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因為我們組隊的關係?」痞子殺手猜測的回道:「有些任務如果是組隊進行,難度也會跟著往上提高,他可能是想要刁難我們,故意要我們多問他幾趟。」

「我剛剛有傳密語問我朋友,」月雪櫻開口回道:「他們說他們也是組隊解任務,可是沒有遇到我們這種狀況。」

「也許這任務有很多種玩法,我們可能是遇到比較不一樣的狀況吧。」我隨口回道。

「啊……有可能喔!對、對!一定是這樣!」像是想起什麼,痞子殺手突然拍了下手,語帶興奮的笑著,「我們一定是遇到了特殊劇情!」

「特殊劇情?」

「我聽別人說,這個任務其實有兩種劇情,一種就是我們原本預定要解的那種,一種聽說到現在都沒有人能夠解出來!」

「既然沒有人解出來過,為什麼你會那麼肯定有另一種劇情?」聽到話中的矛盾,我反問著。

「因為有人完成了一半啊!」痞子殺手笑著回道:「只是他們好像缺了什麼線索,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完成。」

「可是這只是C級任務不是嗎?難度應該不高吧?」我不解的反問。

「應該不是難度的問題,」痞子殺手朝我回了個笑,「重點是在於有沒有找到關鍵的線索。」

「既然這樣,我們就再去找那隻人魚吧。」我提議的說道:「說不定談過幾次之後可以得到其他的資訊。」

「阿神說他們遇到貝瑞拉了,要我們快點過去會合。」月雪櫻說出另一項消息。

「他已經跑到廣場了?」我訝異的反問:「這裡到廣場有一段路耶!這隻人魚會不會游太快了?」

「不是啦。」月雪櫻笑著解釋道:「阿神他們在廣場沒有看到他,所以就過來找我們,他們是在來這裡的路上遇到的。」

「了解。」

我們快步趕到會合的地點,可是當我們抵達時,卻只有見到天神樂等人,沒有看到貝瑞拉的蹤影。

「貝瑞拉人呢?」月雪櫻追問著。

天神樂朝我們無奈的聳肩,「剛才把他攔下來之後,他說他什麼都不知道,也不認識康帕納博士,然後就跑掉了。」

「真是奇怪……」我低頭陷入沉思。「一般來說,就算不認識博士,也不用慌張的逃開吧?」

「由此可知,可以證明一點!」痞子殺手突然換上一副認真的神情,「他們兩個──絕、對、有、姦、情!」

「……」沉默的看了痞子殺手一眼,我決定對他採用漠視手段。

「走吧,我們去找看看有沒有其他線索。」我轉身準備離開。

「貓、我最最親愛的貓~~」見到我沒有理會他,痞子殺手直接抱住我不放。「妳不要不理我,不要忽視我啊……」

「快遞!」一名有著飛魚翅膀的人魚,飛在上空朝我們喊著:「韃羅貓有一件快遞,請查收!」

對方喊完後,從身上斜背著的信件背包拿出一樣物品拋下。

接到手一瞧,是一個塞著軟木塞的玻璃瓶,瓶子裡頭塞著一張紙。

「韃羅貓小姐,還記得我嗎?我是康帕納博士,我現在陷入很糟糕的處境,急需妳的幫忙,如果可以,請妳來我的住所一趟……」

會是另一個線索嗎?收起信件,我決定依著上面的指示行動。

「我去博士那邊看看,你們就留在這邊繼續找線索吧。」

「我陪妳去!」痞子殺手雙眼發亮的對我說道:「貓,我們去港口搭那艘船上去吧!」

「不要。」我果決的拒絕了他。

「哎呦~~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們去玩玩嘛!」痞子殺手不斷纏著我嚷著。

就在痞子殺手跟我糾纏不清的時候,空中又傳來了聲響。

「快遞!遙日有一件快遞,請查收!」

緊接著,那個拋下的瓶子不偏不倚砸中了痞子殺手。

「痛……」痞子殺手抱著頭,痛苦的蹲在地上。

砸中他的凶器在他腳邊滾了幾圈,最後被遙日撿起。

給遙日的紙上寫著跟我同樣的求救訊息。

「貓,我們一起上去吧。」遙日對我說道。

