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沉沉的醒來,季薰才想要挪動發麻的身體,卻意外察覺自己被綁在椅子上,完全動彈不得。

這裡是哪裡?她往四周望去,發現自己被關在一間小小的房間。

房間裡頭什麼擺設都沒有,只有一個小氣窗跟一盞日光燈,透過窗戶往外望去,外頭夜幕低垂,只見幾顆星星稀疏的閃爍。

已經晚上了啊,我到底昏迷了多久?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季薰回想著時間,她依稀記得她抵達醫院時天色還很亮,時間應該是下午四點左右。

但,除了時間之外,什麼時候被抓住、用什麼方式抓,她全然不記得了。

先想辦法逃出去吧!將問題擱在一旁,季薰試圖凝聚靈刀斬斷繩索,但是不管她怎麼嚐試,刀子始終沒有出現。

她狐疑的低頭打量,這才發現綑在身上的繩子繪有咒語,每當她發動力量時,施加在繩子上的法術也跟著啟動,將她的靈氣抵銷。

沒有辦法叫出長刀,季薰只好使用最原始的方式──以蠻力掙扎。

她用力的扭動、拉扯著被反綁在椅背的雙手,然而,儘管她忙的滿身大汗、雙手手腕都因為不斷摩擦、扭扯粗麻繩而紅腫、破皮,繩子依舊沒有鬆脫,她還是沒有從這樣的窘境脫身。

她使用傳呼陸續向幾名朋友求救,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束縛的繩索具有阻斷一切靈力的作用,沒有一個人回覆她的訊息。

「咯咯咯,看樣子我們的客人已經醒了。」

房間門被打開,T先生跟一名身材比他高大壯碩的手下現身,儘管是在室內,T先生跟他手下的穿著還是相同,頭戴遮去半張臉的帽子,身穿寬大長外套。

「你把我抓來這裡做什麼?」季薰厲聲質問。

「等一下妳就會知道。」T先生簡短的答。「C6,去把她帶出來。」

兩尺高的巨人應聲走向季薰,將她連人帶椅的抓起,跟著T先生的腳步往外走去。

才走出小房間,季薰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這種甜膩且帶著腥臭的味道,令她胃裡一陣翻滾。

「這是……什麼味道?」她努力忍著反胃感,降低呼吸的深度跟速度。

「很棒的氣味對吧。」T先生開心的笑著。

這種臭味哪裡棒啊?你的嗅覺有問題嗎?季薰無奈的翻白眼。

小房間的外頭是一棟大型廠房,照明設備並不十分明亮,黃橙色的色調宛如夕陽的光輝,身著實驗袍的人員站在機器設備前忙碌,儘管廠房看起來很簡陋,但擺放在這裡的機器設備卻十分先進。

十數條管線連接在各部電腦、儀器上,距離這些器材十數步遠的地方,立著四個大型玻璃瓶,每一個瓶子裡裝著一個人,或者該說「曾經是人類」的人,現在的他們已經被徹底改造,皮膚因肌肉增生而裂開、壞掉的皮層成紫黑色狀翻捲,骨骼刺破身體突出,妖臉、人面瘤附在身體各處……

他們被浸在血液中,靠著那些鮮血唯生,玻璃瓶的瓶口處接有導管,用來輸送與替換血液,被抽出的血液放入一旁的大型水泥槽,水泥槽裡除了輸送血液的聲音之外,似乎還有其他細微的聲響,然而,因為水泥槽是自地表往下挖掘,被捆在椅子上的季薰無法窺視裡頭的情況。

「很棒吧。」T先生語氣興奮的道:「快要到完成的階段了,要是順利成功,他們就是最完美的藝術品。」

「你……你做出這種怪物究竟想做什麼?」季薰錯愕的追問:「你的目的是什麼?」

「做什麼?」T先生發出咯咯咯的笑聲,彷彿季薰問了一個笨問題。「身為一個科學家,研究、改造與創新就是我的使命。」

「要實驗也不用拿人命開玩笑吧!」季薰激動的大罵:「用人體做實驗真的有那麼好玩嗎?」

「人體實驗?妳以為我的研究那麼膚淺嗎?」T先生陰寒的大笑,「那種實驗我早就膩了,現在我想改造的是靈魂、是意志、是未來!」

他激動的放大音量,聲音聽來就像是電視頻道出現雜訊。

「想想看,如果有一種藥物或是一種方法,能夠將人類在瞬間變成妖怪,把靈魂抽出改造成其他物體,或者將意識重組改裝,讓他成為另一種人格,讓渺小的物種擁有強大的破壞力,這不是很有趣嗎?」

