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聖法瑪與費德勒所造成的意外狀況,導致後來幾天,前線營地裡變得安靜許多,一堆人全躺在床上養傷。

幸好,受傷的人大多是牛頭人跟一些愛湊熱鬧的傭兵,聯盟本身的成員並不多,沒有耽誤到污染地區淨化的行程。

見到牛頭人無力的躺在床上,不能繼續到處惹事生非,這讓潔西卡非常高興,她甚至還偷偷囑咐蜜亞與聖法瑪,延緩牛頭人的治療進度,別讓他們太快恢復。

就在淨化污染地區的投藥工程進行到尾聲時,一直待在後方的克莉絲汀突然跑來了前線。

「妳就是骸骨城堡的主人?」穿著一襲紅袍的克莉絲汀,翹腳坐在木桌上,湛藍雙眸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聖法瑪。

「我是,請問妳是誰?」聖法瑪坦然回道。

「我叫做克莉絲汀.迪奧,異族特赦聯盟的榮譽顧問,同時也是蜜亞的老師。」克莉絲汀簡短的自我介紹道。

「妳好。」聖法瑪禮貌性的朝她點頭。

「這幾天我聽說過妳不少事情,他們說妳個性好、親切、會主動幫助別人、不會主動跟人起爭執,聽到的評價幾乎都很棒,但是……」克莉絲汀站起身,緩步走向聖法瑪,「如果妳真像他們說的那麼好,為什麼妳會做出指揮骸骨城堡,奪取其他人的性命的事情呢?嗯?」

藍眸微瞇,克莉絲汀釋放出強大的魔壓,籠罩住聖法瑪,而後者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站著,目光平靜的回視。

「……妳很強大,但還不足以成為我的對手。」聖法瑪冷靜的評估道。

「喔?妳確定?」克莉絲汀挑釁的加強魔壓。

擴散出的魔力波動,就連站在一旁、只是沾到點邊的蜜亞也覺得相當難受。

「克、克莉絲汀,這一點我在之前的簡報上有說過──」擔憂著聖法瑪,蜜亞開口替她解釋。

「蜜亞,我現在不是在詢問妳。」克莉絲汀不讓蜜亞回答。

「但是……」

「安靜,這是命令。」她強勢的道。

「可是……」

就在蜜亞還試圖說些什麼時,克莉絲汀掃了她一眼,令人窒息的大量魔壓撲向了她,彷彿數噸重的鉛塊壓落,她的呼吸一頓,難受的撫著心口,冷汗淋漓。

「蜜亞,妳真是令我失望。」克莉絲汀語氣淡然的道,這句話猶如重鎚般擊打在蜜亞心口,讓她頓時紅了眼眶。

「……」茫然的張著嘴,雙唇一開一合,卻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我跟凱特一直在教導妳,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保持冷靜與理性的態度,身為聯盟成員,妳必須時時謹記,妳不是一般老百姓,妳的肩上背負著裡世界的安危,背負著許多人的性命,我可以允許妳任性、允許妳胡作非為甚至是惹事生非,但,我絕不允許妳忘了自己的本分,將裡世界的安危棄之不顧。」

「我、我沒有……」汗水順著臉龐滑落,蜜亞在強大的魔壓下咬牙苦撐。

「沒有?」克莉絲汀尾音輕揚,「那她是怎麼回事?」塗著蔻丹的指尖指向了聖法瑪,「不要告訴我,妳不知道『骸骨城堡主人』這個稱呼在聯盟裡頭的定義,我記得妳前段時間還特地用骸骨城堡作為研究主題,也不要告訴我,妳覺得她不會傷害人,她的力量妳跟我都知道,而妳,在知道這一切的情況下,妳,做了什麼?」

雙手交疊胸前,克莉絲汀臉上雖然依舊笑著,眼底卻沒有絲毫歡意。

「在明知道對方身份的情況下,妳將她帶回了重要的前線軍事基地,沒有看管警戒,沒有作任何禁錮措施,儘管目前還不能將她定罪,但她殺了許多人,這是事實,而被殺害的人之中,有一大半是聯盟的內部成員,是替聯盟出生入死的夥伴,而妳,卻只是用一份簡短的報告通知我,妳收留了她,還要幫忙她尋找失物?妳對得起那些亡者嗎?」

