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不曉得今日的餐點你們覺得如何?」一名男子現身在門口,雖然身上的穿著簡單且樸素,但卻讓人覺得很有品味。

「甜點很好吃!」點選好餐點的痞子殺手,笑著稱讚道:「你們的廚師真是太棒了!」

「謝謝您的讚美,我會將這句話轉達給廚師。」對方朝我們點頭笑笑。

「跟各位介紹一下,這位是這裡的老闆,也是我們親愛的夥伴──黑戰士。」焰星單手托著下巴,笑的一臉燦爛。

「你是黑戰士?」見到他的本尊,還真是令人訝異。

大概是因為長期待在室內,黑戰士的膚色顯得極為白皙,膚質好的就連女生也會羨慕,從外表上看來,他實在不像是一個大型餐館的經營者,他的氣質反倒比較像是學者或是從事藝術方面的工作者。

「沒想到黑戰士竟然是這裡的老闆?看起來好年輕!」痞子殺手大感意外的嚷嚷。

「是啊,我本來以為這裡的老闆會是個中年人。」我附和的點頭。

「你的動作很慢喔!」紫玥半帶數落的說道:「明明就在自家餐廳裡面,卻是最後一個出現。」

「沒辦法,因為剛才有位客人說要購買特製蛋糕,要給他的妹妹慶生,所以就擔擱了一下。」

黑戰士往旁邊退開了些,讓他身後的人能夠進入。

只見老哥推著一個推車進來,推車上頭放著一個十分漂亮的大蛋糕,上頭點著蠟燭。

「生日快樂。」老哥將蛋糕端上桌,笑著對我說道。

「欸?可是我的生日不是還要再過幾天……」

「剛才我聽焰星說戰神的其他人全都要過來這裡,趁著這個機會,我想讓妳的朋友一同為妳慶祝。」

「謝謝。」我感動的朝老哥笑著。

「貓,快點許願、切蛋糕吧!」痞子殺手連聲催促著,「這種造型的蛋糕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感覺好像很好吃!」

在眾人的祝賀下,我快速吹熄上頭的燭火,並將蛋糕分給眾人。

「喔喔!這個蛋糕好好吃!」痞子殺手一臉幸福的嚷著,「這蛋糕叫什麼名字?一個要多少錢啊?」

「這是這位老闆親手做的特製蛋糕,無價。」老哥笑著拍拍黑戰士的肩膀。

「這是你做的?」我訝異的追問:「我還以為餐廳老闆不會進廚房做料理呢!」

「平常這些都是廚師的工作,今天算是特殊情況。」黑戰士回給我一個溫和的笑。

「這個蛋糕真好吃!」痞子殺手用著誇張的感動語氣嚷道:「奶油相當柔潤,蛋白酥皮裡面有焦糖的味道,水果香味非常濃郁……簡直是人間極品!」

雖然這個蛋糕真的很好吃,不過也沒必要這麼激動吧?真是太誇張了……

發現痞子殺手一副快要哭出來的高興模樣,我只能用「錯愕」來形容。

「貓,這個蛋糕的口味妳喜歡嗎?」黑戰士詢問著我的意見。

「很喜歡。」我開心的點頭,「這個蛋糕不會太甜,很好吃。」

「黑戰士,你也幫我作一個蛋糕好不好?」痞子殺手期盼的央求著。

「我說過了,今天是特例。」黑戰士婉拒的回道:「因為來不及準備生日禮物,所以才會特別做了這個蛋糕。」

「既然這樣,我的生日也快到了。」紫玥笑嘻嘻的接下話,「你就比照貓的禮物模式,送我一個親手做的蛋糕吧!」

聽到紫玥這麼說,黑戰士也只能回應一個無奈的苦笑。

「貓,抱歉。」格鬥天丸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我們到這邊之後才知道今天要為妳慶生,所以也沒有準備禮物。」

