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為什麼,圖片沒辦法上傳,封面圖只能之後再補上了!



書名:蜂舞

集數:六

副標:渣男渣女

作者:貓邏

 

 

 

【本集介紹】

 

 

遇見前世的渣男渣女該怎麼辦?

涼拌!

方宛說,我們要用開闊的心胸面對這個世界。

方宛說,遠離渣渣,人生將會更美好!

方宛說,人生在世,誰沒遇過幾個渣?丟遠點!別理他們!

 

※ ※ ※

 

「呦呦!設下這種圈套是想做什麼啊?」傾城妖孽戲謔的打趣,「一個月的手下?你該不會是想讓小舞穿貓耳女僕裝,叫你『主人』吧?」他掐著嗓子,模仿著嬌滴滴的女生嗓音,「主人,要不要搥背背?主人,要不要喝茶茶?主人,要不要玩親親?」

「這種欺負小女生的事情你也幹得下去。」冬築搖頭感慨,「士別三日,你可真令人刮目相看,越來越不要臉了。」

冬夜公爵:「……」

 

 

【試閱】

 

第一章 遇見渣男渣女

 

 

夏季,首都。

過度燦爛的陽光刺得人瞇起了眼睛,炎熱的高溫甚至將水泥地裡的水汽都蒸烤了出來,路上的行人汗水淋漓、步履匆匆,專挑著建物走廊和行道樹的陰影處行走,躲避這鄰近中午時分的豔陽。

方宛坐在一間大型連鎖咖啡館內,開著通訊器,在龍華蜂工作室的內部頻道跟鬼才閒聊。

『……工作室的申請認證已經通過了,不過因為我們工作室的規模不大,《異域》只發給我們三十個遊戲帳號。』

《異域》的遊戲帳號是跟身份證綁定的,一人只有一個帳號,不過角色卻可以有很多個,只是《異域》大概是想走飢渴行銷路線,目前一個遊戲帳號就只能開通一個角色。

不過這個條件限制只針對一般玩家。

遊戲工作室是經由遊戲衍生的附加行業,除了帶團刷副本、解任務、賣金幣、賣裝備物資之外,工作室還有一個收入來源,那就是──代練。

有些人想要玩遊戲,可是他們可能沒有時間或是沒有耐性慢慢練等,而這類的人要是有錢,又捨得出錢,他們就會跟工作室購買已經練到某個等級、擁有某些裝備的遊戲帳號角色。

可是先前也說了,遊戲帳號是跟身份證綁定,轉移上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麻煩,甚至還會有個人資料外洩的疑慮,為此,就出現專門提供給工作室使用的「空白帳號」,這類型的帳號是靠掛在工作室的名下,所有工作室的成員都能使用,等到職業玩家將這角色練到出售的標準後,就經由遊戲進行簽約和公證,將遊戲帳號出售給買主。

買到這種空白帳號的玩家,可以進行一次的資料重製,將角色名稱、性別、外型等等改成自己喜歡的,並且讓它重新跟自己的身份證綁定。

不過這類的空白帳號可不是那麼容易到手的,需要以工作室的名義向遊戲官方提出申請,官方會進行基本的資格條件檢查,像是工作室的客觀評價、信譽值、資金、旗下的職業玩家水準等等,依據這些東西作為評量,給出數量不等的空白帳號。

需要審核資格、被控管數量也就算了,這個空白帳號還不是免費贈送的!是要花錢買得!而且《異域》官方還不給折扣!

『才三十個?』方宛有些詫異。

她記得以前林華的工作室每一季都能從《異域》裡頭,拿到七十個空白帳號!

『畢竟我們才剛成立,而且也沒什麼名氣。』鬼才苦笑。

除了先前的幽靈島首殺之外,龍華蜂在《異域》中並沒有其他成就,而且團隊裡頭比較有名的成員就只有蜂舞一人,其他人都沒什麼名氣,也不是什麼圈內有名的資深玩家,《異域》還是看在蜂舞的名字上給出這三十個名額!

