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幾天,季薰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甚至是越來越嚴重──手腳逐漸僵硬、動作遲緩、身體莫名產生劇痛,有時候還會瞬間暈倒、不醒人事,持續到最後,她甚至連早上起床都有困難,一天清醒的時間大概不到八小時。

為什麼會這樣?這到底是什麼病?季薰不只一次如此自問。

每天醒來,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每一天,她都可以明顯察覺自己比前一晚虛弱,身體機能的大幅度退化。

彷彿每晚的入睡,就是在倒數自己生命終結,恐懼在她心中逐漸擴大,她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而不是真實。

在玹澄楓幾次的建議下,她最後終於同意入住佐˙司魂院,讓元謙治療她的病症,並以科學儀器輔助檢查。

儘管她不想被當成實驗品,但在性命交關的當頭,她也只能妥協。

實驗室的負責人乙汰對她進行了抽血、毛髮檢測、靈魂能量檢測、波長以及其他她沒聽過的測試,一項又一項,不管她是醒著還是睡著,她身上總是安裝著各式各樣的管線與儀器。

「當這個電波釋放時,妳會覺得有點不舒服,請忍耐一下。」乙汰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確定只是『有點』不舒服?」季薰挑眉反問。

記得他昨天的實驗也是說「這個會有一點痛,妳要忍耐一下」,結果呢,她痛得在地上打滾,幾乎快要痛暈過去,後來副手莉雅私下跟她透露,那個痛苦級數是九級,僅次於孕婦生孩子的痛苦……

「躺下吧。」沒有回應,乙汰催促著她動作。

「……」無可奈何,季薰只好依話躺在實驗用的床上。

「開始了。」旁邊的助理將開關按下。

數分鐘後,季薰趴在床邊,對著預先準備好的垃圾桶大吐特吐,她額上冒著冷汗、臉色蒼白如紙,模樣極為狼狽不堪。

待她稍微舒坦一點後,一旁的助手急忙端了一杯溫開水給她。

「你……騙人。」雙手發顫的端著水杯,季薰滿臉埋怨的指責乙汰,「這樣哪裡算一點點不舒服?」

剛才的時間,讓季薰覺得自己好像被抓去玩雲霄飛車、高空彈跳,連玩數十趟,整個人頭昏腦脹、分不清東西南北,肚子裡也是一陣翻滾。

「現在很不舒服?」乙汰低頭看著實驗的數據。

「廢話,不相信的話你要不要來試試看?」季薰真想將杯中的水潑向他……如果她還有潑水的力氣的話。

「那就讓妳休息十分鐘。」放下手中的資料,乙汰轉身吩咐其他人進行下一場實驗。

「你、你這個惡魔!」季薰氣急敗壞的大罵:「我是病人、不是實驗品!別用那副冷冰冰的態度對我,我不是東西,活生生的人!」

「這兩者其實差不多。」乙汰語氣淡漠的回。

「什麼?」快要氣炸了的她,索性拔掉身上的器材,離開實驗床。

「妳想做什麼?」

「我要離開這裡。」季薰冷聲回道。

「不准。」乙汰攔住她。

「你憑什麼限制我?」季薰甩開他的手。「我沒必要聽你這個小鬼的命令!」

「小鬼?妳說我是小鬼?」乙汰額上暴出了青筋,「就算我的外表是小孩模樣,那也不代表我的年紀比妳小。」

「就算你活了幾千歲、幾百歲那又怎樣?」季薰雙手交疊胸前,氣勢上豪不退讓,「基本的做人處事你有學到嗎?你懂什麼是關心跟體貼嗎?我是人,我有感情、有感覺,不是冷冰冰的機器!你對我的態度就不能溫和一點嗎?」

「今天是妳有求於我,要我協助妳調查身體情形。」乙汰冷著臉回道。

「是,是我求你、拜託你幫我檢查,但是就因為這樣,我就不需要尊嚴?」瞪著乙汰,季薰眼眶泛紅,淚水在眼底打轉,「如果你是這麼認為,那就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想辦法救自己!」

