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完牢騷,正當季薰打算著手收拾客廳時,門鈴聲突然響起,她連忙上前開門。

「妳、妳好,請問這裡……是叫做XX事務所?」一對中年夫婦站在門口,面容憔悴,神情顯得緊張且不安。

「是的。」

聽到季薰的回應,夫婦倆人的眼神一亮,訝異與驚喜出現在兩人臉上。

「請、請問這裡有一位叫做季薰的小姐嗎?」丈夫追問道。

「我就是。請問你們是……」季薰不解的望著兩人。

「請妳救救我的孩子吧,拜託妳。」老婦人撲通一聲的向季薰跪下。

「別、別這樣,請妳不要跪著。」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季薰頓時慌了手腳。「你、你們先進來再說吧。」

季薰請兩人坐在沙發上,並倒了茶水給他們。

端起水杯,婦人張口想喝,可是杯子到了嘴邊她卻又停住動作,眼淚順著臉上的皺紋蜿蜒落下。

「我、我的孩子叫作陳逸安,他現在人躺在醫院裡,已經昏睡三個星期了,我們幫他進行很多檢查,抽血、驗尿、照超音波、X光……幾乎每一種檢查我們都做過了,可是醫生還是找不出病因,醫生說,他很有可能就這樣一睡不醒,變成植物人,我、我只有逸安這個孩子,我……」

婦人難過的低聲啜泣,坐在身旁的丈夫摟住她,並拍拍她的肩頭安撫。

「這陣子,我們兩個不是跑醫院就是到各間廟宇求神問卜。」丈夫用略顯沙啞的聲音說道:「科學的醫療、宗教的消災祈福,甚至是民間療法,總之,只要能救醒逸安,我們全都嘗試過。」

「前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婦人擦去眼淚,眼中燃著微弱的希望,「我夢見一位很年輕的土地公,他告訴我事務所的名稱、地址還有妳的名字,他還說只要妳願意幫忙,我們逸安就有救了。」

「土地公?」一聽到這個詞,季薰直覺聯想到咖啡館的那位。

「也、也許妳覺得土地公托夢的這種說法很不科學。」丈夫緊張的解釋,「我們也曾經這樣懷疑過,但是當我們照著土地公的話來到這裡,妳的名字、事務所的名稱跟地址全都正確,我、我們真的覺得好像冥冥之中有神明護佑,小姐,你們是我們最後的一線希望,求求妳幫助我們。」

死正義,我都已經離開咖啡館了,他還找事情給我做?季薰不滿的發牢騷埋怨。

「求求妳幫幫忙吧,不管要花多少錢,就算用盡我們所有的積蓄都可以,求求妳救救逸安。」

見兩人哭哭啼啼、老淚縱橫的模樣,季薰也狠不下心拒絕。

「兩位,我很樂意幫你們這個忙。」

「謝謝、謝謝妳!」

「等、等等,請讓我把話說完。」季薰制止的說道:「但是我不能保證我一定能救醒他,我只能說,我盡力而為,好嗎?」

「好、好,只要妳願意幫我們。」

「請問你們孩子睡著之前,有出現什麼異狀嗎?」季薰詢問道。

「沒有。」夫婦倆一致的搖頭。

「逸安他就跟平常一樣,吃過晚餐之後就回房間做功課,然後隔天、隔天他就完全叫不醒了……」

「他平常都跟什麼人接觸?比較要好的朋友是哪幾位?」

「他沒什麼朋友。」夫婦倆再度搖頭,「一放學之後就直接回家,假日也不出門。」

「都沒有朋友?班上都沒有比較親近的同學嗎?」

「逸安這孩子個性比較安靜,不愛跟人玩在一起,平日的消遣就是玩電腦遊戲。」

「如果是玩電腦遊戲,那應該有線上朋友吧?請問他玩的是哪種遊戲?」季薰試圖從這方面下手。

「他玩的遊戲……很奇怪,我們也看不懂。」

「你們可以帶我去醫院看逸安,還有他的房間嗎?」從夫婦倆人口中問不出線索,季薰索性提出進一步的要求。

「好。」

 

