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裝美人是這個領域中很有名的影片。」阿振熱心的說道:「我有買它的影片,如果妳想看我可以借妳。」

「不、不用了。」季薰急忙搖手婉拒,「我不太看恐怖片。」

「咦?原來小季害怕看恐怖片啊?」魈瞇眼笑著,笑容如同狐狸般狡詐,「我還以為小季是很有膽量的人,平常連鬼都不怕,沒想到竟然會怕恐怖片?真是有趣。」

「誰說我害怕啊。」季薰嘴硬的否認,「我只是不愛看那種沒事就爆一堆黏液,不然就是用尖叫聲嚇人的片子。」

「沒錯、沒錯!那種影片根本就不算是恐怖片!」阿振認同的點頭。「比較起來,我喜歡那種營造氣氛,讓觀眾感覺身歷其境的電影。」

「現在的恐怖片都沒什麼好看。」興仔不以為然的撇嘴,「我現在都看動作片、戰爭片,在電影院裡面看爆破場面最震撼!鮮血直噴、砲彈亂飛、屍骸遍野,主角帥氣的大屠殺……嘖嘖!真是超帥、超讚!」

「那種東西有什麼好看的。」小芳不感興趣的扁嘴,「真是搞不懂你們男生怎麼都喜歡暴力跟血腥的片子。」

「哎呦,妳們不懂啦!那個叫做暴力美學!」興仔抬高下巴說道。

「要我去看那種電影,我還不如去玩遊戲。」馨慧不以為然的噘嘴。

「對啊,有些電玩真的很有趣!」小芳笑嘻嘻的推薦,「像是沉默之丘、零˙紅蝶、鬼屋魔影,還有……」

「那些我都已經玩膩了。」不等小芳說完,馨慧隨即插嘴道:「上星期阿振推薦一個恐怖遊戲網頁給我,玩不到半小時我就玩不下去了,沒劇情就算了,場景跟音樂特效也很糟糕。」

「畢竟是免費的網頁遊戲,自然不能要求那麼多。」阿振尷尬的回道。

「說到遊戲網頁……我聽說最近有一個恐怖遊戲網頁很有名,你們有聽說過嗎?」興仔突然插嘴問道。

「什麼名字?」

「網頁是個英文名,D開頭,意思好像是黑暗之類……」興仔拼不出英文全名。

「我上次好像在BBS的討論版有聽過……」

「好了,暫停,遊戲討論先到此告一段落。」魈制止了他們的討論,「我已經大致知道你們的需求了,原則上,我們一星期上一次課,上課時間我會在前兩天通知你們。要是我有多餘時間,大家還可以一起去看場電影,你們覺得如何?」

「好啊!當然好!」

「對了、對了!」馨慧像是想起什麼般拍手說道:「我還想學算命!」

「算命?魈大哥會算命嗎?」其他人不解的皺眉。

「當然會!」馨慧信誓旦旦的說道:「上次他幫我看手相,說的每件事情都好準!比那些算命老師還要厲害呢!他說我最近運勢有點糟,會有小人出現,前兩天我就真的跟人吵了一架,還有啊,他說我只要最近用功一點,就會得到不錯的收穫,我前天交出去的報告得了A喔!我還是第一次在那個老師的手上拿到A呢!」馨慧得意洋洋的說道。

用功一點就會有好成績,乖一點就會獲得稱讚,這些事情本來就是常理吧!這種東西哪裡叫做算命啊?季薰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魈大哥,你可不可以也幫我算算看?」小芳央求道。

「我也要,我也想算。」興仔附和著。

「好是好,不過我要事先聲明,看手相只是我的一個小消遣,比不上那些專業的算命師,說出來的事情你們不用太過當真。」魈謙虛的提醒道。

得到魈的同意,學生們將魈團團包圍住,滿心期待的等著他幫忙算命。

在旁邊聽了一會,發現魈所說的話不外乎,「最近運勢不錯,不過可能會有點小狀況,要稍微忍一下」、「事業跟感情運都不錯,只是有幾個關卡要克服,當你面臨選擇時,只要謹慎考慮就會成功」這一類的敷衍詞句,季薰再度搖頭。

