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饅頭、好吃的包子饅頭!」

「來喔!這裡有剛從人間來的最新貨樣,大家來看看吧!」

「水果!新鮮的水果!」

「涼茶!這裡有好喝的涼茶!」

一踏入地府的平民區,季薰便見到令人眼花撩亂的熱鬧景象,擺攤的小販賣力兜售,街上的商家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商品。

「跟夜市的感覺差不多。」季薰說出感想。

唯一的不同點,大概只是這裡的人較「多樣」,各種朝代的人都有,裝扮也是形形色色,有古代服飾、也有新潮西裝。

「這家的飯很好吃!」牛頭熟門熟路的往其中一家餐館走去。

「妳要吃什麼?」才剛坐定,牛頭就將菜單往季薰面前一推,熱心的介紹。「這裡每一種套餐都很好吃,保證妳可以吃上好幾碗!」

視線在菜單上掃了一趟,季薰很快就決定了她要的餐點。

「我要雞排套餐。」

「素食套餐。」馬面跟著點餐。

「給我一碗排骨飯、一碗豬腳飯、一碗雞肉飯、一盤叉燒飯。」牛頭就扯著音量說道:「還要一盤滷味,大盤的,貢丸湯一碗。」

聽到牛頭點了這麼多餐點,季薰終於理解他說「可以吃好幾碗」的意思了。

餐點很快就上桌了,一邊大口吃飯,牛頭一邊跟季薰閒聊,而馬面則是安靜的吃著他的餐點。

「妳不是魈的助手嗎?怎麼會幫佐˙司魂院作事?」

「佐˙司魂院那邊缺人手,魈就接了這個打工,要我過去幫忙。」

「聽說上次的案子你們順利解決了,有抓到犯人嗎?」牛頭解決完叉燒飯,將湯一口飲盡之後,又要求「續碗」。

「沒有,被他逃了。」季薰無奈的苦笑。

「沒有繼續追?如果是魈,應該可以查出L的巢穴吧!」

「L?」初次聽到這個名詞,季薰不解的皺眉。

「不是L的人?」牛頭困惑的抓抓他耳朵,「可是我聽其他人說,是那個邪惡組織最近吸收的新人,難道消息錯了嗎?」

「不、不是,只是我沒聽他們說過什麼L。」季薰尷尬的解釋,「請問那是什麼?」

「喔!原來妳不知道啊。」牛頭理解的咧嘴笑著,「那是目前最大的犯罪組織,也是讓我們頭痛的壞傢伙,L好像是他們的代號還是名稱什麼,嘖!真是搞不懂那些傢伙,為什麼要取這種怪名字。」

「既然妳是魈的助手,為什麼會不清楚這件事情?」默默吃完餐點,馬面拿起紙巾擦嘴。

「對啊,妳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

「為什麼魈要告訴我L的事?他跟他們有過節?」季薰對這一點真是百思不解。

「那當然!魈老弟他──」

「老牛。」就在牛頭想要說明時,馬面制止了他,「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情,說與不說,應該由魈決定。」

「但是這個小妮子什麼都不懂,要是有一天他們遇上了怎麼辦?」牛頭不認同的回道:「總該讓她知道一些事情,讓她可以提防一下。」

「不行。」馬面依舊不同意。

「嘖!算了、算了!不說就不說。小二,拿酒來!今天我要喝個痛快!」牛頭朝店家揮手。

不一會,兩個裝滿啤酒的大酒杯上桌,牛頭將其中一杯推到馬面前方。

「來、來,馬面,喝酒!」

「嗯。」

搞什麼,開了話題卻又不說個清楚,如果不能說,那一開始就不要開這個話題嘛!看著兩人興高采烈喝酒的模樣,季薰無奈的輕嘆一聲。

回去之後再問魈好了。她暗暗盤算著。

儘管魈也有可能顧左右而言他,但,若她逼著他說,或許他會透露一些也說不一定,再不然,也可以去向玹澄楓打探……

打定主意,她加快了吃飯的速度,正當她打算夾起雞肉時,卻發現自己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無法順利夾起肉塊。

