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圈後的網路世界,是一個充滿各種色彩,電光挾帶著文字、圖像與聲音不斷穿梭流逝的地方。在看似無邊無際的環境中,不斷有光圈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們會跑到這邊?」尚漓不解的問:「我還以為我們一進來就會在遊戲裡面呢!」

「原本應該是這樣沒錯。」尚恩聳肩笑笑,「只不過那個人察覺到我的存在,將開口移開了,現在我們站的這裡是網路世界的入口。」

「網路的入口?」季薰好奇的打量四周。

「你們不要碰到那些光圈。」尚恩叮囑的說道:「這裡跟外面不一樣,一個光圈就是一個出口,也是一個全新的世界,要是你們被光圈帶走,我可不負責找人。」

「我們該去哪邊找人?」夏契爾留心觀察眼前的景象,試圖找出對方的所在位置。

「每個人的氣息都不同,創造空間的人,他的氣也會影響到裡頭的世界。」尚恩回道:「你們不是有跟對方接觸過嗎?去找跟那股氣息相近的光圈吧!」

尚恩說的簡單,實際執行上卻是難處多多,先不說他們身邊有多少光圈一閃而逝,就算是在同一時間,氣息相近的光圈少說也有數十個、數百個。

「這要怎麼找啊……」伊恩頭疼的扶額。

「在那邊。」季薰指向遠處的光圈,「那個光圈有奇怪的顏色跟叫聲。」

「顏色跟叫聲?在哪裡啊?」伊恩等人完全沒有察覺。

「妳的敏銳度很不錯,對方的氣息藏得那麼隱密,妳都能找到。」尚恩笑著稱讚,手一揚,他放出一條帶狀光束,連結了那道光圈。

不過就是一眨眼的光景,夏契爾等人已經進入光圈內部,四周換成一個新景象。

冷風呼嘯掃過,天色陰暗、烏雲密佈,一棟老舊建築物聳立在他們面前,窗戶破損、牆壁上的磁磚剝落,部分牆壁出現凹洞、彈孔與爪痕,似乎曾經經歷過多次破壞。

「這裡是……醫院?」尚漓見到半毀損的招牌上,寫著「市立醫院」數個字。

「怎麼覺得這裡很眼熟。」伊恩抓抓頭髮、百思不解的說道:「好像在哪邊看過?」

「你們玩的遊戲場景,就是這裡。」薇菈說出解答。

「所以我們現在是在遊戲裡?」季薰理解的點頭。

「這種氣氛還真是讓人發寒。」魈苦笑的搖頭,「我還以為我們可以直接抵達大魔王的住所,直接進入最後的決戰關卡呢。」

「這樣也不錯。」夏契爾無所謂的回道:「先做一點暖身,順便調查一下敵方情報,說不定會有額外收穫。」

「認識你這麼多天,還以為你只是一個喜歡板著臉的人。」魈打趣的揶揄。「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樂觀主義者?」

「我也沒想到名氣甚廣的魈,竟然會害怕恐怖片這種虛假的東西。」夏契爾笑著回敬,笑中沒有歡意。

「……」聽到這句損話,魈的視線移向季薰,而她則是佯裝不知情的轉過頭去。

「你們確定要站在這邊聊天嗎?」薇菈插嘴道:「如果我沒有記錯,開始遊戲之後,如果玩家站在這邊不動,經過兩分鐘之後,殭屍群就會出現將玩家包圍。」

推推眼鏡,她舉起手,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三、二、一,時間到。」

「咕嘎……嘎嘎嘎……」

「吼嘎、咕嘎……」

非常準時的,大量的殭屍群現身了,殭屍有男有女、有小孩有老人,他們拖著半腐爛的身體,行動僵硬且遲緩的朝夏契爾等人聚攏。

「這樣面對面看到殭屍,還真的有一種『身歷其境』的感覺。」尚漓困難的嚥了嚥口水。

「比較起來,我還是覺得遊戲中的殭屍比實際上的殭屍恐怖多了。」魈寒毛直豎的回道。

「退到醫院裡去吧。」薇菈提出建議。

「我靠!幹嘛要跑?不過就是小角色,打死他們就好啊!」伊恩鬥志高昂的笑道:「魈,要不要來比一場?來看看誰殺的怪物多。」

「伊恩,我勸妳最好不要這麼做。」薇菈語氣淡漠的制止,「既然我們現在是遊戲角色,這代表我們也會遭受殭屍病毒的感染,除非妳有把握不會被殭屍抓住、不會被咬,打殭屍時不會被他們的毒血濺到身體,讓這些毒血透過傷口進行感染,或者,就算被索拉難病毒感染了,妳也能確實無誤的找到解毒劑,但是據我所知,就算是在遊戲中,索拉難病毒也沒有真正的解毒劑,只有暫緩症狀出現的治療藥劑。」