「你瘋了。」季薰確信眼前這個人是一個瘋子。

「咯咯咯,從事藝術創作本來就應該帶有瘋狂,這樣才能造出曠世鉅作!」

他雙手高舉、激烈的揮動,遮蔽身體的長大衣隨著動作敞開,季薰這才發現對方竟然有四隻手臂,原先誤認的壯碩身形,其實是他縮起另外兩隻手的假象。

「你的手……」季薰意外地打量對方。

「手?」T先生停下動作,往自己的手看了看,而後笑了出來。

「這是我最得意的改造!我的實驗很忙碌,四隻手可以讓我一次進行處理很多事。」T先生自豪的道:「我還特地將手指加長,這樣就可以一次拿取很多東西,進行實驗也比以前方便多了。」

他將手掌攤開在她面前,近距離觀看,季薰這才發現他的手部經過改造,只有四根手指,手指長度是一般人的兩倍長。

「……為什麼只有四根指頭?」季薰困惑的問。

既然是自己改造的東西,應該會保留完整的手指吧?

「一定要有五根手指嗎?」T先生說出奇怪的論調,「我怎麼看都覺得另一根手指是多餘的東西,所以就將它除掉了。」

「嗶──嗶──嗶──」突然響起的警示聲打斷這場對話。

「他已經醒了嗎?」T先生興奮的走向儀器。

「現在馬上將一號容器的培養液抽出,動作快!」

命令一下,研究員手忙腳亂的忙碌著,他們將其中一罐玻璃容器的液體抽乾,裡頭的男子隨著溶液減少而下降,直到躺在玻璃容器底部。

「拿開玻璃,將他搬到培養槽!」T先生催促著。

所謂的培養槽,其實就是養殖實驗體的蓄水池,T先生將人丟入裡面後,便站在一旁觀看,有時還會下達指令,要研究員朝水槽倒入藥劑。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探長了脖子,季薰試圖看清楚狀況,但卻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如果能再靠近一點就好了。正當她如此埋怨時,T先生給了她機會。

「C6把那個女孩帶過來。」

嘴裡含糊不清的回應一聲,C6再度連人帶椅的抓起,拎著季薰走到培養槽旁邊。

直到被放在培養槽旁邊後,季薰終於看見培養槽裡的情況。

水泥槽裡頭養著一群進化中的實驗體,它們浸泡在腥紅色的血液中,血池約莫有三十公分深。

被T先生丟入裡頭的男子,一手抓著一隻實驗體,大口大口的塞入嘴裡咀嚼,狼吞虎嚥的吃相,彷彿已經餓了很久,正在享用一頓美味的佳餚。

被他啃食的實驗體當然沒有認命地成為食物,它們不斷扭曲掙扎,甚至反過來吞噬他的手與身體。

雙方就這麼展開力量的拉扯戰,最後的結果是男子勝出,他將實驗體撕成數塊,貪婪的吸吮傷處流出的汁液,用力撕咬實驗體的軀體。

宛如地獄的恐怖景象,腥味與鮮血交雜的腐敗氣息,讓季薰胃裡的酸水湧到喉間,努力嚥了幾次,才將那股作噁感壓下。

「咯咯咯,慢慢吃,這裡的食物全都是你的。」T先生用對待孩子的口吻說道。

「嘎、嘎……」男子抬起頭來,用粗啞的聲音回應。

當季薰見到男子的長相時,她驚愕的倒抽一口冷氣。

「史提夫?!」

儘管他的臉被火焰灼傷大半、失去一顆眼睛,額上的角多出了兩隻,她還是認出了他。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季薰還以為那天晚上的大火已經將他……