『沒關係,以後我們一定會變得非常有名!』方宛毫不氣餒。

現在龍華蜂已經有一個比前世還要好的基礎,還結識了不少未來的高手,再加上她的「先知先覺」,日後的發展肯定會更加興盛、更加美好!

『有幾個人跟我聯繫,想要購買幽靈倒副本的通關攻略,還有人想要找妳帶隊下副本。』

『攻略可以賣,不過副本不帶。』方宛拒絕了後一項交易,『我們自己都還在熟悉副本,裝備都還沒撈夠呢!等拿夠了再帶副本。』

『哈哈哈,好,我知道了。』鬼才被她的話逗笑了,不過方宛也沒說錯,他們還在熟悉幽靈島副本,而且眾人的裝備也才更新幾件,的確還不夠啊!

『對了,我在拍賣會上看到妳在收集的《惡魔使者肩墊》圖樣,我幫妳拍下來了。』

『真的嗎?謝啦!』方宛激動的叫道:『我回去後就轉錢給你。』

『不用了,之前妳讓我拍賣的《惡魔使者兜帽》,已經賣出去了,賣得錢還比拍下《惡魔使者肩墊》的錢多……』

『哈哈,那就好。』

先前在幽靈島時,方宛得到了《圖樣:惡魔使者兜帽》的圖紙,她原以為這張自己沒有,結果事後翻看物品時才發現,這張圖樣她之前打試煉塔時就拿過了!

拿到重複圖樣的她真是欲哭無淚,本來還以為套裝圖樣就快收集完畢了呢!結果竟然是空歡喜一場。

還好,後來帶著冬夜公爵下副本時,擁有「紅手大神」稱號而且幸運光環籠罩的他,開寶開出了《圖樣:惡魔使者護腿》!

當下這張圖紙就被方宛買下了。

現在好了,加上鬼才幫她買到的圖樣,這惡魔使者套裝終於收集齊全了!可以做衣服穿了!

一想到這套套裝的加值屬性,方宛就興奮的想要跳起來跑三圈歡呼!

『你幫我看看製作材料,要是拍賣會上有,就先幫我買下,回去之後我再給你錢。』

『沒問題!』

緊接著,鬼才提起了另一件事。

『現在工作室的資金足夠,暫時也沒有需要用錢的地方,要不要加錢讓團部盡快蓋好?』

他們在精靈主城司納維爾承租的團部興建地,聘僱NPC建築團隊建造,但是《異域》中的建物建造可不是「咻──」一下子就完成的,《異域》官方說,為了讓遊戲更有真實感,團部興建的速度會跟建築材料和聘雇工資成正比。

按照《異域》官方的設定,材料的好壞跟建築物的堅固與否無關,是跟建築的速度有關,購買越好、越貴的材料,建築的時間就越短,團隊的人數規模同樣也是跟建築速度有關。

雖然材料這一點很讓人詬病,可是也有玩家說了:這樣的設定已經夠好了,要是《異域》官方真的按照現實中的情況去設定,光是建築材料一項,就可以分出數萬種品項,而且不同材料也不能胡亂混用,不可以磚塊沒了就換木材、木材用光了就拿鵝卵石,鵝卵石用完了就換成玻璃來鑲……

這樣的建物還能看嗎?

這樣的建物會牢固嗎?

被這位玩家這麼一說,其他人也默默地覺得:《異域》官方心腸好啊!沒有其他遊戲那麼黑,他們只是根據建築材料和npc團隊規模,把建築物的興建分為三種價格、三種完工速度等級。

才三種而已,多麼簡潔明瞭、多麼豪氣大方啊!

像那某某款遊戲,它就是個黑心坑貨!剛才說得把建築物搞出幾十種花樣來的就是它!簡直黑到爆了!玩家都被坑死了!

因為那時龍華蜂的資金並不寬裕,就選了最便宜、耗時最久的一種,需要一個月才能完成。

現在既然有錢了,鬼才自然想要快點將它完成,有個自家專屬的地方,感覺總是比較好的。

除此之外……

『我聽說,第一個興建團部的冒險團會有額外獎勵。』鬼才欣喜地說出他得到的情報。

『有獎勵?誰跟你說得?』方宛很是意外,之前可沒聽說過這件事!

