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碰、碰、碰……」

雙手舉槍,我開始對她進行一連串的射擊,只是,那些子彈全被她升起的海浪給阻擋了。

其他人也跟著使出自己的拿手招式,霎時間,紅如火的蛇群、金色刀氣匯成的獅子、如雨一般的藍色箭矢紛紛出現,搭配上炫眼燦爛的特效,眼前呈現如煙火般的五彩繽紛。

在接連不斷的攻勢下,斯庫拉的血量終於大減,防身的頭盔與鎧甲也呈現破損狀態。

「她快不行了!大家加油!」我拋下手中的槍,改由用氣功彈進行砲轟。

「嘎啦啦!加油!加油!一舉將她消滅!」暴雷連番使出音波攻擊。

「你們這群小輩,竟敢如此造次。」用咬牙切齒的語氣,斯庫拉將三叉戟高舉。

「世界的支柱,萬物生命之母啊!請將您尊貴的力量賜予吾吧!」

呼應著這段喊話,世界樹開始發光,清脆的聲音自樹幹深處傳出,在光芒籠罩著樹身後,樹頂處往上射出一道金光,光芒在空中行成一道拋物線,落在斯庫拉身上。

經過世界樹的光芒「加持」過後,斯庫拉的血量在瞬間回升,傷痕也全部痊癒,且,身上的裝備像是往上升了等級,變成金光閃閃耀眼無比的精緻裝甲。

「嘎啦啦,斯庫拉戰鬥值提升!血量增加兩百點!」暴雷說出了對方進階後的狀態。

「欸?她、她竟然升級了?」月雪櫻臉上出現震驚與挫敗的神情。

「嘖!剛剛普通版的就已經讓我們累個半死了,現在竟然變成加強版?」天神樂不滿的板起臉。

「不管是普通版還是加強版,打就是了!」痞子殺手不認輸的回道:「我就不信我們沒辦法打贏她!」

「冷靜一點。」仲澐苦笑的勸阻道:「重點是拿到世界樹的葉子回去完成任務,不是一直耗在這邊。」

「葉子就交給我來吧。」我自告奮勇的回道:「你們想辦法讓她沒辦法分心,我去摘葉子。」

「好!」

在第二波攻擊進行之前,遙日先施放出高等治癒魔法,讓我們受傷的狀態全部復原,同時,為了提升我方的戰力,我跟遙日各自叫出了分身。

「急凍風暴!」數個遙日揮舞權杖,同步發展出冰系魔法。

地面瞬間被薄冰覆蓋,直往斯庫拉的方向蔓延過去,來不及退開的她,貼著地面的長尾巴被凍上了一層冰,行動因此受阻。

斯庫拉用力扭動著尾巴,試圖破除冰層,痞子殺手抓緊機會,大傘一揮召來狂風,暴風結合水流在她的外圍形成一圈鐵壁,將她牢牢困住。

「暴雷,跟我去摘葉子!」踏上動力浮板,我迅速往世界樹飛去。

「嘎啦啦,摘葉子!」

困在魔法陣中的斯庫拉發出陣陣吼叫,不少撞擊聲響從中傳出,聽的出她正試圖突破防備。

降落在世界樹的頂端,才想伸手摘取葉子,雙腳卻突然被人困住,猛力的往外拉,接下來,我便頭下腳上的被吊在半空。

「嘎啦啦!主人!」

「不要管我!快點摘葉子!」我朝準備前來救我的暴雷吼道。

「嘎……」猶豫了下,暴雷隨即衝回世界樹。

本以為綁住雙腳的東西是藤蔓,但,在看仔細後發現那是一條形狀極為細長的蛇,蛇的另一頭連到斯庫拉的方向。

長蛇自腳步往上盤繞,在牠準備咬上我脖子前,我出手抓住牠的頭部,讓牠無法順利襲擊我。

被制住動作後,蛇更加用力的綑緊我,並且大幅度的甩動著身子,連帶的,我也因為牠的動作在空中翻騰旋轉。

被這樣一番折騰,除了被纏緊的身體疼痛無比外,整個人更是被轉的頭暈目眩。

為了脫身,我用幻實造出了一把刀,一刀將蛇的頭給斬下,瞬間,蛇化成了清煙消失。

