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階的頂端是一大片空地,比人頭還大的灰色岩石鋪成道路,以巨石與木頭堆砌製造的房屋分列左右,碧綠色的藤蔓植物爬滿整個屋頂,部份順著柱子、牆壁蜿蜒而下,宛如一面綠色窗簾。

每棟木屋前面都立著一根方形石柱,柱面上刻著浮雕,圖案就跟札克他們在下方見到的柱子相同。

在蜿蜒的石板路盡頭,有著一棟相當巨大的房屋,同樣是以巨石與大木頭混合搭建而成,寬度約莫四間房舍並排、高為十公尺,屋頂是特殊的斗笠型,上頭書寫著幾個巨大的古符文字。

「最大的那棟是他們的議堂,蜜亞跟其他人就在那裡。」奧勒指著那棟大房子說道。

聽到蜜亞就在議堂裡,札克立刻抓快了腳步。

彷彿是心有靈犀,就在他距離議堂十多步遠時,蜜亞正好從裡頭走了出來。

見到站在屋前的來人,蜜亞錯愕的瞪大雙眼,一臉的無法置信。

「札、札克?」張了幾次嘴,她終於喚出他的名字。

沒等札克回應,她快速跑向他,直接撲入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

「札克、札克、札克……」將臉埋在他的胸口,她一聲又一聲叫著他的名字,伴隨著嗚咽的哭聲,淚水瞬間染濕了札克的衣襟。

「沒事了、沒事了。」札克輕撫著她的背脊,灰眸滿溢著心疼。

明明他已經發過誓,絕對不讓她再受到任何委屈,絕對不讓任何人欺負她,現在卻……

憤恨的握緊拳頭,札克努力壓抑著怒火。

現在還不行,蜜亞現在需要安撫,算帳的事情要先緩一緩。

深吸了幾口氣,他緩緩鬆開手,掌心因握拳力道過大,指甲陷入肉裡而泛出血滴。

「有我在,妳什麼都不用怕,就算天塌下來,我也會把它踢回去。」他堅定而決然的道:「欺負妳的人,老子會一個個把他們剁成肉醬!」

說到最後一句,他近乎是咬牙切齒地,將這幾個字從牙縫中擠出來。

「繆阿努呢?老子第一個要宰的就是他!」他四下找尋著。

聽到札克要找繆阿努,還在哭泣的蜜亞卻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放過他吧!他被巴尼漢咬傷了屁股,現在應該還趴在前線營地的床上呢!」一想到那個場面,蜜亞先前的憂傷情緒一掃而空,樂不可支的彎腰笑著。

在繆阿努將他們綁來這裡後,巴尼漢突然出現,追著繆阿努猛踢猛打,最後還在他的臀部咬了一大口,疼得繆阿努慘叫連連、眼淚直掉。

要不是蜜亞及時制止,繆阿努恐怕還會傷得更重!

「哼!不過才被咬一口!」札克不以為然的撇嘴,這傷勢在他看來還是太輕了,「等一下回營地,老子要揍得他一年離不開床!」

「有時間在那邊罵罵咧咧、干擾別人睡覺,還不如快去將那些污染淨化掉。」凱特的聲音悠悠傳來。

她斜倚在門邊,皺眉瞧著兩人。

「凱特?」札克詫異的看著她,一段時間沒見,凱特的變化真是相當大。

向來重視整潔的她,一身白袍已經髒得看不見原色,頭髮凌亂、面容消瘦、神情憔悴,活像是被奴役多時,身心俱疲的戰犯。

「妳怎麼搞成這副德性啊?剛才我還以為看見亡靈了咧!」札克連連咋呼。

「吵死了。」凱特煩躁的瞪他一眼,「什麼亡靈?你很希望我死嗎?我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我都還沒跟你們算帳,你倒先哇哇叫了,你說說,蜜亞被抓走多久了?為什麼你們現在才找來這裡?是不是生活過得太安逸,實力也變弱了?要不要我叫克莉絲汀安排一場魔鬼特訓給你們?還以為你們去了表世界一趟,應該有學到一些本事回來,結果?哼!」

