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季薰找尋其他脫身方式時,眼前突然一道黑影晃過,她緊急往旁跳開,「磅」的一聲巨響,先前站立的水泥地面被打出一個凹洞。

「被妳躲過了,真可惜。」史提夫伸出暗紫色舌頭,舔舐拳頭上的血漬。

季薰捂著左手手臂後退,不過是跟史提夫的拳頭擦過,她的手臂就被割出一道大傷口,鮮血順著手臂流下,在地上滴出殷紅色血花。

「新鮮的血味聞起來真美味。」史提夫貪婪的深深吸氣,「從獵物身上流出的血,滋味一定更棒、更吸引人。」

不行,逃不掉了,乾脆跟他打一場!季薰放出靈刀,決定與史提夫正面對峙。

「要開始掙扎了嗎?」史提夫愉快的咧嘴大笑,笑聲如鬼嚎般淒厲。

他用力的揮拳,極為刻意地,拳頭一次又一次的打在季薰的刀上,像是要將她的刀、她的氣息一同粉碎。

季薰狼狽的防禦、閃躲、反擊,每一次的攻擊她都用盡全力,然而她的力量在史提夫面前卻是小如螻蟻,他總是笑著、狂妄且殘虐的將她擊垮,令她一次次倒地。

季薰身上的傷處逐漸增多,鮮血與汗水混雜了地上的塵土,在她的身體、衣服染上汙濁的髒色。

「沒力氣了嗎?」

史提夫起腳踩上倒地的季薰,腳力一下子重得似乎要踩斷骨頭,一下子又輕得宛如棉被,就這樣在重與輕之間反覆折磨著她。

「怎麼這麼安靜?」聽不到季薰的慘叫與求饒聲,史提夫開口催促,「我最喜歡聽到女人的痛苦哀號,叫個幾聲來給我聽聽。」

史提夫再度加重腳上的力道,季薰痛的臉色發白,握緊的拳頭已經流出血來。

「叫啊,怎麼不叫?」史提夫起腳踩了幾下。

「……」不想讓對方稱心如意,季薰咬牙切齒的忍著。

「怎麼?現在是在跟我鬧脾氣嗎?以為這樣我就拿妳沒輒?」

史提夫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將她從地上拖起,讓她跟自己正面相對。

「痛嗎?」看著季薰臉上的痛苦神色,史提夫開心的笑了,「要是妳跟我求饒,我也許可以考慮放了妳。」

「辦不到。」季薰嘴硬的拒絕。

「嘖嘖,這個表情還真棒,我好想現在就吃了妳。」他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季薰的脖子。

黏膩的舌頭讓季薰起了一陣惡寒,全身冒出雞皮疙瘩,就像是有蛞蝓在身上爬行,被他舔過的肌膚沾滿黏液,如同屍體腐敗的屍味隨著口水留在季薰身上,讓季薰近乎無法呼吸。

「臭死了。」季薰忍不住罵道:「你到底有多久沒刷牙?」

「小季,跟男生親熱的時候,問這個問題很煞風景啊。」魈的笑聲從旁傳來,在眾人都沒有察覺時,他現身在季薰附近。

「唔,的確挺臭的。」魈捏著鼻子,不斷搖頭,「這位先生,就算你懶得刷牙,好歹也該用漱口水清潔一下。」

魈的到來讓史提夫將季薰放下,以手按住她的肩膀,令她無法動彈,視線則是緊盯著魈不放。

「咯咯咯,你果然來了,魈。」T先生從椅子上站起,「我等你好久了。」

「果然是你啊,特倫斯。」魈說出了T先生的真名,「你什麼時候開始趕流行,學人家用起代號來了?」

「咯咯咯,好懷念的稱呼。」特倫斯開心的笑著,「不是我要用代號,只是太久沒走出實驗室,忘了原本的名字,只記得是T開頭,所以就要他們這麼叫了。」

特倫斯拿下帽子,露出完整的臉部,跟常人不同,他的眼睛就像金魚眼一樣,誇張的往外暴凸,給人一種「閉眼睛時,眼皮也無法完全閉合」的感覺,前額半禿,髮長過肩,髮色摻雜著黑、灰、白三色。

「你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特倫斯懷念的說道:「我們有多久沒見了?十年?二十年?」

「忘了。」魈乾脆的聳肩,「我向來沒什麼時間概念。」

「也是,時間對你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特倫斯附和的點頭。

「聽說你在歐洲又蓋了新的實驗所,好好的實驗所不待,跑來這座小島做什麼?該不會是特地跑來抓我的吧?」魈打趣的說道。

「咯咯咯,上次讓你逃掉真的很可惜,要不是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真想立刻將你抓回我的實驗所。」特倫斯咧嘴笑著。