「沒關係,能夠跟大家一起慶祝,我就已經覺得很高興了。」

「不行,怎麼可以就這麼算了。」非凡子不同意的搖頭,「等到生日的當天,我會親自將禮物送到妳家。」

「貓,這條項鍊就當作是妳的生日禮物吧!」紫玥將配戴在頸子上的項鍊拆下,順手為我戴上。

低頭瞧著項鍊上的銀色墜子,墜子中間鑲著一顆綠色寶石,雖然我不常接觸珠寶首飾,但,就算是外行人,也能夠看出這造型特殊的項鏈價值不菲。

將墜子翻面觀看,背後刻著三個英文小字。

「紫玥,妳的英文名字叫做Red啊?」我順口問著。「跟緋的英文名字一樣耶。」

「妳怎麼會知道?」紫玥不解的反問我。

「這上面有刻啊。」我指著墜子回道:「妳不知道墜子上面有刻字啊?」

「不知道,收到東西的時候我沒有仔細看……既然上面有刻字,那就不能當生日禮物了,我改天再送妳一個新的。」

「紫玥,你這樣很沒誠意喔!」痞子殺手數落的說道:「要送人家的禮物竟然還刻著自己的名字,真是糟糕……」

「我又不知道有刻字,廠商又沒有跟我說……」

「廠商?什麼廠商啊?」

「呃,哈哈。」紫玥像是說溜嘴的乾笑幾聲。

「這款項鍊好像是緋代言的商品,妳……該不會真的是緋吧?」痞子殺手推敲的問著。

「這怎麼可能!」老哥突兀的插嘴反駁:「她當然……」

「是啊。」紫玥坦白的點頭回道:「我就是緋。」

「妳……」聽到紫玥坦承了身分,老哥有些愕然的望著她。

「紫玥,妳這樣暴露身分,不太妥當吧?」焰星不甚認同的皺眉。

「不要緊,我相信他們不會說出去,對吧?」紫玥笑著反問。

「當然不會。」痞子殺手第一個搶先保證,「不過,妳能不能幫我簽幾個名、給我幾樣想要丟掉的東西,讓我拿去網路上拍賣呢?」

「我送你一個腳印如何?」紫玥直接一腳踩上了他的背部。

「哎哎,只是開個玩笑嘛!不用這麼認真吧?」痞子殺手求饒的喊著。

「真是的,當初要我們保密的人可是妳,」老哥有些不快的叨唸著,「現在卻自己主動說出來了。」

「反正他們以後也會知道,而且現在這種時機說出來我覺得不錯啊。」紫玥反駁的回道。

「隨便妳,」老哥冷著臉回嘴道:「以後要是發生問題,妳叫妳家經紀人不要怪到我們DEUS頭上。」

「貓,妳看啦!」紫玥突然向我哭訴著,「妳哥每次跟我說話口氣都好兇,他真的好過份!難道我跟自己的朋友坦白也有錯嗎?」

「哥……」

「妳不要被她騙了!」老哥氣呼呼的罵著,「妳知道她平常開會的時候多兇、多恐怖嗎?根本就是披著天使外皮的惡魔!」

「開會的時候本來就要很嚴肅啊,而且你的樣子比我嚴肅多了!說我兇,難道你就比我好嗎?」

「那個,兩位請冷靜一點……」見到他們越吵越烈,夾在中間的我實在是有點……害怕。

「妳這個人真是奇怪,是妳自己說開會的時候要正經一點,所以我才……」

「可是你也不用……」

「呃,請冷靜、冷靜一點。」無法制止他們的我,只能一再重覆著這句話。

「貓,來這邊吧。」焰星笑著朝我招手。「不用理他們。」

「我哥跟紫玥平常就是這個樣子嗎?」

「還好啦。」焰星苦笑的回道:「他們兩個都是公私分明的人,除了第一次的見面會議吵過架之外,後來他們兩人都保持很理性的態度,就算要吵也是在會議之前跟之後……」

「請問一下。」絕對殺戮突然開口提問:「你們說的DEUS是……設計零度的那個DEUS?」

「嗯,就是我們。」

「嘩~~沒想到身邊的人全是一些名人耶!」痞子殺手故作驚訝的說著。

「阿戮呢?你是做什麼工作啊?」我追問著他。

「跑車設計師。」絕對殺戮簡單的說出工作內容。

「酷!」痞子殺手讚嘆了聲。「你是只喜歡設計車子,還是自己也有在玩車?」

「一開始是跟朋友組車隊,後來學著自己改裝、維修車子……」

「那你們現在車隊還在嗎?」

「一些成員開始工作之後就離開車隊了,另一部分的成員現在成為職業車手。」

「你設計了哪幾款跑車?」

一提起車子,除了遙日之外的幾個男生全來了興致,話匣子一開,幾個人開始聊起了車子構造、配備、引擎等等難以理解的事情。

