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著白眼伯伯走到王宮花園的一角,地面用白色碎石鋪成一塊小方地,碎石地上佈置了一個傳輸陣,用三顆黑色長巨石以及魔法繩所組成,巨石擺成一個三角形,繩子繞著三塊大石連出一個範圍,白眼伯伯唸動輸送咒語後,石頭發出紅、黃、綠三色光芒,跟著,繩子跟石頭都消失了,一扇門出現在我們面前。

 

「進去吧!」白眼伯伯率先走進門內,我們幾個尾隨在他身後。

 

通過那扇傳輸門,我們來到一個山洞前,附近是蒼鬱的樹林,鳥啼聲與獸吼聲忽遠忽近的傳入耳中,站在洞口往內望去,裡頭漆黑一片看不清洞裡的環境。

 

「這裡是我們魔界難度最高的一個修煉場,」白眼伯伯指著那山洞對我們說道:「進去裡面之後會看見一個幻影,它是你們最大的敵人,也是幫助你們成長的最好導師,你們必須將它擊敗才算完成試煉,如果能通過裡面的試驗,你們絕對會比現在成長許多,同時,你們也會從這場修煉中,學習到最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

 

學習到最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聽到能有這樣的成效,我開始對這山洞感興趣了。還以為這裡只是一個磨練我們的地方,沒想到,這個試煉陣竟然還會教導我們?

 

洞口周圍的壁面寫了密密麻麻的咒語,一條手臂般粗大的紅繩子橫在洞口前,繩子的兩端分別繫上黃色咒符,整體發出的氣氛,就像是在警告外人不得擅入。

 

「要是無法擊敗那個幻影,你們就會被永遠困在裡面,而且會因為耗盡精神力量而喪命,」尾隨我們過來的派斯,神色凝重的對我們勸阻道:「過去已經有不少人死在這裡,就算你們是同時間進入,這山洞會自動產生隔離空間,將你們一個個分離,你們沒辦法拯救陷入困境的同伴……我希望你們能考慮清楚。」

 

「過來這邊之前,我也已經跟你們說過。」白眼伯伯接著派斯的話說道:「這是一個會讓你們送命的危險訓練,就我看來,你們其實不用參與這場戰鬥,他們也不見的需要你們幫助,你們確定還要進入這洞裡嗎?」

 

聽到這問題,我們幾個互望一眼,用著堅毅而且肯定的表情點頭回應。

 

「好!你們很不錯!我欣賞你們。」見到我們這副堅決的模樣,白眼伯伯笑了出來。「不過,就算你們不怕死,我也不能真讓你們喪命,畢竟你們可是我國的客人,所以,你們的試煉方式不能比照以往的模式辦理……」

 

「那……」聽到白眼伯伯這麼說,我們困惑的望著他,才想要開口發問,白眼伯伯卻又笑著接下了話。

 

「你們也都看到洞口前的繩子跟咒文了吧?這是用來發動試煉陣的陣法。」白眼伯伯走上前,將繩子的一邊解下,當橫擋住入口的繩子鬆下時,白眼伯伯開口唸出一段咒語,山壁的咒文逐漸產生紅光,光芒由微到強,將整個壁面映個通亮,一面如同屏障般的五彩光牆在洞口出現。

 

「我剛剛已經發動了試煉陣,從現在開始,穿過那面光牆的人就會見到幻影,展開試煉,要是不打敗它,這咒語不會解除,你們也就永遠出不來,直到死亡為止。」白眼伯伯回頭望著我們,臉色異常嚴肅與沉重。「以往,我都是將人帶來這邊,丟他們進山洞後,就不再管這些人,一直到他們的生命力消失,我才會再過來這裡,幫他們收屍……」

 

說完話,白眼伯伯再次唸動咒語,咒語結束後,光芒全部消失了,山洞也恢復原先的模樣。

 

