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食坊?」瞧見熟悉的店家招牌,我真是感到意外,「原來你也喜歡這裡的餐點啊?」

「現在是午餐時間,這裡應該沒有地方可以用餐了吧?」老哥有些擔憂的說道。

悠然食坊是一間兼具商業會談、家庭聚餐、朋友聚會等等功能的餐館,除了餐點好吃之外,餐館的佈置方面也十分講究,服務生的素質更是一等一的好,因此,只要是吃飯時間,這裡總是人滿為患,要是沒有事先預約,總是要等上一、兩個小時以上。

「雖然這間餐館的料理很好吃,可是遙日應該沒辦法等那麼久……」望著身旁臉色不怎麼好看的他,我跟老哥有著同樣的疑慮。

「放心。」焰星將車子開進餐館的車道,「剛才我已經請這裡的老闆留一個包廂給我了。」

「沒想到你連這裡的老闆也認識,真厲害……」我羨慕的望著他。

「貓很喜歡這家餐點嗎?」遙日好奇的問道。

「對啊!這是我最喜歡的餐館。」我興奮的點頭回著,「他們的餐點種類非常多,除了基本的中、西式餐點之外,還有泰式、韓式、日式、義式等等,每一種都非常好吃!」

「既然這樣,等一下我們就多點一些妳喜歡的料理。」遙日笑著點頭。

「好啊、好……」

等等,怎麼覺得……我跟遙日的立場好像反了?

「你搞清楚,我們來這邊是為了你耶!」我輕手往他的額頭打了一下,「還有,我現在還在生氣喔!你別以為可以用食物收買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遙日急忙揮手否認,「而且要買東西的話應該是用錢,不可能用食物收買啊,再說,買賣人口是一種犯罪行為,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怎麼覺得遙日的發言,完全超乎我所能理解的範圍?

「遙日,你是不是餓昏頭了?」老哥一臉擔憂的問著。

「經你這麼一提……現在真是覺得有點餓。」

只是有一點嗎?如果是正常人,幾餐沒吃就應該會餓到胃痛了吧?

「好了,下車吧。」

在焰星將車子停妥後,我們隨即走向餐館,才走入餐館接待大廳,立刻就有服務生上前接應。

「請問幾位有預約嗎?」

「有。」

焰星將手放在身份確認掃描機上頭,經過掌紋的掃視之後,焰星的名字出現在螢幕上。

「焰星先生預約的包廂在A區,請各位跟我來。」

確認身分後,服務生立刻帶領我們走向電梯,往上層的包廂區前進。

悠然食坊的用餐區分為室內與戶外兩部份。

室內的區域有著供人商談事情,隔絕噪音以及設計高雅的商務廂房,還有提供遊樂設施的家庭聚會場所,以及全面性開放的用餐區。

室外部份則是採用不同的實體造景,營造出各國的氣氛,例如:歐洲風味的休閒長廊、南洋風味的小屋、古中國風味的宮殿等等。

也因為種種精緻又別出心裁的裝潢設計,所以不管是住家或是商業人士,大家都喜歡到這邊來用餐,是一間很有名氣的餐館。

焰星預約的包廂位於餐館最頂樓,包廂佈置成一個很有熱帶風味的草編涼亭,亭子的地板跟支柱是由木頭製成,頂部覆蓋著厚重的茅草,包廂的天花板特地用透明材質製作,抬頭望去可以見到外頭的清澈藍天。

服務生面帶親切的微笑,向我們簡單說明這裡的狀況及收費標準後,便將菜單交到我們手上,向我們道別離開。

「這裡真漂亮……」盤坐在草席上,我開心的打量四周的景物。

亭子的旁邊蜿蜒出一條人造水道,水裡頭除了有色彩鮮豔的小魚群外,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花瓣隨著水流飄過。

