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門外有人看守的情況下,季薰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再用了半小時泡澡,接著又慢條斯理的吹乾頭髮,抹上護膚保養品、身體乳液以及護髮霜,換上放在空間玉飾裡的衣服。

待她再度被帶回牢房時,已經過了三個小時,牢籠裡只剩雷諾一人。

當季薰神清氣爽的現身時,雷諾唇上勾起一抹笑,目光透著讚許。

「這套衣服比剛才的禮服順眼多了。」

她的上身穿著銀灰色毛衣,頸部的地方繞了一圈白色短毛,下身是一件緊身牛仔褲,褲管收在深棕色長統靴裡,簡潔俐落的裝扮讓她的身形更顯修長。

「我也這麼覺得。」季薰大方地接受了他的稱讚。

目光往地上一掃,季薰發現對方送來的食物,雷諾已經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

隨地坐下,季薰從空間玉飾中取出一份三明治。

「不合妳的胃口?」雷諾挑眉詢問:「還是妳擔心他們會下藥?」

「都不是。」她才不會去想那些有的沒的,「我只是比較喜歡吃熱的食物。」

「妳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雷諾突兀地詢問。

「你的手下要來接你了?」季薰挑眉反問。

「呵呵,妳不是已經找到離開的方法了嗎?」他回以燦笑。

「咳、咳咳!」沒料到會被他察覺,季薰嗆了一下,差點被三明治噎到。

「吃慢一點,我又不會跟妳搶。」雷諾很好心地勸著。

怒瞪他一眼,季薰沒好氣的反問:「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妳說呢?」他沒有回答。

「哼!」季薰氣悶的別過頭。

她本來打算用這件事情吊吊他胃口,順便整他一下,回報他讓自己遭受的悶氣,沒想到他卻早已察覺,這真是讓她悶到極點!

「這房子裡大概有一百多名手下。」雷諾自顧自的說道:「十多個頂尖殺手,另外還有保全監控系統,房屋裡裡外外裝設了四十幾台監視器……」

言下之意,要是沒有他的協助,季薰一個人肯定出不去。

「你的手下什麼時候會來?」她大口啃著三明治,將對雷諾的怒氣化為食慾。

「明晚。」頓了一下,他又補充了一句:「外頭會合。」

「瞭解。」拍去手上的麵包屑,季薰抓起一床棉被,鋪在她原本睡覺的角落。

「我勸你最好休息一下,養足精神。」躺下之前,她好心地勸道。

她可不想逃跑時,這隻混血狼因為睡眠不足而體力不支,她可沒那力氣扛著他逃跑。

挑了挑眉,雷諾也知道自己的確需要歇一會,在季薰入睡後,他自己也跟著靠在牆邊,闔眼休息。

 

