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同蜜亞他們所擔心的,凱特等人的治療過程並不順利,就算醫療團隊依照病情緊急開發了新型藥劑,也只是勉強抑制住病毒擴散速度罷了。

除了醫療方面的進展緩慢之外,札克他們在豺狼人處收集到的情報也沒有新進展。

研究人員依舊分析不出那些結晶體的成份,而被李維紀錄下來的那個人,聯盟在拿到影響的當下,立刻針對這個人的體型特徵發布了通緝令,但,十多天過去了,仍舊沒有發現他的行蹤。

那個奇怪的人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樣,到處都找不到他的蹤影。

「蜜亞,現在他們的病情都穩定下來了,妳還是休息一下吧!」古羅.松風擔心地勸道。

自從凱特等人住進醫療院後,蜜亞也將這裡當成她的臨時住所,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窩在特殊病房,看顧著凱特等人,累了、倦了就趴在桌上小歇一會,連日下來,清秀的臉蛋瘦了一圈,臉色比病床上的病患還要蒼白。

「我有注意身體的狀況。」蜜亞邊說、邊開了一瓶營養補給液喝下。

「妳不吃飯,光喝這些怎麼會有營養?」古羅.松風氣惱的責備。「我知道妳擔心凱特,我也很擔心。」

他們兩個是同時期通過凱特測驗,得到她認同的學生,對於凱特的感情,自然也是同樣深厚。

「凱特不僅僅只是老師,她還是朋友、是家人,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古羅.松風神色凝重的說道:「這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大家心底都不好受,大家都想治好他們,可是這是急不來的事情,我們都要做好長期奮鬥的準備!妳現在這樣……凱特他們還沒治好,妳就會先病倒了!」

「……」蜜亞低垂著頭,瀏海覆蓋住她的雙眸,叫人看不清她現在的情緒。

「蜜亞,妳忘記凱特教我們的第一天,她說過的話了嗎?」古羅.松風臉色沉重的道:「她說,醫生就該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絕對不能在病人康復前倒下;她說,凡是都要以全面的情勢去考量;她說……」

「……」蜜亞沒有回應,仍舊維持著低頭的動作。

「蜜亞,我明白妳現在的情緒很糟,可是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妳將身體搞壞了。」古羅.松風搭著她的肩膀,「聽我的,去睡一下,好嗎?要是有什麼狀況發生,我保證我一定會叫醒妳。」

「……睡不著。」過了一會,蜜亞才澀然地說出這三個字。

「睡不著也要睡,要不,我給妳一些助眠劑?」古羅.松風提議道。

「不、不要,我不要吃那個。」蜜亞拼命搖頭,抗拒的退了幾步。

助眠劑一吃下,至少也會睡上六個小時,要是這段時間裡,凱特……

「不要逼我,古羅,你不要逼我。」蜜亞哭著向他請求,「我會注意身體的絕對不會讓自己生病,你、你不要管我好不好?」

「蜜亞……」古羅.松風皺眉瞧著她。

「我睡不著,真的睡不著,一想到要是我睡著了,凱特她發生了什麼狀況,而我沒有在現場,我、我就……」蜜亞摀著臉,抽抽噎噎的道:「我很怕,我真的好害怕,我怕凱特一睡不醒,又怕她醒來了,卻不是我們認識的凱特,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我現在只想陪在她身邊,我只想陪著她……」

「放輕鬆、放輕鬆。」古羅.松風輕拍她的肩膀安撫,「大家都在努力,所有人都在為了救他們而奮鬥,圖阿納、哈卡、克莉絲汀、哈蒂嘉……大家全都在費心找尋解藥,連安格羅德總長也都出面了,有他們在,凱特他們絕對不會有事,妳要對他們有信心。

「我知道他們很厲害,也知道他們懂很多很多事情,我連他們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可是、可是我就是沒辦法……」蜜亞不斷搖著頭,神情近乎崩潰。

