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果然是有異性沒人性!你們這些男生真的很糟糕耶!」糖衣毒藥氣呼呼的跺腳罵著。

「見色忘友的人是阿杰,妳怎麼連我們也一起罵進去?」伯納德一臉無辜的回道。

「都一樣啦!你們之前不也是看到可愛的女生就不理我們!」粉紅可樂應和著糖衣毒藥的話。

「妳們……」無辜遭到波急的兩個男生,面對盛怒的兩個女生,只好鼻子摸摸,不多吭聲。

「真是的!這藥劑是他要的耶!」儘管夜影杰已經跑的不見蹤影,糖衣毒藥仍在氣頭上,「是他說要幫我找藥草我才要幫他做,現在怎麼辦啦!」

「白色藥草我這邊有,妳需要多少?」仲澐從倉庫中拿出了幾把藥草。

「呃……」面對仲澐的詢問,糖衣毒藥遲疑了下。「真的可以嗎?這藥草很難採到……要不然我跟你買?」

「沒關係,反正我目前也用不到,給你們沒有關係。」仲澐將手上的幾把藥草遞給她。

「不、不用這麼多啦!」一改先前潑辣的態度,糖衣毒藥紅著臉,搖手回道:「一、一把就夠了,謝謝。」

「喲?這位小妹妹怎麼害羞了?」痞子殺手笑嘻嘻的說道:「該不會是愛上了我們家仲澐了吧?」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我才沒有!」被這樣一調侃,糖衣毒藥嘟著嘴反駁。

「欸?妳這意思是說仲澐長的不夠帥,不討人喜歡嗎?」痞子殺手反問道。

「不、不是啦,我不是這個意思……」

擔心自己的話刺傷了仲澐,糖衣毒藥澄清的搖手。

「真難得!糖糖竟然害羞了耶!」一旁的麥當當跟伯納德抓緊機會捉弄她。

「吼!你們很煩耶!就說沒有了啊!」

轉羞為怒的糖衣毒藥,氣呼呼的拿著藥勺作勢要打兩人。

「喲喲,第一次看到有人臉紅成這樣,真是……」

痞子殺手才想更進一步的開口,卻被仲澐制止了。

「我們還有任務要忙,你不要捉弄她了。」

「對喔!我都忘記了!」

正當痞子想起人魚城主的任務時,其他人已經圍在海魔女面前詢問線索了。

「請問一下,」天神樂開口詢問道:「妳知道該怎麼製作治療人魚的藥劑嗎?」

「想要問配方,就得先替我工作。」海魔女隨手撥了撥頭髮,「先打工三十次再來問我。」

「可是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月雪櫻不安的說道:「我們必須要在十天內找到解藥,請妳幫幫我們吧。」

「妳,五十次。」海魔女簡短報出月雪櫻的打工次數。

「怎麼大家的打工次數都不一樣啊?」我不解的追問。

「這些次數是依照玩家跟海魔女的關係制定,」遙日回答道:「跟海魔女交情越好的人,次數就越少、越容易得到她的幫助。」

「那麼……我們幾個人裡面,誰跟海魔女的交情最好呢?」月雪櫻順著話題提問道。

「這個嘛……」不約而同,我們的目光全集中在仲澐身上。

畢竟他是我們幾個人之中,最常來海魔女這邊打工的人,相較之下,仲澐獲取配方的機會,應該比我們其他人都要高出一些。

於是,仲澐硬我們的要求,上前向海魔女開口詢問了。

「如果由我來問配方,需要打工幾次?」

「你不用。」一改冷漠的態度,海魔女臉上笑的溫和,「上次的工作你做的很完美,幫了我一個大忙,如果是你要配方,我可以免費告訴你。」

「太誇張了吧?」偶然聽到對話,麥當當乍舌的低聲說道:「剛剛還一副不想理人的態度,現在竟然這麼和氣?」

「該不會是因為仲澐長的比較帥,所以……」粉紅可樂臆測的道。

「你們幾個人在胡說什麼?」聽到這樣的私語聲,海魔女不客氣的板起臉。

「想要我好聲好氣的對待你們,就先將手上的工作做好!瞧瞧你們的藥鍋,湯汁都快滾乾了藥劑都還沒完成!這種程度還想到我這裡打工?你們還要再多練練!」

被責罵的幾個人吐了吐舌頭,立刻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煮藥的煮藥、採藥的採藥。

將他們幾個人遣開後,海魔女將一張紙遞給了仲澐。

「吶,這是藥方,如果你們能取到藥材,我就幫你們調配藥物。」

攤開紙張,上面只簡單的寫了三樣材料。

「完整的海犀牛的角一根、世界樹的葉子七片、向日葵星螺三個。」仲澐唸出了上頭奇怪的材料名稱,臉上出現困惑。

「這些材料可以在紅海、黑海以及白海取得,」海魔女說出了材料的所在地點,「這些海域非常危險,有很多兇猛的野獸棲息,之前菲歐利城主也曾經派人前去找藥,可是那些戰士全被怪物殺死了,你們自己小心點。」