「……薇菈,妳實在很會澆人冷水。」伊恩皺眉數落。

「我不會強迫或限制妳的行動。」薇菈轉身往醫院門口走去,「少掉一個伙伴雖然讓人遺憾,但是這種傷心也只是暫時性。」

「嘖!」不滿的輕啐一聲,伊恩乖乖跟著薇菈移動,其他人一邊戒備殭屍群的行動,一邊尾隨她們進入醫院。

進入醫院之後,他們並沒有完全免除怪物的威脅,手上提著人頭的女幽靈護士會從走道轉角處飄過;全身裹滿繃帶、上頭沾滿污穢血漬的「病患」蹲在角落,用眼瞼處已經腐爛的獨眼瞪著路人;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難聞氣味,像是由藥水、鮮血、清潔劑、火藥等等混合而成……

「不要太靠近他們,他們就不會進行攻擊。」尚漓輕聲說出遊戲規則。

不想跟怪物們纏鬥,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迴避、繞道,往醫院內部走去,儘管沿途還是會不小心遇上怪物糾纏,但,落單的怪物總比成群的怪物好應付。

當他們來到一處十字形通道口時,一些細微的聲響飄入他們耳中。

「有東西接近。」夏契爾迅速尋找聲音的來源,其他人也立即進入戰鬥戒備狀態。

隨著雙方距離拉進,腳步聲逐漸擴大,對方很快就接近到他們身邊,黑暗中,一抹人影閃過。

夏契爾迅速舉槍,其他人也準備發動攻擊。

「不要開槍!我是人!」一名少年緊張的聲音傳來,「跟你們一樣,都是被抓進來的人。」

「……」聽到對方這麼喊,一行人這才稍稍解除戒心。

「你們好。」少年從暗處現身,「我叫做陳逸安。」

「陳逸安?你就是陳逸安?」聽到這個名字,季薰上前幾步,「我叫做季薰,妳的父母親委託我找你。」

「那麼,現在妳已經找到我了。」陳逸安朝她笑道。

「魈大哥!」馨慧從柱子後頭現身,快步跑向魈。

「魈大哥,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馨慧抱住了魈,淚流滿面的說道:「魈大哥,這裡好恐怖,你快點帶我們出去,我不要再待在這裡。」

「好好好,別哭了,已經沒事了。」魈輕拍她的肩膀安撫。

「馨慧,阿振也在這邊嗎?」季薰追問著其他人的下落。

「在,他跟其他人在總部。」馨慧擦去眼淚,點頭回道。

「總部?」眾人疑惑的互望。

「那是我們用來討論作戰計畫的聚集點。」陳逸安解釋的回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新的玩家被吸入這裡,我會試著在他們被怪物殺死前找到他們,並且將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大家一起研究該怎麼逃出去。」

「不錯喔!你這個小孩還挺聰明的。」伊恩讚賞道。

「我已經二十歲了,不是小孩子。」陳逸安糾正道。

「走吧,我帶你們到總部去。」馨慧拉著魈的手,快步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他們口中所說的總部,其實是一間標本室,空間大約有七、八十坪,牆邊的鐵架與櫃子中擺滿了標本罐,透過厚厚的玻璃望入,帶著汙濁血色的溶液中,存放著各式各樣的臟器,眼球、腸子、大腦、早產的嬰兒、未發育完全的胎盤等等,入門的左前方設有一張解剖台,上面有著未被清除的血漬,以及已經風乾許久、看不清楚是何物的肉塊。