「為了報復、為了強大。」T先生聲音沙啞的笑著,「那天他渾身是傷的爬到我面前,說他想要變成最強的妖怪,哀求我改造他,既然他都這麼請求了,我當然就成全他的心願。」

為什麼要捨棄人的身分,讓自己變成這種怪物?季薰心中頓時百味雜陳。

「嘎、嘎嘎……」

似乎是吃飽了,史提夫拋下手上的殘塊,踩過在血池裡攀爬的實驗體,搖搖晃晃的走向T先生。

「吃飽了嗎?那麼就來進行一下飯後運動吧。」

T先生命令其他人放下梯子,讓史提夫沿著它爬出水泥槽。

「C6,放開那女孩。」T先生做出指示。

命令一下,C6抓著季薰身上的繩子,猛力一扯,堅固的繩索隨即斷成數段。

「我們來玩一場遊戲吧。」T先生指著史提夫對季薰說道:「規則很簡單,跟史提夫打一場,想辦法在他的攻擊下存活,當然,如果妳有能力打敗史提夫,將他殺了也可以……」

「你這麼大費周章把我抓來,就是要我跟他打?」季薰感到不可思議。

「當然不是,我只是在完成史提夫的心願。」T先生低沉的笑道:「他說他改造完成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殺了妳跟魈,不過現在魈還沒來,就只好讓妳先開場,充當史提夫暖身的餘興節目。」

「恐怕你要失望了,魈不可能來這裡。」季薰篤定的回道:「他說他對管閒事沒興趣,所以絕對不可能會來。」

「咯咯咯,是嗎?那我們就來等看看吧。」T先生轉身走向史提夫身旁。

「史提夫,你還認得站在你面前的那個女人嗎?」T先生指著季薰,用如同催眠般的口吻低聲說道:「還記得嗎?你說你想要殺了她、要吃掉她、撕裂她的肉,你還有印象嗎?」

「她……她是……」單音斷斷續續從史提夫喉間擠出,「要吃掉的人……吃掉。」

他一步步慢慢走向季薰,後者隨著他的步伐退避。

「我說,要殺、要殺死,吃了她……」

史提夫眉頭皺緊、努力的回想,茫然的目光逐漸轉變。

「我……想起來了,我要殺死她,還有……那個男人。」

殺氣凝聚在他眼中,現在的他已經記起片段過往,如同機器開始運轉般,史提夫的動作不再遲緩,說話也不再斷斷續續的停頓。

「是啊,就是妳、還有那個人!你們用火燒我,想燒死我是嗎?」史提夫全身籠罩著暴戾之氣。

「咯咯咯,很好,你終於想起了。」T先生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史提夫,現在她是你的了,你就盡情的享受,好好的折磨她。」

「我要扯出妳的心臟、喝妳的血,我要將妳撕碎!」

史提夫快步跑向季薰,在她防禦前甩了她一巴掌,將她整個人往後打飛。

「咳、咳咳、咳咳咳!」伏在地上,季薰難受的咳出血來。

「站起來。」史提夫跨著大步逼近,「要不然我就將妳的腦袋踩碎。」

「……」忍著痛楚,季薰用力撐起身體。

還沒起身,史提夫便一腳踢向她,將她給踢飛到牆邊。

「唔……」雙手抱著肚子,剛才那一腳讓季薰幾乎要站不起來。

「還沒、還沒。」史提夫緩緩逼近。「我們才剛開始,現在只是熱身。」

季薰使盡力氣起身,在史提夫發動下一個攻擊前,她用雷符炸向他,儘管手指頭被炸斷一根,史提夫卻像沒事人一樣的笑著。

「急急如律令,雷電召來!」

季薰再以五雷轟頂轟向他,史提夫前進的步伐止住了,他的身體成了焦黑一片。

「……」季薰緩緩後退,目光完全不敢挪開他身上半分。

動了動身體,史提夫身上有部分焦黑的皮膚剝落,露出血紅色的肌肉紋路。

「T先生,給我一點食物吧。」他喊道。

聞言,T先生命C6抓了幾隻實驗體丟向他,將物體接住後,他開始大口啃咬進食,當他將食物吃下後,身上的傷處也跟著痊癒。

「……怪物。」季薰啐罵了一聲,隨即往另一個方向逃走。

「對,逃跑吧。」史提夫滿意的大笑,「讓我享受一下獵殺的快感。」

本想要從其他門口逃出,沒想到那些地方全被上了鎖。

「出口只有這裡喔。」T先生的聲音傳來,他指著史提夫身後的大門。

「那裡是唯一的出口,想要活命就想辦法逃來這裡吧。」

說的倒簡單!要是我跑過去那邊,還不是一樣會被你們抓住!季薰沒好氣的暗罵。

要到通往外界的門,必須先穿過史提夫,而後經過T先生與他的巨無霸手下,這兩個關卡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很難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