『之前去冒險者公會接日常任務的時候,櫃檯的npc私下跟我說得。』鬼才自己也是很意外。

他只是學習方宛的做法,見到npc就跟他們聊個幾句,試著刷刷好感度,想看看能不能像方宛那樣,跟npc建立起好交情,從他們那裡獲得更多的情報或是額外關照。

沒想到還真的被他刷出情報來了!

『我贊成!』林華突然冒出來喊話。

『我也贊成!』緊接在林華之後,司空龍也跟著出聲了,『我們不只要當第一個擁有自己團部的團隊,還要當冒險團第一!副本首殺第一!要當稀有怪首殺第一!首領怪首殺第一!第一第一第一!把所有第一都包了!』

他的情緒很激動,語氣有些含糊,像是才剛睡醒又像是還在宿醉中。

『龍哥,你這是酒醒了沒有?』方宛似笑非笑的問道。

昨天晚上他們看了一場足球賽,據說比賽的兩隊球隊很有名,都是資歷很深、拿獎無數的豪門球隊,裡頭足球明星雲集、星光熠熠,而且這場比賽還是爭奪世界冠亞軍之戰!

對球迷來說,這場比賽非常非常非常重要!而且也肯定會非常精彩!非常有看頭!

為了更有欣賞比賽的氣氛,司空龍他們還特地跑去買了很多食物跟啤酒。

雖然方宛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看著球賽還要準備酒跟食物這些,卻也陪著他們一起看比賽、一起吃吃喝喝。

她不是什麼認真的球迷,純粹是看熱鬧的,再加上她隔天要跟人簽約,並沒有喝啤酒,而是用果汁代替,在比賽結束、出現冠軍後她就去睡了。

冠軍是司空龍他們支持的球隊。

他們也因為這樣興奮過度,比賽都結束了還嘰嘰喳喳地討論的不停,也不曉得鬧到多晚才睡,早上她出門時,他們都還沒醒呢!

『醒了、醒了,當然醒了。』司空龍連連說道:『小妹,妳中午要吃什麼?要不要吃涼麵?我知道有一家老字號的涼麵很好吃。』

『如果你醒來以後有走出房間,就應該知道我並不在你家。』方宛無奈的搖頭。

『不在家?妳跑哪裡去了?』司空龍的聲音一下子精神起來,『妳要出門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叫我陪妳出去?要是妳迷路了怎麼辦?外面太陽很大,很熱,壞人也很多……』

『我前天跟昨天都跟你們說過,今天我要跟人簽約……』

『啊!剛剛我就在想好像忘了什麼!』林華懊惱的叫道:『我要陪妳去簽約,怕早上睡過頭,我還設定了鬧鐘!是誰把我鬧鐘按掉的!是不是你!』

『靠!你不要亂栽贓!』司空龍抗議的叫著,『我哪有去按你的鬧鐘!明明是你自己按掉的!』

『如果是我按掉的,為什麼鬧鐘會出現在你那邊的地上?』

『誰知道啊?說不定是你按完以後丟過來的!』

『咳咳!關於鬧鐘事件,那時候我剛好起床尿尿,有看到……』小白的聲音傳出,『鬧鐘響的時候,華哥用枕頭蒙住頭,龍哥被吵醒,然後就把鬧鐘給砸了。』

經由證人指證,真相大白,兇手出爐。

『……真的是我?』司空龍的語氣有些心虛。

『是的。』小白很篤定。

『怎麼我完全沒有印象?』司空龍嘟嚷道。

『其實這件事情我以前就想說了。』任凱的聲音介入,『龍哥,以前我們寢室裡頭的鬧鐘,都是被你給砸壞的。』

『而且你每次砸完以後,都會呈現出「腦袋被門夾壞、記憶體出現毀損」的失憶模樣,完完全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事。』小白很認真的附和著。