「我也一起去。」天神樂同樣提出了要求。

「可是你沒收到訊息……」雖然不是有意,但遙日脫口說出的話,就像是在拒絕天神樂。

「沒訊息又怎樣?」天神樂口氣不佳的反問:「我們是同一隊的隊員,難道就只有你能夠跟貓一起行動?」

「我並不是那個意思。」察覺到天神樂的語氣,遙日無奈的回問:「為什麼你最近的態度都這麼不友善?」

「我不友善?你……」

「阿神,你不要這樣啦……」月雪櫻連忙制止著他。

正當我以為兩人會開始爭吵時,仲澐的話恰好轉移了這份不愉快。

「為什麼只有貓跟遙日有收到訊息?」仲澐問出了他的困惑,「既然我們是組隊進行任務,應該大家都要收到訊息才對吧?」

「因為我們在進行另一個任務的時候,就認識了康帕納博士,」遙日解說的回答道:「現在我們可能觸發了某些情況,所以康帕納博士才會發訊息給我們。」

「這樣的話,我們不就跟局外人一樣了嗎?」仲澐接續著問題問著,「雖然我們是組隊進行,可是只有遙日跟貓才是這個任務的觸發人,換句話說,這個任務的完成與否,不就跟我們無關了?」

「不,不是這樣。」為了讓仲澐了解,遙日開始解釋目前的狀況,「我們現在是組隊的狀態,所以不管誰獲得什麼樣的資訊,系統的儲存資料都會呈現共享狀態,不用擔心任何一個人會遺漏線索。」

「既然這樣,康帕納那邊其實不見得要由你跟貓上去對吧?」天神樂抓緊這一點反問:「反正資料是共享的,由我陪貓上去一樣也可以,不是嗎?」

「這……」遙日有些愕然的楞了下,而後像是無法反駁的點頭。「的確……是這樣沒錯。」

「那麼,我們就分頭進行吧!」我順著天神樂的話接口,「博士那邊由我跟阿神過去,你們在這邊找其他線索。」

這項決定讓天神樂露出開心的笑容,也讓遙日的表情變的有些……

「……」張著口,遙日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打住了。

「我們走吧。」天神樂催促著。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行動嗎?」仲澐開口詢問著。「比起海底,我對上面的陸地比較有興趣。」

要是仲澐跟我們一起行動,那我就不能跟阿神說那件事了。

仲澐突如其來的提議打亂了我原先的盤算。

我之所以提議讓阿神跟我一起行動,為的就是要在兩人私下相處時給他答覆啊。

「好啊,我們一起走吧。」沒等我的回應,天神樂爽快的答應了。

相較於遙日,天神樂對待仲澐的態度就顯得比較友善。

「謝謝。」

當然,我們並不是搭乘那恐怖的船回到陸地,而是採用較溫和的方式,先轉移到商會裡頭,再從商會移動到目的地。

不一會,那棟熟悉的紅屋頂房子出現在我們面前,只是,以往總是敞開的大門現在卻是關的老緊,就連窗戶也鎖上了,讓人不免對裡頭的狀況覺得不安。

上前敲了幾下門,蜜莉絲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請問是哪位?」

「蜜莉絲,我是韃羅貓,我接到博士給我的訊息,他怎麼了?」

我才說完話,大門隨即打開了。

「韃羅貓小姐,妳終於來了。」蜜莉絲用求助四的神情望著我,「博士他、博士他……總之,請先進來再說吧!」

因為門窗緊閉的關係,屋子裡頭比外頭昏暗許多,停滯在屋內的空氣不再流通,讓人感受到一股帶有窒息意味的壓迫感。

「博士他在房間裡,請你們跟我來。」蜜莉絲的手指發出微弱的光芒,走在前面領路。

才接近博士的房門前,一股奇怪的味道迎面而來,彷彿是某種物體的腐爛氣味,其中還攙著一絲海洋的氣息。

黑暗的房內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幸好在瞳術的幫助下,我還是可以清楚看見房內的狀況……