「這是解除試煉的咒語,只有少數幾個擔任試煉教頭的人才知道,依照規定,在試煉進行當中,不能夠解除試煉進去救人,不過,你們這次的情況算是例外……」白眼伯伯開始對我們說出他的打算。「在你們進入洞穴的第三天,我會先解除試煉,將你們全數帶出來,休息一晚,看看你們的情況,要是我覺得你們可以繼續,隔天再讓你們進入山洞,要是不行,我就不讓你們再度進去,你們接受嗎?」

 

「可以。」白眼伯伯的說法很合乎情理,所以我們幾個也沒有反對。

 

「最後一天,我會等你們到夕陽落下的時候,」見我們都同意了,白眼伯伯繼續往下說道:「時間一到,沒辦法靠自己力量出來的人,就算淘汰,不能去參加冥王的試煉。」

 

「好。」我們再度點頭表示同意。

 

「既然這樣,我也跟你們一起進去。」派斯突然脫口對我們說道。

 

「王子……」白眼伯伯大感困惑的望著他,似乎對他這個決定很無法理解。

 

「不行。」不假思索,我一口回絕了派斯。「你不能跟我們去冒險。」

 

「這件事情發生在本國境內,」派斯用著堅決的語氣回道:「身為國家的管理者,我理當要參加這場戰役。」

 

「就因為你是王子,所以你才不能去。」同樣為王室成員的麗莎,開口對派斯提醒他的身分與職責,「身為國家的繼承者,你必須對所有百姓負責,加入這場戰鬥不是你該做的事情。」

 

「如果照妳這樣說,那你們也都不該進去不是嗎?」麗莎的這番話,並沒有讓派斯止了口,他反駁的問:「你們幾位都是名門世家的繼承者,你們也該為自己的家族負責。」

 

「我無所謂。」面對這樣的質問,我率先開口回道:「我不用繼承家業,再說,我家裡的人覺得我應該多磨練,有這樣的機會,我想他們會很贊成。」

 

歐羅同樣一副無所謂的聳聳肩。「就算我死了,家業也會交由下人繼續經營下去。」

 

「本公子要做的事情,家臣不會有人反對。」果力多用著些微任性的語氣回道:「所有事情,他們會幫本公子處裡妥當。」

 

聽到果力多這麼說,我突然想到在江翠城忙的團團轉的磽。唉……有這樣的主子,真是辛苦他了。

 

「蒼熊國不需要膽小的人。」希杰一臉認真的說道:「要是我因此退縮,就算平安活下來,也不夠資格當蒼主的臣下。」

 

「死亡是賠本生意,我可沒打算做。」三藏帶著些微苦惱的表情抓抓頭髮,像是有點不想參與這場戰鬥,隨後他又話峰一轉,笑嘻嘻的道:「不過,難得來魔界,還可以來到魔界最高級的試煉場,不進去裡面見識一下,不是太可惜了嗎?」

 

「只要是親愛的決定要做的事情,姬一定支持!」待在三藏身旁的姬,激動的抓著三藏的手臂:「親愛的,姬會乖乖在外面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出來。」

 

派斯聽到大家一個個的反駁,臉上出現無奈神情,嘴唇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他只是深嘆口氣,又將話給全壓下去。

 

「抱歉,我們幾個都是不聽從勸告的任性傢伙,」看到派斯苦悶的神情,我無奈的對他笑笑。「這件事情,就請你別管了。」

 

「既然大家沒問題,那就走吧。」沒有針對派斯的問題多做解釋,夜伢轉身準備走入洞口。

 

「等等。」麗莎望著夜伢,訝異的開口對他喊著,「你要這樣子進去嗎?你沒有武器耶……」

 

麗莎的話讓夜伢停下腳步,他伸手摸著空無一物的腰間,臉上揚起一抹苦笑,帶點無奈的回道:「沒關係。」

 

望著腰上沒有長刀的夜伢,我將紫珀星刀解下來給他。「這給你。」

 

「不,妳留著防身吧。」夜伢沒有接過手,只是對我笑笑。

 

