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安靜一點了。」天神樂長呼了口氣,順帶掏掏耳朵。

「嘎啦啦,他們好吵,吵架吵得好兇、好兇。」暴雷裝出凶惡的模樣說道。

「雖然可以理解他們生氣的理由,」月雪櫻的語氣中帶著憂心,「可是他們因為這種事情爭吵,甚至不當朋友,總覺得不太好……貓,妳要不要去勸勸他們?」

「嘎,主人要去勸勸他們嗎?」抬起小小的臉,暴雷睜著大大的雙眼問道。

「不需要。」我毫不猶豫的回道:「這些問題只有他們自己能解決,我們根本插不上手。」

「嘎啦啦,主人說不管他們喲~~」

「好了,藥劑完成了。」專心煮藥的海魔女,停下手上攪拌的工作。

「謝謝。」仲澐立刻上前將鍋中的藥劑倒入藥瓶中。

抓緊剩餘的時間,我們拿著藥瓶前去找人魚城主交差。

「沒想到你們真的能完成任務。」坐在王座上,菲歐利板著臉說道:「我似乎是太小看你們了。」

「嘖!就算不想說句『謝謝』,你至少也該高興一點吧?」痞子殺手語帶埋怨的說道:「那些人魚康復了,難道你不開心嗎?」

「……」臉色嚴肅的沉默了幾秒,菲歐利直接轉開了話題,「現在就剩下清除遭受污染的海域,你們多加油吧!」

「真是的,這傢伙還真是……」見到對方迴避自己的問題,痞子殺手不滿嘟起嘴來。

「不好了!城主,不好了!」突然,人魚守衛慌張的衝了進來,「在城外一公里處,發現有目特鯊軍隊逼近!」

「什麼?」一聽見敵人逼近自己的城市,菲歐利立刻起身前去查看。

「那個……我們要去幫忙嗎?」月雪櫻猶豫的問道。

「去看看吧。」基於好奇,我還是決定跟去觀察情況。

「嗯,走吧。」痞子殺手垂頭喪氣的點頭,「任務還沒完成,就算再怎麼討厭他,為了任務,我們也不能讓那個城主被吃了。」

當我們抵達時城門口時,菲歐利正利用海水築起一個半圓型圍牆,用它來將整座城市包覆,防禦即將入侵的外敵。

往城外的海域望去,前方出現一片黑色的移動物體,逐漸往人魚城的方向逼近。

「那是……什麼?」瞇起眼睛,我嘗試看的更清楚一些。

本以為來進攻的是那些鯊魚人軍隊,但是實際情況好像不是這樣……

「好像是一群鯊魚?」天神樂用不確定的語氣道。

跟鯊魚人不同,路西法他們領導的是一群神情凶惡的鯊魚。

「嘎啦啦,那是紅眼鯊魚怪!會咬人喔!」暴雷說出了怪物的名稱。

「路西法他們坐在鯊魚上面。」月雪櫻跟著說道。

「要打嗎?」遙日詢問著我們。

「這樣會推延很多時間……」天神樂不是很樂意的回道。

「就算要打,我們也沒辦法打贏。」我用篤定的語氣說道。

「為什麼?」月雪櫻提出之前的經驗回問:「上次我們不是贏了嗎?」

「那次只是僥倖而已。」

「嘎啦啦,只是幸運獲勝而已呢!」

「或者,我們將人魚城主帶走吧?」痞子殺手提出其他意見,「反正任務需要的也只是他,我們只要保護他的安全就好。」

「他們就在外面,我們從這裡離開,一定會被路西法他們發現。」仲澐提出這項計畫的問題點。

「這簡單!」痞子殺手像是早有計畫的笑著,「我這裡有變身藥,可以變化成各種NPC或怪物的樣子,我們只要偽裝成人魚城主,分散行動就可以了!」

「嘎?變成人魚?主人要變成魚嗎?」暴雷睜著一雙大眼望著我。

「變身藥啊……」痞子的話讓我想到一個點子。

 