「如果是這種算命法,那我也會啊。」她低聲嘀咕著。

「咦?小薰也會幫人算命?」婉清訝異的詢問。

「妳還當真啊?」季薰頭疼的揉揉額角,並將婉清拉到一旁,「那個根本就是江湖術士常用的騙人招數!」

「咦?騙人的?不會吧……」婉清不信的回道。

「『最近運勢不好喔,是不是覺得最近的生活過的很不順?經常遇到阻礙?』只要這樣隨便開了一個頭,去算命的人就會自動將自己的狀況說出來,然後那些騙子就依照妳說的話再繼續往下掰,妳覺得他們說的準,其實是因為妳在不知不覺中將所有事情說完了,他們只是附和妳的話而已。」

「原來是這樣。」婉清理解的點頭。

「魈也是一樣啊,江湖騙子一個。」季薰壓低音量的評論道:「他剛剛用的句子妳沒聽到嗎?幾乎每一句的開頭都是『最近』,我問妳,『最近』指的是什麼時候?三天?十天?一個月?」

「……不知道。」婉清茫然的搖頭。

「還有啊,他都是用很不確定的語氣說話,像是『運氣很好、但是有幾個小挫折』,這根本就是廢話!我們每天本來就會有運氣好跟不好的時候。」

「對耶,好像真的是這樣。」婉清恍然大悟的點頭。

「小季,妳跟婉清兩個人在那邊嘀嘀咕咕說什麼?」看相完畢,魈打斷了兩人的對話,「該不會是在說我的壞話吧?」

「被你說中了。」季薰豪不掩飾的回道:「我的確是在跟婉清說你的壞話,你想聽嗎?」

「不了。」魈拍拍自己的胸口,「我相信妳所說的話肯定都是針針見血、殺傷力極強,為了我脆弱的幼小心靈,我還是不要聽會比較好。」

你的心靈要是脆弱,那天底下就沒有人比你更堅強了。壓下想反駁的話,季薰只是輕哼一聲當作回應。

「魈大哥,除了看手相之外,你還會別的嗎?」馨慧好奇的詢問。

「你指的是算命方面嗎?」魈回應她一個淺笑,「除了手面相之外,星座、塔羅、紫微我也都略有涉略。」

他從櫃子上拿下一個資料夾,攤開一看,裡頭放著各式各樣的證照,琳瑯滿目的證書來自不同國家,除了中文之外,還有英文、日文、德文、法文跟韓文等等。

「真誇張,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證書。」幾個人瞪大眼,開始逐一翻閱。

「心理諮詢師、禮儀師證照、命相諮詢師、風水師職照……」

「還有自由搏擊教練證書、空手道、跆拳道教練資格證明,沒想到魈大哥懂這麼多東西。」

華麗的經歷讓學生們看得雙眼發亮,神情顯現十足的崇拜,而季薰卻只是眉頭緊皺,開始懷疑這些證書是不是魈偽造來騙人的文件。

「魈大哥,你可以教我塔羅牌嗎?我很想學塔羅牌。」小芳央求道。

「我也要!我也想學!」馨慧緊接著要求。

「我想學紫微。」

「你們看!這裡還有英文、法文、韓文、德文、日文的講師執照!」興仔用誇張的語調喊道:「天啊!我光是英文我就一個頭兩個大了,魈大哥竟然會這麼多國家的語言!」

假的!那一定是假的!那傢伙前天才丟一篇日文文章給我,要我幫他翻譯耶!就算打死她,季薰也絕對不相信魈會說多國語言。

「我喜歡到各地旅遊,所以各個語系我都有學一些。」魈輕鬆的笑道:「語言是知識的窗口,也是文化的傳承方式,能夠多懂一種語言,就能多了解一個文化。」

「魈大哥,你這些證照可以借我影印幾張嗎?」阿振請求的問道:「只要有這些證照影本,以後辦活動要申請經費,校方一定會馬上核准!」

「不用那麼麻煩,我這邊有多的影本。」魈從抽屜中拿出幾張遞給他。

「沒想到老闆連證照影本都準備好了啊。」季薰不以為然的冷笑,「您準備的還真『周全』。」

「那當然。」魈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一些客戶會依據證照評斷實力,為了讓新客戶安心,有時我會帶著證照出門,讓他們可以相信我的能力。」