夫婦倆人載著季薰到他們家,逸安的房間就跟一般男生的房間差不多,牆壁上貼著海報,書架上擺著成堆的參考書。

沒有異常妖氣。巡視一圈後,季薰打開了逸安的電腦,但卻沒見到任何線上遊戲的入口圖。

奇怪,怎麼會沒有?難道他不是玩線上遊戲?季薰轉而點開網頁瀏覽器,依循上面的網址紀錄,逐一開啟網頁內容觀看。

上面的網址除了一些資料網站之外,也有色情網站、討論平台,另外還有免費的網頁式線上遊戲。

當季薰開啟到某一個遊戲網頁時,冰寒刺骨的惡氣伴隨悽慘的尖叫聲突然襲來,在沒有絲毫預防的情況下,季薰直接遭到衝擊,難受的頭暈目眩、冷汗直冒。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嗎?」見她臉色不對,夫婦倆關心的詢問。

「沒、沒事。」幾秒鐘過後,聲音跟惡氣全部消失了。

定了定心神,季薰仔細觀看網頁內容,那是一個遊戲網站,畫面上有著十數種遊戲供人選擇。

與其他遊戲網頁不同的是,這個遊戲網似乎主打血腥、暴力與黑色恐怖,不管是圖片還是文字,全都是以驚悚風格為主。

隨手拿了紙筆,季薰將網頁的網址抄下,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遊戲網大有問題。

「好了,我們走吧。」關上電腦,季薰準備移動到下一個目的地。

「好的。」

載著她,夫婦倆來到市內有名的醫院。

怎麼又是這裡啊,台北沒有別的醫院了嗎?瞪著醫院門口,季薰想起之前在這邊被天使弄昏綁架的不好回憶。

「請跟我們來。」

夫婦倆人領著她,穿過大廳、長廊與建築物,走上樓梯,花了將近二十分鐘他們才走到病房門口。

推門而入,病房裡擺著三張病床,最外側與中間的病床睡著老人,靠窗戶的病床便是夫婦倆人的孩子──逸安所睡的位置。

躺在病床上的他,面色憔悴、身形瘦弱,因為幾天未進食且滴水不沾,他的嘴唇出現乾裂情況,枯瘦的手背上插著針,針管連著掛在床邊的點滴。

「逸安、逸安,我跟爸爸來了。」婦人以棉花棒沾水,潤濕他的雙唇。

「季小姐,請問我們逸安他的情況……他能夠醒來嗎?」丈夫憂心的詢問。

「他的靈魂跑掉了。」季薰皺眉說道。

儘管逸安一息尚存,但季薰發現他的靈光與生氣十分微弱。

「魂魄跑掉?」夫婦倆人困惑的皺眉。

「廟裡的神明也是說他魂魄少了,請問這是什麼樣的狀況?」

「人有三魂七魄你們知道吧?」季薰為兩人解說道:「要是魂魄跑掉了,輕者生病,重者發瘋或者一病不起,再不然就是像他這樣,失去意識。」

「那、那我們該怎麼做?要怎麼做才能找回他的魂魄?」夫婦倆慌張的詢問。

「請你們不要慌張。」季薰安撫著兩人,「我會盡力從各個線索去找,要是有任何發現,我會立刻跟你們連絡。」

「那就麻煩妳了,請妳幫幫忙。」婦人不斷向季薰鞠躬。

「酬勞方面,我們需要先付訂金嗎?」丈夫追問道:「我現在身上有幾千塊,可以先給妳,要是不夠……」

「不用了。」季薰推辭著,「這件事情我沒有把握能成功,等他醒來再說吧。」

「好、好,謝謝,謝謝妳。」

在夫婦倆人的道謝聲中,季薰步出病房,返回事務所。

 

甫一開門進屋,季薰便看到魈坐在沙發上,桌面擺著零食與飲料。

「你──」才想發問,魈卻搶先她質問。

「妳跑去哪裡了?我不是要妳看家嗎?」

「剛才有客人來,我去他們家看情況。」季薰乖乖的回道。

「原來是這樣啊,辛苦妳啦!」魈拍拍身旁的座位,「來,電影才剛開始,快來看。

「你……不是去接案子了嗎?」季薰愕然的發問:「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因為沒有案子可以接,所以我就回來囉。」魈回的乾脆。「反正妳有接到工作就好,沒關係。」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季薰沉下臉來。