蜘蛛絲佈滿房間的天花板、牆角與鐵架,除了幾處看起來有被特意清理過的地方之外,櫃子、鐵架以及標本罐全佈滿了蜘蛛絲。

季薰等人跟待在總部的玩家互相報上名字,之後便直接進入正題討論。

「……不是我們不出去,我們也知道出口的位置啊,但是我們每次都沒辦法走到出口那邊。」

「對啊,每次我們快要跑到時,就會出現一大堆殭屍、女鬼跟妖怪,根本衝不過去。」

「大家不要灰心。」陳逸安向眾人打氣道:「等我們收集多一點的裝備之後,大家再試一次吧。」

「大家放心。」馨慧跟著接口說道:「魈大哥他是專門在捉妖除魔的人,有他加入,這次我們一定可以成功!」

「真的嗎?」眾人眼中紛紛燃起希望。

「我好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如果知道會變成這樣,打死我也不會去碰那個遊戲。」阿振哭喪著臉說道。

「這種事情誰會知道啊。」旁人無奈的附和,「玩遊戲玩一玩,突然眼前一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帶到遊戲裡面了。」

「各位,剩下十分鐘裝備就會出現,大家準備吧。」陳逸安插嘴說道:「既然我們現在人數增加,大家就五、六個人分成一組,這樣也比較安全。」

「好。」

「你們要做什麼?」尚漓不解的追問。

「收集武器跟裝備。」陳逸安將一把鐵鎚插在腰帶上,「遊戲每一個小時就會出現一批裝備給我們,想要離開這裡,這些東西絕對不能少。」

「看到鬼或者是那些繃帶人可以打,但是如果你們遇到殭屍,那就要趕快逃跑。」旁人提醒道:「絕對不要硬上硬打,之前就是有人跟他們硬碰硬,結果被咬死了。」

「殭屍的動作很慢,跑快一點就可以甩開,不用擔心。」其他人附和道。

「那,如果真的逃不掉,需要跟他們打呢?」季薰提出疑問。

「這……我們也不知道耶。」幾個人為難的抓抓頭髮。

「就像玩遊戲那樣,拿槍對著他們掃射不行嗎?」尚漓不解的追問。

「不行。」眾人搖頭。

「那招沒用,我們試過了。」

「你們有試過打碎殭屍的腦袋或者將他的腦袋切下來嗎?」魈開口詢問。

「沒有。」

「怎麼可能這麼做!會被殭屍毒感染!」

「對啊,要是不小心被濺出來的血噴到怎麼辦?」

「趕快洗掉。」夏契爾簡短的回答道。

「啊?光用洗的有用嗎?」

面對疑慮,薇菈接口解釋,「病毒不容易從表皮入侵,除非身上有傷口,病毒從傷口侵入。被毒血灑到的人,只要快點去洗手,將沾到的毒血洗乾淨,有91%的機率不會遭受感染。」

「就算是91%,那也還有9%的風險啊。」對於這種關係到性命的事情,所有人顯得格外注重。

「剩餘的9%風險是一些意外。」薇菈進一步的解說,「像是讓毒血在身上殘留太久,我只說病毒『不容易』從表皮入侵,沒說『不可能』,另外也有直接被潑灑到眼睛,或是不小心將毒血吃下,不然就是身上有傷口,可是本人不知道,這些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原來是這樣。」

「總之,大家多加小心吧。」陳逸安安撫著群眾,「盡量不要冒險,以保護自己的安危為主。時間差不多了,大家快點進行分組吧。」

為了保護其他人的安危,季薰等人分散行動,讓每一個小組都有一、兩名保護者在內。

季薰與魈加入了陳逸安的小組,馨慧與一名叫做阿乖的男生也是小組成員之一。

陳逸安領著他們前往醫院最末端建築物,路上遇見的怪物全被魈給擊退。

「魈真是厲害。」陳逸安笑著稱讚,「感覺我們好像帶了可靠的保鏢出門。」

「你也很厲害。」魈輕笑的回道:「這麼複雜的地形,你竟然能將路全部記熟。」

在陳逸安的領路下,他們利用捷徑與隱蔽物避開不少怪物群,整體行動可說是極為順暢。

「這沒什麼。」陳逸安聳肩回道:「如果你們像我一樣在這邊待了一個月以上,自然會記熟這裡的狀況。」

「逸安真的很了不起。」阿乖讚賞的說道:「要不是有他,我早就被怪物殺死了。」

「對啊,逸安是我們大家的救命恩人!」馨慧笑嘻嘻的附和,「剛到這裡的時候,我跟阿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還在想說『為什麼遊戲玩一玩,我們會跑到這裡』的時候,殭屍群突然出現,我們嚇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要不是有逸安出現,我們恐怕早就死翹翹了。」

