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十多天,尚漓都在遊戲網頁前「練功」,其他人則是守在他身旁,在他失去心智時及時將他「叫醒」。經過長時間的歷練與折磨,尚漓對於這款遊戲也就越來越上手了,然而,資料收集的進展,卻遠比他們想像的還要緩慢。

「可惡!又被他跑掉了。」跟對方交手十數回後,薇菈難得的動怒了。「一發現被追蹤就立刻隱藏,真是有夠狡猾!」

「我可以休息一下嗎?」尚漓苦著臉,揉著額頭上的大包央求道:「伊恩剛才打我的頭,我現在整個人好暈,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嗯。」夏契爾點頭同意。

「中午了,大家吃飯吧!」手上端著幾道菜,季薰從廚房走出。

「太好了!老娘我的肚子剛好餓了!」伊恩開心的歡呼。

「原來已經中午了啊。」尚漓已經玩遊戲玩的迷失時間。

「這次的任務還真幸福,每天都有人為我們煮飯、照顧三餐。」葛瑞感激且感動的說道。

「我煮了白飯還有炒麵,看你們要吃哪一種,自己盛裝吧。」季薰將碗筷遞給眾人。

「謝謝。」夏契爾將碗筷接過,客套的道謝。

「小季,我要吃炒麵,幫我裝一盤。」魈對她喊道。

「你不會自己來裝嗎?」季薰沒好氣的回道。

「我在忙啊。」魈揚揚手上的手機。

「打電話算什麼忙啊?」儘管嘴上嘀咕,季薰還是幫他盛了一碗。

「唔唔!這些菜真好吃!」伊恩大口扒飯、大口吃菜,吃相極為豪邁。

「小薰美女,這個任務結束後,我一定會很想念妳做的料理。」

跟伊恩相反,葛瑞吃東西的步調跟速度緩慢,當伊恩快速吃完一碗準備吃第二碗時,他才吃了一半的量。

「唔唔嗯嗯◎※%#*※……」嘴裡塞滿食物,伊恩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伊恩,嘴裡有食物時,請不要開口說話。」薇菈語氣平淡的叮囑道。

「嗯嗯……」連灌幾口湯,將食物嚥下之後,伊恩這才又重複一次她要說的話。

「我是說,季薰真的很會煮!雖然看不出來她是在煮什麼,顏色花花綠綠的,不過味道真的很棒!」

「……」這些話到底是褒還是貶啊?季薰臉上掛出了黑線。

「奇怪,怎麼都沒有人接?」拿著手機,魈來到餐桌前,表情盡是疑惑。

「你打給誰?」季薰隨口問著。

「馨慧他們。」魈回答道:「我想要跟他們確定明天上課的時間,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接電話。」

「會不會是在忙?」季薰猜測的回道。

「我已經連續打三天電話了,不可能連續三天,他們每一個人都忙到沒時間接電話吧?」

「你有打給婉清嗎?」季薰追問。

她不曉得其他人的生活狀況,但若是婉清,季薰可以肯定她絕對不會忙到沒辦法接電話。

「我沒有她的電話,妳有嗎?」魈反問道。

「嗯。」季薰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她。

響沒幾聲,電話那端就傳來了她的聲音。

『小薰嗎?太好了,我正要找妳。』婉清的聲音聽來有些不安。

『怎麼了嗎?』

『我一直聯絡不到阿振他們。』婉清急躁的說道:『已經三天了,他們沒去學校上課,打電話也不接,去宿舍也找不到人,我、我真的很擔心。』

『妳是說,他們失蹤了?』

『我不知道,或許他們在社團辦公室,最後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是在那裡面,但是社辦不知道為什麼被人鎖起來,我沒辦法進去看。』

『門鎖起來妳就找人開鎖啊,要不然把它撞開也可以。』

『可、可是……破壞公物是違規的行為。』婉清尷尬的解釋。

『……要是全人類都跟妳一樣守法,那就天下太平了。』季薰無奈的揉揉額角。

『小薰,現在該怎麼辦。』婉清向她求救著,『我最後一天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的表情很奇怪,我總覺得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去你們社辦吧!我跟妳過去看看。』季薰直接做出決定。

『好。』

結束通話,季薰抓起外套準備出門。

「等等,一起去。」魈制止的說道。

「我現在是要去婉清他們學校耶。」季薰困惑的說道。

「我知道。我剛才看了一下他們之前傳給我的遊戲網頁。」魈指了指電腦螢幕,上面出現眾人極為熟悉的單字──Darkness

「糟糕了……」季薰已經可以預見那後果。

 

