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事務所後,魈來到佐˙司魂院的實驗室,聆聽他們近日的分析與研究成果,希望能從中找到其他線索。

「……我們從鬼差取回的植物進行抽離分析,發現這些植物上頭帶有各式各樣的病毒,有些根本不是這裡的原生種。巴拿馬、歐洲、非洲、西班牙、泰國……這些病毒來自不同的區域。」

實驗室副室長-莉雅站在崁在牆上的大型螢幕前,指著螢幕上的資料進行簡報。

「另外,我們還從其中幾種植物上找到兩種罕見病毒,其中一種的組成分子跟異種相似,我們假設它是改良過後的異種,或者是另一種的異種原生型態,而另一種罕見病毒是這個……」

莉雅往桌面上的觸碰式按鈕輕點幾下,螢幕上出現一個病毒在顯微鏡下被放大的畫面。

「『索拉難(Solanum)』。」

「連這種東西也有?」魈突兀的笑了。

「雖然不清楚這些病毒的散播者是誰,不過單就他們所收集的病毒種類與多樣性來說,很值得佩服。」實驗室負責人-乙汰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是『他們』,是『他』。」魈輕笑著糾正,「那個人本來就是一個變態,只要是有興趣的東西,就算需要摧毀大半個世界,他也會不擇手段去作。」

「你認識對方?」玹澄楓質疑的詢問。

「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L組織裡頭,那個瘋狂實驗家-特倫斯。」魈雙手交叉置於胸前,口氣極為篤定,「我可以跟你們保證,這個世界任何一個資料庫、任何一間博物館,都沒有他實驗室裡的『收藏』豐富,就連你們這裡──號稱具有百年歷史的實驗室,你們的資料也不到他收藏的百分之一。」

「如果真是這樣,我還真想見識見識那個地方。」乙汰的灰色瞳孔中掠過一抹光彩。

「可以啊。」魈半開玩笑的回道:「如果他看上你,將你當成下一個實驗品,你肯定進的去,或者你可以考慮辭職,跑去跟特倫斯毛遂自薦,成為他實驗室裡的眾多助手之一。」

「我會考慮第三個提案──除掉他,將他的實驗室佔為已有。」乙汰淡漠的冷笑。

「也對。」魈認同的點頭,「我忘了你跟特倫斯一樣,都是喜歡窩在實驗室、瘋狂進行研究的怪人,而且當你進入熱血研究的狀態時,有時候也挺不擇手段的。」

「要說恭維話,請等日後有時間再說。」乙汰冷聲回道:「現在所有的資訊都已經告訴你了,如果沒有其他需要我們協助的地方,請你離開。」

「嘖嘖,真現實,聽到不喜歡的話就叫人滾。」魈搖頭歎息,語氣略顯苦悶。

「請不要誤會,乙汰室長不是那個意思。」莉雅笑著澄清道:「這裡畢竟是實驗室,本來就不適合太多人行動,若不小心發生意外,辛辛苦苦進行的實驗就會毀於一旦。」

「這種說法就好聽多了。」魈高興的笑開,「不妨礙你們工作,我先走了。」

魈轉身走出實驗室,玹澄楓尾隨其後。

「接下來的事情就拜託你了。」走在庭院的碎石步道上,玹澄楓請託的說道。

「將東西硬塞給我,然後再來好聲好氣的請求,這種軟硬兼施的手法,還真符合你的作風。」魈半損人、半開玩笑的回道:「我可是事先聲明,要是最後還是查不出東西來,那我也沒輒,請你去拜託其他高手。」

玹澄楓嘴角輕揚,回以淺笑。「若連你都束手無策,我想不到還有誰能勝任。」

「哈!難道世上的人都被滅絕了,只剩下我跟你嗎?」魈譏笑的反駁:「玹澄楓大人,你這番話不對我胃口,去跟其他人說吧。」

當兩人走至前庭時,正巧與抱著小彌入屋的季薰迎面遇上。

「你們怎麼買個東西買這麼久,又跑去哪邊鬼混了?」魈嘻皮笑臉的朝他們走去。

「……小彌的房間在哪裡?」沉著臉,季薰難得對魈的消遣沒有回應。

「我抱她去吧。」將買來的餅乾交給其他鬼差,景泱從季薰手中抱走小彌,神色沉悶的走向屋內。

「幹嘛兩個人都一臉死氣沉沉的樣子?溜達了一整個下午,玩的太累了?」魈打量著季薰,試圖從她的表情中找出一些端倪。

「怎麼了?你們在路上遇見什麼事情嗎?」同樣察覺氣氛不對,玹澄楓跟著追問。

「路上遇到了一點狀況。」帶著點躊躇,季薰將他們的遭遇說出。「我們在路上遇到那個天使,就是上次將我迷昏的那個人……」

聽完季薰的話,玹澄楓與魈不約而同的沉默了。

「為什麼小彌看到那個人之後會變成這樣?」季薰好奇的詢問:「她是不是有什麼『能力』或是一些『禁忌』?」

抱著小彌返回的路上,季薰思索許久,始終弄不明白為什麼小彌會突然發生那種情況,唯一可以解釋的是──小彌應該不是普通孩子。

畢竟她是佐˙司魂院的人,這裡不是尋常場合,每個人應該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異能。

