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開!」季薰亮出長刀,警告的大喊:「我不想傷害你們,快點離開!」

「沒用的,他們只是空殼,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史提夫笑著。

「他們……」

「這些全是在店裡倒下的客人。」史提夫聳肩說道:「本來打算將他們處理掉,不過因為藥廠缺人手,T先生就將他們『回收』,製作成人偶,非常聽話、比人類還好用,只是動作慢了一點。」

「你們到底將人當成什麼!」季薰生氣的衝向他,卻在接近時被人偶們攔住。

季薰揮刀將抓向她的幾隻手砍下,從傷口斷面可以清楚看到筋肉、骨頭,卻沒有血夜流出,宛如被抽乾了一般。

儘管失去部分身體,人偶們沒有哀號、沒有任何痛苦神情,只是依從指令不斷靠近季薰,用殘餘的肢體進行攻擊,起手抓下,季薰身上就多出了幾道抓痕。

「注意一點。」史提夫假好心的提醒,「經過改造,他們的握力跟機器人差不多,要是被抓住,妳的骨頭可是會被折斷。」

「走開!全給我走開!」

為了脫身,季薰快速揮刀亂砍,地上掉了一地的肉體殘塊,暗紅色的內臟、灰白色的腦、附著脂肪的肉塊、被削去半邊的頭……

揮刀的次數越多,季薰越覺得自己是在進行屠殺,在最後一名人偶倒下時,她也快要握不緊手上的刀。

她並不是頭一次殺人,年幼的時候,她也曾經殺過附在人身上的妖怪,只不過那時候是為了自保,而且對方有武器、有仇恨意識、有反擊能力,不像現在……她覺得自己好像在對屍體進行一場單方面的殺戮。

「真不錯,妳現在的表情真吸引人,痛苦、矛盾和掙扎。」史提夫舔舐嘴唇,貪婪的盯著她,「感到愧疚嗎?就算只是人偶,他們也曾經是人、活生生的人,親手將人類肢解,感覺很不好受吧?」

「沒想到你這麼多愁善感。」季薰重振精神,倔強的笑笑,「很遺憾,我一點都不感到愧疚。就像你說的,他們不過只是『人偶』,我只是砍到手酸,暫時休息一下而已。」

「好、很好,我喜歡妳這種想法!就是要這樣才對!」史提夫開懷的拍手大笑,「我對妳越來越有興趣了,再給妳一個機會考慮,要不要加入我們?」

「沒興趣。」

季薰一個箭步衝上前,握緊長刀用力揮砍,史提夫徒手將刀刃接住,季薰雙手一放,長刀瞬間消失。

趁著對方還沒來得及反應,她重新以靈氣聚刀,由下往上斜劈了一道,將史提夫的胸口傷出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鮮血像湧泉一樣的噴濺,在地上聚出一攤血池,同時也將他的衣服染紅。

「原來你的血是紅色?我還以為那些補品早就將你的血變黑了。」說話的語氣就跟她瞳孔閃耀的金屬光芒一樣冰冷。

「妳這個傢伙……我要把妳一塊塊撕裂、吃掉!」意料之外的重創,讓史提夫覺得受到侮辱。

他大口吞下幾顆極樂丸,不斷流出的鮮血瞬間止住,額上的角增長數寸、身體也逐漸膨脹,上衣更因為過於緊繃而撕裂。

「真剛好。」季薰重新握緊刀,「我也很想將你砍成一塊一塊。」

「那就試試看吧。」

對方身形一閃,在季薰還沒分辨出對方動向時,史提夫的臉就已經放大在她面前,她心驚的倒抽一口冷氣,腳下迅速退閉。

「不行、不行,反應太慢了。」

冷不防地,季薰被對方的拳頭擊中腹部,整個人摔飛數公尺遠。

「咳、咳咳……」季薰伏在地上劇烈咳嗽,剛才那一擊讓她腹部肌肉強烈收縮,一口氣差點喘不上來。

「痛嗎?」史提夫擰笑著,眼神已經完全喪失理性,「抱歉,我太興奮了,平常我對女生可都是很溫柔的。」

起身,季薰一個箭步衝上前,朝他臉部送了一記飛踢,「碰!」這次換成史提夫往後跌退。

「抱歉,我本來想讓你摔到那個坑裡的,看來我踢太小力了。」季薰用同樣的口吻回敬。

「呵呵。」揉了揉臉頰,史提夫彷若沒有痛覺的笑著,「的確太小力了,這點力道連給我抓癢都不夠,要打的話,至少要像這樣。」

他快步跑向季薰,拳頭一個接著一個落下,季薰一邊往後退、一邊以長刀抵擋,儘管已經儘可能防禦,還是中了他幾拳。

「小心,再退妳就會掉到坑裡去了。」史提夫停下手,放大的瞳孔帶有獸性。「坑裡面的實驗體好像還沒有完全被燒死,瞧,牠們還在動,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妳也知道後果。」