「我、我……」嘴唇微微發顫,蜜亞說不出一句替自己辯解的話。

被殺死的聯盟成員,有一些她也認識,此時此刻,他們蒼白的面容在她腦中浮現,讓她的心一陣糾痛。

「我記得我曾經告訴過妳,執行任務跟面對敵人時,不需要過多的善良跟同情,妳的一時心軟,很有可能在下一刻害了自己的同伴,妳將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

「沒、沒有。」被指責的蜜亞,難堪且悲傷的落淚,愧疚在她的喉嚨梗著,令她難受不已。

「看在妳還不算是聯盟成員的份上,這次我就不懲罰妳,不過,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克莉絲汀移開了視線,壓制住蜜亞的力量也隨即散去。

還不算是聯盟成員嗎?我還……不夠格嗎?

這句話對蜜亞的打擊,無疑比其他指責還要來的重。

打從她被札克帶回裡世界的那一刻,她就已經將自己視為裡世界的一份子,將聯盟總部當成了家。

在裡世界生活了幾年,總部的成員她也認識了一大半,不管熟或不熟,大家見到她總是笑嘻嘻的打招呼,有些人還會拿糖果、餅乾點心給她吃,而她做了烤布丁後,也總是會推著餐車,到各個辦公室跟大家分享。

雖然她還沒從學校畢業,但在她的心底,她早就將自己當成了聯盟的一份子。

而現在,克莉絲汀卻否決了她。

她的導師、她的半個監護人、她到裡世界之後的第二個家人,對她失望了。

「……對不起。」緊抿著唇,她向克莉絲汀鞠躬認錯,拼命忍著的淚水隨著彎腰的動作掉落。

「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我保證,絕對不會再犯錯了。」沒有直立起身子,蜜亞維持著彎腰的動作說道。

「我知道錯了,我會改的,真的。」

所以,請不要討厭我,不要否決我,不要放棄我……

斗大的淚水滴落在她腳尖前的地面,在灰色的水泥地上染出一朵朵深色水花。

「我不喜歡妳這種口氣。」聖法瑪不悅的皺眉,「既然妳是對我不滿,那就直接針對我指責,不要將責任推給蜜亞。」

「我想妳誤會了,這是兩碼子事。」克莉絲汀慢條斯理的回道:「有關妳的罪責,我們聯盟當然會進行追究,而蜜亞她犯了錯也是事實,值得慶幸的是,我的假設沒有成真,蜜亞的眼光不錯,妳的確是一個可以相信的人。」

克莉絲汀讚許的輕笑,先前緊繃的氣氛頓時一掃而空,強大的魔壓也在瞬間煙消雲散,彷彿從未出現過。

「她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聖法瑪認同的附和道:「個性好、做事認真、靈魂很溫暖,做的烤布丁很好吃,但是其他料理有點危險,雖然實力還有待訓練,但是依她這個年紀來說,算是很不錯的水準。」

「那當然,她可是我教出來的學生呢!」克莉絲汀自豪的抬高下巴。

「但妳剛才將她指責的一無是處。」聖法瑪替蜜亞抱不平。

「這妳就不懂了,教育孩子呢~~必須『鞭子跟糖果』互相配合,有褒有貶,就像吃飯時要飲食均衡,肉類跟蔬菜都要吃一樣,不能只偏向其中一種。」

「就算是要給鞭子,妳也不該把她罵哭。」聖法瑪不以為然的回道:「要是她從此心靈有了創傷那該怎麼辦?」

「這能怪我嗎?這孩子就是這麼愛哭啊……」克莉絲汀無辜的喊冤,「再說,這件事情妳也要負一半的責任,怎麼能夠把責任全推給我呢?」

「罵她的人又不是我。」聖法瑪回嘴道。

聽著兩人像是老朋友一樣的互相鬥嘴,哭得無法抑制的蜜亞,錯愕的抬起頭來,這突如其來的峰迴路轉,讓她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她用力的眨了眨眼,將模糊視線的淚水眨掉,一塊潔白的手帕貼上了她的臉。

「乖~~別哭了,我並不是否決妳。」克莉絲汀輕手為她拭去頰上的淚水,藍眸中滿溢著溫暖。

「我只是不希望妳犯下無法彌補的過錯,如果我剛才的假設成真,妳知道妳會變成什麼樣嗎?」她輕嘆一聲,神情裡透著罕見的哀傷,「妳會自責、妳會內疚、妳會痛不欲生,恨不得殺了自己謝罪,我不希望妳遭遇那樣的情況,明白嗎?」