「蜜亞,就算妳對他們有質疑,妳也該相信凱特,她會是那種被病魔打倒的人嗎?」

古羅.松風想以凱特的堅強來安撫蜜亞,沒料到這句話卻反而成了導火線,讓蜜亞瞬間炸開。

「不信!我不相信她!凱特是大騙子!騙子!」她激動的大吼:「她說要我們注意身體健康,可是她卻生病了;她說她不會倒下,現在她卻躺在特殊病房!她說謊!她都在騙人!」

「凱特她只是做了一名醫生該做的事情。」古羅.松風替昏迷中的凱特解釋著。

「醫生該做的事?」蜜亞幽幽地笑了,「是啊,我們都發過那樣的誓約,醫生宣言……」

 

我鄭重地宣示,當我進入醫業時,我將會奉獻一切,為所有病患服務。

我將會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是我的首要顧念。

我將會尊重所有寄託於我的秘密,甚至於病人。

我不容許有任何信仰、種族、強權或地位等事物,介入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

對於生命,我將會寄予最高的尊敬。

即使在威脅之下,我也不會違反醫德。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將會遵守以上誓言,至死不渝!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將會遵守以上誓言,至死不渝……」念到最後一句,蜜亞哀傷的笑了。

「至死不渝,好一個至死不渝……」淚水再度從她眼中滾落,蒼白的雙唇微微發顫,「為什麼要死?為什麼?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了,為什麼要死!古羅,你說,為什麼要死?」

「蜜亞,妳別這樣……」看著已經到了崩潰邊緣的她,古羅.松風暗暗考慮為她施打一針鎮定劑。

蜜亞除了是一同學習的朋友之外,他也將她當成了自家妹妹看待,他不希望見到她在這件事情中崩潰。

「蜜亞,妳冷靜一點,聽我說……」

「不聽、不聽、不聽!」她摀著耳朵,抽抽噎噎的喊:「我已經冷靜夠久了,再不發洩,我會瘋掉!」

「好、好,妳把妳的不滿全說出來,我聽妳說……」眼看蜜亞哭得極為狼狽,古羅.松風一邊安撫、一邊悄悄向藥劑櫃移動。

「你要做什麼?你要拿鎮定劑嗎?」察覺到他的小動作,蜜亞警戒的退了兩步。

「我口渴,想倒杯水,妳要嗎?」古羅.松風故作輕鬆的笑笑。

「不,我不要。」蜜亞又退了一步,這一步卻讓她撞入來人的懷裡。

驚慌的倒抽一口冷氣,蜜亞動作迅速的轉身查看。

「札、札克……」

看到許久不見的他出現,蜜亞緊繃的神經頓時鬆懈下來。

這一放鬆,她的眼前頓時一黑,一陣暈眩襲來,腳步虛弱的搖晃幾下,彷彿即將暈厥。

見狀,札克立刻將她摟入懷裡。

「為什麼妳哭了?發生什麼事?」他擔心的詢問,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古羅.松風。

他們從聖地返回總部的隔天,札克等人又接到任務,被派遣至蟲族的領地支援,這一折騰,就耗去將近十天的時間。

好不容易平息了蟲族的爭亂,擔心蜜亞的他,隨即馬不停蹄的趕回總部,才剛下車,連衣服都還沒換下,就直接衝來醫療院。

正如同他所料,蜜亞果然守在這裡,若他的直覺沒錯,這個不聽話的小丫頭肯定又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糟蹋身體了。

「感謝精靈女神,你終於回來了。」見到札克,古羅.松風這才真正鬆了口氣。

現在能夠說服蜜亞的人,也只有他了。

古羅.松風很快的將蜜亞這幾天的作息狀況說了一遍,越聽,札克的臉色就越難看。

這個臭丫頭!要不是她現在的身體太過虛弱,他肯定會抓著她打屁股!