「……」沒料到自己無心的玩笑竟然會讓凱特發怒,札克頓時啞口無言。

「怎麼,啞巴啦?舌頭被蟹爪蟲剪掉了?不會回話嗎?」凱特面帶怒容,不滿的瞪著他,「聯絡其他人了沒?援兵呢?不要告訴我,就只有你們過來這裡,這邊一堆傷患病患,憑你們幾個運送的回去嗎?你還呆站在那邊做什麼,沒聽到我的命令嗎?聯絡總部、淨化污染源,這麼簡單的兩件事情,還要我一再重複?」

「妳這──」

「馬上去!我們現在就去!我現在就帶他去污染源那邊。」蜜亞打斷札克的話,示意E-23小隊的其他成員一同離開。

「那女人是怎麼回事?吃了炸藥啦?火氣那麼大。」走遠後,札克這才爆出了不滿。

「凱特她不是故意的。」蜜亞低垂著頭,面容哀傷。

「不是故意?她就差沒有對我扔東西了,還說不是故意!」札克沒注意到蜜亞的神情,仍舊憤怒的罵個不停。

「蜜亞,凱特她出了什麼事嗎?」克里夫注意到她的神情不對,納悶的問。

「凱特、凱特她……」抬起頭,蜜亞臉上滿是淚水。「凱特她生病了,她被感染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眾人臉上一片空白。

「妳、妳說的感染,是我想的那個感染嗎?」艾希無法置信的追問。

「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奧勒同樣詫異。

「我來到這裡的那天晚上,凱特私下找我談話,她跟我說,她懷疑她也受到感染了,她讓我看了她的肩膀跟背部,那裡出現一塊一塊的紅斑,不只是她,狼人雷門跟其他成員也被感染了。」

蜜亞一邊哭泣,一邊道出她這幾天一直壓在心口的事情。

「凱特跟其他隊員是被牛頭戰士帶來這裡的,牛頭的長老生病了,他們希望凱特治療他們,但因為長老們都居住在聖地,那是牛頭族重要的先祖之地,不能隨便讓外族人進入,牛頭人長老開會討論過後,決定通融少部份的外族人進入……」

「凱特他們到了這裡之後,才發現聖地也被污染了,那時候新型的淨化藥劑剛好研發完成,凱特便要繆阿努從營地裡拿淨化藥劑跟醫療用品過來,但是凱特他們沒學過新型淨化藥劑的使用方式,繆阿努他們又學不會……」

「他就把妳給綁來了?」札克面色不悅的插嘴。

「嗯。」蜜亞輕輕的點頭,順手抹去臉上的淚水,「凱特在這裡待了很久,因為只有她一個醫生,為了治療病患,她一直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只是不斷依靠神藥劑苦撐,雖然她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可是長期下來,就算是強壯的坦巨人也吃不消……」

「雷門他們也是,雖然醫療上幫不上什麼忙,但也竭盡所能的給予凱特協助,受到感染的牛頭人發生過不少次暴動,都是靠雷門他們鎮壓住,但是他們也不是身材壯實的石頭人,在鎮壓暴動的過程中,他們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在傷勢惡化、身體虛弱的情況下,雷門他們倒下了,雖然現在還沒有變異的情況出現,可是要是再不快點治療,他們、他們……」

一想到那後果,蜜亞不禁又哭了起來。

「然後、然後現在凱特也……她的個性已經開始變了,眼睛雖然沒有變紅,可是她身上的紅斑變多了。」蜜亞緊緊的揪住衣襟、指節泛白、全身顫抖不已,「我一直勸凱特快點回去接受完整治療,可她堅持要先完成污染源淨化,可是現在研發出的藥劑只能治療初期患者,要是過了初期症狀,就……」

她張了張嘴,那結論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札克,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凱特要是、要是……」

「好了,別說了。」札克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凱特說,要是沒辦法治療,就直接殺了她。」蜜亞將臉埋入札克胸前,嗚咽的哭著,「我不要、我不要這樣,我不要凱特變成怪物,我不要她死,我不要、不要,為什麼是凱特?為什麼是她?她那麼聰明、那麼善良、那麼溫柔,她救了好多好多人,為什麼卻偏偏讓她生病?」

蜜亞不斷訴說著凱特的情況,傾訴著壓抑在心底的不安。

「為了不傷害到我們,凱特一直在克制脾氣,不斷吃藥壓抑體內的變化,她現在服用的藥量已經是正常藥量的兩倍,再這麼吃下去很危險。」

「沒想到凱特這麼辛苦。」奧勒面露憂鬱的道:「昨天我看到她泡在水裡,還以為她是在游泳,現在想想,她應該是在讓自己冷靜吧……」

「既然這樣,那就快點將污染源淨化了吧!」札克果斷的道:「李維,你跟克莉絲汀聯繫一下,要她過來這邊接凱特他們,順便讓總部空出病床,及早進行準備,人一抵達就立刻進行治療。」