「怎麼了?大老遠就聽到你們的聲音。」元謙從外頭走入,手上端著一碗中藥湯。

「沒事。」暗地裡抹去眼角的淚水,季薰逞強的回道:「我只是不想繼續實驗了。」

刻意忽略她拭淚的動作,元謙將湯藥端到季薰附近的桌上。

「妳的臉色比早上糟糕。」看完面色,元謙伸手為季薰把脈,「脈搏也偏虛弱,剛才身體不舒服嗎?」

「你問他吧。」往乙汰掃了一眼,季薰悶悶的別過臉去。

「乙汰?」元謙望向板著臉的他,後者緊閉著唇,不肯回應。

「阿謙、阿謙!老子知道,老子剛才全部都有看到!」納羅的聲音突兀響起,眾人循著聲音望去,發現他坐在高處窗口。

縱身躍下,納羅身子輕盈的落地。

「剛才啊,阿汰對阿薰進行新實驗,結果害阿薰吐到臉色發白,你也知道,阿汰這個傢伙向來很冷血、沒人情味,他沒有安慰阿薰也就算了,還跟她大小聲的吵架,剛才老子還以為他們會打起來,結果竟然沒有,真是害老子好失望。」

……就算是想看好戲,也用不著說的這麼坦白啊。季薰的額上頓時冒出黑線。

「乙汰……」元謙面露不悅。

「我有讓她休息十分鐘。」乙汰替自己澄清道。

「這樣還是不夠。」元謙開口責備,聲調溫和但卻十分沉重。「我之前已經叮嚀過,季薰是病人,進行實驗時,你要以她的身體為重,不能夠進行對她健康有過大損害的實驗,還有……」

「要是她一不舒服就要立刻停止,」乙汰接口說下,「因為擔心病情,所以她的情緒會起伏不定,遇到爭吵需要先退讓,為了避免病情惡化,不能夠引起她過多的負面情緒。」

這些話,元謙幾乎每天在他耳邊叨念,他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了。

「既然知道,以後就請你不要再跟季薰爭吵,多多體恤她。」轉過身,元謙端起湯藥遞給季薰。

看著端到眼前的墨黑色湯藥,季薰眉頭微蹙,一手捏著鼻子、一手端著湯碗快速喝光。

「噁……」她表情扭曲的放下湯碗,還沒開口,元謙就已經將一杯蜂蜜水遞到她手上,讓她能藉著蜂蜜水沖淡口中的藥味。

「阿薰,妳真是勇猛無比的女英雄!」納羅朝她豎起大拇指,「那個藥的味道那麼難聞,又苦又辣又難喝,妳竟然能毫不猶豫的乾掉它,而且一天還喝四碗!老子佩服妳!」

之前他曾經試著以指尖沾了一點品嚐,入口的味道差點讓他倒在地上打滾,實在是難喝至極啊!

「因為我不想輸。」季薰雙眼炯炯有神,語氣堅定的回道:「我不要被這種莫名奇妙的病打敗。」

「好!好樣的!老子欣賞妳!」納羅激動的往桌面一拍,將桌面的實驗器材震起,「放心吧!要是妳真的不幸死了,老子會向阿楓推薦,讓妳來我們佐˙司魂院工作。」

「……我剛才不是說我不要死了嗎?」季薰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哎呦,怕什麼?」納羅好心安慰她,「就算會痛,忍一下也就過了,不用怕啦!就算變成鬼,妳還是一條好漢。」

「如果我說我不怕死,那肯定是在逞強,畢竟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要是人,都會害怕面對死亡。」季薰無奈的苦笑,「但是,比起死,更讓我恐懼的是──無能為力、只能眼看著自己一天天衰弱,絲毫沒辦法反抗,我討厭這麼爛的死法!而且,我還有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我絕對不可以死!」

