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搭乘黃泉列車方式,到捷運站最底層,站在候車列的最左或最右兩端,唸通行咒三次。」

依著「黃泉鐵道運輸股份有限公司──黃泉導覽手冊」上的說明,季薰站在西門町的捷運站內,唸出書頁裡標示出的咒語。

當她再次從書頁中抬頭時,眼前突兀的出現一個黑色門扉,上頭以金色草書寫著「黃泉鐵道運輸股份有限公司」幾個大字。

提心吊膽的左右張望,確定附近沒有人留意她的行動後,季薰快速開門衝入。

門裡頭同樣是個等候列車的月台,左右兩邊全設置了運輸軌道,正中央立著幾根大石柱,石柱上頭掛著大大的時鐘與列車時刻看板,提醒後車的人注意時間。

抬頭望去,月台沒有天花板,而是漆黑的夜色,白色天燈充做路燈飄於黑幕之中,各式各樣的氣味在鼻間流竄,令人嘴饞的食物香氣、香菸的菸味、刺鼻的藥水味、檀香濃郁香氣等等。

月台十分寬敞,足足有捷運月台的兩倍寬,然而,這裡的「人數」卻也十分壯觀,熱鬧且吵雜的交談聲此起彼落的響起,攤販的叫賣聲不絕於耳,再加上鐵道管理員的指揮聲、哨子聲,月台上可說是熱鬧無比。

月台上候車的「人」形形色色,各種裝扮、朝代、人種都有,除了一般亡魂外,死神與牛頭馬面也穿梭其中。

「開往苦惱河港口、苦惱河港口的高速列車再過一分鐘進站!」響亮的廣播聲音響起,「要到苦惱河港口的旅客請到東側一號月台準備!」

「開往死神殿、死神殿的慢速列車再過兩分鐘進站!前往死神殿的旅客請到東側三號月台準備!」

隨著廣播,月台上的亡魂快速移動,人潮宛如交錯的流水穿梭。

不到一分鐘,數台鳴著氣笛,車頭、車身全以黑鐵製成的火車進站,列車外型不一,有些看來像是數十年前的產物,有些則是與現下的捷運列車外型相似。

鐵軌上火車進進出出,月台上的人潮也是一波接著一波,有人上車、有人下車,然而,不管上上下下多少人,月台始終保持著季薰初見時熱鬧的狀態。

「各位旅客,開往地府平民區的一般列車誤點十分鐘,請各位旅客耐心等候。」

「嘖!怎麼又誤點啊?」聽到列車延誤的廣播,幾名亡魂不滿的抱怨。

「沒辦法,那邊是大站。」

「一個月誤點七八趟,真是受不了他們的辦事態度!」

「今天還好,只是延誤十分鐘,我上次延誤一小時,超過時間回去,差點被處罰。」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要去賞善罰惡司的話,我該搭哪邊的車子?」在手冊上的列車站別查不到地點名,季薰客氣的向亡魂們詢問。

「嘖!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知道?又沒去過那種地方……」亡魂不滿的回過頭,卻在見到她時愣了一下。

「呦~~是個女人啊。」

「我說,小妹妹,妳上頭不好好待著,跑來我們下面做什麼?」叼著香煙,眼睛一大一小的亡魂問道。

「喂喂,說話說清楚一點。」他的夥伴色瞇瞇的咧嘴笑著,「她哪有在我們『下面』啊,我們這麼多人,她受的了嗎?」

「……」知道對方是在口頭上吃自己豆腐,季薰隱忍了火氣,打算轉身離開。

「欸欸,別走啊,反正我們幾個閒著也是閒著,大家聊聊天嘛!」

其中一人按住她的肩膀,另外幾人團團包圍住她。

「小美女,妳叫什麼名字啊?來,告訴哥哥。」得寸進尺的,按在她肩膀的手往下滑,在她屁股上用力捏了一把。

「想知道我的名字是吧?」季薰手上亮出火符,「撐的住這一記我就告訴你。」

「這麼兇做什麼,連符咒都亮出來了,好,算妳狠,我怕妳……」見到符咒出現,對方投降似的舉手退開。

就在季薰轉身尋找鐵道管理員時,原先退開的那人歪嘴笑笑,悄悄握起拳頭,打算從背後偷襲季薰。

猛力的出拳,卻在接近到季薰之前被人給甩飛。

「啊啊啊──」

狼狽的慘叫,那人被摔落月台、跌在軌道上,此時恰好有一班列車進站,將那名亡魂壓在輪下,拖行幾公尺後,他成了血肉模糊的模樣。

「看!有人跳下去了!」

「誰啊?怎麼這麼無聊,玩臥軌遊戲。」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在其他旅客間引起一陣小騷動,視線紛紛朝鐵軌處集中,季薰也同樣狐疑的走向月台邊。

