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薰姐姐,妳怎麼了?」見她變了臉色,小彌不解的追問。

「沒、沒事。」季薰敷衍的笑笑,隨即撥了一通電話給魈,告知他這件事情。

『喔,然後呢?』對方的反應相當冷淡。

『當然是要去查清楚啊!』她氣急敗壞的道:『一定是那個T先生想利用這些人做壞事,我們一定要去阻止他們!』

『小季,妳辦公室打掃好了嗎?』魈突兀的問著。

『啊?掃好了。』季薰愣愣的回。

『檔案呢?都輸入電腦了嗎?』

『嗯,都完成了。』

『廁所的衛生紙好像快要用完了,妳等一下去買幾袋,順便買一些菜。』

『等一下!』季薰抗議的喊:『我現在在跟你討論人偶的事情,你幹嘛突然要我去買東西?』

『因為妳很閒啊。』魈語氣悠哉的回道:『如果不是太無聊、閒著沒事做,又怎麼會想要自找麻煩?』

『這怎麼會是自找麻煩!難道你不想救那些人嗎?』

『有人委託我們調查嗎?』魈反問著。

『沒有,但是就算沒有人委託,我們也應該──』

『既然沒有人委託,為什麼要去救?』魈插嘴道。

『為什麼?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嘖嘖,真沒想到,妳竟然會是鋤強扶弱的「正義擁護者」啊?』魈戲謔的笑聲傳來。

『看到有人被欺負就想上前幫忙,認為世界上都是充滿了「愛、友情與希望」,路見不平就一定要拔刀相助,好友遇難就要兩肋插刀……』

『那又怎樣?』感受到魈似乎有輕視意味,季薰冷冷的回問。

『不怎麼樣,我只是不太認同這種「自以為是的正義」。』

『什麼叫做自以為是?難道幫助別人有錯嗎?』季薰激動的提高分貝。

『別激動,我並不是說幫助別人不好。』魈語氣和緩的安撫,『但是妳要從整件事情去判斷「應不應該幫、需不需要幫」。』

他直接列舉出幾個問題點,藉此說明他的想法。

『今天假設妳真的救出他們了,妳可以將他們變回原來的樣子嗎?』

『……沒辦法。』她坦白的回道。

『如果沒辦法恢復,妳救他們有什麼意義?』魈站在實質面上,就事論事的道:『他們不過是一具空殼,已經不是活人了,妳所謂的解救,只是不想讓他們被人操縱,但是妳有沒有想過,當他們脫離那樣的情境,再度變回空殼的模樣時,那些人的家人會怎麼看待?不能吃、不能工作、只能躺在床上,要養這樣的一個人,妳知道需要付出多少金錢跟時間嗎?』

『……』

『妳有沒有想過,妳的「幫助」可能會造成那些人家裡的負擔?儘管他們的「甦醒」是假象,但是至少給了那些苦苦等候的家人一些希望。』

『這種希望根本是一種假象。』季薰悶聲回道。

不得不承認,魈的分析有他的道理,季薰也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然而,在她的內心深處,她還是抗拒接受這種論調。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由八成的虛假構成,其他兩成真相也早已經被扭曲。』回話的語氣透出沉重與感嘆。

『……』

『怎麼突然安靜了?該不會是覺得我說的很棒,所以深深愛上我了吧?』魈打趣的問。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愛上你這個大叔!』

『那我等妳兩輩子好了。』魈半假半真的笑道:『不可以再延長時間,這已經是我耐心的極限了。』

『如果你願意調查異種跟極樂丸的事情,說不定我會考慮考慮。』季薰將話題拉回最初。

『哎呀呀,這還真是令人傷腦筋。』魈苦惱的笑笑,『雖然我很想答應妳,但是沒有錢的工作我實在是不想去碰。』

『難道你不想知道他們製造極樂丸跟異種的目的?』季薰試圖勾起他的好奇心。『都已經調查這麼久了,難道你不想知道事情最後的真相?』

『不想。』魈痞痞的回應,『我這個人向來很安分守己,那些很危險、很麻煩的事情,我通常都會敬而遠之,而且,所謂的真相就是「沒有真相」,事情永遠不會完結,麻煩永遠是一個接著一個出現。』

