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目的是什麼?」雷諾懶得跟他繞圈,直接了當的開口詢問。

「全部。」賽門咧嘴笑著,露出了一口黃牙。「你的錢、地盤,還有你的組織,全部。」他再度強調。

原來這隻混血狼也是混黑幫的啊?嗯,果然是一個很適合他的職業。季薰將漫畫翻了一頁。

「就憑你?」雷諾不屑地揚起冷笑。「就算我死了,『血狼幫』也絕對不會讓一個外人當老大。」

狼老大,今天已經夠冷了,不需要開冷氣了。感受到對方周身的寒意,季薰悄悄地往旁邊挪動,遠離雷諾。

「呵呵,你以為我什麼都沒準備嗎?」賽門一臉得意的笑著,「告訴你,為了今天這一步,為了讓你落到我的手裡,為了吞掉血狼幫,我整整策劃了五年!放心吧!我不會馬上殺了你,我要讓你親眼看著,血狼幫一步步落到我的手裡,讓你嚐嚐所有東西都被奪走的滋味!」

不曉得那隻混血狼對他做了什麼,讓他這麼恨之入骨。季薰一邊分心聽著他們的對話,一邊將手上的漫畫書翻頁。

漫畫裡,《銀魂》的主角阿銀,說出了一段很經典的對白。

 

人的一生,就像背負著重擔走在一條遙遠的路上,那不是一種負擔,我們每個人雙手都捧著很珍貴的東西,但是,當你捧著它的時候,並沒有發覺,只有當它從你手中掉落才會察覺到它的珍貴……

當我覺得很累,已經不想理會的時候,不知何時卻又已經將它揹在背上,早點將它扔掉或許覺得輕鬆點,不過總說不出口,一旦沒了那負擔,走起來就完全不有趣了……

 

如果將情境轉換到Night King的現任首領身上,蓋爾所背負的肯定是亞瑟託付給他的Night King,而這隻混血狼……該不會就是他的幫派吧?

「是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面對對方的挑釁,雷諾不以為意的揚笑,氣定神閒的態度讓對方更加憤怒。

「該死的雜種!你少囂張!」賽門從懷中掏出手槍,「碰碰碰」地朝他開幾槍,當作警告。

雷諾附近的地板與牆面被開了幾個洞,身上也出現幾處擦傷。

喂喂,這位老大,就算你想浪費子彈,也要考慮一下我的存在好嗎?季薰額冒黑線的看著漫畫書,書頁上頭被打穿了一個洞。

「真爛的槍法。」雷諾無動於衷的笑著。

是啊,竟然連一槍也沒打中,這個人該不會有老花眼外加散光吧?季薰暗暗附和, 隨手拿起另一本漫畫。

「碰!」又一聲槍響,這槍直接命中雷諾的肩膀,殷紅的血瞬間染紅他的身軀。

開槍的人站在賽門的右側,年約二十五、六歲,紅棕髮色、深棕色雙瞳,面部線條剛毅,看起來就是一個當殺手的料。從他身上的高級黑色套裝看來,他的身份似乎跟其他手下明顯不同。

這位手下,你沒事插什麼手啊?你們會送他去醫院治療嗎?不會嘛!最後還不是一樣要我幫忙收拾善後?

一想到自己等一下還要為雷諾開刀取出子彈,季薰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事情發展至此,賽門跟雷諾之間的對話算是宣告結束,看著互相瞪著的兩人,季薰輕嘆一聲,放下手上的漫畫。

「咳咳!」她刻意乾咳兩聲,吸引對方的注意,「請問,輪到我說話了嗎?」

「說吧!」賽門昂首示意。

「為什麼抓我來?」她開門見山的問:「我們應該不認識吧?」

「的確不認識,不過妳很有名。」賽門笑的時候,眼睛被臉上的肥肉擠成瞇瞇眼,讓季薰聯想到豬頭。

「有名?你誤會了吧?」季薰不解地偏著頭,「我又不是偶像明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

Night King前任首領的好友。」他打斷了她的話,「L組織首領的獵物,光是這兩樣,就足夠說明妳不是普通人。」

這話一說出,坐在一角聆聽對話的雷諾,藍綠眸中掠過一抹異彩。

「所以你打算將我交給艾蒙?」季薰猜測著他的意圖。

「這就要看妳是否要乖乖跟我合作了。」

「呵呵,如果我拒絕呢?」托著下巴,季薰回以燦爛地笑容。

「呵呵,看來妳還不清楚妳的狀況。」

「呵呵,不清楚的人應該是你吧?」季薰繼續微笑著。

「喔?怎麼說?」對方起了聆聽的興致。

「既然知道我跟亞瑟的關係,那你想必也清楚我在Night King裡的重要性,要是將我交給艾蒙,亞瑟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以及你背後的組織。」季薰用不急不緩的語氣分析。