「要吃什麼自己點吧。」焰星將一本電子菜單遞到我面前。

菜單的薄型螢幕上頭顯示出了菜單,上頭有著吸引人的照片、餐點名稱以及它所使用的材料及烹調方式,另外,為了一些重視身材的人著想,每道菜還標示上了它的熱量。

「遙日想要吃什麼?」發現遙日只是呆愣愣的看著菜單,老哥開口詢問道。

「突然看到這麼多種類……我也不知道該選什麼才好。」遙日有些不知所措的笑著。

「抱歉,打擾一下。」另一名服務生端著餐點進入。「這是您先前預定的餐點,現在先為您送上。」

「焰星已經事先點餐了?」望著端上桌的可口餐點,我訝異的追問。

「不,不是我。」焰星朝我笑了笑,「我打電話訂位時,曾經跟老闆提了一下遙日很多天沒有進餐的事情,我想,這應該是為了讓遙日能夠立刻吃到餐點,特別提前為他準備的吧。」

「這裡的服務真是周到。」聽到店家這麼貼心的舉動,我訝異的嚷著。

送上的餐點每一道都是屬於好消化、容易咀嚼,兼顧營養與美味的食物,為了能讓遙日攝取各種不同的營養,每樣菜色只有一小碟的量,儘管份量看起來不多,但,廚師一共送上了近十樣菜,要是將這些全數吃完,絕對足以飽腹。

「我們三個的餐點就交給貓去點吧。」焰星將菜單遞到我面前。「既然是這裡的常客,那妳應該知道不少好吃的料理。」

「隨便我點嗎?」我試探性的追問:「不管點多少菜都沒關係?」

「當然。」焰星毫不猶豫的點頭。

「那我就不客氣啦!」

我快速在菜單上挑選喜歡的菜色,完成點餐手續後,我點下了菜單上的確認鍵。

在進行確認後,我們所選的餐點會立刻傳送到廚房,讓廚師進行烹調,而後再由服務生送來。

在等待餐點送達的時間,遙日沉默的吃著餐點,而我們三個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這裡的餐點真的很好吃。」將端上的食物掃空後,遙日滿足的朝我們笑著。

「所以我家老妹才會每次都吵著要吃這裡的菜啊,對吧,芥伶?」老哥反問我。

「沒錯!這邊的菜色不管吃幾次都不會膩!」

「貓,妳……還不打算回來嗎?」吃飽後的遙日,劈頭就丟出問題給我。

「……」

真是的,難得現在氣氛這麼快樂,就不能暫時不提這件事情嗎?我有點無奈的嘆口氣。

其實,在這段封閉的時間中,我對遙日的怒氣已經消散不少,但,既然當初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那麼似乎就不應該再……有所動搖。

「芥伶,妳怎麼不回答?」發現我一直沒有開口說話,老哥催促著問著。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朝老哥聳聳肩。

「那就讓遙日來說吧!」焰星順水推舟的說道:「遙日不是有話想要跟貓說嗎?就趁現在說清楚吧。」

「好,我……」

就在遙日開口時,焰星的通訊器突然傳出響聲。

「我出去接個電話,你們聊吧。」焰星快步走出包廂。

「那個……我想我還是讓你們單獨相處,這樣應該會比較好說話吧。」老哥朝我們兩人笑笑,也跟著起身走到外面去。

這兩人一離開,我們之間的氣氛就更顯詭異了。

「貓,之前發生的事情,我這幾天想了很多,我想,妳的確是不適合擔任GM這個工作,所以我也沒有打算再繼續用這樣的方式合作……」

「……」

遙日所說的話,真是讓我很訝異,也很……難堪。

之前聽老哥他們提起遙日近日的狀況,我本來以為,遙日應該是會對我說出「我還是想要跟妳繼續合作」、「我覺得我們是夥伴」之類的話,但,沒想到他卻是……

因為心情的變化,我這才發現,原來我還期待著他的挽留,這樣的我……真是可笑。

突然覺得胸口好悶、好難過,好想從這裡跑開。

「貓,妳怎麼了?」他帶點不安的望著我。

「沒事。」

「真的沒事嗎?」遙日不信的追問:「妳看起來好像……在生氣。」

「……」

真是糟糕,我現在連情緒也掩藏不住了嗎?