「笨丫頭!我跟妳說過多少次,要妳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抓著她的雙肩,札克氣惱的罵:「要吃飯、要睡覺,出發之前我是不是這樣叮囑妳?妳是怎麼回答我的?啊?」

「……我有聽話。」蜜亞怯怯地回道,聲音就跟小貓的叫聲差不多。

「妳有聽話?有聽話會將自己搞成這樣?妳瞧瞧妳現在的臉,臉頰都凹下去了!體重也比我離開的時候輕了三公斤!」札克拎了拎蜜亞,秤量著她的重量,「我是不是跟妳說過,要是被我發現妳又不聽話,我會狠狠的懲罰妳?」

儘管話說得咬牙切齒,後面的字句幾乎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樣,但,札克放在蜜亞肩膀的手卻完全沒有加重力道,反而像是在呵護易碎品一般,以極為輕柔的力量攙扶著她。

「……對不起。」蜜亞捱近了他,頭顱低垂,輕輕地將臉靠上了札克的胸口。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咚、咚、咚」的傳出,熟悉的海洋氣味在鼻尖繚繞,比自己略高的體溫透過衣服傳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蜜亞感到安心。

「……別以為用這種方式撒嬌,老子就會原諒妳。」札克氣哼哼的道。原本近乎咆嘯的音量不自覺的收斂、降低。

「對不起,我只是……睡不著。」蜜亞緩緩閉上眼睛,將耳朵貼在札克的胸膛,聆聽著他的心跳聲。

「為什麼睡不著?」札克反射性的摟住她,輕拍著她的背,就如同以往哄蜜亞睡覺一樣。

一下接著一下,規律的拍著。

「唔……」蜜亞發出一聲含糊不清的聲音。

「妳就是想太多、煩惱太多,睡覺前把腦袋清空,什麼都不要想,這樣就睡得著了,再不然,躺在吊床上也行,我睡不著的時候,就會跑到屋外,躺在吊床上,想像自己是在船上……」

札克叨叨絮絮的說著,思緒也飄得老遠,想起了他還在海盜船上的時候。

直到古羅.松風對他擠眉弄眼、比手畫腳的暗示,札克這才從回憶中回過神來。

低頭一瞧,先前說自己睡不著的蜜亞,現在已經在他懷裡熟睡,還發出了細微的呼嚕聲。

「傻瓜……」札克無奈的搖頭苦笑,灰眸裡透著寵溺。

他放輕了動作,小心翼翼地抱起蜜亞,熟睡中的她在他懷裡鑽了鑽,調整出一個舒服的睡姿。

札克向古羅.松風點頭道別,隨即抱著蜜亞走向休息室。

 

一路上走來,沿途經過的人,一見到札克抱著熟睡中的蜜亞,不約而同地放輕了說話的音量與腳步聲。

他們都知道蜜亞與凱特之間的深厚情感,也知道這段時間她總是辛勤奔波,為了找出解藥而忙碌,也曾見到她衣不解帶的守在醫療院裡……

對聯盟成員來說,蜜亞就像是他們看著長大的孩子,在他們眼裡,蜜亞是個聰明乖巧、相當貼心、細心的晚輩,儘管她還沒正式成為聯盟的一員,但眾人其實早就認同了她,還有人將她視為聯盟明日之星,新一代成員裡的精英人物。

