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多,他們抵達了江南市。

「這、這裡怎麼變成叢林了?」看著下方環境,侯林詫異的摀嘴驚呼,訝異歸訝異,他也沒忘記將音量壓低。

原本以為會見到廢墟般的環境,或是蟲怪跟喪屍橫行的場景,卻沒想到眼前竟是大片的、生長著奇花異草的樹林!

要不是直昇機駕駛一再確定自己沒有飛錯方向,而求救信號所標示的位置也是在這裡,他們真會以為自己一不小心飛過頭,飛到什麼原始山林裡了。

看著下方的巨大植物群,徐婕終於想起自己究竟遺忘了什麼!

植物變異!

在她的前世,植物全都發生了變異,這場變異有好有壞,有些植物對人類有危害,卻也有能對蟲怪、變異動物以及喪屍產生威脅的,除此之外,有些植物就像蟲肉蟲殼、蟲繭一樣,可以食用、可以製物、也可以拿來作成武器。

軍方也對此投入研究,研製出許多混合變異植物基因與蟲怪的生物武器,讓人類在對付蟲怪的軍事武力上更上一階。

大致上而言,在弄懂這些變異植物的屬性與用途後,植物發生變異是利大於弊的,至少比變異動物還來的好。

雖然變異動物也能經由精神力控制,讓牠成為戰鬥型寵物,但這樣的控制很容易遭受反噬,變異動物的獸性兇猛,只要察覺到主人比牠虛弱,大多數的變異動物都會選擇弒主,除非是從小就飼養長大的,或是一起共患難過,否則很難得到牠們的忠誠。

「怎麼了?」尉遲鷹的聲音在徐婕耳旁響起,「有什麼不對勁嗎?」

團隊當中就數他和徐婕的等級最高,精神力最為強大、涵蓋面最廣,不過在雨季的任務當中,尉遲鷹發現,徐婕的精神力似乎比他更加敏銳,很多細小的動靜往往都是她先發現、示警了,他才慢一步的察覺到。

也因為這樣,他才會總是帶著徐婕一起出任務,並讓她擔任偵查的工作。

「沒……」徐婕連忙搖頭,「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況,所以就愣了一下。」

「嗯。」

因為直昇機的聲響過大,怕會引來過多的蟲怪跟喪屍,他們不敢直接懸停在目標上空,而是停在一里外的地方。

直昇機沒有降落,它懸浮在半空,讓徐婕等人以繩索垂降至建築物的樓頂。

不過才停留一分多鐘,蟲怪就已經察覺到動靜,朝建築物聚集過來了。

四個人一落地,尉遲鷹朝直昇機打了個手勢,直昇機隨即飛離,沒有多做停留。

「目標是正前方,磚紅色、仿四合院建造的建築群。」尉遲鷹指著前方不遠處的建築物說道。

原以為研究院之類的建築物應該就是白強或是刷著白漆,中規中矩、很是嚴謹的造型,結果建物佈置卻是仿造四合院,以四棟五層樓高的古式閣樓排成「口字形」的佈置,這叫徐婕有些詫異,而後很快回過神來。

他們是來救人的,可不是來參觀旅遊的!

