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季薰一邊拿鑰匙打開事務所的門,一邊大大的打著呵欠。

昨天她跟魈連看了兩部恐怖片,回家之後她滿腦子都是恐怖片的情節,儘管她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實際的狀況並不像電影演的那樣,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在自己的房間佈下三、四層結界,還召喚出式神鎮守四方,這樣的大陣仗,讓向來對她採用放任態度的命子,也忍不住詢問她是不是惹上什麼麻煩。

然而,就算做了一堆安心措施,夜裡她還是睡的不安穩,噩夢連連,一晚上醒來三、四次,最後她索性不睡覺,睜著眼睛等天亮。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大概就是自己嚇自己了吧。」她感嘆的搖頭,同時推門進入屋內。

印入眼簾的,是滿桌子的零食殘骸、飲料空罐,以及趴臥在沙發上昏睡的魈。

「搞什麼啊?」季薰沒好氣的走上前,用腳搖晃著魈的身體。

「起來、大叔,快醒醒。」

「唔?唔……」魈迷迷糊糊回應了聲,姿勢依舊不變,連眼睛也沒有睜開。

「唔什麼唔啊?快點起來,不要再睡了!」

「可惡的怪物,走開,不然我滅了妳……」魈像是趕蒼蠅一樣的揮揮手。

「滅了我?」季薰加重了力道,一腳往魈的屁股踩下。

「痛……搞什麼啊?」魈難受的醒來,張眼瞄了季薰一眼。

「是妳啊……早。」敷衍性的打聲招呼後,魈的姿勢從趴轉為躺,閉上眼睛再度睡去。

「早什麼早?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了,還不快起來?」季薰一邊催促他,一邊著手收拾桌面。

「我到早上七點才睡……妳讓我再多睡一會。」魈含糊不清的哀求。

「你該不會昨天一整晚都在看電影吧?」季薰不可思議的瞪大眼。

「沒看完,只看了四部……」

「你不是不敢一個人看嗎?」季薰狐疑的發問。

記得昨天她要下班回家時,魈還抱著她的大腿哀求,要她陪他一起將影片看完呢!

「越是害怕的東西,就越要征服它,這樣才能成為一個男子漢。」魈對此有一種莫名的堅持。

「胡說什麼?」季薰不以為然的反駁:「就算你看一百部恐怖片,它也不會讓你成為男子漢。」

「會的,只要相信,就可以……」話說到一半,魈再度睡著。

「喂,你還要睡?快點起來!通宵一天又沒什麼大不了,不要裝死,快醒醒!」

「小季乖、乖小季,讓我再睡一下,再一小時、不,讓我睡兩小時。」魈順手抓了外套蓋在自己頭上,用來隔絕季薰的聲音。

「……隨便你。」

季薰也懶得浪費唇舌在他身上,將桌面上的食物殘渣收拾乾淨後,她坐到電腦桌前,開啟電源並連結上網,在網址欄上輸入昨天抄下的網址。

本以為會跟第一次開啟時出現相同的狀況──遭受陰寒惡氣以及悽慘尖叫的衝擊,沒想到現下回應她的卻是一片靜寂。

奇怪,難道之前是我的錯覺嗎?季薰困惑了。

可是當時的感覺,她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那股冰入骨子裡的惡寒,只要經歷過一次,短時間內絕對無法忘記……

心存著疑惑,季薰的視線還是緊盯著螢幕,不敢有絲毫鬆懈。

網頁一開始的畫面是一片漆黑,而後腥紅色的血液自畫面逐漸湧現,那並不像滴水、流水一樣的特效,而是像……螢幕正在流血。

鮮血的顏色非常真實,有那麼一瞬間,季薰甚至覺得空氣中有血腥味飄過。

紅色將原有的黑幕驅逐,艷紅色的畫面上出現一點一點的灰白色小點,那些灰白色物體並不是靜止的圖案,而是像蟲一樣扭動著。

「這什麼東西啊?」季薰湊上前細瞧,這才發現那些灰白色的物體有著各種形狀,就像是單細胞生物一般。

畫面上,灰白色物體的數量逐漸增加,逐漸侵蝕紅色的面積,最後,它們形成一個英文單字──「Darkness」。

單字只出現了一秒,而後隨即消失,季薰正式進入了網頁,也就是她先前所見到的畫面。

琳琅滿目的恐怖遊戲整齊的排列,名稱一律使用英文單字,懶得細細研究單字的意思,季薰隨意點入其中一個。

畫面首先出現的,是一段文字。

 

