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くに見えた街並み いつの日にか誓った景色と同じ
極目遠眺的街道與某天立下誓言的景色一模一樣

怯えて立てなくなっても 涙に滲む明日を教えてくれる
即使膽怯無法前進淚水也悄悄告訴了我明天

君からもらった言葉 僕の生きる意味を照らしてくれた
你向我訴說的話語照亮了我存在的意義

「もう少し強くなれたら…」なんて思ってみても仕方ないよ
如果再堅強一點的話……總會禁不住這樣去想

「夢の途中」そう気付いたら なんだかちょっと樂になって
如果察覺到正在夢的路上」,就多少能開心一點的吧

答えなど無くていいんだよ 僕の頬は少し朱に染まる
即使沒有答案也好我的臉頰已有了粉紅的顏色

遠く見えた空は澄んでいて 泡沫の日に迷わんとした
遠方的天空一片清澈即使在泡沫般的日子裡迷茫

搖るぎないこの胸の真ん中の想いを託して 想いを信じて
堅定不移地託付起內心的思念相信那感受

僕はただ明日を見て步こう たとえそこに願い屆かずとも
我只是望著明天邁開腳步即使那祈願無法到你身邊

変わらないあの日の言葉だけを この手に抱えて この手に抱えて
請將那一天不變的諾言緊擁入懷緊擁入懷



戴著耳機,璃音隨著傳入耳裡的音樂輕唱。

這首歌叫做「ハジマリノウタ~遠い空澄んで~(啟程之歌~遠方天空清澈~)」,是「生物股長」這個團體所創作的歌曲。

現在則是璃音等一下要到唱片公司要錄製的新曲。

當她經過住家附近的公園時,卻聽見樓梯上方傳來吵鬧聲。

「那是我的腳踏車!你給我小心一點!」

「混帳!我的運動神經可是青學第一!」

咦?青學?

聽到青學兩個字,璃音反射性地停頓住腳步,抬頭朝階梯上方望去。

只見一個騎著單車的黑影衝出,在空中高高躍起……

「哇啊啊啊啊!」騎著單車的人發出狼狽的慘叫。

而後他很狼狽的摔了下來,落在璃音前方的地面。

「我的腳踏車!」緊追在之後,一名有著紅棕色頭髮,長長的瀏海遮去半邊臉的少年衝下階梯。

「這就是青學第一的運動神經?」長瀏海少年嘲笑道。

「別說了……」倒在地上的桃城武,一臉哭喪的道。

「阿桃學長,你這是?」璃音皺眉看著他。

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身上竟然一點傷也沒有,這還真是了不起。

「啊,妳怎麼在這裡?」桃城武從地上爬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塵。

「路過。」

「小偷,把腳踏車還給我。」

在桃城武準備牽起腳踏車時,長瀏海少年一把奪過車子。

「小偷?」璃音望向桃城武。

「誤會,這個是一場誤會。」桃城武急忙搖手解釋。「我本來要跟龍馬去買東西,結果遇到一個小偷搶了小姐的皮包,那個小偷穿著溜冰鞋,逃跑的速度很快,所以我才跟人『借』了這輛腳踏車去追他。」