Night King算什麼,比起L組織,他們根本……」

「所以我才說你不清楚狀況。」季薰發出一聲長嘆,「你大概跟艾蒙不熟,對吧?雖然我跟艾蒙的關係也沒有很好,不過至少身為獵物的我,對他的喜好非常清楚,艾蒙他呀,非、常、討、厭有人干涉他狩獵。」

語氣停頓了下,季薰看著對方已經僵硬的笑容,笑得更加燦爛。

「所有L組織的人都知道,艾蒙他喜歡親自出手獵捕自己的獵物,這也是為什麼,直到現在都沒有L組織的人敢對我下手的緣故,當然啦!我也遇過一些搞不清楚狀況、自作聰明的人,」帶點刻意地,她的視線往賽門掃去,「你知道影響艾蒙狩獵興致的人……最後的下場是怎樣嗎?」

「哼,妳以為妳這麼說我就不敢動妳?少天真了……」賽門嘴上逞強,但臉色已經由白轉青、再由青轉灰。

這樣就被威脅住了?這個老傢伙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冷眼瞧著賽門多變的臉色,雷諾嘴角微微上揚幾度,眼底泛著輕視。

「我說這些話,並不是要你放了我。」季薰不以為意的笑笑,聲音清朗,「事實上,如果我真想走,你也想攔也欄不住。」

「好大的口氣,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現在妳還在這裡?」

「因為我想看看抓我的人是誰呀!」季薰淺淺地笑著,話說得雲淡風輕,彷彿她只是來這裡作客的一樣。

「現在妳已經見到我了,妳想怎樣?」

「我其他的朋友呢?在你手上嗎?或是你只抓了我?」

「妳擔心他們?」賽門咧嘴笑著,沒有回答季薰的問題。

「不,我只是想針對你的回答,給你活命的建議。」

「喔?」

「如果你只是抓了我,那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寬宏大量的原諒你的行為。」金屬色雙瞳直盯著對方,斑斕地的光輝在她眼底閃爍著。

瞬間,賽門被那份光芒掠住,癡神地凝望,模樣就像是見著的美女的色狼。

望著季薰的側臉,雷諾也注意到她眼底的繽紛彩光,但讓他更為在意的,是季薰說話時的那份自信。

明明已經落在別人手上,生死由人,她卻沒有絲毫怯懦,不卑不亢,態度灑脫自在。

比起血狼幫裡的一干手下,她的表現可說是十分傑出。

正當賽門還為了她的風采著迷不已時,眨眼間,她眼底的那份朗朗光輝化為寒冰,刺得人骨頭生疼。

「但是,如果你抓了我的朋友,我勸你最好快點放了他們。」她沉聲道。

賽門不自覺退了一步,「就、就憑妳也想威脅我?要是我不放呢?」

「這個嘛~~」季薰嘴角上揚,再度勾起燦爛的笑靨,笑裡卻沒有歡意,「我這個人啊,最糟糕的缺點就是很護短,要是有人敢對我要保護的東西動手,不管你是黑幫老大、總統,還是神,我會全部都斬了!」

她的笑容宛若春風,但身上發散出的氣勢卻十分驚人,讓賽門不由自主地一顫。

明明隔著結界、隔著特製鐵籠,明明她只是個女人……那股威脅感卻像是千斤石,壓得賽門快要喘不過氣,背脊發寒。

這女人……果然不簡單。雷諾瞇起雙眼,想起她之前的裝瘋賣傻,嘴角的笑意加深。

「你,抓了他們嗎?」她問。

「沒、沒有。」在那雙金屬色瞳孔注視下,賽門乖乖地答話。

明明季薰依舊坐在原地,沒有挪動半分,賽門卻覺得此時的她,正用一把刀架在自己的頸子上,威脅性十足。

「很好。」季薰滿意的點頭,籠罩在房內的壓力瞬間消逝。

束縛在身上的力量一消失,賽門抖著手,從口袋中掏出手帕擦汗,喉嚨乾啞。

「對了,我們來這裡『作客』這麼多天,你好像忘記幫我們準備食物了呢!可以請你的手下送一些餐點來嗎?」

「是、是……」他連連點頭允諾,隨即又驚覺自己的失態,「妳、妳這傢伙!」他橫眉豎目的瞪著季薰。

「嗯?我怎麼了嗎?」季薰一臉無辜,彷彿剛才放話威脅的人不是她。「不過要你準備一些食物,這些是基本要求吧?難道你辦不到?」

「當然不是!」賽門立刻否認。

「那就拜託你啦!」季薰點頭笑著,「放心,我這個人向來很隨和,雖然亞瑟很寵我,總是給我吃最高級的料理,害我現在變得有點挑嘴,可是我絕對不會要你聘請五星級廚師,來這裡專門為我們料理。」