向來沉默少言的絕對殺戮,也難得的話多起來,不僅為大家一一解說各種疑問,更答應要在下次的比賽日,帶我們到賽車場參觀比賽。

「……不管怎麼說,這場打賭是你輸了。」原本還在爭執的紫玥,突然轉了個話題道。

「嘖!」老哥不滿的別過臉去。

「願賭服輸,你不可以耍賴!」紫玥追著道:「焰星可以當證人!」

「知道了,我會遵守條件。」老哥沒好氣的回道。

「你們賭了什麼啊?」我好奇的追問。

「賭妳啊。」紫玥笑嘻嘻的回道。

「我?」

「我跟立人打賭,妳在知道我的身分之後,會不會被嚇一跳。」紫玥說出整個由來。「我賭不會,立人說妳一定會很訝異。」

「芥伶,妳今天真的很反常耶!」賭輸的老哥,轉而向我埋怨,「聽到自己的夥伴是有名的歌手,妳竟然什麼感覺都沒有,妳是忘了帶神經出門嗎?」

經老哥這麼一提,我這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這一點。

「該怎麼說呢。」我低頭想著原因,「可能是因為太多事情全擠在今天發生,受到太多衝擊,所以就反而變的很冷靜了。」

「妳的理由還真是奇怪。」老哥不滿的嚷嚷著。

「賭注是什麼?」見到老哥輸的這麼不情願,我真是好奇了。

「進入遊戲裡面,當我一小時的僕人。」紫玥極為開心的笑著。

「只有一小時,那還好嘛!」還以為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呢。

「一個月。」老哥悶著臉說道:「這樣的情況……要持續一個月。」

「……你保重。」

「這個賭注等這個企劃案忙完之後,就開始執行吧!」紫玥站起身,微笑的說道:「好了,我該回去了,不然我的經紀人可能會找我找到瘋掉。」

「妳沒有跟他說妳要出來?」我訝異的問著。

「這個嘛~~」紫玥朝我甜甜一笑,「當然是沒、有、囉!」

「……」

「我也該回公司去了。」絕對殺戮跟著起身。

「難道你也是翹班出來的?」我心驚的看著他。

「沒。」絕對殺戮否認道:「我有告訴其他人,我要出來散心、找靈感。」

這個意思跟翹班好像差不多……

「你們還真是自由的過分,隨隨便便都可以丟下工作不管。」痞子殺手戲謔的笑道。

「今天算是特例。」絕對殺戮朝我笑著。

「誰叫你們兩人這麼讓人放心不下。」紫玥親暱的摸著我的頭髮說道。

「嗯,已經沒事了……」我朝他們回了個感激的笑。

簡單的互道一聲再見之後,聚會就結束了。

離開餐館,我們跟隨焰星走向停車場取車,遙日在這時提出了一件我早已經遺忘的事情。

「立人,貓說只要你同意的話,我可以去住你們家,你……答應嗎?」

「這是芥伶說的?」老哥有些無法置信的望著我。

「呃,我……」

「是她說的沒錯。」焰星搶先我開口回道:「我可以作證。」

「那是因為遙日他感覺上很不會照顧自己,所以我……」

「那你就搬來吧。」沒等我說完理由,老哥十分爽快的答應。

「哥,你這樣會不會太過乾脆了啊?」

「這件事情不是妳提議的嗎?」老哥反問道。

「是沒錯啦,可是……」我以為你會猶豫一下耶!

「遙日,搬家的事情你要記得去跟戴爾博士說一下。」焰星提醒的說道:「不要讓他找不到人。」

「我知道。」遙日點頭回著。

「既然決定要搬家,那就今天直接搬吧!」老哥催促的說道。

「欸?這會不會太快了?」我訝異的嚷著,「至少也要給遙日一些時間整理行李吧?」

「妳不是看過他的房間了嗎?」老哥指著遙日反問道:「他哪有什麼行李?」

「那些東西……大概只要幾小時就能將行李打包好了吧。」焰星推敲著時間。

就像他們說的,遙日的東西真的非常、非常少,除了幾套衣服、電腦、文件之外,似乎就沒有什麼可以搬走的東西,遊戲蛋是他唯一一件大型的行李。

然而,雖然行李簡單,但,整個搬家行動真正宣告結束,也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遙日的房間是在三樓,老哥房間隔壁的空房,如此一來,兩人要討論工作上的事情也就方便多了。

