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目標大樓,建築物裡現身的怪物比外頭還多,讓一行人打的手忙腳亂。

「真奇怪,這些妖怪到底是什麼?怎麼我從來沒有見過?」薇菈困惑的皺眉,手上的紅色鞭子一揮,幾隻怪物被她攔腰斬斷。

打從他們進入這個實驗基地後,沿途遇見的妖怪全是畸形怪狀,依據怪物的外型區分,大致可分為三大類──人形、爬蟲類以及動物。

人形妖怪身上長有鱗片、眼球、小型人臉、尾巴、銳角等等,骨架暴凸於皮膚外,膚色有紅、綠、黑、紫等色……

而爬蟲類妖怪,顧名思義,他們的形貌近似爬蟲,有些會貼在冰冷的地面,以突出身體的手腳蜿蜒爬行,行經的地面會拖曳出一道帶著血水的有毒黏液;另外還有一些是蜘蛛、壁虎類的形貌,攀在牆壁、天花板,隨時伺機跳下攻擊。

動物類則是以犬類居多,他們趴在地上,瞪著佈滿血絲的雙眼,咧著大嘴、露出獠牙,從喉嚨間發出粗啞的獸吼聲。

「這些全都是實驗品。」見到此種大陣仗,魈起手一揮,手上出現一把長柄大鐮刀。

「嘩~~傳說中的死神鐮刀耶!好帥!」尚漓驚艷的大叫。

「去!」伊恩狀似不屑的輕啐一聲,「用鐮刀收割靈魂,那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抓這把刀子出來,你是要割草嗎?」

「是啊。」順著伊恩的諷刺,魈笑嘻嘻的接話,「這裡有害的雜草太多,該清一清了。」

大幅度揮舞鐮刀,儘管鐮刀看起來十分沉重,但,握在魈的手裡,卻像是甩動羽毛般輕盈。

刀鋒劃過空氣,拖曳出數道白色氣流,揮刀的動作看似緩慢且優雅,然而,當魈以自身為中心點,揮出鐮刀繞一個大圈,動作稍作停頓時,他身邊的怪物群如同崩落的積木,一隻隻被肢解、散落成肉塊。

魈大顯身手,一旁的DA小組也沒閒著,火紅色的長鞭影子在空中交織成網,凡是接觸到那鮮紅色線條的怪物,身上像是被火給紋了身,一道道焦黑的軌跡交錯,空中瀰漫著難聞且刺鼻的焦味。

「碰、碰碰碰……」

連串的槍響伴隨妖怪們的尖叫聲迴響,夏契爾與尚漓連番朝怪物們進行射擊,在怪物身上打出多個彈孔,淌著烏黑、發臭的血液,怪物們在哀嚎聲中一隻隻倒下。

「就算是同樣的武器,不同的人使用還是有差別啊。」葛瑞雙手插在褲腰口袋,悠閒的站在角落觀戰。

一樣是動態射擊,夏契爾的槍法可說是奇準無比,子彈直接命中要害,彈無虛發,反觀尚漓,要將一隻怪物擊斃,他需要耗費四、五顆子彈,有時候還會沒擊中目標。

「喂!菜鳥!你的槍法還要再練練。」手上賣力揮動大槌,伊恩嘴上也沒閒著,硬是加入話題中嚷嚷。

「我每天都有進行一百發子彈的射擊練習啊。」尚漓嘟嘴反駁。

「明天起,數量增加為兩百發。」夏契爾下達了命令。

「但是……」

「三百。」

「……」

知道自己要是再討價還價下去,肯定會被不斷追加,為了日後著想,尚漓也只好悶悶的閉嘴。

「呼~~解決!」廝殺過後,望著滿地的怪物屍體,伊恩心滿意足的擦去額上汗水。

經她肆虐過的環境,除了怪物被打黏在牆上之外,地面、牆壁甚至是天花板也被她敲出數個大坑,滿目瘡痍。

「原來夏契爾都是這樣虐待你的啊?」收起鐮刀,魈開玩笑的說道:「乖~~回去之後我再幫你跟小季那個母老虎說,讓她幫你討公道。」

「不、不行!你不可以跟薰說,絕對不可以!」尚漓連忙拒絕,「訓練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應該的!想要讓槍法變得厲害,本來就要不斷練習,我要很厲害的出現在薰的面前,要讓她刮目相看!」