「很抱歉,這是小彌她個人的隱私,我們不便透露。」玹澄楓婉轉的回道。

「可是要是我什麼都不知道,以後跟小彌出門,要是又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季薰著急的反問:「要是又再一次發生,我該怎麼處理?我不想看小彌那麼痛苦的樣子。」

「就算妳知道,也幫不了她什麼。」魈回的果決。

「為什麼?」季薰滿是困惑。

「小季,妳是三歲小孩嗎?」魈皺眉數落:「老是喜歡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妳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秘密?有很多問題根本沒有答案。」

「我……」

「要是妳真的很想知道,等小彌醒了妳再問她吧。」玹澄楓語氣和緩的回道:「我們畢竟是外人,這種事情還是讓當事者說比較好。」

「是啊,如果小彌想說,她自然會告訴妳。」魈同意的點頭,「但是!要是她不想說,妳不要又一直問為什麼,不要去為難一個小孩子,知道嗎?」

「我才不會為難她。」季薰不滿的回嘴。

「是嗎?我還以為耍野蠻、強迫別人是妳的強項。」魈戲謔的笑著。

「你──」

「薰?妳怎麼在這裡?」尚漓訝異的聲音傳來,他的身旁還有DA小組的眾位成員。

「阿漓?你們怎麼會跑來這邊?」季薰對他們的出現感到疑惑。

「我們接到上級的命令,說要雙方一起查案,所以就過來了。」尚漓解釋的回答道。

「那件案子我已經委託魈處理了。」玹澄楓拍拍身邊的魈,「所有資料已經轉交給他,若是你們還有其他需要的資訊,我也可以命人準備一份給你們。」

「不愧是愛搶錢的傢伙,手腳真快,一下子就拿到大案子。」伊恩開玩笑的損著。

「唉~~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魈痞痞的回應:「誰叫我的能力好、口碑佳,聽說這個案子除了我之外沒人能處理,因為我是個好人,每天要日行一善,所以只好勉為其難的幫忙囉!」

「靠!把自己誇成這樣,臉皮未免也太厚了吧。」伊恩不給面子的損道:「明明就是因為錢才接這個案子,幹嘛說的一臉委屈。」

「這個妳就真的誤會我了,我很愛錢,但我也很喜歡幫助別人。」魈開始一一列舉他的好人事蹟。

「前天我有扶一位老太太過馬路,上星期我在公園陪老人家下棋,上上星期我看到路邊有個小孩在吃冰淇淋,因為擔心他會吃壞肚子,所以我幫他將冰淇淋吃掉了,嘖嘖!我還真是一個大好人──」

「去死啦!你這種行為叫做好人?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伊恩瞪著眼說道:「別以為每個任務你都能順利成功,告訴你,現在這個案子有我們DA小組出馬,我們肯定能贏過你!」

「不好意思,我應該沒有聽錯吧?」魈掏掏耳朵,「我記得剛才有人說,這件案子是雙方『合作』進行,怎麼妳現在口口聲聲說要贏過我呢?」

「我、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一定可以取得比你更多的資料。」伊恩辯解道:「打的怪一定比你多,抓到的犯人也會比你多,還有我們搜查的線索也絕對會比你多!」

「那是當然,因為你們人多,這種情況是理所當然。」魈點頭笑著。

「你……」

「我們要在這邊討論嗎?」夏契爾插嘴將話題拉回,「這裡似乎不是一個討論正事的場所。」

「庭院這種地方只適合烤肉、賞月、泡茶談心,我們要討論的事情並沒有那麼『風雅』,還是到我的事務所去談吧。」魈對他們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 ※ ※ ※

 

「這裡就是你的地盤?雖然小了一點,不過還挺不錯的!」瀏覽著事務所的環境,伊恩點頭的稱讚。

「先來研究手邊拿到的資料吧。」夏契爾直接切入主題。「我們這陣子搜查各處出現異常的區域,薇菈收集了該區域的能量數值……」

在夏契爾說明時,薇拉打開隨身的電腦,將資料檔案叫出,讓所有人都可以觀看。

「我從收集到的靈子波動進行分析,發現靈子能量形成的軌道,都有一種共通性。」薇菈點出波型圖表讓他們觀看,「它們的波動質跟結界很像,但是又不太一樣。」

「所謂的不一樣是?」季薰好奇的追問。

「製作一個結界需要有媒介,可是這個東西不用。」薇菈進一步解說,「單就功能性來說,結界是為了封閉區域、不讓外人進出而產生,可是這個能量場除了有封閉區域的功能之外,還有傳輸的功能……」

