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雨一下便下了一個多月,在各地造成不少災情,洪水爆發、土石流、疫病、飢餓、路毀橋斷、地面塌陷……

就連基地城也沒逃過淹水危機,在這場豪雨落下的第七天,水位已經淹沒了一層樓,豪雨的沖刷讓城市的排水系統跟抽水站完全失去作用,只能依靠抽水機以及人力排水。

這段時間裡,醫院的病患激增,其中有八成民眾是食用了不潔的食物跟飲水,造成身體產生不明病變,剩餘的兩成則是因為陰冷潮濕的天氣而發燒感冒,引發各種併發症,再加上醫療物資缺乏,死亡人數節節攀升,每天都能見到火葬場泛起的濃濃黑煙。

擔任義工的王妙茹在醫院裡忙得不可開交,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家睡覺,而林威則是待在新家陪伴陳姿瑩跟她的哥哥,幫助這對兄妹熟悉環境。

陳姿瑩的哥哥陳子陵已經覺醒異能了,他是風系異能,目前只能造成一點旋風,沒有多大的攻擊力道,還需要多加訓練。

雖然已經蛻變成異能者,但考慮到陳子陵只有十四歲,年紀尚小,尉遲鷹跟陳子陵私下談過以後,安排他進入軍方的後勤部隊受訓,讓他成為軍方的儲備人員。

加入國英團後,每名異能者都能分到一間套房,坪數為六十至八十坪,四房兩廳兩衛浴。

徐婕他們原本就有一棟房屋,聽到隊員能夠分配到房子,而且隊員都需要住在同一區域時,便將那棟房子換成晶核、糧食和民生物資,全部搬到新家去。

國英團的成員都是按照團隊劃分住處,同隊隊員住在同一個住宅區,而住宅區內的住屋配置,又依照小組組別區隔開來。

戰鬥組、後勤組、醫療組、情報組、機動組……不同的組別居住在不同的建築物裡頭。

徐婕與林坤是戰鬥組成員,自然與戰鬥組住在同一座大廈,而基於任務的保密條款,家眷不能與成員同住,需要住在其他樓房,因為團隊成員都是從軍方遴選出來的,這樣的規定並沒有引起成員或家眷反彈,大家都認同這樣的安排。

又,因為林坤只有林威這個家人,而林威的年紀尚小,還不具有獨立生活的本事,尉遲鷹便沒有嚴格按照規定,非要讓他住在另一處,而是讓他跟他的父親同住。

大廈的一層樓有兩間套房,第七中隊的住宿安排,是以老兵帶新人的配置作安排,也就是說,同一樓層裡頭,會由老隊員跟新隊員搭配居住,徐婕加入的時間晚,雖然本身實力不弱,但她沒有在軍方體系服務的經歷,自然被歸類為新人,而林坤因為有雇傭兵的經歷,自然就被視為老兵。

按理說,徐婕可以跟林坤他們當鄰居,但負責安排住處的田僑,卻是讓她與尉遲鷹同住在十七樓,而林坤跟林威住在四樓,鄰居是田僑。

田僑表示,這樣的安排是為了林威著想。

他們住的這棟大廈一共有十七層樓,一層樓有兩戶住宅,低樓層的空房都已經住滿,只剩下十樓以上的樓層,但因為蟲怪、喪屍與各種自然災害的產生,發電廠有好幾座停工,電力相當吃緊,民生用電都受到限制,電梯自然也停止供電。

林威是小孩子,讓一個孩子每天爬十幾層樓進出,這根本是虐待!於是田僑便做了調配,將原本住在他隔壁的新人調到其他樓層,讓林坤與林威住在他隔壁。

不是他不安排更低一點的樓層,而是他們這棟建築物的一至三樓都屬於隊伍的公共區域,一樓是客廳、廚房、公共娛樂室以及擺放日用品的倉庫,二、三樓是會議室、資料室、彈藥庫跟物資庫,地下一、二樓則是車庫,從四樓開始才是隊員的住處。

在田僑解釋後,徐婕也明白他的好意,自然就沒再多作反對──雖然她覺得住在尉遲鷹隔壁真是很有壓力,但換個角度想,住的近,也就表示接觸的機會多,接觸多了感情自然就會變好,日後要是遇上什麼問題,對方說不定會看在交情的份上幫助一二。