聽完他的解釋,璃音跟那名少年釋然了。

「早說嘛!要是知道你是要借車,我就不會追過來了。」長瀏海少年說道。

「這是正常的吧?誰會那麼明目張膽的偷車啊?」桃城武一臉的無辜。

「你是……不動峰的正選?」璃音覺得對方有些眼熟。

「嗯,我叫做神尾彰。」

「你好,我是青學的經理,安倍璃音。」璃音禮尚往來的回道。

「我知道,妳的球技很厲害。」神尾彰笑著。

那天她跟他們部長橘桔平對打時,他們全部的人都有在場,橘桔平事後還說,璃音的網球球技比他還高,是個相當優秀的人。

不知道橘桔平對自己有這麼高的評價,璃音只是將對方的讚美當成客套話。

「那個小偷已經被抓住了嗎?」她問。

「呃……」桃城武抓了抓臉,「那個小偷好像被我們甩在後面了。」

「……你借車的目的不就是要追小偷嗎?怎麼會反而將小偷甩在後面?」璃音額冒黑線的問。

「那個……就一不小心跟他比了起來。」桃城武瞄了神尾彰一眼,尷尬的笑著,「沒關係啦!海堂蛇當時也在那裡,他應該會處理。」

「……」璃音與神尾彰無言了。

「對了,你們不動峰最近怎麼樣?」桃城武轉移了話題。

「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再輸給青學第二次!」神尾彰信誓旦旦的笑了。

就在幾個人閒聊時,遠處突然傳來女生的尖叫聲。

「你做什麼?快放開我啦!」

「咦?這個聲音好耳熟。」桃城武皺眉思索著。

「這個聲音是……」神尾彰似乎認識聲音的主人,急忙尋聲望去。

「那個方向好像是街頭網球球場。」桃城武說道。

神尾彰立刻朝網球場跑去,璃音跟桃城武互望一眼,也好奇的追上。

球場上,一名淺紫髮色的少年正抓著女孩的手腕,另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站在他身後。

「不要!快放開我!」杏奮力掙扎著。

「喂喂,別這麼不講信用,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如果我們能贏過這裡所有人,妳就跟我們去約會?」

「果然是杏。」神尾彰認出那位少女。

「你們認識?」璃音也認出她就是那位髮夾女孩。

「她是橘桔平部長的妹妹,橘杏。」神尾彰快步向爭執中的三人。

網球場上除了這三人之外,還有十多名身穿便服的少年,其中是玉林中學的雙打選手,也就是之前跟龍馬與桃城武這隊偽雙打交手的那組。

「怎麼?還有兩個人啊?」聽到朝他們靠近的腳步聲,紫髮少年勾起嘴角笑了,抓著橘杏手腕的手也跟著鬆開。

「杏,妳怎麼可以這麼簡單就答應跟他們約會!」神尾彰擔心的質問。

「因為,他們說這裡的街頭網球……」

「全是弱者。」紫髮少年接下話。

聽到這句評論,橘杏憤怒地朝對方的臉揮去一巴掌,卻被紫髮少年抓住了。

「妳生氣的時候很可愛喔!」

「跡部部長,你現在的行為很不華麗喔!」璃音的聲音淡淡地傳來,「或許我該將這畫面拍下來,改天分享給慈郎看,嗯?」她朝他揮了揮拿在手上的手機。

「青學的經理,妳怎麼會來這裡?」跡部景吾鬆開抓著橘杏的手。

「比起這個,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華麗的跡部部長會做出這種不華麗的事情?」璃音皺眉朝他走去。

「璃音,妳認識這個傢伙?」桃城武詫異的問。

「他是冰帝男網部的部長跡部景吾,另外這一位是他的好朋友,樺地崇弘。」她介紹著兩人。

好朋友?

跡部景吾摸著眼下的淚痣,對璃音這樣介紹他與樺地之間的關係,感到相當滿意。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以為樺地是他保鑣、下屬或是跟班,只有男網部那些與他熟識的正選才會知道,他與樺地其實是感情相當好的知己好友。

沒想到這個才見過幾次面的青學經理,竟然也能察覺這一點,看來他對她的評價要再往上提升了。

「璃音,妳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啊?」桃城武皺眉問著。

先前跡部景吾與橘杏的不良互動,讓他將這個人打上了流氓、色狼的標記。

「我也很想瞭解,為什麼跡部部長會強迫別人跟他約會。」璃音面露困惑的看著他,「這不像是跡部部長的作風,對吧,樺地?」

USU!」應答的聲音上揚幾度,聽得出回話的人現在心情很好。

「這自然不是本大爺提議的。」跡部景吾面露厭惡,「大爺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見到這裡有網球球場,所以才好奇的過來看看,沒想到卻看到一堆不入流的傢伙……」

「你說什麼!」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批評讓橘杏快要氣炸了。

「然後這傢伙就跳出來罵了本少爺一頓。」他指指橘杏,「她向本少爺提出賭約,說要是本少爺打輸,就必須跟這裡所有人道歉認錯,要是本少爺贏了,她就跟本少爺約會,後來本少爺贏了,結果這傢伙卻出爾反爾,不肯承認失敗。」

說到這裡,跡部景吾的音調裡隱隱透出火氣。

他原本就沒打算跟這個傢伙約會,贏了之後,他也只是想得到對方親口認輸罷了,沒想到這女人卻不肯認帳,還一臉「她被欺負」了的表情朝他大吼大叫,真是有夠不華麗的!

