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大哥,可以請你擔任我們的社團指導老師嗎?」

夜遊冒險活動結束後,相隔不到一星期,這群「黑暗研究社」的學生就找上門來,一開口就是如此令人驚愕的請求。

「你們要找魈當指導老師?」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正在替眾人倒茶水的季薰,差點將水給倒出桌面。

「你們……是在開玩笑吧?」她無法置信的詢問。

「不,我們是認真的,我相信魈大哥是最佳的老師人選。」社團的創辦人兼社長──阿振一臉篤定的點頭。

「最佳人選?呵呵呵,這種形容詞還真是有趣。」季薰乾笑幾聲,笑容顯得有些僵硬。

那傢伙能教你們什麼?打混摸魚的技術?還是舌燦蓮花、口沫橫飛的說話術?她在心底嘀咕著。

「抱歉,因為他們很想過來這裡看看,所以我就……帶他們來了。」婉清露出為難的苦笑。

「婉清,妳幹嘛說的好像是我們強迫妳?」副社長馨慧掃了她一眼,「我只是跟妳要這裡的地址,又沒有逼妳一定要帶我們來。」

「不是這樣啦。」婉清尷尬的搖手解釋,「我只是覺得這裡是工作的地方,我們沒有事先說一聲就過來,感覺不太好……」

「魈大哥,我們有打擾到你工作嗎?」馨慧一臉無辜的詢問:「抱歉,我沒有想那麼多……」

「沒關係,今天剛好沒事。」魈不在意的笑笑。

「那我就安心了。」馨慧開心的笑道。

「上次跟你聊過以後,我發現你知道很多東西。」阿振興奮的說道:「像是巫蠱、特殊禁忌、民間習俗還有靈異的傳說,雖然我自己也有找書研究,可是書上介紹的都不清楚,不像魈大哥說的那麼詳細,你簡直是專家!」

「何只是專家!」馨慧插嘴道:「我覺得電視上那些人都沒有魈大哥厲害!魈大哥最棒了!」

就算是稱讚,這未免也說的太誇張了吧?季薰瞠目結舌的搖頭。

她將婉清拉到一旁,用著旁人聽不到的音量低聲詢問。

「婉清,妳這些同學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突然想要找魈當老師?」

「呃……」婉清尷尬的抓抓臉頰,「夜遊結束的隔天,他們問我一些魈的事情,我就跟他們說了一些。」

「妳說了什麼?」季薰直覺整件事情的關鍵就是在於婉清的說詞。

「我沒有說太多啦,不該說的我都沒有說。」婉清急著澄清,「我只有告訴他們,一些有錢人都會聘雇魈去幫他們除妖伏魔,魈可以跟鬼神對話,魈在這個行業很厲害、懂很多事情。」

「……妳這樣子,其實已經說了很多了。」季薰臉冒黑線的回道。

難怪他們會這麼急迫的提出邀約。季薰終於理解了。

像他們這種對於「鬼神」、「靈異」好奇的孩子,魈正好是最佳的接觸入口。

「第一次見到魈大哥的時候,我就覺得魈大哥跟其他人不一樣。」馨慧眼冒愛心的讚美道:「你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而且人長的帥、懂的事情也很多,簡直是所有女生心中的夢幻情人。」

