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些水壺就是要拿來裝那些靈魂?」從堆成小山高的軍用水壺堆上,潔西卡隨手拿起一個水壺打量。

「嗯,這是所有容器中最堅固的一種。」蜜亞點頭回道:「我問過製造廠商了,他們說它可以負荷一點七噸重的重壓。」

「一點七噸?戰士的鎧甲都沒這樣的承受度!盾牌也只能承受一點五噸的力量。」潔西卡詫異萬分的驚呼。「難道喝水比保護戰士的身體更重要?」

「那個……換個角度想想,帶著水壺總比扛一面盾牌還要輕。」蜜亞尷尬的安撫道:「而且水壺除了用來喝水之外,危險時,還可以拿它來擋住攻擊、用它砸暈敵人,功能真是非常多……可能是因為這樣,所、所以才會特別注意它的堅固性。」

「如果依照蜜亞的觀點衍生推論。」坐在一旁吃烤布丁的艾希,咬著湯匙附和道:「水壺因為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相當重要,所以需要特別加強它的堅固性,而戰士就只有上戰場打仗的單一功能,相較之下並不那麼重要,所以不用太過防護?」

「……」聽到這種推理,潔西卡的嘴角微微抽搐。

「呃,不、不是這樣啦!潔西卡,妳別往那個地方想。」蜜亞著急的安慰她。

「結論,戰士連水壺都比不上。」吃完烤布丁的奧勒,直接在潔西卡的心頭補了一刀。

「原來如此,原來戰士是不重要的傢伙、沒價值的存在。」潔西卡神情陰鬱的道。

「才、才不是這樣,戰士很重要!」發現潔西卡頭上飄出了烏雲,蜜亞急忙搖手。「戰士是保護裡世界的重要存在!是相當辛苦的防衛線!」

「蜜亞,夠了,不用再解釋了,妳已經很努力了。」奧勒狀似感嘆的搭上她的肩膀。

「有價值的東西就是有價值,沒價值的東西就是沒價值。」艾希像在做結論一樣的說道。

「沒錯!」奧勒點頭附和。

「啪、啪!」冷不防地,兩人頭上各捱了一拳。

「喔,我的頭……裂開了。」雙子捧著頭,暈眩無力的倒在地上。

「本大人沒駁回你們的意見,你們就給我得寸進尺?」潔西卡挽起袖子,一副準備要修理兩人的模樣。

「戰士沒價值?這是哪裡聽來的鬼話?」她氣惱的罵:「要是我現在將你們扔到外頭,將這句話轉述給那些戰士,你們覺得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我們只是依照水壺的功能與重要性,進行合理的推理……」艾希委屈的都起嘴,「而且一開始這麼說的人是蜜亞,為什麼妳只打我們,沒有打她?」