「好。」李維立刻進行動作,拿出通訊設備進行聯繫。

「沒用的,這邊設有結界,訊號發送不出去。」蜜亞抹去眼淚,苦惱的搖頭。

若不是因為這樣,她也不會困在這裡,一籌莫展。

「只是一點小干擾,我調整一下機器就可以了。」李維自信滿滿的笑道。

「真的嗎?」蜜亞有狐疑。

不是她不相信李維的本事,只是繆阿努跟那些長老曾經信誓旦旦的對她說,聖地的結界相當強大,不只可以防禦各種法術與攻擊,還可以阻斷所有通訊,就算是聯盟創始者前來,也拿它沒轍。

「繆阿努跟長老說這個結界很厲害,我也試過很多次,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沒辦法聯繫上克莉絲汀。」蜜亞擔憂的道。

「妳就放心吧!」克里夫拍拍她的肩膀,他對李維的本領相當有信心,「李維可是聯盟裡數一數二的研發高手,他說可以就一定可以。」

「李維,你聯繫到克莉絲汀之後,就在這裡等他們過來,我們先去淨化污染源。」札克進一步分派著工作。

「好。」

「污染源就在前面,我帶你們過去。」蜜亞露出這幾天來的第一個笑靨。

有札克在她身旁,她就像是有了依靠,心底也比較踏實,不再徬徨不安。

耗費了三個小時,幾個人終於將聖地的污染源全數淨化,當他們返回先前的廣場時,卻聽到了雜亂的喧鬧聲。

只見一群牛頭人聚集在前方的屋舍處,吵吵鬧鬧的不知道在叫嚷著什麼。

「怎麼回事?」蜜亞不解的探頭打量,但她怎麼努力墊高腳尖,依舊只有看到一顆顆的大牛頭。

「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札克率先走了過去,其他人緊隨在後。

「讓開、讓開!」札克一邊擠開擋在面前的牛頭人,一邊保護著蜜亞,讓她也能順利通過。

「各位,借過一下,讓我們過去……」艾希拉著奧勒緊追在後,不斷在牛頭人的奉記中鑽來鑽去。

「哇啊!札克,你怎麼走那麼快?等我們一下!」看著越離越遠的兩人,艾希哇哇地大叫。

「有異性、沒人性!」奧勒唾棄著他。

「錯!他這是『有蜜亞,沒隊員』!可惡的札克,給我等著。」艾希撥開額上已經汗溼的瀏海,咬牙切齒的道。

「隊長大人為什麼要自己擠得這麼辛苦呢?他忘了我可以幫他開道嗎?」走在最後頭的克里夫,任意變化著身形,忽高忽矮,時而細長、時而扁平,擁擠的人潮對他完全沒有影響。

「克里夫,幫幫我們!」艾希朝他伸出右手,左手依舊跟奧勒緊握。

「克里夫,抱。」奧勒同樣舉起一隻手。

「沒問題!」克里夫讓兩人坐在他的肩膀上,拉高了身形,像踩高蹺一樣的在人群裡移動。

儘管札克已經使盡力氣,努力撥開人潮前進了,因為聚集的牛頭人實在太多,他奮鬥了老半天,才走了一半路程,距離喧鬧的中心地帶還有一段距離。

「嘖!再不讓開,老子把你們全剁成牛肉醬!」擠得滿頭大汗,札克煩躁的大吼。

「哞!哪個傢伙這麼囂張?」

「哪裡來的人類?外族人怎麼可以進來我們的聖地!哞!」

「殺了他哞!殺了無禮的外族人哞喔喔喔──」

牛頭人氣沖沖的叫囂怒罵,有幾個人還舉起拳頭,準備要痛揍札克一頓。

見狀,蜜亞急忙從札克身後鑽了出來,而克里夫等人也迅速做出備戰姿態。

「各位,冷靜一點!我們是來幫忙淨化污染源的聯盟成員。」她著急的解釋,「現在污染源已經全部淨化完成,大家不用擔心了。」

