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一早睜開眼睛,就發現有人用一種想解剖自己的目光,直直的盯著自己看,那種感覺還真是令人發毛。

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季薰努力露出溫和親切的笑容。

「早安,你起的真早。」

表面上說著客套話,季薰私底下也知道對方根本沒睡。

跟魈在外頭闖蕩久了,對周遭的氣息自然也敏感了不少。

拜對方所賜,要不是他總是盯著自己瞧,她這一覺也不會睡得那麼不安穩,老是有芒刺在背的感覺。

「已經下午了。」雷諾不冷不熱地回道,語氣中明顯表示她睡太久。

「啊,我睡了那麼久啊?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季薰佯裝無辜地笑笑,心裡卻暗暗腹誹著。

他奶奶滴,要不是你害我失眠,我會睡到現在嗎?

昨晚(或者該說今早凌晨)當她半夢半醒地,正要陷入熟睡狀態時,對方突然掠過的殺氣讓她瞬間清醒。

雖然醒了,雷諾沒有出手,她也不想多事,主動出手攻擊。

那一閃而逝的殺氣,她只當作天氣太冷,縮了縮身子之後,又維持原睡姿繼續打盹。

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私底下她卻無法立刻入睡,只敢讓自己維持在假寐狀態,不敢睡熟。

暗暗提防雷諾一段時間後,發現對方似乎打算放過自己,季薰這才又放任自己睡著。

當然,顧慮到這隻混血狼人善變、多變、難以捉摸的脾氣,為了自己的安危,季薰早在睡前先就佈下了結界,要是對方打算對她出手,她也好有個自我保護。

「食物。」帶有命令口吻的清冷聲音傳來。

切!我又不是你家廚子,這裡也不是餐廳,更沒有多拉A夢的空間口袋,要不是本小姐有預先準備糧食,你要我去哪裡找吃的?

儘管心底不滿地叨唸,季薰臉上依舊笑容滿面。

「是是是,我疏忽了,起床之後當然就是要填飽肚子嘛!」

快速取出食物擺到他面前,發覺雷諾緊盯著自己的玉飾時,季薰動作頓了一下,而後笑得越發燦爛。

「這個空間玉飾很特別對吧?是我一個朋友送的,給我的時候還叫我在上頭滴血,讓它認主呢!」

言下之意,若你想將它搶過去,沒了我,你也沒辦法使用。

理解了她的暗喻,雷諾不以為然地挑眉,隨手抓起一份燉肉吃著。

用過餐後,季薰也沒有閒著,她開始摸著牆面到處搜查,試圖找出可以供他們逃生的方法。

牆壁──牢固。

地板──很牢固。

天花板──非常牢固。

鐵欄杆──用刀砍也砍不出裂痕。

「嘖嘖,這裡真是一個良好的監獄典範啊!」季薰搖了搖頭。

無法從這些地方下手,她只好轉而開始研究結界。

雖然她已經加強這方面的訓練了,可是……人嘛!總不可能面面俱到,所有事情都能學上手,十項全能的那種境界,大概只有神跟外星人才辦得到吧!

有些東西,就算付出了一百分的力氣,也不見得就能得到一百倍的收穫。

更何況,結界這種「靜態技能」,對於生性好動、不愛動腦筋的她而言,簡直就是恐怖的地獄。

試問,一個天性討厭吃青椒的人,逼他吃下一百盤就能讓她愛上吃青椒嗎?

不可能嘛!頂多就只是到不排斥的地步……

為了搞懂結界,她花了不少時間研究與觀察,絞盡腦汁,努力地搜腸刮肚,在腦中搜尋相關知識。

當她好不容易弄懂一切時,天色已經黑了,又到了吃飯的時候。

「結論?」吃著季薰貢獻的餐點,雷諾淡淡地開口問道。

「很麻煩。」季薰苦悶地回道,心中同時唾棄著對方的不良行徑。

從頭到尾,他一個忙也沒幫,就只是坐在一旁,像在看戲一樣的看著她,讓她一個人在那裡忙得團團轉。

等到結果出爐,他才像個大老闆一樣,高高在上地問話。

他奶奶滴!這算啥啊?就連魈都不敢這麼對我,你這傢伙是哪根蔥哪根蒜啊?

如果不是看在他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日後也許還要互相合作,一起逃出這裡,她現在還真想扁他一頓!