「對對!玩遊戲玩到一半突然跑到遊戲裡面來,一開始還以為是在作夢,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這整個狀況。」阿乖點頭回道。

「看不出來,你的膽量挺大的。」季薰對他另眼相看了。

見到躺在病床上的他時,季薰只覺得他是那種「標準」的乖學生──生活作息正常、功課成績維持在某一種水平,個性內向,不愛運動也不擅長交際,遇到危險就腦袋空白、不知所措。

然而,實際與陳逸安接觸之後,他在遊戲中的表現處處讓季薰感到驚奇。

面對撲上前的妖怪、鬼魂,他臨危不亂的應付,對於醫院地形的狀況極為熟悉,哪裡有裝備、哪個櫃子裡會放置糧食或藥劑,他瞭若指掌,簡直就像是在自家廚房走動一般。

「拿完了,我們回去吧!」馨慧笑嘻嘻的說道。

「其他人應該也已經回到總部了吧?」將物品背在肩上,阿乖打算往回走。

「等一下。」陳逸安指著陰暗的通道口,提出另一個意見,「再往裡面走一點有更多東西。」

「咦?真的嗎?那邊還有房間?」阿乖困惑的問。

「有,還有一兩間房間。」陳逸安篤定的回答道:「但是走道上跟房間裡有很多鬼魂跟繃帶人,之前因為擔心大家的安全,所以我沒有帶你們繼續往裡面走,現在既然有魈在,我想我們可以試試看,要是闖不過我們再撤退。」