「既然目的不是我,那我可以將人帶走了嗎?」魈指了指季薰,「這傢伙欠了我兩百三十萬,錢還沒還清之前,說什麼也不能讓她跑掉。」

「胡說!我只欠你一百八十萬,什麼時候又多了五十萬?」季薰抗議著。

「廚房維修跟改裝費。」魈說出款項的由來,「我剛才從屋主那邊拿到明細單了,要是不相信,晚一點我拿單子給妳看。」

「你……」

「我要殺了你!」史提夫打斷季薰的話,齜牙咧嘴的吼著,「先把她吃了,再來殺了你!」

「特倫斯,管一下你的狗,這種瘋狗應該關在籠子裡,怎麼可以放他出來呢?」魈語氣淡然的說道。

「咯咯咯,你害怕了嗎?」特倫斯開心的笑著。

「是啊,我不過是來帶我的僕人回家,要是不小心被他咬到,我還要去醫院打破傷風跟消炎針,划不來啊。」魈悠哉的輕笑,「喂,我可以把人帶走了嗎?」

「當然。」特倫斯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只要史提夫願意放人,你隨時可以將人帶走。」

「謝啦,那我就將人帶走了。」魈的身後突然走出另一個季薰。

意外見到這狀況,史提夫錯愕的愣住,視線在兩名季薰身上來回探視,似乎搞不清楚哪一位才是真的。

「咯咯咯,你又來了,老是愛耍這種小把戲。」特倫斯失笑的搖頭,「史提夫,他在騙你,不要上當,你手上的才是真人。」

「是啊,我最擅長的就是偷竊跟欺騙。」魈朝史提夫挑眉說道:「你之前不是才被我騙過兩次嗎?怎麼?忘記了?」

「……」史提夫猶豫的沉默了。

他回想起之前在製毒場裡的狀況,那時候魈就是用這種手法,兩次從他手上脫身,還用火焰將他燒的半死。

「史提夫,不要相信他!」發現史提夫有所動搖,特倫斯大聲喊道:「那傢伙是一個卑劣的騙徒!」

「啊!怎、怎麼會……」

「儀器呢?為什麼突然消失?」

旁邊突然傳來研究員的喊叫聲,打斷了這場對峙的局面。

「吵死了!」特倫斯煩躁的大罵:「你們吵什麼吵?」

「報、報告,實驗儀器跟電腦全部不見了。」研究員慌張的喊。

「什麼?怎麼會……魈,是你?是你動的手腳!」特倫斯隨即會意過來。

「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他神色悠哉的笑了,「我最擅長的就是欺騙跟偷竊。」

「你把我的東西怎麼了?我的資料呢!」失去寶貴的研究資料,特倫斯這下真的動怒了。

「這個是商業機密。」魈豎起食指,做了個禁口的模樣。

「你──」

「碰!磅、磅、磅──」

爆炸巨響傳出,其他幾個尚未完成的玻璃容器炸裂,容器裡的鮮血自缺口處流出,地面頓時成了大血池,妖物隨著水流沖出,癱倒在地上,動作僵硬、困難的扭動著。

「這、這……魈!」眼睜睜看著接近完成的實驗被毀,特倫斯激動的大吼:「我饒不了你,我要殺了你!」

「改天吧,現在這麼晚了,我想回去睡覺。」拉著身旁的季薰,他轉身往門口走去。

「我要吃了你們!」史提夫咆嘯了一聲,丟下手中的季薰衝向他們。

尖銳的利爪直接貫穿兩人的脖子,史提夫將兩人高高舉起。

「第三次。」嘴角流血的魈,詭異的笑著。

在史提夫還沒反應過來時,抓住的兩人突然反過來攀上他的身體,並在僅僅抓牢他之後起火燃燒,史提夫在熊熊火焰中淒裂的慘叫。

為了撲滅身上的火勢,他滾倒在血泊中,但這舉動卻讓整個火勢順著血液蔓延,擴展到整座廠房。

「糟糕,我好像忘記說了。」站在沒有血水的乾淨地面,魈的懷中抱著季薰,「我剛剛在這些血水裡加了汽油,你們最好離這些血水遠一點。」

「魈,你這個渾蛋!」被火焰隔著,特倫斯氣的雙眼泛紅。

「多謝誇獎~~」魈笑嘻嘻的回道:「特倫斯,我就好心的再告訴你一件事,要注意聽喔!」

「……」

「我在附近裝了幾顆定時炸彈,時間好像快要到了,想活命就快點跑吧!」

丟下這句話,魈隨即抱著季薰衝出大門,迅速遠離現場。

當他發動汽車、踩下油門時,身後的廠房隨即傳出一陣又一陣的爆炸聲。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