攤開海中地圖找尋後,發現這些地點分散在東、西以及北方。

「我們先到紅海好了。」天神樂指著距離我們最近的地方說道。

經過了約莫半天的移動時間,我們來到了目的地,才剛進入外圍部份,就看見不少小型的怪物出沒。

四處兜繞了一會,當我們週遭出現大型怪物時,我們見到了成群的海犀牛。

牠們的上半身就跟陸地上的犀牛差不多,而下半身則是寬大的魚尾,行動悠哉緩慢。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集中火力攻擊同一隻。」痞子殺手建議道。

悄悄的,我、痞子殺手以及天神樂包圍住一隻落單的海犀牛,其他人則是留在浮動部屋上頭等待,順帶為我們把風,在被其他海犀牛發現之前提醒我們。

在同一個時間裡,我們三個各自發出了自己最具攻擊性的招式,一同攻擊落單的海犀牛,就像我們預估的一樣,海犀牛在瞬間被我們擊斃,但是……

「運氣真糟,竟然連個骨骸都沒有。」痞子殺手苦笑的說道。

被我們打倒的海犀牛,死亡後只有留下幾株藥草跟寶石,並沒有出現我們想要的犀牛角。

「看來要拿到角要憑運氣了。」天神樂苦笑的道。

「既然這樣,大家分散來打吧。」我提出了建議。

「也好。」

我們三個隨即分散開來,各自找海犀牛下手。

相較於三個人的合力攻擊,一個人應付海犀牛就顯得吃力多了,幾乎每一隻都需要花上數分鐘的時間才能打倒,而,要是不小心被牠們的犀牛角刺到,或是被魚尾打到,只要捱個兩、三下,我們就成了亡靈了。