當路西法他們率領的鯊魚大軍抵達城門附近時,我們已經站在外頭等候他們了。

「嘿!又見面啦!打算要來打一場嗎?」路西法朝我們揮手招呼道。

「不了。」我朝他搖頭笑笑。「雙方的戰力太過懸殊,這場仗我們不想打。」

「嘎啦啦,不打啦!主人說不要跟你們打。」暴雷拼命的搖頭。

「怎麼會呢?」夜音黎恩臉上出現冷笑。「上次的作戰,不是你們贏了嗎?說不定這次你們也會獲勝呢!」

「那次只是運氣好而已。」我輕鬆平淡的笑笑:「可是這次你們有鯊魚怪部下,還有斯庫拉的三叉戟,我們根本沒有可以抗衡的資源啊。」

「耶?他們從斯庫拉那邊拿到武器?」

「這是真的嗎?」                                             

不知道這件事的其他隊友,滿是驚訝的望著我,而路西法他們臉上也出現同樣的詫異神色。

「妳怎麼知道我們從斯庫拉那邊拿到武器?」夜音黎恩警戒的追問。

「你們去拿的時候,我剛好在那邊。」

「貓,妳知道他們搶三叉戟是為了攻打人魚嗎?」天神樂詢問道。

「知道。」

「既然知道,為什麼妳不阻止他們?」月雪櫻困惑的反問。

「是啊,為什麼不出面阻止?」路西法同樣感到困惑。

「因為沒有必要。」我說出了我的想法。「你們只是在執行任務,用自己的力量得到武器,我為什麼要破壞你們?」

「說的那麼好聽,就算妳想阻止也沒有辦法吧!」夜音黎恩用輕視的語氣道:「光憑妳一個人打的贏我們嗎?」

「不。」路西法反駁了夜音黎恩的說法,「就算贏不了,但,她應該能救斯庫拉離開,讓我們拿不到武器。」

「妳的行為還真是令人難以理解。」路西法的其他夥伴說道。

「如果是我,我見到我的敵人在取得有力的資源時,一定會想辦法從中破壞,才不會讓自己處於劣勢!」

「如果是在戰場上,我當然也會這麼做。」我同意著他們論調,「但,我不認為我們是敵人,只不過是雙方的立場不同而已。」

「呵!真好笑,妳是發現打不過我們,所以故意說這種話的吧?」夜音黎恩反諷道:「如果你們不敢打,那就讓開!不要擋在那邊!」

「黎恩小妹妹,妳的脾氣不要這麼急啊!」痞子殺手一臉燦爛的朝她笑著,「其實呢,我們站在這邊,是為了要跟你們進行一項交易。」

「交易?」

「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將人魚城主交給你們,」遙日說出了我們商討後的結果,「唯一的條件是,你們必須等到我們完成任務後,才能殺害他。」

「也就是說,要等你們任務完成,我們再去回報任務?」路西法確認的問著。

「沒錯。」

「還以為你們要說什麼,結果是在擔心任務失敗啊?」夜音黎恩不以為然的笑諷道:「要是我說我們不答應呢?」

「那我們就會將人魚城主帶走,就算你們攻陷了這裡,任務也同樣沒有完成。」用著毫不退讓的氣勢,我微笑以對。

「妳……」

「其實,這是一個可以製造雙贏的局面的條件。」仲澐重複了一遍協定,「如果你們願意答應跟我們合作,你們根本不用費力攻打人魚城,我們會直接將城主抓來給你們。」

「這種機會可不是經常發生的喔!」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望著他們,「你們好好考慮一下吧!」

