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命子為他們準備的二樓包廂內,伊格爾興致高昂的觀察眼前的三人。

前一段時間還說要咬死自己的景泱,現在開心的坐在小彌身旁,大口吃肉、扒飯,彷彿剛才的一切全沒發生過。

方才上車前臉色蒼白、身體虛弱無力的季薰,現在吃的比任何人還多,有時候還會熱心的為眾人添菜、添茶水,生龍活虎的好像沒事人一樣。

就連原先懼怕他的小女孩小彌,此時的表情也鬆懈不少,開心的有說有笑,儘管當兩人視線相對時,她還是不安且尷尬的迅速轉移,不過比起先前的相遇,她此時的防備心已經減少很多。

「怎麼了?你怎麼都不吃?」坐在一旁的季薰,困惑的詢問。

「有啊!我吃很多!」努力啃著雞腿的景泱,順手又夾了幾塊肉到自己碗中。

「我當然知道你吃很多。」季薰用筷子敲了敲一旁的空盤。「十幾盤肉都被你吃掉,你的食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反正有人要請客,當然要吃撐了才不會浪費!」景泱以手背抹去嘴上的油膩,談話的瞬間就已經啃完牛小排。

「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伊格爾好奇的探問。

生活在人間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他見過不少,因為崇尚武力,所以大部分的妖魔、眾生都喜歡喊打喊殺,或者是劃地為界、自行封地為王。

這裡卻不一樣,在這家店用餐與工作的異族眾生,總是保持著禮貌、親切的態度互動,有些人還會熱情的向對方打招呼──不管認不認識。

如此和樂融融、沒有殺戮掠奪的景象,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見到。

想起曾經的過往,伊格爾心底隱隱起了感嘆。

他曾經熟悉的人間已經不存在,他關愛的凡人也不再是最初的模樣,似乎,不管多麼美好的景物,經歷了時間的洗滌,最終也只會變成灰濛濛的殘缺過往。

「這裡是居酒屋啊,一些上班族下班就會來這邊喝兩杯、吃吃燒烤。」季薰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你沒到過這種地方嗎?」

「不……」伊格爾無奈的笑笑。

雖然這不是他想知道的答案,然而,事實如何,他其實也不是那麼在意。

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是被什麼人守護,這一小方地的良善,依舊改變不了這個世界的惡,畢竟,一壺清泉無法洗淨一潭污泥……

「打擾了。」包廂門被打開,服務生朽六端著兩個大餐盤進來。

「這是廚師招待的菜餚,焗烤總匯、滷味拼盤。」

將兩個餐盤擱在桌面上,朽六順手收拾了空盤空碗。

「命子還沒回來嗎?」季薰好奇的詢問。

當他們進入店裡時,季薰本想要先跟命子打聲招呼,順便介紹隨行的三人,然而,命子卻早他們一步出門,只交代朽六要幫他們預留包廂、準備食物。

「應該快回來了,她說她只是要出去拿個東西。」朽六回答道。

才說著,包廂的門再度被人打開,命子笑吟吟的走入包廂內,將一個大酒瓶跟幾個杯子擱在桌上。

「這位是命子,是這裡的老板娘,也是請大家吃飯的好人。」季薰笑嘻嘻的介紹道:「這三位是小彌、伊格爾還有……咦?景泱呢?」

沒見到景泱的蹤影,季薰訝異的找尋,最後才在矮桌子底下見到呼呼大睡的他。

「真是的,怎麼一吃飽就睡著了?」季薰無奈的搖頭苦笑。

「你們好。」命子的視線在兩人身上繞了一趟,如同蜻蜓點水般的注視,卻在兩人心底激起漣漪。

好奇怪,這是什麼感覺?摸著心口,小彌突然湧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溫暖、安心與感動,如同突然與許久不見的家人重逢一般……

不,或者該說是一個比家人還要更深層的存在。

明明對方只是一個初見面的陌生人啊……小彌困惑著。

她就是這裡的守護者?伊格爾下意識查探對方的狀況,卻發現對方像霧一樣,虛無飄渺、若隱若現,無從窺探。

「今天是個好日子呢。」命子拔開酒瓶上的軟木塞,為在場的人全倒了一杯。

透明玻璃杯中,有著陽光色澤的金黃色液體輕輕晃動。

「來,給妳。」命子將其中一杯推向小彌。

「呃,我……」

「小彌還是小孩,不能喝酒。」季薰制止道。

「我有說這是酒嗎?」命子眼角輕掃,似笑非笑的反問。

「不是嗎?」季薰狐疑的望向盛裝的瓶子,那明明就是酒瓶啊。

「難道酒瓶裡就一定要裝酒嗎?」看出季薰的想法,命子晃晃手中的杯子。「這瓶飲料是向一位老朋友討來的,需要很久、很久的時間才能釀成一瓶,十分珍貴,平常我可是捨不得給人喝呢。」

命子將杯子交到他們手中,與他們互敲了一下杯口,而後自己先喝了一口。

「嗯~~真好喝。」命子臉上出現極其滿足的笑。

隨著她的舉動,其他三人也跟著品嚐手中飲料的滋味。

「甜甜的,很像果汁,可是又不太像……」側著頭,季薰無法分辨口中的味道。

香氣清淡,有花的香味,而入口的滋味卻是十分濃郁,甜美而溫潤,明明是冷飲,卻有一種熨燙人心的舒服感受。

黃澄美麗的液體下肚後,她鬱結在心中的憂心、煩悶全部一掃而空,心情變得十分清爽、舒服。

「好奇妙,心情變好了耶。」

季薰轉頭望向小彌,想要聽聽她的感想,結果卻意外發現,一直不作聲的小彌臉上,淌著兩行熱淚。

「妳、妳怎麼哭了?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她擔憂的詢問。

「不、不是,我、我……」小彌尷尬的抹淚,但,臉上的淚水卻始終擦不乾。

她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哭,為什麼會哽咽、會鼻酸,她只知道,當飲料順著咽喉滑下時,她突然升起一種幸福的感覺。