這個世界很不完美,若你的憤怒與才智足夠,你將可以成為這個世界的神

你將擁有力量,去摧毀、去消滅……

 

文字只出現幾秒就消失了,緊接著是遊戲畫面的開始。

瀏覽遊戲說明後,季薰才明白那段話的意思。

「培養細菌消滅全世界?沒想到連這種遊戲都有。」季薰菀爾一笑,這種遊戲內容讓她感到有趣。

遊戲的方式很簡單,先在世界地圖上選擇一個定點,以它為細菌的根據地,然後從細菌選單中挑選想要的細菌,依照細菌的屬性選擇目標,一開始的目標選項只有空氣、水、土壤、植物、動物等等,當選定的目標成功攻佔之後,再更進一步進行人類的侵略。

玩法看起來很簡單,不過當季薰實際進行時,才發現這其實很困難。

細菌會有所謂的成長期、成熟期與衰退期,在它進入衰退期之前,需要添加新的細菌,讓兩種窘種融合,藉此擴展它的「能力」與力量,融合的種類越多,越不容易被消滅,若只有單一病菌單向生長,很容易就會被大自然的自癒能力消除。

但,用來融合的病菌也不能隨便挑選,有些細菌會互斥、吞噬對方,有些會抵消作用力,再加上外界環境的因素──溼度、溫度等等,這些也會影響細菌的滋生。

「不過是一個遊戲,搞得那麼複雜做什麼?」不過一小時的時間,季薰已經培養失敗十多次。

她發現,儘管只是免費的網頁遊戲,這個網頁的資料與設定卻十分詳細,就連區域選擇,小至鄉鎮、大至國家也有數種不同的區分,地圖上還清楚標示出該地區的天氣、溫度、溼度、土質等等,而且這些數值還會依著日期進行細微的變換。

搖搖頭,季薰對於這種需要耗費大量腦力與時間進行的遊戲,實在沒有玩的興致。

「應該不會有人想玩這種遊戲吧?」她喃喃自語。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網頁上的人次計數器顯示目前正有三萬多人在進行此遊戲。

「這些人……還真是喜歡挑戰高難度。」她苦笑著。

發現左上角有一個排行表,她好奇的點選進入。

排行表上列出前兩百名玩家,玩家的名字後面寫有國籍與積分數字,點選玩家的名字,還可以看到對方的「戰績表」──上頭顯示培養出的病菌侵略的途徑與災情,另外還有一張張的圖片,顯示遭到病菌入侵攻擊後的後果。

除了預期中的動、植物與人類產生病變與死亡之外,季薰還看到更令人驚奇的結果。

「竟然還可以變成妖怪?」看著圖片,季薰真不知道該佩服遊戲設計者的想像力還是……

張牙舞爪、半人半妖的感染者,讓季薰看了怵目驚心,明知道這只是遊戲效果,然而那圖象卻顯得太過真實,當季薰盯著圖片細瞧時,隱隱感受到螢幕傳來汙濁且陰鬱的氣息。

當她打算細查時,那股氣息卻像飄渺的煙霧般消失了。

「奇怪,難道是我的心理作用嗎?」

帶著疑惑,季薰關閉了該網頁,回到最初的遊戲選項選單,選了另一個遊戲進入。

跟前一個遊戲開始一樣,畫面上首先出現了一段文字。

 

若是暴力已經滿足不了你血腥的欲望,要不要來一趟極具真實感觸的體驗?

進行殺戮的同時,你也將被獵殺,在滿足暴虐慾望的同時,還可以品嘗到鮮血與恐懼的滋味……

 

遊戲的內容是「怪物獵殺」,遊戲背景跟細菌培養遊戲有些關聯──某個鄉鎮遭受到新型病菌侵略,大部分的人類變成怪物,只剩下幾名遊戲角色活著。

玩家的任務就是進入這個鄉鎮,阻止病菌的疫情擴散、消滅城鎮,救人則是屬於附加行為,遊戲任務並沒有規定一定要拯救,若能救出沒有遭受感染的活人,玩家可以獲得額外加分。

跟其他遊戲不同,玩家除了一開始使用槍械對怪物進行射殺之外,進到城鎮之後,若有見到藥品,還可以自行混合試劑,每一種試劑的效用都不同,有的可以對抗妖怪,有的則是毫無效用。