「傳輸?」

「每次我們趕到發現異常結界的現場時,就會看到滿地的……殘骸。」尚漓一臉無奈的聳肩,「斷手、斷腳,缺身體的怪物。」

聽道尚漓這麼說,季薰想起在正義那邊拿到的資料。

「應該是實驗過後被丟棄的垃圾吧。」魈臆測的說道。

「這種丟垃圾的方法還真好用,不用跑來跑去。」葛瑞顯得有些羨慕。

「懶人。」伊恩不滿的數落道:「不想動、不想工作,成天只想睡覺,你乾脆去當植物人算了!」

「我是很想,但是整天躺在床上也太無趣了。」葛瑞無奈且無辜的回道。

「目前我們發現的就是這些,你們呢?」沒有理會兩人的抬槓,夏契爾追問著其他線索。

「跟你們差不多。」魈兩手一攤,「另外,實驗室的人發現遭受病毒感染的植物跟動物裡有『索拉難(Solanum)』。」

「……這可有趣了。」伊恩嘴角帶笑的回道。

「什麼是索拉難?」尚漓跟季薰完全在狀況外。「它的功用是什麼?」

「製造殭屍。」魈簡短的回道。

「啊?」兩人動作一致的張大口。

「尚漓,前幾天我拿給你的書你沒有看嗎?」夏契爾皺眉質問。

「你是說《打鬼戰士-世界末日求生指南》嗎?」尚漓唸出書名,「我以為那是虛構的小說,所以……我還沒看。」

「你覺得我會拿沒用的閒書給你看嗎?」夏契爾神色漠然的反問。

「呃……不會。」尚漓尷尬的絞著手指,「但、但是因為那本書的作者是一般人,而且又是今年出版的新書,我、我以為那是亂掰的東西。」

「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魈拍拍尚漓的肩膀,嘻皮笑臉的道:「看到那本書上市的時候,我跟你有同樣的感覺。」

「作者『麥克斯˙布魯克斯』雖然是普通人,但他同時也是著名的世界末日專家,擅長殭屍防制理論與實踐。」夏契爾語氣平淡的簡介:「想要對付殭屍,就要以他的書當教材,用心鑽研。」

「根據研究顯示,殭屍的形成是受到索拉難的感染。」薇菈說出書裡頭的資訊,「這種病毒在進入人體之後,會先侵占腦部、擴張侵略範圍,當人類心跳停止時,佔據大腦的索拉難就會成為指揮者,這個就是殭屍的由來。」

敲了幾下電腦,薇菈讓電腦螢幕顯示出索拉難病毒的侵略虛擬路徑。

「自然界的元素中,其實沒有索拉難的存在。」隨著電腦螢幕的影片播放,薇菈繼續說下,「也就是說,我們在飲食、生活上並不會遭受索拉難的感染,這個病毒的形成,在科學研究上至今還是一個謎。」

「所以說,那些植物跟動物是被人放了這種病毒……」尚漓試圖理出一個頭緒,「難道那個幕後兇手打算把世界變成殭屍的世界,消滅全人類?」

「笨蛋菜鳥,你在胡說什麼啊?」伊恩放聲取笑道:「如果這麼輕易就可以毀滅,那這個世界早就完蛋幾百次了。」

「說的也是,既然知道這個病毒會讓人變成殭屍,那一定有人研究出抗體對付它。」尚漓理解的笑道:「就像是生病一樣,只要去看醫生,打針吃藥就可以恢復了。」

「不,現在還找不到能消滅索拉難的抗體。」夏契爾堅定的否決。

「呃?」尚漓愣了一下,「那你們要是見到被病毒感染的人,你們都怎麼……處理?」

「殺了他。」夏契爾的語氣篤定。

「可、可是要是那個人是你的朋友或者家人呢?」尚漓驚訝的追問:「難道你也要殺了他?你殺的下手嗎?」

「現在討論的問題並不是這個。」沒有回答,夏契爾直接岔開話題。「薇菈,從現有的資訊,妳能做出行動模式或意圖分析嗎?」

「不行。」薇菈搖頭回道:「目前線索掌握的還不夠,從現有的資訊我們無法判斷對方究竟想做什麼,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跟對方接觸,不清楚他們下一步的行動,就連對方的所在位置也無從得知……」

「他們沒有所謂的動機與目的。」魈突兀的說道:「如果你們要從他們的動機去抓行為模式,我可以肯定你們就算查一百年也查不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