「可是,你不是習慣用刀嗎?身邊沒有長刀在身,對你很不方便吧?」我反問著他。

 

雖然說紫珀是我的隨身武器,可是,我總覺得,紫珀星刀讓夜伢使用,應該比較能發揮它的功效。

 

「我不要緊,妳自己帶著就好。」夜伢再度拒絕我,並且將我遞上前的刀推回給我。

 

「你使刀的功夫比我好,紫珀對你比較有幫助。」見到夜伢一直推辭不拿,我口氣也跟著有點急了。「你不拿武器進去,你要怎麼跟幻影打?」

 

「那妳呢?妳將武器給了我,妳自己怎麼辦?」夜伢用同樣的問句反問我。

 

「我……」

 

就在我們兩個快要爭執起來時,派斯將他隨身的長刀遞給夜伢。「這把刀借你。」

 

「謝謝。」面對派斯的刀,夜伢沒有拒絕,他一把接過手並對派斯點頭道謝,臉上同時出現鬆了口氣的笑容,。

 

「不客氣。」派斯客套的回應他之後,轉頭望著我,語帶關心的勸阻道:「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妳不要進去。」

 

面對派斯這番挽留的話,我笑著搖頭回應他,並且用著保證的語氣說道:「放心,我會努力通過試驗的!」

 

沒有回答,派斯只是用著深切的眼神望著我,像是要將我看穿一般,雖然不懂派斯的想法,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眼中的關心與擔憂,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只好加深我的笑容回應他。

 

一陣清風吹起,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被風刮落的葉子在我們身邊飛舞,跟著,派斯往我走進一步,在我還不清楚他想做什麼時,他伸手從我頭髮上取下一片樹葉。

 

「小心點。」派斯輕聲的對我說道,聲音聽來像是在我耳旁低語,語調中帶著溫柔與擔心。

 

「嗯。」我感激的點頭回應。

 

雖然我跟派斯才認識不久,可是他對朋友的態度真是很貼心、很令人感動,能夠認識這樣一位朋友,這趟魔界之旅可說是不虛此行……

 

「該走了。」夜伢突然一把勾住我的肩膀,將我拉退幾步,整個人順勢隔在我跟派斯之間。

 

我困惑的望著夜伢,無法理解他的動作,夜伢臉上沒有笑容,眼神隱隱透著不開心,他低頭看了我一眼,隨即又轉開視線。

 

「幽帝先生,麻煩您開始試煉陣吧!」裝成沒有瞧見我詢問的表情,夜伢逕自對白眼伯伯催促道。

 

「好。」白眼伯伯立刻發動咒語。

 

見到洞口出現的光牆,想到我即將進去接受未知的試煉,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手心泛出些汗,「撲通、撲通」的心跳聲音清晰的傳來。

 

要是沒有通過……這個念頭在腦中浮現,不安感也越來越加深,為了減輕這樣的心情,我深深吸了口氣。

 

身旁的夜伢似乎是察覺到我的狀況,他不發一語的拉起我的手,對我鼓勵的笑笑,寬大的手掌傳來他微熱的體溫,心中的勇氣也隨這溫度增加不少。

 

「走吧。」夜伢拉著我走入山洞,其他人尾隨在後,麗莎跟姬則是留在外面等待。

 

 

通過那面閃著七彩光的光牆後,如同派斯說的,我跟其他人都被區隔開來,其他人從我身旁消失了,我獨自站在一個遼闊的空間,四周亮晃晃、白茫茫的,看不見任何東西,連條地平線也見不到。

 

不是說會有幻影嗎?怎麼什麼東西都沒有?我納悶的移動腳步打量四周,突然,手上傳來細微的疼痛,低頭一看,我手上出現一道像是被割傷的小傷口,鮮血在傷口處凝成血珠子。

 

什麼時候傷到的?才伸手將那血給抹去,另隻手跟著出現一道傷口。

 