『室友還給你取了一個外號,叫做鬧鐘殺手。』阿岡也跟著證實。

『現在不是討論鬧鐘的時候,重點是小妹要簽約!』司空龍很理直氣壯的轉移話題,『小妹,妳在哪裡?合約簽了嗎?我過去陪妳。』

『簽好了一間,下午還有兩間。』方宛端起飲品喝了一口。

簽約完畢後,時間也接近中午了,因為下午還要去其他公司洽談合約,她乾脆在附近找了一間咖啡館吃午餐,順便避避外頭的熱浪。

『下午我跟妳一起去!妳在哪裡?我現在就去找妳。』林華心急的問道。

他這次跟著方宛前來首都,就是要陪她去簽約的,結果竟然因為睡過頭而讓她一個人去洽談,這讓林華覺得很是懊惱。

『不急,我跟他們約下午兩點,你先洗個澡再過來。』方宛將咖啡館的地址和電子地圖發給他。

『小妹,妳一個人在咖啡館,自己要小心一點。』司空龍不放心的叮囑道:『首都的騙子很多、色狼也很多,有些人就喜歡找妳這樣的搭訕,要是有人要跟妳併桌,或是請妳吃東西,妳千萬不能答應啊!』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方宛真是很哭笑不得。

司空龍又嘮叨了幾句,這才結束通訊,跑去浴室梳洗。

工作室從昨天開始放假,司空龍和林華等人陪著她前來首都,鬼才沒有跟來,他打算利用這幾日的假期好好陪陪家人。

因為司空龍已經事先跟家人打過招呼了,這次前來首都,她和林華便借住在司空龍家裡。

司空爸爸到外縣市出差去了,要隔天才會回家,家裡目前只有司空媽媽一個人。

小白、任凱、王東和阿岡跟司空媽媽很是熟悉,以前也經常借助他們家,在司空媽媽的熱情挽留下,原本打算回家的他們也就留了下來,等到隔天再回家。

劇毒賊王也跟來了,他靦腆、單純的性格很是受到司空媽媽的喜歡,受到她相當熱情的招待,這讓他很不知所措,經常羞紅了臉。

不過要說到司空媽媽最關注的人,自然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方宛了。

司空媽媽像是誤會了什麼,一副將方宛當成未來兒媳婦看待的模樣,弄得方宛很是啼笑皆非,而司空龍則是一臉的錯愕與震驚。

經過司空龍的鄭重澄清,司空媽媽這才知道,原來自家兒子還沒開竅,只是將方宛當成妹妹看待。

司空媽媽原先還會抱著「先從普通朋友做起,等日久生情後再把人拐回家當媳婦」的想法,可是看了一會方宛跟司空龍的互動後,她就知道:這兩個人沒戲!

「完完全全沒有曖昧啊……」司空媽媽對此很是幽怨。

為了不讓自家媽媽又冒出其他想法,司空龍後來私下找了媽媽談話,又是撒嬌、又是耍賴地遊說她將方宛收為乾女兒,讓方宛成為自己「真正」的妹妹。

司空媽媽也有些動心,因為她對方宛也有一種親近感,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對吧!對吧!我當初看見小宛的時候,就有一種『她就是我妹妹』的感覺!」司空龍笑嘻嘻的說道:「妳以前說妹妹會重新投胎,會變成很健康的小孩回來找我們,現在我先找到她啦!」

沒料到司空龍會提起已經過世多年的小女兒,司空媽媽愣住了。

她的小女兒,司空龍的親妹妹,一歲時死於罕見疾病。

小時候,司空龍很喜歡比自己小兩歲的妹妹。

在妹妹出生後,他就從早到晚都陪在她身邊,那時候也還是個孩子的他,會邁著白胖的小短腿替妹妹拿尿布;會搶著要喂她喝奶;會趴在小女嬰身邊,用稚嫩的童音嘀嘀咕咕地跟她說話;會像小大人一樣,拿著故事書念故事給妹妹聽;會在妹妹發出咿啞咿啞聲時專心聆聽,笑著說這是妹妹在唱歌給他聽;他還說等妹妹長大以後要帶她去遊樂園玩……

誰知道,他沒能等到妹妹長大。

即使小女兒已經過世很久,即使心中已經逐漸釋然,可是司空媽媽還是因為兒子的話紅了眼眶。

她原以為,自家孩子已經將這件事情放下了。

畢竟當時司空龍的年紀也不大,又怎麼知道什麼是死亡?又怎麼能體會悲傷?

