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季薰回到人間,已經是夜晚時分,店家霓虹閃爍,嘻笑的人群與車陣、人龍湧現街頭。

「八點半了?」看著街上的時鐘,季薰訝異的驚呼一聲。

「糟糕,怎麼一下子就這麼晚了。」她加快腳步往佐˙司魂院衝去。

幸好她從地府返回的地方,就在西門町捷運站內,要不然她恐怕沒辦法趕在下班前抵達。

距離11-11店鋪還有一小段路時,季薰見到兩個小小的身影在店外張望。

「小彌?」意外見到她與景泱守在門外,季薰笑著朝他們揮手。

「你們兩個在這邊做什麼?」喘著氣,她在兩人前方停下腳步。

「……」沒有回話,小彌只是慌張的低下頭,不發一語。

「當然是在等妳啊!不然呢?看星星嗎?」景泱沒好氣的發牢騷,「不過是去送個東西,竟然送到這麼晚才回來,妳知不知道我們等妳等多久?今天很冷耶!」

「抱歉、抱歉,因為臨時遇到人,所以有點耽擱了。」季薰歉然的笑笑。

「……進去吧。」拉拉景泱的衣角,小彌轉身往店裡走去。

「小彌,等等。」

季薰才想追上,腳下突然一軟,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往前撲倒。

「哇啊──」為了保護小彌,景泱衝上前擋住季薰,結果反過來被她壓在身下。

「痛死了!妳搞什麼!」氣憤的將季薰推開,景泱生氣的起身大罵:「幹嘛突然倒過來?嚇人嗎?」

「你、你們沒事吧?」小彌驚訝的站在一旁,擔心的詢問。

「突然腳軟了,可能是剛才跑太快了吧!哈哈哈……」季薰抓抓頭髮,尷尬的笑笑。

「還坐在地上幹嘛?還不快起來。」景泱催促著。「這裡是店門口耶,妳坐在這邊能看嗎?」

季薰當然想要立刻起身,然而她的身體卻與她的心意相反,雙腿毫無力氣,如同脫離她的掌控一樣,下半身無知無感、動都不能動,為了不讓小彌擔心,她只好裝做沒事樣。

「我在等你拉我起來啊,敬老尊賢,懂不懂?」她朝景泱伸出手。

「老什麼老啊!要年紀,我不知比妳年長幾十歲!」景泱一把拍開她的手,「自己起來。」

「好過份,竟然打我打這麼用力,故意報仇嗎?」季薰摸著被打紅的手,嘴裡不滿的埋怨。

「沒錯!我就是在報仇,誰叫妳剛才要害我摔倒。」景泱挑釁的回嘴。

「景泱,你不要這樣,快點扶季薰姐姐起來。」小彌著急的央求。

「算了、算了,我自己起來。」經過短暫的休息,季薰的雙腳漸漸恢復力氣,以手撐起身體,她緩緩自地上起身。

想要移動腳步,卻發現雙腳極其僵硬,光是邁出步伐就已經讓她覺得吃力。

「季薰姐姐,妳沒事吧?」小彌擔心的望著她。

「妳走路的姿勢好奇怪,像企鵝一樣。」景泱皺眉看著她。

「因為剛才摔到腳了咩,動作太大會痛啊。」季薰勉強扯開一個微笑。「你們不用管我,去休息吧。」

她朝他們揮揮手,並辛苦的挪動腳步,盡力讓自己正常的離去。

耗費比平常還要更多的時間,她來到玹澄楓的辦公室裡。

「抱歉,我回來晚了。」她將木盒與單據交給玹澄楓。

「沒關係。」玹澄楓朝她溫和的笑笑,「就算有手冊,初次去地府總是需要時間摸索,妳能在下班前回來已經超乎我的預料了。」

如果沒有被抓去吃飯,我會回來的更早。這句話季薰沒有說出口,只是朝玹澄楓笑了笑。

「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她向他道別。

「妳……沒事吧?」玹澄楓指了指她的手。「妳的手流血了。」

舉手一瞧,季薰這才意外發現右手腕側邊有擦傷,殷紅的血染紅了袖口。