「誰!」發現情況不對,我立刻拔刀朝四周警戒著。

 

「呵呵呵……亮出武器有什麼用?」如同銀鈴悅耳的聲音回盪在空中,對方嘲笑般的對我說道:「妳要能跟上速度才行。」

 

在對方說話當中,我的腳上、臉上又跟著多了幾道傷口。

 

可惡!雖然我很想找出對方的位置,可是說話的聲音忽左忽右的傳來,對方像是以超高速度在移動,讓我無法辨識出他的方向。

 

「還是跟不上嗎?我已經放慢速度了喔!」對方像是故意要讓我知道他的方位般,持續不斷的對我說話,但那聲音卻像被風吹的四處飛散般,不斷在我耳邊繞著、響著,如同置身於深谷所聽見的回音。

 

「妳的動作真慢,這樣子一點也不好玩,妳的程度比之前那些人還糟糕耶!他們怎麼會讓妳進來呢?」

 

「我也想跟上啊!」一直處於被打的狀態,我也沒理會對方是幻影,氣呼呼的開口罵道:「有本事,你就給我停下來!」

 

「呵呵呵……停就停。」

 

在聲音消失之後,我感覺到身後出現一個人,連忙轉過身查看,發現對方竟是個孩子,而且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小孩!

 

雪白無暇的肌膚由裡往外透著光,光滑的肌膚讓人有摸上一把的慾望,淡金色的雙眸透著靈秀的神采,水嫩的雙唇泛著玫瑰般的色澤,淺綠色的短髮上沾上些許的水珠,他就像個琉璃娃娃般耀眼。

 

男的?女的?見到這位令人驚艷的孩子,我猜測著他的性別。

 

這個看起來像是精靈般美麗的孩子,纖細的脖子上帶著獸骨製成的頸鍊,上身是一件略帶寬鬆的袍子,下身是一件七分長的褲子,他那調皮的模樣,讓人覺得「他」是個俊秀的美少年,可當她眨著晶亮的雙眼,並將嘴唇略為嘟起時,又讓人覺得「她」是個甜美可人的少女。

 

「怎麼?我停下來了,妳不來抓我嗎?」那孩子雙手插在腰上,揚起眉頭挑釁道:「還是說,妳覺得追不上我,所以放棄了?」

 

沒有回應他的話,我依舊站在原地側著頭上下打量他,最後才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啊?」

 

那孩子聽我這麼說,先是愣了下,他開始拍拍自己的胸口,又拉開褲子看了下,而才對我回答道:「看樣子應該是男生。」

 

「……」有點無言,難道他自己連自己的性別都不曉得嗎?

 

「妳問這個做什麼?」美少年狐疑的反問我,並且用臆測的語氣猜想道:「知道性別可以有助妳的攻擊?」

 

「沒,只是好奇而已。」我直接說出我的想法,這答案引來美少年的皺眉。

 

「妳真是個怪人。」美少年將頭偏側一邊,笑著對我評論道,他那模樣真是可愛的緊。

 

「你叫什麼名字?」見到這麼可愛的孩子,我將進來這裡的目的先擱在一邊,開始跟他攀談起來:「我叫做迪亞,你呢?」

 

「名字?」美少年先是苦惱的低頭沉思一會,而後臉上再度出現一抹古怪的笑,「打贏我,我就跟妳說!」

 

「好,就這麼說定了。」美少年這話讓我跟著笑了,我舉起刀,重新擺好陣勢。

 

「妳……」美少年見到我這樣,似乎有話想對我說,但是,他在吐出一個字後又隨即止了口。

 

「怎麼了?」見他有點吞吞吐吐的模樣,我無法理解的追問。

 

「不告訴妳。」美少年頑皮的朝我扮了個鬼臉,跟著,他的身影再度在我面前消失。

 

「要開始了喔!」出手前,美少年好心的提醒我。

 

「好!」我笑著答應道。

 