隔天早上醒來,季薰幫雷諾換藥,吃著賽門送上的早餐,而後便窩在角落看漫畫,看累了就躺下休息,作息跟之前沒什麼兩樣。

到了晚上十二點多,雷諾朝她使了個眼色,她會意地收起散落一地的漫畫書。

從空間飾品中拿出一把匕首,朝著她身邊的結界媒介刺下,瞬間,籠罩在他們身邊的結界陣消失了。

轉過身,她見到雷諾已經無聲無息地打開牢籠的門。

真厲害,如果不當老大,他還可以去當開鎖匠。季薰因他輕巧無聲的開鎖功夫嘖嘖稱奇。

當季薰跟著他走出房間時,門口站崗的兩名黑衣人已經被雷諾撂倒。

沒有停下腳步,雷諾打手勢示意季薰跟上,他領在前頭,貼著走廊牆面快步疾行。

沿途守衛森嚴,憑著雷諾的警覺性,他們閃過不少巡邏,但也遇到不少。

只是對方還來不及張口,聲音就已經隨著他的頸子,被雷諾扭斷。

敏捷而又俐落的殺人動作,再一次讓季薰開了眼界。

在走廊迂迴穿繞,好不容易,他們終於來到屋外庭院。

突然,尖銳的警報器響聲傳來,伴隨著紛亂的吶喊聲。

「逃跑了!他們逃跑了!」

嘖!讓我們安靜離開不是很好嗎?何必跑來送死?季薰皺起雙眉。

看著因為行跡敗露而殺氣大起的雷諾,她無奈的搖頭。

雖然跟雷諾才認識幾天,但季薰的直覺卻告訴她,偷跑不是雷諾的風格,鬼鬼祟祟、安靜無聲的殺人更不符合他的興趣。

而現在,眼前這個氣勢張揚、笑容邪佞,正打算大開殺戒、鬧個天翻地覆的雷諾,才是他的本性。

幾名腳程較快的黑衣人,將兩人團團包圍。

雷諾身形一竄,如同影子般在幾人之間行走,當他再度停下腳步時,那幾名黑衣人雙眼爆凸、張著嘴,卻連一個聲音也沒辦法發出。

他們的咽喉被人撕裂,殷紅的血液往外噴出,濺濕了雷諾的白襯衫,滲入綠色草地之中。

襯著月色,站在他們之中的雷諾,一頭淡金髮色隨夜風飄動,姿態傲然,宛如睥睨天下的王者。

若不去看他伸長的利爪,以及指尖上頭沾染的血跡,圓月與他的搭配還挺好看的。

包圍著他的黑衣人,身形晃了晃,「碰碰碰」地幾聲悶響傳出,碧綠色的草地上多了幾具屍體。

「他們在這裡!」又一聲吶喊傳來,附近衝出幾道黑影。

見他們來勢洶洶,雷諾低聲輕笑,藍綠色雙瞳發出彩光。

所有的事情發生在短短幾秒之間,雷諾踢飛了一人,撕開了兩人的喉嚨。

旋身再一踢,擊中一個倒楣鬼的腦袋,不明的紅白液體迸出他的腦殼。

腳下一轉,扭身避過射來的子彈,貓腰向前衝去,右手刺穿了槍手的胸膛,將他的心臟掏出,捏爆。

雷諾的身形矯健,出手凶狠,彷彿一匹嗜血的狼。

在雷諾的大活躍之下,季薰只是充當擺設,站在一旁。

雖然這裡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手上沾染的鮮血肯定不少,但,季薰可沒有觀看虐殺的興趣。

「夠了。」

見雷諾打算就此殺向大門,她一把抓住雷諾的手臂,硬拖著他鑽入樹叢,避開一群又一群巡邏的人群,藉由矮樹叢與遮蔽物往外逃逸。

好不容易來到牆邊,雷諾這才黑著臉抽回手,冷瞪季薰的目光,指責著她破壞了他的遊戲興致。

沒有理會他,季薰先來個短程助跑,蹬腳踩上牆面,藉著衝勢往上爬高,雙手一伸,順利扣住了牆端,雙臂使勁下壓,腳下再一踢,人就這麼跨坐在牆上。

回頭一瞧,發現雷諾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

以為他是因為傷勢無法翻牆,季薰反射性地朝他伸出手。

「來,手給我。」

瞧著她的動作,雷諾先是一頓,而後又挑了挑眉,薄唇上揚,形成一個好看的弧度,圍繞在他身邊的殺氣瞬間散去。

「快點啊!手。」不明白他的心思,季薰望了一眼聚集過來的人潮,著急的催促。

雷諾順從地伸出手,季薰才想將他拉上圍牆,手上卻突然一緊,一股強大的下拉力量將她拉下圍牆。

「你……」落在雷諾懷中的季薰,抬起頭時,正好看見他眼底戲謔的笑意。

這傢伙是故意的!她立刻察覺到這一點。

怒罵聲還來不及說出口,眼前突然天旋地轉,她被雷諾換了個姿勢,像沙包一樣地扛在他的肩上,臉部朝著他的背,胃部剛好抵在肩膀位置。

「雷──」

才說出一個字,季薰再度被晃花了眼,雷諾扛著她,跳上了圍牆頂端。

「我攀爬的技術比妳好多了。」揶揄的嗓音傳來,就算季薰現在看不到他的臉,也知道現在這個人正笑的得意。

「你這個……」大混蛋,三個字還來不及罵出,雷諾就已經扛著她跳下圍牆,快步奔馳於入夜的街道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