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秦諒指出的遇襲方向和蜘蛛的外型特徵,徐婕和尉遲鷹很快就找到螳螂蟲怪的巢穴。

「身體是白色和紫色,跟汽車差不多大,背上有四片深紫色翅膀……」

徐婕藏身在螳螂群偵查不到的樹叢後方,低聲重複著秦諒的描述。

眼前的螳螂雖然顏色跟紋路正確,體型卻沒有那麼巨大,僅僅只有一半大小,而且牠們的背上也沒有透明翅膀。

也正是因為攻擊他們的螳螂有翅膀、能短暫飛行,他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才會被對方殺得措手不及,出現不少傷亡。

除了王勳之外,還有七個人死去,其中五個是直接被咬死的,另外兩人是中毒,中毒的兩人是文弱的研究人員,體質沒有王勳好、意志也沒有王勳堅強,再加上大量失血,毒性發作的很快,撐不到五分鐘就斷氣了。

這種螳螂型的蟲怪因為顏色跟地球的「蘭花螳螂」很像,所以就直接給牠冠上這個名字。

蘭花螳螂很漂亮,像一朵花,可是這花卻是十分危險的!

牠們的武器就是前肢的那對鐮刀,那鐮刀比合金還要堅硬銳利,揮舞的時候還會發出風刃!

不過蘭花螳螂並沒有毒……

至少徐婕上輩子遇過的蘭花螳螂是沒有毒的,只是她也沒有遇過有翅膀的蘭花螳螂,這也讓她有些猶豫,不確定雙方是不是同一品種。

直到看到一隻符合秦諒描述的巨型蘭花螳螂從另一頭飛了過來,昂首闊步地鑽進洞裡,她這才安心了,篤定了。

「原來是王蟲……」她抿了抿嘴,有些鬱悶的看向洞穴深處。

他們這是什麼運氣啊?竟然遇到首領階級的蟲怪!

首領級的蟲怪都是有毒的。

即使這種族原本無毒,但是只要成為首領,牠就會出現一種特有的毒素,這似乎是牠們的一種進化方向。

不管是蟲王或是蟲后,牠們都很少走出巢穴,食物全都是由手下進貢,只有在危險的敵人來襲或是需要交配時才會離開巢穴。

「難怪沒辦法解毒……」徐婕撓了撓頭髮,後知後覺的理解了。

雖然都是蟲怪,可是王蟲和蟲后的毒比普通蟲怪還要難纏,有的是毒性比普通蟲子還要強烈十倍、百倍,有的是毒素的再生性快,不容易清除,也有一些蟲王的毒性是變異的複合式毒素,很難完全清除……

徐婕在洞穴附近並沒有見到可以去除毒素的植物──要找出解毒植物的方法有幾種,最簡單的一種就是看那些蘭花螳螂有沒有會特地避開的植物?

可惜,洞穴外頭生長的植物雖然不少,卻沒有螳螂群會特地避開的,牠們甚至會在經過時張嘴啃個幾口!

洞穴外頭沒有,另一個可能就是這種植物生長在巢穴裡頭。

就算是外星來的蟲怪,牠們的生存環境同樣符合「相生相剋」這一說法。

凡是蟲怪們棲息的地方,其周圍的植物也會跟著進化,而這些植物的進化方向,有些會對蟲怪有益,有些則是與蟲怪毫無關係,還有的就是演變成能解牠們的毒素、會發散出讓牠們覺得厭惡的氣味的剋星了。

蘭花螳螂的外型漂亮,牠們的鐮刀可以製成「異能武器」,甲殼可以作成防具,在徐婕的上一輩子,蘭花螳螂製成的異能武器很受到異能者的歡迎,同樣的價格下,他們更願意購買這種兼具美觀和實用性的物品。

也因為這樣,獵殺蘭花螳螂一直是傭兵任務榜上的熱門任務。

徐婕上輩子跟著傭兵團殺過不少,知道牠們的弱點在哪裡,也知道牠們討厭的是什麼樣的植物,雖然沒有跟首領級的蘭花螳螂打過,但她想,同一種類的螳螂弱點都差不多,即使是王蟲,應該也一樣。

