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珊瑪家吃完早餐後,魈載著季薰前往川羯的花店交差。

「好久不見。」仟茵笑吟吟的上前迎接,「川羯主人正在等你們。」

領著兩人來到住所,川羯跟他們初次遇見的一樣,坐在院子的走廊處喝茶。

「我來交貨了。」魈笑嘻嘻的道。

聽到對方拿了東西過來,川羯開心的起身。

魈從口袋中拿出一塊方巾,他將方巾平鋪在地面,唸動咒語後,一樣物品從方巾底下出現。

「……筆記型電腦?」川羯狐疑的看著那樣物品。

「這是他們用來記錄實驗的電腦,所有資料裡面都有,十分齊全。」魈笑著拍拍那些物品。「因為另一位客人也需要這份資料,你就複製一份給我吧。」

「跟我來吧。」

川羯領他走向二樓書房,而季薰則是跟仟茵坐在樓下客廳喝茶、閒聊。

「那個……」季薰有些侷促的笑笑,「可以跟妳請問一下,川羯先生平常的嗜好是什麼嗎?」

「呃?」仟茵短促的一愣,「主人他平日喜歡喝茶品酒、種植花草、賞月觀星、看書,有時候還會到湖邊垂釣、山上踏青。」

聽起來很健康嘛~~季薰對此頗感意外。

「那妳知道川羯委託我們的工作是什麼嗎?」她小心翼翼的詢問。

「主人的事情,我向來不多做過問。」

「這樣啊。」她理解的點頭,心裡盤算著該如何向仟茵套出更多話來。

「請問有什麼事嗎?」發覺季薰的態度吞吞吐吐,仟茵感到納悶不已。

「就是……」季薰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將實驗體跟極樂丸的事情說出。

「原來如此,我懂了。」仟茵點頭回道:「妳是擔心主人拿那些資料作不好的用途。」

「我、我並不是認為他一定會像那些人那樣啦!」季薰尷尬的解釋,「只是這些資料真的很恐怖,如果……」

「我明白妳的意思。」仟茵溫柔的笑笑,「請放心吧,川羯主人並不會用它傷害別人。」

他是妳的主人,妳當然是替他說好話啊。季薰還是放不下心。

「雖然不是很確定……不過,我想川羯主人這麼做應該是為了我。」仟茵轉著手上的杯子,神情有些悲傷。

「為了妳?」

「是啊。」她苦澀的笑著,「初次見面時,妳不是問我,沒有核,我是如何延續生命?」

「嗯。」季薰還記得這段對話。

「妳說,是因為川羯主人為我收集補品,所以我才能夠延續生命。」低著頭,仟茵輕聲訴說著,「妳說的一點也沒錯,川羯主人他從別人那邊收取器官與靈魂,用那些東西煉製成藥物讓我服用,從我有意識以來,我就是用這種方式生存。」

語氣頓了頓,仟茵眼中透著些許哀傷。

「儘管那些藥物能讓我續命,不過藥效無法持久,需要經常煉製,川羯主人應該是想要找到能具有長期效果的物品,所以才會想要獲取那份資料。」

「如果是這樣,川羯可能要失望了。」季薰說出她的觀察結果,「極樂丸的確可以增強妖氣,可是服用的人會逐漸被那些實驗體吞噬,長久下來,妳反而會被吃掉。」

「這樣啊……主人要是知道這種情形,應該會很沮喪吧。」沒有因為失去新藥而難過,仟茵反而是擔心著川羯的情緒。

「可以請問一下……妳為什麼會失去核嗎?」季薰好奇的探問。

「我不知道,我失去了以往的記憶。」仟茵無奈的搖頭,「我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川羯主人,我還記得,那時候的主人一見到我醒來,很激動的抱住我、開心的說了一堆話,可是那時候的我,連他叫什麼名字我都不知道。」

「川羯沒有告訴妳嗎?妳的過去還有其他事情,他應該知道吧?」

「沒有,不管我怎麼問,他都不肯告訴我。」仟茵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他對我說『妳只要好好活在現在就好,此時此刻活著的妳,才是最重要的』。」

「老實說,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前,我每天都過的很不安,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誰,過去的我是什麼模樣,為什麼川羯主人看著我的眼神,有時候會帶著悲傷。」仟茵深深吸了口氣,試圖讓自己說話的語調平穩。

「我很怕,但是我並不是害怕失去的過去,而是害怕著……過去的我是不是做了令川羯主人傷心的事情,對我來說,他是一個比我性命還要重要的人。不過,在他對我說了那句話之後,我終於放心了,不管過去如何,川羯主人只看著『現在的我』。」

輕飲了一口花茶,仟茵恢復原先的恬淡。

「川羯對妳真的很好。」從這番敘述聽來,季薰扭轉了對川羯的印象。

也許川羯其實是一個溫柔的人吧……

「嗯,可能是因為我──」

就在仟茵要繼續往下說時,清脆的鈴鐺響聲傳來,打斷了她的話。

「店裡有客人來了,不好意思,我先出去忙。」仟茵起身離開。

獨坐在客廳裡,清風從窗戶捲入,帶來令人舒適的涼意,在一切情緒鬆下後,季薰的眼皮逐漸沉重,往後躺在沙發上,她緩緩入睡。

睡夢中,她看到許多人的臉,史提夫朝她憤怒的咆嘯;特倫斯用那雙暴凸、佈滿血絲的雙眼瞪著她;命子、東伶、凱安、尚漓等朋友開心的朝她招手,約她一同去玩……

後來,她還見到了父母親出現,兩人目光溫柔的看著她,下一刻,她眼前出現了一張陌生的臉,容貌跟天使金恩一樣,美麗而且脫俗,但是那人的金棕色瞳孔中卻是透著哀傷,彷若有濃烈的憂愁壓在他心頭……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