「那就走吧!」馨慧笑嘻嘻的催促,「魈大哥當前鋒,我們跟在你後面。」

「往這邊嗎?」魈看著幽暗森冷的走道問道。

「對。」陳逸安以手電筒的光芒為魈指路,「這條通道一直往裡面走,會看到兩間房間。」

「好。」魈點點頭,順手把季薰往身旁一拉,「我跟小季走前面清怪,你們不要跟太近,免得發生危險。」

「那些怪物你一個人清──」

「走吧、走吧!我們要進行鬼屋大冒險囉~~」拖著季薰,魈快步往通道裡頭走去。

通道裡光線昏暗、空氣陰涼,綠色磷火像蒲公英一樣到處飄動,處處可以聽見鬼魂低聲啜泣或是痛苦呻吟的叫聲。

「……你很緊張嗎?」發現魈的手溫冰涼且冒冷汗,季薰悄聲詢問。

「有嗎?應該是這裡太冷了。」魈反駁道:「真是的,就算是鬼屋,要製造陰寒的氣氛,也不用將空調開這麼冷啊。」

「胡扯什麼,這裡哪會有空調……」

「還我命來!」一名女鬼突然從角落竄出,發狠的撲向兩人。

「啊──」魈嚇得爆出尖叫聲,而季薰則是手腳飛快的將女鬼擊退。

「魈、魈大哥,你們沒事吧?」隔著一段距離,馨慧等人看不清楚狀況。

「沒、沒事。」

「真的沒事嗎?我剛才好像有聽到怪怪的尖叫聲。」阿乖不放心的問。

「啊,那、那個是小季啦!小季她被嚇到,所以就……啊!痛痛痛痛──」

發現魈讓自己替他背黑鍋,季薰氣得火氣直冒,伸手往魈的雙頰又捏又擰,恨不得將他的嘴巴拉成一倍寬。

「魈大哥?你、你怎麼了?」聽到魈不停的喊痛,馨慧緊張的詢問。

「沒、沒素,只素不小親撞到腳。」揉著雙頰,魈口齒不清的回道。

「下次再這樣,我就用雷轟死你!」季薰厲聲警告。

兩人越往裡走,遇上的幽靈與繃帶人就越多。

「我的心臟呢?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心臟?快還我!」

「寶寶,寶寶你在哪裡?」

「還我的命來!你這個庸醫!」

「看樣子,這間醫院挺糟糕的。」季薰一邊解決怪物,一邊批評道:「不是弄丟病人的器官,就是將人家的寶寶弄丟,要不就是醫死人。」

「是啊,遊戲背景就是這樣設定。」後頭傳出陳逸安的解說。

「故事上說,這間醫院是一家黑心醫院,會偷病人的內臟去販售,要不然就是將孕婦生出的小孩賣掉,然後再跟孕婦說小嬰兒在生產過程中死掉了,因為他們亂開藥給病人,所以有不少病人在這裡喪命,被殺害的病患變成幽靈,回頭找醫院的醫生跟護士復仇,最後這間醫院就成了惡鬼眾多的廢墟。」

「原來是這樣。」季薰理解的點頭。

「小、小季。」魈緊張且不安的拉拉她的衣袖,「前面的鐵籠裡好像有東西?」

「哪邊?」

順著魈所指的方向望去,季薰見到兩公尺長寬的鐵籠中,癱著兩個人,他們仰著頭,缺水乾渴的紫黑色嘴唇喃喃蠕動,發出蚊子般細小的音量,攀在鐵網上的手枯瘦如骨,兩人的下半身全被腰斬,拖著一地的腸子與臟器,米白色的病袍上染著墨黑色的血漬。

「他們沒辦法跑,不用管他們。」判定鐵籠裡的怪物不會對其他人造成傷害,季薰決定放他們一嗎。

「……小季,妳真是女中英豪。」魈滿臉誠懇的說道:「竟然完全都不會害怕。」

「都是假的東西,有什麼好怕?」

季薰不以為然的掃了魈一眼,儘管周遭光線昏暗,她還是發覺到魈緊張不安的神情。

原來啊……她總算理解是怎麼一回事了。

「怕就說一聲,逞強什麼呢?」逮到機會,季薰低聲取笑道。

「誰說我怕了?我這是在充分享受鬼屋探險的驚喜感。」魈打死不承認自己是害怕。

「要是你真的不怕,抓我的手抓那麼緊做什麼?」

除了戰鬥打怪之外的時間,魈總是緊緊抓著季薰的手不放。

「我在模擬逛鬼屋的狀況啊。」魈辯解道:「電視上不是常常出現,男女主角一起逛鬼屋時,女主角會緊緊抓住男主角的手?」

「你又不是女的。」季薰冷冷的回道。

「反正妳也不像。」

「……」帶著殺意,季薰手上亮出喚雷符。

「我、我是說妳不像男的!」知道自己大難臨頭,魈急忙澄清。「而且要是不抓著妳,要是妳迷路那該怎麼辦?」

「迷路的我會自己找路出去,不用你擔心。」

季薰硬是將自己的手抽出,而魈則是轉而抓住她的手臂。

「放手。」

「不行。」魈堅決不肯,「再怎麼說我也是妳的老闆,我有義務保護助手的安全。」

「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季薰再度將他的手拉開。

「我、我是妳的債權人!」魈再度抓住她的手,「要是妳迷路了,不小心被怪物殺死,我要找誰要錢去?」

「……在那之前,你先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我轟死吧!」

季薰手持印記,唸出一段短咒,轟隆一聲,巨大的雷電劈落,電流在通道內流竄,電力炸毀了玻璃窗、鐵架等物,其中還傳出不少幽靈的慘叫聲,也因為這起雷擊,電力獲得補充,通道的燈光全數亮起。

「發、發生什麼事了?」

「剛才你們是丟閃光彈還是炸彈嗎?」

望著滿地的怪物屍塊、碎玻璃、焦黑冒煙的鐵架,馨慧等人瞠目結舌的問。

「只是一場突發意外。」季薰敷衍的聳肩。

「這樣也不錯。」魈一把抹去額上的冷汗,鬆了口氣的笑著,「現在燈光都亮了,妖怪也全被消滅,大家可以放心走路了。」

「是啊。」

「我看到糧食了!」小乖開心的喊。

透過被炸去一半的門扉望去,房間裡頭堆著滿滿的糧食與武器裝備,物品多到他們無法一次搬空,每個人抱著滿滿的東西,快步走回總部。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