「杏,他說的是真的嗎?」神尾彰一臉無法置信的問:「妳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然後又反悔?」

「誰、誰叫他要說那種話!」橘杏倔強的回嘴。

「……」

直到現在,在場的人也才聽明白了狀況。

雖然他們都知道橘杏跟跡部景吾之間的賭注,但他們以為那是跡部景吾提出的,沒想到事實卻相反。

再說了,跡部景吾的口氣雖然很自大,但他的確有評論的實力,而且剛才的比賽他也都是按規矩行事,並沒有做出違規的行為。

至於這個橘杏……

自己上前挑釁也就算了,事後還違約背誓,這實在很糟糕啊!

現場的氣氛逐漸有了變化,望向跡部景吾的視線也不再那麼憤怒。

「自己提出要跟你約會的條件,事後又反悔?」璃音同情的看著跡部景吾。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現在卻被人當成流氓、色狼,這傢伙還真是可憐。

「青學的經理,妳這是什麼不華麗的表情啊?」跡部景吾額冒黑線的瞪著她。

同情?憐憫?他可是跡部景吾!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很可憐罷了。對吧,樺地?」

USU!」應答的聲音很響亮。

跡部真的很可憐啊,竟然因為這個女人被當成色狼。樺地崇弘默默的望著跡部。

「……樺地!」被好友樺地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跡部景吾簡直要氣炸了。

樺地也被帶壞了嗎?真是、真是太不華麗了!

「喂!來打一場吧!」桃城武揚起嘴角笑著。

知道對方是冰帝的部長後,他也跟著有了挑戰的欲望。

「加上我!」神尾彰開口道:「只要我們能夠贏了你們,那橘杏就不算違約,也不用跟你約會。」

「本大爺本來就沒想過要跟那傢伙約會!」跡部景吾皺眉回道。

「打雙打嗎?」桃城武問道。

「嗯,你會嗎?」神尾彰反問。

「哼哼!那正是我的專長!」桃城武帥氣的撥頭髮。

騙人!璃音跟玉林中學的兩位雙打都黑線了。

「隨便,來多少個都一樣。對吧,樺地?」跡部景吾接受了挑戰。

USU!」

「喂,借我球拍吧!」桃城武走向玉林中學的其中一人。

「你沒問題吧?真的要打雙打?」對方面露擔憂。

「沒問題、沒問題!」桃城武自信滿滿,「你已經跟我打過兩次了,應該知道我有多厲害吧?」

「就是因為知道,我才會不放心。」對方皺眉回道,他的目光順勢往璃音身上掃去。

上一次可是因為她的提醒,他跟越前龍馬才有辦法贏過他們!

「對不起,把你們給牽扯進來了。」橘杏歉然說道。

桃城武用球拍拍面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頭,「他們再怎麼強,也會有個限度,對吧?」丟這句話,他頭也不回的朝球場走去。

「那傢伙只是想跟跡部較量,妳不用感到抱歉。」璃音望著球場內的情況,淡淡地說道:「我反而覺得,妳該跟跡部說聲對不起……為了妳的出爾反爾。」

「是他先看不起這裡的人!」橘杏生氣的反駁。

「他說什麼話,那是他家的事,不服氣妳也可以說他打得很爛啊,並不是只有他才有嘴巴吧?」璃音回頭直視著她,黑眸凝聚著威嚴,「既然跟人定下約定,那就該履行承諾,尤其這些條件還是妳自己提出的。」

在璃音的注視下,橘杏覺得自己就像是站在哥哥面前,被他嚴厲的指責著。

每次她犯了過錯,橘桔平也是會這樣盯著她看,而後將她的錯誤一條一條抓出,雖然哥哥沒有大聲怒罵,但那樣平靜的態度卻比罵她還要讓她害怕。

「對、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橘杏不安的低下頭。

「乖~~」見到她確實反省了,璃音笑著摸摸她的頭。

對上璃音的溫柔笑靨,橘杏突然羞紅了臉。

「我、我是不動峰二年級的橘杏。」

「青學男網部經理,安倍璃音,妳叫我璃音就可以了。」璃音禮尚往來的報上名字。

「妳就是璃音?我知道妳,我哥哥說妳很厲害,聽說他上次輸給妳!」橘杏瞪著雙眼驚呼,「啊,我哥哥是男網部的部長……」

「橘桔平。」璃音接口說下,「上次贏他只是僥倖,他的球技很好,差不多跟不二周助同樣等級。」

不曉得這兩個人誰比較厲害?

「我、我可以跟妳交換電話跟信箱嗎?」橘杏雙眼閃閃發亮的問:「改天有空時,我們出來打球好不好?」

看著對方一臉激動的模樣,璃音笑著點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