隨即,我靜心凝神,努力想要查出美少年的行動,但是,耳邊只聽見他在我身邊呼嘯而過的聲音,眼中只見到一道道的殘影,在我想要追上前時,美少年早已經繞到別處去,我的身上也跟著多了幾道傷口。

 

「這樣的速度還是不行喔!」美少年清脆的笑聲再度傳來,那開朗的笑聲,聽來不像在取笑我,反倒像在跟我玩鬧一般。

 

他留在我手上的傷口也只是輕輕劃過,並沒有對我造成多大的傷害,這樣的動作似乎是在提醒我,他已經接近了,要我注意。

 

「我一定會抓到你!」感染了他的開心,察覺出他並沒有惡意,我收刀入鞘,將刀子跟斗篷放在地上,開始用我最快的速度追美少年,跟他玩起抓人的遊戲。

 

美少年見我放棄攻擊,先是被我這樣的舉動嚇楞了一下,動作也跟著放緩下來,對我這樣的行動很不能理解。

 

「不要發呆喔。」在我快要接近美少年時,我笑著提醒他。

 

美少年立刻反應過來,他連忙加快了速度,臉上再度出現笑容。「喂!妳這樣子追我,我不用出手打妳,妳就先累死了!」

 

「累倒之前,我一定會先抓到你。」玩性大起的我,示威般的對美少年喊道。

 

「那妳就試試看吧!」美少年對我叫了回來。

 

說真的,美少年的動作真是很快,甚至可以說,他的速度跟風精靈不相上下,別說要抓他了,光是想要追上他都是件很吃力的事情。

 

這樣子不行啊,再這樣盲目追下去,我真的會像他說的,還沒追上他就先累癱了……我疲憊的停下腳步,伸手擦去臉上的汗水,在心中思索著該如何接近他。

 

「累了吧!」見到我停下來,美少年也在距離我十步遠的地方停住,白淨的臉上微微泛紅,除此之外,他並沒有任何疲憊神色,剛剛的追逐似乎只是一場暖身動作。

 

「就跟妳說這這樣子不行嘛!累了吧!」美少年見我露出疲態,再度揚起眉頭,用一副「我早跟你說過了」的表情對我笑著。

 

「我只是稍微休息一下而已。」趁著說話空檔,我將呼吸調勻,腦中跟著想到以前四大精靈教我的東西,有關於預測對方行動的技巧……

 

『將自己的意識擴張,直達天際,包覆住星河日月,讓心跳與大地的脈動同步,呼吸與氣流合而為一,如此一來,萬物皆在妳的掌握之中……』

 

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再緩慢的呼出,就在這一吐一納之間,我讓意識化成一張網,網住天地萬物,身邊的氣流隨著我的氣息發生變動,面前的美少年似乎也發覺到這一點,他的表情雖然依舊笑著,但是,那笑容中還藏著警戒意味。

 

望著美少年,我唇邊浮現一個微笑,腳才剛往前踏出一步,他就迅速消失在我眼前。

 

「妳絕對不可能會追到我的!」少年的聲音像是在示威般喊著。

 

「是嗎?」我沒有像剛剛那樣追上前去,只是站在原地望著少年的動向。

 

此刻,我行動的速度依舊是跟不上少年,但是,藉由氣流傳遞給我的波動,以及地面細微的振動,他的一舉一動我已經都清楚的掌握住。

 

「怎麼?妳沒力氣追上來了嗎?」他用著勝利般的姿態嘲笑著。

 

我沒有回應他的話,只是靜心站在原地等待,等著他鬆下防備,逐步縮短我跟他之間的距離,一步、兩步、三步……就在我跟他只剩下一勾手就能抓到的距離時,我不自覺起了一抹笑,這笑容讓少年敏感的察覺到狀況不對,他立刻止住腳,迅速往旁邊逃開,我也在此時動身追了上去。

 