「是因為我嗎?」遙日推敲的追問:「是不是我說了什麼糟糕的話,讓妳覺得不高興?」

「沒有。」我果斷的否認,「你不是有話想說嗎?不用管我,繼續說吧。」

「貓,妳要是覺得不愉快,妳要告訴我,不然我怎麼會知道……」

「你很囉唆耶!」無法忍受這樣的追問,我生氣的從草席上起身,「就算我在生氣,那也是我的事情,跟你無關,你問那麼多做什麼?你想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嗎?如果說完了那我──」

才想離開包廂冷靜一下情緒,我的腳卻被遙日一把抓住,由於這動作來的太突然,我整個人直接趴倒在草蓆上頭。

痛……突然被這樣偷襲,我有點惱怒的瞪了遙日一眼。

「妳聽我說完,不要走。」遙日朝我喊著。

「我不想聽!」

才想起身,遙日卻反將我的雙手架住,整個人壓在我身上,儘管遙日是以跪姿支撐住他的身體,沒有真的壓在我身上,但,雙手被壓制住的我,完全動彈不得、無法起身。

「你做什麼?放手!放開我!」

我拼命的掙扎,試圖從他的掌控中脫身,但是卻徒勞無功。

該死,竟然無法掙脫?他明明看起來就像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啊!

「遙日!你再不放手,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雖然不想對人動用武力,但,這種時刻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要是我放手了,妳就會跑掉了對吧?妳不可以走!」遙日激動的喊道:「我還有很多話想要說,妳不可以因為生氣就離開,無論如何都要聽我將話說完!要不然,就算妳跑去躲起來,我也絕對會將妳找出來!」

這、這是威脅嗎?他在威脅我?沒料到遙日竟然會說出這種話,我意外的愣了一下,掙扎的動作也因此而停頓。

在停下所有動作後,我這才發現,他跟我之間是多麼的靠近,就連他呼出來的熱氣也能感受的到……

察覺到兩人現在的狀態,我不由得羞紅了臉,瞬間感到尷尬萬分。

「走、走開,你、你很重耶!快走開啦!」

「只要妳答應會聽完我想說的話,我就放開妳。」遙日說出了他的要求。

「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命令?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不是在命令妳,我只是想要跟妳說話!」遙日反駁的喊道:「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告訴妳,拜託妳,請妳聽我說,好嗎?」

紅著眼框,遙日用一種近乎懇求的態度說著,那悲傷的神情,彷彿只要我再說出一次拒絕,他的眼淚就會隨之落下。

「我知道了。」這樣的氣氛讓我的態度也跟著軟化,「你要說什麼就說吧。」

得到我的答應之後,遙日這才鬆開抓住我的手,順帶將我扶起。

看在以前的交情上,我就乖乖聽他把話說完,然後將這一切結束,以後大家各不相干,這樣……應該也算是一個好的結局吧?

然而,儘管我已經承諾要聽他說完所有的話,遙日卻反而不發一語的沉默了。

「你不是說有很多話想跟我說?怎麼又突然安靜了?」我不解的問著。

「因為想說的事情太多了,一時之間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遙日尷尬的朝我笑笑。

有那麼多話想要跟我抱怨嗎?看來他真是壓抑了很久吧?我苦笑著。

「一件一件慢慢說吧。」我回給他一個鼓勵的微笑,「不管要花多少時間,我都會安靜聽你說。」

以前跟他相處的時候,我好像從沒有冷靜聽他說完全部的話,幾乎都是聽到一半就發火了,這一次,我就好好聆聽吧……

「對不起。」遙日突然向我道歉,並補充的說道:「這是之前來不及對妳說的話。」

「之前?」

「就是……那天妳離開的時候。」

「喔。」我理解的點頭。

「在妳走了之後,我一直想起妳離開前對我說的話,還有妳難過的表情,每次一回想這件事情,我的胸口就開始覺得很痛、整個人精神狀況很糟糕,我本來以為我生病了,打算去醫院進行身體檢查……」