一路上,四個人挑著蟲怪和喪屍最少的地方走,遇上攔路的怪物,刀光閃過,動作乾淨俐落的解決,盡可能的不發出聲響,不去引來更多怪物。

兩小時後,他們終於抵達王勳及受困人員所在的樓層。

將走到上的怪物全部清除後,尉遲鷹走到厚重的木門前,以某種約定好的信號敲了幾下門。

門內很快就傳出騷動聲,驚呼、低語以及搬動物品的聲響接連響起。

門很快就打開了,四人迅速閃身進入,大門再度關閉,堆在門口抵擋的傢俱再度被挪了回去。

房內一共二十多人,兩名穿著白袍的博士,五名看似助教或是研究院相關的成員人,三男兩女,其餘的便是軍人。

「尉遲隊長,辛苦了。」

三團這次任務的領隊、同時也是團隊副隊長的秦諒上前與尉遲鷹握手,並低聲將這裡的情況告知他。

而侯林和田僑也沒有閒著,他們取下攜帶過來的輕便型通訊器材,迅速裝配妥當,接通線路,向總部回報情況。

徐婕的目光很快地掃視一圈,卻沒見到王勳的身影。

「王勳教官呢?」她皺眉問道,心底隱隱泛起不安。

「王教官在另一間房間……他的情況不太好。」秦諒的面色微沉。

徐婕的心頭顫了一下,所謂的「不太好」其實就是「不樂觀、已經快要犧牲」的意思。

「在哪裡?」

「跟我來。」

秦諒領著她走到一間看似休息室的房間前,敲了幾下門以示通報後,裡頭得人立刻打開房門。

王勳倒在沙發上,情況就如同秦諒所說,並不是很好,面色慘白還隱隱泛青,全身有多數傷口,腹部被開了一道長口子,烏黑的血染遍他的衣服。

見到傷口冒出黑血,周圍的皮膚也呈現青色,徐婕的臉色瞬間刷白。

「伯伯!」徐婕皺著眉頭,快步走到王勳身旁查看。

王勳正發著高燒,渾身燙得驚人,意識模糊不清,嘴巴一開一合,渾渾噩噩地說著話,卻聽不出他在說些什麼。

從傷口及膚色等徵狀來看,徐婕估計這是三小時內受的傷。

王勳等人失去聯繫之前,曾經說過他們還有不少存糧,足夠撐上一個月,不可能因為糧食不足出去找尋食物,而且他也知道軍方會派人過來這裡援救,所以也不可能做出強行突圍的事情。

不多做猶豫,她立刻對他施放治療。

「沒用的。」旁人勸阻的說道:「我們也有讓治療異能者替他醫治,可是……咦?毒素、毒素正在去除?」

出乎意料地,其他異能者都治不好的傷,強效解毒劑也解不掉的毒素,竟然被徐婕清除了!

在綠光的照耀下,王勳傷口周圍的毒素漸去,泛青發黑的膚色開始恢復正常,傷口也逐漸收縮癒合。

這樣的現象讓秦諒等人很是訝異。

據他們所知,能夠淨化毒素的就只有水系異能者,而且還不是每個水系的人都能淨化,又因為水系異能者大多沒有治療能力,所以每次醫院替遭受感染的傷患進行治療,都是讓水系異能者與治療異能或醫護人員搭配,讓水系異能者先淨化傷口,後者治療傷勢。

像徐婕這樣集治療與淨化於一身的,他們還是初次見到。

然而,情況並沒有按照他們期盼的那樣發展,徐婕的異能並沒辦法將毒素完全去除,那些毒素徐婕只能解除一部分,王勳依舊有性命之危。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毒?」徐婕惱怒的搥了一下地版,將水泥地打出一個凹洞,幾條小裂痕自凹洞處擴散開來。

「冷靜點。」尉遲鷹來到她身旁,按住她的肩膀。

「你要我怎麼冷靜?他這傷是三小時內受的傷,就差三小時!」她紅著眼眶吼道:「這裡有糧食有水,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他特地跑到外面一趟?有什麼急事需要那麼趕?就不能等我們過來再一起去嗎?」

「……」尉遲鷹沉默地望向秦諒,後者會意地將上午的情況告知。

「白博士說有一份很重要的資料遺漏了,王教官領著九名異能者前去找回,我跟其他人在這裡留守。本來文件都已經到手了,半途卻突然出現一隻巨大的蟲子,奮戰之後只剩下王教官及兩名異能者生還。」

「就為了一份資料?」徐婕的怒火更盛,氣得臉都漲紅了,「資料有人命重要嗎?一定要急著立刻去拿?就不能等我們過來?難道那份資料還會飛?晚一點過去它就會消失不見?」

她特地跑來這裡救人,結果就因為一份該死的資料,本來可以安全回去的王勳就……

「不、不關他們的事。」昏迷中的王勳甦醒過來,恰好聽見徐婕等人的對話,下意識地開口解釋,「這是、是我的職、職責……」

「王教官你醒……」

「我才不管什麼狗屁職責!你要我怎麼跟伯母還有妙妙說?她們在等著你回去!她們在等你啊!」

「跟她們說,我、我很抱歉,要她們照顧好自己,還有,我、我愛她們……」王勳笑得苦澀,早在他成為職業軍人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會有為了任務犧牲的可能,他現在只擔心等他走了以後,在這末世中,妻子與女兒能否安全地生活下去。