「不公平,要一起懲罰。」奧勒異口同聲的嚷著。

「蜜亞那是在安慰我,是安撫!而你們兩個的推理叫做落井下石、叫做造謠毀謗!」

「妳根本就是偏心!」艾希氣呼呼的反駁:「妳喜歡蜜亞,所以才對她特別好,都沒有打她!」

「對!潔西卡是偏心鬼!」

「是啊,我就是喜歡蜜亞。」潔西卡坦率的承認,「誰叫她長得可愛、個性又好又乖巧,還會幫我做很多事情!」

「我們也很可愛!」艾希抬起頭,張著水汪汪的眼,還特地擺出四十五度仰角的可愛神情。

「艾希跟我都很可愛。」奧勒做出跟艾希相同的動作,就連噘嘴、皺眉的角度也相同。

「哎呀呀,這樣子看起來真是很可愛。」潔西卡伸出雙手,一左一右地捏上他們的臉頰,「只可惜,本大人對正太小鬼沒興趣,我喜歡成熟的大叔。」

「嘖!原來是大叔控啊……」艾希懊惱的恢復正常表情,順帶一巴掌拍掉潔西卡的手。

「奇怪,網路上不是說,可愛的正太是天下無敵的萬人迷,下至九歲上至九十九歲的女生都會喜歡嗎?」奧勒在拍掉潔西卡的手後,從口袋中拿出一本小冊子翻看。

「或許那只限於表世界的女生?」艾希猜測道:「畢竟裡世界的女生……有些不太像女的。」他意有所指的瞄了潔西卡一眼。

「嗯嗯,裡世界的……太過強悍了。」奧勒認同的點頭。

「對啊,就拿我們身邊的人來說吧!」艾希開始舉例,「克莉絲汀、凱特、潔西卡、哈蒂嘉、蜜亞,前面四個都是裡世界相當有名的人,沒人敢招惹她們,而蜜亞就好多了。」

「唔,蜜亞雖然來自表世界,可是……」奧勒小心翼翼的看了蜜亞一眼,將艾希拉到一邊,悄聲說道:「你不覺得,蜜亞好像也被『污染』了嗎?」

「有嗎?她還好吧?」艾希狐疑的回道。

「是真的。」奧勒相當確定的點頭,「來前線之後,我聽別人說啊,蜜亞在醫療站工作的時候,連克莉絲汀也不敢吵她呢!」

「真的假的?連克莉絲汀也……」艾希難掩驚愕的張大嘴,「哇喔!這樣的話,蜜亞就是天下第一耶!裡世界最強的王者。」

「嗯嗯。」

「你們兩個在那邊嘀嘀咕咕些什麼啊?還不快點過來幫忙!」潔西卡不耐煩的催促聲傳來。

「幫忙?幫什麼忙啊?」

雙子回頭一瞧,卻被眼前的景象嚇楞了。

一個巨大的寶藍色漩渦正飄在他們的頭頂上方,漩渦裡飄著數也數不清的彩色光球,而蜜亞與潔西卡坐在桌邊,面前擺著標籤紙跟筆,正在等待聖法瑪將靈魂的資料轉述給她們紀錄。

「這些就是傳說中的靈魂?」艾希伸長了手,往那些構成漩渦的寶藍色氣體揮了揮。

「真漂亮!」奧勒往上蹦跳了幾下,試圖抓下一顆光球來。

雖然蜜亞跟札克曾經跟他們轉述過骸骨城堡裡的情景,但親眼所見的新奇感還是遠勝於想像。

「別胡鬧了!」潔西卡直接抓起兩個空水壺扔向他們,卻被雙子兄弟輕鬆閃過。

「嘿嘿!扔不到、扔不到。」艾希調皮的朝潔西卡扮鬼臉。

「這種攻擊一點技巧也沒有。」奧勒指尖一彈,扔出一條電流光束將兩個水壺捲起,讓它們漂浮在空中像陀螺一樣的旋轉。

「雕蟲小技啦啦啦~~」艾希歡快的唱著不成調的歌曲。

「你們這兩個死小鬼……」被雙子兄弟倆激怒,潔西卡額上冒出幾條青筋。

手上的筆一扔,她怒沖沖的站了起來,還沒看清楚她的動作,雙子兄弟倆的耳朵就被拎住了。

不到一秒的時間,她就瞬移了將近一百公尺。

「痛痛痛,要掉下來了、我的耳朵要掉下來了!」艾希疼得眼眶泛淚,不斷慘叫,「我們只是在開玩笑,潔西卡長官,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這一次吧!」他可憐兮兮的求饒。

「蜜亞,救命!」奧勒直接向一旁的她求救。

「我現在在忙,你們去旁邊玩。」埋頭寫著資料的蜜亞,頭也不抬的回道。

「呵,怎麼辦呢?你們親愛的蜜亞不理你們呢!」潔西卡瞇著眼,懲罰似的扯了扯他們的耳朵。

「我們又不是在玩,沒看到我們的耳朵快被扯掉了嗎?妳怎麼可以見死不救?」艾希委屈的叫嚷。

「蜜亞,我的耳朵好痛。」奧勒再度叫著她,但蜜亞完全沒有回應。

「嘖嘖嘖!這耳朵還真可愛,白白嫩嫩的,不曉得吃起來口感如何?」潔西卡惡質的嚇唬著兩人。

「騙人的吧?妳是在騙人的吧?」艾希掙扎的摀著耳朵。「人怎麼可能吃人呢?我不信!妳一定是在騙我們!」

「咦?你們在表世界待這麼久,沒聽過有一種種族叫做食人族?」潔西卡故作詫異的回問。

「才沒有那種東西!沒有!」艾希激動的大喊大叫。

「妳是騙人的!一定是騙人的。」奧勒臉色陰沉的反駁。

「她說得都是真的呦~~」輕浮的男子聲音傳來,不知何時,費德勒出現在窗外,斜坐在窗框邊上。

「拿人當作糧食,這種情況在我們傭兵界很常見呦!」他邪佞的舔了舔下唇,「我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時會被敵人團團包圍,也有遇到準備的不夠充分、糧食跟飲水缺乏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也就不能太過挑食……」