儘管她的臉色十分憔悴、說話的聲音不比以往宏亮,然而,她信誓旦旦的表情、堅定的眼神,讓在場眾人明顯感受到她的決心。

「說的好!」納羅再度拍了一下桌面,「老子挺妳!要是有哪個傢伙敢來收妳的魂,老子鐵定將他打飛!」

「哈哈,那我的命就拜託你保護啦!」季薰打趣的笑著。

「休息夠了嗎?」乙汰打斷她的話,「我要幫妳重新安裝檢測儀器,請妳躺回床上。」

「是……」季薰無奈的點頭答應。

「放心吧!有阿謙跟阿汰在,妳絕對可以康復!」納羅向她加油打氣著。

「嗯。」她同意的點頭笑著。

然而,實際的狀況卻不如他們所期望,相隔兩天後,季薰的病症迅速轉壞,每天只能攤在床上,除了頭部與頸部之外,其他地方完全動彈不得,清醒的時間總計不到兩小時……

「季薰姐姐,妳會沒事的,妳一定會好起來。」站在她的床邊,小彌的雙眼泛紅,淚光在眼底打轉。

「……我會努力。」季薰勉強扯動唇角笑笑。

嘴上雖是這麼安慰小彌,季薰的心卻如同槁木死灰,對於自身的康復信心越來越低落、微薄。

逐漸地,季薰開始思考、盤算著,是否該開始打探陰間的消息。

或者該查一下閻王殿跟死神殿的法令,看看哪邊的約束較寬鬆,可以讓亡魂長期停留人間……她如此想著。

至少,在她的心事完成前,她不能被限制住行動。

也許我可以像尚漓一樣成為死神。季薰想到另一種方式。如此一來,她說不定還可以藉由工作之便,取得更多相關線索。

「季薰姐姐,妳在想什麼?」發現她沉默不語,小彌握住她的手,面露擔心。

「沒什麼。」季薰敷衍的笑笑。

「妳想要休息嗎?還是妳想吃東西?」小彌貼心的詢問。

「不用了,我不餓。」

她幾乎整天都在睡覺,體力耗費極少,就算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她也不覺得飢餓。

「那妳要不要喝水?」小彌緊接著詢問。

「……有水果嗎?我突然想吃水果。」

「有,廚房有很多,我去拿。」

似乎是擔心季薰下一刻又會陷入昏迷,小彌迅速起身衝出門外。

待她離去後,季薰使用了傳呼,企圖跟消失許久的魈取得聯繫。

『魈大叔,聽到請回答。』

『哎呀?原來是小季啊?真是好久不見。』一如往常的輕浮笑聲傳來,『妳有沒有乖乖打工?不可以偷懶啊。』

『大叔,你跑去哪裡鬼混了?為什麼都找不到人?』季薰質問著。

『哪有,我哪有鬼混,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工作吶!』

『難道你又跑去山上種樹?』

『是啊、是啊,因為這樣,所以我的手機收不到訊號。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

『我快死了。』季薰坦承以告。像這樣毫無顧忌的說出死訊,她反而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阿哩?這麼慘啊?需要我幫妳超度嗎?』

『不用,我只是想問你,死神殿跟閻王殿哪一邊比較自由?可以讓亡魂長期留在人間。』

『兩個都不行。』魈回的簡潔俐落,『這兩個機構做是都非常龜毛,如果妳打算長期待在人世,我會建議妳去當個孤魂野鬼。』

『孤魂野鬼啊。』季薰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選項,只是……『那樣會一直被鬼差追捕,有時候還會被道士找麻煩。』