卻沒想到,司空龍將她和丈夫安慰他的話都記住了,直到現在都還期盼著死去的妹妹重新投胎,再回頭來找他們。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呢?怎麼這麼傻啊……」司空媽媽心底又酸又澀,忍不住抬手打了他兩下,哭得泣不成聲。

就算小時候相信這樣的謊話,長大後也該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怎麼還這麼傻,笨笨的等著呢?

她這個做母親的都不等了呀!

後來,司空媽媽同意了司空龍的提議,跟司空爸爸商議後,兩人決定挑一天前往方宛家中作客,並向方宛的雙親說明想要收方宛當乾女兒的想法。

方爸、方媽雖然感到很意外,卻不排斥這項提議,在他們看來,女兒能多幾個人疼著、寵著、照顧著,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沒必要反對。

以上這些都是後話,現在暫且不提。

 

結束談話後,方宛喝了一口飲料,轉了轉脖子、舒展了一下筋骨,目光隨意地在咖啡店內掃過。

她這個位置位於角落,日光曬不到、也不會引起其他客人的關注,再加上餐桌旁放著幾盆半人高的寬葉盆栽,又替她遮擋了一部分視野,從其他的位置看過來,只能透過盆栽縫隙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

她的角度就不一樣了。

店內的動靜一覽無遺,只要她想,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觀察店裡頭任何一名客人,完全不會被發現。

在咖啡館的中央位置,一個能容納十二人聚餐的大型餐桌處,方宛意外地見到了熟人。──她前世的劈腿渣男友以及搶她男友的好姊妹。

其實一開始她沒有認出他們來,只覺得那兩人很眼熟,後來還是聽到他們高聲談笑,聽他們喊出彼此的名字後,她才猛然想起:原來是那兩個賤胚!

認出兩人後,方宛發現自己的情緒一如往常的平靜,連一絲絲的怒火也沒有。

說實在的,要是沒有聽到他們的名字,她很可能會把他們當成有些眼熟的陌生人,直接忽略而過。

在剛剛重生回來時,她曾經想過要不要報復他們?畢竟他們背叛了她……

也曾經想過,她要怎麼報復他們才會痛快?

可是後來她又想,自己都重生了,走上一條跟前世不同的路了,何必耿耿於懷?何必又把自己繞回前世那潭渾水?

況且,這一世的他們根本就不認識,也沒交集,更別提什麼背叛辜負了。

要報復似乎有些師出無名啊……

不是方宛心軟善良或是太過聖母心,她只是覺得不應該為了兩個賤胚而將自己重生後的美好生活蒙上陰影。

不過就是失戀了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人生在世,誰沒遇過幾個賤人呢?

更何況在她前世撞破他們的姦情,一樣一樣地砸毀她買的東西後,她也一點一滴地將他們從心上抹去了。

即使心中還殘留著怨憤,可是這一點的不平,也在經歷了現在的生活後漸漸地煙消雲散了。

仔細想想,她這一世的生活可是過得比上輩子還要精彩、幸福!

爸爸的身體恢復健康,跟媽媽依舊恩愛,而且兩人還要實現年輕時的夢想,開結緣粥鋪。

她利用上一輩子的先知先覺,在《異域》中闖出名號,賺到不少錢,遇到了很多高手,結交到真正關心自己的好朋友。

重新和司空龍等人相遇,並且跟他們合開龍華蜂工作室。

在設計圈的接案工作漸漸穩定,買了前世奢望的房子,而且現在還拿到全國設計競賽的冠軍!

這樣的生活,還有什麼好不知足的?