在聯盟裡,「蜜亞」這個名字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人氣與名氣都相當高。

也因為所有人都將她當成是自家晚輩看待,蜜亞近期的種種表現──逞強、固執、掙扎、故作堅強等等,總是令他們感到相當心疼。

當札克將蜜亞抱入休息室,放上床時,後頭也跟了幾個人進來,輕手輕腳地將一些營養補給品交給札克,讓他等蜜亞醒來後,讓她吃下。

送走了那些成員,札克輕輕地關上房門,拿了換洗衣物,走進浴室梳洗。

待他舒服的泡完熱水澡,走出浴室時,卻見到蜜亞雙手緊抓著棉被,眉頭深鎖、神情痛苦,彷彿做了惡夢一般。

「不、不行,凱特,不能去那裡,凱特,回來……」

她的臉上滿是冷汗,溼透了的瀏海貼在額上,晶瑩的淚水自緊閉的眼角滾落。

「札克、札克救命,札克救我,札克、札克,不、不要走……」

隨著一聲聲的哭喊,她的雙手也激動的胡亂揮舞,像是想捕捉或是挽留什麼。

「沒事、沒事,我在這裡,哪裡都不會去,我就在這裡陪著妳……」札克握住她的手,但卻在感受到她的體溫時,不自覺的皺緊眉頭。

握住的小手彷彿失了體溫,冰涼一片。

聽到了札克的聲音,蜜亞儘管沒有醒來,卻還是反射性地抓住他的手。

緊緊地、用力的抓著,彷彿深怕他會化成雲霧消失一般。

乾淨整潔的指甲掐入了肉裡,在札克的手上壓出一個個半月形凹痕。

「不要緊張,我就在這裡,不會離開,我會保護妳,別怕……」

無視手上傳來的疼痛,札克不斷的安撫著她,希望能讓她安心。

「我永遠都不會離開,永遠都會陪著妳,永遠,我保證。」

為了能讓蜜亞緊皺的眉頭鬆開,也不管她醒來後記不記得住,札克對她許下了一個又一個諾言,語氣真摯。

隨著札克一聲聲的話語,蜜亞的神情逐漸趨於平靜,眉頭不再緊蹙,緊繃的身軀也放鬆了下來,只是雙手依舊緊抓著札克,不肯放開。

看著她再度熟睡的模樣,札克小小地呼出一口氣,是暫時放心了。

只是,另一個問題來了。

現在該怎麼睡覺?札克苦惱的皺眉。

連日的忙碌奔波,他也是被折騰得很慘,儘管他的體質異於常人,力量與體力都是常人的數倍,但他終究還是個人啊!也是需要休息、睡覺的吶!

他原本打算在安置了蜜亞之後,自己睡在旁邊的沙發上,現在……

札克望著被蜜亞緊緊抓住的手,無奈的苦笑。

打量四周環境後,札克發現,他的選擇只有兩種,一是坐在椅子,靠著椅背睡覺,二是跟蜜亞同床而眠。

幸好,這張床舖很大,足夠睡兩個人。

以不吵醒蜜亞的輕柔動作,札克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挪動她,小心翼翼地挪出一個可以讓自己躺下的空間。

「呼……」等到札克終於在床上躺下時,他已經忙出一頭汗了。

簡直比執行一星期的任務還要累!他以手臂抹去額上的汗珠。

「唔?」察覺到身邊的動靜,蜜亞微瞇著眼,神情茫然的抬頭看他。

「沒事、沒事,睡覺。」札克輕拍著她的背,像在哄小娃娃一樣的哄著她。

「嗯……」蜜亞調整了一下睡姿,整個人窩進札克懷裡。

 

身心過度疲憊再加上知道札克就在自己身旁的安心感,蜜亞這一睡,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隔天中午才悠悠醒來。

「醒了?」札克的聲音自她的頭頂上方傳來。

「唔?」蜜亞迷迷糊糊的抬頭望著札克,神智還沒清醒的她,呆楞楞地看了他好一會,還揉了幾次眼睛,確定自己並沒有眼花看錯。

「你、你真的回來了?」她詫異而恍然的問:「原來我不是在做夢啊……」她低頭自語。

恍惚間,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最初,那個剛來到裡世界,對這裡還一無所知的時候。

那時的她,每天醒來就跟在札克的屁股後頭跑,晚上就寢時,兩人睡同一張床,儘管已經有了睡意,但她還是會一直嘰嘰喳喳的跟札克聊天,直到札克將她抱入懷裡,哄她睡覺為止。

而不是像現在,兩個人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出不完的任務,見到對方的機會少之又少,更別提聊天說話了。