他挑了挑眉,笑容燦爛的道:「我記得有一次我找了幾具乾淨的屍體,將他們洗乾淨,然後啊……」他刻意拉長尾音、壓低音量,灰紫色雙眸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神秘詭譎。

「有些部位的肉其實不太好吃,手臂跟腿部運動量太大,肌肉太過發達,吃起來很費力,腰部的肉就要看當事者的身體鍛鍊成果了,不過你們兩個完全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像你們這種年紀、體格可是最美味、最適合的呢!」

摸了摸右耳上的耳飾,費德勒瞇起灰紫色雙眸,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雙子,活像是在評估他們哪一個部位比較好吃。

「嗚,潔西卡!食人魔出現了!快、快將他趕走!」艾希像無尾熊一樣的爬到潔西卡背上,拿她當作防禦的盾牌。

「蜜亞蜜亞蜜亞蜜亞蜜亞蜜亞!」奧勒驚慌失措的尖叫。

「我現在在忙,有事情等一下再說。」蜜亞敷衍的回應。

「等一下我們就會被吃光光了!」艾希哭喊著,「蜜亞,妳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們兩個被吃掉嗎?」

「工作模式!蜜亞變成工作模式了!潔西卡,快叫蜜亞切換回正常模式!」奧勒扯著她的衣服大叫。

「喂喂,什麼工作模式、正常模式啊?你以為她是機器人?」潔西卡哭笑不得的望著兩人。「還有你,費德勒。」她挑眉瞧著對方,「我記得淨化的工作還沒完成吧?你怎麼沒有跟其他人一起去出任務?」

「哎呀哎呀,因為今天天氣很好,突然覺得很討厭,所以就沒有出去了。」他從窗口跳了進來,笑盈盈的道。

「這是什麼爛藉口啊?」潔西卡頭疼的揉揉額角,「算了,反正現在工作也快結束了,你要休息就休息吧!明天會有卡車過來,你可以跟他們一起離開。」

「這個嘛~~我暫時還不想離開喔!」他回絕了潔西卡的提議,慢條斯理的走向蜜亞。

「這些漩渦霧氣跟光球有什麼用途嗎?」他伸手撈了撈,指尖卻從光球穿透而過。

「喂喂,那些可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要亂碰!」潔西卡上前制止道。

「哎呀哎呀,別緊張,妳也看到了,我根本摸不到它們啊!」他示範性的做出捕捉動作,不管是寶藍色霧氣還是光球,全都從他掌心穿過。

「不要碰。」正在將光球放入水壺裡的聖法瑪,語氣冰冷的命令。

就在她開口時,忙著填寫標籤資料的蜜亞也跟著抬起頭來。

「無關緊要的人,請立刻離開。」她目光直視著費德勒說道。

「哎呀哎呀,何必這麼說呢?我也是可以幫忙的呦!」

他隨手拿起一個已經貼上標籤、封上瓶口的水壺。

「看起來很普通嘛!為什麼能夠將光球裝入裡頭?不會穿透而過嗎?這上頭做了什麼特殊設置嗎?」他搖晃了幾下水壺,側耳傾聽裡頭的聲音,像在是確認水壺裡是否真的有盛裝物品。

才搖了兩三下,一股無形的力量凍結住他的動作。

「不准對靈魂無禮。」聖法瑪沉著臉喝斥。

儘管忘卻了大部分的記憶,但身為靈魂巡使的天性讓她仍舊將守護亡魂為己任。

「哎呀哎呀,手動不了了呢!真有趣。」費德勒嘗試了幾次,被凍結的手臂依舊固定著同樣的姿勢,連一根手指都無法移動半分。

走上前,蜜亞將他拿在手裡的水壺取下,慎重地放置到旁邊的箱子裡。

也就在水壺被取走的之後,費德勒的手臂才重新恢復行動力。

「黑傑克,麻煩你將他帶走。」她轉頭朝門邊的角落處說道。

也直到蜜亞開口,潔西卡等人這才注意到屋內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哇啊,嚇了我一跳!他什麼時候來的啊?完全沒聽到動靜,簡直就像影子一樣。」艾希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

「神出鬼沒的傢伙。」奧勒同感意外的眨了眨眼。

站在角落處的黑傑克,身穿一襲黑衣,氣質沉靜,跟角落處的陰影幾乎快要融成一體。

相較於雙子大剌剌的反應,潔西卡則是暗暗懊惱,她竟然讓兩個人潛入周邊區域,卻完全沒有察覺,警覺性未免也太差了!