「你以為這樣就能威脅我們?」夜音黎恩恨恨的道:「等一下我們就包圍這裡,看你們要怎麼救他離開!」

「這句話的意思是談判破裂嗎?」我轉而詢問著路西法。

「沒錯!」路西法篤定的點頭:「我不喜歡這種和平談判,還是熱熱鬧鬧的打一場比較有趣!」

「是嗎?」我佯裝無奈的笑著,「這樣看來,我們現在又要變成敵人了呢!」

「嘎啦啦,是敵人了喔!敵人!」

「各位!」痞子殺手笑容滿面的喊道:「開始執行我們的計畫吧!」

拿出預藏的動力浮板,我們幾個快速衝入城裡,接著一人帶著一名人魚飛出,每隻人魚的上半身都被布給包住,讓人分辨不出誰才是真的城主。

「想用這種混淆的方式脫身嗎?」路西法跟他的伙伴不以為然的笑了。

「既然這樣,那就全部抓住吧!」

「分散行動吧!一人鎖定一個目標去進行。」

「走吧!搶人魚了!」

較沒有戰鬥力的仲澐跟月雪櫻,很快就被對方給搶走了人魚,我們則是儘可能擺脫他們的追捕。

能拖一分鐘就多拖一分鐘吧!將動力浮板的速度提升至最高上限,我不斷的往前直衝。

「嘿!追上了喔!」路西法站在紅眼鯊魚怪上頭,出現在我身後。

「嘎!主人、主人!鯊魚在我們後面!牠會將我們吃掉!」暴雷加快速度衝到我的前方。

沒有回頭,我一手抱著人魚,稍微蹲低了身子,在半空中來了個大迴旋,火速衝進下方的岩石區。

因為紅眼鯊魚怪身型巨大,牠停在我通過的岩石縫外,無法前進。

停止前進的動作,我飄在距離他兩百公尺遠的位置觀望。

「嘎啦啦,大鯊魚卡住了!笨笨鯊魚進不來!」自以為已經安全了的暴雷,開始朝鯊魚做出種種鬼臉。

「妳以為這樣就能難倒我了?」

路西法拿出他的十字架長劍,猛力揮刀劈砍,那些岩石像是豆腐一樣,一塊塊被他削下。

很快的,原本只能容一人通行的地方,變成可以讓他以及騎乘的紅眼鯊魚怪進入。

發現他即將追上,我連忙加緊腳步逃離。

「喂!妳就只會逃嗎?」路西法在身後叫嚷著。

「沒辦法,我的武器壞了,現在也只能逃囉!」我故作無奈的回道。

「嘎啦啦,主人沒有武器了,很可憐吶~~」

「妳不是會幻實嗎?用那個做出武器,不就可以了!」

「原來你有注意到啊?」我放緩了飛行速度,讓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那我就做個東西送你好了!」