看著仍在發呆的蜜亞,札克起手往她額頭敲了一記。

「噢!」蜜亞揉著微疼的額頭。

「清醒了沒?」札克似笑非笑的揶揄,「快去刷牙洗臉,十分鐘後出門吃早餐!」他拍了拍蜜亞的肩膀,催促她起身。

「我想先去看凱特……」蜜亞掛心著凱特等人的病情。

「不行,吃過飯再去。」札克堅持著。

「可是……」蜜亞面露憂鬱的低下頭。

「不用擔心,我剛才已經問過了,他們全都躺在床上睡覺,沒有人跑出去玩。」札克揉了揉她的頭髮,半開玩笑的說道:「吃過飯,我們再一起去看他們,嗯?」

「嗯。」既然札克已經事先確認過凱特的情況,蜜亞自然是乖乖點頭答應。

 

當他們抵達餐廳時,時間已經是中午一點半,餐廳裡的客人不多。

兩人找了窗戶邊的位置坐下,點了兩份套餐,餐館老闆還熱情地送了兩碟小菜跟兩份甜點給他們。

「多吃點,妳這小丫頭實在是太瘦了,這胳膊細得跟牙籤沒什麼兩樣,隨便一折就斷了。」身材壯碩的餐館老闆,關心的叨唸。

「要她多吃一點,那你就該表現一些誠意啊!現在都已經月底了,沒錢吃飯了。」札克開玩笑的回道。

「成!這有什麼問題!今天這頓飯,我請了!」餐館老闆豪氣的拍胸口允諾。

「這、這怎麼好意思……」蜜亞小臉微紅,想要婉拒。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札克可沒跟對方客氣,「不過就是請一頓飯,又不是要他請一輩子,對吧,老闆?」

「錯了。」老闆笑著反駁:「我只請蜜亞這丫頭,至於你……聽說最近E-23小隊的任務接很多,績效獎金很豐厚,這麼一點錢,札克隊長怎麼可能付不起呢?對吧!」

「哎呀呀,自己花錢的午餐跟別人請的,自然是免費的比較好吃啊!」札克笑嘻嘻的道:「老闆啊,反正都是請客,你就大方一點嘛!作大事的人要有大肚量啊!」

「嘖!說不過你,不跟你扯了。」老闆搖頭笑笑,一把抓起桌上的帳單,轉身離去。

「謝啦!」札克開心的揮手送別。

回過頭,他朝蜜亞擠眉弄眼了一番。「瞧!省下一頓了,這老闆真是好人!以後沒錢的時候我們就來這裡讓他請客!」

「你真是……」蜜亞啼笑皆非的搖頭。

其實札克的這一番作為,是為了要逗蜜亞開心,這一點餐館老闆也看出來了,所以才會配合他,演了這場笨拙的戲碼。

而心思通透的蜜亞,自然也是知曉札克的用心,在感動之餘,連日來沉積的憂鬱也減輕不少。

不一會,餐點送上來了,老闆還特地加大份量,給了他們好多配菜。

跟平日狼吞虎嚥的吃相不同,札克刻意放緩了用餐步調,以極為悠閒的速度慢慢進食。

「啊,今天天氣真好。」瞇起灰色雙瞳,札克狀似慵懶的伸了個大懶腰。

知道札克是故意拖延用餐時間,想讓自己在放鬆的氣氛下,慢慢品嚐食物、補充營養,蜜亞也暫時的將那些煩惱拋開,跟隨著札克的速度,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著菜餚。

「我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一起吃飯了。」蜜亞感慨的說道。

「嗯,是很久了。」札克幾乎都要忘記上次他們一起用餐是什麼時候,「把茄子吃掉。」他盯著蜜亞餐盤中的剩菜。

「……那你也把紅蘿蔔吃掉!」蜜亞反擊著。

「我吃很多了。」札克拿起紙巾抹嘴,「老闆好像把他店裡的紅蘿蔔全加到我這裡。」

「騙人,你才吃了一片!我有看到。」

「那妳呢?妳的茄子連一口也沒吃!」札克拿起叉子,插起一塊茄子遞到她面前。

「張嘴,啊──」他催促著。

扁了扁嘴,蜜亞學著札克的動作,也插起一塊紅蘿蔔,遞到他的唇邊。

「你吃我就吃。」

「妳先吃。」札克提出要求。

「不要,你每次都騙人。」蜜亞皺了皺鼻子,「我們兩個一起吃。」

札克以前就是經常用這招哄騙她,等她先將不喜歡的蔬菜吃完時,他就會一溜煙跑走,裝作沒這回事,這次她可不會再上當了。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一旁突然探出一顆頭顱,一口將蜜亞面前的茄子吃掉了。