末世之前,大家都是拼家世背景、拼學歷、拼財力,末世後,拼的就是靠山、團隊跟自身實力了。

國英團是一座靠山,但這座靠山只能應付平民百姓跟民間傭兵團,要是遇上體制內的人,像是官員或是軍方高層,它就沒有多大的作用了。

尉遲鷹是徐婕給自己找的另一座靠山,經過這段時日的瞭解,她知道尉遲鷹一家都是軍人,軍階聽說都不小,要是能跟他們攀上關係,日後的生活也就更有保障了。

即使下著大雨,國英團的任務也沒有因此停歇,他們依舊淋著雨到處跑,幸好異能者的體質經過改造比普通人強悍很多,要不然,在這又溼又冷的天氣中爬山涉水的奔波忙碌,衣服溼了又乾、乾了又溼,再強壯的人也會倒下。

「嘖!這雨還要下多久?我都快發霉了。」坐在客廳沙發上,侯林扯了扯身上還有些潮濕的衣服,極度鬱悶的說道。

「氣象站說,明天就會放晴了。」田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端著一杯熱薑茶喝著。

「那就好,再不曬曬太陽,我都要長蘑菇了。」侯林鬆了口氣。

任務結束,返回房間後,他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出了浴室,本想拿衣服去洗的,結果卻差點被自己衣服上的臭味熏吐了!

之前一直穿在身上,幾天沒洗澡也不覺得有什麼,反正整天都在淋雨,這就跟洗了澡一樣嘛!

但衣服一脫下來,把自己徹底洗乾淨後,這才發現那股味道還真他X的難聞!尤其是靴子,那氣味真是……

比喪屍身上的腐敗氣味還可怕!

要不是物資缺乏,軍服、軍靴等裝備已經毀損的只剩下三套,下次的補給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他早就把那套衣服連同靴子都丟了。

結果,昨天忍著臭味,盛接了雨水將衣物、靴子都洗乾淨的他,又再度衝回浴室洗了一次澡。

前段時間基地城淹大水的時候,他們被派往附近城鎮搜刮抽水機、發電機、沙包、飲用水、禦寒衣物等物資,還要救援受困的遇難民眾,見到蟲怪、喪屍也要打上一場……

即使田僑安排了輪班,讓大家盡可能的獲得休息時間,全隊依舊忙得人仰馬翻,睡眠時間平均不到三個小時。

好不容易這兩天比較空閒,沒有需要全體出動的大任務,幾個被安排了留守的人也就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直到早上十點多才睡醒,窩在一樓客廳閒聊。

此時,客廳裡的人不多,除了田僑跟侯林之外,就只有林威和陳姿瑩這兩個孩子。

「你在喝什麼?我也要喝。」侯林探頭看著田僑的杯子,其實不用特地看,光是聞到那氣味他也知道是什麼,他只是無聊想找個話題而已。

「薑茶,廚房裡煮了一鍋,自己去倒。」田僑翻閱著尚未處理的文件,慢條斯理的說道。

雖然是體質強悍的異能者,不怕喪屍病毒,但生活習慣也是跟一般人一樣,天冷的時候或是淋了雨的時候,他們還是會煮上一鍋姜湯去寒,預防感冒。

「猴子哥哥要喝薑茶嗎?我幫你倒!」陳姿瑩乖巧地站起身,卻被侯林制止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倒就好。」侯林笑嘻嘻地掏掏口袋,拿出兩根棒棒糖,「來,這是給你們的。」他將糖果遞給兩人。

經歷過末世的艱辛,兩個小孩很懂事,經常幫忙做一些他們力能所及的事情,像是掃地、擦桌子、洗碗、替人跑腿傳話,或是在他們結束任務歸來時,為他們送上急救箱、端上一杯熱茶等等,也因他們的乖巧,國英七隊的成員都很疼愛這兩個孩子,偶爾還會去軍隊的販賣部兌換一些小零食、小點心給他們吃。

「謝謝猴子哥哥。」

「謝謝哥哥!」

兩個孩子乖巧地接過糖果,喜孜孜地拆開包裝紙,小口小口地舔著糖果,極為珍惜。

就在這時,大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眾人應聲回頭望去,見到神情哀傷、模樣憔悴的王妙茹闖了進來。

她的鼻頭泛紅、眼睛紅腫,明顯已經哭過了好幾回。

「怎麼哭了?誰欺負妳了?」田僑快步迎上去,在王妙茹腳軟跌倒之前,搶先扶住她。

「田大哥,小婕、小婕在嗎?我聽說她回來了。」靠在田僑的胸膛,王妙茹大口喘氣,抓著田僑的手微微發顫。

「在,他們早上四點多回來的,現在還在睡覺。」田僑扶著她走向沙發,並將侯林才剛端出來,還沒喝過的薑茶遞給她。

「先喝口水,小心燙。」

王妙茹接過杯子卻沒有喝,「田大哥,我爸、我爸他……」話還沒說完,她就已經哭了。

一聽到王妙茹提到父親的事情,田僑也就明白大半。

前些時候,王勳奉命帶人去江南市拿取上次沒能拿回的研究報告,前次過去的時候,他們雖然準備充分,但因為隊伍裡頭只有兩位異能者,而那裡的蟲怪跟喪屍又特別多,整個團隊被困在那裡,後來還是加派了兩支隊伍過去,才勉強將研究員跟一部分資料帶回,兩百多人出動,生還人數卻不到五十人。

