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在我的抗議之下,遙日將他給我的留言全部刪除了,但,儘管刪除了留言,整個事件還是持續發燒中。

部分玩家在聽到我跟遙日正式「分手」後,聽說有人還不死心的成立後援會,不斷發表聲明,希望我們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

當然,有這種支持的後援會,也有另一種持相反看法的組織出現,總之,現在整個狀況一團亂,害我每次出現都要用霧氣將自己隱藏。

如果光只是這件事情,其實也不足以讓我煩心,反正我只要不理會就好了,但是……

天神樂在跟我告白之後,雖然態度跟平常差不多,可是在「某些時候」他就表現的非常明顯。

例如:遙日想找我一起行動的時候、遙日跟我聊天的時候……只要遙日一接近我,他就會找理由將我拉開,要不然就是硬要擋在我跟遙日之間。

由於天神樂的態度實在是太明顯了,就連遲鈍的遙日也察覺到這份異狀。

「貓,阿神最近對我的態度很奇怪。」某日,遙日終於忍不住對我抱怨。「難道他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氣嗎?」

「上次的事?」

「就是我讓妳生氣的事情。」遙日解釋的說道:「可是他那時候有揍了我一拳,難道這樣還不能讓他消氣嗎?」

原來你們之間還有這一段啊……

「那個……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有空會找他談談。」我尷尬的笑笑。

「嗯。」

只是……我該怎麼跟天神樂說呢?

「阿神應該不是在生氣,他只是不想讓遙日跟妳單獨相處而已。」

仲澐端了一杯飲料到我面前,自己也跟著在我身旁坐下。

「可是我已經跟他說過,遙日只是朋友了啊。」坐在賭場的角落,我苦悶的喊著。

本來想要找紫玥或焰星商談這件事情,但是他們最近正為了即將登場的企劃案忙得不可開交,我已經有幾天沒見到他們的蹤影。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仲澐成了我的訴苦人選,賭場這邊也成了我的避難場所。

「大概是阿神覺得遙日還是具有威脅性吧,畢竟你們兩個曾經相處過很長的一段時間。」

「怎麼會這樣……」我無奈的趴在桌上。

「想要解決這樣的狀況,就快點給天神樂答覆吧。」仲澐建議著。

「嗯。」

「要跟他交往,或是不想跟他交往……妳已經有答案了嗎?」仲澐追問著。

「……他是個很不錯的朋友。」

「所以是拒絕?」仲澐猜出我的回答。

「嗯。」

「真是出人意料,我還以為妳會答應。」仲澐有些不解的說道。

「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

「因為你們兩個相處的感覺很不錯,」仲澐說出了理由,「妳對他完全沒有好感嗎?」

「基本上,會跟對方成為朋友,都是因為覺得對方不錯才會結交吧?」我沒好氣的反駁著。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試著跟他交往看看?說不定妳在了解他之後會喜歡上他。」

「這樣很糟糕。」我直接了當的回絕了這項提議,「阿神用很認真的態度跟我表白,我怎麼可以用這種測試的心態跟他相處?」

「可是換個角度來說,現在阿神對妳的喜歡是一百分,而妳只有五十分,妳只要在日後將這份喜歡提升到一百分不就行了嗎?」

「要是我一直維持在五十呢?」我反問他,「用這種敷衍的態度跟阿神相處,對於用一百分喜歡我的阿神,不覺得很差勁嗎?」

聽到我這樣的說法,仲澐突然笑了出來。

「看來妳不管對什麼事情,都是採取不妥協的態度啊。」

「這樣不好嗎?」我隨手搖晃著玻璃杯中的飲料,「我也知道這樣的自己太過固執,但是……」

「不,這樣的妳很不錯。」仲澐朝我鼓勵的笑笑,「雖然就現實面來說,妳的態度有些不切實際,不過,能夠堅持自己原則的妳,我覺得很棒、也很羨慕。」

「這種事情本來就應該要這樣啊。」停頓了下,我有些狐疑的望向仲澐,「難道說,只要女生來對你告白,你就全都會答應?」

「妳認為我是一個夜生活很隨便的人?」他失笑的反問。

「是你自己說,只要覺得不錯就可以試著交往啊,又說什麼妥協之類的話,所以我才會想……這會不會是你的經驗談?」

「我說的妥協,指的是工作上。」仲澐解釋的回道:「老闆的話總不能不聽吧?」

「你是做什麼工作啊?」

從沒聽仲澐說過他的工作內容,我有些好奇的追問。

「我……」仲澐為此微愣了下。「我在一間國際企業公司上班。」

「是喔。」我理解的點頭,「既然這樣,為什麼你可以經常上線?」

本來以為仲澐是自由業工作者,因為工作時間可以自由調度,所以他才會經常進入遊戲,但是現在聽來,並不是我想的那樣嘛!