「那是……博士?」見到盤據在床上的怪異物體,我詫異的追問。

「是。」蜜莉絲回給我肯定的答案。

床上躺著一個物體,「他」那赤裸的上半身是人形,腰部以下則是長長的魚尾,兩對翅膀毫無生氣的垂在床上,從身體上纏著的層層紗布繃帶看來,他似乎受了很嚴重的傷,奇怪的液體從傷口處滲出,像黏液般滴落在床沿及地面。

可以肯定的是,康帕納博士就是之前在機器人製造工廠襲擊我們的怪物,只是……

「為什麼博士會變成這樣?」

「博士得到一種奇怪的病。」蜜莉絲緩緩敘述著整個狀況。

「剛開始只是每隔一段時間才會變成這樣,可是後來他變身的次數逐漸增加,每次一變身,博士就會不受控制的跑去攻擊工廠,我們跟凱莉醫生不斷找尋治療的方法,可是到現在都還找不到方法,前幾天,博士又跑去工廠那邊,結果被機器人打傷了,以前他也有受傷過,每次都只要休養一陣子就會恢復,可是這一次不但沒有恢復,還一直維持這種奇怪的樣子,博士他現在完全不能曬到陽光,只要有一點點光線,他就會發出很痛苦的聲音……」

「凱莉醫生怎麼說?她有來看過博士的身體狀況嗎?」我追問著康帕納博士的身體狀況。

「凱莉醫生她也沒有辦法治療博士,她還說,要是再找不到讓博士復原的方法,博士就會因為虛弱過度而死掉。」

「博士現在能說話嗎?」如果可以,我想從博士這邊多打探一些線索。

「不行,博士已經昏迷好多天了。」

「很多天?這個時間點不太對吧?」仲澐開口提問道:「我們一接到博士的訊息就立刻過來了,如果他陷入昏迷,要怎麼寫信給貓?」

「那封信是在十天前發出的。」蜜莉絲澄清的解釋道:「可能是信差找不到你們,所以延遲了一些時間。」

「看來這邊沒有我們要的線索,我們要不要去別的地方找找?」天神樂提議要離開。

「先等一下。」我制止了他,目前我還沒有離開的打算,「雖然博士陷入昏迷,或許我們可以從蜜莉絲這邊問出其他事情。」

然而,不管我們怎麼問,蜜莉絲知道的事情就只有這麼多,博士的病況、為什麼會生病,她全部一問三不知。

正當我們想要放棄時,一直保持沉默的仲澐,問出另一個問題。

「妳知道康帕納博士跟貝瑞拉之間的關係嗎?」

「貝瑞拉?康帕納博士並沒有這位朋友。」蜜莉絲搖頭否認道。

「博士不認識他?妳確定嗎?」聽到這樣的說法,我覺得有些疑問。

「我確定博士並沒有這一位朋友。」蜜莉絲用篤定的語氣回答道。

「這就奇怪了……」

「會嗎?」天神樂似乎不覺得有異,「貝瑞拉那邊也說不認識博士,兩個人的說詞這樣很吻合啊。」

「可是要是康帕納博士不認識貝瑞拉,為什麼要幫博士找治療的解藥就必須找他?」我提出我的疑惑反問道:「照常理說來,直接叫我們找賣巫藥的海魔女就好了,為什麼要特地兜這麼一大圈?」