「既然連聖水都準備了,怎麼不放一些桃木劍或符咒啊?」季薰不滿的咕嚷。

操作著角色,她嚐試了數次藥劑混合,但最後的成品卻對怪物全然無效,只是白白浪費時間,甚至害她的角色被怪物咬死,不然就是被打傷、感染了病毒,成了妖怪同夥。

最後,她乾脆放棄調藥,直接用武器掃射、炸彈轟炸這種激列手段進行。

遊戲關卡一個個進行,她也越玩越入迷,越玩越激動。

「哈哈,打不到了吧!我要殺光你們!」她興奮的轟炸怪物,情緒十分高昂。

「去死吧!炸死你們!」

「可惡!竟敢打我?殺了你!」

「該死!竟然又死了!」她煩躁的怒罵。

才剛想點選「再玩一次」時,操作滑鼠的手突然被人按住。

「妳在做什麼?」魈出現在她身後。

「你眼瞎了嗎?沒看到我在玩遊戲啊?」她怒沖沖的回道:「再不拿開你的手,我就殺了你!」

「殺我?」魈失笑的搖頭,順手往她頭上揍了一記,「妳是不是玩遊戲玩昏頭了啊?」

「好痛……」雙手抱著頭,被魈這麼一敲,季薰的火氣順降不少。

「怎樣,腦筋清楚一點了嗎?」站在季薰身後,魈雙手越過她的左右身側,抵在她前方的電腦桌上。

「妳在玩什麼?為什麼玩的這麼生氣?」魈取走季薰手上的滑鼠,點閱她正在遊玩的網頁。

「生氣?我有嗎?」季薰狐疑的皺眉。

「怎麼沒有?妳喊得那麼大聲,我都被妳吵醒了。」魈將下巴抵在她肩上,點選了其中一個遊戲遊玩。

「我說了什麼?」季薰茫然的詢問,她對之前的狀況一點印象也沒有。

「妳剛才一直叫『殺了你、炸死你們,全部都消滅吧』!」魈輕笑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這裡要發生命案了。」

「……我有這樣?」季薰從沒想過自己會說出那種話。

印象中,她只是越玩越投入、越玩越專注,最後腦筋變得一片空白……

「好了,不要發呆,我肚子餓了,去煮東西給我吃。」魈催促道。

「喔。」季薰才想起身,卻發現她被魈給困住行動。

他「貼」在她背後的椅背上,擱在季薰肩部的臉頰也快要貼上她的,左右兩邊橫著他的手臂,季薰簡直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大叔,你的手擋這樣我要怎麼離開?」她不滿的抱怨,同時挪動身體讓魈不能將頭靠在她的肩上。