「明、明白,我以後不會再這麼作了。」蜜亞抽抽噎噎的點頭。

「不,妳以後還是可以這麼作。」出乎意料的,克莉絲汀給出了相反的意見,「只要妳認為這是對的事情,妳就可以放手去做,我相信妳的判斷,而且我也不希望妳變得唯唯諾諾,只敢遵從命令辦事,我克莉絲汀的學生,絕對不能當沒有自我判斷力的應聲蟲!」

她驕傲的挺起胸口,氣勢昂然的宣告。

「再過不久妳就要畢業了,屆時妳將是聯盟的正式成員。」話鋒一轉,她又接著道:「往後妳會面臨到更多稀奇古怪、艱難困苦的考驗,到了那時候,妳的每一項決定都會變得十分重要,我希望妳在做出決策的同時,能夠謹慎地多設想一點,多預備一些後備方案,盡量避免遺憾的發生,懂嗎?」

「我懂了。」蜜亞認真的點頭,將克莉絲汀的話牢記心底。

「聖法瑪的事情,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過,只是總部那邊恐怕會有點小麻煩,畢竟我們有很多夥伴都死在她的手中,除非……我們能想出辦法,讓那些人復活。」

「復活?妳有辦法讓他們復活嗎?」知道克莉絲汀不會無端說出這種話,蜜亞面露期盼的問。

「這就要問聖法瑪了。」克莉絲汀直視著她。「收到簡報後,我查看了不少靈魂學的書籍,被奪走的靈魂若是沒有損傷,是可以將受害者復活的,我說得對嗎?靈魂巡者。」她叫出聖法瑪的另一個稱謂。

「靈魂巡者?」

「這是我在一本將近千年的古書上看到的資料。」克莉絲汀解釋道:「傳說中,有一艘大船航行在生死的界線之間,死去的靈魂會被神秘的藍色幽光牽引上船,大船會載著這些亡魂前往靈魂的國度,而這艘船的主人被世人稱作『靈魂巡者』,具有掌控靈魂的強大力量。據說靈魂巡者隨身帶著一顆可以收納靈魂的寶珠,另外還有一把開啟靈魂世界的鑰匙。」

「原來聖法瑪是靈魂巡者啊?好厲害!」蜜亞雙眼閃閃發亮的道:「接引亡魂的工作很偉大呢!」

雖然描述上有些出入,但聽起來跟聖法瑪的情形有些吻合,在骸骨城堡的時候,蜜亞親眼見過她將靈魂收入帽子上的淡綠色寶石中。

「原來我從事那樣的工作嗎?」失去記憶的聖法瑪,微顯詫異的說道。

「連這一點也遺忘了嗎?那妳還記得該怎麼將靈魂放回身體裡嗎?」克莉絲汀有些擔憂的詢問。

「記得,跟靈魂相關的咒語我並沒有忘記。」聖法瑪的回答讓在場兩人安心了些。

「還魂復活有時間上的限制嗎?」蜜亞問出另一個重點。

「書籍上倒是沒有提到……」手支著下巴,克莉絲汀轉而望向聖法瑪,「讓人復活這件事,有時間限制嗎?」

「沒有,只需要軀體仍然存在,受損的情況不能太過嚴重,不然就算復活了,也會立刻死去。」聖法瑪詳細的說明道。

「好!那就等這邊的事情結束,我們就立刻趕回去。」克莉絲汀立刻做出安排。「我今天會先發訊息回總部,叫其他人先做好事前準備,把那些軀體集合放置,有一些人已經舉行過葬禮、埋掉了,要把他們挖出來需要一些時間。」她盤算著後續行程。