「嘎啦啦,主人要送禮物給你喔!」

將手上的東西往後一拋,一顆大型炸彈攔在我跟路西法之間,同時,我也加快速度逃離避難。

「喂喂,這份禮物未免也太大了吧。」

路西法加快手上揮砍障礙物的速度,試圖逃離炸彈的爆炸範圍。

在「轟」的一聲巨響過後,岩石區坍塌崩落了,爆炸的威力引起一波強大的水流,儘管已經離開了爆炸的範圍,我還是被這股水流給沖的東倒西歪,努力了好一會才順利穩住自己。

「嘎啦啦,滾滾滾、搖來搖去,頭好暈。」不知被沖到何處的暴雷,搖搖晃晃的飄回我身旁。

回頭往爆炸現場看去,整個地區被一片灰白色的泥沙籠罩,看不清楚內部的狀況。

「就算沒有陣亡,應該也有傷到他吧?」我猜測的自語著。

「嘎啦啦,應該受傷了吧?」暴雷搖晃著尾巴,側著小小的頭說道。

「是啊,而且差一點就是重傷程度。」路西法的聲音自上空傳來。

抬頭望去,他的衣服有些破爛,唇角、額角流著鮮血,而原先供他騎乘的紅眼鯊魚怪已經不見蹤影,此時的他改用動力浮板當交通工具。

「嘎……出現了!」暴雷衝到我面前,試圖保護我,「暴雷不怕你喔!暴雷會像鯊魚一樣咬你!吼嘎嘎嘎嘎~~」

「感謝妳之前的炸彈禮物,現在換我回送了。」

抓著十字架長劍,路西法準備發出大型招式。

「等等!」我連忙叫住了他,「你這樣一劍砍下,不怕傷到人魚城主嗎?就算你們最後目的是要殺了他,可是你們還是要抓他回去交差的吧?」

我的話讓路西法停下了手,他朝我笑了笑。

「那麼,我就先將他搶過來吧!」

嘴裡唸出一句短咒,他施展出分身術,利用分身將我團團包圍。

既然對方打算以數量取勝,那我當然也使出了同樣的招式抗衡。

跟對手纏鬥了幾回合,最後對方還是將我的分身全數擊毀,順利將我手上的人魚城主搶走。

「痛死了,沒有武器果然很難打……」我狼狽的坐在地上,全身佈滿傷口,血量也只剩下最底限度。

「就算沒有武器,妳的氣功彈跟幻實也是十分厲害。」路西法現身在我面前,雖然同樣模樣狼狽,但他的狀況還是比我好上一些。

「嘎啦啦,主人,危險!」就在對方要給予我最後一擊時,暴雷使出了瞬間移動,將我帶離。

「好險,差點就掛了。」無力的倒在地上,才打算叫暴雷為我療傷時,話還沒出口,治療魔法便已經心有靈犀的出現。

「遙日,謝啦!」望著施放魔法的他,我感激的笑笑。

暴雷帶我回到人魚城的城門口,其他人也在我抵達時,出現在我身旁。

「貓啊,妳還真是慘啊!」痞子殺手嘖嘖的搖頭笑著,順手將幾塊藥膏貼到我身上。

「沒辦法,誰叫我的對手那麼難纏。」

在我的體力跟傷勢恢復後,我隨即從地上起身,此時,路西法跟他的同伴各帶著一隻人魚城主,出現在我們面前。

「這是聲東擊西戰術?」指著模樣相同的人魚城主,路西法笑問道。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夜音黎恩怒沖沖的質問著。

望著面前的幾個人,我用燦爛的笑容回應,「這只是跟你們玩個小遊戲,讓你們猜猜誰才是人魚城主。」

「我猜……他們都不是人魚城主。」路西法自信十足的笑著。「你們是用分身術加上可以變身的藥劑,讓自己的分身變成人魚城主的模樣,對吧?」

像是要證實自己的話,路西法揮劍朝人魚城主們砍去,那些人魚城主隨即向幻影一樣的消失了。

「真聰明。」我獎勵性的拍了幾下手。

就在掌聲過後,路西法他們身邊突然出現一個魔法陣,將他們全數困在裡面。

「這、這是?」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們幾個人微愣了下。

「不過就是一個魔法陣,你以為能困住我們?」路西法自信滿滿的笑著。

「也對,要想困住你們,恐怕要加上多重防護才行!」

隨即,在魔法陣外頭又出現了幾層,痞子殺手甚至還拋出了幾樣道具,增加防護的監牢度。

「你們不要得意!」夜音黎恩咬牙切齒的嚷著。「等我們從這裡出去之後,我們一定會立刻滅掉你們,還有這座人魚城!」

「嘩!這是威脅耶!我好害怕~~」痞子殺手故意用小女人的聲音,佯裝害怕的扭了下身子。

「可是啊,在那之前,你們可能要先想辦法脫困才行呢!」手捏成蓮花指的樣子,痞子殺手朝他們揮了兩下。「不好意思,奴家不能在這邊陪你們,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先走了喔!」

「順便跟你們說一下。」臨離去之際,我好心的對他們說道:「我們已經將人魚城主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不在城裡,你們不用白費功夫屠城。」

就在我們決定用分身來演出這場戲的時候,我們找來了貝瑞拉將人魚城主帶走,要他將城主安置在康帕納博士家中,後來的戰鬥只不過是我們用來拖延時間的一些小手段罷了……

「現在就剩下將汙染的海域清除乾淨了。」月雪櫻說著剩下的任務。

「有什麼方法可以快速清乾淨嗎?」天神樂詢問著。

「沒有。」痞子殺手篤定的搖頭,「聽說唯一的方式就是用魔法清潔工具,將被污染的地區清洗乾淨。」

「耶?那個區域那麼大,要清洗到什麼時候啊?」一想到那個遭受污染的範圍,我的頭就開始痛了。

「當然不可能光靠我們幾個人啊!」痞子殺手像是早就已經設想好的回道:「我剛才已經發出訊息給線上的公會成員,要有空的人一起來幫忙。」

「會有人願意來做這種工作嗎?」我質疑的反問。

如果是要去打怪,那一定會有一堆人想要參加,而說到清潔打掃這種事情……應該不會有多少人願意吧?