「你們太過抬舉了,我只是略懂一些皮毛而已。」魈朝眾人點頭微笑,態度溫文儒雅,嚴然像是個知書達禮的學者。

「裝什麼氣質啊?明明笑的嘴都快裂開了。」季薰暗地裡嘀咕著。

在這群人進門前五分鐘,這位「魈大哥」可是形象欠佳的斜躺在沙發上,動口不動手的指揮她做事,手上拿著的「書籍」是最新一期的八卦雜誌。

「嗯?小季,妳說什麼?」魈笑容詭異的詢問:「剛才好像聽到妳說什麼快裂開了?」

「我有說話嗎?你聽錯了吧?」季薰不承認的回道,並在魈想要繼續追問時,立刻轉移了話題。

「你們學校會同意嗎?校方會讓你們聘僱一個來歷不明的人當老師?」

「來歷不明?」魈挑眉望向她,似乎是對她的用詞感到不滿。

「站在『校方』的立場,你當然是來歷不明的人。」季薰強調著。

「不用擔心!」馨慧信心滿滿的回道:「我們學校不管社團的事情。」

「說的也是。」季薰理解的點頭笑笑,私下低聲的嘀咕:「不然校方怎麼可能讓你們成立這種奇怪的社團。」

「呃,小薰。」婉清輕輕的拉拉她的衣袖,小聲回道:「申請社團校方會審核啦。」

「所以……學校知道你們社團的『內容』?學校允許你們研究恐怖、血腥的東西?」季薰訝異的提高音量。她從不知道原來大學是這麼「開放」的一個地方。

「我們當然不是用黑暗研究社的名義去申請。」聽到對話,馨慧頑皮的吐舌笑笑。「用那種名義去申請一定立刻被打回票,學校的老師都很古板,才不會同意我們這麼做!」

「當初申請的理由,是用『社會習俗與民俗研究』這個當主題去亂掰。」阿振尷尬的抓抓頭髮。

「社會習俗跟民俗?這個跟你們的社團內容好像沒有關係吧?」季薰困惑了。

「不需要有關係啊,反正只是用來騙老師讓我們創立社團。」男社員興仔回的坦白。

「你們這麼做沒問題嗎?學校都不會抽查或過問?」季薰狐疑的反問。

「這些我們早就想好了。」馨慧信心滿滿的回道:「如果學校查,我們就說那些恐怖影片、電玩都是為了要研究社會的暴力行為,還有啊,有些影片中不是會牽扯到信仰跟巫術嗎?這個我們就說是在研究各地方的民間信仰,反正只要能扯上一點邊,胡亂掰就可以過關啦!」

「這樣……真的可以嗎?」季薰總覺得他們的論調很奇怪。

婉清暗暗拉了拉她的衣袖,低聲道:「我聽說他們申請社團的名目是『針對傳統社會信仰進行研究、理解宗教的由來、習俗與地區人民生活型態的關係』,聽說校方真的相信他們的說法。」

「是啊,這種內容聽起來還真是十分有說服力。」季薰臉冒黑線的苦笑。

「魈大哥,請你答應我們吧!我們真的很希望能有人教我們。」馨慧與其他幾位同學可憐兮兮的請求。

「你不用每天來我們學校,只要一星期佔用你一點點時間就好。」

「拜託啦,魈大哥,我們真的很想多了解這方面的事情。」馨慧央求著。

「雖然我們的社費不多,只能給你一些車馬費,可是請你看在我們很有誠意的份上,答應我們吧。」

「很感謝你們的邀約。」魈故作遲疑的皺眉,「但是最近事務所的事情很多,我怕我沒有辦法……」

「是啊、是啊,你們社團不是專門研究恐怖跟黑暗的東西嗎?」季薰插嘴道:「魈他擅長的是其他方面,對這些東西其實不是很懂,你們找別人吧。」

儘管她是出自一片「好心」,不希望讓魈「污染」了這群學生,然而,對方似乎不領情,尤其是馨慧,她看季薰的眼神就好像當她是個礙事者一樣。

「其實我們也沒有到研究的地步啦。」阿振打哈哈的說道:「我們就只是看看恐怖片,找一些跟巫術啊、魔法、詛咒有關的資料,有時候也玩玩電玩,其實沒有很正式啦。」

「雖然我們的社團時間都在玩,可是我們真的很想學一些有用的東西。」馨慧鍥而不捨的央求道:「魈大哥,拜託拜託,你就答應我們吧。」

「魈大哥,你不是說你也很喜歡看恐怖片嗎?」女社員小芳開口附和道:「一個人去看電影應該很無聊吧,要是你成為我們的社團指導老師,我們就可以一起去看電影了!」

魈喜歡看恐怖片?季薰狐疑的皺眉。這傢伙的興趣什麼時候改了?他平時不都是只喜歡睡覺、看電視、看正妹而已嗎?