「哞?妳說的是真的?」距離蜜亞最接近的黑毛牛頭人面露質疑,「人類都很狡猾,我們怎麼能相信妳?哞!」

「哞!我知道她、我知道她!」白毛牛頭人跳出來替蜜亞說話,「她是繆阿努族長帶回來的小小醫生,醫術不得了啊不得了,哞!」

「既然是族長帶來的客人,那就可以相信,哞!」

「太好了哞!污染消失,聖地又會恢復了哞!」

「哞!小小人類了不起哞!」

「人類雖然狡猾,可是腦子還蠻有用的,哞!」

在聽聞聖地的安危已經無虞後,火爆緊繃的氣氛瞬間轉變,先前還喊殺喊打的牛頭人,現在臉上全咧著大大的笑容,情緒激動萬分,有幾人還熱情的擁抱札克跟蜜亞,拉著他們繞圈跳舞,就差沒有將他們拋上高空歡呼了。

「那邊在吵什麼吵?全給我閉嘴!」一聲怒斥突然傳來,瞬間又將這歡愉的氣氛一掃而空。

「咦?這聲音是……」

「克莉絲汀!」

「聯盟的人來了!」蜜亞等人互望一眼,眼底滿是欣喜。

「蜜亞他們還沒回來嗎?有沒有派人去叫他們?」緊接在克莉絲汀的斥責聲後,潔西卡略顯冰冷的語氣也跟著傳出。

「哞!應、應該有人去叫了。」繆阿努回話的聲音沮喪而又低沉。

「克莉絲汀、潔西卡!我在這裡!」蜜亞開心的舉手回應。

「蜜亞?妳在哪裡?我看不到妳……」潔西卡東張西望的找尋著。

只是因為雙方間隔太遠,蜜亞與她們之間隔著兩百多公尺,不管潔西卡怎麼找,都只能見到擠滿的牛頭人,跟他們不斷搖晃的牛尾巴。

「嘖!你們擋在前面做什麼?全給我滾開!少在那邊礙眼!」潔西卡毫不客氣的下令。

隨著這聲令下,原先團團擋在前方的牛頭人人牆,立刻傳出騷動,就像摩西分紅海一樣,人潮迅速的往兩旁讓開,空出中間的走道。

「克莉絲汀、潔西卡!」蜜亞快步朝兩人的位置跑去,札克等人緊隨在後。

當蜜亞終於看清楚場中央的情況時,她被嚇了一大跳。

繆阿努被人用粗麻繩索綑住手腳,肩上與頭頂上站著幾隻綠皮小怪,其中一隻還拿刀抵住了他的脖子。

克莉絲汀手握法杖、氣勢凌人的站在場中央,在她身旁的潔西卡攙扶著凱特,手上拿著一把槍。

此時的凱特雙眼緊閉、臉色煞白,全身溼透,水滴順著髮稍與衣角不斷滴落,活像是剛被人從水裡打撈出來。

「凱特!」見到凱特情況不對,蜜亞快步跑到凱特身旁,為她檢查身體情況。

直到確定她只是暈了過去,身體並無大礙,蜜亞這才稍稍寬心。

「克莉絲汀,凱特她……」蜜亞才想說明凱特的狀況,卻被克莉絲汀打斷。

「我知道,李維已經告訴我們了。」淡然的語氣透出隱隱的怒火,「去收拾東西,回去了。」她催促著。

「哞!不行,不能走!」繆阿努吃力的掙扎著。

「死牛頭,你給我閉嘴!」潔西卡惱怒的朝他大吼:「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還敢在那邊鬼吼鬼叫?你知不知道你已經違反了十幾條聯盟公約?偷盜軍用物資、綁架聯盟成員,領地出現危害裡世界的禍患卻知情不報!隱瞞重要消息導致無辜的人喪命,協同作戰時對盟軍下黑手……隨便一條,都能將你們踢出聯盟組織!」

「哞!阿、阿努是為了守護聖地,守護族裡的榮耀!」繆阿努死不認錯的回道。

「榮耀個屁!」潔西卡激動的破口大罵,「就為了你的鬼屁榮耀,凱特跟其他人全感染了疫病,就為了這個爛聖地,你綁架了蜜亞跟奧勒,怎麼?就你們牛頭人的命值錢,這些聯盟成員的命就不是命?」