「我們公司是採用彈性工時制度,只要能將事情做完就可以。」

「了解。」

『貓,我是小櫻,妳現在有空嗎?』月雪櫻突然對我傳來了密語。

『怎麼了?』

『我們要去解任務,想找妳一起去。』

『還有誰要去?』

『我跟阿神、遙日,還有痞子會長。』

『……』聽起來是一個很糟糕的組合。

『我聽遙日說這個任務你們之前有遇過,只是還沒有解,這個任務跟康帕納博士有關,妳有印象嗎?』

『嗯,我知道。』

雖然我也很想解開這個謎團,可是一想到要跟他們一同行動,我就覺得很頭痛。

『貓,我們很久沒有一起組隊解任務了,妳就一起過來嘛~~』月雪櫻用央求的語氣道。

那也是為了讓妳跟遙日多相處啊。我在心中苦笑著。

只是我這樣的舉動似乎成效不彰,小櫻跟遙日還是保持在朋友的狀態,沒有任何進展。

『貓,其實我已經對遙日死心了喔。』月雪櫻突然對我坦白了她的心情。『所以如果妳是因為我的關係,故意疏遠遙日,妳已經可以不用這麼做了。』

『……』因為這些話來的太過突然,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要不是夜音黎恩告訴我說,她早已經看出我的狀況,我恐怕還自以為掩飾的很好,這樣子真是太糟糕了……貓,妳其實一直都在促成我跟遙日,對吧?真的很抱歉,讓妳這麼苦惱。』

『為什麼……妳要放棄?』遲疑了很久,我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因為我知道我跟遙日不可能,他只是將我當成普通朋友……』

『可是他現在又沒有喜歡的人,說不定──』

『說不定只要我努力一下,他就會喜歡上我?』月雪櫻說出我的想法。

『嗯。』

『我本來也曾經這麼想過,可是我發現……他心底其實有重視的人,遙日他真的非常非常重視妳,對他來說,妳應該是他唯一放在心上的人吧。』

『等、等等,不是這樣的,我跟他只是朋友,他自己也說我跟他是夥伴,所以……』

『貓,妳不用這麼緊張啦。』月雪櫻輕聲笑著,『我真的已經都放下了,雖然現在談到這件事情心裡還是會有點不舒服,不過我真的已經沒有那種感情了,我現在只希望我們能夠回到當初認識的時候,妳不要再因為我而避開遙日,我們可以像是好朋友一樣,一起玩、一起打怪。』

『……我知道了。』

小櫻說的事情,也正是我所期盼的,沒有任何芥蒂、沒有任何尷尬,就只是單純的玩鬧。

約定好見面的時間跟地點後,我們結束了交談。

「怎麼突然不說話?」仲澐困惑的問道。

「小櫻說要找我一起去解任務。」我將組隊的成員跟他說了一遍。

「這樣的組合,還真是有點……」仲澐回我一個了然於心的笑。

「有痞子在場,氣氛應該就不至於太糟糕吧。」

「我可以一起去嗎?」仲澐突然開口詢問:「雖然我不擅長打怪,但是還是想要體驗一下跟大家一起解任務的樂趣。」

「那就一起過去吧,人多也比較熱鬧。」

 

跟其他人在商會裡頭集合組隊之後,我們隨即傳送到另一個地方,位於「湛藍天域」附近海底的「雅提拉斯城」。

根據其他玩家提供的情報,要將康帕納博士身上的詛咒解開,就必須來這邊找尋藥水。

「這裡還真特別……」

往四周望去,在我們的附近立著一面藍色高牆,牆面無止盡的往左右延伸,完全看不見它的盡頭,順著牆面往上觀看,發現這面牆的高度竟然往天際延伸,簡直有數十層樓高。

「這面圍牆還真高。」月雪櫻訝異的說道。

「那不是圍牆。」遙日搖頭解釋著,「是海水。」

「海水?」

我緩步往牆面走去,走近之後,這才看清楚這面「水牆」的模樣。

像是被某種力量壓縮,海水在這裡讓出一個空間,留出一塊土地,透過清澈的水面往裡頭望去,還可以見到不少魚群在水裡悠遊。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好奇的往水牆伸出手碰觸,發現我的手竟然能夠輕易穿過那牆面,探入水裡,海水涼濕的觸感自手上傳來,將手抽回後,手臂部分的衣服全都濕透……