「可能海魔女不知道藥方吧。」天神樂推測著理由。

「不。」仲澐推翻了這個觀點,「如果海魔女不知道藥方,那貝瑞拉應該就更不可能會知道,畢竟他的職業並不是醫生或是跟藥物相關的工作。」

「唔,我記得貝瑞拉的身分好像是……海族的戰士?」我回想著我們得到的資訊。

「照你們的論點,你們覺得貝瑞拉一定認識康帕納?」天神樂順著我們的猜測說道。

「感覺應該是認識……」雖然只是猜測,不過我總覺得事實就是這樣。

『不好了,你們快點回來!』月雪櫻的聲音突然從隊伍頻道傳來:『有一群人魚士兵突然出現,把我們跟貝瑞拉抓起來,還說明天要將我們處死!』

『欸?你們沒有抵抗嗎?』

如果真的打起來,遙日跟痞子殺手應該是能夠應付的吧?難道對手強的超乎常人?

『因為他們用貝瑞拉威脅我們,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抵抗……』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們三個立刻趕回去找他們。

『小櫻,你們現在在哪裡?』回到最初抵達的地方,我詢問著。

『監牢裡面。』

『監牢?』

我們往附近張望了一會,這裡沒有什麼建築物看起來像是監牢。

『是在地底嗎?』天神樂狐疑的問道。

『不,我們是在雅提拉斯城,城堡內部的監牢。』遙日說出更確實的地點。

『城堡?這裡哪有什麼城堡?』我看著地圖找尋,上頭並沒有標示這個名稱。

『貓,城堡的位置是在海裡喔!』痞子殺手提醒的說道。

『我們是在海裡沒錯啊。』我沒好氣的回著。『旁邊都是海水,不是海裡不然是哪裡?』

『不是啦!』察覺到我誤會了,痞子殺手澄清的解釋道:『你們應該是在我們剛才找人魚的小村子對吧?我們現在被抓到雅提拉斯城,這座城是在村子的大海圍牆外面,不是在小村子裡面。

經過痞子殺手這麼一說,我們這才恍然大悟。

『要怎麼過去那邊?』天神樂追問著。

『商店應該會販售地圖,去找找看吧。』遙日回答著。

在地圖上找到商店的位置之後,我們立刻衝進去買了一張「雅提拉斯城的觀光地圖」。

從地圖上看來,雅提拉斯城距離這個村子有一大段距離,讓浮動部屋以最快的速度移動,我們還是花費了十多分鐘才抵達,要是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直接游泳過去,最快也可能要花上個一天的時間吧!

雅提拉斯城明顯比之前的村子繁榮許多,商店林立、玩家人潮眾多,各式各樣的人魚、海底生物出現在我們面前。

這裡的建築物外觀是各式各樣的貝殼形狀,看到平日習以為常的小貝殼成為放大數十倍的房屋,突然有種自己被縮小的錯覺。

站在城門口往城裡望去,眼前出現一棟較其他建築物還要高上許多的城堡,當然,這棟城堡也是以貝殼打造、拼裝而成。

小型的扇貝堆砌成城堡的牆壁,顏色鮮豔的珊瑚聚成了支柱,尖尖的塔頂是螺旋形貝殼,城門口除了有人魚士兵站崗之外,他們的腳邊還窩著兩個巨大的鸚鵡螺。

每隔一段時間,城堡附近就會出現一批人魚士兵駕著海馬到處巡視。

藏身在圍牆外觀察一陣子之後,發現圍牆內部的巡守比外頭更加嚴密,幾乎到達滴水不漏的情況。

「要潛入好像有點困難……」

當然,我所謂的「有點」就只是「有一點點」而已,想要潛入裡頭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仲澐該怎麼辦?他根本就沒有戰鬥的技能,我可沒把握在裡面還能兼顧到他的狀況。