奇怪,怎麼又來了。季薰看著拿筷的手,手指與筷身不受控制的發顫。

麻痺感自指尖出現,這股感覺逐漸往她的手腕處侵蝕,不到幾秒,她連筷子也無法拿穩,筷子掉落桌面,發出清脆的敲擊聲。

「咦?妳怎麼不吃了?才吃不到一半耶。」見到季薰停下筷子,牛頭關心的詢問。

「我、我有點渴,想要先喝點湯。」季薰尷尬的笑笑。

本想伸手拿湯杓舀湯掩飾,她卻發現自己的手連湯杓都拿不穩,雙手劇烈抖動、完全無法控制。

以膝蓋夾住雙手手腕,她試圖讓這股抖動停止。

「怎麼?為什麼都不說話?」馬面冷冷的望向她。「是不是在氣我剛才不讓老牛告訴妳L的事情?哼!女人就是女人,器量還真是狹小。」

「呃?」看著喝到滿臉通紅、手上拿著酒杯搖晃,突兀開口批評她的馬面,季薰真是感到錯愕。

「別擔心,他喝醉了就會這樣,雖然嘴巴毒了點,不過聽習慣就好。」老牛安撫的朝她笑笑。

「我嘴巴毒?玹澄楓那個小子說話才刻薄,還有魈,那傢伙也好不到哪裡去,竟然拖不相關的人入火坑,該死!女人,有機會就快點離開,不然妳改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魈他惹了什麼大麻煩嗎?該不會是跟那個L有關吧?」季薰好奇的追問。

「老馬,你就別賣關子,乾脆跟她說了吧!」牛頭試圖說服他同意,「反正她遲早也會知道這件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說就說吧!」馬面咕嚕咕嚕的灌完酒,又跟店家要了一杯。

聽到對方願意鬆口,季薰連忙豎起耳朵傾聽。

「那個L組織,真是我見過最卑劣、最無恥、最混帳的組織!」獲准開口,牛頭隨即火氣強盛的開罵:「沒見過那麼不要臉又陰險的犯罪團體,把人命當成什麼了!該死的傢伙!要是被我抓到,肯定直接讓他們落到十八層地獄,在那邊折磨他們一萬年!不,一萬不夠,十萬!要十萬年才夠!」

牛頭說的吹鬍子瞪眼,拍桌拍的響亮,引來不少客人側目。

「看什麼!沒見過牛發火啊!」牛頭氣呼呼的吼:「再看,小心我挖出你們的眼珠子!」

「牛、牛大哥,你別這麼生氣,休息一下,先喝一下酒。」季薰好言安撫,這才讓他的火氣稍降。

「嘖,你這樣一邊批評一邊說,你是要說到什麼時候啊?」老馬喝光了杯底的酒,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

「我來說吧。」

趁著老牛猛灌酒的時候,老馬接口說下。

「簡單來說,L組織是一個什麼壞事都做過的犯罪集團,販毒、人口販賣、殺人搶劫、放火……各種妳想的到跟想不到的壞勾當他們都做過。」

「L是他們的組織名、也是他們的代號,沒有人知道他們內部的情況,大家只知道,他們的手段很殘忍、沒人性,為了達到目的,那群人什麼都做的出來……」

在馬面的敘說下,季薰這才理解L組織的概況。

L組織是在歐洲發跡,確切成立時間不清楚,成員有人、妖怪還有半妖等等,沒有人知道他們組織有多大、成員有多少。

就像是人間一樣,冥界也有所謂的黑暗勢力、幫派與黨派,初期的妖怪與惡鬼沒有多大的結黨概念,誰的力量大、妖怪們就臣服於誰,L組織就是在這樣的混沌中脫穎而出,然而,他們遠比這些烏合之眾難對付,原因出於──他們的組織形成跟其他團體不一樣。