「你站在那邊做什麼?為什麼沒有出去執行任務?難道聯盟找你們過來,就是要你們在營地裡閒逛?」惱羞成怒的她,問話的口氣自然也不是很好。

「哎呀哎呀,這還用問嗎?他當然是來找我的囉!」費德勒摸摸右耳上的飾品,笑的歡快。

「……我拿補貨單過來。」黑傑克直接無視費德勒的話,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

指尖一彈,那張紙平穩的飛向蜜亞,落在她面前的桌面上。

「又沒貨了?」蜜亞狐疑的拿起紙張,閱讀上頭的內容,「這些藥品上星期才補充過,怎麼可能又沒了?」

「該不會有『戰爭老鼠』吧?」潔西卡湊上前打量。

前線基地是戰爭的第一道防線,戰士們每天忙進忙出的到處戰鬥,有時候連睡覺時間也沒有,對於補給品與醫療藥品的清點,自然並沒有後方那麼確實,經常是物資、藥品快要用完或已經用完時,才驚覺到庫存不足,急忙發信叫後方陣營補充。

也就因為這樣的漏洞,一些品行欠佳的聯盟成員或傭兵,就會抓緊這個機會,暗地裡偷盜前線的用品到黑市販售。

聯盟稱這些人是「戰爭老鼠」,對他們相當頭疼,也一直找尋防範方法,經過數次改革規範之後,這種情況才終於獲得改善。

「該死的老鼠,要是被我查出來是誰,我一定剝了他的皮!」潔西卡恨恨的罵道。

長期在前線作戰的她,有好幾次就是因為補給物資被盜走轉賣,導致任務受阻,同伴因為缺乏彈藥補給而受困,傷患因為藥品缺乏而死,對於這些戰爭老鼠,她可說是相當痛恨。

「現在戰爭已經平息了,趁這機會作一次大清點吧!」蜜亞提議道:「早上不是才剛送來一貨車的補給品嗎?那些有清點過了嗎?」

「有點收了,不過我看我還是再去盤點一次。」潔西卡捲起袖子,攬下這項工作。「反正這裡也不需要這麼多人,你們兩個跟我去盤點吧!」她對黑傑克與費德勒說道。

不等他們回應,潔西卡一手一個,直接拉著他們離開。

費德勒一走,現場頓時安靜許多。雙子兄弟倆不敢招惹工作中的蜜亞,互望一眼後,乖乖地走到桌邊,一個人拿起紙筆幫忙抄寫靈魂的資料,另一個人則是負責整理那些已經貼上標籤、封印瓶蓋的水壺。

整理靈魂名單的工程相當耗時,聖法瑪收集到的生魂實在是太多了,再加上那些資料都必須先經過聖法瑪跟靈魂溝通,進而轉述給蜜亞等人抄錄,這一來一往的時間就花去了不少,他們花了兩天時間,都還沒能將漩渦裡的靈魂調查完畢,那些用來安置水壺的箱子更是堆疊了上百箱,佔去了半個房間的空間。

為了加快速度,在經過聖法瑪的同意後,蜜亞向她學習了靈魂溝通的咒語,加快詢問生魂資料的速度,雙子與後來加入的李維負責抄寫、建立檔案,另外還有幾名聯盟成員接手裝箱存放的工作,而潔西卡本人則是一頭鑽入捕捉戰爭老鼠的事情上。

時間又經過了三天,寶藍色漩渦裡的生魂終於全數裝入水壺裡,裝箱打包,準備運回聯盟總部。

「……全部都放上運輸車了?應該沒有漏掉吧?各車的負責人再清點一次。」

站在十多輛運輸車前,蜜亞拿著一疊厚厚的名單,逐一核對著。

「A車數量正確!」

「C車正確!」

「E車正確!」

各車的隨行押送人員逐一回報。

「好。」合起檔案夾,蜜亞在臨行前作最後一次叮嚀,「這些是很重要的物品,關係到聯盟的夥伴能不能復活,請大家在運送途中特別小心。」

「是!」

不用蜜亞特別交待,隨車人員也清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數千人的性命就掌握在他們手上,絕對大意不得!