可是放他一個人在外面,我也不太放心……

「你們在附近等我,我先潛進去看看。」我提出一個較好的方式。

「怎麼可以讓妳一個人去冒險?我跟妳一起進去。」天神樂反對的道。

「不行。」我否決了他的要求,並解釋著原因,「潛入的人數越少越不會引發騷動,要是我被抓了,至少還有你們在外頭善後……」

「既然這樣,由我進去也可以。」天神樂依舊不肯放人。

「我們三個人裡面,我的敏捷最高,當然是我進去啊!」我說出理由。

「貓是打算先去確定他們的牢房位置,然後再思考救援計畫嗎?」仲澐詢問著我的意圖。

「嗯,如果可以救人我就直接救,如果不行我會再跟你們連絡。」

「那麼,只要被士兵抓住,我們就可以直接被帶進牢房了不是嗎?」仲澐說出了另一種方式。

「這根本行不通吧?」天神樂反駁了這項提議,「如果我們也被抓了,那要怎麼救人?」

「不……這樣或許行的通。」仲澐的意見,讓我想到另一種方式。

為了順利被抓,我們直接從藏身的地方跳入圍牆裡頭,並刻意引發聲響,吸引士兵們的注意。

很快的,我們就被人魚士兵團團圍補,身上被海草製成的繩子牢牢綁住,人魚將我們帶到人魚城主「菲歐利」面前。

城主菲歐利坐在由珍珠、瑪瑙與珊瑚製成的漂亮椅子上,樣貌跟我們所見到的人魚有些不同,他的頭上沒有人魚的特有的美麗頭髮,光亮的頭上豎著三排漂亮的魚鰭,黑色的魚尾泛著銀光,象徵權勢的權杖就立在他的座位旁邊。

「你們幾個企圖潛入本城,有什麼企圖?」菲歐利板著臉質問道。

「我還想問你有什麼企圖。」我反過來指責著他,「為什麼要抓走我們的朋友?」

「你們的朋友?」

菲歐利略帶困惑的停頓了下,他身旁的侍從在此時上前解釋。

「城主,她應該是在說貝瑞拉跟那幾個人類。」

「原來你們是那個叛徒的朋友?」一聽到這件事情,菲歐利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叛徒?」