「是真的海水,真神奇……」

「好好玩!」月雪櫻興奮的嚷著,「如果穿過這面牆,我們就是進入海中了?」

「進入海中之前,最好先去買可以在水中呼吸的魔水,」遙日提醒的說道:「要不然會溺斃在海裡。」

「那……我們要去哪邊買啊?」月雪櫻追問道。

「應該是那邊吧?」仲澐指向陸地的中心處。

雖然眼前只有奇形怪狀的海草草叢跟岩石,不過,遠處似乎有一些高高低低的堆砌物品,無數的氣泡自那個地方冒出。

「貓,我們走吧。」天神樂走到我身旁催促道。

「是啊,親愛的貓,我們走吧!」痞子殺手親暱的摟著我的肩膀,自顧自將我往前拉去。

在走了一段距離之後,我們看到一個小村莊,村莊裡頭的屋子以貝殼堆砌而成,房屋的樣式呈現半圓形,村子外圍以紫紅色珊瑚群圍成籬笆,各色海草以村莊為中心蔓延開來。

向其他玩家詢問過後,我們前去跟一位名叫「海魔女」的人魚,購買可以在海中呼吸的藥水。

雖然有著「海魔女」這種令人害怕的名字,可是她的姿色卻是十分美艷、動人,一頭墨綠的波浪長髮隨著動作飄揚,上身穿戴著有眾多寶石點綴的漂亮衣服,魚尾部分也以一串串的珍珠妝點著。

明明這裡沒有海水,可是她卻用如同悠遊水中的方式,不斷擺動著魚尾……不只是她,這裡所有的人魚都是以這樣的姿態行動。

海魔女的住所,除了販賣可以讓人在水裡呼吸的藥水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奇怪藥劑,嚴然就是一個藥舖。

「要是想要調配藥劑,歡迎回來找我。」用著嬌媚的笑容,海魔女朝我們揮手道別。

當然會回來找她,畢竟情報上說,只有她能調出讓博士復原的藥劑。

「接下來呢?」喝下藥水後,月雪櫻問著接下來的行動。

「要去找一個叫做『貝瑞拉』的人魚。」看著買來的情報卷軸,天神樂回答道:「他的出沒地點是港口跟村子裡的廣場。」

「這裡也有港口?」這真是令我訝異了,「我們現在在海裡耶。」

「那裡的船是由海底通往陸地的船。」遙日解釋的說明道。

「我們要先去哪邊?」月雪櫻詢問著。

「分兩邊走吧。」天神樂提議著,「我們有六個人,三個人去廣場、三個人去港口。」

「我要去港口。」我主動開口說道。

跟廣場比起來,我比較好奇這個海底的港口是長什麼模樣。

「那我也去港口。」

「我要跟貓一組。」

在我說完之後,遙日跟天神樂同時開口,又同時打住,彼此對望了一眼,遙日的表情是訝異,而天神樂的神情則是有些不悅。

「大家……好像都對港口很感興趣。」發現氣氛竟然在一開始就變得詭異,我只能尷尬的笑笑。

「喲、喲!沒想到你們兩個這麼有默契啊?」痞子殺手朝兩人笑著,「既然這樣,你們兩個就跟仲澐一組,我跟貓還有小櫻一組。」

「為什麼是這樣分配?」

「可是我……」

雖然想法不同,但是兩人卻同時出現不情願的神情。

「因為我覺得你們三個人很搭配。」痞子殺手挺起胸膛,用著莫名的自信回道:「難道你們不相信我這個會長所做的判斷?」

這種沒根據的判斷,會有人相信你才怪。雖然對痞子這樣的態度覺得不以為然,但,他也真是幫我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畢竟,不管我是跟遙日或是阿神一組,總覺得不妥……

可是為什麼不將小櫻跟他們兩個人搭配呢?畢竟她跟遙日、天神樂都很熟,由仲澐跟他們同一組,總覺得有點奇怪,雖然同是公會成員,但是他跟他們兩個並不是很熟,這樣在相處上會不會尷尬呢?