「這只是一種情緒上的反應,不用去醫院。」我無奈的回道。

「對,沒錯,焰星也是這樣告訴我的。」遙日回給我一個開心的笑容,「他說這是一種心病,因為太過重視一個人,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聽到焰星這麼說,我才知道,原來妳對我而言,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因為很重視,所以才會在妳離開之後一直想著妳。」

「……」

為什麼遙日能夠用這麼平靜的態度,說出這種……他是不是有哪根神經錯亂了?

「遙日,你這些話是從哪邊學來的?」

「沒有,這些全是我想對妳說的話。」遙日用理所當然的態度回應著。「這些全是我的真心話。」

「……」

「貓,妳怎麼了,妳的臉好紅,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熱。」我尷尬的別過臉,不想讓他看見我的表情,「你說完了嗎?」

「還沒。」

「那……你繼續。」

「貓,說話的時候,為什麼妳不看著我?」沒有繼續說話,遙日反而向我提問。

因為我會不好意思啊!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是我並沒有坦白的說出口。

「聽你說話又用不到眼睛,幹嘛一定要看著你?」我嘴硬的回道。

「可是這樣我看不到妳的表情,說話時應該要看著對方啊。」

遙日將雙手貼上我的臉,用一種輕柔但帶點強迫的動作將我的臉扳回,硬是讓我跟他面對面。

「貓,也許妳會覺得我只是妳朋友之中的一個,但是,對我來說,妳是一個非常獨特而且重要的人。」

望著遙日漂亮而深邃的墨綠色雙眼,聽著這種近乎甜言蜜語的發言,被他用雙手捧著的臉頰因此發燙。

彷彿,從他掌心傳出的熱度透過了肌膚,從臉頰滲透到心裡。

在兩人保持靜默的同時,我的心跳聲顯得極為清楚,就像在我的心口放了擴音器,「怦怦、怦怦」的心跳聲彷彿在整個房間迴盪,響亮的讓我訝異。

糟糕,心跳聲……會被聽到……一種尷尬、害羞的情緒湧現,讓我更加的慌亂不安。

為了掩飾這樣的情況,我手忙腳亂的將他的手抓開,同時用更大的說話音量試圖蓋過心跳聲。

「你、你不要這樣啦!這、這樣很奇怪耶!」

好像……有點過於親近,這已經超過朋友的範圍了吧?

我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無法用言語說明的複雜情緒,充斥在我的心口。

「貓,要是妳現在不想答應也沒關係,我可以等,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

在我將他的手拉開後,遙日索性反過來握住我的雙手,直盯著我的眼睛。

「除了妳之外,我不要其他人當我的夥伴,我認定的夥伴只有妳。」

原來他的意思是說,我是他最重視的夥伴啊?

聽到最後,我心中的那份緊張在瞬間消失,但,隱約中,我的心裡透著一股莫名的失落……

我竟然會覺得失望?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貓?妳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有……」勉強拉回思緒,我的唇邊牽起一抹淡笑回應。

「還有,GM這個工作並不適合妳。」

「這件事剛才說過了。」我提醒著他。

「嗯,可是我還沒說完。」遙日接著說下,「因為GM的模式不適合妳,所以,我們就用妳的方式行動吧。」

「啊?」我錯愕的瞪大眼。

我有聽漏什麼嗎?為什麼他說的話跟之前完全銜接不上?