「嘎啦啦,主人,妳要撐住啊!」

暴雷在旁努力為我補血、療傷,而我則是拼著最後一口氣,試圖不被海犀牛擊倒。

然而,我們可能真的是運氣很糟糕吧!儘管我們滅掉了兩、三批海犀牛,卻還是不見犀牛角的蹤影。

「累死了……」我成大字型的躺在海沙地上,身上傷痕累累、衣服更是破舊不堪。

「真慘。」天神樂在我身旁坐下,「我們大概已經打了一百多隻了吧?竟然連一隻犀牛角都拿不到。」

「是啊。」我有氣無力的回道:「真想直接將犀牛角從牠們的頭上拔起來!」

「哈哈,說不定可以試試喔!」痞子殺手蹲在一旁,半開玩笑的回道:「說不定這裡的犀牛角不是打倒海犀牛,而是自己將它拔起來的咧!」

隨口說的想法,經由痞子殺手這麼一附和,我突然覺得它真是有這樣的可行性。

「來試試吧!」

在新的一批海犀牛群出現時,我立刻進行了實驗。

針對其中一隻海犀牛衝去,一劍將牠的角給砍下,就在海犀牛的角落下時,海犀牛也跟著倒地陣亡。

不同於以往的是,這次海犀牛的角被我緊緊握在手中,沒有消失。

「嘎啦啦,主人得到殘缺的海犀牛角!」暴雷報出了我獲得的物品名稱。

「殘缺的海犀牛角?」聽著這個稱呼,我有些遲疑了。「配方上面好像是說要『完整的』海犀牛的角對吧?」

「嗯。」天神樂給了我肯定的答案。

「難道真的要用『拔』的?」痞子殺手狐疑的猜測道。

「拔的起來嗎?那犀牛角看起來很難拔耶。」我真是很懷疑。

「試試看吧!」痞子殺手躍躍欲試的笑著。

不囉唆,痞子殺手快步衝向其中一隻海犀牛,雙手抓緊了牠的角,一腳還踹上了犀牛的臉,努力的想要拔起。

面對這樣的攻擊,海犀牛狂暴的仰起上身,用力的搖晃了幾下,痞子殺手就這麼被他給摔飛了。

「嘎啦啦,痞子殺手飛遠遠!飛遠遠的了!」暴雷些微激動的喊道。

「所以說,如果是要用拔的,我們要一個人拔,另外兩個人制住海犀牛的動作……」看著痞子殺手飛遠的身影,我得出了這個結論。

指揮著浮動部屋,遙日迅速將他給「撿」了回來。

跟痞子殺手會合後,我們緊接著進行了第二次的挑戰。

跟第一次一樣,痞子殺手負責拔角,而我跟天神樂則是努力抓住海犀牛的身子。

只是,無論我跟天神樂怎麼努力,我們的力氣還是敵不過海犀牛,這一次換我們三個人全被摔飛了出去。

「你們……還好吧?」

當我們被撿回浮動部屋裡頭後,月雪櫻關心的問。

「嗯,還好。」

「你們……在做什麼?」遙日不解的詢問。

「你覺得我們像是在做什麼?」我反問他。

「呃……玩遊戲?」他猜測的回道。

「……」無言。

「親愛的遙日同學,你清醒一點好咩?」痞子殺手用力搖晃著他的雙肩,「我們沒事跟海犀牛玩遊戲做什麼?我們是要拔牠的角!拔角!聽到沒?」

「嘎啦啦,要拔角!拔海犀牛的角!遙日同學醒一醒!」學著痞子殺手激動的語氣,暴雷同聲的嚷著。

「要拔角的話,為什麼不等殺了牠之後再來拔?」仲澐提出了反問。

「殺了牠,角也會跟著消失。」我無奈的聳肩。

「唉~~難道沒有辦法制住牠嗎?」天神樂苦惱的皺眉道。

「要不然我們全部都出動,大家一起抓牠?」痞子殺手提出了方法。

「要是真的這麼做,大家應該都會被牠摔飛吧。」我說出了最有可能的結果。

「那該怎麼辦?」痞子殺手苦悶的嚷嚷,「不能殺牠,又要拔角,這根本就是高難度動作啊!」

「嘎啦啦,要制服海犀牛?要活著的?」暴雷側頭想了想,「主人!打暈牠!我們打暈牠!」

「說的對!」暴雷這句話讓事情出現了轉機,「如果牠暈倒了,那不管我們要怎麼拔都可以。」

「問題是……怪物打的暈嗎?」月雪櫻提出質疑。

「這……」

「除了打暈之外,還有另一種方法。」仲澐從懷中拿出一根紅色的長針。「只要將這針扎在海犀牛身上,就可以讓牠陷入昏睡。」

「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種好東西!」痞子殺手好奇的看著那根長針,「這是在哪邊買的?我好像沒見過……」

「這是海魔女送我的防身物品。」仲澐說出了物品的來源,「上次接她的藥草任務不小心受了傷,她就送我一些藥劑、藥針防身。」

「原來接她的任務可以拿到這些東西啊?」痞子殺手恍然大悟的點頭。「之前還以為只是學習調藥技術而已。」

「走吧。」仲澐起身走向浮動部屋的門口,「外面剛好有一隻海犀牛靠近……」

「等等,還是讓我去吧。」我制止了他。

「貓是在擔心我會受傷?」理解我制止的理由,仲澐朝我回了個笑。「不要緊,我不會有事,再說,海魔女送我的針只有我能使用,你們要是碰觸了這根長針就會立刻暈倒。」

明白這一點之後,我也不再制止仲澐,轉而跟在他身邊,提防海犀牛對他的突襲。

當仲澐將長針刺下時,海犀牛反射性的跳高、扭動身子,在這樣的暴動下,首當其衝的便是仲澐了。

「快退開。」

我出手將仲澐拉後,但,他還是被海犀牛的魚尾掃到,差點就丟了性命。

「我不要緊。」仲澐抹去唇邊的鮮血,一副不在意的笑笑。

海犀牛在掙扎幾下後,動作逐漸趨緩,最後倒在地上,陷入沉睡。

見到海犀牛睡著後,痞子殺手立刻衝上前開始進行拔角工作。

「嘖!這根本就是黏著的,拔不起來啊!」痞子殺手使盡所有力氣,拔的面紅耳赤。

「我也來幫忙吧!」天神樂出手幫忙,加入了拔角行列。

「嘎啦啦,加油、加油!」暴雷搖晃著尾巴,為兩人鼓勵打氣道。

經過一番努力,我們終於順利取得完整的犀牛角。

順利取得第一樣物品後,沒有停歇,我們立刻趕往下一個目的地──黑海。

「難怪這裡會叫做黑海,到處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望著外頭的景象,我們就像是進入了不見五指的漆黑地帶。