「不過……哪些人是被殺死的,哪些人是被奪走靈魂,這一點真是很難區分,真叫人頭疼吶!」

「我可以將我這邊保存著的生魂取出,問出他們的名字跟身份。」聖法瑪提議道。

「喔喔!這樣就方便多了!」克莉絲汀喜出望外的道:「只要有名字跟身份編號,要找出他們的身體就簡單多了……」

「要是有人的身體被火化了,可以用另一具軀體代替嗎?那些靈魂能進入不同的身體嗎?」蜜亞提出另一個可能發生的狀況。

出任務時,若是往生者的屍體支離破碎、難以拼湊,一般的處理方式就是將其火化,並把火化後的骨灰帶回。

「可以,但是要看當事者願不願意。」聖法瑪點頭回道。

「太好了!忙了這麼久,終於出現一件好消息了!」克莉絲汀開心的歡呼,「這陣子的狀況實在是太多了,每天都有糟糕的消息傳出,一下子北邊出現新的污染源、一下子東邊有戰亂、一下子又南邊的蟲族出現狀況,真是討厭透了!我都快被這些爛消息煩死了,白頭髮都多了好幾根!」

拉著額邊的金髮,克莉絲汀語帶不滿的埋怨。

「現在好了,戰爭已經快要平息,污染地區也開發出解藥淨化,那些蟲族的打打鬧鬧就不管了,反正牠們每年都在吵,我都看膩了。」克莉絲汀擺擺手,一臉的不以為然,「接下來就只剩下找到凱特他們,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個荒涼的戰場,回去總部休息了!」