「你明明說我不適合這工作,所以也沒有打算要繼續合作,為什麼現在又突然說要用我的方式?」我困惑的反問。

「我的意思是說,我想改變行動方式,」遙日澄清的說明道:「雖然剛開始很不習慣妳的行動規則,但是後來想想,這種方式似乎也挺好玩的,不去太過在意那些規則,在不太過火的情況下,用自己的方式去懲罰惡劣玩家,我看過一些書,書上有寫到維護正義的人除了法制機關之外,還有一些是不為人知的私人組織,我想,我們可以成為這樣的隊伍……」

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聽著遙日的說明,我卻激不起半點參與欲望。

打自那時候提出「分手」之後,我便已經徹底斷了這樣的念頭,現在的我,真的很不想要恢復到之前的相處模式……

「抱歉。」我婉拒的回道:「我真的不想要再繼續擔任GM,請你找別人搭檔吧。」

「我不要,我想要的夥伴就只有妳。」遙日著急的回道:「我知道我的態度讓妳很生氣,我已經徹底的反省過了,我保證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

話說到一半,遙日又突然停頓了下,否認的搖頭。

「不、不對,也許我還會犯同樣的錯,但是如果同樣的情況又發生了,可不可以請妳直接告訴我?就算對我生氣也好、罵我也好,但是妳不要再突然離開、不要不理我。」

「……」聽著他宛若懇求的說詞,我實在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面對他。

總覺得遙日現在很像是一隻可憐兮兮的小狗啊……

「我知道我這樣的要求很任性,妳應該會覺得有點困擾,對吧?」

「不是『有點』困擾而已,是非常困擾。」我毫不掩飾的回著。

「抱歉。」遙日歉然的低著頭。

「不需要為這種事情跟我道歉。」

從剛才到現在,我已經聽了無數次的道歉,這實在是讓人有點……

「我不想要造成妳的困擾,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做……」

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從他說話的語調聽來,遙日現在的心情似乎十分低沉。

「就算不是工作上的夥伴,我跟你也還是朋友吧?」我安撫的朝他笑笑,「要是你遇上困難,我也會從旁協助,是不是所謂的GM夥伴,難道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所以,就算不是GM妳也還是會回到遊戲來?」遙日問話的語氣中帶有期盼。

「當然。」我肯定的點頭。

「太好了。」遙日鬆了口氣的笑著。

「你是因為怕我不回零度,所以找了這個理由要我回去?」我臆測的追問。

「不。」遙日苦惱的抓抓頭髮,「我是真的想要請妳繼續擔任我的搭檔,不過……要是妳不願意,我也不想勉強妳,我不想讓妳不高興。」

見到遙日用極為認真的態度說出這些話,我的心跳也跟著突兀的跳快。

「對了,我還想跟妳說一聲『謝謝』。」

「為什麼要跟我道謝?」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我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緒。

「我……對於人與人相處這方面真的很笨拙,有時候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可是卻還是說出了令人討厭的話,雖然想要改變這一點,可是我還是在不自覺中傷害到人,因為這樣,我開始變得不喜歡跟陌生人接觸,每次跟人相處時,我都會覺得有壓力,害怕自己會不會在某些時候傷到別人,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不適合跟人相處,是不是乾脆就一個人過生活?」

「你想太多了。」我不甚認同的回道:「沒有人在一開始就會瞭解對方,合則來、不合則去,用不著為了這種原因苦惱,更不用封閉自己。」

「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貓的想法向來都比我開朗。」遙日朝我回了一個令人心動的笑容。

「以前我曾經想過,我這一生可能就只有DEUS他們這幾個朋友,也許一直到年老時,我都會是一個人生活,其實,我不覺得一個人有什麼不好,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可以生活下去,可是……遇見妳之後,因為妳的關係,我的想法改了。」

「因為我?」

「嗯。」遙日朝我點頭笑著。

「因為跟妳一起行動,我認識了很多朋友,經歷了很多很有趣的事情,我從沒想過玩遊戲也可以這麼快樂,每天都期待著上線、期待跟大家在一起的時間,不過也因為這樣我……突然覺得很害怕。」

遙日的笑容在此時攙入了苦澀。

「離開遊戲之後,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第一次覺得寂寞,以前就算一個人也沒有關係,可是現在卻覺得好孤單,第一次覺得時間過的很慢,總是會一直盯著遊戲蛋想著:『為什麼限制時間還沒結束?』,好想要快點回到遊戲裡面跟你們在一起……」

聽著遙日的獨白,再想起他房間那空洞的情況,毫無擺設的房屋、毫無生氣,彷彿只是一個臨時收容所……

「如果你不想一個人生活,那就搬來我家住吧。」不自覺,我脫口說出這樣的話,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

糟糕,我怎麼會叫他搬來我家?這種說法不覺得很奇怪嗎?