難不成還要因為兩個賤人走回頭路,把生活重心放在那兩人身上,讓仇恨蒙蔽雙眼,無視周圍關心自己、愛護自己的親友嗎?

不,他們不值得!

方宛原本是無神論者,可是重生的經歷讓她對命運懷有敬畏,這也是她不去報復的主要原因。

她總想著,要是她跑去復仇了,她的命運會不會又回到原先的軌道?

她的爸爸會不會又生病死去?

她的媽媽會不會又被經濟負擔壓垮?

她會不會又回到悔恨之中?

就沖著守護這一世幸福的想法,她不想再去斤斤計較,更不想再與那兩人有什麼瓜葛糾纏。

明確心意,放下了過往種種後,她也曾經預想過,要是她在路上偶遇這兩個人,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她覺得自己應該會有些糾結,可能還會有些介意,也想過自己或許會心如止水、雲淡風輕,只是她也怕這是自我催眠,實際上她根本沒有放下那份感情。

這一切的猜測,在還沒有真正見到人時,怎麼想都是作不得準的。

現在好了,她親眼看到人了,得到證明了,心底也確確實實地鬆了口氣。

她是真的放下了,是真的不在意了。

明悟了這一點,她覺得現在的心情很輕鬆、很快樂、很舒心,就連外頭可以把人烤焦的艷陽也覺得無比可愛。

消除了疑慮和糾結的方宛並不知道,日後她又會再與渣男相遇,而且還會被對方糾纏上!

現在的她正在偷聽、不,也不算偷聽,那群人的談話聲實在是太大聲了,完全蓋過了店內正在播放的輕音樂,店內所有客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一些喜好安靜的客人還因此皺起了眉頭。

既然無法隔絕聲音,方宛乾脆光明正大地聽起他們的笑鬧。

「聽說超前學長率領著籃球隊打贏了外校,真的好厲害……」樣貌可愛的女孩用崇拜的口吻說道,目光閃閃發亮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學長。

「哈哈哈,其實我也是臨危受命,原本那一場沒打算上場的,結果上半場的比分落後,我只好上場了……」

被稱讚的學長得意地笑著,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當時的比賽情況。

這位學長就是那位渣男,名字叫做「鄭超前」,而滿臉崇拜看著他的女孩……並不是渣女,渣女坐在她的身旁,名字叫做「白柔安」。

渣男家裡是開珠寶首飾公司的,據說家中資產相當豐厚,他的父母擁有好幾棟房產,住在相當豪華的地段。

渣男的零用錢很多,對朋友也相當大方,經常請朋友吃喝玩樂,再加上渣男的長相不錯,濃眉大眼、英俊開朗。

學業成績雖然普普通通,卻是個熱愛運動的運動健將,有錢、有臉蛋、有家世,自然就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在女生之間很是吃香。

雖然鄭超前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女生,也經常聽到他跟某某人單獨約會的消息,可是真正讓他承認的女友只有兩個,一個據說是國中時期的初戀、另一個聽說是高中時期的學妹,其餘跟他搭上關係的女生,都被他用「好朋友」這個稱呼帶過。

方宛以前對他的第一印象其實並不好,她覺得這個人很輕浮、很喜歡跟女生搞曖昧,把女生迷得團團轉之後,又不給對方一個正式的名分,很花心、很不負責任,她不喜歡這種人。

她也不曉得為什麼鄭超前就看上她了,對她死纏爛打,糾纏的她很煩,更糟糕的是,白柔安還以為她是在「欲擒故縱」!

擒個頭!

其實一直到現在方宛都還是很困惑,既然白柔安那麼喜歡渣男,為什麼當初還要不斷促成她跟渣男?她自己去當他女朋友不就行了嗎?

如果不是白柔安一直在她耳邊念叨,說渣男有多麼多麼的好,又說他為了她改變了很多,這樣的作法很難能可貴云云,她也不會對他的觀感慢慢好轉,更不會跟他交往了。

畢竟鄭超前根本就不符合她對另一半的期望!