徐婕冷笑一聲,面露嘲諷,「在這種時候,你要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照顧自己?你在說笑話嗎?還是你真的以為軍眷的身份很貴重?軍隊一定會護住她們?別傻了,現在的人為了一口吃的,為了生存,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還真當軍方是萬能的?」

她所說的情況,王勳自然明白,他還知道,軍方內部也不是很和平,一堆掌握軍權的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佔地為王,開始建造自己的勢力。

他對此也是感到很痛心,但,他又能做什麼呢?

位卑言輕啊……

「小婕,我拜託妳一件事……」他現在也不想顧慮那麼多了,只要他的妻子和女兒能好好活著,他就算立刻死了也甘願。

「我拒絕!」徐婕聽也不聽的就否決了。

「小婕……」

「閉嘴!我不想聽!」徐婕猛然地站起身,往門口走了幾步,卻沒有開門離開。

她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用力地閉了閉眼,再度張開的眼眸掠過一抹堅決。

「那隻蟲子長什麼模樣,還記得嗎?」她沒有望向王勳,而是直勾勾地看著秦諒,「把牠的外觀、攻擊手段還有出現的位置告訴我。」

「妳……是想?」秦諒隱約猜出了她的想法,卻也暗暗為他猜測到的答案心驚。

「……」尉遲鷹的眉頭也微微蹙起,很顯然地,他也猜到了。

「毒蟲的巢穴附近應該會有解毒的植物,我打算去找找。」徐婕說出她的打算,也證實了秦諒和尉遲鷹的臆測。

「妳真的……」秦諒倒抽一口冷氣,下意識地望向尉遲鷹。

尉遲隊長,你家的隊員都是這麼兇猛嗎?

「小婕,不可以,太危險了,妳不能去……」王勳掙扎著要起身,卻始終無力動彈,急出了滿頭大汗。

沒有理會王勳的制止,她找出一個空的水瓶,往裡頭注入發著淺綠光芒的液體。那液體清澈透亮,顏色比綠茶還要鮮翠一些,透著淡淡的金色,像是將陽光融在裡頭,看起來相當清爽可口。

當瓶子裝了六分滿時,她的治療異能也幾乎要耗光,小臉煞白,額上泛著一層汗水,神色略顯疲憊。

「這是濃縮的解毒液。」她將瓶子交給尉遲鷹,「要是伯伯體內的毒素又開始蔓延,就讓他喝一口,這份量應該可以拖延到我回來。」

這種將治療光芒轉換成液體的手段,是她的治療異能升上三級後出現的新手段,她自己私下實驗過,液狀的解毒和治療效果比光芒狀態的要好上三至四倍,但異能的消耗量也是成倍的。

林坤外出執行任務時,她也會裝上幾個小玻璃瓶,讓他帶在身上預防。

「一起。」尉遲鷹將東西轉交給秦諒,自己則是整理行囊,打算跟徐婕一起行動。

「隊長,你有任務在身,不應該冒險……」徐婕不贊同的皺眉。

他們這趟任務名義上是前來偵查,但尉遲鷹可是接了其他任務的,要是他跟自己一起行動,遇上了突發狀況導致他受了傷或是任務失敗,那該怎麼辦?

他可是國英七隊的隊長,日後大名鼎鼎的異能高手!

「這是命令。」尉遲鷹以不容反對的強勢口吻說道。

「……」徐婕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命令命令命令!每次都只會用這句話壓迫人……

加入國英七隊以後,每次徐婕要是有不同於尉遲鷹的意見,像是她想一個人去前面偵查,想其他人一組,不想跟尉遲鷹同組時,他總是用這句話限制她!

偏偏在這軍方體系中,第一要務就是服從命令。

隊長了不起啊?官階高了不起啊!要是惹毛了我,我就辭職不幹!到時候看你還能命令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