當一行人火速趕到學校時,婉清已經站在校門口等待。

「咦?這些人是?」見到季薰帶著大隊人馬出現,婉清不解的一愣。

「先別問這麼多,社辦在哪裡?」季薰急切的問道。

「往這邊走。」

發現情況似乎不對勁,婉清隨即領著眾人快步跑向社團辦公室。

「就是這裡。」婉清試著轉動門把,「不行,還是鎖著的。」

「讓開。」魈將她拉退,並起腳踹向大門。

木造的門扉一下子就被魈給踹開了,辦公室內部的光線陰暗,所有窗簾都被拉上,馨慧等人各自坐在一部電腦前,目不轉睛的玩著遊戲。

「把他們拉開,不要讓他們再玩下去。」魈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硬生生將他拉退。

尾隨在他之後,季薰等人也連忙上前拉人。

「放手!妳這個傢伙少礙事!」

「做什麼?為什麼要拉著我!」

「走開!不然我殺了你!」

「滾開!不要碰我!」

馨慧等人瞪著佈滿血絲的雙眼,表情凶惡的恐嚇,甚至還有人動口動手的想要抵抗。

「阿振,你們不要這樣,我是婉清啊。」婉清哭喪著臉喊道:「你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好像不認識我了?」

「不用說那麼多,直接打暈他們。」魈一拳揍暈了他抓著的人。

就在季薰等人試圖制服瀕臨發狂的他們時,電腦突然傳出奇怪的聲響,螢幕也跟著一閃一閃的跳動。

「啪、啪啪啪、啪啪啪──」

「發生什麼事?」婉清錯愕的愣住。

「放手!」阿振一把甩開她的手,回到電腦前坐定。

「阿振……」

就在婉清想要上前制止他時,陰寒的惡氣突然從螢幕大量湧出,悽慘、銳利的尖叫聲伴隨紫黑色邪氣出現,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將所有人逼退數步,空間與景色出現了奇怪的扭曲。

「這、這是?」

「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眾人試圖理解狀況時,壓迫感跟惡氣突然消失,電腦也在瞬間恢復正常。

「剛才到底……」

「阿振!阿振你怎麼了?」發現阿振趴倒在電腦桌上,婉清著急的上前探視。

除了他之外,原本還在掙扎的馨慧也陷入昏迷。

「他們的靈魂……被抽走了。」季薰愣愣的說道:「被吸入電腦裡面。」

「被吸入電腦?薰,妳說的是真的嗎?」尚漓追問著。

「妳有看到靈魂消失的路徑?」夏契爾抓著她的雙臂追問:「在哪裡?他們是怎麼被抓走的?」

「你們沒看到嗎?」季薰重複著她見到的景象。「剛才空間扭曲了,在那之後,螢幕裡頭出現奇怪的線,那些線勾住了他們的靈魂,螢幕裡有一扇門,藍色的門,他們被帶進去門裡。」

「真奇怪。」魈納悶的皺眉,「為什麼只有他們的靈魂被抽走,我們卻沒事?」

「因為波長的同步率。」薇菈晃晃手上的測試機,「他們剛才在掙扎時,波長的同步率跟網頁達到百分之百的相符。」

「看來我們終於找到入口的『鑰匙』了。」葛瑞輕笑著。「用這種方式篩選他們要的人,這個傢伙還挺聰明的。」

「怎麼辦?小薰,現在該怎麼辦?」婉清淚流滿面的問:「被抽走靈魂,他們會死掉嗎?」

「我也不知道。」季薰眉頭深鎖的回道。

「靠!這種情況還真是他媽的討厭!」伊恩發怒的往牆壁捶下,「明明知道犯人就在網路裡面,可是我們卻抓不到人,Shit!真他媽的Shit!」

「沒有辦法進去嗎?」婉清焦急的詢問:「既然犯人有辦法進去網路裡面,我們應該也可以吧?」

「不是沒有,但是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少之又少。」魈面露苦笑的解釋。

「所以說,現在我們只能守在外面等,等那個人回到現實世界來嗎?」尚漓追問著。

「不,不用。」季薰腦中閃過一個人名,「我知道有人可以幫忙。」

「我跟你們去!」婉清央求的喊道。

「婉清乖~~」魈摸摸她的頭,安撫著她,「妳跟我們跑了,誰要照顧他們?」

「我……」

「妳留下吧,我保證我們會救他們回來。」魈篤定的對她說道。

「走吧。」季薰領著他們往目的地移動。

 

※  ※  ※  ※  ※

 