她欣賞的男生是專情、顧家、有責任感、上進、細心、體貼,會在另一半心情不好時,陪著、哄著、逗著、安撫著對方,讓對方心情好轉的人……

就像她的爸爸一樣。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爸爸是最好的丈夫,每次看到他和媽媽的甜蜜互動,雖然覺得有些情話很是肉麻,卻也覺得他們很幸福,是最最恩愛的模範夫妻。

雖然經歷過一次糟糕的戀情,可是她依舊期望能夠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另一半,但也因為已經經歷過一次,她現在的想法也就更加堅定,要是沒能找到那個人,她寧可獨身一輩子,也不要因為外界環境或是別人的閒言碎語就動搖。

目光再度回到那群人身上,渣男正對著坐在他對面的女生笑得開心,還邀請她改天去看他的比賽,女生自然是笑著答應了。

聽了一會他們的對話,方宛發現,那個叫做小敏的女孩是白柔安的同班同學,不過方宛記得前世的班上可沒有這麼一個人。

方宛還發現,渣男對小敏的態度很不一樣,他對她說話的神情語調很溫柔,還帶著點刻意的曖昧,如果他不是正在追求,就是已經預備要追求對方了。

而她也看出這時候的白柔安已經對渣男懷有好感了,她經常在他跟小敏對話時冒出來刷自己的存在感。

就如同現在……

「學長偏心。」白柔安開玩笑的插嘴,「我們這裡可是有好幾個人呢!學長竟然只邀請小敏,完全忽略我們,唉~~真是讓人傷心啊~~」

白柔安這麼一說,周圍的人也跟著起鬨了。

「超前學長,你厚此薄彼啊!」男學弟打趣的笑道。「我可是你的粉絲,每場球賽都有去看,你怎麼能忽略我呢?不公平~~」

「唉~~誰叫我們長得不漂亮呢!美女就是比較受到關注。」一個女生酸溜溜地說道,可以看出她對鄭超前也是很有好感,對那個叫做小敏的女生頗為排斥。

其實說酸話的這個女生也長得不錯,只是鄭超前喜歡的是長相甜美、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孩,而這個女生卻是偏豔麗的,自然就不對他的胃口。

「噢!我的心深深地受傷了,我需要大杯的咖啡冰沙療傷……」身材圓胖的男生搞怪地捧著心口叫嚷。

「學長,請客!學長,請客!學長,請客!學長,請客……」一名男生像啦啦隊一樣,有節奏地拍手吆喝道。

其餘幾名男生也跟著加入吆喝陣容。

「學長,請客!學長,請客!」

「學長、學長、學長!請客、請客、請客!」

鄭超前哈哈大笑,說道:「你們根本就是找藉口要我請客!好吧!每個人都一杯飲料!」頓了頓,他又狀似刻意地補充一句:「女生可以加點一份甜點!」

「喔喔!學長又偏心了!」

「學長我也想吃點心……」一名男生搞怪地掐著嗓子,嗲聲嗲氣的說道。

「滾蛋!」

一群人追加點餐後,又繼續歡快的笑笑鬧鬧,非常的青春洋溢。

看著這樣的他們,方宛的嘴角也微微上揚,被他們的歡樂給感染了。

即使外表變年輕了,她的心理還是那個二十多歲、經歷過父母離世的傷痛、經歷過生活的現實艱辛、遭遇過男友和好友背叛的她。

要說心境蒼老、跟同年齡人有隔閡,那倒是沒有,可是她就是沒辦法再像大學時期那樣,肆無忌憚的玩,恣意地揮霍時間,毫無負擔的享受著大學生活。

她總覺得想做的事情很多,而時間似乎永遠都不夠用,或許也是因為這樣,她總是跟班上的人格格不入,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交上一個朋友。