為了不想讓我抓到,美少年左彎右拐的跑著,想藉著蛇行路線讓我跟不上他的動作,但是,因為我已經掌握了他的動向,所以,他這般舉動反而只是拉近我跟他的距離,在我不斷調整速度跟動作後,順利的緊追在他身後,跟他只剩下五步左右的距離。

 

跑在前頭的他,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表情,見到他那副慌張模樣,我壞心的對他咧嘴笑笑,並且伸出手去,想要抓住近在咫尺的他。

 

「我才不會被妳抓到!」美少年一個急拐彎,打算往另一個方向跑去,但,我卻早一步抓住他的衣角,用力往後拉回。

 

「啊!」美少年發出一聲驚慌的慘叫,腳下互絆了下,整個人往後朝我倒來。

 

美少年倒在我身上的動作太過突然,吃重的力道讓我來不及穩住身子,在雙雙跌倒的那一刻,我快速將那少年抱入懷中,試圖用自己的身體當軟墊,減低會對他的傷害,我們兩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痛……」在倒地時,我的右手手肘直接撞擊地面,一陣發麻刺骨的痛楚從手肘傳至全身,我疼的冷汗直冒,眼角也跟著泛出淚光。

 

「妳搞什麼啊!哪有人這樣拉人的!」美少年皺著眉頭,掙扎的從我懷裡脫身,他邊揉著臀部邊氣沖沖的對我罵道:「妳犯規!這次不算!」

 

「……」撞傷手肘的我,連答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痛苦的抱著手臂躺在地上。

 

「喂,妳沒事吧?」見到我狀況不對,美少年關心的打量我,上前伸手將我扶起,想要察看我的傷勢。

 

起身的動作連帶牽扯到手肘,光是一個輕微的移動動作,就讓我痛的無法呼吸,我用盡全身力氣忍耐著,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隱約中,我似乎聽到骨頭磨擦作響的聲音。

 

「妳先躺著。」美少年手一揮,我的身後出現一個高又柔軟的靠墊,我坐在地上,整個人難受的斜躺在那靠墊上。

 

「讓我看一下妳的手。」用著小心翼翼的神情,美少年在我的手肘附近按捏幾下,仔細而又專注的觀察那傷勢。

 

雖然他的動作已經放輕許多,但是,美少年在我手上的每一個觸壓,還是讓我痛的皺緊眉頭、冷汗直冒,不想嚇到他,我只好緊咬著下唇努力忍耐。

 

「妳的手脫臼了,骨頭有移位。」美少年臉色嚴肅的望著我,雙手輕輕抓住的我的手肘。「我現在幫妳接回去,妳忍耐一下。」

 

「嗯。」知道等一下會面臨一場劇痛,我先是深深吸了口氣,給自己有迎接劇痛的心理準備,再將臉側到一旁,「你可以開始了。」

 

沒有回答我,美少年在我說出這句話之後,突然用力抓住我的手,動作迅速的將我的手臂一拉一推,我在聽見骨頭「喀喀」的響聲之後,一陣比先前更大的疼痛感襲捲全身,要不是拼命咬牙撐著,我早就痛暈過去。

 

伸手抹去額上的冷汗,我大口大口喘著氣,試圖藉由呼吸讓自己保持清醒,一旁的美少年將手貼在我的手肘上,開始施放起治療術,為我治療內部肌肉跟神經的傷。

 

「沒見過妳這種人!」美少年鼓著雙頰,用著一臉無法理解的表情罵道:「我可是妳的競爭對手,算是妳的敵人耶!妳為什麼要保護我?因為我是小孩子就看不起我嗎?」

 

看著怒氣沖沖的他,我突然感到很有趣,唇邊不自覺勾起一道上揚弧線,那美少年見我這模樣,誤以為我真是在嘲笑他,生氣的瞪我一眼之後,丟下進行一半的治療,跑離我幾步,身影跟著在我眼前消失,風聲在我耳旁呼嘯而過,我的手上又出現了幾道傷口。

 