一提到凱特,蜜亞原本還帶著笑意的臉龐瞬間黯淡不少。

「還沒有凱特他們的消息。」她難掩失落的道,聲音輕細黯啞。

才剛哭過,現在仍然微微泛紅的眼眶,再度浮現水霧。

「我知道,我聽說了。」雖然每天有諸多事情纏身,克莉絲汀仍然密切關注著凱特等人的消息。

「放心吧!凱特可是我教出來的學生,她絕對不會有事。」她拍拍蜜亞的肩膀安撫。

「嗯,凱特很厲害,我知道,她絕對不會有事,絕對不會。」蜜亞輕輕點頭,聲音難掩哽咽。

「蜜亞,我聽說克莉絲汀她……」札克突然現身窗邊,原本要來找蜜亞的他,見到克莉絲汀時,表情微楞了一下,「妳已經到了啊?我還以為妳要晚點才會抵達……」

當他在外地執行任務時,收到了克莉絲汀要來前線的消息,擔心她會對蜜亞追究聖法瑪的事情,札克立即催促隊員儘快完成任務,提早趕了回來。

「妳們在聊什麼?怎麼氣氛感覺有點……」注意到室內的異常氛圍,札克緊張的望向蜜亞,當他發現蜜亞眼眶通紅,不斷掉淚時,情緒立刻激動起來。

「蜜亞,妳怎麼哭了?是誰欺負妳?是克莉絲汀嗎?」他將矛頭鎖定在她身上。

「為什麼是我?」克莉絲汀瞪大一雙美眸,「聖法瑪也在這邊,你怎麼不懷疑她?」

「因為妳比較有可能欺負她!」札克自窗口跳入,快步走到蜜亞身旁。

「蜜亞乖,告訴我,是誰欺負妳?老子替妳報仇!」他用袖子替蜜亞抹去眼淚。

「沒、沒有。」蜜亞搖了搖頭。

「嘖!算了、算了,我不問妳。」認定蜜亞是在袒護克莉絲汀,札克轉而尋求聖法瑪的證詞,「我問妳,是不是克莉絲汀把她弄哭了?她對她做了什麼?」

「唔……」聖法瑪偏頭想了想,「根據克莉絲汀的說法,她是在對蜜亞實施『糖與鞭子』的優良教育,只是她鞭子打得重了一點,然後又忘記帶糖給蜜亞,所以就把她惹哭了。」

「……啊?」這番莫名其妙的解釋讓札克頭上冒出問號。

「總之,是克莉絲汀把她弄哭了,對吧?」抓了抓頭髮,他直接做出總結。

「對。」

「喂喂!聖法瑪,妳不要胡說,蜜亞明明是因為找不到凱特才哭的!」克莉絲汀替自己喊冤。

「可是在談到凱特的話題之前,妳確實將她罵哭了。」聖法瑪舉出先前的情形。

「妳罵她?死女人,妳憑甚麼罵她?她哪裡做錯了?」札克怒氣沖沖的質問。

「她沒有經過允許,擅自收容被列為高危險層級的罪犯。」克莉絲汀提出蜜亞的罪責。

「人是老子收的,跟蜜亞無關!」護短的札克直接將所有事情攬上身,「要懲罰、要審問,妳直接衝著老子來!」

「呵,好大的口氣。」克莉絲汀挑釁的輕笑,「所以呢?你現在打算怎麼負責?」

「隨便妳要怎麼罰,就算要老子辭職也行!」

「辭職下台?這就是你負責任的方法?嘖嘖!札克啊、札克,你才在表世界待了幾年,怎麼就學壞了啊?竟然用那些官員的手段敷衍我,當我白痴嗎?辭職能解決問題嗎?」叉著腰,克莉絲汀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搖頭,「我現在就將聯盟的錢全部捲走、把你的薪水拿去花掉,然後我辭去顧問的職位,向你道歉認錯,你覺得如何?」

「沒人能從海盜手上搶走東西!妳要是敢搶劫老子的錢,老子就一刀砍死妳!」札克惡狠狠的警告道。

「不想給錢?要不然這樣吧!蜜亞歸我。」克莉絲汀指著一旁的她,無端被點名的蜜亞錯愕的張著嘴,一臉茫然。

「歸妳?這是什麼意思?」札克警戒的問。

「就是成為我的人啊!進聯盟以後就來我身邊做事。」克莉絲汀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早上上班時,先幫我處理文件、信件還有一些交際應酬的東西,下午就跟各部門的主管開會、處理一些麻煩,每三個月外出巡視一次,喔,對了!早上要幫我準備兩杯焦糖馬奇朵,中午在餐廳員工用餐,下午茶就吃妳做的烤布丁,晚上我們可以一起去餐廳吃大餐……」她滔滔不絕的規劃著蜜亞的工作內容。

「死女人,妳少做夢了!」札克打斷了克莉絲汀的話,「告訴妳,只要老子有一口氣在,蜜亞永遠都是老子的人!妳休想從我這裡拐走她!」

「你的人?這句話可真好笑,就算你是她的監護人,你也沒資格限制她的工作!」

「她早就說過要到我的小隊來,她要當E-23小隊的隊員!」

「喔?是嗎?我怎麼沒聽她這麼說過?」

「蜜亞,妳說,妳畢業以後是不是要來我的小隊?」札克拉著蜜亞追問。

「妳真的要去札克的小隊嗎?」克莉絲汀拉住她的另一隻手,「不是我要批評札克,跟他認識這麼久了,妳也知道他的個性,待在他的小隊的話,他會處處限制妳、干涉妳,妳的能力在那裡不會有發展的空間,妳可要考慮清楚。」

「我……」蜜亞遲疑了。

「臭女人!妳少在那邊胡說八道,老子哪有處處干涉她?」見到蜜亞面露猶豫,札克著急的反駁。

「你敢說沒有嗎?」克莉絲汀挑釁的回嘴。「當你聽到蜜亞跟我們出任務的消息時,你還記得你第一個反應是什麼嗎?」

「那麼久的事情,老子怎麼可能還記得?」札克不以為然的回嘴。

「忘記了?那我來恢復你的記憶吧!」克莉絲汀笑笑的回道:「你直接打電話給我,臭罵了我一頓,還質問我,說我怎麼可以讓她去作這麼危險的事情……想起來了嗎?」

「對,沒錯,老子想起來了。」一提起這件事,札克的怒火更盛,「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妳不對,妳怎麼可以讓一個孩子跑去那麼危險的場合!」

「我可不是讓她單獨行動,當時參與任務的人可都是聯盟的精英呢!」

「精英又怎樣?他們能保證她的安危嗎?聯盟可不是小孩子嬉戲遊玩的地方!」

「小孩子嗎?」克莉絲汀又笑了。「那麼,現在呢?蜜亞已經不是小孩了,她是學校裡成績最出色的學生,也是聯盟總部公認的一流治療師、任務執行力相當完善的隊員……而你,現在又是怎麼看待她的?」她直視札克的灰眸追問道。

「什麼怎麼看待?蜜亞就是蜜亞、她就是她。」札克皺眉回道,他不喜歡克莉絲汀這種玩弄文字、說話兜兜繞繞的行為。

「你認同她嗎?你相信她具有處理危機的實力嗎?你能保證蜜亞進入E-23小隊之後,你會一視同仁的看待她,不將她當成特別的個案對待?你敢將自己的後背與性命託付給她,沒有任何疑慮、沒有不安?就算是在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你依然相信她有應付的能力?」

克莉絲汀丟出一連串的問題,句句直指札克內心。

「你,相信她嗎?」

丟出最後一個問題,克莉絲汀好整以暇的靠在桌邊,等待著札克的答案。

相信蜜亞嗎?