因為遺落在那裡的研究資料相當重要,軍方這次又召集了五十名異能者、兩百名普通士兵,並由已經去過那裡的王勳領兵,將剩餘的研究報告拿回。

然而,這次卻也跟上次一樣,一群人又被困住了。

一得知消息,軍方又立刻派遣人馬過去營救。

「不是已經派了國英三隊的人過去了?還沒回來?」田僑納悶的問。

王妙茹哀傷地搖頭,「剛才接到消息,那裡的蟲怪比預估的還多,救援小組也被困在那裡了。」

「什麼?」沒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田僑等人滿是訝異。

那可是國英三隊!實力跟他們相差不多的精英團隊啊!

「那妳找小婕是想?」嘴上雖是這麼問,田僑心底卻已經有了答案。

「沈伯伯說,軍部需要先評估過狀況才能再派人過去,我、我怕我爸他等不到……」王妙茹顫聲說道。

聽到救援小隊又被困住後,她立刻聯繫了沈壽,想詢問他什麼時候再派兵救援,在得知軍部傳達的指示後,她就知道,軍方不會立刻派人過去,至少也會研究個幾日,他們能等,但王妙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否能等的起,畢竟他是第一批被圍困的人啊!

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她能找到的援手也就只有徐婕了。

不是沒有想過拜託田僑他們幫忙,但他們都是正規軍人出身,對命令相當服從,即使國英團沒有限制成員私下的行動,她也不認為田僑他們會在沒有上級指示的情況下出動。

在王妙茹的央求下,田僑撥了內線電話到徐婕房裡,將她吵醒,說明了事情緣由,半小時後,穿著國英團制服,裝備齊全的徐婕出現在大廳,尉遲鷹跟在她的身後。

「頭兒、小婕,早。」見到兩人,侯林等人紛紛向他們打招呼。

「叔叔、姊姊早安。」

「隊長叔叔早安,姊姊早安。」

「小婕……」王妙茹頗感抱歉的看著她。

徐婕的雙眼泛著血絲,那是熬了幾天都沒有睡飽的狀態,但她面上卻看不出一絲疲憊,黑眸仍然晶亮銳利。

王妙茹知道國英團的任務很重,也知道徐婕肯定很累,要是有別的辦法,她也不想增加她的負擔。

「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我好怕,我怕我爸他……」王妙茹上前抱住她,身子微微發顫。

徐婕拍拍她的背部安撫,「放心吧!伯父一定不會有事的。」

「嗯。」王妙茹點點頭,她現在也只能這麼祈禱。

「頭兒,任務是什麼?」田僑問道。

見到尉遲鷹和徐婕一同下樓,田僑就猜出頭兒肯定是得到了前往江南市的指令,只是不曉得任務內容是什麼?

「中午一點整,我們四個搭乘軍用直昇機前往江南市,任務目標:偵查江南市的情況。」尉遲鷹用著略為沙啞的嗓音回道。

他是被徐婕吵醒的,與徐婕一同出任務、一同返回的他,睡眠時間並沒有比她長。

徐婕在接到電話後,就知道必須找尉遲鷹協助,畢竟救人如救火,迅速抵達現場是第一要務,而江南市離他們所在的基地城足足有十幾個小時的車程,這還是和平時期的時間預估,現在外頭到處都是怪物跟喪屍,又有多處路面坍方、橋樑毀損的災情,若是依靠車輛,還不曉得何年何月才能趕到。

考慮到這些,她在盥洗過後,隨即跑到隔壁敲開尉遲鷹的房門,將江南市的情況跟她的打算告訴他,尉遲鷹思考了一會,撥了通電話給沈壽,向他提出前往江南市「偵查」的請求。

如果是用「救援受難者」或是、「接替任務」的說法,恐怕這件事情還有的拖延,畢竟異能者是軍方往後的武力根基,攸關著基地的強弱以及自保能力,總不能為了一個任務、為了少數人而大量犧牲,「偵查」就不一樣了,不管要不要救人,軍方都需要瞭解當地的情況,偵查小隊是一定要派遣的,只是目前還沒找到適合前往的人選罷了,現在尉遲鷹自動請纓,他和徐婕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沈壽只遲疑了一下便同意他的請求。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