「雖然很暗,可是這邊的怪物很漂亮……」月雪櫻心動的稱讚道。

彷彿是要跟這片海域相互呼應,這裡的怪物全是螢光且帶半透明的型態,放眼望去,還有一種如同置身於星河中的美感。

但,越是美麗的東西也就越危險,這些發光生物除了會主動攻擊人之外,不少生物另外具備了毒性與電極技能,在經歷過遭受威力強大的電極死亡,以及被毒刺刺到中毒死亡後,我們決定乖乖待在浮動部屋裡頭,用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尋找向日葵星螺。

反正這片海域並不大,在這裡找東西也不會花太多時間。我們心底如此認定著。

然而,事情並不像我們料想中的順利,花費了數天時間,我們卻仍是一無所獲。

「奇怪。」揉揉酸澀的眼睛,月雪櫻納悶的開口道:「我們都已經將這裡找遍了,為什麼都沒看到向日葵星螺?」

「嘎……暴雷眼睛張的好大好大,可是還是沒有看見喔!」

原本一雙眼睛已經又大又圓的暴雷,在刻意瞪大後,幾乎佔去了牠一半的臉。

「痞子,你真的確定向日葵星螺長這個樣子嗎?」天神樂拿著向日葵星螺的圖片,詢問當初找來圖片的痞子殺手。

「對啊,它上面不也寫了向日葵星螺幾個字嗎?」痞子殺手十分肯定的回道。

「嘎啦啦,上面有寫名字喔!」暴雷用小小的前腳拍了拍圖片。

「如果這樣一直找下去,這個任務就會失敗了。」月雪櫻不安的說道:「外面有人沒有人在賣這東西?如果有的話,我們直接用買的吧。」

「我在商會有貼出公告,可是好像沒有人販售。」痞子殺手無奈的抓抓頭髮。「向日葵海螺算是稀有品,不是很好找,通常能找到的玩家都會自己拿來用,很少會賣給別人。」

「會不會我們在找尋時,看漏了?」仲澐回想的說道。

「雖然這裡很黑暗,不過這些東西都會發光,」我貼著透明的牆面,努力搜索。「它的形狀又這麼特別,只要看到就一定會認的出來吧?」

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向日葵海螺的上半部是一朵盛開的向日葵花,下半部則是螺旋狀的扁平海螺,是一種十分美麗的生物。

「會不會……它並不會發光呢?」遙日提出另一種看法。

「耶?真的假的?」我們幾個人訝異的回道。

「從這張圖片看來,它跟這裡其他的生物不一樣,不是嗎?」遙日指著圖片上的向日葵星螺說道:「它的色彩鮮豔,跟這裡呈現螢光且半透明的生物有明顯不同。」

「這樣的說法應該可以成立。」仲澐十分贊同遙日的說法:「因為我們一直在找發光的生物,自然就會忽略其他黑暗的地方,自然怎麼找都找不到向日葵星螺了。」

發現我們之前都找錯了方向,我們立刻轉移目標重新來過,只是……

「不會發光的東西好難找。」月雪櫻沮喪的長嘆一聲。

「是啊,尤其現在旁邊還有亮亮的東西飄來飄去,真是很礙眼。」我苦惱的點頭回道。

「嘎啦啦,亮晶晶的,好討厭、好礙眼。」暴雷索性瞇起眼睛,試圖看的更清楚一些。

「那是因為在完全漆黑的狀況下,我們很容易集中精神找東西,」痞子殺手目不轉睛的盯著海底,對我們解釋道:「現在因為四周有發光體干擾,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

「聽起來……你好像很有經驗?」天神樂打趣的笑著。

「因為我是從事需要高度集中力的工作,對這方面自然比較了解。」開始專注尋找物品後,痞子殺手收起輕浮的態度,臉上露出認真的神情。

「這樣隔著一個東西,真的很難看清楚……」遙日眉頭深鎖的道。

「是啊,真想去外面看仔細。」我認同的點頭。

儘管我擁有可以在黑暗中看清楚環境的技能,但因為浮動部屋在航行時會引起水流,海底的泥沙會因為這股力量翻騰、瀰漫,將原本就已經難以發現的東西,更添上了一層遮掩,進而提升不少困難度。