烏溜溜地大眼睛轉了轉,徐婕決定先到附近找一種植物。

這種植物的汁液會干擾蘭花螳螂的嗅覺,將汁液抹在身上後,能夠具有一定的隱匿性,而這種植物的花朵磨成粉末後可以麻痺蘭花螳螂,要是經過加工製成濃縮粉劑,其麻痺效果會加倍,能讓牠們陷入昏迷……

只不過現在她要儘快拿到解藥回去為王勳解毒,根本沒時間進行加工,只能盡量多採摘一點,研磨出大量粉末。

她朝尉遲鷹打了個手勢,小心翼翼地退了幾步,進入變異植物的叢林裡頭。

尉遲鷹沒有多問,默默地跟在她後頭,看著她東繞西轉的找著東西。

直到遠離蟲怪巢穴,尉遲鷹才開口。

「妳要找什麼?」

「植物,大概一公尺高。」她比劃了一個高度,「,葉子長得像蘆薈,邊緣有細小的刺,花跟喇叭花很像,顏色是漸層的紅色。這種植物的花磨成粉,對蘭花螳螂有輕度麻痺效果,要是時間足夠,還可以作成迷藥,直接放倒牠們,可惜我們沒有時間。」

徐婕描述得很詳細,完全不難理解。

「嗯。」尉遲鷹點了點頭,也跟著開始尋找。

「找得時候小心一點,植物也發生變異了,或許會攻擊我們。」徐婕提醒道。

「好。」

他沒有詢問徐婕怎麼會知道這些?

沒有問為什麼要叫那種蟲怪為蘭花螳螂?

沒有問徐婕怎麼會知道這種植物的效用?

沒有問她怎麼知道能用這種植物對付蟲怪?

他什麼都不問,只是將徐婕講解的這些牢記在心,等回去以後再將這些資訊寫成報告提交給上級,讓他們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當然,他的報告不會寫得太過直白,而是會將徐婕講述的資料進行修飾與遮掩,報告中也不會過多的提到徐婕的名字,這是尉遲鷹對她的保護。

他知道徐婕對他、對軍方仍然持有戒心,即使他們共同出生入死過多次,她還是對他保有最底線的防備。

即使,她願意在任務中將後背託付給他。

即使,她會因為他的命令一再退讓,忍受著他各種強人所難的要求。

她依舊保有警戒,依舊對眾人有著莫名地疏離。

她相信他,卻也不信任他。

他看得出來,徐婕很努力的讓自己融入團隊,卻又因為某些外人不清楚的原因,跟大家都有著淡淡地、十分隱晦地隔閡。

這很矛盾,可是這樣的矛盾放在徐婕身上,卻又讓人覺得理所當然。

他知道她身上有很多秘密,或許就是因為這些秘密,才會讓她對人保持著戒心,才會讓她不敢跟人太過親近。

尉遲鷹雖然好奇,卻沒打算探查她的隱私,每個人都有想要隱藏的秘密,這很正常,他也不認為這樣的隱瞞是錯誤的。

相反地,他很厭惡一些人以「信任」為名,非要對方把自己的隱私全都坦承交待,像在審問犯人一樣的,把對方的過往全都追究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算知道了那些,又如何?

把別人藏著、掩著的傷疤揭開,看著對方痛得鮮血淋漓,你就覺得安心了?就覺得爽快了?

這種人根本就是自私!

他們會做出那樣的要求,根本就是對對方的一種不信任!

尉遲鷹一直覺得有句話說得很對──信你的,你不必解釋;不相信你的,你解釋再多也沒有用。

而他自己也是奉行這項原則的人。

所以,對於徐婕的種種秘密,他不過問,也不多做探究。

她願意說,那他就聽;她不願意提,他就保持沉默。

他是她的隊長,在徵招她入隊時,他就對她保證過:「他會盡到隊長的職責,保護自己的成員。」

這句承諾,一直有效。

徐婕或許不清楚尉遲鷹為她所做的事情,但是她感覺的出來,尉遲鷹並沒有逼問或是脅迫她的想法。

經過幾次試探與猶豫後,她決定一點一滴地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吐露出來,而尉遲鷹事後的反應也讓她很滿意。