「剛才不小心摔倒,應該是那時候擦傷的。」

「去醫務室包紮一下吧。」玹澄楓提議道。

「沒關係,我回家再上藥就好。」季薰笑著婉拒。

「受了傷就要快點消毒,要是細菌感染可就不好了。」玹澄楓站起身,「我剛好要去找元謙,一起去吧。」

「呃,好……」無法拒絕,季薰只好跟著他行動。

當兩人走到醫務室時,元謙正在著手收拾藥物,見到玹澄楓與季薰現身門口,她有些意外的一愣。

「怎麼了?玹大人有哪裡不舒服嗎?」他擔憂的詢問。

「不是我。」玹澄楓拉了一張椅子讓季薰坐下,「她摔倒受傷了,你幫她看看。」

「好。」

「不、不用了啦,我自己上藥就可以,不用麻煩。」季薰尷尬的搖手。

「雖然摔倒是小事,不過有時候也會因為這樣扭傷手、傷到筋脈,不能太過忽視。」

元謙舉止輕柔的握住季薰手部觀察,確定沒問題之後,他為她清理了傷口並在傷處上藥。

「除了手以外,腳部有沒有受傷?」元謙詢問著。

「應該沒有吧。」帶點狐疑,季薰拉起長褲觀看。

這一看,可真是嚇了她一大跳,雙腳的膝蓋紅腫瘀青,部分血絲還從傷口處滲出。

「妳還真會忍痛。」元謙搖頭苦笑,從小冰箱裡拿出冷敷包為她冰敷,「膝蓋都腫成這樣了,妳還說不要緊。」

「呃,還好啦……」季薰尷尬的笑笑。

事實上,並不是季薰刻意忍痛,而是……她完全不覺得痛。

就連元謙用冰敷包為她進行冰敷,她也不覺得冰冷,一切的知覺好像遲鈍了、麻痺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到底怎麼了?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有了改變,可是她想不出原因。

「這瓶藥膏給妳。」元謙拿出一瓶小藥膏遞給她,「它在治療跌打損傷方面很有療效,回家之後記得再冰敷一下。」

「要是不方便走路,妳要不要在這邊睡一晚?」玹澄楓關心的建議。

「不用了,這只是小傷,沒關係。」季薰笑著婉拒。

將褲管拉下,整整衣裝,季薰向兩人揮手道別。

「她的狀況如何?」目送季薰離開後,玹澄楓開口詢問。

「只是一點小傷,沒有傷到筋骨。」元謙開始著手收拾藥品。

「我並不是問傷口。」玹澄楓澄清的說道:「她的身體狀況如何?有沒有任何異常?」

「身體?」停下手,元謙遲疑的頓了頓,「先前為她把過脈,身體十分健康,只是……她的氣有些怪異。」

「是怎麼的怪法?」

「剛才為她治療時,她的四肢末梢似乎有惡氣環繞,忽隱忽現,並不是很明顯。」

「是疾病嗎?」玹澄楓確認的追問。

「不太相像,我從醫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惡氣。」元謙開始收拾剛才用來擦去血漬、清理傷口的棉花。

「給我吧。」玹澄楓將物品接過手。

「這種事情不用勞煩玹大人,我拿去丟就可……」語氣一頓,元謙立刻明白玹澄楓的打算。

「那女孩惹上什麼麻煩了嗎?」他問道。

「還不確定。」從櫃子裡拿出一個夾鏈袋,玹澄楓將綿花放入其中。「或許我們可以從這裡得到一些資訊。」

 

※  ※  ※  ※

 

回到家中,季薰走入浴室沖澡。

站在蓮蓬頭下,熱水自她頭頂沖落,順著髮絲、臉、頸子、身體流下,在指尖滴落。

看著自己的膝蓋、手側上的傷,她越想越納悶,這幾天,她總是有一種身體不是自己的感覺。

從一開始的小狀況──手指無力、不尋常的抖動,逐漸演變成現在這種樣子。

範圍也從最初的四肢末端,擴散到手腕、膝蓋……接下來呢?

