘長臂一揮,將綿羊慈郎按回座位上。

「嗚~我想跟手塚打球,我想跟他打球,就一場、一場就好!」

羊咩咩在樺地崇弘的掌下掙扎扭動,清澈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手塚,後者很淡然的轉頭,觀看牆上的餐點價目表。

「咳!慈郎,你真是太不華麗了!」跡部景吾額冒黑線的扶額。

璃音的視線在冰帝那桌與手塚之間來回移動,猶豫著該去跟他們同桌用餐,還是另外找位置。

但現在算是用餐的熱門時段,店內的空位……

「要是不介意,就跟本大爺同桌用餐吧!」跡部景吾很恰好的解決了她的煩惱。

將點餐單拿給梅姨後,璃音在櫃台跟梅姨聊了一會,等待廚房準備餐點,當她端著餐盤走回位置上時,卻發現以他們的用餐桌為中心,附近的客人讓出了一個不小空間,儼然像是被額外隔開了一樣。

……這是什麼詭異的氣氛啊?看著同桌的幾人,璃音額冒黑線。

芥川慈郎一邊大口進食,一邊用相當「熱情」的眼神,虎視眈眈的盯著手塚冰山,而手塚國光則是面無表情的與跡部景吾對視……

幾人之中,就屬樺地崇弘最正常,他正安靜而專注的吃飯。

我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這一切都是幻覺。璃音在心底默念,面上努力保持鎮定。

「部長,餐點好了。」她將食物一一擺放到桌面上,提醒自家部長不要再跟人「含情脈脈」的對望。

然而,等她將餐盤還給廚房,回到座位上時,桌上氣氛還是一樣,那三人的動作依舊保持著。

好吧!我吃我的,你們看你們的。

打量了下座位分佈,璃音決定稍微挪一下位置,避開那三人的詭異氣氛,在靠近樺地崇弘的地方坐下。

「……」後者默默的看了她一眼,而後將面前的兩盤小菜推到她面前。

「謝謝。」

正當璃音夾起翠綠的小黃瓜準備咬下時,卻恰好對上手塚冰山的目光。

在那雙茶色眸子的注視下,她敏感的察覺到,手塚冰山的冷氣增強了。

他不高興?為什麼?璃音茫然的眨了眨眼,回想自己從進入店裡之後的舉動……

她明白了。

「部長,這個很好吃。」她夾了幾塊小黃瓜,討好的放到他面前的空碟子上。

「……」冰山部長低頭看了小菜一眼,而後又繼續盯著她。

「這、這個高麗菜鍋貼也很棒。」她再度夾了幾顆鍋貼過去。

「……」繼續盯。

「這個珍珠丸很好吃。」繼續夾。

「……」還在盯。

「滷牛肉是店裡的招牌菜。」

「……」

還不行嗎?這個冰山到底想吃什麼啊?璃音想哭了,她最喜歡的幾道菜都已經夾給他了啊!

目光往桌上的菜餚來回看了幾次,璃音又夾起清蒸魚送到他的盤子裡。

直到魚肉放入碟中,手塚國光這才拿起筷子用餐。

靠!要吃魚不會一開始就明說啊?還騙走我那麼多菜,把我的滷牛肉還給我!璃音氣憤的咬著筷子,忿忿的暗瞪他一眼。

就在她生氣的將小黃瓜咬得喀喀作響時,又一盤小菜推到她面前。

偏頭望去,送菜的人是樺地崇弘,後者此時正目不斜視的看著自己的碗。

「謝謝。」璃音笑了。

之前初次的見面,這個大個子就讓璃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身高足足有一百九十公分的樺地,總是面無表情的跟在跡部景吾身後,儼然像是他的保鑣,令人望而生畏。

但現在看來……

璃音低頭看著樺地送給她的小菜。

雖然很沉默,但卻是個體貼的好人呢!