『你不答應就算了,我自己去!』發現無法說服他,季薰索性決定單獨行動,『我一定要查明真相!還要阻止那些毒販!』

『嘩!妳的目標真是越來越偉大了,現在竟然想要對抗販毒組織?我真是好崇拜妳喔~~』魈語氣輕浮的損道:『不過,在妳進行妳的遠大抱負之前,可不可以請妳先將欠我的錢還清?要不然,如果妳很不幸的慘遭毒手,我該找誰討債?』

『你、你這個人真的是錢鬼耶!』季薰氣的火冒三丈,『開口閉口老是錢錢錢,難道不能夠說點別的嗎?』

『說點別的啊?』魈頓了頓語氣,『喔,對了,要辦私事請利用下班時間,別忘了,妳現在可是「賣身償債」的助理身分。』

『……我不想再跟你說了。』季薰直接結束通話。

「豬頭!可惡的渾蛋!」她憤怒的連跺好幾下腳。

「不用理他,我們走吧!」景泱恢復成人形,雙眼發亮的笑道。

「啊?」

「剛才你們的對話我全聽到了。」他指了指耳朵。「我的聽力很好。」

「你要陪我去調查?」季薰大概明白他的想法了。

「沒錯!」景泱驕傲的挺起胸膛。「有了我的幫忙,一定可以馬上打倒那些壞人!」

「可是現在還不到下班時間。」季薰往時鐘望去。

「哎呦!要救人哪還管的著時間?」景泱沒好氣的催促,「要是去晚了說不定那些人就被吃掉了!」

「你們要去哪裡?」小彌的臉蛋上寫滿困惑。

「妳不能去的地方。」景泱扠著腰,氣勢凌人的回道。

「為什麼你們可以去,我不能去?」小彌嘟嘴抗議。

「因為那邊很危險啊。」景泱朝她揮揮手。「妳先回佐˙司魂院去,晚一點我們就回來了。」

「不要。」她扁嘴道:「我也要跟。」

「吼!妳不要跟啦!要是妳遇到危險怎麼辦?」

「你保護我啊。」小彌直接點名景泱擔任保鏢,「之前魈大哥要你負責保護我不是嗎?而且他還說你不能離我太遠,要是你不讓我跟,我就去跟他說!」

「好啦、好啦,讓妳跟啦!」景泱煩躁的抓亂頭髮。

這不是要不要讓她跟的問題吧。季薰苦笑著。

讓景泱同行,季薰還不至於擔心,至少他有一些自保能力,但是小彌若也要跟去……

「走吧、走吧!」景泱興奮的催促,「現在要去哪裡打壞人?」

「我也不知道耶。」季薰裝傻的笑笑。

「不知道?那妳還說妳要去阻止那些壞人。」景泱質疑著。

「沒錯啊,我要阻止他們。」季薰認真的點頭,「可是阻止之前還是要先查出他們在哪裡吧?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怎麼查?」

「嗯,說的也是。」

「要先找到線索才行。」兩個孩子低著頭,坐在沙發上苦思。

「沒錯,我們現在先想想該怎麼做吧。」季薰安撫的向兩人笑笑:「會不會口渴?我去拿飲料給你們喝。」

季薰起身到廚房冰箱拿出飲料,「糟糕,冰箱沒有菜了。」

回到客廳,季薰將飲料擺在他們前方桌上。

「我出去買一下菜,要是有客人來,麻煩你們幫我招呼一下,我馬上回來。」

「好。」兩人乖乖的點頭允諾。

離開事務所後,季薰確定景泱他們沒有跟著出來,隨即拐了個彎,朝醫院的方向前進。

那些人偶目前被留在醫院觀察,說不定去了那邊,我可以找到新線索。她如此盤算著。

 