「停、停一下!」痞子殺手突然出聲喊道:「前面那邊好像有看到向日葵星螺!」

「耶?真的嗎?」

「在哪裡?」

我們幾個人全往痞子殺手的方向聚集了過去。

「只有一堆沙子,沒看到向日葵星螺啊……」月雪櫻嘟著嘴、滿臉困惑的說道。

「嘎啦啦,沒看到啊。」眨著一雙大眼睛,暴雷的頭上出現一堆問號。

「有啦,它被沙子埋住了。」

說著,痞子殺手隨即離開浮動部屋,朝向日葵星螺的地點游去,我們幾個則是好奇的跟在他身後。

抵達痞子殺手發現星螺的地點後,他開始徒手撥開海砂,當他撥出一個淺淺的凹坑時,我們真的見到了向日葵星螺。

「真的找到了!」月雪櫻開心的拍手道。

「嘿嘿!別的東西我不敢說,可是要是提到專注力,我絕對是第一名!」

第一個發現星螺蹤影的痞子殺手,自豪的說道。

「嘎啦啦,痞子殺手是第一名!棒棒棒!」暴雷的前腳突然冒出小花瓣,牠開心的將花瓣灑向痞子殺手。

痞子殺手隨即準備將向日葵星螺拿起,卻在碰觸到星螺時,他全深突然冒出奇怪的綠色螢光煙霧,隨後便成了亡靈。

「欸?痞子怎麼突然死了?」月雪櫻被這情況嚇了一跳。

「嘎啦啦,痞子殺手中毒了!」暴雷說出了痞子殺手的狀況。

「嘖!沒想到這星螺有毒啊?」他懊惱的抓抓頭髮,一旁的遙日拿出還魂符為他進行復活。

「讓我來拿吧。」仲澐自告奮勇的伸手拿起星螺。

「為什麼你拿就沒事?」痞子殺手不解的追問。

「海魔女有送我防毒手環,可以防各種毒物,不受到毒物的影響。」

將向日葵星螺收好後,仲澐撩高衣袖向我們展示防毒手環,那是一個閃著紅光的扁型手環。

「仲澐,這邊還有一個!」遙日站在幾步遠的地方,朝他招手。

因為掌握了尋找物品的訣竅,需要的三個向日葵星螺很快就到手了。

「終於剩下最後一個了。」月雪櫻期待的笑著。

「還有三天時間,應該來得及。」天神樂盯著剩餘的時間,估算的道。

相較於黑海的漆黑狀態,白海這裡是清澈無比的水域,地面除了白如雪的細沙之外別無他物,一路走來,完全沒有見到任何魚類、植物或其他生物的蹤影,安靜而美麗,彷彿是天外仙境一般。

「那應該就是世界樹了吧?」遙日指著前方,唯一出現在地平面的樹木說道。

見到目標物出現,我們讓浮動部屋快速駛近,但,當我們距離世界樹兩百公尺的範圍時,浮動部屋突然被一股無名的力量彈開,我們也因為措手不及而摔的東倒西歪。

「發生什麼事?」狼狽的從地上起身,我往外張望著。

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現一道光芒,一名頭戴白色頭盔,上身穿著僅包覆住雙峰的戰袍,纖細的腰身下卻出現六個狗頭以及十二隻犬腳的詭異模樣。

「哪裡來的愚蠢之徒?竟敢擅闖吾之領域!」

如雷響般的聲音自她口中發出,雖然相貌清秀,但她全身卻發散出鮮紅色的殺戮之氣。

隨著問話傳出,她下身的六個狗頭也同時發出恐怖而激烈的咆嘯聲。

「那個女生……是BOSS嗎?」天神樂詢問著。

「她長的……好奇怪。」月雪櫻害怕的別過臉去,不敢多看。

「嘎啦啦,她是『斯庫拉』,又叫作六獸女妖!」暴雷說出了對方的來歷。

見到對手出現,我們幾個也跟著離開了浮動部屋,拿出各自的武器準備應戰。

「吾將用你們的鮮血,洗滌你們侵入吾之領域的罪過!」

斯庫拉手上出現一把三叉戟,在她的高聲傳喚下,十數隻兇猛的惡犬自她身上分化而出,另外還有名為「獠牙」──有著巨大眼睛、身體呈現半透明狀,下顎及牙齒巨大的怪魚從沙地裡冒出。