「那、那個……我、我……」

慌亂中,雖然我想要解釋,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可以嗎?」遙日的臉上帶著愕然與驚喜,「真的可以嗎?我可以搬去?」

「不、不是,呃,那個……」本想否認的我,在接觸到他那開心的表情時,話又說不出來了,「反、反正我家有多餘的空房間,只要我老哥不反對的話,你搬過來也沒關係。」

「不行!我反對!」

痞子殺手突然開門衝了進來,尾隨在他之後的是DEUS其他人,以及兩個陌生人。

不,要說陌生其實也不是很正確,因為眼前的這一男一女讓我有種熟悉感。

女生長的很好看,是那種走在路上就會有人前來搭訕的亮麗外貌,除了姣好的外型及身材之外,她還有一種很獨特的魅力,就算不說話,只是安靜的坐著,眾人的目光還是會自動集中在她身上。

她身上穿著款式簡單的粉色上衣及深色牛仔褲,手腕上配戴著鑲了很多細碎水鑽的銀質寬板手環,臉上畫著輕透的淡妝,修長的手指上有著漂亮的指甲彩繪,光從外觀判斷,她應該是一個很重視流行的女生。

相較之下,站在她身旁的男生並沒有女生那麼亮麗,但,那男生也同樣有著引人注目的外表,他有一種率性而為、自然不做作的氣質,彷彿模特兒般的修長身材,就算穿著普通的衣著也覺得顯眼。

發覺我正在打量他,男生朝我揮手笑笑,簡單的說了聲「嗨」。

「貓,見到我們妳怎麼都沒反應啊?」女生朝我笑著,「妳該不會是認不出我們是誰吧?」

「紫玥跟……絕對殺戮?」我猜測的反問。

「答對啦!」紫玥笑著點頭。

難怪我會有一種熟悉感,雖然跟他們在現實中是初次見面,不過兩人的氣質跟遊戲中差不多──紫玥外放而開朗,絕對殺戮沉默且內斂。

只是令人納悶的是──為什麼進房間來的幾個人,手上全端著一盤盤的菜餚跟飲料?

「阿丸,為什麼你們手上全端著東西?」同樣發現到這個情況,遙日不解的問著。

「還不都是為了你們兩個。」格鬥天丸直接將矛頭指向我跟遙日。

「我們?」我跟遙日困惑的對望一眼。

「剛才服務生本來要送餐點進來,」焰星解釋的說明著。「可是我們怕他們會打擾到你們的氣氛,所以就將餐點全攔下了。」

「這麼說,你們全部都躲在外面偷聽?」一發現是這樣的情況,我在瞬間紅了臉,「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當然就是在那個很精采的時機囉!」紫玥用極度曖昧的神情笑著。

「什麼……時機?」我感到越來越不安了。

「遙日將妳撲倒的時候。」非凡子補上了正確的時間點。

「……」果然被他們看到了。

「貓現在的臉好紅。」絕對殺戮揶揄的說道。

廢話,因為很丟臉啊!有沒有地洞可以讓我鑽進去啊!