「這是什麼蠢問題?老子當然相信她啊!」札克有一種翻白眼的衝動。

她可是他認同的家人,就算要他以性命護衛她都可以,他怎麼可能不信任她?

「是嗎?相信嗎?」

克莉絲汀意味深長的笑笑,回過頭,她跟蜜亞談起了另一個話題。

「蜜亞,南邊的蟲族又在吵了,明天妳替我跑一趟南方,跟那些笨蟲子溝通一下,我會讓潔西卡跟妳一起去……」

「等等、等等!為什麼要叫蜜亞去?」札克截斷克莉絲汀的話,滿是不悅。

「接下來你該不會是要跟我說,那些蟲族那麼危險、愚蠢、不講理,我怎麼能派蜜亞去那種地方?」克莉斯汀似笑非笑的道:「札克,你說你相信蜜亞,你……到底相信她什麼?」

沒等札克回應,克莉斯汀繼續說下。

「你相信她不會背叛你、相信她對你的忠誠、相信她對你的關心,也願意將性命交付給她,但是……你從沒相信過她的能力,也沒認可過她的實力,說直接一點,你到現在還是將蜜亞當成孩子,永遠都不承認她已經長大了,可以脫離你的保護,跟你一起並肩作戰,不是嗎?」

「……」面對這麼直接的質詢,札克沉默了。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他的確是忽略了蜜亞的成長,總是把她當成需要他保護的小孩。

他知道這樣不對,也知道這樣不好,但是……

他不想失去蜜亞。

在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蜜亞已經佔據了他大半的生活重心,熟悉的就像空氣一樣。

他曾經想像過,如果有一天他失去了她,那他會怎麼辦……

首先,他會難過一段時間,成天借酒澆愁,依賴酒精麻痺自己,就像當年的情況一樣。

那時,在他醒來後,他發現自己莫名地被帶到這個時代,失去了所有海盜同伴,他就是這麼做的。

每天不斷地喝酒,直到將自己灌醉,醉到不省人事、昏沉沉的睡著,睡醒後,又繼續喝酒,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循環……

一直到那種心臟被挖空一大半的孤寂感淡化了,他才重新振作起來。

事隔多年,他已經逐漸習慣了,只有在過往的回憶偶然跳入腦海時,他的心臟才會又隱隱作痛。

收養蜜亞之後,他已經很少再想起過往,就算是在聊天時不經意提到了,那種心痛的感覺也沒再出現過。

直到前段時間,他們從表世界回來後,克莉斯汀跟其他人提醒他,蜜亞有可能離他而去的情形時,那種被鈍器刺擊心臟的疼痛感,才又再度出現。

儘管知道這樣不好、這樣不對,但……他真的無法放開蜜亞。

 

海盜是天生的掠奪者!沒有人能從我們手上搶走東西!

 

這是他登上海盜船的第一天,外號是鷹眼、黑鬍子傑克的船長所說的話,直到現在,他都還牢牢記得。

如果有一天,蜜亞對他提出要離開、要遠行,或許,他會讓她走,但是……沒有人能夠從他手上奪她!

沒有人能從海盜手上奪走屬於他的東西!

握緊拳頭,札克堅定了信念,雙眸熠熠生輝。

「怎麼?還沒想通嗎?」克莉斯汀悠哉的催促傳來。「都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

「哼!妳囉囉嗦嗦的扯了一堆,不就是想要從我手上拐走蜜亞,去替妳工作!」札克生硬的扯開話題,「老子懶得理妳,總之,蜜亞絕對不會交給妳!」

他一把拉過蜜亞,讓她站在自己身後,強勢地將她與克莉絲汀隔開。

「這就是你的結論嗎?」克莉絲汀嗤之以鼻的輕笑,「瞧瞧,你又把蜜亞拉到你背後了,就算嘴上不承認,你的行動還是表明了一切,你根本不認同蜜亞的實力。嘖嘖嘖!蜜亞真是可憐,為了得到你的認同,她可是非常拼命在學習的呢!蜜亞,妳這樣作,值得嗎?」她問著站在札克身後的她。