「聖法瑪,接下來就拜託妳了。」蜜亞向坐在吉普車後座的她說道。

「嗯。」聖法瑪應允的點頭,「我在那裡等妳。」

「嗯,這裡的事情忙完,我就會回去了。」蜜亞緊接著走向駕駛座,「安德烈、奧格爾……」

「放心、放心!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不等她說完,奧格爾便搶先一步插嘴,「我們絕對會安全的把聖法瑪小姐跟這些夥伴的靈魂帶回總部!」

生靈脫離身體的時間越長,與身體的契合度就會越差,復活後需要用更多的時間進行復健與調養,因此,克莉絲汀決定讓聖法瑪跟靈魂先回去總部,快速展開靈魂入體儀式。

為了保護聖法瑪與生靈的安全,克莉絲汀特地將奧格爾與安德烈調來當負責人。

「我已經跟總部聯繫妥當,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這邊就拜託妳了。」安德烈沒有明說,但蜜亞知道他指的是凱特等人的事情。

「嗯,我一定會找到他們。」蜜亞語氣堅定的點頭允諾。

大門的柵欄緩緩開啟,隨著指揮者手上揮動的紅旗,運輸車一輛接著一輛駛出,每一輛運輸車都還配置了兩台吉普車護送,車上各坐了五名聯盟戰士。

目送最後一輛運輸車離開,蜜亞總算鬆了口氣,她疲憊的槌搥肩膀,轉身準備走回辦公室。

然而,一回過頭,她便因眼前的景象楞了一下。

不知何時,牛頭人的族長繆阿努出現在空地上,動作有些鬼鬼祟祟,龐大的身軀縮成一團,像是刻意在掩飾自己的行蹤,然而,因為附近沒有合適的遮蔽物,他便藏身於矮樹叢後,抓著根本遮不住體型的小樹叢擋在面前。

他又怎麼了?蜜亞眉頭微蹙,納悶不已。

讓她苦惱的不是繆阿努的這番舉動,事實上,繆阿努這種欲蓋彌彰的行為,她已經見過不下十次,真正讓她感到不自在的是對方看著她的神情──像是見到獵物一樣,瞪著大大的牛眼,目光炯炯的直盯著她瞧,這種注視才是令她感到詭異的地方。

「那個……你有什麼事嗎?」發現對方明顯是沖著自己來,蜜亞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前詢問。

「噓!噓──」繆阿努豎起牛蹄,示意蜜亞噤聲,「小聲點,不讓其他人發現阿努,很麻煩的……」

……你這種偽裝,隨便一個路過的人都能發現你,他們只是不想拆穿你罷了。她冒黑線的想著。

「你在做什麼?」配合著他,蜜亞壓低了音量,不過就算她用正常的音量說話,聲音也絕對比不過繆阿努的大嗓門。

「哞~~阿努有事情要找小蜜亞,很重要的事情。」他一臉認真的道:「但是這件事情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只能跟小蜜亞偷偷說。」