「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藉機吃我豆腐!」

「豆腐?妳?」魈往後退開,似笑非笑的打量她,「妳不覺得妳的個性比較像辣椒嗎?」

「少在那邊瞎扯!」季薰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隨即起身往廚房走去。

「今天有點冷,我想要吃熱湯麵。」魈在她身後喊道。

「麵條被你吃完了。」

「那煮熱湯……不,煮火鍋好了!今天的天氣適合吃火鍋。」

雖然嘴上沒有回應,季薰卻已經從冰箱中拿出幾樣菜,隨性的切成塊狀、條狀,丟入湯鍋裡當成湯底。

轉身要拿調味料時,季薰不經意瞧見櫃子上的辣椒罐。

說我像辣椒?那我就讓你辣個夠!她揚起惡質的笑。

轉身從冰箱裡拿出所有的辣椒,丟入鍋裡與花椒翻炒,覺得這樣的辣度不夠,季薰還找出其他辣味佐料加入。

正當季薰在廚房「忙」的如火如荼時,門鈴聲突然響起,魈上前開門,門口站著小彌與景泱。

「你們怎麼跑來了?」魈讓兩人入屋。

「我們出來買東西,澄楓大哥說有東西要給你,要我們順便送過來。」小彌將一個信封遞出。

接過手一看,白色的信封裡頭擺著數張文件跟一張字條。

「『拜託你了』?這……什麼跟什麼啊?」魈讀出字條上的字,臉上是無奈的嘆笑。

「我也不知道。」小彌聳肩回道:「澄楓大哥說,要是你看不懂或是有其他問題,可以打電話給他。」

「是啊,我正打算這麼做。」魈點頭回道。「對了,我們今天吃火鍋,等一下一起吃吧。小季,火鍋多煮一點,有客人來。」他朝廚房放聲喊道。

「季薰姐姐在廚房啊?」小彌往廚房走去。

「你們煮什麼火鍋?」景泱尾隨在她身後。「肉要多放一點,我要吃很多肉,不要煮太老……」

當兩人到廚房門口時,卻被裡頭的景象嚇楞了。

嗆辣的氣味藉由火勢擴散,整個廚房瞬間充斥著煙霧與辣椒的氣味,讓人咳嗽不斷、眼淚鼻涕直流。

「咳咳、這、這什麼味道啊!」景泱雙手摀住口鼻,眼睛被燻的瞇起。

「好、好難過,喉嚨、喉嚨好燙。」

無法忍受這麼刺激的氣味,小彌跟景泱連連往後退了好幾步,儘管已經隔著一段距離,那味道卻還是濃郁的讓人難忍,彷彿是直接從毛細孔竄入體內。

「為什麼季薰姐姐不會覺得辣啊?」摀住口鼻,小彌眨著燻出淚光的眼睛發問。

「我也覺得很怪。」

景泱瞇起眼,試圖理解原因,就在他定神觀看時,這才發現季薰四周出現小型結界壁,為她擋去了那些氣味。

「搞什麼啊?結界是這樣用嗎?」景泱無法理解的瞪大眼。

趁著小彌跟景泱不在身邊,魈撥了一通電話給玹澄楓。

『東西這麼快就收到?』對方笑嘻嘻的說道:『有任何問題嗎?』

『有,我不明白你給的這些是什麼東西,還有,我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拿給我。』魈直接了當的說著。

『那是最近炙手可熱的案子。』玹澄楓迂迴的說道:『奇怪了,我還以為你知道,前陣子你不是有跟牛頭馬面聊過此事嗎?』

原來是那個啊。魈終於理解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植物專家也不是林地專家,那些植物發生病變的話,你應該去找除蟲公司或者是園藝公司處理才對。』

『如果只是這麼「單純」的案件,那也不會落到我的手上了。』玹澄楓的語氣充滿無奈。

『說的也是。』魈認同的回道:『你會丟給我的案子,通常都不是什麼好案子。』

『別這麼說,我是聽說你最近沒什麼收入,想幫你解除財務危機……』

『免得我房租付不出來嗎?』魈譏諷的笑笑,『不用擔心,就算沒有這個案子,我也能夠準時繳交房租,你可以把這份「心意」派給更需要錢的人。』

提示一,這件事情是人為操縱。』正當魈準備掛電話時,玹澄楓突兀的開口。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不是人為難道有……』

『提示二,異種、極樂丸以及這個案子的幕後黑手應該是同一個,而且你跟對方「關係匪淺」。』

『……這樣一來,我似乎更不應該接了不是嗎?』魈的聲調轉冷。

『恐怕你拒絕不了。』玹澄楓感嘆的說道:『這件案子還有另一位委託者,還記得你曾經跟一位小姐拿了異種的「蠱」,並且跟人約定好,願意無條件幫她做事當做交換嗎?那位小姐委託你找出殘害自然的元兇,並且要妳阻止這場災害。』

珊瑪……魈懊惱的苦嘆,他早該想到,自然界發生變故,珊瑪絕對不會坐視這件事情不管。

『目前給你的只是基本文件,更詳細的資料在實驗室那邊,等你過來時我們再討論吧。』

『我有說過我要接嗎?』魈不滿的回道:『珊瑪那邊我會去跟她說,總之,我不想跟「他們」有任何瓜葛。』

『你應該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無法稱心如意,就算你想迴避,對方已經找上門了,你能避到哪裡去?』

『什麼?』

『我收到一個線報,L組織不知道為什麼,逐漸將重心轉移到這裡。』

聽到這句話,魈在瞬間變了臉色。『為什麼?』

『這個答案我也很想知道。』玹澄楓無奈的苦笑。

『……』結束通話,魈陷入沉默之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