「聽起來,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啊。」拍拍尚漓的頭,魈理解的點頭。

「走吧,不要耽擱時間。」夏契爾步上樓梯,往上一層走去。

「你們老大該不會是奉行『時間就是金錢』的信條吧?」魈狐疑的詢問:「怎麼他開口閉口都是『走吧,不要耽擱時間』?」

「我們老大他喜歡速戰速決。」尚漓無奈的苦笑。

「快跟上、快跟上,晚了就沒得打了。」伊恩快步衝向階梯,其他人則是緊跟在後。

就這樣,一群人一面大肆破壞、一面在建築物裡頭亂竄。

「那個……我們要找的東西到底在哪裡?」

跑了兩層樓、清空十多間房間後,尚漓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

「應該是在最上層吧。」魈指指天花板,猜測的說道。

「這裡有幾層?」

「從外觀看來,五層樓應該是跑不掉。」薇菈輕扶了下眼鏡,語氣淡然的推論。

「靠!這樣跑要跑到什麼時候啊!不行!老娘可沒那種耐性!」伊恩盯著天花板上打量。

「伊、伊恩,妳該不會是想……」

「嘿──咻──」發出使力的聲音,伊恩捉緊大鎚,用力的往天花板胡亂敲打。

「碰、碰碰、碰碰、碰!」

隨著敲擊、敲打聲傳出,天花板上落下了大量碎石、水泥塊,空中漫著灰白色的油漆屑與沙塵,來不及走避的尚漓全身被鋪上一層白。

「可惡,怎麼打不穿?」晃晃頭髮,甩去身上的粉塵,伊恩咬牙切齒的瞪著天花板。

「根據這棟建築物的構造看來……」薇菈手上的鞭子一揮,在天花板的一處打上了「X」記號。

「打這邊。」

「好。」往掌心吐了一口口水,雙手反複搓了幾下,伊恩再度握緊大槌。

看准薇菈的記號,用力往上一揮,天花板終於被她打穿。

「成功了!」伊恩得意的大笑。

「這樣做好嗎?」望著天花板上的大洞,魈有些無奈的笑問:「畢竟我們是來這邊偷東西的,好像不適合做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啊。」

「什麼偷東西?老娘我才不做那種偷雞摸狗的勾當!」伊恩理直氣壯的回道:「我來這邊是為了剷平這裡,讓他們不能再危害別人!」

「走吧。」踩上一旁的桌子,夏契爾動作輕盈的跳上洞口,往上一層樓跳去。

尾隨著夏契爾的動作,DA小組其他成員像是腳下裝了彈簧,輕鬆一躍就跳了上去。

「欸,等等我……」

尚漓想要依樣畫葫蘆,但卻沒辦法跳的像他們那麼高,像兔子般接連跳了幾跳,天花板的洞口他始終搆不到。

「那個,有沒有人可以拉我上去?」他開口求援,卻沒有人回應。

上頭不斷傳出乒乒乓乓的打鬥聲響,玻璃摔落、物品被砸毀的碰撞聲,以及妖怪們被打倒的慘叫。

「喂,樓上的。」魈朝洞口處大叫:「就算你們想毀掉這裡,也要等我拿到試劑再說,不然我要怎麼回去交差領錢啊?」

「與其在這邊悠哉的說這些,不如快點想辦法上去吧。」尚漓沒好氣的催促。

「也對。」

一彈指,魈腳下的影子開始拓展延長,黑影順著壁面連接到天花板的洞口處,踩著自身的影子,魈沿著影子鋪成的黑色軌跡行走,如同規避了地心引力般,他垂直的走上牆面,最後還將天花板當成地面立足其上。