「……」回應克莉絲汀的,是一陣沉默,凝重的氣氛逐漸蔓延開來。

儘管十分不安蜜亞的反應,擔心她會因此對自己產生不滿,札克卻心虛的不敢回頭查看,只能暗地裡握緊了拳頭,手心緊張的冒汗。

「這樣吧!我們來打個賭,怎樣?」克莉絲汀打破了這份靜默,「聯盟總部跟蜜亞的學校有一場合作,我們將針對學校的學生將舉行一場畢業測驗,測試他們在實戰上的反應,每一個學生小隊都需要有幾名聯盟成員隨行,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擔任蜜亞她們隊伍的隨行人員,趁這機會,你也可以看看蜜亞的實力到底到什麼地步,而蜜亞也可以向你作一個完整的展現,如何?」

「就只是擔任隨行人員?」札克質疑的追問,他可不相信克莉絲汀會交付他這麼輕鬆的任務。

「當然不只是這樣。」克莉絲汀回以甜美的笑容,「整個過程中,你完全不准出手幫忙,就算蜜亞被一大群怪物包圍、命在旦夕,你也不可以救她,要是你能全程遵守這項規則,我就當成你認同了蜜亞的能力,讓蜜亞成為E-23小隊的隊員,但要是你違規了,那蜜亞就必須成為我的助手。」

「……」聽著克莉絲汀的條件,札克不太樂意的皺眉。

見他似乎不肯同意,克莉絲汀笑了。「怎麼?你覺得自己會輸嗎?你是對自己沒自信還是對蜜亞沒信心?」

「我……」

「蜜亞,妳覺得呢?」沒等札克回答,克莉絲汀轉向她詢問。

蜜亞張了張唇,停頓一秒後,聲音才從她口中傳出。

「我願意!我願意接受這個測試!」回過頭,她握住了札克的手,「我想讓你看到我的成長,我想要得到你的認同,我想要跟你並肩作戰,所以、所以……」

請你答應吧!

這一次,請你站到我的背後,不要總是讓我看你的背影。

「……我知道了。」

從那雙金色眸子看到了祈求與渴望,雖然不太情願,札克還是點頭答應了。

「好!那就這麼定案了!誰都不准反悔!」克莉絲汀與札克擊掌為誓。

「兩位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呢?」一直安靜地聽著討論的聖法瑪,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事?」克莉絲汀與札克異口同聲的問。

「兩位的對話偏離了原先的主題。」聖法瑪神情平淡的回道。

「原先的主題?」札克摸著下巴回想。「剛才是在討論什麼?」

他已經想不起來最初的話題了。

「呵呵,哪有偏題啊?我們一直都是在討論蜜亞的事情呀!」克莉絲汀掩飾的笑著,暗地裡朝蜜亞眨了眨眼。

「是、是啊,沒有離題,沒有。」蜜亞有些心虛。

其實早在一開始,克莉絲汀就已經巧妙的主導了整場對話,將話題轉移到蜜亞的期末測試上頭。

克莉絲汀知道她很想得到札克的認同,才故意演了這場爭執戲碼。

為了避免蜜亞插嘴壞了計畫,克莉絲汀還偷偷用了靜音咒,鎖住她的聲音。

「不,一開始你們是在討論──」

聖法瑪才想說明,她的嘴巴立刻被蜜亞摀住。

「呃哈哈……聖法瑪,妳剛才說要將靈魂取出來,那我們該怎麼安置那些靈魂?需要用什麼特別的容器嗎?」背對著札克,蜜亞用力的朝聖法瑪眨眨眼,示意她配合。

「堅固一些的東西就行了。」聖法瑪學著她的動作眨了眨眼,無法理解蜜亞的這個行為,但還是配合的給出了答案。

「堅固?那容易,前線這裡有很多很堅固的東西,走吧!我們現在就去倉庫看看!」

不給聖法瑪反應的時間,蜜亞拉著她快步離開。

「蜜亞是怎麼了?好像有些慌張?」札克抓了抓頭髮,神情滿是不解。

「青春期的少女,心思本來就很難捉摸。」克莉絲汀敷衍的回道。

 

 

 

創作者介紹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