安心個頭!跟你一起工作這麼久,我怎麼從來沒見你拿出來展示過?承認吧!那些根本就是你最近才假造出來的證件!季薰在心裡吶喊。

「除了上課之外,我們可不可以再安排幾場大冒險?」阿振期待的說道:「上次的夜遊很刺激、很好玩,參加過的同學都說很棒!他們還說要是我們社團還要辦這些活動,他們一定參加!」

「對啊!上次的夜遊比去夜店好玩多了!」興仔開心的笑著。

「當然可以。」魈欣然同意。

「那就這麼說定了!」

「你們將電話跟E-MAIL留給我吧,我沒去學校的時候,大家也可以線上討論,有急事要聯絡時,我會打電話給你們。」魈遞出紙筆。

去,說得這麼好聽,其實你只是想要女生的電話吧!季薰不滿的掃了魈一記白眼。

「小薰,妳的電話可以給我嗎?」阿振向她討著電話號碼。

「嘖嘖嘖,阿振,你竟然來這一招……」興仔揶揄的搖頭笑著。

「幹嘛,我又沒怎樣。」阿振反駁道:「我只是在想,魈大哥這麼忙,要是他手機沒開或是我們臨時找不到人,我們還可以透過小薰聯繫啊。」

「我又沒說你打算怎麼樣,不用心虛啦。」興仔將自己的手機遞上前,「小薰,理由同上,我也要妳的電話。」

「嗯。」季薰直接拿過對方的手機,在兩人的手機上面輸入電話號碼。

拿到了電話,一群人又在辦公室閒聊了一會,這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送走他們,季薰的臉這才拉了下來。

「魈先生,你今天是不是忘記帶腦袋出門?」雙手叉腰,季薰再也沉不住氣的砲轟,「你忘記事務所這陣子都沒有案子嗎?房租、水費、電費跟瓦斯費都還沒有繳,現在應該是努力找工作賺錢的時候吧?」

「我這不就接工作了嗎?社團指導老師。」魈燦爛的笑著。

「社團指導老師只有車馬費!」季薰氣呼呼的吼:「車馬費能有多少錢?大不了給你個三五百,你覺得這樣的金額能夠維持事務所的開銷嗎?」

「好好好,不要激動,嫌錢少妳就再多接幾個案子嘛!」魈敷衍的朝她揮揮手,「前陣子我辛苦了好久,現在只想要好好放鬆一下。」

「喂!到底是我是老闆還你是老闆啊?」季薰簡直快氣炸了,「為什麼是我要出去接案子賺錢?應該是你要為了這種事情煩惱吧!」

「就因為我是老闆、妳是職員,員工本來就該替老闆賣命賺錢啊。」站起身,魈拿起外套穿上。

「你說的是什麼鬼話!哪有人這樣的!你要去哪裡?」季薰追到門口,攔住了他。

「當然是聽妳的話,出去找案子、賺錢囉~~」魈拍拍她的頭,「小季乖,好好看家,我晚點就回來了。」

「乖你個大頭鬼!」季薰一把將他的手拍掉,「跟你說幾次了,不要拍我的頭!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魈敷衍的點頭,「我不在的時候妳要努力工作,不可以摸魚打混啊。」

「現在要溜出去摸魚打混的人是你吧。」季薰沒好氣的回道。

「冤枉啊,我是真的、真的要出去接案子。」魈一臉正經的強調,「不相信的話,妳等我回來就知道了,我一定會接到工作回來!」

「最好是這樣。」季薰嘀咕著。

「好啦,我要出門了,不要太想我喔。」魈朝季薰的臉頰偷捏一把,在季薰抓了火符準備炸人時,他快速關門離去。

「可惡的豬頭!要是你沒有接到案子回來,我就把你炸成爆炸頭!」季薰抓著火符大罵。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