他不多問,卻會將他的好奇表現出來,用眼神和表情代替詢問,要是徐婕願意說,他就專心聆聽,要是她直接忽略不提,他也不多作追問,將一切主動權全交在徐婕手中,這點讓徐婕很是滿意,對他的信任度也就稍稍加深一些。

雖然還不到劃入自己人的地步,卻也算是半個能信任的人了。

要是尉遲鷹對她的秘密完全不好奇,甚至表現出無動於衷的模樣,徐婕對他的戒備肯定會提到最高!

那太假了!

人都有好奇心。

不管事情重不重要,是不是關係到自身利益,就算與自己無關,也會想要打探一些八卦,讓自己樂一樂。

以前徐婕曾經看過一個整人節目,演員走在路上,突然訝異的抬頭看向天空,當時在他身邊的路人也下意識地跟著抬頭張望,充分顯現出人性的好奇心理。

在和平時期都是這樣,更何況是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末世?

上輩子,她就聽過有人因為洩密而被殺,因為懷有某些秘密而被刑求,因為掌握別人不知道的情報而強勢崛起……

在末世,秘密這兩個字已經跟生存劃上了等號。

所以說,要是尉遲鷹對她的秘密不感好奇,徐婕恐怕會以為對方已經打算要殺她滅口,或是用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手段監控她。

截至目前為止,尉遲鷹對她的態度和種種反應,都恰好在徐婕能接受的範圍。

不過她也曾經惡意地懷疑過,會不會是尉遲鷹太過聰明,在幾次的接觸中就摸清了她的想法,將她的心理掌握得很好,讓她在不知不覺中卸下防備而不自知?

如果真是這樣,徐婕也認了。

她本來就不是什麼聰明人,末世之前,她只是一個成績不好不壞,喜歡看小說、沒有特殊專長的平凡人。

即使在末世之後為了生存,努力地適應環境、刻苦地學習生存方法,但還是有很多地方不足。

要不是她的運氣還算不錯,遇上不少親切的好人,傳授她各種知識和經驗,她還不見得能在末世活上那麼久!

與對待尉遲鷹那種信任又戒備又畏懼,還有點莫名地糾結跟矛盾的心態不同,國英七隊的其他成員,她在相處上就輕鬆多了。

她將他們當成隊友看待,就像是前世的傭兵團那樣,互相信任卻又互相防備、互相試探,一點一點地試著接受對方,共同戰鬥、共同合作、共同生存

這樣沒什麼不好。

人跟人本來就是在試探中慢慢靠近、慢慢瞭解,一見面就對人推心置腹的,不是有別所圖,就是傻子!

國英七隊的風氣不錯,大家的試探都是擺到明面上,沒有人在暗地裡下絆子、使陰招,這讓徐婕感到很慶幸。

她想,或許,國英七隊真能成為自己渴望許久的……

另一個「家」。

 


※※※※

這一張寫很久,修修改改很多次,主要是想將徐婕對於國英團的糾結以及心態上的轉變──從防備、疏離到逐漸轉變心態、接納的感覺寫出來

另外還有她對於尉遲鷹的戒備跟信任

尉遲鷹的表現很坦蕩,可是對於一個在末世待了很久,見過、遇過很多背叛,就連重生也是因為被自己人害死的徐婕而言,要她打開心房,不去懷疑對方,這很難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這種經驗?

明明自己的表現很坦蕩、很光明正大,可是就是有人覺得你藏有心機,覺得你可能在謀算著什麼事情?

對徐婕而言,她對尉遲鷹就是在糾結這一點

明明可以感覺出對方的真誠,可是她又害怕這樣的真誠是偽裝出來的,只是對方的演戲手段太高,自己沒有發現罷了

所以她很矛盾

一方面是信任的,一方面又對這樣的信任感到害怕和無措,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現階段,徐婕就是這樣的心態(笑)

另外,要跟大家說一下,要是沒有意外《末世風華》會在明年暑假推出呦!

敬請期待XDDDDDDDDDDDDDDD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