「以前我們只要殺死妖怪團體的頭頭,那個幫派就會自動消失。」牛頭插嘴說道:「可是那個該死的組織不一樣,頭目被殺了就由其他成員遞補,就算是將他們的幹部跟老大都殺了,他們也會迅速補充、重新整合,不管消滅多少次,都沒辦法根除他們,真是可惡透頂!」

也因為這樣,L組織的勢力越來越擴張,從原本的犯罪角落逐漸深入社會,宗教、經濟、政治等,逐漸滲透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很多地方都在追緝他們。」馬面大口灌下半杯啤酒,又接著說道:「人間的警察、犯罪偵查機構,閻王殿、死神殿還有其他區域,大家都想要抓到他們的把柄、逮到他們的弱點,將這個組織一舉摧毀。」

「沒用啦~~」牛頭伏在桌上,沮喪的揮手,「就算我們找的要死,掌握到一堆線索,那群傢伙就是有辦法把證據銷毀,沒有證據什麼也沒用,去它的!法律、人權這種東西,根本不需要用在他們身上!直接將他們抓起來浸油鍋不就得了?之前那幾個案子,誰都知道是他們幹的,但是知道有個屁用!沒證據、抓不到人!這群俗辣、人渣、糞坑裡的蛆!」

「那個……你們跟我說這些,跟我在魈那邊工作有什麼關係?」季薰提問道。

儘管已經知道很多L組織的惡行惡狀,她還是不明白這關他們什麼事,事務所又不是警察機構,就算該煩惱,也應該是玹澄楓他們在傷腦筋吧。

「蠢蛋,妳不知道魈老弟是L的眼中釘嗎?」牛頭暴怒的大吼:「魈是他們的瘟神,L唯一會怕的傢伙!也就因為這樣,那群人到處搜捕他的行蹤,只要一逮到機會,就會動手殺了他!」

「與其說是L的瘟神,不如說魈是所有人的瘟神。」馬面戲謔且得意的冷笑,「所有親近魈的人都會被L組織殺死,無一倖免。給妳一個忠告,想要活命的話,最好離他遠一點。」

聽著這番驚悚的發言,季薰意外的一愣,她從沒想過,整天嘻嘻哈哈、像個痞子一樣的魈,竟然會有這樣的遭遇。

「但是小彌跟玹澄楓他們都活的好好的啊。」她提出反駁。

「說妳蠢妳還不承認,妳以為玹家是普通人家嗎?」瞪著迷矇的眼,牛頭渾身酒氣的逼近她,「玹家可是一個勢力龐大的家族,他們掌管佐˙司魂院,勢力範圍超乎妳的想像,敢打玹家繼承者壞主意的人,光是念頭一動,就有可能被丟到土裡埋掉,更別說是進行什麼計畫了。」

「……聽起來很恐怖。」季薰額冒黑線的道。

她從沒想過,每天總是笑臉迎人、平易近人的玹澄楓,竟然是來自這樣的一個家族。

「就算L組織再厲害,他們也不可能從玹家護衛官手上殺了當家負責人。」馬面邊啃著花生邊說道:「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厲害,將四名護衛官全被殺了,依玹家跟各界的交情還有他們的地位,只要一有危難發生,各界肯定會派兵援助。」

「沒錯!」牛頭大掌一拍,將桌上的杯碗震飛幾公分,「別說是閻王殿了,就連玉皇大帝那邊都會派遣天兵天將下來,誰敢動他們?」

「至於妳說的那個叫做小彌的女孩,我聽說魈從山裡抓了一隻山妖,那傢伙叫什麼來著……」馬面思索著名字。

「景泱。」季薰回道。

「對,就是他。」馬面點頭回道:「那隻山妖就是魈抓來要保護女孩的保鏢,雖然目前他還不成氣候,不過只要假以時日,等他長大了……嘖嘖,我敢說天底下的妖怪甚少有他的對手。就算那山妖被殺死了,那小女孩是玹家收養的孩子,玹家自然也會保護她,至於妳……」