「不要那麼愛計較,我們是伙伴啊,妳接到工作或者是我接到工作,這不都是一樣嗎?」

「才不……」

「啊──」突如其來的尖叫聲讓季薰嚇了一大跳,對話也因此打斷。

往聲音來源望去,發現那是影片中女主角的尖叫聲。

「你租什麼片子?」

「斷魂梯、七夜怪談、見鬼、鬼魅、活人生吃、大法師……」魈以眼神示意桌上放置影片的提袋,「都是店員推薦給我的片子。」

「……你租這麼多恐怖片回來作什麼?」季薰坐在另一頭的沙發上,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喝。

「投其所好。」魈抓起零食大口吃著,「既然他們都喜歡恐怖片,我當然也要稍微研究一下才行。」

「投其所好?」季薰掃了他一眼,「意思是你根本不喜歡看恐怖片?」

「那時候我只是在製造聊天話題。」魈佯裝無辜的聳肩。「跟談話對象有相近的嗜好或興趣,這可以讓雙方的談話迅速熱絡,也可以炒熱現場氣氛。」

「把妹就說把妹,藉口一堆做什麼。」季薰不屑的冷哼一聲。

「怕妳亂吃醋,所以我只好找藉口囉。」魈嘻皮笑臉的回應。

「……大叔,你真是想太多了。」

一邊閒聊,兩人一邊看著影片,隨著影片的播放,電影裡所營造出的詭譎氣氛,讓他們兩個逐漸沉默了,座位也不自覺越坐越靠近對方。

「鬼、鬼出來了嗎?」魈低聲詢問著,手上不知何時抓著一件外套,用來遮蔽視線。

「問我做什麼,你不會自己看嗎?」季薰抱著抱枕,視線刻意迴避電視螢幕,不太自然的到處亂飄。

「因、因為我要去廁所,又怕錯過精彩片段啊!」魈辯解的說道。

「那你可以快去快回,不然就按暫停啊。」

「那麼做氣氛就不會連貫了,看這種東西最重要的就是氣氛……妳手上抓著抱枕做什麼?該不會是害怕了吧?」

「你才是,你幹嘛抓著外套?今天又不冷。」季薰反駁道:「該不會你不敢看,所以想用外套來遮住畫面吧。」

「笑話,我哪有可能……」

「啊──」

話說到一半,螢幕裡突然傳出女主角的淒厲尖叫,突如其來的叫聲讓兩個人嚇得同時跳起。

「你、你幹嘛突然站起來?該不會是被嚇到了吧!」季薰強自鎮定的說道。

「我要去廁所,當然要起來啊。」魈狡辯著,「妳呢,妳幹嘛突然站起來?被嚇到了嗎?」

「才不是!」季薰逞強的否認,「我是突然想要吃水果,要去廚房拿。」

「少來,妳一定是害怕了。」魈揶揄的笑著,「不用逞強啊,要是害怕,我的胸口可以借妳躲。」

「你才是!你其實是想用尿遁逃跑吧。」季薰瞇著眼,一副看穿魈詭計的表情說道:「幹嘛逞強呢?會怕就說嘛!我又不會笑你。」

「我才沒有,明明是妳……」

「是你。」

「啊啊──救命──」

就在兩人爭個不停時,電視螢幕裡又傳出女主角的尖叫,兩人再度被嚇出一身冷汗。

「真、真討厭,一直叫個不停,好吵。」季薰尷尬的批評。

「就是說啊,怎麼恐怖片都喜歡讓女生一直尖叫。」魈驚魂未定的點頭。「好像是非要她們叫啞了嗓子才高興。」

「……」窘迫的瞎扯過後,兩人不知所措的沉默了幾秒。

「呃,我去切水果,你要嗎?」季薰扯開話題。

「好。我……去廁所。」

兩人快步離開客廳,各自安定自己的心神後,才又坐回沙發上繼續忍受恐怖片的摧殘。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