「去看看就知道了。」遙日操縱浮動部屋,讓它加快速度往目的地前進。

污染的海域呈現一片汙濁不清的狀況,海水像是被滲入了其他物體,如同脂肪般奇怪的灰白色漂浮物,以及看起來就像是有毒的墨色黏液,在渾濁的水面漂流,佈滿了整個區域。

越是接近,一種難聞的臭味隨之出現,要不是我們戴著透明頭罩遮去部分氣味,我們恐怕早已經被薰昏了。

這裡的地面沒有美麗水草、漂亮魚群,只有寸草不生的荒地以及一堆岩石,烏黑色的黏液覆蓋在地面,整個地區就像是被火山爆出的岩漿侵襲後,那種可怕的景象。

「有人來嗎?」月雪櫻四處觀望著。
「嘎?有人嗎?有人嗎?」暴雷一下子往東、一下子往西的找尋著。

「他們在那邊。」痞子殺手指著前方不遠處。

原以為會願意來幫忙的好心人應該不會很多,然而,出現的人卻比我預料中的還要多出數倍。

「這……應該有一百個人吧?」無法一一計算,仲澐說出了一個大約數字。

「嘎啦啦,好多人!好大一群清掃大隊!」

「哈囉!我們來幫忙了!」見到我們出現,不少人開始對我們招手。

「是要清掃這裡嗎?」

「沒想到海底竟然有這麼臭這麼噁心的地方……」

「感謝大家!謝謝大家對我們的支持!」手上拿著擴音器,痞子殺手語氣激動的道:「身為會長的我,已經確確實時感受到大家的愛了!謝謝!我愛你們~~」

「會長啊,既然你覺得很感動,那就給我們一些折扣吧!」

「是啊!商會的東西好像越來越貴了,都快要買不起了!」

「哎呀呀,我也想給折扣,可是我家那口子不准我亂調價錢啊!」痞子殺手故作無奈的道:「要是有問題,你們就去跟副會長大人說吧!」

「嘎,請跟那位黑心的焰星大人說吧!」暴雷異口同聲的附和道。

當痞子殺手將事情推給不在現場的焰星時,當然是引起了一陣小小的哀怨,不過,眾人也僅止於嘴上說說,似乎沒有人真的想要去找那位副會長。

「好啦!開工啦!」痞子殺手抓著擴音器,宛如指揮官一般開始指揮。

「痞子會長,沒有福利、沒有好處,提不起勁啊~~」

「會長,就算是不能給折扣,你也可以一些激勵人心的獎品嘛!」

「好吧!大家加油一點,等一下我們回商會去吃東西,全部免費!」

「吃東西?這種東西沒辦法激勵吧?」

「那……吃完東西之後,大家來合照吧!」痞子殺手隨手指向我們幾個,「他們平常可是很少跟人合照的,機會難得喔!」

「這算什麼獎勵啊?」我不以為然的笑笑。「直接提供藥品那些東西不是比較實際?」

「嘎,暴雷想要吃東西~~」暴雷一臉嘴饞的道。

「是這樣嗎?」痞子殺手轉而詢問眾人。「你們想要藥品還是要合照?」

「合照!」非常有志一同的,眾人一致的喊道。

「好!成交!」

「……」

於是,在這種奇怪的誘因下,所有人開始賣力的工作。

一些人拿著特殊的小噴槍,朝漂浮在水裡的黏液與漂浮物噴灑清除用藥劑,將這些污染物逐一清除;另一群人則是使用各式各樣的刷子,努力刷洗岩石上的黏液……

因為幫忙清洗的人數眾多,所以我們只花了半天便將所有工作完成。

「謝謝大家!」痞子殺手朝重人揮手說道:「現在你們先到商會裡去吃東西,我們去回報任務後,就立刻回去跟你們會合!」

當他們離開後,我們立刻找來了人魚城主菲歐利,讓他審核我們的成果。

「沒想到你們竟然真的成功了……」菲歐利無法置信的說道。

「城主大人~~」痞子殺手用親暱無比的語氣說道:「既然我們完成任務了,依照約定,是不是該給我們任務的獎賞啦?」

「嘎啦啦,請將獎賞給我們喔!要誠實、守信用!」暴雷連連催促著。

「知道了,我會遵從約定。」

菲歐利拿著權杖,往地面輕敲了幾下,跟我們人數相同的寶箱從地面升起。

「這是……」

將寶箱開啟後,只見一陣金光閃耀,裡頭有著稀奇罕見的藥草、高等武器與護具,以及數量不等的Z卡。

雖然獎品很豪華,十分吸引人,但是……

「康帕納博士的解藥在哪裡?」我問著提供這任務的消息來源──痞子殺手。

「任務的獎賞不是康帕納博士的解藥嗎?」痞子殺手同感錯愕的發問。

「你們在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菲歐利皺眉反駁道:「要尋找藥物,就該去找海魔女,不是我!」

丟下這句話,菲歐利再度揮動他的權杖,化為一陣泡沫消失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