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位蒞臨第五十七屆新人創意電玩設計大賽會場,本次參賽作品共計五百七十一件,經過半年的篩選,最後終於選出了五件作品進入決選……」

主持人在台上口沫橫飛的說著,而我卻早已經坐不住了。

我,浪人,今年十七歲,電玩設計比賽的入圍者之一。

今天是電玩設計大賽公布前三名的頒獎典禮,也因如此,我受邀前來。

說實話,我根本沒想過我會進到決賽,畢竟我的作品……

咳!我可以說我當時盡了全力去做,不過這個作品在半年後的我看來,創意尚可,但設定與邏輯上的小瑕疵很多,令人汗顏。

本來是不想過來的,能進入決賽我就覺得滿足了,但,入圍的五項作品,有兩件我很感興趣。

編號二百零三號的遊戲,非常有創意、內容設定的很有趣,一進入遊戲就立刻引起玩家的興趣,只可惜程式上稍微弱了一點,感覺是接觸沒幾年的半新手。

編號一百七十八號的遊戲,內容設定普通,非常制式、沒什麼新意,可是程式寫的很棒,是五件作品裡頭最好的一個。

在漫長的主辦單位、贊助遊戲公司老闆致詞、來賓致詞之後,我們終於得到休息時間,到下午的頒獎典禮之前,與會的觀眾可以任意參觀別人的作品。

四下張望,我找尋著跟我一樣別有液晶名片的參賽者,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人不容易,可,大概是上天眷顧我吧!我見到角落處站著兩人,他們胸前的名片顯示出他們的作品編號及姓名。

顏立人:編號二百零三號。

遙日:編號一百七十八號。

正好都是我要找的人。

順手拿起一個餐盤,放了幾樣大會招待的點心,我緩步朝他們走去。

兩人分站一處,相隔一個桌子的距離,沒有任何互動,就只是默默的站著,看著會場上的人群走動。

「要吃餅乾或三明治嗎?兩位。」站到兩人中央,我將盤子晃了晃。

似乎沒料到會有人跟他們攀談,他們隔了幾秒鐘才有回應。

「謝謝,我剛好肚子餓了。」首先回應的是立人,他拿了一個總匯三明治。

「你不吃嗎?」我望向遲遲沒有開口的遙日。

「啊,可以嗎?」墨綠色的眼睛望向餐盤,又朝立人看了眼,最後他同樣拿起總匯三明治。

「原來三明治是這種樣子的啊?」咬下一口,遙日顯現出驚訝的神情。

「你沒吃過?」這可讓我跟立人訝異了。

「有,我吃過三明治口味的代餐凍飲。」他點頭回道。

代餐凍飲,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替代食物的果凍狀飲品,有三明治、牛排、泡麵、水果等等口味,營養成分經過計算,味道跟實體接近,(當然沒有真正的食物好吃啦!)一些忙碌的上班族會拿它來替代正餐。

不過我還沒聽說過,有人會只有吃過凍飲,沒吃過實體食物。

三明治耶!這是最基本的國民餐點不是嗎?

「你平常都吃些什麼?」立人好奇的發問了。

「牛肉麵凍飲、咖哩飯凍飲、蛋包飯凍飲……」他說出一堆代餐名字。

「你該不會……只吃凍飲吧?」我臉冒黑線的問。

「有時候會吃泡麵跟一些加熱速食餐。」

這個傢伙是受虐兒嗎?我跟立人互看一眼,彼此眼底都有著難以置信。

「我可以再拿一個三明治嗎?」吃完手上的食物,遙日客氣的詢問。

「當然。」我將餐盤遞給他,「都給你。」

「謝謝。」他像孩子一樣的笑了,「你人真好!」

不過是將免費的食物轉送,我就成了好人?這令我感到啼笑皆非。這種好人未免也太好當了吧?

會場裡提供的三明治跟點心都是縮小版,大小約莫兩口,主要用來當成點心,就算他整盤吃光,也不讓人奇怪,但是……

若有一個人將會場裡提供的三十多種點心都吃上一輪,這種食量其實挺驚人的。

「你……要不要喝個飲料?」我好心的問。

見他光吃餅乾、三明治那些會令人乾渴的東西,完全沒有喝半滴水解渴,我都覺得喉嚨發緊了。

「吃這個要配飲料啊?」他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無言。

怎麼他給我一種,心智根本就是兩三歲小孩子的錯覺?(……是錯覺嗎?)