「小敏,妳星期天晚上有空嗎?」鄭超前笑著問道。

「嗯?有什麼事嗎?」張敏有些緊張、有些害羞的反問。

她對這位帥氣的學長很有好感,跟大多數的女孩一樣,她也對這位帥氣、多金、對女生溫柔、出手大方闊綽的風雲人物懷有戀愛憧憬。

「我要去參加一個夏季舞會,可是我缺少女伴,不曉得能不能邀請妳陪我一起去?」鄭超前說出他的目的。

張敏心底雀躍了一下,而後又有些忐忑,「舞會需要很正式的打扮嗎?要穿小禮服、高跟鞋嗎?」

「不用擔心。」鄭超前搖頭笑了,「這只是普通聚會,不是正式的宴會場合,舉辦的人跟我們差不多年紀……再說,妳是我邀請的女伴,妳的服裝應該由我負責才對,妳不需要煩惱這些。明天妳有課嗎?」

「沒有。」張敏搖頭,心底也隱隱泛出一個猜想,而鄭超前接下來的話也證實了她的想法。

「明天下午我帶妳去挑衣服?」

「好。」張敏欣喜的點頭。

看著他們三人的互動,方宛已經大概可以知道結果,心底突然湧現一種「那個女孩取代了自己,跟渣男和渣女起了感情糾葛」的念頭。

如果情況真的如同她預期的發展,她希望這個女孩能夠精明一點,不要被那兩人給耍得團團轉。

通訊器傳出了音樂鈴聲,方宛接聽後,林華的聲音傳出。

「小妹,我們再過十分就到了,妳等一下直接到門口等……」

「幫我買杯冰淇淋薄荷巧克力碎片咖啡!」司空龍插嘴喊了一聲。

「你們不進來吃飯嗎?」方宛反問。

「我們吃過了,伯母有準備涼麵給我們吃。」

「我媽有買涼麵,就是我說很好吃得那一家!」

林華和司空龍異口同聲的回道。

「我知道了。那華哥有要喝什麼嗎?」

「跟阿龍一樣吧!」

林華跟司空龍在吃得這一方面很有默契,喜歡跟討厭的食物都差不多。

「好。」

結束通訊,方宛在桌面的點單螢幕按了幾下,輸入林華他們要的飲品,而後把通訊器螢幕對著標示「付款」的方框一晃,系統隨即顯示刷卡付帳成功。

隨後,通訊器收到一張電子收據以及取餐單,訊息上標示著她的取餐順序、購買物品名稱和金額。

若是這飲品是內用的,店員會在做好之後送到客戶坐的桌位,而外帶的飲品會被放在外帶區的櫃台,方宛只需要憑著取餐單過去領取就行了。

看看時間,林華他們差不多要抵達店門口了,方宛隨即拎著包包起身,朝外帶區走去。

因為今日要跟公司簽約,她的裝扮比較正式,卻又不會過份成熟,讓人覺得彆扭。

化著乾淨的裸妝,唇上塗著淡粉色口紅,過肩的頭髮梳成一個鬆鬆地包頭,盤在頭頂上,髮根處用白色緞帶蝴蝶結圈起,造型清涼舒適。

白色小西裝外套內搭粉藍色的及膝洋裝,洋裝是一字領的領型,腰部做了收腰設計,裙襬呈傘狀,讓她的腰部線條更加纖細,腳下是一雙杏色的低跟涼鞋,整體造型簡單大方,沒有多餘的裝飾品。

方宛拿了咖啡就離開,卻不曉得自己在無意間被人關注了。

鄭超前的座位正好面對著外帶區,當方宛從他面前走過時,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心臟也跳快了幾分。

這女孩完完全全就是他喜歡的類型啊!

長相甜美、身材姣好,還有一雙修長美腿!根本就是他夢中情人的典範!

要不是方宛走得匆忙,他肯定會找機會上前搭訕。

現在人走了,他只能待在原地懊惱,怎麼當時進來咖啡館時沒有把店裡的客人看個仔細?白白錯過了這麼一位美人。

不過懊惱歸懊惱,即使對方再怎麼符合他的喜好,她也不過是一個沒辦法再次聯繫的陌生人,相較之下,眼前這位張敏學妹還是比較重要的。

鄭超前很快就重整了情緒,繼續跟張敏逗趣說笑、耍曖昧,只是相較先前的熱絡,現在有些心不在焉。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