「警告、警告。」平淡、呆板的廣播聲音響起,「請旅客不要跳下軌道玩耍,也不要在這裡進行臥軌自殺的愚蠢行為,本公司備有優良的醫護人員,就算你們被輾成肉塊,一樣死不了。根據鐵道秩序法規,惡意破壞秩序、影響列車時間的旅客,將會被處以一萬以上、十萬以下罰金,同時還要遭受鞭打及杖刑……」

廣播當中,幾名身穿白袍、戴著紅十字臂章的醫護人員出現,他們跳下月台,將躺在列車下滿身是血、氣息奄奄的人拖出,放到白色擔架上。

那人只剩上半身勉強可說是完整,下半身則是靠著其他醫護人員,手拿夾子、吸塵器、桶子等看似清潔用具的物品,在列車車輪縫隙間尋找。

「各位旅客,因為剛才有一名蠢蛋跳下軌道,被列車輾過,醫務人員正在收集他的器官與殘缺肉塊,開往閻王殿的列車被迫延後發車,預估發車時間目前尚未確定……」

「馬的!哪個死傢伙這麼礙事?」

「真是欠揍!」

「讓開、讓開。」衣著近似警察的鐵路管理員從人群中鑽出,他調整了一下歪斜的帽子,從上衣口袋拿出一本冊子。

「有沒有人看到事發經過?有誰知道那個笨蛋為什麼要跳下去?」

圍觀的人群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能說出一個所以然。

「是她!」該人的同夥指著季薰,「是她把他丟下去的!」

「我?你胡說什麼,我哪有丟他!」無端背上這個黑鍋,季薰真是大感冤枉。

「有!我們都看到了!」對方指證歷歷。

「對啊,剛才妳轉身的時候,黑狗衝過去要偷襲妳,後來不但沒打中,還突然飛了下去!」

「偷襲?」季薰訝異的瞪大眼,「那個人剛才要偷襲我?」

「好,我明白了,這是私人恩怨引起的事件。」鐵道管理員自顧自下了評論,並往季薰瞄了一眼。

「妳這個活人來這邊做什麼?」

「我幫人送貨,要從這邊搭火車過去。」為了避免引起旁人注意,季薰刻意不說出目的地。

「幫人送貨?」鐵路管理員輕蔑的笑了,「妳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隨隨便便就能讓妳搭車嗎?通行證讓我看看。」他朝季薰伸出手索討。