凍飲那種東西偏像飲料,不會有口渴的問題發生,但,吃東西要搭配湯品或飲料,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他身邊的人將他保護的太好了吧?該不會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少爺吧?我打量著遙日。

雖然想這麼界定他,可是……他身上的衣著卻十分隨便,穿著打扮上完全沒有富家少爺的模樣。

「咳、咳咳!」默默吃著東西的遙日,突然乾咳幾聲。

「噎到了嗎?」

我才想去拿飲料,立人就已經先一步遞上,給了我們一人一瓶冰飲,即時讓遙日從窘境中脫困。

當我們閒聊時,一旁走來兩名跟我們年紀相仿的男生。

「嗨!你們好。我叫做非凡子。」率先打招呼的男生,穿著時髦的服裝,造型搭配得宜,就像是雜誌裡的模特兒。

「我是阿丸。」另一名穿著奇怪格鬥服的男生,朝我們舉手笑著。

「你們好,我是……」立人才想自我介紹,非凡子卻直接接口說下。

「遙日、立人、浪人。」他逐一點名。

「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困惑地,遙日從點心堆裡抬頭。

「名片。」他指指遙日胸前的東西。

「喔,對喔!我都忘了。」他笑了笑,而後又繼續低頭用餐。

「找我們有事嗎?」立人開門見山的問。

「也沒什麼,只是想跟你們認識。」非凡子聳肩笑笑。「你們的作品很有趣。」

「我們也有參加這個比賽,只不過複賽就被刷下了。」阿丸笑得燦爛,一點也沒因此感到鬱悶。

「沒辦法,我們兩個喜歡的又不是設計遊戲。」非凡子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小晶片卡,「這是我們的作品,看看吧!」

將晶片卡放入環形通訊器,我見到了許多人物角色以及武器造型。

「原來這是你們設計的啊!」立人意外地驚呼,「我有看到,很出色的設計。」

我也有注意到這項作品,這個作品的人物與武器設計應該是這次的參賽者之冠,只可惜遊戲內容也只有這兩項搶眼出色,其餘的部分,像是故事劇情、互動模式、背景、程式等等,都還差了別人一大截。

「哈哈。」非凡子笑了笑,「這種東西我們以為只能進入初賽,結果它還跑到複賽,我跟阿丸都嚇了一跳。」

「還說咧!本來可以將它做好一點,結果你做好人物後就跑去泡妞了。」阿丸對此頗有微詞。

「你不也一樣,武器設計好以後就跑去看格鬥賽。」

所以你們兩個根本是半斤八兩……我無言的看著他們鬥嘴。

「等一下活動結束之後,要不要找個地方吃東西聊天?」非凡子提議道:「我知道附近有一間店食物很不錯,美女服務生很多。」

「有冰淇淋聖代嗎?」吃完一盤點心的遙日,雙眼充滿期待。

「有啊,那家的甜品還挺好吃的。」非凡子點頭笑道。

「那間店的豬排特餐很棒!」阿丸附和的開口。

「那我們走吧!」有點迫不及待地,遙日興沖沖的提議。

「也好,看你這樣吃,我肚子也餓了。」立人放下手上的飲料準備離開。

「等等。」我制止了兩人,「典禮還沒結束。」

「一定要等到結束嗎?」遙日困惑的回問。

「應該不需要吧?」立人無所謂的聳肩。

「你們不想等名次出爐嗎?」我有些詫異,就我看來,他們兩人應該會在前三名之列。

「確定要離開?」非凡子狐疑的問:「你們三個都進入決賽,五選三,等一下應該至少會有一個人要上台領獎。」

「我又不是為了領獎來的,只是閒著沒事過來看看。」立人灑脫的揚笑。

「我也是。」遙日附和,「博士他們要我出來走走,所以我才會出席。」

「博士?哪裡的博士?」我好奇的發問。

「國家研究實驗園區。」

「什麼?」這個名稱一搬出,我們全被嚇到了。那可是研究者的最高殿堂啊!