家裡突然多了一個人,這樣的情況讓我有些無法適應,在今天之前,這棟房屋一直只有我跟哥哥而已。

誰叫我要說出那句話呢?我懊悔的敲著頭。

「貓,妳在做什麼?」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轉頭望去,發現洗完澡的遙日,頂著一頭濕髮出現在我身邊。

初次見到這種模樣的他,我真是……有點不知所措。

「我、我在準備晚餐。」

尷尬的我,只能假裝忙碌的擦拭廚房桌面、清洗碗盤,而遙日則是安靜的站在一旁觀看。

不習慣這樣的狀況,我只好隨口找了話題閒聊。

「你站在這邊做什麼?不用整理行李嗎?」

「已經整理好了。」

「你不是這幾天都沒睡覺嗎?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不用,我現在精神很好,不想睡。」

「……」

忙完手上的事情,我往烹調箱望了眼,上面的時間顯示還有二十分鐘。

「還要再過一會才能夠吃飯,你現在會不會餓?要不要先喝一杯牛奶?」

「好。」

我將冰箱裡的牛奶拿出來,溫熱之後倒入杯中給他。

「謝謝。」慢慢將杯中牛奶喝光後,他才又開口說話。

「貓,妳現在可以上線一下嗎?」

「做什麼?」

「我想讓妳看看暴雷現在的樣子。」

對了,之前有聽說暴雷被轉移到另一隻寵物中,不曉得它變成什麼模樣……

點頭答應了聲,我跟遙日各自回到房間,進入自己的遊戲蛋。

 

在登入遊戲之後,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個一無所有的空間中,如果我沒有記錯,這裡應該是他們內部人員的專屬空間。

沒多久,遙日緊接在我之後出現。

「貓,這個……」

遙日的手上出現一個發光體,在光芒散去後,我見到一隻寵物,牠的身形大約就像小狗那樣,用兩手就可以將牠整隻捧起來。

牠的額頭鑲著一顆藍玉,背上有一對狀似蝙蝠的小翅膀,身後拖著五條長尾巴。

「這個不是雷猙嗎?」我說出了寵物的名稱。

「因為原本的外型不能繼續保留,我必須將牠的資料轉移到其他寵物裡頭,我記得妳以前曾經說過雷猙很可愛,所以就將牠轉移到這裡來了……」

「可是雷猙是怪物吧?牠可以轉來當寵物嗎?」

「可以。」遙日用篤定的語氣回答道:「只要達成捕獲條件,部分怪物可以轉換成玩家寵物。」

談話中,我懷中的暴雷動了下身體,一雙大眼睛也在此時緩緩睜開。

「嘎?主人?」見到我,暴雷先是愣了一下,而後開心的撲到我身上。

「主人、主人!主人終於回來了,暴雷等好久!暴雷好想妳!主人是不是不要我了?」

「乖,不要激動,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我笑著拍拍牠的背安撫著。

雖然外型不同,但是牠說話的口氣跟態度可是一點也沒變。

「貓,這樣的暴雷,妳喜歡嗎?」遙日略帶不安的問著:「要是不喜歡這樣的外型,我……」

「不,這樣就好,牠很可愛。」我朝他回了個笑。

「太好了,我本來還有點擔心妳會不接受這樣的暴雷。」他像是鬆了口氣的笑開,眼中的光采燦爛如朝陽。

「我本來以為你會直接將它刪除。」我提出了之前的困惑。

「嗯,本來是真的有這樣想過。」遙日坦承的回答道:「可是要是我真的這麼做了,妳會很傷心吧?我不想再做出會讓妳難過的事情了。」

發現遙日如此為我著想,我真的覺得十分感動,突然有一種……被人小心翼翼呵護的感覺。

「謝謝。」

這句道謝詞雖然很一般,但是我找不出更能表達此時心情的詞句了。

「不客氣。」遙日開心的笑著,「那麼,我現在就將妳移動回遊戲裡面,其他人見到妳回來,一定會覺得很高興。」

在傳送的光芒散去後,我們兩人現身在痞子殺手的商會裡。

經過了一段時間沒有回來,發現商會裡頭的喧嘩依舊、熱鬧依舊,甚至,好像有玩家人數暴增的趨勢……

「這裡好像越來越熱鬧了。」望著川流不息的人潮,我笑著說道。

「貓,立人要找我討論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我恐怕不能……」

「嗯,我知道了。」

「抱歉,我本來打算要陪妳……」

「沒關係,反正我也只是想要利用晚餐前的時間逛一下而已。」

在遙日下線離開後,我隨意在店裡頭瀏覽,商會裡除了原先設置的東西之外,似乎還增加了不少項目跟裝飾,挑高的天花板吊掛著極為華麗的水晶吊飾,牆壁垂了幾條鑲有金邊的紅緞布裝飾,那質感華麗的布面襯托上紅磚、木造的物品,多添了一股雅致的韻味……