『不會啊,我覺得這種安排非常洽當。』

在我傳密語給仲澐之後,他這麼回答我。

『為什麼?』

『如果是由妳或是小櫻跟他們同一組,要是他們兩人發生爭執,妳們要站在哪一邊呢?』

『這……』不管哪邊好像都是個大難題啊。

『了解了吧?』發現我已經理解原因,仲澐暗地裡朝我眨眼笑笑,『所以說,由我跟他們同一組,是最適當不過的,而且有我這個不是很熟悉的人在場,他們也比較會克制自己的情緒。』

難道說,痞子是因為考量到這一點,所以才會……

「好了,我們走吧!」痞子殺手一手搭著我的肩,一手摟著小櫻的腰。

「這種左擁右抱的感覺真是不錯,我很久以前就想要試試這種滋味了。」

「你這個……死痞子!」我一拳將他給打飛。

我就說嘛!他怎麼可能會設想的那麼周到呢!根本就是誤打誤撞罷了!

「嗚~~貓,妳怎麼可以對妳的夫君這麼狠心呢?」痞子殺手爬回我的腳邊,可憐兮兮的泣訴著。

「要是你再胡言亂語,我就直接送你下地獄!」說話時,我附帶踹了他幾腳。

「貓,要是妳再打下去,他真的就要掛了。」為了避免這樣的慘狀,月雪櫻連忙幫他進行治療。

「還是小櫻妹妹對我最好,又溫柔又體貼。」痞子殺手一把抱住了她的腳,「女孩子就是要像妳這樣才可愛啊……」

被痞子殺手抱住的她,顯得極為不知所措,雙頰也跟著染上一層紅暈。「那、那個我……」

「你不要趁機吃豆腐!」我上前將痞子拉開,不讓他糾纏月雪櫻,「小櫻,不用理他。」

拉著月雪櫻的手,我快步往港口的方向走去。

跟一般陸地上的港口不同,這裡所謂的港口,其實是一個往高空直衝的海流,面前的景觀就像一面逆流的瀑布一樣。

數艘船隻就這樣飄盪在水面上,船的一頭用繩索固定在地面,在乘客都上船後,船夫會將一頭的繩子解開,船隻便會順著水流直接往上衝。

「感覺好像是雲霄飛車那類的東西。」

聽著船上玩家的尖叫聲,總覺得要是搭上這種船,應該會讓人嚇的心臟爆開吧?

「貓,好像很好玩耶!我們去玩玩看!」尾隨在我們身後的痞子殺手,一臉躍躍欲試的說道。

「你自己去,我才不要。」

「為什麼?難道說……妳會怕?」痞子殺手追問著。

「我只是不喜歡這種東西。」

雖然有人會覺得雲霄飛車這類的遊戲極具刺激性,可是對我來說,這種已驚嚇為主的玩法,根本是一種自找苦吃、折磨自己的方式。

「不用擔心啦!」痞子殺手往自己的胸口一拍。「我會坐在妳身邊,要是覺得害怕,妳可以緊──緊的抱住我,不管多緊都可以喔!」

「……不用了」一把將他推開,我跟小櫻往船夫的方向走去。

「請問你認識一個叫做貝瑞拉的人嗎?」

「當然認識,那傢伙經常到這邊找我們麻煩。」人魚船夫沒好氣的回道:「你們是誰?找他做什麼?」

「我們是……」

才準備要回答,一旁突然傳來了騷動聲。

「放開我!快放開我!」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沒有得到准許,你永遠都不能到陸地去!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另一名人漁船夫將一名藍髮人魚推倒在地。

「吶!那個傢伙就是你們要找的人。」回答我們問題的船夫,指著地上的人魚說道。

聽見他這麼說,我們三個立刻向他走去。

「請問你是貝瑞拉嗎?」

「你們……是誰?」

在對方抬起頭來時,我們這才看清楚他的樣貌,他有著一頭漂亮的水藍色波浪短髮,長相十分清秀、漂亮,他的上身穿著跟樣貌不搭的粗布衣服,下半身則是顏色比髮色還深上一些的魚尾,他很美,那是一種很中性而且與眾不同的姿色。

「我們是為了康帕納博士來的……」月雪櫻說出任務所需的關鍵字。

一聽見康帕納的名字,驚愕的神情從貝瑞拉的眼中掠過。

「康──」

才要開口,才喊出第一個字,貝瑞拉卻又突兀的打住。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沉下臉色,貝瑞拉快速從地上起身離開。

沒有預料到會有這種狀況,我們錯愕的目送他離去。

「為什麼會這樣?」月雪櫻大感不解的說道:「我記得我朋友說,只要跟貝瑞拉說出康帕納博士的名字,他就會告訴我們博士的解藥要怎麼做啊。」

康帕納博士的任務屬於C級任務,雖然解任務時需要打怪跟收集解藥材料,但是這個任務其實還算簡單,我們原先預估一天就將它完成,現在出現這種突發狀況,還真是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