望著傷口,我苦笑了下,用著溫和的語氣對他解釋著,「就算我們是對戰的敵人,可是,我們也可以當朋友吧?在剛剛的情況下,我不希望你受傷……」

 

忽然,美少年的臉放大在我面前,臉上的表情是極度訝異,「朋友?妳、妳說我們是朋友?」

 

「嗯。」我笑著對他點頭回應,同時用著委屈的表情反問:「難道你不當我是朋友?」

 

「呃,可、可是……」被我這麼一問,美少年有點不知所措的搓動著雙手。「他、他們那些人……」

 

「他們?他們是誰?」我見到他眼中的猶豫,好奇的追問。

 

「就是外面的人啊!」美少年用著極為委屈的表情說道:「他們都說我們只是一群幻影,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記得每個進來試煉的人,我們也有感覺……」

 

面對這一堆像是控訴的話,我愣住了,美少年的眼中似乎閃著淚光,這是我的錯覺嗎?

 

「你……」

 

「沒事,我沒事。」美少年隨即收起情緒,快步走上前,繼續為我治療受傷的手。

 

他好像很傷心?之前有發生什麼事情嗎?雖然那樣的情緒不明顯,但是,那抹一閃而過的悲傷,還是藉由氣流波動準確傳達到我的意識中。

 

不過,既然他選擇不說,那麼我也不該再追問,畢竟,將對方心裡的傷口扒開,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好了。」治療完畢之後,美少年又恢復先前的笑容對我笑著。

 

「繼續吧!」我站起身對他說道,雖然手臂還有點殘餘的痛楚,不過,這點疼還影響不了我的行動。

 

「現在?」美少年有些意外的望著我。

 

「是啊。」我不假思索的點頭回道。

 

「嗯……」美少年略帶猶豫的低頭沉思。

 

在見到美少年的模樣後,我轉而想到,剛剛他使用治療術幫我治療傷口,一般情況下,為他人治療之後總會因為耗費精神力而感到疲憊……

 

真是的,我怎麼忘了這一點,說不定他想要休息,我怎麼可以催促他……我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自責,只顧著要快點對練,卻忘了這孩子也是會感到疲憊。

 

「還是,你要先休息一下?」我略帶歉意的問道:「你應該累了吧?不好意思,我……」

 

「我才不會累!」美少年聽我這樣詢問,抗議似的大聲反駁我,同時,用著責備的語氣罵道:「妳傷口還沒好,妳幹嘛急著要對打?」

 

「咦?原來你是在擔心我?」我訝異的脫口問道,這話讓美少年微微紅了臉。

 

「不行嗎?妳不是說我們是朋友?那、那我不可以擔心妳嗎?」少年用著任性又強勢的態度反問我:「既然妳是進來這邊進行試煉的人,我也就是妳的試煉者,妳必須聽我的話!」

 

這是哪門子的等於法?聽著這些像是硬掰出來的話,看著他說話時臉上尷尬、泛紅的表情,我再度笑了出來,這孩子真是好可愛。

 

「妳、妳幹嘛又一直笑啊!」美少年瞪著大大的雙眼,雙頰也氣的鼓了起來。

 

「所以呢?」發現他這次真的有些生氣了,我連忙止住笑,佯裝正經、認真的模樣反問他。

 

聽美少年說了這一堆,都還不知道他接下來的打算呢!

 

「啊?所、所以?」似乎是無法理解我的問題,美少年張口結舌的楞住了。

 

「要打還是要休息,你都還沒說清楚啊。」我對他眨眨眼,表情極為無辜。

 

「不打。」會意過來的美少年,篤定的對我說道:「我們先來玩!」

 

「玩?」我環顧這空盪的四周,這裡能玩什麼?像剛剛那樣的追逐戰嗎?

 

「我跑不動了。」我直接了當的回答他,要再這樣跑下去,我真的會累的虛脫。

 

「不是要妳跑啦!」美少年神秘兮兮的對我眨眨眼。

 

不然是要做什麼呢?我完全搞不懂美少年的意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