「嘎啦啦,主人!暴雷摘到葉子了!」順利摘取葉子,暴雷手上抱著葉子,嘴上咬著動力浮板回到我身邊。

「快走吧!」

踏上了動力浮板,我飛快衝向其他人。

「葉子拿到了!我們快點離開吧!」

聽到我的叫喊,幾個人立刻跑回浮動部屋。

就在我準備踏入浮動部屋的那一刻,腰上突然傳來一陣緊縮,來沒來得及反應,我便被斯庫拉用細蛇給拉至高空。

「貓!」遙日立刻追了出來,一杖將細蛇給打斷。

然而,一隻細蛇消失了,還有第二隻細蛇出現,第二隻除去了,還有第三、第四、第五……

儘管遙日已經拼命揮動權杖,額上更因激烈的動作而佈滿汗水,但,往我身上纏繞的細蛇卻確聚越多,宛如吐絲造蛹般,將我一圈圈、一層層的包覆住。

「別管我,你帶暴雷先走!」

趁著頭部尚未完全被包覆,還能開口說話,我要遙日他們先行離去。

「不行!我要帶妳一起走!」

不肯放棄,遙日索性直接用手抓開細蛇,痞子殺手跟天神樂也跟著趕至我們身邊,試圖救我脫困。

「嘎啦啦,主人!主人!」暴雷雙眼泛淚,著急的在身邊兜兜轉轉。

就在這時,部份細蛇將目標轉向他們,準備也將他們困住。

「不要再拖延時間了!」不希望任務因此失敗,我焦急的對他們大喊:「帶暴雷走!你們先回去做解藥!不要管我!」

「不!我不要!」遙日固執的搖頭。

「你理智一點行不行?現在重要的是任務!」我氣急敗壞的對他罵著:「難道你要跟我一樣困在這裡嗎?」

「困住也無所謂!」

「喂!這些蛇越來越多了!」天神樂警告的喊道。

他的雙腳被細蛇纏上,要不是他立刻揮刀斬斷,他恐怕就跟我一樣變成蛇蛹了。

「痞子!帶他走!」我轉而對痞子殺手喊道。

「了解。」

不多說廢話,痞子殺手一拳揍向遙日的肚子,讓他鬆開抓住細蛇的手,隨後他跟天神樂一人一邊抓住他,硬是將遙日拖走。

在他們離去後,我也迅速被細蛇群拉退,大量的氣泡遮去了我的視線,讓我看不清楚現下的狀況,等我回過神來,原本光亮的天色已經轉為深藍色調。

這裡是哪裡?我……被帶到什麼地方了?

還以為我會被細蛇群殺死,死掉後,我就可以重生、跟其他人會合,現在的狀況卻……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卑微的人類,妳的目的是什麼?」斯庫拉現身在我面前,臉色凝重的質問。

「目的?」我為此為愣了下,而後才想起任務。「來……這邊摘葉子。」

「為什麼?妳要世界樹的葉子要做什麼?」

「要製作解救人魚的藥劑。」我誠實的回答道。

「人魚?」她的語調突然往上提升了幾個音,「妳跟那些無恥、惡毒的人魚有什麼關係?」

「啊?」她突如其來的怒氣讓我嚇了一跳,連忙搖手回道:「沒、我跟他們沒有關係。」

「說謊!」斯庫拉直接用三叉戟抵住我喉嚨,「要是沒有關係,為什麼妳會願意冒著生命危險,來這邊幫他們尋找藥材?」

隨著斯庫拉的憤怒,她下身的惡犬吐出鮮紅色的氣體,如火燄般的灼熱感隨之襲來。

「要是妳不肯坦白,吾就將妳吃掉!」

「我說的是真的!因為我要救我的朋友,所以就要為人魚尋找解藥!」我喊道。

「人魚?」斯庫拉警覺的反問。

「不,是人類。」

「救人類跟救人魚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苦笑的回道:「簡單來說,要救我的朋友需要靠人魚城主的幫忙,而城主他很討厭人類,所以就故意開其他條件刁難我們。」