季薰用眼角餘光往水泥槽裡頭打量,那些僥倖逃過一死的實驗體,現在正在吞食附近的屍體與同伴,繼續維持牠們的生命力。

「來,往前幾步。」史提夫往後讓開。

依著他的話,季薰前進幾步遠離水泥槽。

「這樣才乖……」

話還沒說完,季薰立刻朝他揮刀砍去,這一次她砍中了他額上的角,將角上傷出一道缺口。

還沒收刀,史提夫就已經單手掐住她的脖子,將她舉在半空中。

「我好像忘記跟妳提醒,我很討厭別人碰我的角。」

呼吸困難的季薰,臉色瞬間脹紅,她不斷用力搥打頸子上的手,起腳胡亂踢他的身體,然而,這些攻擊對史提夫來說卻是不痛不癢。

「不能呼吸了嗎?放心,我不會讓妳這麼快就死去。」史提夫改為拎著季薰衣領,像抓小雞一樣的朝水泥槽走去。

「我改變主意了,我想要看到妳被實驗體慢慢吃掉的模樣。」史提夫丟了幾顆極樂丸進入水泥槽,幫助那些實驗體增強力量。

「我一直覺得人類最美、最好看的時候,就是臨死之前的表情。」史提夫將她拎到水泥槽上空,只要他的手一鬆開,季薰便會掉入爬滿實驗體的坑裡。

季薰冒著冷汗,她以眼角餘光搜尋坑洞四周,試圖為自己找出一條生路,但,不管她怎麼找,水泥槽裡完全沒有可以讓人攀爬的地方,只有四個平滑的壁面,除非有人幫忙,否則一旦掉下去肯定上不來。

「有人在嗎?」魈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發現救兵抵達,季薰頓時鬆了口氣,而史提夫則是一臉警戒的瞪著他,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嘩~~真是壯觀的景象,這些設備應該花不少錢吧?」他神色悠閒的走進,像是在參觀工廠一般。

「我說,豬頭小季,妳在做什麼啊?」魈在距離他們的一兩公尺遠的地方停下,似笑非笑的瞧著兩人。

「我在做什麼?」季薰簡直快被這個無俚頭的問題氣炸了,「你看不出來嗎?我快要被他丟下去了!」

「那下面是什麼?」魈好奇的傾身觀看。「唔,好像挺臭的,該不會是糞坑吧?」

「……史提夫,你要不要先把那個傢伙丟下去?」季薰認真的向他建議。

「喂喂,欠我錢的小季,這就是妳對待老闆跟債權人的態度?」魈不滿的撇嘴,「照理說,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都會說『請讓我代替我家主人死吧!請不要傷害我主人』,妳這個僕人當的很不合格喔。」

「誰是你的僕人啊!我是助理!」季薰咬牙切齒的反駁。

「自古以來,勞資雙方的關係就是主僕關係,這點妳也不懂?平常都不看書的嗎?」魈輕蔑的批評道。

「你們兩個說夠了沒有?當我不存在嗎?」被兩人這麼忽視,史提夫不滿的吼道。

「啊?原來你會生氣啊?」魈故作訝異的道:「真是太神奇了,我還以為像你這種喪心病狂、沒有人性的下等怪物,只會亂吼亂叫、沒什麼智商呢!」

「看來你想第一個死?」史提夫將季薰往旁邊丟開,如同野獸般粗重的喘氣。

「嘖嘖,你這隻妖怪完全不懂憐香惜玉。」魈狀似心疼季薰的皺眉,「就算她沒什麼女人味,再怎麼說也都算我的手下,俗語說『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怎麼可以當我這個主人的面摔狗呢?」

「死大叔,你說誰是狗啊!」季薰狼狽的從地上坐起,要不是她現在全身痠痛、不想挪動身體,她真想衝上去痛毆魈一頓。

「乖~~那只是一種比喻,做人不要這麼敏感啊。」魈安撫的笑笑。

「有時間聊天,不如注意一下狀況。」

史提夫突然現身魈的身後,以手刀貫穿了魈的身體,魈錯愕的低下頭,史提夫粗厚的手掌仍停留在他胸前。

一手按著魈的肩膀,史提夫彷彿刻意折磨他一般,用著緩慢的速度將手抽出,魈痛得臉色慘白、冷汗直流,鮮血從他胸前、嘴角不斷流出。

「大、大叔!」

見到魈被殺害,季薰驚愕且激動的起身,才想唸咒施放雷擊,手印卻被一旁的人給制住。

「咦?」季薰愣愣的望著對方。

原以為已經被史提夫殺害的魈,竟毫髮無傷的現身季薰身旁,而史提夫的手卻還抓著另一位魈。

「要殺人之前,是不是應該要先看清楚目標呢?」魈悠哉的笑著,一彈指,史提夫手上的魈化成符文繩,將他牢牢捆住。

「原來是替身啊。」季薰頓時鬆了一口氣。

「豬頭小季,妳真是沒救了。」魈沒好氣的埋怨,「剛才那種情況,妳應該要很親密的喊『魈主人』或是『親愛的主人』才對,結果妳竟然叫我大叔?好好的氣氛都被妳破壞了。」

「那種奇怪的稱呼會有人叫才有鬼!」

「這裡沒有鬼,但是有妖怪。」魈指向史提夫的方向,卻發現他掙斷了符文繩,人已經不知去向。

「啊咧?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魈困惑的抓頭。

才想找尋史提夫的形蹤,季薰跟魈突然被人抓住後頸。

「剛才讓你逃掉是我一時大意,這次你就逃不掉了。」

「是嗎?要不要來打個賭呢?」儘管被抓著,魈還是神色輕鬆的笑著。

一眨眼,他與季薰突然融成膠狀,如同有生命般的將史提夫整個人包覆住,而後瞬間起火燃燒。

「不!啊啊、不──」

痛苦萬分的他倒在地上打滾,身上的火焰連帶引燃附近的物品,最後整間廠房成了一片火海,史提夫的悽慘哀鳴不斷迴響、久久不散……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