她用著極為真摯、誠懇的表情說道。

「五星級?」賽門的音量拔高,加上他特有的鼻音,聽起來像是被人掐住頸子的公雞。

呵,這女人還挺囂張的。雷諾低聲輕笑。

「當然啦!我相信依照賽門先生的財力與能力,這點小事絕對難不倒你,但我畢竟是客人,雖然被這麼沒禮貌的邀請來作客,我還是第一次遇見,可是亞瑟跟我說作人要有禮貌,別人愚蠢不代表自己也要跟著蠢……」

「身為客人,我當然不好意思跟你提出太多要求,儘管美好的食物是待客的『基本』條件,不過我這個人很隨和,真的很隨和,你準備什麼,我就吃什麼,真的,要是不好吃,我也絕對不會跟別人抱怨,說大名鼎鼎的賽門先生連個五星級廚師也請不起……」

「妳……」賽門氣得滿臉通紅,活像是等一下就要中風一樣。

「對了,雖然這間房間小了點,跟亞瑟家的廁所差不多大,可是啊,這裡其實還是能容納下兩張床的,像你們這種名人,應該不會叫尊貴的客人睡地板,所以這裡面沒有床跟棉被這件事,肯定是你的手下準備的不夠周全,雖然已經是春天了,可是天氣還是有點冷呢!要是我們感冒、生病了,可能會讓人覺得你這個主人招呼不周,毀了你的名聲喔!」

刻意忽視賽門已經由紅轉青的臉,季薰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

「當然啦!我這個人向來明理,絕對不會將這種過錯怪罪到賽門先生身上,不過要是讓外面的人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想我就不清楚了,你說對吧?至於那位沒智商、不懂待客之道的手下,我勸你還是找個人教他一些基本常識吧!免得出去被人笑話。」

「妳說夠了沒有?」賽門的額上爆出數條青筋。

「其實我還有一些其他的建議,不過現在我有點累了,或許我們明天再聊,你覺得如何?」季薰笑臉盈盈地望著他,給對方一個很好的台階下。

「哼!」賽門惡瞪她一眼,氣悶的轉身離去。

「慢走,不送,祝你今天心情愉快喔!」季薰敷衍地朝他的背影揮了兩下手。

先前對雷諾開槍的黑衣人,在跟著賽門轉身離去時,目光在她身上停頓了兩秒。

接觸到對方的視線,季薰不閃不避,坦蕩蕩的對望,回以一個燦笑。

「啊,對了!」在賽門跨出門口時,季薰叫住了對方,「送東西過來時,麻煩請你準備幾套衣服過來,我是沒關係啦!不過雷諾先生好歹也是你邀請來『看戲』的客人,衣著總要體面一點,免得失了你這位主人的臉面,我說的對吧?」

「哼!」賽門憤恨的回以一聲冷哼,快步走出房間。

目送那一票人離去後,季薰重拾漫畫書,打算繼續觀看。

「妳是Night King的人?」雷諾的聲音傳來,目光灼灼地盯著她。

老大啊,就算是質問犯人,也該讓犯人喘口氣吧?季薰無奈地扁嘴。

「不是。」

「他說妳跟亞瑟認識。」

「跟亞瑟認識就一定是Night King的人?嘖嘖嘖!你這個邏輯很不正確喔!」季薰眨眨眼,臉上明擺著不認同,「他剛才也說我跟L組織的首領艾蒙認識,難道我是L組織的人?」

「妳這個女人,廢話還挺多的。」雷諾語氣中透著不悅。

「沒有啊,我哪有說廢話,只是稍微更正一下你的錯誤認知而已,難不成你希望我騙你?嘖嘖!騙人可是不好的行為呢!像我這麼正直、誠實的少女,哎呀呀,你想問什麼就說嘛!幹嘛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呢?我會害羞的……咳咳!你掐著我脖子幹嘛,君子動口、小人動手,放手,放開!」

季薰搥打著掐住她脖子的手,難受的抗議。

「要是妳再廢話,我就殺了妳!」雷諾冷聲說道,額上冒出青筋。

在季薰點頭同意配合後,雷諾這才鬆開手。

重獲自由的季薰連做了幾個深呼吸,同時往後退了幾步,遠離雷諾。

「跑那麼遠做什麼?過來。」雷諾瞪著她。

「不要。」季薰的拒絕召來雷諾的怒氣,「呃,我的意思是說,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做人要遵守交通規則,呃、而且我們才剛認識,為了避免瓜田李下、導致不必要的誤會,我們還是保持……」

「再不過來,我就咬死妳!」他惡聲警告。

「欸,有話好說,何必動口呢?大家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又不是還沒脫離口腔期的小嬰兒……別生氣、別發火,我過來了。」

在對方潔白閃亮的獠牙威脅下,季薰乖乖的走向他。

「治療。」他坐回原先的位置。

「……是。」季薰無奈地拿出醫療器材,再一次為他開刀。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