不用多問,她也知道後續,只不過她不願、也不希望會是那樣的「結果」。

「好像被侵蝕了一樣……」她惶惶不安的低喃。

以指尖按壓膝蓋處的瘀青,照理說應該會很痛,但她卻只感到輕微的痛麻感,皮膚、肌肉好像死去了一般。

我生病了嗎?她猜想著。

但,如果她真的生病了,元謙應該會發現,不可能什麼都不告訴她。

「……小薰、小薰?」

命子的叫喚聲傳入她耳中,季薰勉強回過神。

「什麼事?」她朝門外喊道。

「我帶了紅豆湯回來,等等下來吃。」

「好。」

梳洗過後,季薰來到客廳,命子已經盛好兩碗紅豆湯擱在桌上。

「怎麼了?妳的表情不是很好。」見她有些悶悶不樂的模樣,命子詢問道。

「我覺得最近身體好像怪怪的。」拿著湯匙在紅豆湯裡攪拌,季薰說出她的擔憂。

「生病了嗎?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沒有。」她篤定的搖頭。

「看過醫生了?」

「也不算看過……佐˙司魂院的醫生有幫我把脈,他說我身體很健康。」

「是元謙嗎?」命子直接說出對方的名字,「如果是他的診斷,那一定信得過。」

「妳認識元謙?」

「玹家的四位護衛官之中,我跟元謙的交情最好。」命子舀起紅豆湯淺嚐。

「元謙他……是護衛官?」季薰詫異了,她還以為所謂的護衛官,應該都是懂武術或法術的人。

「妳可別小看他。」命子提醒著,「元謙除了醫術精湛之外,身手也是十分了得,不遜於納羅或是初降。」

「真看不出來,他看起來好像不會功夫。」

「所以說,評斷一個人不能光看外表。」命子笑吟吟的回道:「他可是四方神之一的玄武,力量可不弱。」

吒了吒舌,季薰對於對方的出身感到驚奇。

在聽完命子的說法後,季薰對於自己「是不是生病了?」的猜疑間接除去,然而,當這種唯一的可能性去除之後,留在她心底的只有茫然與疑問。

往後幾天,季薰繼續過著忙碌的打工生活,儘管事情多到讓她無瑕分心,然而,越來越不靈活的動作、遲緩的身體卻時時提醒著她,她將面臨一個嚴重的狀況。

「欸,你有沒有發現,季薰最近常常跌倒?」

「何止跌倒,她有時候還會突然癱在椅子上,連一隻筆也拿不住。」

「她是不是生病了啊?」

這樣的耳語聲陸續傳入季薰耳中,身邊投來的關注也越來越多,面對這一切,她只能苦笑以對。

「小薰,還是請元謙大人為妳檢查一下吧。」廚房姥姥如此勸道。

然而,當元謙抽空為她進行全身性檢查時,卻發現她的身體狀況無恙,完全找不出病因。

「真奇怪。」元謙困惑的沉思。

季薰的肢體動作明顯出現異常,他原以為會是類風濕關節炎或是脊髓小腦變病症之類的疾病,然而,種種檢查結果顯示,她並沒有罹患此類病症。

「季薰姐姐她到底怎麼了?」小彌緊張的詢問:「為什麼明明沒有生病,可是她卻……」

季薰身體出了狀況,原本處處躲著她的小彌,現在也顧不得其他,整天心驚膽顫的跟在她身旁。

「不用擔心,我沒事。」季薰朝她安撫的笑笑,從病床上撐起身體。

「妳都已經摔成這樣了還說沒事!差一點點腦震盪耶!」小彌心急的喊。

除了手、腳與身上幾處的瘀傷之外,季薰的額頭纏著繃帶,那是她今天早上跌倒時,不小心撞上階梯的最新成果。

「真是的,魈那個傢伙怎麼最近都不見蹤影?」景泱沒好氣的罵:「如果他在的話,說不定他可以查出原因。」

「景泱,你未免把魈說的太神奇了吧。」季薰不以為然的輕笑,「醫生都查不出病因,他又怎麼可能會知道?」

「生病當然要找醫生。」景泱嚷嚷著。「但是現在醫生說妳沒病,意思是說,妳身體變成這樣是有另外的原因,魈那個怪人最擅長處理奇怪的狀況,說不定他能幫助妳。」

「打電話給魈大哥吧!叫他快點回來。」小彌快步跑向一旁桌上,拿起電話撥打號碼。

拿著話筒等了一會,小彌原本期待的神情逐漸退去。

「奇怪,怎麼魈大哥的電話都打不通?」

她試著掛斷重播,但,不管她撥打幾次,對方始終沒有回應。

「沒關係,打不通就算了,午休時間已經過了,該去工作了。」季薰打算起身。

「先不要動。」元謙制住她的行動,「雖然確定沒有腦震盪的危險,不過我還是建議妳先在這邊躺著休息。」

「對啊,季薰姐姐,妳還是睡一下吧,晚一點我再過來看妳。」小彌跟著勸道。

「也好。」季薰欣然同意。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