要不是她此時懷裡抱著凱特,行動不便,她早就衝上去宰了繆阿努。

「夠了。」克莉絲汀制止了潔西卡。

她細聲念出艱澀難明的咒語,手上的法杖發出鮮紅色光芒。

隨著咒語的進行,光芒越來越盛,當克莉絲汀結束最後一個音時,她高舉法杖,在半空畫了幾圈。

一面黑色的巨大門扉自泥土裡鑽出,鮮紅色的古老魔紋烙印在黑色門框上,長著長獠牙、彎角的惡魔犬頭顱,飄浮在門扉上頭,左右各一顆。

隨著門扉的開啟,惡魔犬發出令人顫寒、宛如自虛空傳來的低吼。

當門扉完全開啟時,門裡頭的景色變了,不再是一望無盡的漆黑,而是一處寬廣的草地,草坪上佈置著涼亭與雕像,後方背景是一棟龐大的白色建築物,蜜亞一眼就認出那是聯盟醫療院前方的花園。

四十名裝備齊全的聯盟成員全都在草坪上待命,吸血鬼喬治亞站在最前頭,他是這群人的領隊。

一群穿著白袍的醫護人員站在他的右前方,推著擔架車等待病患。

「進來吧!」克莉絲汀的指令一下,喬治亞立刻率領著眾人跨過門檻,來到蜜亞的面前。

「病患全都在那棟最大的建築物裡,搬運前先把他們打暈。」克莉絲汀叮囑道。

「不行!你們不能進入我們的聖堂!不行!」繆阿努大聲抗議,但很快就被綠皮小怪鎮壓住。

他們往他嘴裡塞了一顆大石頭。

「克莉絲汀!妳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做?妳難道忘記我們當初定下的約定了嗎?」一名穿著長老衣袍的老牛頭人,拄著拐杖走出聖堂,怒沖沖的質問她。

「阿土圖長老,聯盟跟牛頭人的公約,我一直牢記心上。」克莉絲汀語調和緩平靜的回道:「我反倒想問問您跟您的族長,是否已經忘記那些條約了?您可知道,您的族長對聯盟成員還有我的兩名學生做了什麼?」

「他只是為了守護牛頭族的榮耀。」阿土圖長老辯駁著。

「榮耀?呵……」克莉絲汀輕笑出聲,「您覺得,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您的聖祖先靈會為您感到驕傲嗎?」

「這……」阿土圖長老頓時語塞。

「唔唔、唔唔唔唔!」繆阿努用力咬碎嘴裡的石頭,「當然會驕傲哞!阿努保護了先祖的聖地!哞!」說話時,牙齦流出的鮮血夾帶著口水噴灑而出。

「據我所知,聖地存在的意義是為了緬懷聖祖先靈的豐功偉業,悼念聖祖先靈的偉大事蹟,我還記得,你們有一位聖祖聽到獅族要去攻打鹿族,擔心鹿族會被滅族,他領著幾十名牛族戰士前去支援,跟七百多名藍眼獅族戰鬥,足足打了七天七夜,當我們聯盟的援軍趕到時,族長跟那些戰士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哞!沒錯!這位先祖後來被賜予百戰勇士的外號,供奉在聖堂裡頭。」繆阿努認同的點頭。

「還有一位聖祖,他發現他的老朋友感染了疫病,需要死亡峭壁上的草藥才能救治,他立刻翻山越嶺,花了十多天前往死亡峭壁,為他摘取草藥……」

克莉絲汀逐一細數著牛頭族祖先的事蹟,有些人做出轟轟烈烈的大事,有些人則是品德優秀。

「牛頭族的聖祖先靈全都具備良好的品德,而他們都相似的共通點──心地仁厚而且對待朋友相當忠誠。」說到這裡,克莉絲汀的語氣一頓,抬眼望向繆阿努與長老。

「而你們卻是對盟友下黑手,欺騙跟你們一同作戰的夥伴,綁架、威脅、偷盜……你們做出這些事情,不會覺得羞愧嗎?你們還有臉面去見先祖聖靈嗎?」

強大的魔力隨著質問擴散而出,站在最內圈的牛頭人全被壓得跪倒在地。

「哞,阿努、阿努只是、只是……」張了張嘴,繆阿努面露慚愧的低頭。

「怎麼?你又要說你沒有錯?」潔西卡鄙視的冷哼一聲,「你可知道,你的所作所為已經是對聯盟公約的挑釁?你的隱瞞已經嚴重危害到裡世界的安危!你想要引起戰爭嗎?」

「不、不……」

「別跟我說你都是為了族裡著想!」潔西卡打斷了他的話,「你有沒有想過,要是這塊聖地的污染源發生變異,污染擴散了,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還有你的族人,你口口聲聲說為了他們著想,但是他們都已經病成這樣了,為什麼你還不帶他們到聯盟就診?就因為他們是長老?身份特殊?」