「既然你們想找他們,那我就成全你們。」菲歐利隨即對士兵們下令道:「將他們關入監牢,明天一同處斬!」

命令一下,兩名士兵隨即押著我們離開,穿過數條長長的通道,我們來到了光線陰暗的監牢裡頭。

在某間監牢裡頭,我們見到了貝瑞拉及其他人,他們的手上配戴著手銬與腳銬,行動完全被限制住。

「你們──」見到我們出現,待在牢籠裡面的他們全露出訝異的神情。

「嗨~~我們來了。」我笑嘻嘻的對他們打招呼。

「貓啊,我們是叫你們來救人,可不是要你們一起來被關耶!」痞子殺手苦笑的嚷著。

「我們是來救人的啊。」我笑著回道。

「貓,你們都已經被綁住了,要怎麼救我們?」遙日不解的追問。

「這裡可不是讓你們聊天的地方!還不快點進去!」人魚士兵將牢龍開啟,厲聲的命令道。

「幹嘛這麼兇啊?」

一邊無奈的嚷著,我緩緩彎低身體,準備進入牢籠……

「碰!」趁著士兵沒有注意,我將身子一閃,用力將身旁的人魚士兵撞開。

抓緊這個機會,天神樂也起腳朝另一名士兵踢去,對方狼狽的跌倒在地。

在他們還沒來得及反擊的時候,我叫出了暴雷,要牠朝士兵發出風術攻擊,才幾秒的時間,人魚士兵就被擊昏了。

「解決啦!」我開心的朝他們笑著。

「嘎啦啦!暴雷將士兵解決了!」

暴雷開心的擺動尾巴,在我們身旁游來游去。

「嘎啦啦,游游游,暴雷會游泳!」

「這樣子不算解決吧?」月雪櫻揮動了下身上的手銬與腳銬,「就算他們暈倒了,我們這樣也還是沒辦法逃。」

「嘎啦啦,主人,暴雷幫妳將繩子咬斷!」暴雷游到我身邊,張口往海草繩子咬下。

「嘎、呸呸呸呸!好苦、好難吃……」暴雷吐著舌頭,一雙大眼睛全都瞇起來了。

嚐試了幾次,儘管暴雷已經很努力了,卻始終無法將繩子咬斷。

「嘎……主人,這繩子很難吃又很硬,暴雷咬不下去。」暴雷眨著水汪汪的眼睛,難過的對我說道。

「沒關係,我知道你盡力了。」

「真慘啊。」痞子殺手打哈哈的笑著,「我們被銬住,你們被繩子捆住,這樣誰都沒辦法脫逃,貓,你們這場援救行動失敗了啦!」

「我怎麼可能會失敗?」我朝他回了個笑。

談話中,我用幻實造出了一把大剪刀,輕輕鬆鬆就將身上的繩子剪斷。

「酷!沒想到貓也變成魔術師了。」痞子殺手笑嘻嘻的稱讚道。

「這是幻實,不是魔術。」我澄清的回著。

「嘎啦啦,這是幻實作出的剪刀,不是變魔術啦!」

拿著剪刀,我一一將他們身上的繩子、手銬和腳銬剪開。

「終於自由了。」月雪櫻開心的笑著。「我還以為我們真的會被殺死呢!」

「快走吧!」貝瑞拉催促著我們,「其他士兵很快就會趕到。」

才剛現身在監獄外頭,面前就已經包圍了一堆人魚士兵,數量是我們人數的五倍以上。

「人好多……」月雪櫻驚呼了聲,臉上也蒙上一層擔憂。

「小case!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了!」痞子殺手信心十足的笑著。

沒有拿出大傘,痞子殺手只是朝他們拋出了幾張炸符,但,被丟出的炸符卻沒有被引爆。

「欸?為什麼……」

「這裡是海裡,火系的東西在這裡沒有效用。」遙日解釋的說著。

「嘎啦啦,火不能在海裡使用啊!痞子殺手笨笨喔!」暴雷取笑的說道。

「欸,我只是忘記了咩!」痞子殺手轉而拿出幾個棒球大小的雷珠。

「既然沒辦法炸魚,玩玩電魚也不錯。」

「等等!」

就在痞子準備將雷珠丟出時,我一腳將他踢倒,免去了一場危機。

「貓!妳幹嘛突然踢我?」痞子殺手一臉埋怨的嚷著。

「你是笨蛋啊!」我對他大聲吼著:「我們現在在水裡耶!你是要連我們一起電焦啊?」

「嘎啦啦,痞子大笨蛋!考慮一下現在的環境好咩!」暴雷朝他扮了個鬼臉。

「啊哈哈哈……」痞子殺手尷尬的笑了幾聲。「一時沒注意,抱歉啦!」

痞子殺手將雷珠收回去之後,又拿出了另外幾樣方形物體。

「這次一定行!相信我吧!」

他將東西丟出之後,地上隨即冒出巨大的藤蔓,那些人魚士兵被藤蔓纏住了身體及魚尾,完全動彈不得。

利用這份拖延的時間,我們順利從人魚士兵面前逃脫。

然而,圍捕的行動還沒結束,騷動在城堡裡頭擴大,出動的士兵也逐漸增加。

「從這邊走!」

貝瑞拉朝我們喊了聲,帶我們鑽入附近的草叢內,利用種種遮掩物脫逃。

逃離城堡的途中還是會遇到了部份士兵,不過都是在我們可以應付的範圍內。

在我們搭著浮動部屋逃離城市時,那些士兵還不死心的駕著海馬追逐,為了順利脫身,我們將浮動部屋提升到最快的速度,這才順利將那些追兵拋在後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