沒有接話,雷諾只是慢條斯理地吃著食物,等待季薰進行進一步解釋。

有些人,就算沒有開口號令,光憑自身散發的氣勢,也能讓身邊的人乖乖順從。

眼前的雷諾,正好是這樣的典範。

輕嘆一聲,季薰懶得多做掙扎,認命地說出她的看法。

「設立結界的這個人,是個高手。」程度應該跟命子差不多。她心底補充著。

「這些媒介體看起來簡單,可刻在上頭的幾道符紋卻很複雜,對方非常巧妙的用了最小的佈置,發揮了最強大的效果……簡單來說,一般的力量破壞不了它,要強行將它毀壞,大概要有毀掉一棟建築物的力量。」

「不能拆除?」

「可以,但是很難。」季薰給了肯定的答案,「拆除的步驟十分精密,估計大約有十道程序,我只知道其中三道拆除的咒語,其他的目前還沒想到,要是拆除方法錯誤,我跟你有九成的機率會被炸死。」

「九成?」雷諾不以為然的挑眉。

「結界上附加了破壞力十足的咒語,威力大概可以炸掉半棟建築物吧!」她無奈地聳肩。

「半棟建築物啊……」雷諾不以為然地揚笑,這點威力,怎麼可能殺的了他。

「好吧!算我低估了你。」看出他眼中的鄙視,季薰從善如流的更正,「或許是五……咳!三成。」

在那雙銳利的藍綠色目光射來時,她立刻乖乖地下修,心底同時對自己唾棄了一把。

喵的咧!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俗辣」了?不過是一隻混血狼人,真要打起來,說不定還是我贏呢!幹嘛這麼怕他啊!

還記得她以前可是面對強權也不屈服,遇到威脅更是強悍無比,什麼時候她變成了這副德性?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魈在一起久了,竟然連他的爛個性也學會了。

糟糕,真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妳在唸什麼?」見她低頭喃喃自語,雷諾豎起耳朵想要聽仔細,卻發現傳入耳的話十分模糊。

聽起來不是英文,有點像是那些藏傳佛教在念經的聲音。

「啊?呃……沒什麼。」她心虛地笑笑,對方則是回應一個白眼。

瞪什麼瞪,是你自己聽不懂中文,關我屁事!她壓抑著回瞪的衝動。

「你知道抓我們來這裡的是誰嗎?」她好奇地發問。

「嗯。」

嗯?嗯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啊?

「你知道他們的目的嗎?」她又問。

他們被抓來這裡已經一天一夜了,若是綁匪或有所圖的人,早就應該要出現跟他們談判了,現在卻連一點動靜也沒有,這讓季薰感到非常奇怪。

「哼。」

哼……哼個屁!

雖然季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抓來,但,她可以肯定,對方絕對是被雷諾的壞脾氣惹火,所以才會綁架他!

「有人會來救你嗎?」

「……」這次,雷諾連回個音都沒有。

「算了、算了,不問了。」季薰沒好氣的擺擺手,「我手邊的食物大概能再撐兩天,要是兩天過後對方還是不出現……我跟你可能就要餓死了。」

「我不介意吃了妳。」雷諾狀似開玩笑的回道,笑的很邪佞。

「呵呵,這個笑話真是有趣。」季薰嘴角抽了抽。

「呵呵。」雷諾學著季薰的乾笑,臉上明白寫著「過兩天,妳就會知道,我是不是在開玩笑」。

季薰與雷諾第一次交手,季薰敗。

……悶。扁扁嘴,季薰縮到原先睡覺的角落,逕自躺下休息。

看著她毫不掩飾的不滿,孩子氣的舉動,雷諾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就目前的觀察看來,她若不是城府極深、將自己掩飾的很好,就是一個不懂心計的蠢女人。

到底是哪一種呢?雷諾頗感興趣的打量她。

反正現在在這裡也沒事做,眼前有個玩具能玩,也挺不錯的……

儘管背對著雷諾,季薰還是不由自主起了一股寒意,身子不由得縮了縮。

 

無事可作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尤其是像他們這樣被關在小房間裡,空閒時間一堆,卻沒有東西能打發時間。

……也不是沒有東西能打發,至少季薰的空間玉飾裡頭,放了撲克牌、麻將、PSP、還有幾本書……

只是當她拿出這些東西時,雷諾卻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那眼神似乎在說「玩這種東西,妳是小鬼嗎?」