「什麼事?」蜜亞好奇的追問。

「哞,阿努──」

「蜜亞,妳忙完了嗎?」奧勒突然出現,打斷了繆阿努的話。

「忙完了,找我有事嗎?」蜜亞喊了回去。

「我心情不好,想吃烤布丁。」奧勒回道。

「為什麼心情不好?」蜜亞納悶的反問,雖然奧勒總是一臉陰鬱的模樣,但他很少會這麼直白的表示不滿。

往他身旁的位置瞧去,卻沒見到艾希的行蹤,這讓蜜亞有些納悶,從她認識他們以來,可沒見過兩人有分開過的一天。

不等蜜亞追問,奧勒隨即將艾希的下落說出了。

「艾希被潔西卡抓走了,說是要去設陷阱抓老鼠,丟下我一個。」他忿忿不平的道,這也是他心情不好的主因。

他們兄弟倆打從出生後就很少分離,平常也總是跟對方保持在一百公尺以內的範圍,現在艾希突然被帶走,這讓奧勒覺得非常不高興。

「沒關係啦,裝設陷阱很快就會回來了。」看出奧勒的情緒欠佳,蜜亞轉身朝他走去。

經過上次的徹底盤查之後,潔西卡發現,減少的不只是醫療用品,就連糧食、裝備、軍用機器、污染源淨化藥劑、投藥裝置等等,也都有不翼而飛的情形發生。

這讓潔西卡大為光火,盤點結束的當天,她就召集了幾名手下,投入捕捉戰爭老鼠的計畫,打算將這些該死的老鼠一網打盡。

也是因為這樣,蜜亞才會全權接掌「生魂回歸」的這項任務,也才會出現在這裡,目送生魂運送部隊離開。

「哞!小蜜亞不能跑,阿努有事找妳。」繆阿努丟掉手裡的小樹叢,邁著大步衝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痛……阿努,我的手要被你抓斷了。」對方毫無節制的力道讓蜜亞疼得冒出淚光。

「哞,人類真是脆弱,胳膊比阿努剃牙的骨頭還細。」繆阿努沒有一絲懺悔,反倒是不以為然的評論,「還好阿努抓的是手臂,如果是手腕,就會斷掉了吧!」語氣中隱隱透出他對自己「明智的決定」感到自豪。

「喂!你這個大笨牛,幹嘛抓住蜜亞?放開她!」心情正鬱悶的奧勒,見到這種情景更是大為光火。

他攤開手掌,微藍的電光自他指尖冒出,「霹霹啪啪」的電流響聲不斷傳出。

「你這個胳膊跟小蜜亞一樣細的傢伙,竟然敢對本族長大呼小叫?本族長一個腳蹄就可以將你踩入地底!哞!」

他示威性的踢了踢土,揚起一陣霧黃沙塵,地面也因他的腳勁出現兩道凹坑。

「不准傷害他。」蜜亞拉住繆阿努的手,厲聲制止。

「哼!不過就是一隻大蠢牛,以為我打不贏嗎?」奧勒指尖的電流增強了,頭髮無風自動,身邊逐漸凝聚出大量雷電。

「奧勒,別這樣。」不希望兩人發生爭端,蜜亞試圖上前勸阻。

然而,她才朝奧勒走兩步,身子突然被人像扛沙包一樣地攔腰抓起。

「繆阿努!你作什麼?快放我下來!」被繆阿努夾在腋下的蜜亞,驚聲喊道。

「你作什麼?快放開她!」奧勒撲了上去,攀在繆阿努的肩上,並放出電流攻擊他。

「哞!阿努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小蜜亞,你別妨礙阿努。」繆阿努手一揮,直接將奧勒打暈,那力道之大,讓蜜亞不得不擔心奧勒是否被他打斷了頸子。

「哞!已經拖延太久了,小蜜亞要跟阿努一起走!」

他轉身朝大門跑了兩步,而後又遲疑停下腳,轉身望向倒在地上的奧勒。

「不可以讓他被發現,要一起帶走。」

他走回原地,一把將奧勒抄起,夾在另一邊的腋下。

「阿努族長,你到底想做什麼?」蜜亞試圖掙扎,「你要是再不放開我,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就在她準備念動咒語時,被謬阿努出手打暈了。

「哞,好險,要是被她詛咒牙齒痛,那阿努就慘了。」繆阿努慶幸的呼出一口氣,見識過蜜亞的詛咒手段,他可不敢對她輕忽大意。

「哞,好了,可以走了。」繆阿努再度邁開步伐,迅速往基地外頭跑去。

儘管身軀笨重,但他的移動速度可不慢,幾分鐘的功夫就移動到數百公尺外的範圍。

「哞,這邊應該可以了吧?不會被偵測到吧?」他謹慎的環顧四周,小心翼翼地查探周遭動靜,確定沒人經過後,他才將蜜亞與奧勒放在草地上,在身上掏了幾下,取出一塊以骨頭製成的骨符,將骨符握在手中,他低聲念出一段牛族古咒。

瞬間,骨符放出青綠色光芒,一扇門在這面光幕裡形成。

「哞,好了。」抹去額上的汗水,雖然咒語只有短短幾句,卻足以消耗掉他大半體力。

彎下身,他再度拎起昏迷中的兩人,快步穿過門扉。

就這樣,蜜亞與奧勒被繆阿努帶離了營地,消失在遼闊無邊的草原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