依著要求,季薰乖乖將玹澄楓給的令牌遞出。

原本態度帶著輕視的鐵路管理員,一見到令牌上的「佐˙司魂院特級通行令」幾個字,神情馬上有了大轉變。

「原來是佐˙司魂院的人啊,抱歉、抱歉,失禮之處還請見諒。」眼彎嘴笑,鐵道管理員鞠躬哈腰的賠罪。

「不,沒關係。」對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讓季薰突然有些不能適應。

「兩位是初次來這邊搭車吧?洽公人員並不是在這邊搭車,請跟我來。」鐵道管理員將令牌還給季薰,打算領著他們往旁走去。

「兩位?」季薰狐疑的左右張望,赫然發現一抹黑影站在她身後。

「影子……叔叔?」她詫異的輕喚。

微側著頭,黑影伸出手摸摸她的頭,一如往常遇見時的舉止。

「等一下!她打我們朋友,還將他推到鐵軌下,難道你要這樣就算了嗎?」其他幾名亡魂不肯放人,上前攔住鐵路管理員。

「你們現在是要跟我爭論嗎?」瞪著眼,鐵路管理員厲聲說道:「是你們偷襲人在先,對方只是被迫反擊,這樣有錯嗎?」

「就算這樣,她也不能把人丟到鐵軌下啊!」對方不甘示弱的反駁。

「丟下去又怎樣!反正也死不了!」鐵道管理員強勢的回應,「無故襲擊陽世人,本來就是違法行為,犯了法還跟我耍嘴皮子,你們當這裡是哪裡!需不需要我請人好好教教你們?」

「不、不用了。」幾個人自知理虧的縮著身子,退到一旁。

「來,兩位,請跟我來。」才惡臉吼完那些人,一回頭,鐵道管理員又變回了一副親切模樣。

在鐵道管理員的帶路下,他們來到一個畫有紅色法陣的特殊區域,拿起頸上的哨子,鐵道管理員吹了幾聲長音與短音,回應著呼叫,法陣地面竄出一個紅色電梯,紅色門扉上以黑色毛筆字寫著「官方特快車」幾個字。

「兩位,請。」鐵道管理員朝他們做了一個請進的動作。

進入電梯,裡頭只有一個按鈕,影子大叔出手按下,門關不到十秒就再度開啟,眼前又是另一個世界。

相較於先前月台的古樸風味,這個特快車月台顯得先進許多,大螢幕電視、藝術造型的照明燈、符合人體工學的流線型椅子……幾乎是可以媲美高鐵的現代化裝潢。

站立在液晶看板前,影子大叔指了指上頭列出的各站站名。

不用言語,季薰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要去賞善罰惡司。」

點點頭,影子大叔領著她往其中一個剪票口走去。

「車票。」剪票人員向她索討著。

季薰將自己的票卡遞出,剪票人員在上面打洞之後歸還,而後又向影子大叔伸出手。

「呃,你有車票嗎?」季薰擔心的詢問。

一張金色的卡片從他手中出現,看到那張金卡,剪票人員直接放行。

很快的,一輛造型流線、設計新穎的白色列車進站了。

才剛在車廂內坐定,季薰迫不及待的開口發問了。

「剛才是你將那個人打飛的對吧?」雖然是問句,不過季薰卻是十分肯定。

在影子大叔以點頭回應後,她又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這陣子你跑到哪邊去了?工作很忙嗎?」

「尚漓他成為死神了你知道嗎?他的上司還是之前救過我的夏契爾喔!」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是為了工作嗎?」

「你要去哪裡?你對這裡很熟悉嗎?那張金卡是怎麼拿到的?還有啊,唔……」

就在季薰喋喋不休的發問時,影子大叔將一個漢堡塞到她口中。

「真訴的,每促都用俗物讓偶安靜。」嘴裡塞了滿滿的漢堡,季薰口齒不清的埋怨。

儘管如此,她還是將手上的漢堡吃光了,也就在她塞入最後一口食物時,一杯飲料適時遞上。

「謝啦。」季薰開心的笑著,「我剛才還在想要去哪邊買水喝呢,對了,這裡有賣其他東西嗎?像是紀念品、精品之類,我想買一些禮物回去耶,啊啊,他們這裡收新台幣嗎?能不能用錢跟他們換冥紙?」

「……」似乎是帶點無奈的,影子大叔單手抵著額角,側頭望著季薰。

「幹嘛一副無奈的樣子?我只是想順便逛逛嘛!」季薰不滿的發牢騷,「我們這麼久沒見面,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你耶,你等一下該不會又『咻』一下的不見吧!這樣真的很討厭,每次要找你說話時都找不到人。」

舉起手,影子大叔輕輕拍了幾下她的頭,如同哄小孩一般。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季薰拉下他的手,噘嘴抗議著。「為什麼老是把我當成小孩?」

面對這樣的抱怨,影子大叔只能低下頭、雙手合十的朝她陪罪。

「又來了,你每次都這樣,以為賠罪我就會原諒你嗎?」鼓著腮幫子,季薰任性的別過頭去。

沒有急著安撫,影子大叔也就這麼默默的坐在她身旁,一動也不動。

靜默了幾分鐘,一直沒有等到對方的動靜,季薰有點擔心的回過頭,生怕影子大叔在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消失。

幸好,對方依舊安然的坐在她身旁。

「算了,原諒你了。」季薰放棄的擺手。

原本她就只打算發個牢騷,並不是真的生氣,與其讓氣氛僵在不愉快的氣氛中,不如把握時間聊天。

「我現在在一間事務所打工,XX事務所你有聽過嗎?」她自顧自的說道:「雖然那邊的老闆很欠揍、老是將事情丟給我處理,不過他有時候也很搞笑,像個小孩子一樣,撇開個性不說,他其實還挺厲害的,懂很多事情,好像什麼事情都難不倒他……」