「你吃牛肉嗎?這個很好吃喔!」璃音禮尚往來的與他分享自己喜歡的菜。

抬頭看了璃音一眼,樺地崇弘朝她點點頭,「謝謝。」

「璃音、璃音,前天文太有打電話給我,妳有去立海大啊?」吃飽喝足的芥川慈郎,跑到她身旁坐下。

「嗯,我跟學生會的學姐去開會。」

「原來是這樣,文太說妳的網球打的很棒,仁王跟切原這兩位正選都輸給妳了呢!」慈郎羊咩咩雙眼發亮的看著她,「璃音,陪我打一場吧!妳都沒跟我打過呢!」

「呃……」

璃音小心翼翼的瞄了手塚一眼,發現他仍專注的在吃飯,心底的緊張也就散去了。

「我最近有點忙,改天好嗎?」

「好,改天一定要陪我喔!」芥川慈郎開心的點頭,「對了,文太說,他們的部長住院了,很可憐呢!」

「住院?他生病了嗎?」璃音詫異的問。

她記得前幾天見到他時,他的臉色很正常啊!

「聽說是得了罕見的疾病,從去年的冬天開始就一直去醫院檢查了呢!」芥川慈郎回道:「文太說,要是他們部長再不開刀治療,恐怕就會有生命危險,以後也不能再打網球了……」

「這麼嚴重?」璃音愣住了。

她之前見到幸村精市時,那宛如花朵一般美麗的少年,臉上總是帶著沉穩的微笑,絲毫沒有被疾病纏身的憂鬱。

莫名地,璃音將他與《一公升的眼淚》的女主角疊合了。

這兩位都是堅強而勇敢的人吶……

「知道他在哪間醫院嗎?」

「聽文太說,好像是東京綜合醫院。」

東京綜合醫院?唱片公司附近的那間醫院,好像就叫做這個名字?璃音低頭繼續用餐,心底默默的記住醫院名稱。

「青學的經理,認識立海大的幸村?」跡部景吾的問話尾音微微上揚。

「見過兩次,他是個不錯的人。」璃音簡短的答道。

「不錯的人嗎?」跡部景吾摸著右眼下的淚痣,笑了。「那傢伙的球技還算華麗。對吧,樺地?」

USU。」

……這什麼跟什麼啊?璃音黑線。

「青學的經理,妳那是什麼表情?太不華麗了!」察覺到自己似乎被鄙視了,跡部景吾皺了皺眉。

「我這是覺得跡部部長很小孩子氣的不華麗表情,對吧,樺地?」璃音挑眉回道。

USU!」

「妳、妳竟敢這麼說本大爺?大爺我哪有孩子氣?」

「現在不就是了?」璃音上下掃了他一遍。

「妳!哼!本少爺不跟妳這個不華麗的人計較!」跡部景吾驕傲的別過頭去。

「該走了。」手塚國光放下筷子,他面前的餐盤乾乾淨淨,看不到任何剩菜。

「好。」璃音拿起紙巾抹嘴,「羊咩咩,我先走囉!對了,我發現一家有很多精緻甜點的咖啡館,過兩天我們再去吃。」

「好!我等妳電話喔!」羊咩咩乖乖的點頭。

向同桌的三人道別後,璃音與手塚國光先行離去。

依照慣例,手塚國光沒有讓她一個人回家,而是陪著她走向住處。

「部長,我家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啊。」手塚國光應了一聲,卻沒有立刻轉身離開。

「你回去的路上也請小心,注意安全。」璃音再度開口。

「啊。」

還不走?璃音納悶了。

「部長,你還有什麼事嗎?」

「下週二要到醫院複檢。」他開口道。

「喔喔!好,我知道了。」璃音立刻從背包裡拿出記事本,將這件事情記上。

「那個招式……」

「嗯?」招式?什麼招式?

「只有讓妳跑來跑去,我都不用移動的那招。」回話時,那雙茶色雙眸透出笑意,「那是我的絕技,手塚領域。」

「咦咦?你、你的絕技?」璃音登時雙眼放光。

天啊!她竟然讓手塚BOSS拿出絕技跟她對打耶!嘖嘖!她還真是了不起!

璃音得意的瞇眼笑了。

剛才跟手塚的對練中,她只有使出流光這個超快速球,並沒有用出其他絕招呢!

這是不是代表,她如果全力以赴,有可能跟手塚打得勢均力敵呢?

「下一次,我絕對會找出破解的方法!」激動過頭的她,對手塚做出了挑戰的宣告。

「啊,我等妳。」手塚國光的嘴角微微上揚,看得出來他現在心情很好。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