「嘖嘖!那些魚很像是某種突變的大型食人魚。」痞子殺手狀似驚恐的縮起身子。「要是被牠們的牙齒咬到,一定非常、非常痛!」

「我倒覺得那些狗比較恐怖。」月雪櫻表情凝重的退了幾步。

「大家小心點吧。」我抓緊長劍,朝距離最近的獠牙出手砍去。

「鏘!」一聲清脆的響聲出現,獠牙用牠的牙齒咬住我的長劍,用力的啃咬幾下後,我的長劍就被牠給咬出了一個缺口。

「天啊!牠的牙齒未免也太堅固了吧?」

看到武器快要被牠給毀掉,我連忙起腳朝獠牙踢去,將我的長劍救出牠的口中。

在我往後退開的同時,天神樂立刻補位上前,揮刀砍下了獠牙的腦袋。

在首波攻擊發動後,怪物群也紛紛展開進擊。

「貓,妳換其他武器吧!」一邊快速放出魔法阻擋惡犬,遙日一邊對我建議著,「要是再用那把長劍打下去,妳的武器就會毀了。」

「嘎啦啦,主人,換武器吧!」暴雷不斷朝獠牙發出水系魔法攻擊,試圖將牠們擊退我的身邊。

將複合劍盾收起後,我直接用幻實造出了兩隻手槍。

「看看是你們的牙齒硬還是我的子彈硬!」

拿著雙槍,我朝牠們進行連番射擊,如果一發子彈解決不了,那我就在牠身上多開幾個洞!

「貓啊,既然要變,妳為什麼不弄出一個大砲來轟炸?」痞子殺手埋怨的嚷著,「只要朝牠們轟幾下就解決了,這樣不是比較好嗎?」

「大砲的攻擊威力不過比高等武器好上一點,但是速度卻很慢,與其這樣,我不如選一個可以連發攻擊的武器。」

「如果要求速度,為什麼妳不變機關槍?隨便掃它幾下不是更快?」痞子殺手提出另一種武器。

「……我忘了。」

「唉~~」沒有過多的話語,痞子殺手只是無奈的搖頭嘆息。

「嘖!反正能殺能衝就好,你管我用啥!」惱羞成怒的我,開始大肆追殺起怪物來。

在我們幾個奮力進攻的同時,擔任輔助角色的月雪櫻一連施展了幾個魔法,為我們加上防護屏障以及療傷補血。

而仲澐則是拿出幾個藥瓶,將裡頭的藥劑全數倒出,凡是接觸到藥劑的怪物,速度立刻轉為趨緩。

然而,儘管我們已經盡全力進攻,殲滅不少怪物,只要斯庫拉揮動幾下三叉戟,又會有新的一批惡犬與獠牙出現,讓人殺不勝殺。

纏鬥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幾個的衣服全都破爛不堪,負責療傷的月雪櫻手忙腳亂的忙著,只是,她的治療速度根本比不上我們的受傷速度,往往傷口才剛復原,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便又產生新的傷害。

「這樣不行!直接衝BOSS!」天神樂朝我們吼了一聲,揮動著手上的長刀,從怪物群中掃出一條路。

抓緊機會,遙日跟痞子殺手快步衝向斯庫拉,在當兩人逼近至斯庫拉面前時,痞子殺手縱身一躍,飛至高空展開攻勢,遙日則是從地面使用魔法進攻。

蟠龍狀的水柱自遙日身邊旋起,挾帶著強勢的水流攻向斯庫拉,後者揮動手上的三叉戟刺出,一擊便將水龍瓦解。

「受死吧!」

痞子殺手趁其不備,以手上的大傘朝她的頭頂擊下,沒有過多的慌亂,斯庫拉手上的三叉戟一轉,恰恰擋住了痞子殺手的攻勢,動作極為乾淨俐落。

「霸龍咬!」天神樂將野太刀打平一揮,一道金色刀氣往斯庫拉狂掃而去。

斯庫拉將三叉戟往上一揚,震開了上空的痞子殺手,手上俐落的揮轉一圈,在三叉戟的尖端觸及地面時,一面水藍色海浪從地面捲起,將天神樂的刀氣擋下,同時也將站在附近的遙日跟天神樂擊退數十步之遠。

「酷!這個BOSS真強!」痞子殺手在落地站穩腳步後,興奮的說道。

「是啊,真是不好應付……」我回了他一個微笑。

面臨這樣的強敵,我的鬥志也跟著被點燃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