「喂,妳這傢伙是從哪冒出來的啊?」札克錯愕的看著對方。

「聖、聖法瑪!」被這意外的訪客嚇了一跳,蜜亞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

「好吃。」她咀嚼了幾下,將嘴裡的茄子嚥下,「還要。」她定定的望著蜜亞,無視了在她身旁叫嚷的札克。

「……喔。」蜜亞將原本要給札克吃的紅蘿蔔遞給了她。

就這樣,聖法瑪站在桌旁,一口一口吃著蜜亞餵的食物。

「妳忙完了嗎?」蜜亞確認的問道。

在她回到總部後,她曾經向克莉絲汀詢問過聖法瑪的狀況,克莉絲汀告訴她,因為需要復活的生靈太多,而聖法瑪的力量還沒完全恢復,只能一天復活一小批人,進行復活儀式之後,聖法瑪就會陷入沉睡,為了讓儀式快點進行,克莉絲汀要蜜亞暫時不要去找她,以免干擾到她的休養。

後來蜜亞因為凱特等人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也就忽略了聖法瑪的事情了。

「昨天完成。」聖法瑪點點頭,目光移向蜜亞還沒吃的巧克力蛋糕。

「妳想吃嗎?」蜜亞問著,在聖法瑪的點頭後,她拿起叉子,開始餵她吃蛋糕。

「喂喂,妳沒有手嗎?幹嘛不自己吃,還要蜜亞餵妳?」被聖法瑪忽視的札克,不滿的提出抗議。

聖法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嫉妒?」

這一句反問就像戳中了札克的爆炸點,他猛地跳了起來。

「我、我、老子嫉妒?你說老子嫉妒妳?哈!不過就是餵妳吃東西,這有什麼好嫉妒的?老子昨天還跟她一起睡覺咧!哼!」

「……這是在炫耀?」聖法瑪轉頭望向蜜亞,後者則是一臉尷尬。

儘管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餐館裡還是有三三兩兩的客人在用餐,札克的大嗓門引來了眾人的注意,而他脫口說出的事情更是讓所有人面露古怪,目光詭異的打量著兩人。

「札克,原來你已經把蜜亞給吃了?」餐館老闆詫異的叫嚷,「嘖嘖!她還是個孩子啊!再怎麼等不及,也該等她成年,你怎麼……」老闆不贊同的皺眉,「唉唉!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老、老子才沒有!」札克臉紅了,也不知道是被氣紅的還是羞惱的,「老子跟蜜亞是清白的!把你們那些齷齪的想法給我收起來!少在那邊胡思亂想!」