醫院內,消毒水與藥劑味充斥其中,身著白色制服的醫師、護士與實習生忙碌的來回穿梭,儘管是非假日,掛號處與候診區還是出現眾多人潮。

沒有詢問病患的位置,季薰逕自在各樓層找尋。

儘管實驗體已經離開他們體內,但,他們曾經長期服用過極樂丸,毒物的部份氣息仍殘留在他們身上,只要一眼,季薰就能夠馬上辨識出來。

繞不到半圈,季薰隨即發現一名人偶的行蹤,對方身邊沒有家人陪伴,神情木然的朝著某方向走去。

見狀,季薰立刻尾隨在對方身後,那人在抵達醫院的庭院角落後,突兀著停下腳步,像是木偶一樣直挺挺的站著。

奇怪,他來這邊想做什麼?藏身在附近的角落處,季薰納悶的觀察著。

答案很快就揭曉,在那人抵達後,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名人偶,一抵達庭院,那些人全都一動也不動的站定,似乎是有人命令他們來此集合。

為什麼他們要在這裡聚集?季薰有一種直覺,對方似乎要展開某種行動。

就在她想要進一步查探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股異樣氣息,讓她警戒的轉身防備。

率先映入她眼裡的是一雙美麗的金棕色瞳孔,溫柔中透著悲傷。

「休息一下吧。」對方的聲音悅耳,聲調宛如安眠曲般柔和。

「你……」

還沒看清楚來人是誰,季薰突然崛著全身發軟,眼前的景色變得模糊,在陷入昏迷之前,她彷彿看到潔白的羽翼擺動……

 

※ ※ ※ ※ ※

 