「上星期我開始在佐˙司魂院打工,今天就是被他們派來送貨的……」

一路上,季薰就這麼不斷說著話,將近況全數告知影子大叔,直到列車到站為止。

出了月台,橫過一條馬路就是閻王殿,建築物的外型跟廟宇相似,彎彎翹翹的屋簷,石刻的八角窗、蟠龍柱,牆壁上還有石浮雕,圖案眾多,雲形、龍形、鳳形等等,讓人看的眼花撩亂。

向守備於門外的鬼吏告知來意後,季薰他們這才獲准進入。

經過了前殿、門廳與美輪美奐的中庭,他們來到正殿,一路上見到形形色色的亡魂與鬼差,有的衣著破爛、哭哭啼啼的高聲喊冤,有的神情安定平和、與常人無異。

循著路標指示,季薰很快就找到「賞善罰惡司」。

「請稍等一下。」

鬼差將木盒接過手,確認上頭的封條沒有損毀後,鬼差拿起很像是條碼掃描器的東西,往木盒上一掃,「嗶」的一聲,旁邊的電腦螢幕隨即顯現出相關資料。

緊接著,木盒自動展開了,它一層層的往上堆疊、往外翻出,體積越變越大,最後成了一個小型書櫃。

打開書櫃的門,鬼差將擱在裡頭的光碟片一份份拿出,一張張掃描、輸入電腦。

「好,資料確定無誤。」完成所有工作後,鬼差讓木盒恢復原樣,交還給季薰。

「這個是收件單據,請您交給佐˙司魂院的負責人。」

「好。」將單據收起,季薰轉身走出門口。

一走到長廊,季薰便見到影子大叔站在長廊等待。

「完工,我們可以回去了。」她笑著向他說道。

影子大叔以點頭表示了解,正當兩人打算往門口走去時,一旁忽然有人開口叫住季薰。

「嘿!那邊那個魈的助理。」

季薰訝異的應聲回頭,發現牛頭跟馬面朝她走來。

「是你們啊。」季薰笑著向他們打招呼。

「妳怎麼會來這裡?魈老弟呢?」牛頭四下張望。

「應該是在跟學生玩吧。」季薰無奈的聳肩笑笑。

「他去玩,只有派闇影帶妳來這裡?」牛頭不以為然的搖頭,「這傢伙真是不負責任,雖然這邊是法制重地,但是有時候也會有人故意搗亂啊!」

「老牛,你看清楚,那不是魈的式神。」馬面一下子就察覺出兩者的不同。

「咦?不一樣嗎?」牛頭瞪著大眼,逼近影子查看,「這些影子看起來都一樣啊,他又沒長角、長尾巴,有哪裡不同?」

「氣場。」馬面冷著臉回道:「教過你那麼多次,你還是沒辦法分辨嗎?」

「去!那種東西我怎麼可能分辨的出來!」牛頭從鼻孔哼氣,「我是一個粗人,要我分辨氣場,就像是要我拿繡花針,像個娘兒們一樣的繡花!」

「分辨氣場是基本常識,要是不學會,你早晚有一天會吃大虧。」馬面一臉嚴肅的道。

「吃虧?哈!」牛頭舉起他的拳頭,示威的晃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敢在我面前惹事,那我就讓他嚐嚐拳頭的滋味!」

「呃……兩位,不好意思,如果沒什麼事,我要先回去了。」季薰苦笑著。

「欸,難得來這邊一趟,別急著走啊!」牛頭攔住她。「我跟馬臉下班了,正要去街上吃一些東西,來者是客,就讓我們兄弟倆請妳吃飯吧!」

「可是我是來送貨的,還要回去……」

「走吧!吃一頓飯而已,差不了多少時間。」牛頭硬是不放人,「喂,那位影子老兄,一起來吧!」

「……」搖頭,影子客套的回絕,並往後退了兩步。

「大叔,你要走了嗎?」季薰追問著。

朝她點點頭,影子大叔向他們揮手道別,而後隱入柱影的暗處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