「不過,我本來以為遙日在跟妳告白,沒想到竟然是夥伴?真是讓人失望……」紫玥埋怨的說道:「害我們還在外面等了那麼久,好累。」

「沒有人叫妳要在外面等啊……」我無力的趴在草席上。

「不過遙日的態度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焰星臉上出現一抹溫柔的微笑。「剛剛聽他說出開頭時,我真的很擔心。」

「雖然還差強人意,不過這也算是有進步了。」格鬥天丸認同的點頭。

「貓,如果遙日要搬去妳家,那我也要跟著住進去!」痞子殺手抱著我說道。

「別鬧了,你又不是沒房子住。」我一把將他推開。

「我家人下星期就要離開了。」痞子殺手在我身旁坐定。「到時候我就真的沒地方住了。」

「為什麼要離開?」

「工程已經結束啦!他們要去進行下一個工程。」一邊回答,痞子殺手一邊吃著面前的甜點,「我想要在這邊多待一陣子,我爸媽他們也同意了。」

「那你搬去焰星家啊!」我直接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焰星。「你們兩個就住在對面,要搬家也比較方便。」

「我拒絕。」焰星毫不猶豫的回絕了。

「瞧!這傢伙一點人情味也沒有。」痞子殺手埋怨的道:「貓,我對焰星真的可以說是仁至義盡了,怕他假日會無聊,我特別上網收集各地的遊玩情報,帶他到處去玩。」

「可是出去玩的花費全是由我支出。」焰星喝了一口茶,插嘴反駁道。

「那是因為我身上沒什麼錢啊,而且我也有支付飲料的費用。」痞子殺手為自己辯解著,「還有啊,我擔心他工作太忙會忘記運動,所以我有空的時候都會找他一起去運動,可是他竟然不領情!對我說話的口氣非常惡劣!」