馬面上上下下打量著季薰,眼神中透著冷意。

「我、我怎麼了?」被馬面這樣盯著直瞧,季薰發毛的縮了縮身子。

「雖然習有道法,不過程度普通,大概可以跟L的幾個小手下抗衡,遇到厲害一點的層級,妳大概只有死的份吧。」雖然語氣不至於輕蔑,但這些話聽在季薰心底還是有點不愉快。

「妳有什麼靠山嗎?」牛頭突兀的發問:「像是厲害的仙人、師父或者是其他厲害的傢伙?」

「沒有。」她搖頭。

儘管從小到大認識了不少神仙妖魔,可是依照那些人平常跟她相處的態度,她不認為他們有到達「靠山」的境界。

「那妳死定了。」馬面直接下了這個結論。

「不要開口閉口死啊死的好嗎?」季薰頭疼的揉揉額角。「難道就不能給我一些辦法嗎?」

「怕什麼,死又不可怕。」牛頭揮手指向店裡的人群,「看看他們,他們全都是死人,每個人也是活的很開心啊!」

「我沒有說他們過的不好。」季薰苦笑以對,「我知道死是必經的過程,只是我人生才剛開始,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不想太早過來這邊。」

「妳想聽忠告是吧。」馬面朝她勾勾手,示意她靠近一點。

「想活命就離開魈,最好當成不認識這個人。」附在她耳邊,馬面一臉嚴肅的說道。

季薰知道對方是好意,然而,這樣的勸告卻讓她覺得刺耳。

「他也是你們的朋友吧?你們平常也是當成不認識他嗎?」她皮笑肉不笑的反問。

「看情況。」馬面回的坦白。「反正他也不當我們是朋友,大家只是敷衍的來往。」

「他不是那種人!雖然那傢伙是一個痞子,可是他不是那種人!」季薰激動的起身,卻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奇怪,怎麼會突然頭暈?晃晃頭,她臉色蒼白的坐回座位。

「幹嘛氣成這樣?」馬面輕笑著,「妳跟他很熟嗎?認識他很久嗎?妳怎麼能斷定他不是那種人?妳憑哪一點說他是好人?」

「呃,我、我憑……直覺!」季薰回的斷然。

「直覺?」

「對!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不,就算不是好人,但也壞不到哪裡去!」季薰強勢的說道。

「哦?」馬面的笑容裡透著質疑。

「雖然那傢伙個性糟糕、嘴巴壞、說話沒口德、有時候很不負責任、有時候讓人很想揍他,可、可是他的工作態度還算不錯,能力也不錯,接下的案子都會完成,雖、雖然他有時候會用一些小技巧矇混,有時候還會騙人家錢,看到客戶有錢還會故意哄抬價格……」

越說,季薰聲音越小聲,態度越顯質疑。

像魈這樣的傢伙,到底有哪一點算是「好人」啊?她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了。

「就像妳說的,他是個缺點一堆的傢伙,這種人什麼時候會出賣妳、妳也不知道,為了妳的安全著想,快點避開比較好……」

「就算他缺點一堆又怎樣。」季薰深吸了口氣,「也許他真的就像你們說的那樣,是一個自私自利的討厭鬼,但那也只是你們的評斷,不是我的,依照我跟他相處的情況來說,我還是認為他可以當朋友。」

「妳還真固執。」馬面不悅的搖頭。

「那算是我的優點之一。」她抬高下巴,驕傲的回道。

「妳不錯,我欣賞妳。」牛頭突然出手拍拍她的肩膀,臉上露出燦爛的笑。

「啊?」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茫然的瞪大眼。

「魈能有妳這樣的友人,算他的運氣,也算妳的不幸。」馬面緩了緩語氣,不再咄咄逼人。

「魈老弟其實是個不錯的人。」牛頭感嘆的道:「雖然他老是一聲不響的消失,可是他這個人真的很夠義氣,我跟老馬的命都是他救的,只要他說一聲,我跟老馬隨時都能捨命回報。」

「時間不早了,妳該回去了。」飲盡最後一口酒,馬面搖搖晃晃起身,結束這場談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