在物品販售區走著,逐一觀著目前店裡販售的最新商品,雖然我已經儘量不去注意周圍,卻總覺得旁人正對著我指指點點。

奇怪……那些人到底在說什麼啊?表面上佯裝正在專心觀看物品,私底下豎起了耳朵傾聽。

「那個人好像是……她吧?應該是她吧?」

「她是看到留言回來的嗎?」

「可是怎麼只有她一個人?那個男生呢?」

「前幾天還看到他在線上,今天一整天都沒見到……」

「真糟糕,怎麼一個回來了,另一個就消失啊?」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這些對話聽起來很像是某種外星語言?

陷入沉思時,肩膀突然被人輕拍兩下,轉身一瞧,發現身後站了兩個女生。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韃羅貓嗎?」

「嗯,我是。」

回答時,發現兩人身後的人群全盯著我看,在眾多眼睛的注視下,感覺還真是有點……

「妳是因為看到留言才回來的嗎?」對方緊接著追問。

「什麼留言?」

「咦?妳不知道?」兩人聽見我的回答,臉上充滿訝異。

「所以說,妳今天回來遊戲,並不是為了他?」

「為了誰?」我腦中的問號越冒越多了。「妳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請跟我來一下。」

其中一人抓著我的手,將我帶往商會的大門邊,那裡立著一個兩尺高的大螢幕,螢幕的造型是一本翻開的巨大書本,書頁的最上面寫著「留言板」三個字。

女生熟練的在上頭進行點選,開啟幾個子目錄之後,書頁上顯示出數十張書籤造型的圖案。

「這些全都是那個人要給妳的留言喔!」女生將我往前推了幾步,示意要我觀看。

誠如女生所說,每一張書籤的開頭全是我的名字,留言者是──遙日。

看到他的名字,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焰星之前曾經要我到留言板看看,說什麼我已經成為紅人了,該不會就是……這個吧?

突然,我很不想去點開那書籤觀看,但是我四周的玩家卻傳來一股恐怖的電波,那感覺就像是──要是我不肯觀看留言,就無法離開這裡。

用著微微發顫的指尖點選了其中一個書籤,書籤裡頭的留言隨即被放大數倍,顯示在我面前。

 

貓,我會等妳,我會在這邊一直等妳

要是妳不想見我,至少請妳聽我將話說完

請妳不要躲著我,求求妳……

 

果然是這個……我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隨手點選了其他書籤,越看,內容越讓我驚慌……

 

貓,今天有件事情很想讓妳知道

我想,妳聽到之後應該會很高興吧

PS.是跟暴雷有關

 

跟別人相處的時候,因為我不擅長表達

所以也造成了很多誤會

要不是有妳在我身邊提醒我

我恐怕還不知道我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不想讓妳覺得困擾,所以我很努力在學習

雖然最後還是讓妳傷心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貓,請妳回來,好嗎?

 

今天是妳離開的第五天

妳不在的日子,我覺得很不安

身邊好像缺少了很重要的東西

每天一直想著妳的事情

貓,妳還不打算回來嗎?

沒關係,我會繼續等妳……

 

在認識妳之後,我第一次有在乎別人心情的想法

看到妳開心的樣子,我自已也覺得好高興

不過,我好像都是惹妳生氣居多……

 

單就措詞跟感情上來說,遙日的確寫的很真心,可是……為什麼,我會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發現我停止了閱讀的動作,領我前來的女生開口說話了。

「除了這裡的留言之外,遊戲的官方留言板也有相同的留言,雖然我們這樣好像有點多事,不過,他對妳真的是一片真心……」

「我看完他的留言之後,真的覺得好感動。」另一個女生紅著眼眶道。

「我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真的很希望你們能夠合好。」

「雖然他現在人不在線上,不過……請妳原諒他吧。」

「是啊,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如同引發某種效應般,替遙日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多,彷彿我要是不答應,我就是一個鐵石心腸、沒血沒淚的人一樣。