「你有家人在那邊工作?」立人瞪大眼發問。

「我住在那裡。」微偏著頭,他似乎在思索用詞,「那裡的人都是我的家人。」

「真看不出來……」立人語帶詫異。

是啊,從他這種近乎過於單純、幾近生活白癡的模樣看來,人果然不可貌相。

「我們可以去你住的地方參觀嗎?」阿丸滿心期待的開口。

「我問一下。」他撥了通電話,幾句話後,對方同意了。

「他們說很歡迎我帶朋友去玩。」遙日點頭笑著。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外帶食物過去好了!」

「好啊、好啊!」

能夠進入那裡參觀,我們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費。

後來的聚會,我們透過對話了解彼此,意外地發現,雖然生活習慣跟背景大不相同,但我們的興趣相仿,很多話題都能產生共鳴……

也因此,我們在實驗園區暢聊到深夜,而後才依依不捨的道別,彼此更約定隔天要再出門聚會。

喔,對了,那個遊戲的頒獎,由於我們三人開溜,聽說讓主辦單位陷入窘境,因為前三名之中,我們三人就包辦了兩個名額。

這件事情我是事後才從網路新聞得知,記者媒體拍出的影片中,整個頒獎活動顯得極其冷清,主辦單位跟主持人的臉色都極其難看,甚至,網路上還有小道消息說,舉辦這比賽的遊戲公司放話要封殺我們這些半途開溜的選手。

有這麼嚴重嗎?我不以為然的笑笑,心底也因此有一個新計劃成形……

打開螢幕,我在上頭輸入他們幾個人的資料,同時發了一封短訊。

 

要不要一起成立工作室?

 

訊息一發出,數個光學螢幕立刻彈跳出來。

「我要負責造型設計!」非凡子第一個發言。

「我要包辦武器!」

「我這邊剛好有一個設定腳本,你們看看可不可以。」立人傳輸了檔案給我們。

「那我該負責什麼?」遙日滿臉問號。

「我們挑剩下的就給你包了吧!」非凡子開玩笑的道。

「……我一個人恐怕不行。」他苦惱的皺眉。

「下午被他們騙了那麼多次,你現在還信他們的鬼話?」立人難以置信的挑眉。

「規劃跟主體設計大家一起進行。」我開口說道:「細部的部分再依據個人專長分工。」

「我是覺得,現在就成立工作室有點言之過早。」立人提出他的想法,「我們先一起開發出一款新遊戲,再來看看合不合適進行吧?」

「當然好。」立人說出的話,也正是我所預想的情況。

「贊成。」

就這樣,我們用了十個多月的時間,完成我們的第一部作品,而立人的妹妹是我們的首位玩家。

「欸,我妹的試玩心得出來了。」立人面帶苦笑,將一份檔案傳給我們。

開啟一看,上面洋洋灑灑的列出遊戲的缺點以及各部分缺失,令我們驚愕的不是立人妹妹所抓出的缺漏(雖然那也是令我們佩服的部分),更叫人印象深刻的是──立人的妹妹說話的毒舌程度。

「針針見血、句句斃命。」非凡子吒舌道。

「我還以為我設定的武器非常完美,結果竟然被她說成這樣……」阿丸的臉色越來越沉。

「有人想抗議嗎?」立人癱在漂浮椅上,懶洋洋的問:「我可以幫你們轉達抗議信。」

「我沒有。」遙日聳肩回道:「她說的都很正確。」

「是啊,完全無法反駁。」阿丸沮喪的垂下肩膀。

「這是不是代表我們不適合呢?」非凡子掩面長嘆。

「我可不這麼認為。」詳細看完內容,我笑了。「你們看看最下面那段。」

 

雖然很多地方都很奇怪,可是又怪的很有趣,跟市面上那些遊戲不同,很有風格,我會期待你們下一部作品,如果能通過我這一關,你們的遊戲就可以拿去賣錢了,加油吧!

 

「真囂張的口氣。」非凡子笑了出來。

「既然她都下戰帖了,身為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可能不接?」阿丸重振精神。

「那我們有要成立工作室嗎?」遙日確認的詢問。

「當然!」

「要!」

於是,Deus就在這一天成立了。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將會在電玩這一行業發光發熱,而,之後的事實證明,我當初的預感並沒有錯。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