「阿努、阿努……」

「我記得,蜜亞剛來到前線基地時,她曾經說過,治療疫病的藥劑,只對初期病症有效,你看看裡面的那些人,他們都病成什麼樣了?還有凱特跟雷門他們,為了救治你們的族人,他們也全染了病!」想到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現在一個個在跟疾病纏鬥,潔西卡不由得紅了眼眶。

「你有沒有良心啊?就你們牛頭人的命才是命,聯盟的人病死無所謂嗎?我警告你,要是凱特他們有個萬一,我絕對饒不了你!」

潔西卡握緊拳頭、身子因憤怒而發顫,蜜亞也因她的話再度落淚,而克莉絲汀臉上雖然沒有過多的情緒,但周身的魔壓卻逐漸加劇,怒火在藍眸裡跳動著。

「……」繆阿努頹然地低著頭,垮著雙耳懺悔。

他其實也不想這樣,他也沒想過情況會變得這麼嚴重,他也是看到凱特等人病倒了,一時慌了手腳,才會把蜜亞抓來這裡,他、他也不是故意的……

「這件事情,是我們的錯。」

蒼老而低沉的聲音從人群後方傳出,隨著牛頭人的退避讓路,一名有著淡金毛色的老牛頭人被兩名年輕的牛頭人攙扶著,緩緩來到克莉絲汀面前。

老牛頭人相當年邁,歲月在他臉上刻劃出深邃的紋路,白金色雙眉長長的垂落,遮去了他已經半失明的雙眼,拄著拐杖的手微微顫抖,背部像負著重物一樣的駝著。

「先、先知。」

「阿金坦先知。」

見到老者,牛頭人紛紛對他跪拜行禮,就連繆阿努族長與長老也一樣。

「這件事情,是我們的錯,請您見諒。」阿金坦朝克莉絲汀深深一鞠躬。

「阿、阿金坦先知!」見到阿金坦先知因為自己的過錯向人賠罪,繆阿努頓時嚎啕大哭。

「哞嗚嗚嗚嗚~~是阿努不好、是阿努不對!阿努是個大笨蛋!」繆阿努不斷自打巴掌,連聲懺悔。「阿努錯了、阿努知道錯了哞!阿努不是一個好族長,阿努對不起盟友、對不起族人哞!」

七、八個巴掌打下,繆阿努的臉腫了一大半。

「哞!這件事情跟先知無關,是我們幾位長老決定的,阿金坦先知並不知情。」阿土圖長老面有慚色的解釋,「真的很抱歉,我們只是守著『不能讓外族人進入聖地』這項規定,卻沒想到後續情況會這麼嚴重,完全小看了這場瘟疫,很慚愧哞!我們犯了自大的毛病。」

「不管我知不知情,」

「既然阿金坦先知都出面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克莉絲汀的怒氣稍降,順勢收斂了魔力。

阿金坦先知是目前最長壽的一位牛頭人,前後擔任過三任族長的導師,在牛頭族裡的地位相當高,克莉絲汀與對方接觸過幾次,這位先知給她的印象相當好,可說是牛頭人裡相當睿智、仁厚的長者。

也因為這樣,她才願意給對方一個面子,不再計較這件事情。

「不,錯了就是錯了,這一代的牛頭人雖然不如先人,但也還不至於連承擔責任的勇氣都沒有!哞!」阿金坦拒絕了克莉絲汀的好意,「今日的事情,無論聯盟要怎麼處置,我們絕無怨言,這也算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長長腦袋,別老是莽莽撞撞、做事完全沒考慮到後果!哞!」

「既然這樣,那我就將這件事情上報,讓聯盟議會去處理了。」克莉絲汀也不在這件事情上多作糾纏,順著對方的話接下。

得到了阿金坦先知的支持,後續的病患轉移過程也就順利多了,在部份牛頭人的協助下,他們只花了半小時的時間就將病患全數移至聯盟。

為了保險起見,那些健康的牛頭人也一併前往聯盟的醫療站,接受疫病篩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