「魈大哥,你不要再猶豫了啦,求求你答應我們吧~~」馨慧親暱的勾著他的手臂,整個人像是要貼到他身上去一般。

「就是說啊,魈大哥,拜託啦,你就答應我們嘛!」小芳也加入說服陣容。

眾人左一句「魈大哥」、右一句「拜託你、求求你」,再加上馨慧軟聲細語的撒嬌攻勢下,魈終於點頭答應了。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試試看吧。」雙手交疊於膝蓋上,魈笑容可掬的回道。

樂意個頭!早上是誰在那邊喊,「以後不幫學生辦活動了,根本都沒賺到錢」?不過是被女生撒嬌一下,幾小時前才剛說的事情就全部變卦,還一臉色咪咪的樣子,笑到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季薰真是恨不得賞魈幾巴掌,將他打醒。

「太好了,魈大哥答應了,任務完成!」學生們開心的拍手。

「魈大哥,那我們這星期就要開始上課嗎?」小芳期盼的詢問:「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越早越好。」

「星期五可以嗎?我需要幾天時間準備教材。」魈一本正經的回應道:「你們想學哪些東西?或是想了解哪些妖魔鬼怪?」

「我想知道吸血鬼的事情!」馨慧說出了女生的浪漫幻想,「小說跟電影裡面,吸血鬼都長的很帥很美,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這樣,還有他們真的能長生不死嗎?吸血鬼到底怕不怕陽光?」

「我想要知道殭屍跟妖怪的事情!」阿振雙眼發光的說道:「上次你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兩種,而且他們就在我們身邊,我想知道怎麼判斷他們、他們是怎麼生活。」

一聽到阿振這麼說,婉清瞬間嚇白了臉。「怎、怎麼會對妖怪有興趣呢?妖怪這種東西根本就是虛構的嘛……」

「怎麼會是虛構,我之前曾經見過耶!」阿振一臉正經的回道:「雖然只是晃了一下,沒有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可是我真的確定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麼?」興仔好奇的追問。

「我只有看到背影啦,那個妖怪應該是一個女生,她的背上長有很多隻腳,像是蜘蛛的腳。」

「會是蜘蛛妖怪嗎?」馨慧質疑的問道。

「很有可能喔。」阿振點頭說道。

「可以不要討論妖怪嗎?」婉清可憐兮兮的央求,「我們、我們研究別的嘛!像是喪屍、巫蠱、黑魔法、怪物或者人彘都可以……」

「什麼是『人彘』?」初聽到這樣的字眼,季薰好奇的發問。

「人彘就是被砍掉四肢、挖雙、割舌,連雙耳也都被弄聾的人。」興仔解釋的回道。

「太殘忍了吧!這該不會是什麼滿清十大酷刑之類的東西吧?」初次聽到這麼恐怖的手段,季薰無法置信的搖頭。

「這是真的事情。」發現季薰不知道人彘的典故,阿振熱烈的為她進行解說。

「史記上有記載,漢高祖劉邦的妻子呂后,因為劉邦寵愛戚姬,所以十分討厭虞姬,在漢高祖死了以後,呂后就對戚夫人展開報復,她派人將戚夫人抓起來,用藥將她毒啞,又叫人薰聾她的雙耳、砍去四肢、挖去雙眼、割去舌頭,還丟進茅坑裡,叫她是人彘。」

「人彘?那是什麼?」

「『彘』這個字在古文裡面是豬的意思。」婉清解釋的回道:「也就是說,呂后譏笑戚夫人是人類裡頭的豬。」

「真惡毒……」季薰吒舌道。

「像這樣的事件並不是只有中國古代有。」阿振接口說道:「日本有一個『躅女』的故事也很有名,躅女的意思就跟人彘一樣,同樣都是指被砍去四肢、毀壞器官的人。」

「日本的那個故事是說,有一對夫妻去蜜月旅行,後來妻子突然失蹤,丈夫找她找很久,隔了幾年才在一間怪異的小屋看到她,那時候他的妻子已經被人砍去手腳跟毀容了。」小芳簡短敘述著故事情節。

「……感覺好像電影情節,這個故事應該是恐怖小說吧?」季薰完全無法想像真實生活中會有這種情況。

「不知道。」興仔聳肩回道:「有人說日本的事件是真的,也有人說是假的。」

「不過真的有電影出現躅女喔!」馨慧興奮的說道:「『盒裝美人(Boxing Helena)』這部電影就是這樣,一個醫生為了得到他喜歡的女生,就將女生的雙手雙腳砍斷!雖然手段很殘忍,可是換個角度想想,那個醫生真的很愛那個女主角,就算女生變成殘廢,他也還是不離不棄,只愛她一個人。」

……問題是,那個女生之所以變成殘廢,也是那位醫生造成的啊。聽到馨慧這種顛倒黑白的發言,季薰真是無法理解她的想法。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