「喂、喂喂,你不拉我一把嗎?」尚漓站在桌上,著急的向上伸長了手。

「真是一個麻煩的小鬼。」一把抓住他,魈稍一使力就將他給甩上洞口,到達新的樓層。

在伊恩的大肆破壞下,他們很快就來到最頂樓,頂樓的實驗室裡沒有怪物,只有一群正在調配藥劑的科學家。

手無縛雞之力的他們,一見到他們打破地面闖入,隨即嚇得縮到一旁,連反抗都不敢。

將手上的大槌往鋼鐵製的桌面一擊,伊恩橫著臉、擺出流氓的姿態厲聲吼道。

「把東西交出來!不然就宰了你們!」

「什、什麼東西?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是、是啊,這裡沒有你們要的東西。」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都不知道。」

科學家們一徑的搖頭否認,似乎想利用這種方式開脫。

「如果你們真的都不知道……」魈將鐮刀的尖端指向他們,冷笑道:「你們又怎麼知道我們想找什麼呢?」

「呃,那、那是……」這一句反問,讓他們頓時語塞。

「是什麼?」笑容一歛,魈的語氣轉為冰冷,「把試劑交出來,這裡就不會出現傷亡,如果你們想要跟著試劑一起消失,我也願意成全你們。」

「是、是……」

對上魈透著殺意的紅色雙眸,一群人嚇得直發抖。

「我、我們馬上拿,馬上拿……」

顫抖著手,他們將收藏試劑瓶的機器開啟,用夾子小心翼翼夾出裡面的幾個小瓶。

「只有一份?」薇菈詢問著。

「是、是的。」

「嘖!那可就麻煩了。」魈有些苦惱的抓抓頭髮,他跟DA小組的任務都是要拿這些試劑,沒料到對方卻只有一份。

「之後再進行分裝吧。」薇菈將一個特殊提袋丟向科學家。「把東西放到這裡面。」

在他們聽話放入後,薇菈收起提袋,並命令他們轉過身,面向牆壁。

「走吧。」

薇菈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大小的遙控器,按下幾個按鈕之後,一艘小型飛行車出現在落地窗邊。

一行人自窗戶跳向飛行車,迅速駛向天際。

 

  ※  ※  ※

 

「這裡怎麼會有一股惡氣?」

下午,飛行車抵達佐˙司魂院上空,尚未降落,夏契爾就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

「哪邊?」魈往下眺望。

「那裡。」夏契爾指向位於佐˙司魂院角落,一棟三層樓式的房子。

「闇宅?」魈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那邊本來就有一些妖氣存在,之前那邊曾發生過妖魔大戰……」

魈簡短的向他們說明事情始末──

許久以前,在妖魔與人類尚未和平共存之時,佐˙司魂院是維護人間的重要機構,也因此,妖魔們視這裡為眼中釘、肉中刺,經常會有妖魔前來惹事作亂。

某日,龐大的妖魔群突然出現,像是早有預謀,他們包圍住佐˙司魂院,打算將院裡的人全數剷除,顛覆人間。

雙方陷入激戰,因為妖魔數量眾多,佐˙司魂院寡不敵眾,雖然有對外發出求援,但卻久候援兵未到,無計可施之下,當時的玹家當家便帶領手下退守到角落的房屋內,那棟屋子原本是提供給玹家以及客人過夜休息用的住所。

經過幾天的死守,終於等到援兵趕至,將守在闇宅外的妖魔全數殺盡,妖魔們的血將原本白色的牆面染成深色,地面與半空皆有餘存的妖氣與怨念盤旋,陰沉的怨念、邪念形成一個特殊磁場,所有接近的人都會被妖氣所害,情況輕微一點,可能只是生病或發生意外,情節嚴重者則是發生喪命、精神失常甚至家破人亡等……

在種種事件發生後,沒有人敢接近那個區域。

經過數十次的驅魔淨化,占據在此的妖氣逐漸削減,但是房屋的牆壁因為妖血滲入,不管怎麼粉刷,它總是維持原先染上妖血的暗色,自此以後,院裡的人便稱這棟房子為「闇宅」。

後來,玹澄楓等人重新入住其中,魈也是寄宿於闇宅的房客之一。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