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這種結論的根據是?」薇菈扶了扶眼鏡,對魈的論點感到好奇。

「如果以一個身心健全的人來說,因為從小就受到禮教的規範,當他要進行暴力或犯罪行為時,必須要有某種動機才會去執行,但是,那是針對『一般人』而言,『L』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一般人,他們的心理素質不能用常理衡量。」魈強調著,神色罕見的認真與正經。

「依照過往我跟他們交手的經驗,他們進行某件案子的動機,絕大多數來自於『心情、興趣』,因為心情好、所以殺人,因為對某個人、某件事情感興趣,所以用盡各種手段也要得到它。」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薇菈認同的點頭,「我曾經將跟他們交手的資料輸入電腦,想查出他們的行為模式,但是卻沒有收穫,他們的行為完全不合常理。」

「哈!原來我們以前都在跟一群瘋子交手?」伊恩嘴快的批評。「很好,這樣我就安心了,既然他們是瘋子,那就不用對他們太客氣,見到了就直接海扁!」

伊恩興奮的搥了幾下手,臉上盡是對於日後對戰的期待。

「我可以插嘴一下嗎?」季薰從懸在腰間的橢圓形玉珮取出一疊文件。

「這是我從另一個朋友那邊拿到的資料,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線索……」

「這些資料是?」眾人好奇的看著內容。

「一部分是一個網頁遊戲的內容,一部分是最近發生異常情況的區域資訊,我那位朋友覺得那個遊戲網站跟這個案子有關,另外,聽說有不少人因為玩那個網頁,靈魂莫名奇妙的消失了。」

季薰將正義告訴她的資訊向所有人重複一次。

「有網站的網址嗎?」薇菈追問:「說不定我可以從中查出新的資訊。」

「有,妳等我一下,我將它存在電腦裡。」

季薰開啟了事務所的電腦,點出遊戲網頁。

「就是這個。」季薰讓開位置給薇菈。

Darkness?這個單字跟網站內容還真搭。」看到螢幕上頭顯示出的網站名稱,葛瑞輕笑著。

「希望我們可以從這裡找到有趣的資料。」薇菈從口袋中拿出數樣機器,將機器一頭的線端連上電腦螢幕。

「好,現在開始測試看看。」

薇菈隨手點進一個遊戲,那是以鬼屋為背景的冒險遊戲,玩家的任務就是將鬼屋裡頭的殭屍、鬼怪一一擊倒,並找到正確的出路逃生。

「來個人玩一下吧,我要看遊戲進行的數據。」薇菈專注在機器的數值上。

「我!我要玩!」一聽到有遊戲能玩,尚漓隨即自告奮勇的說道。

本以為玩遊戲應該不是一件太過困難的事情,但,當尚漓開始進行遊戲後,他這才發現這款遊戲比他想像中要難上許多。

「啊,死了。」尚漓惋惜的說道。

「尚漓,要取得完整的資訊,需要遊戲持續進行一小時以上。」薇菈提醒著他。

「呃,我會努力……」尚漓看了一眼時間,從開始到結束不到二十分鐘。

儘管玩家的任務只需要擊退敵人、找到出路就好,但,尚漓卻連連敗在敵人手上,一次又一次被怪物咬殺,要不就是感染病毒,變成殭屍。

「啊,又死了,這些怪物怎麼這麼強啊。」尚漓苦悶的慘叫。

「嘖!你怎麼老是被殺死啊!那邊只要閃過就好了啊!」伊恩看的連連皺眉,「笨菜鳥,換人!老娘我玩給你看!」

將尚漓趕離座位,伊恩立刻開始進行遊戲。

不知道是不是她本身作戰經驗豐富的關係,即使在遊戲中,那些怪物對伊恩也構不成威脅,唯一的狀況是──伊恩在遊戲中沒什麼方向感,經常在同一個地方兜圈,繞久之後,彈盡糧絕,遊戲角色自然也就被怪物圍毆殺死了。

「跟妳說不是往那邊走,妳應該要往左邊,為什麼妳每次都要繞進去啊?」尚漓皺眉喊道。

「少囉唆!老娘就是喜歡往那個方向!」伊恩沒好氣的回道:「至少老娘是奮戰到最後一刻才死,不像你這個笨菜鳥,一上場就被妖怪給掛了!」

「奮戰到最後一刻又怎樣?」尚漓沒好氣的吼了回去:「重點是要過關!沒過關都算是失敗!Game Over!」

「喂、喂,用不著為了玩遊戲兩個人吵架吧?」葛瑞癱在沙發上,一邊切換電視頻道、一邊用懶洋洋的語氣勸架。

「少囉唆!老娘的事情用不著你管!」伊恩罵道:「又不是你在玩,你懂什麼?」

「你去看你的電視!不要管我們!」尚漓異口同聲的罵。

「老娘我就不信!這次一定要成功!」伊恩準備繼續進行遊戲。

「等一下!妳玩了那麼久,應該換我了吧!」尚漓上前去搶滑鼠。

「靠!死菜鳥,你以為你是哪根蔥啊?敢跟老娘我搶東西,不想活了你!」

「兇什麼啊妳!聲音大就有用嗎?我又不是被嚇大的!」

「你這隻死菜鳥,老娘我要是不教訓你一下,老娘我就不叫伊恩!」

「想打架嗎?好啊!來!」

就在兩人退開幾步、擺好姿勢,準備大打一場時,兩人同時遭人重擊了頭部,雙雙倒地不起。

「靠,痛死了,誰打我?」

「搞什麼啊?為什麼突然打我?」

兩人狼狽的趴在地上,腦袋一片混亂。

「冷靜了?」夏契爾冷眼看著兩人。「為了搶遊戲打架,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搶遊戲?」伊恩滿臉茫然,「你說誰在搶遊戲?」