──佐˙司魂院內──

「這是這幾個案子的委任費,你點收一下。」嘴上說是委任費,玹澄楓卻是遞出了一張紙給魈。

「這是什麼東西?錢呢?」魈低頭看著紙上條列出的內容,越看臉色便越沉重。

「搞什麼?我的酬勞全被扣光,還要倒貼你十萬?」他不滿的抗議著,「那間廚房不過是修理天花板,需要花到五十幾萬嗎?」

「除了維修之外,廚房還有進行部份改裝。」玹澄楓澄清的說道:「我已經幫你們跟對方砍過價,這已經是對方的底限了。」

「開什麼玩笑,那間廚房哪有改裝啊?還不是跟以前一樣!」

「在廚房裡加裝防護結界,可不是一般性工作。」玹澄楓提醒道。

「但是你是房東,在你的房子裡進行改裝,未來的受益人還是你啊,至少你也該負擔一──」

「加裝結界是你的要求,並不是我的意思。」玹澄楓無辜的攤手,「又不是每個房客都需要這麼『高級』的裝潢。」

「……」魈悶悶的收下帳單。

「要是手邊沒錢償還,我這邊有一個案子,你幫我處理一下。」玹澄楓笑吟吟的將檔案遞給他。

看到檔案內容後,魈失笑的搖頭,「不過欠你十萬,你給的案子未免也太大了吧?不好意思,這筆交易我怎麼算都覺得不划算。」

他將檔案退了回去,擺明不想接下這份委託。

「怎麼會不划算?這件案子的目標剛好跟你另一份委託重疊,你可以同時進行兩個任務,十分省時省力。」

「你搞錯了吧?我怎麼不記得我手上有相同的案子?」魈矢口否認。

「沒有嗎?那位委託者好像叫做川羯?」玹澄楓說出他獲得的線索,「他不是希望你為他拿到異種的研究資料嗎?」

「窺探別人的秘密可是會遭天譴。」魈似笑非笑的警告道。

「我只是『恰巧』知道這項訊息。」玹澄楓無辜的兩手一攤,「至於他得到那份資料要做什麼,我可就不知道了。」

「既然你都說可以『順便』進行這兩個案子,那我就接受你的建議吧。」魈改了口氣,不再拒絕。

「感謝,你幫了我一個大忙。」玹澄楓笑嘻嘻的點頭致謝。

「要是真的覺得感激,酬勞部分再稍為加高一些如何?」魈進一步提出要求。

「抱歉,不是我不願意,實在是本院的經費有限。」玹澄楓婉轉的回絕。「不過我可以從旁給你一些協助。」

玹澄楓將一張標記了記號的地圖遞上前。

「這上面是我們發現氣場異常的幾個地點,其中一個應該就是對方的藏匿處。」

往地圖標示處瞧了一眼,魈搖頭輕笑。「這些都只是『製造廠』,他們藏身的地方不在這裡。」

「喔?你已經查到對方的位置了?在哪裡?」玹澄楓好奇的詢問。

「這個是商業機密。」魈朝他咧嘴笑笑,「沒有意外的話,這兩天就能拿到東西,等我的消息吧。」

簡單道別後,他轉身離去。

 

夜晚時分,魈來到歇業中的夜店「virus」,儘管這裡已經沒有營業,但因為地處鬧區,大街上仍有大量人潮聚集。

他偷溜到夜店後面的小巷,以萬用鑰匙開了後門潛入。

夜店內部伸手不見五指,儘管已經歇業多時,密閉的空間裡卻依然存有煙酒雜味,缺少空氣流通,這些難聞的氣味滯留在店裡,形成一股鬱悶、腐敗的惡氣。

沒有開燈,魈從口袋中拿出夜視鏡戴上,繞過吧台、舞池往夜店辦公室走去。

打開電燈開關、取下夜視鏡,魈開始巡視辦公室的內部情況。

房間約莫四坪大,佈置極為簡單,沙發、玻璃茶几、鐵櫃、辦公桌椅及一台電視,如此而已。

茶几上擺著幾瓶啤酒空罐、爬有螞蟻的食物殘渣、堆滿菸蒂的菸灰缸,沙發上散落著八卦雜誌與報紙,相較於這副髒亂慘狀,辦公桌上倒是顯得乾淨許多,至少上頭除了亂堆疊的檔案夾與紙頁外,沒有其他多餘雜物。

魈戴上乳膠手套,將桌面上的檔案夾拿起檢視,而後又逐一拉開辦公桌的幾個抽屜,抽屜裡頭凌亂擺著一些物品,銅板、筆、香菸、打火機、紙張等等。

在辦公桌上找不到他要的東西,魈轉而翻找鐵櫃,當他將所有角落都找過,卻依然沒見到他要的東西時,他苦惱的停手了。

「到底是藏到哪裡去了?」

魈在房間內來回踱步幾回,而後開始在牆壁上敲敲打打,試圖找尋這裡有沒有暗室或特別的機關設計。

最後,在房間角落被他敲到一個不同的聲響,在牆壁上摸索一會,一個隔板被他掀了開來,內鑲式的凹槽裡放置著一個半人高的保險箱,把手上端出現一個九宮格數字鍵。

「要密碼啊,這還真是令人頭痛。」

儘管嘴上這麼說,他的臉上卻依舊是悠然自若的笑容。

從口袋中拿出一瓶小噴霧罐,朝著數字鍵噴了幾下,將燈關上後,幾個按鍵上頭出現螢光反應。

將那幾個數字來回組裝,測試幾次後,保險箱被打開了。

裡頭擺著錢、毒品以及部分貴重物品,翻找一陣子後,魈找到一疊資料以及幾個試管瓶。

試管裡裝有腥紅色液體,近距離觀察時,可以見到試管裡有小型浮游生物游動。

他從口袋拿出一條大方巾,攤開後長寬約莫有五十公分,上頭繪有五顏六色的符文,將方巾覆蓋在取得的試管與文件上頭,魈開始吟詠咒語,如同變魔術般,符文在他結手印時發出五彩光,當光芒消失時,覆蓋在方巾下方的物品也跟著不知去向。

「收工。」將方巾摺好收回口袋,魈沿著原路離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