那是她自出生以來,從未曾感受過的溫暖,彷彿是被呵護在掌心疼愛。

長久以來悶滯在她心口的心結,似乎因為這杯飲料而鬆開,融化成滾落的淚水。

「沒關係,哭出來就沒事了。」命子朝她安撫的笑笑。

這句話讓小彌隱忍的情緒崩潰,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真是令人懷念的滋味。」伊格爾感嘆的道。

他知道這滋味,儘管有些微妙的差異,但,這飲料跟以前天堂的「聖水」一樣。天使處理人間的事物時,總是會遇上令他們鬱悶、困惑的種種狀況,返回天堂,喝上一杯「聖水」,之後倒頭睡下,醒來後心情就會變得舒坦許多。

只不過,當他心中鬱積越來越多的疑問之後,他開始逐漸疏離聖水、不再飲用,而後他離開了那個地方,想再次品嚐那滋味,也只能在記憶中追尋。

「想起往事了嗎?」命子為他將空了的杯子添滿。

「是啊,一些愉快的回憶……」他淺笑著回應。

曾經,他跟農民一起在麥穗田裡收割,儘管汗水淋漓、全身泥濘,眾人的臉上還是笑容洋溢。

曾經,他受邀在一戶人家家裡吃晚餐、過夜,儘管桌上的食物貧乏、房屋簡陋,那戶人家卻還是盡心的款待,讓他這個過路的陌生人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曾經,他從孩童的手中接過一個花圈,他還記得,那是他所獲得的奉獻品中,讓他感到最美麗、最珍貴的禮物。

一點一滴,塵封的舊事逐漸湧現,伊格爾這時才發覺,原來自己將這些美好的感覺遺忘許久。

「這個飲料叫什麼名字?」伊格爾好奇的詢問。

儘管跟聖水相似,然而,這兩者之間還是有明顯分別,簡單來說,聖水是消除心中的負面情緒,而這飲品則是喚起人們心底的美好。

「這個是某個特殊種族的專屬飲品,要我翻譯出它的名字有點困難。」命子單手托腮,空著的手以指尖在杯口劃圈。

「真要說它的名字……應該是『心的頌讚』吧。」

「心的頌讚?」伊格爾笑了。「真是非常適當的名稱。」

這飲品的確將回憶中美好的一面勾出,讓人在憎惡的時候,還能記起曾經的愉快過往,是來自於心底深處最美好的頌讚。

在兩人輕聲交談時,一旁的小彌與季薰早已經躺在木造地板上,嘴角帶著笑意入睡。

安靜地,兩人品嘗著手中的飲料,回憶著各自的記憶,儘管雙方沒有進行攀談,但,席間的氣氛卻是十分舒適自在。

「啊,喝完了。」將瓶中最後一滴倒給伊格爾,命子笑著晃晃空瓶。

「真是讓人捨不得飲盡。」望著剩餘的半杯飲料,伊格爾不捨的說道。

「美好的事物總是稍縱即逝,所以人才會特別珍惜。」端起自己的杯子,命子向伊格爾舉杯示意。

「謝謝妳的款待,今日的晚餐令我難忘。」伊格爾以手中的玻璃杯與她輕敲。

「哪裡,以後要是小薰遇上麻煩,還請你多多幫忙。」命子淡笑著。

「這是交換條件?」

「不,我只是軟性請託。」命子否認的搖頭笑笑,「我不可能永久陪在她身邊,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人世,她能依賴的人就只剩下你們這些『朋友』了。」

「我可以保證妳的壽命還很長。」至少,伊格爾看不到她壽命終止的時間。

「未來的事情誰會知道呢?」轉動著玻璃杯,她眼神悠遠的回道:「這個世界可不是聽著神的指示轉動。」

「妳……是誰?」聽著這番意有所指的話,伊格爾開始對命子的身分感到好奇。

「我?小薰沒有跟你介紹嗎?」她佯裝訝異的笑道:「我是這裡的老板娘,是她的監護人。」

「我是說,除此之外的身分。」

「真有趣,我還以為天使不愛探人隱私。」調整了一下坐姿,她直視著伊格爾。

從那雙閃爍光芒的紫色眼眸中,伊格爾依稀見到了一些東西。

「很茫然,對吧?」輕啟朱唇,命子的聲音如同飄揚在空中的輕煙,「你心裡有太多疑問、太多悲傷,等你渡過面前的難關,將想法釐清後,自然會知道答案。」

身為能夠窺知人類想法的天使,伊格爾第一次被人說中心事,這讓他感到錯愕,複雜的情緒跟著湧現,慌亂、防備、不安……

「表情不用這麼嚴肅,我並不是敵人。」似乎是想讓伊格爾放鬆情緒,命子娜開視線,開始收拾起桌上的杯盤。

「……我該走了。」伊格爾起身穿回外套,客套的道別。

「歡迎下次再來。」沒有起身送客,命子依舊忙著手上的工作,「無聊的時候就來這邊坐坐吧,或許我們可以聊一些往事。」

沒有回答,伊格爾只是朝她輕輕點頭,隨後開了包廂門離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