「人魚果然是自以為是、驕傲、自大又不體諒別人的傢伙!」像是同樣遭遇到不好的事情,斯庫拉憤恨的說道。

「妳好像很討厭人魚?為什麼?」我好奇的追問道。

「很久以前,吾並不是這副恐怖的模樣……」

一提起自身的事情,斯庫拉臉上立刻泛起憂愁,就連她下半身的狗群也垂下了腦袋,發出低沉的悲鳴。

「有一天,有一位人魚向吾求婚,因為覺得他的樣貌怪異,所以吾拒絕了他的請求,後來,我聽說他向一名魔女尋求幫助,那魔女趁吾沐浴時,在吾的浴池裡放了藥,將吾變成這等可怕、噁心的模樣!得不到手就寧願毀棄嗎?人魚……真是一種最為無恥的下等生物!」

說到激動處,斯庫拉目露淚光,全身因激動的情緒而顫抖不已。

「有方式可以復原嗎?」同情著她的遭遇,我詢問道:「如果可以,我願意幫妳找解藥。」

「沒辦法。」斯庫拉斬釘截鐵的回道:「吾現在只想要在此生,將吾所有的悲傷、憎恨與怒火,全部都報復在人魚身上,吾必定要將他們毀滅!」

用著宛如惡鬼般的神情,斯庫拉信誓旦旦的道,那些紅色氣體也隨著她的情緒增加,讓四周的海洋變成了紅色。

「吾要讓他們體會到吾的痛苦,讓他們知道,變成這種模樣的吾,是何等孤單、何等辛苦……獨自生活在這裡,在漆黑的夜裡一個人絕望的入眠,在燦爛明亮卻又毫無希望的清晨醒來,只能一個人舔舐著心底那永遠無法癒合,已經化膿、腐爛的傷口……」

「……」安靜聽著她的泣訴,雖然稍微能明白她的心情,卻沒有任何話語能夠安慰。

正當靜寂包覆住我們時,突然有一陣騷動聲響打破這份寂靜。

「怎麼回事?」我不解的問道。

「又有入侵者來了。」

斯庫拉高舉三叉戟,像是要劃破什麼般,動作輕巧的垂直揮下,一個空間缺口就此出現,缺口的另一端,可以看到世界樹以及幾名玩家,斯庫拉穿過那個缺口,現身在對方面前。

咦?那不是夜音黎恩跟路西法他們嗎?為什麼他們會來到這裡?我偷偷躲在缺口旁,努力想要聽見他們的對話。

「……聽說妳很痛恨人魚,如果妳願意從旁協助我們,我們可以幫妳完成心願。」夜音黎恩興致高昂的說道。

原來他們是要來找斯庫拉幫忙的?可是依照他們的實力,想要滅掉人魚應該也可以辦到,為什麼還要特地跑來這邊……是任務所需嗎?

本以為斯庫拉會爽快的答應,但,沒想到她卻果斷的回絕了。

「吾可以獨自完成這項報復,根本就不需要你們的協助。」

「一個人怎麼可能?」夜音黎恩反駁的回道:「就算妳再厲害,頂多也只能滅掉一半的人魚,不,說不定連一半都不到……」

「妳這是在藐視吾的能力?」被人如此評論,斯庫拉臉上明顯出現怒氣。

「妳誤會了,她不是這個意思。」路西法為自己的妹妹辯解道:「雖然妳的力量強大,可是他們人魚數量眾多,妳一個人還是有不足的地方,有我們這些幫手妳的勝算才會大一點。」

「不需要,你們可以離開了,不要干擾吾休息。」斯庫拉下達了逐客令。

「等等……」

路西法他們不死心,幾個人說盡了好話,不斷努力試圖說服她,但,斯庫拉不肯就是不肯,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既然這樣,乾脆用搶的好了!」