「是誰跟誰要打架啊?」尚漓同樣困惑的詢問。

「剛才的事情,你們都沒有印象了?」葛瑞狐疑的追問兩人。

「沒有。」

「發生什麼事?」

兩人口徑一致的否認。

「跟我上次的情況一樣。」季薰訝異的記起,之前她玩這個遊戲時,也曾經出現情緒失控,但卻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情況。

「真是有趣。」一直專心觀察數據的薇菈開口了,「這個網頁似乎有控制人心的作用。」

「什麼?」

「真的假的?玩遊戲可以控制人?」

眾人訝異的追問。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事情似乎是這樣沒錯。」薇菈向眾人說明著,「一開始打開時,這個網頁並沒有出現特別的數值,但是當他們兩個越玩越投入時,數據機偵測到異常的能量波長,這股能量干擾而且同化他們兩個,當伊恩跟尚漓吵架甚至要打起來時,他們兩人跟網頁波長的同步率高達76%。」

「所以我們的敵人是一個能從網路操控別人的傢伙?」葛瑞推敲的詢問。

「就算真的有人透過遊戲操控別人,這件事情跟那些異常磁場有什麼關係?」尚漓不解了。

「也許數據可以提供我們資料。」

薇菈取下數據機上的紀錄磁片,將磁片放入自己專用的電腦,針對磁片收集到的資訊進行分析。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

結果出爐,薇菈臉上揚起滿意的笑。她將電腦螢幕轉向,讓所有人都能看到螢幕上的圖表。

「這個網頁的能量波長跟我們從異常區域偵測到的波長,有80%的相似率。」

「意思是?」尚漓還是不明白。

「靠,薇菈,說話一次說清楚,不要老是說一半。」伊恩對於這種不直快的解答感到不滿。

「你們兩個的腦袋再不活動一下,恐怕就要凝固成水泥了。」薇菈輕掃兩人一眼。「目前數據取得還不算完整,我沒辦法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是,我推論這個網頁跟那些異常區域是同一人所為,而且兩者之間似乎可以互通。」

「咦?是說可以從網頁進去到那些區域?」尚漓確認的追問。

「沒錯。」薇菈點頭回道:「就像我之前所說,那些異常區域的磁區具有傳輸功能,如果以這個方向進行假設,可能性很大。」

「原來是這樣!」季薰終於理解了,「那些失去靈魂的人,一定是被這個遊戲網頁抽走靈魂,那些靈魂被困在網路空間裡面,那些鬼差才會到處都找不到他們。」

「這種可能性很大。」薇菈點頭回道:「網路其實是另一個世界,沒有適合的管道根本無法進入。」

「薇菈,妳可以從網路中找出幕後主謀嗎?」夏契爾追問。

「你覺得那位主謀本身也在網路裡面?」薇菈理解的反問。

「就算他不在,應該也會留下一些追蹤線索。」夏契爾篤定的回道。

「我試試。」薇菈從口袋中拿出幾台大型器械。

看到她從小小的外衣口袋拿出比電腦還大的物品,季薰無法置信的瞪大眼。

「妳的口袋……是哆啦A夢的次元口袋嗎?」

「不,這件衣服是研究所前年研發出的空間外套。」薇菈朝季薰腰間的玉珮掃了一眼,「跟妳佩帶的高級空間儲物裝置比起來,我的外套只能算是基本產品。」

將機器一一連結上電腦後,薇菈轉而望向其他人。

「為了查出對方的形蹤、鎖定他的位置,我需要比剛才更久的時間,同時也需要吻合性更高的波長能量。」

「也就是說,玩遊戲的人要全心投入,甚至是被對方控制心智?」季薰點出問題的重點。

「如果有必要,的確是需要做出犧牲。」薇菈點頭回道。

「好了,現在誰要上場?」薇菈笑望向伊恩與尚漓。

「菜鳥上!」

「伊恩!」

兩人有志一同的指向對方,不打算接受這個危險任務。

「靠,你是菜鳥,資歷最淺,當然是你上!」伊恩硬將尚漓塞到座位上。

「但、但是妳打怪比較厲害啊,我一下子就掛了,沒辦法玩很久。」尚漓試圖掙扎起身,但卻被伊恩牢牢限制在座位上,動彈不得。

「打怪的技巧可以練,老娘教你!」伊恩拖了一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

「等、等一下。」尚漓求救的喊:「至少也該問問其他人的意見吧。」

「我不反對。」葛瑞乾脆的回道。

「依照被控制之後,我們需要『善後』的情況看來,尚漓的確是最佳人選。」薇菈也投同意票。

「開始吧。」夏契爾直接催促。

「可、可是……」

「靠!你又在可是什麼啊!」伊恩不耐煩的大罵:「死菜鳥,你要是再給我扭扭捏捏、不甘不脆,老娘我就打爆你的頭!」

「讓我再問一個問題就好,一個問題而已。」尚漓豎起食指央求道:「如、如果我被控制了,你們……應該不會殺了我吧?」

「不會。」夏契爾篤定的搖頭。

「親愛的小尚漓,我們看起來像是喜歡殺害同伴的人嗎?」葛瑞語氣慵懶的詢問。

「靠!膽子不要那麼小好嗎?」伊恩朝他肩膀重重拍了一記,「老娘我頂多把你打醒而已。」

「那還好……」尚漓總算稍微鬆了一口氣。

「不用擔心。」薇菈輕笑著,「我會在伊恩把你打死之前制止她,頂多讓你變成半殘。」

「半、半殘?」尚漓心涼了一大半。

「快點開始吧。」伊恩為他點下了開始鍵。

「……」無奈且苦悶的扁扁嘴,尚漓百般無奈的操縱滑鼠,開始進行遊戲。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