「……咖啡館?」望著招牌,伊恩皺了皺眉,「不是說要去找人嗎?來這邊做什麼?」

「工作之前先喝杯咖啡提神也不錯。」葛瑞語氣悠哉的笑道。

「那個人在這裡工作。」季薰直接衝向門口的櫃檯。「正義,尚恩在嗎?」

「在,他現在在廚房休息,季薰,那些人是……」正義皺眉看著她身後的人群。

沒有回應,獲知尚恩的位置後,季薰隨即衝了進去,夏契爾等人尾隨在她後面。

「喂、喂喂,雖然現在是休息時間,你們也不可以這樣隨便衝進去啊。」正義跟在他們身後叫著。

安德拉大廚,我想跟你借一下尚恩。」推開廚房的門,季薰放聲朝廚房負責人喊著。

「尚恩是前場服務人員,不歸我管,要帶走請便。」安德拉翻看著厚重的機器學原文書,頭也不抬的回道。

「怎麼了?季薰美女,要找我約會嗎?」尚恩停下吃了一半的餐點,以紙巾擦去嘴角的醬汁,舉止優雅。

「尚恩,我要拜託你幫我一件事。」季薰神情嚴肅且認真的望著他。

「請說。」尚恩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幾口,藉此沖淡口中的氣味。

「幫我開門,我要進去網路遊戲裡面。」季薰說出她的請求。

「我們都要進去。」尾隨進入的夏契爾,更正的說道。

「小薰,妳今天帶來的朋友還真多。」尚恩將餐點推到一旁,雙手交疊至於桌面。

「你們要去哪裡?」

「這裡。」薇拉開啟電腦,顯示出遊戲網頁。

尚恩緩緩伸出手,在螢幕畫面上頭來回游移了一會。

「真有趣。」收回手,尚恩臉上浮現意味不明的輕笑。「以為是一個單一入口,進去之後卻發現有好幾扇門,門之後又出現門,像是迴圈迷宮。」

「聽你這麼說,這裡面似乎挺複雜的?」魈接口說道。

「是啊,那個人故意將它做的很複雜。」尚恩點頭笑笑,「你們追查他的時候,一定很辛苦吧?」

「你……可以嗎?」季薰忐忑不安的問:「讓我們進去這裡面,你應該辦的到吧?」

「如果妳進的去,我就能打的開。」尚恩隻手托腮,臉上掛著好看的微笑。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不能進去嗎?」季薰茫然的追問。

「要進入這種空間,需要以靈體身分進去,妳有辦法抽出靈魂嗎?」尚恩說出限制。

「我……沒學那種招式。」季薰沮喪的說道。

「靈魂出竅嗎?這簡單,我會。」

魈以手指沾水,在季薰額上寫了符紋,隨手一抓,季薰的靈魂就被他給抓了出來。

「咦?」看著倒地的自己,季薰不能適應的一愣。

「真是好漂亮的靈魂。」水色神不知鬼不覺的現身季薰身旁,手指輕勾著她的下巴。「無暇、堅強而且美麗,真是靈魂中的珍品……害我好想將妳吃掉。」

瞇起碧綠色的瞳孔,水色在季薰的臉頰上輕吻了一記。

「水色,抱歉,我在趕時間,沒時間成為妳的食物。」季薰往旁退開,拉著尚恩催促。

「尚恩,開門吧,讓我們進去。」

「要我開門也是可以,但是我有條件。」尚恩豎起兩根手指「一、我要跟你們一起行動,二、製造出這個空間的人,你們可以帶走,但是必須由我決定他的生死。如果我要他活下去,你們就不能殺死他,相反的,如果我覺得他沒必要活著,他就隨你們處置。」

「靠!你不過是一個開門的,憑什麼要我們聽你的!」伊恩不滿的罵。

「就憑你們需要我開門。」尚恩似笑非笑的回道。

「我無所謂。」魈聳肩回道:「反正我的委託人也沒有要我抓人回去。」

「尚恩,你……跟那個人有仇嗎?」季薰困惑的發問。

「沒有。我甚至連對方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那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尚恩回了一個不像答案的答案,「只是一時興起。」

「好,我答應你。」夏契爾同意的點頭。「如果你要他活著,我保證不會讓他死去。」

「很好。」尚恩將手伸向螢幕,跟前次不同,他的指尖穿過了螢幕,全身發出帶著電流的亮光。

當他將手伸回時,連帶從螢幕裡頭拉出一個橢圓形光圈。

「那位先生不走嗎?」尚恩望向魈。

「又不是要去旅遊,有小季跟他們去就十分足夠了。」

「說這什麼話!你休想將所有事情都丟給我!」季薰氣呼呼的吼:「快點讓靈魂出竅!」

「靈魂出竅?那是什麼啊?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東西?」魈裝傻的回道。

「忘了也沒關係。」一旁的水色朝他笑了笑,「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幫你,只是會有點痛就是了。」

水色舉起雙手,帶有黑氣的紫色光束自掌心發出。

「等、等等!我想到了,我想到該怎麼讓靈魂出竅了。」

用著比水色更快的速度,魈的靈魂脫離了他的身體。

「真可惜。」收手,水色惋惜的說道:「我本來還想趁機嚐嚐你的味道呢。」

「真是好險。」魈額冒冷汗的長呼一口氣,「要是被妳得逞,我恐怕就會去掉半條命。」

「不要耽誤時間了,走吧。」尚恩率先進入光圈,其他人緊跟在他之後。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