「呿!這可是你剛才自己說出來的,怎麼會是我們亂想?」餐館老闆不以為然的回嘴。

「就是說啊,明明是你自己說的,難道你要不認帳?」其他客人紛紛附和。

「蜜亞,妳這傻孩子,總部的好男人這麼多,怎麼妳偏偏就瞧上了他啊?」一些對蜜亞有好感的男成員,不滿的嘀咕。

「唉唉,我本來還以為我有機會,沒想到……」

「可愛又迷人的蜜亞已經名花有主了,看來總部有一堆人要傷心囉!」一名女成員揶揄的笑著。

「我還以為蜜亞跟喬治亞是一對,怎麼會是札克啊?」另一名女成員詫異的問。

「是啊,我也以為是這樣。」另一人附和道。

「札克很好啊!」見不得別人說札克的壞話,蜜亞跳出來澄清,「札克很厲害,對我很關心、很體貼!札克是最棒的!」

聽到蜜亞給自己的高評價,札克嘴上沒說什麼,但臉上那過度燦爛的笑容已經說明了一切。

「呦?怎麼我一來,就聽到蜜亞的告白?」克莉絲汀突然從窗戶邊跳進餐廳,「嘖嘖!還以為札克會先做出宣言,跟所有人說『這女人是我的,你們給我離遠一點!』結果竟然是女生先告白?嘖嘖嘖!失敗,真是失敗啊,連告白這種事情也被蜜亞搶先?」

克莉絲汀繞著札克打轉,神情滿是不以為然。

「喂,什麼搶先,妳……」札克才想反駁,克莉絲汀卻先一步打斷他的話。

「雖然對你這傢伙不太滿意,既然我家小蜜亞已經宣示主權了,你就已經是她的人了,往後要是被我發現你在外面拈花惹草,小心我剁了你!聽到沒有?」

「剁妳個頭!老子跟她的事情什麼時候妳來管?」札克不以為然的回嘴。

「哼!我是她的老師,當然有資格管!」

「老師又怎樣!」

「克、克莉絲汀,妳忙完了啊?找到解藥了嗎?」見兩人要吵起來了,蜜亞急忙上前打圓場,岔開話題。

「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過來的。」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盒子,遞給靜靜站在一旁的聖法瑪。

「嗯?」聖法瑪眨了眨雙眸,面露不解的回望。

「妳知道這個是什麼嗎?有沒有看過類似的東西?」克莉絲汀打開了盒子,顯露出裡頭的灰白色結晶體。

「這……」聖法瑪仔細打量了一會,隨即變了臉色,「這是誰做的?是誰這麼大膽,竟然對無辜的亡魂做出這種事情!」

她向來平靜、淡然的面容,此時罕見地出現了惱怒情緒。

「妳的意思是,這個也是靈魂?」克莉絲汀抓出她話中的重點。

「這是『魂片』。」聖法瑪解釋道:「靈魂受傷或死亡以後,會形成這樣的碎片。這上面殘存著靈魂們死前的悲泣與怨恨,還有奇怪的……會對靈魂造成傷害與影響的東西。」

聖法瑪皺著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所感應到的能量。

「這些人都遭受到污染源的感染,這是我們採集到的污染源樣本。」克莉絲汀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試管,裡頭盛裝著墨綠色的液體。

聖法瑪將試管接過手,拔開瓶塞嗅了嗅氣味,而後又閉上雙眼,以她的力量對液體進行感應。

「這個……我好像知道。」她塞回軟木塞,目光有些茫然,「它是一種靈魂藥劑,會對靈魂造成影響,控制,奴役……」

她皺著眉頭努力回想,試圖從殘存不多的記憶中找尋答案。

「不行,想不起來了。」她搖頭放棄。

儘管每天都會恢復一點點的記憶,但那速度實在是相當緩慢,有許多重要的事情她仍舊記不得。

「那妳還記得它的解藥嗎?」蜜亞急迫的追問:「這個藥劑應該有解藥,對吧?」

「有,解藥配方我記得。」聖法瑪篤定的點頭,她的答案讓在場幾人頓時鬆了口氣。

「太好了!凱特他們終於有救了!」蜜亞喜極而泣的落下眼淚。

「但是……」聖法瑪緊接著的但書,讓幾個人的心再度提了上來。

「這個靈魂藥劑有被改過,我不確定我的解藥配方是否有效。」

「沒關係,有個方向總比什麼都不清楚來的好。」克莉絲汀倒沒有因為這樣的答案而感到沮喪,「至少現在我們知道這是靈魂藥劑,也知道解藥的配方,成功的機率會很大。」

「是啊!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定會成功的!」蜜亞也是同樣的樂觀。

「走吧!現在就去調製解藥。」克莉絲汀領在前頭,朝研究室的方向走去,蜜亞等人尾隨在後。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