「嘖!剛才就跟你們說直接開打比較快……」路西法隨即拿出了武器。

「大家上吧!」

放棄了柔性勸說,路西法等人決定採用更為直接的方式。

一場激烈的戰鬥隨即展開,幾個人跟斯庫拉打起來,絲毫不見遜色,甚至,他們的戰力似乎還壓過了斯庫拉……

斯庫拉……應該會輸吧。沒有出手幫忙斯庫拉,我只是靜靜的看著這場戰鬥。

在勝負分出之際,遙日恰好傳來了密語。

『貓,妳在哪裡?』

『我……還在原來的地方。』

『妳沒被殺死?』遙日很快就猜出了我的狀況。

『嗯,斯庫拉沒有殺了我,還跟我說了她的一段過去……』

『妳現在能溜走嗎?』遙日詢問道:『我們在海魔女這邊,解藥已經完成,妳能來跟我們會合嗎?』

『可以。』

拿出倉庫中預備的定點傳送卡片,我轉移到海魔女的店裡。

 

才剛踏入店裡,就見到糖衣毒藥他們怒罵夜影杰的情景,我們隊伍的成員則是尷尬的站在一旁。

「當初不是說好,我們要以海盜狙擊團闖出名號?為什麼你現在卻加入了那個公會?」

「加入之後也還是可以實現我們的約定啊,這兩件事情又沒有關係……」

「不一樣!那種感覺不一樣!」

「當初說要組隊伍的是你,現在私自跑去加入公會的也是你!為了那個女生,你連我們這群朋友都不要了?」

「阿杰,你為了要追那個叫做夜音的人,所以加入了他們的公會,這個我可以理解,」伯納德表情凝重的道:「但是,你有沒有將我們當兄弟?在你做出決定之前,為什麼不先跟我們知會一下?」

「就是說啊。」麥當當附和的點頭,「我們又不會阻止你,你這樣不覺得很見外嗎?」

「抱歉……」

「不接受!我不接受你的道歉!」粉紅可樂氣的臉都泛紅了。

「怎麼了?你們幹嘛吵成這樣?」我詢問著他們。

「嘎啦啦,主人,他們吵的好兇,他們說夜影杰沒良心!」暴雷轉述著他們曾經說過的話。

「貓師父!」糖衣毒藥怒沖沖的說道:「阿杰他為了那個叫做夜音黎恩的女生,拋棄我們這群朋友!」

「我沒有。」夜影杰替自己辯解著,「我只是覺得他們那個『聖˙十字軍』公會不錯,所以加入了……」

「聖˙十字軍?」我納悶的反問:「黎恩她是乘龍御天公會的人吧?」

「咦?不是吧。」夜影杰搖頭反駁:「她說她是聖˙十字軍公會的副會長啊。」

『貓。』月雪櫻輕扯了下我的衣服,用密語對我說道:『黎恩她已經離開皇甫的公會了。』

『了解。』不用多說,我大概料想到原因了。

「你說你沒有拋棄我們這群朋友?好,那我問你,」粉紅可樂提出了她設想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我們跟你們公會的人要進行對決,你會幫哪一邊?」