魯迅先生有一句名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是在沉默中滅亡。」

所以……季薰在無聊中爆發了。

最初的時候,她是打定主意不想招惹這隻混血狼,但,人在無聊的時候,真的會做出一些非理性、事後會覺得匪夷所思的行為。

她,跑去騷擾雷諾了。

是的,她真的這麼做了,儘管對方始終用一張冷冰冰的臉回應,她卻還是鍥而不捨,不斷跟對方攀談。

從最基本的社交對話──「你今年幾歲?哪裡人?做什麼工作?」

進而變成小女生的聊天模式──「血型?星座?有沒有女朋友?男朋友也行……」

最後,她開始進入胡言亂語的境界。

「你有看過2012那部電影嗎?你相信世界會毀滅嗎?之前有新聞說,科學家觀察到一顆隕石,要是那顆隕石的軌道不變,說二十年後就會撞上地球,聽說那顆行星有一個法國那麼大,要是撞上之後,海嘯、撞擊的威力、撲天蓋地的灰塵……另一個新聞說,恐龍滅絕的唯一原因是因巨大隕石撞擊地球,嘛~~人生真是充滿刺激,你說對吧?」

「你是來義大利旅遊的嗎?有沒有去參加威尼斯的嘉年華會?那個嘉年華真是非常好玩呢!不過也就是因為嘉年華會的關係,我才會被那些不知道長相、不知道背後用意,心腸發黑、腦筋愚蠢、器量狹小、幼稚到極點,連二次回收利用都不夠格的廢物抓來這裡。」

提起此事,季薰萬般氣惱的握拳。

「為了參加嘉年華,我可是特別訂了最好的旅館,打算好好玩上幾天,所有行程都已經安排妥當了,結果竟然被那些傢伙打亂,『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說的肯定就是這種人……(以下省略五千字碎碎唸)。」

「欸,你有沒有休閒活動?還是你都窩在家裡啊?前陣子我去法國,那裡……(以下省略三千字遊玩感言)。」

「有一部叫做《銀魂》的漫畫很好笑喔!它的吐槽對白很有趣,對了,我剛好有帶這套漫畫,要不要看?」

她從空間玉飾中取出一大疊漫畫書。

雷諾回應她的,只是淡淡的一記冷眼,表情明擺著不願意。

推薦失敗,季薰也不以為意,反正她只是無聊打發時間而已。

既然漫畫書都拿出來了,季薰隨手抓起其中一集漫畫,開始重溫起來,反正對方也不想跟她聊天,她又何必浪費口水。

於是,在季薰沉溺於漫畫書裡時,室內重新恢復平靜。

「看來你們相處的很愉快嘛!本來我還擔心這麼簡陋的地方會不怠慢了你們,看來我是多慮了……」帶著諷刺的男子聲音傳來,帶著點鼻音,像是捏著鼻子說話那樣。

幕後黑手終於出現,季薰跟雷諾很給面子的朝對方望去。

一名身穿白色套裝、肩上披著一件毛皮大衣,臉上佩戴棕色墨鏡的中年男子,笑嘻嘻地站在牢籠鐵杆外,身後站著五名身穿黑西裝的手下。

黑幫手下穿全身黑、老大穿全身白,這難道是所謂的造型定律嗎?看著對方的出場氣派,季薰嘴角微微抽了抽。

對方的裝扮讓季薰想起了艾蒙,同樣是一身白色套裝,艾蒙給人的感覺就十分斯文、優雅,而眼前這個中年人……

啤酒肚、禿頭、雙下巴,扣分;笑容噁心,扣分;金光閃閃的戒指、金光閃閃的手錶、金光閃閃的項鍊……造型欠佳,大扣分!

唉唉,一樣是穿著白色套裝、一樣是反派角色,艾蒙可比他好多了,至少在他沒有揭穿自己的身份之前,所有人看到他都會覺得他是個優雅的紳士。

當季薰腦中轉過一圈的評論後,對方依舊滔滔不絕、長篇大論中。

「我本來還有點擔心季薰小姐的安危,畢竟雷諾‧史賓瑟先生粗暴、狂傲的作風是出了名的,沒想到……」對方的目光掃向季薰,臉上明白寫著「原來你喜歡這種女人啊?」

「你──」

「賽門──」

季薰跟雷諾同時開口。

感受到雷諾射來的殺氣,季薰聳聳肩,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你比較急,你先。」

她默默地拉回視線,繼續看著漫畫。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