被痞子殺手這樣的指控,焰星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眼中似乎還有些怒氣。

「如果你可以不要在我通霄熬夜,只睡兩、三小時的狀態下吵醒我,我的態度絕對會好一點。」

「從剛才聽到現在……只有一個結論。」紫玥輕輕的搖頭。

「全部的事情都是痞子的錯。」絕對殺戮自動接口說道。

「才不是這樣!那些只能算是我挑的時間點不好,可是焰星有一次真的對我很過分!」痞子殺手氣呼呼的辯解道:「有一次我特地帶了晚餐過去給他吃,結果他竟然把我轟了出去!」

「你還記得你跑來我房間時,說了什麼話嗎?」焰星的語調更加冰冷了,臉色也明顯變得鐵青。

「嗯?」痞子殺手側頭想了想,「我好像是說,『親愛的,我為你送晚餐來了,如果你想要吃我也可以喔!』」

「……這種話,聽起來還真是曖昧。」格鬥天丸面帶尷尬的笑笑。

「難道你就為了這句話趕我出門?」痞子殺手大感意外的追問,「這是我一貫的開玩笑方式啊!都已經相處了這麼久,你以前也都會這樣跟我玩……」

「可是,那時候我正在跟幾個客戶開會。」焰星說出了引爆他憤怒的理由。

「……」無言。

我想我可以理解焰星的忿怒由來了,這種情況還真是糟糕,要是對方真的誤會了……

「原來那個謠言是這麼來的啊?」非凡子恍然大悟的開口。

「什麼謠言?」無法理解的遙日,納悶的提問。

「是啊,是什麼謠言啊?」引發整件誤會的痞子殺手,也同樣興沖沖的追問:「關於焰星的嗎?這小子做了什麼事啊?」

「痞子,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好像少了一條筋。」紫玥朝他無奈的搖頭。

「或許該說,他根本少了腦袋。」絕對殺戮說出了更惡劣的評語。

「喂!阿戮!你說這什麼話啊!我的頭腦可是非常健康、完整!智商也是非常高!」

「是嗎?我真想將你的頭給剖開看看,觀察一下你所謂的完整健全的腦袋長什麼模樣。」焰星臉上露出極為危險的笑容,手上的餐刀也在此時握緊。

為了避免凶殺案發生,我連忙將痞子拉遠了些,順帶扯開話題。

「大家都餓了吧?桌上的餐點都很好喔!要是覺得不夠還可以加點。」

「我要追加甜點!」痞子殺手拿過菜單說道:「這裡的甜點真是非常好吃,既然我們有這麼多人,乾脆將所有的甜點全都點一個嚐嚐吧?」

「別鬧了,點那麼多會吃不完。」我否決了這項提議。

「我不喜歡吃甜食。」紫玥同樣拒絕了,「你點自己喜歡的就可以了。」

「可是我全部都想吃。」痞子殺手陷入了深深的猶豫。

「那你就全點啊。」焰星隨口說道:「反正依照你的大食量,說不定你可以將菜單上的蛋糕吃完。」

「焰星,你說的太誇張了吧?」我不信的回道:「這菜單上有六十幾種甜點耶,再怎麼厲害的人,吃了十幾個也就很撐了吧?」

「貓,妳可不要小看這個外星人。」焰星指著身旁的他回道:「我曾經看過他在晚餐的時候,一個人吃掉十六吋的大蛋糕。」

「太誇張了吧?」我無法置信的瞪著痞子殺手,「你的肚子沒有爆掉嗎?」

「雖然肚子撐的有點痛苦,可是能夠這樣大吃特吃,真的好過癮!」痞子殺手用著極為滿足的表情回道。

「這麼會吃竟然還這麼瘦,你還真是對不起那些食物。」紫玥感嘆的搖頭。

「這就叫做天生麗質,不用太羨慕我!」痞子殺手得意的笑著。「不過有時候我還真希望自己能再胖一點……」

「你給我滾一邊去!」我跟紫玥同時伸出腳將他踢開。

「哇!你們兩個竟然一起欺負我!」被踢倒的痞子殺手直接滾向焰星。

「親愛的,你看啦!她們兩個一起欺負我,你要幫人家主持公道!」

「別吵我。」焰星完全不打算理會他。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好歹我跟你之間曾經有過美好的夜晚,難道你對我只是玩玩而已?嘔~~」痞子殺手說到一半,突然發出怪怪的嘔吐聲,「啊啊,突然有種想吐的感覺,親愛的,我想我肚子裡頭已經有了你的……」

話聽到這裡,焰星直接站起身,一腳踩在痞子的肚子上。

「這位『太太』,需要我幫你進行人工流產嗎?」

「不,不要這麼狠心啊,人家想生下你的寶寶。」抱著焰星的腿,痞子殺手作出嬌羞的神情,「你只要讓我多吃點甜點,補充營養就行了。」

本以為焰星不會理會痞子的要求,但他卻一反常態的答應了。

「好啊,你想吃多少儘管點。」

鬆開踩住痞子殺手的腳,焰星將菜單遞給他。

「真的嗎?親愛的夫君,真的隨便我點餐?」痞子殺手開心的雙眼發亮。

「不過,要是你吃不完,就算會撐爆你的胃,我還是會將那些甜點全部塞到你的肚子裡。」

說出這個條件時,焰星的臉上出現極具殺氣的冷笑。

要是一般人,可能就被焰星的氣勢嚇的不敢點餐,可是痞子卻是開心的歡呼一聲,隨即開始選擇他喜歡甜點。

「就某方面來說,痞子應該算是一個很勇敢的人。」格鬥天丸語帶保留的道。

「反言之。」非凡子說出另一個觀感,「他也是一個神經超大條、完全不怕死的傢伙。」

沉溺在點餐快樂中的痞子殺手,並沒有注意我們的談論,他的視線仍是專注在菜單上頭。

「焰星,你不是說找了所有成員出來嗎?」吃了幾樣食物稍稍填飽肚子後,絕對殺戮這才打破沉默的開口:「怎麼沒見到黑戰士?」

在絕對殺戮提起後,紫玥也跟著接口:「除了黑戰士之外,立人也不在這裡,他不是說要……」

話說到一半,紫玥突兀的打住了。

「立人他正在準備一些東西。」焰星故作神秘的回道。

「我哥在準備什麼?」發覺氣氛好像有點微妙,我好奇的追問。

「晚點妳就知道了。」紫玥跟我賣了個關子。

不只是他們兩人,除了我和遙日之外的幾個人,每個人都透著一種奇怪的氣氛。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