「這……」夜影杰尷尬的笑笑。「你們怎麼可能會跟我們公會的人打,妳不要用這麼奇怪的題目啦!」

「怎麼可能不會?」糖衣毒藥反駁道:「貓師父他們的任務是拯救人魚,你們公會的任務是攻打人魚,也就是說,他們是貓師父的敵人,我們一定是站在貓師父這邊,所以……」

「錯了喔。」我制止的說道:「就算任務相互衝突,他們也不算是我們的敵人。」

「為什麼?」海盜狙擊團的幾個人一致的提問。

「我們要的只是找到康帕納博士的解藥,」我簡短的對他們解釋著,「任務上其實沒有規定要我們保護人魚。」

「可、可是你們應該是站在人魚這邊的吧?」粉紅可樂追問道。

NoNoNo!」痞子殺手朝他們搖了幾下食指,「應該說,任務要我們支持誰,我們就會支持誰。」

「這樣太奇怪了吧。」糖衣毒藥完全無法接受這答案。「照理說你們應該……」

「你們這年紀的孩子,很容易將世界分成黑與白兩種,」仲澐一臉溫和的朝他們笑笑,「但,事實上,除了黑跟白之外,最多的情況卻是屬於灰色地帶。」

「灰色……」

「沒辦法知道這麼做到底對不對,或者,自己想要這麼做,身旁的人卻反對,就像你們現在的狀況,也是一種模糊不輕的灰色地帶。」仲澐指了指他們幾個。「阿杰因為有了喜歡的人,所以想要多接近她,因為想要待在她身邊,所以加入了她的公會,而你們卻因此生氣了。」

「……」幾個人沉默了。

「也許你們沒辦法諒解,但是我真的很喜歡她。」夜影杰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每天一上線就想要遇到她,想要知道她今天的心情,想陪她聊天,想要照顧她,可是光是這樣還不夠,夜音身邊都是很厲害的人,不,不只是身邊的人,夜音她自己也是很厲害,為了想要追上她,我想要加入他們公會,跟著他們一起磨練自己……所以,明知道你們會很生氣,我也……」

「你的意思就是說,那個女生比我們這幾個朋友還要重要?」粉紅可樂不平的追問。

「對目前的我來說……是這樣沒錯。」低著頭,夜影杰承認了。

「那你就去找她啊!」糖衣毒藥氣急敗壞大吼:「既然她對你來說那麼重要,你就去找她啊!還理我們做什麼?」

「對不起。」夜影杰表情認真的說道:「我知道我這樣的行為很糟糕,可是我還是將大家當成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要是你們有事情找我幫忙,儘管開口。」

說完,夜影杰便快步轉身離去。

「可惡的傢伙,叛徒!從今以後我沒有你這個朋友!」儘管對方已經走遠,粉紅可樂還是朝著門外大吼。

「嘖嘖嘖!還真是激烈啊。」痞子殺手掏掏耳朵,不以為然的笑著。

「感覺阿杰他……很不理智。」遙日無法理解這樣的情況。

「親愛的遙日,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啊!」痞子殺手一把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當你真心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沒有人是理智的喲!」

「是這樣嗎?」

「當然!」痞子殺手篤定的點頭。「愛情本來就是盲目、衝動而且沒辦法用常理定論!你有看過哪個人談戀愛還會規規矩矩、正正經經嗎?會因為愛上對方而做出反常的事情,這才是真正的愛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發現自己出現跟平常不一樣的行為,就是戀愛了?」遙日追問著。

「沒錯!」

「錯!」糖衣毒藥反駁道:「又不是每個人都會像那傢伙這樣!他根本就已經愛昏頭了!真是有夠愚蠢!」

「話可不是這麼說。」痞子殺手澄清的說道:「有些人本來就比較重視愛情,對他們來說愛情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在反應上當然會比較激動一點……」

「哼!」似乎是不想接受這樣的理論,糖衣毒藥索性別過臉去。

「畢竟大家都是朋友,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吵架,」月雪櫻好聲勸著。「再說,阿杰他其實也不算是犯了什麼錯……」

「就算是這樣,我也沒辦法原諒!」粉紅可樂斬釘截鐵的回道。

「算了,不要再說那個人的事情了,我們去採藥吧!」糖衣毒藥拿起採藥工具,往屋外走去。

「貓師父,我們先走了。」粉紅可樂尾隨在糖衣毒藥身後離去。

朝我無奈的笑笑,伯納德跟麥當當不發一語,安靜的跟著同伴離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