『怕什麼,妳的身手那麼好,三兩下就能解決他們了,不是嗎?』

『也是。』季薰呵呵的輕笑。

本想繼續跟魈抬槓幾句,然而她的意識卻逐漸模糊……

『與其煩惱這些,在妳要死之前,妳還是先煩惱要怎麼還錢給我吧!』魈揶揄的笑著。

然而,他的話卻沒有得到季薰的任何回應。

『喂喂,別裝死,快點回答,不然我要增加利息喔!』

『小季?豬頭小季?笨蛋小季?』

連連呼喚卻始終得不到回應,這讓魈起了不好的預感。

「危險!」警告聲突然傳來,連帶一聲槍響傳出,預備從身後偷襲魈的妖怪被射穿了腦袋。

「喂,你在發什麼呆啊?」尚漓皺眉數落道。

要不是他及時發現到那隻鬼鬼祟祟的妖怪,魈大概就要讓對方咬下一塊肉了。

「靠!說好要一起合作,你可別給老娘偷懶!」伊恩嚼著口香糖,手持一根巨型大槌,腳下踩著幾隻被她打扁的妖怪屍體。

「我沒有偷懶啊,剛才是小季突然傳話叫我,問我一些事情。」魈打哈哈的回道。

「薰?她最近過的好嗎?」尚漓好奇的追問。

「有我這麼一位優秀的老闆,她當然是過的很好。」他自捧的回道。

「各位,怪物越來越多了,請加油一點。」薇菈手持造型奇特的長握柄,在她揮動時,握柄頂端出現紅色光束,形成一條紅色光束鞭子,凡是被鞭子擊中的怪物,身上就像是被灼傷一樣,出現焦煙與燒燙傷口。

「呼~~天氣真好~~」

悠閒且帶點慵懶的語調自眾人上方傳來,葛瑞蹲在電燈柱頂端,瞇著眼仰望藍天,嘴角噙著滿足的笑。

「今天很適合製作大泡泡啊。」

葛瑞手上多出一根細長的管子,長度約莫是三根吸管接在一起,就口一吹,管子另一端出現一個彩色氣泡。

「哎呀呀,今天的泡泡顏色很漂亮,看來今天運氣會很不錯。」將氣泡拿在手上,葛瑞開心的欣賞這顆傑作。

「葛瑞!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慢慢吹泡泡!」為了閃避層出不窮的妖魔,尚漓累的滿頭大汗。

「擔心什麼?」葛瑞一派輕鬆的笑笑,「你又不是孤軍奮戰,要是遇到解決不暸的怪物,就躲到夏契爾或者伊恩後面吧。」

「誰要躲啊!」尚漓氣憤的脹紅臉,「我是死神!是陰間的警察!怎麼可以害怕惡勢力!」

「菜鳥,閃開!」伊恩突然對他大吼。

「咦?」

一回頭,尚漓便見到伊恩的大槌子迎面揮來。

「哇啊──」

情急之下,他直接往後摔倒,順利躲過那記槌擊。揮出的重擊命中了尚漓附近的怪物,妖怪的頭在瞬間被打爆。

「伊、伊……伊恩!妳怎麼可以突然揮過來!」尚漓驚魂未定的大吼。

「什麼突然?我不是有警告你?」回話時,伊恩手上的大槌持續揮舞,將幾隻妖怪像拍蒼蠅一樣拍扁。

「葛瑞,不要浪費時間。」將身邊的怪物殺淨後,夏契爾催促著他。

「遵命~~」

葛瑞將手上的長管子一甩,頂端處出現數個大圓圈,如同捕捉空氣般輕盈揮舞,數量眾多的泡泡自圓圈中衍生出。

「好了,泡泡們,開始進攻吧。」

葛瑞哼著歌,如同指揮家一般揮舞著長管子,隨著他的動作,泡泡往怪物們飄去,在他們的鼻尖處炸開,灰白色的粉末沾附在怪物們臉上,不到兩秒鐘,包圍住他們的怪物全部倒地酣睡。

「嘖嘖,這麼方便的東西應該早點拿出來。」魈玩笑似的埋怨。

「太早結束,不就剝奪了你們戰鬥的樂趣嗎?」葛瑞縱身自電燈柱頂端越下。

解決完週遭的妖怪群,一行人重新聚合。

「接下來要往哪邊走?」夏契爾詢問道。

薇菈拿出偵測器,往附近的建築物進行偵測。

「不行,每一動建築物都有毒物反應。」她搖頭回道。

「往那邊吧。」葛瑞指了指前方的某棟建築物。

空中,一些殘餘未炸開的氣泡,正往那棟建築物飄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