果然被誤會了……我無力的長嘆一聲。

也許我該叫遙日去上幾堂溝通課程,讓他學學該怎麼「明白、清楚」的表達想法,不要老是說一些會讓人誤會的話。

正當我在苦惱該怎麼回答時,一旁突然傳來男生的聲音插嘴道。

「要不要原諒他,應該由貓自己決定,雖然你們覺得遙日值得同情,可是你們有沒有站在貓的立場想想?」

說完這句話,對方突然抓住我的手臂,硬是將我拉出了商會。

「欸……阿神,你要帶我去哪裡?」

被他拖著在街上亂走一陣子之後,我不得不開口詢問。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希望讓妳在留在那邊。」停下了腳步,天神樂背對著我回道。

「嗯,我剛剛也是覺得很苦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們。」

「那些人實在是太多管閒事了。」保持著背對著我的姿勢,天神樂的語氣帶著怒意。

「光是看到遙日的留言就全部偏袒他,完全沒有考慮到妳的心情,真是過份。」

「也還好啦,反正事情都過去了。」我安撫的笑著。

「所以妳決定原諒他了?」天神樂轉身面對著我,突兀的追問:「因為已經原諒他,所以妳才會再度回到遊戲來?貓,妳是因為這樣才回來的嗎?」

「阿神,你在說什麼啊?你今天怪怪的耶。」天神樂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困惑,總覺得不像是平常的他。

「貓,妳是因為遙日才回來的嗎?」天神樂重複了一次他的問題:「因為妳看到那些留言,決定原諒他所以才回來的?」

「當然不是,那些東西我剛剛才看到……」我反駁的回道。

再說,我在回來之前就已經跟遙日合好了。

天神樂沉默了幾秒,才又開口詢問:「貓,我可以問妳理由嗎?」

「什麼理由?」

「為什麼妳願意假裝是遙日的女朋友?」

「呃?你怎麼會知道……」

「是焰星告訴我們的。」

「全部的人都知道了?」

「嗯。」

「貓,為什麼妳會當他假的女朋友,可以將原因告訴我嗎?」

「那是我哥拜託我的。」既然焰星已經將事情告訴他們了,那麼我也不想再多做隱瞞。

「因為遙日不太擅長跟女生相處,偏偏遊戲中有一些女生都會特別大膽,所以我哥要我陪在他身邊……有點算是在幫他擋人吧!」

「那麼,妳對他的感覺呢?妳當他是朋友,還是……」天神樂用奇怪的神情望著我。「請妳告訴我,這個答案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我跟遙日當然只是朋友啊,你──」

在我回答之後,天神樂突然上前抱住了我,打斷了我接下來的話。

「……阿神?」

「我,一直很喜歡妳。」天神樂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的響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妳還是戰神的韃羅貓的時候,我就喜歡上妳了。」

「……」

突然被人這樣告白,我的腦中呈現一片空白。

雖然以前在狙擊手的時候也有人當面說喜歡我,可是那些幾乎都是一些沒什麼交情的陌生人,像這樣被人抱住,還是第一次。

讓人覺得很尷尬……

「聽到遙日是妳男朋友的時候,雖然很難過,可是我告訴自己,那是妳喜歡的人,跟他在一起妳一定會很幸福,我只要能夠跟妳當朋友就很滿足了,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大錯特錯……」

「那個……」不習慣被這樣抱住,我推開了他,「阿神,我……」

「妳不用現在就給我答案,我會等妳。」天神樂握著我的雙手,他一臉認真的對我說道:「我只是想要讓妳知道我的心情,我不會做出讓妳難過的事情,也絕對不會讓妳哭泣,我會非常珍惜妳。」

「……」不知該怎麼回應的我,為難的低下頭。

「貓,不要覺得有壓力。」鬆開了握住我的手,天神樂放柔了聲調說道:「不管妳的答案是什麼,我們都還是朋友。」

「嗯。」我回他一個苦笑。

儘管他是這麼說,可是……要我不要有壓力,有可能嗎?

光是聽到這樣的告白,就已經讓我……

唉~~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呢?

我不過才離開幾天,為什麼會有一種「一切都改變了」的感覺?

我要不要再閉關一陣子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