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數天,在星期五晚上十一點,季薰獨自出現在「virus」,她沒有打電話給史提夫,但對方卻在她坐定後出現。

「怎麼今天只有一個人?男朋友沒有陪妳?」史提夫手上端著一杯馬丁尼,唇邊掛著溫和的笑。

「我跟他吵架了,這次大概真的分手了吧。」季薰說的淡然,彷彿已經心死。

「不打算挽回?」史提夫在她身旁坐下。

「不了,我累了。」她長長的呼了口氣,「老是這樣提心吊膽,我也覺得很煩。他太花心、太有女生緣了。」

「或許我該請妳一杯酒,慶祝妳的解脫。」史提夫招來了服務生,「甜酒好嗎?女孩子大多不喜歡有苦澀味的酒。」

「隨便。」季薰無所謂的聳肩。

酒送上後,史提夫舉杯示意。「讓我們乾杯,慶祝妳即將『重生』。」

「呵呵……」季薰舉杯輕笑,「重生嗎?這個詞我喜歡。」

兩人邊喝邊聊,互動氣氛融洽,桌上的酒也一杯接著一杯更換。

談話中,季薰隱約地察覺對方身上的氣息跟前次不同,似乎是混雜了一些東西。

「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半瞇著眼,季薰狐疑的開口。

「請說。」

「是我的錯覺嗎?你的氣好像跟上一次不太一樣。」她直言道。

「的確是這樣。」對方沒有否認,「要再來一杯嗎?」

「不了,我不能再喝了。」季薰搖手拒絕,接連喝了幾杯調酒,她已經有些微醺。

「想知道為什麼我的氣會發生變化嗎?」史提夫附在她耳邊詢問。

「應該是進行了某種修行吧?大部分都這樣。」沒有退開,季薰僅僅調整一下坐姿,讓自己與他正面相對。

「不,當然不是。」對方笑著,眼神有些詭異。「修行太慢、太耗時間,一點經濟效益都沒有,後來我終於找到可以快速『成長』的方法。」

他到底在說什麼?季薰困惑的聆聽,試圖聽出一些端倪。

當他們得知購買毒品需要透過店裡服務生的傳達時,第一直覺就是夜店的老闆有涉入其中,或者他就是販售毒品的藥頭,為了查明情況,魈要季薰藉機接近,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麼線索。

然而,史提夫現在所說的話,似乎跟他們假設「毒品事業」的無關。

「光是嘴上說說,妳大概聽的很模糊吧?」

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塑膠小盒,那是讓人可以方便分類與攜帶藥品的藥物分裝盒。

「你……」季薰訝異的望著他。

不用打開盒蓋,光從漂浮在盒外的惡氣,她就已經知道裡頭裝著什麼,只是她沒有料到,對方竟然會公開將東西呈現在她面前。

就算想要「推銷」,至少也該到隱密一點的地方吧?季薰暗暗吒舌。

「這個就是可以讓人功力精進的補品。」史提夫打開盒蓋,拿出一顆極樂丸在她面前「展示」。

「不,那是『毒』品。」季薰糾正道。

「對一般人來說,它是。」史提夫神秘兮兮的笑著,「但是對我們來說,它是最好的滋養物,只要一顆就可以帶來加倍的力量、瞬間精進的修行……」

「不管怎麼說,在一般人的眼中它還是屬於禁藥。」季薰臉冒黑線的苦笑,「你這樣公開將藥拿出來,不太好吧。」

「不用擔心。」史提夫將極樂丸遞向她。「來,妳試試看。」

要我吃?開什麼玩笑!季薰暗叫不妙。

之前淺嚐一點就讓她吐的頭昏眼花、痛不欲生了,現在要她吞一整顆?這根本是謀殺!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碰這種東西。」她抗拒的起身往後退開,想拉遠跟對方的距離。

「別緊張。」史提夫拉住她的手臂,「剛開始接觸的確會很難過,但是當妳嚐過一次之後,絕對會被它吸引,相信我。」

信你才有鬼咧!「我不要,我要走了,你不要拉我。」

季薰試圖掙脫他的手,無奈對方的手勁強,就像是鉗子一樣的牢牢扣住她。

「不用害怕,我只是希望妳能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同伴……」

「我不想成為什麼同伴,放開我。」她惱怒的瞪著對方。

「妳不想改造這個世界嗎?」史提夫進一步說道:「既然上天給了我們力量,就是要讓我們成為領導者,成為特別的一群人。」

改造?領導?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季薰掙扎的動作逐漸趨緩。

「全部停止動作!警察臨檢!」

突如其來的警示聲打斷兩人,一群警察突然衝入店裡,熱鬧的音樂聲中斷、燈光全數被點亮。

「跟我來。」

拉著季薰,史提夫往後門出口快步走去。

一台黑色跑車停在門口接應,季薰被連拉帶扯的推上車,車裡除了駕駛以外,副駕駛座還坐著一名男子。

還沒坐穩,跑車隨即發動、急速行駛,甩開數量包圍在附近的警車,朝著未知的目的地前進。

「喂!你到底想做什麼?要綁架我嗎?」望著車窗外漆黑陌生的街道,季薰氣憤的質問。

「不,只是想帶妳參觀。」史提夫笑著回應。「妳不是已經被我的說詞打動了嗎?」

「誰被你打動啊!我是被你嚇到!」季薰沒好氣的罵。

「咯咯咯、咯咯咯……」坐在副駕駛座的男子突然發出奇怪笑聲,吸引了季薰的注意力。

對方頭戴灰色鐘型帽,寬大的帽簷將男子臉部遮去大半,虎背熊腰,壯碩的身形簡直可說是健美先生的放大版。

「史提夫,你抓的這個人質十分特別啊。」男子說話的聲音不同於一般聲線,有點像是透過變音器說話、或是動過氣管開刀手術的變異音質。

「T先生,她不是人質、是伙伴,我終於找到適合加入我們的人了。」史提夫語氣激動、欣喜若狂的說道。

T先生?那個藥頭?原來這一切就是他在搞鬼!

「你是要我當販毒的同伙嗎?我可是事先聲明,我頂多幫你們賣毒品,不要叫我吸毒。」季薰半妥協的說道,試圖以此套出更多線索。

「咯咯咯……」被稱為T先生的男子再度笑了,「販售毒品?史提夫,這個女人好像什麼都不知道。」

「我還沒時間跟她說明。」史提夫回道。

「你可以帶她去藥廠見識一下。」T先生點頭回應。

「是。」獲得允許,史提夫臉上的笑容更深。

真糟糕,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斷了訊息。季薰無奈的苦嘆。

這次的行動他們分成兩路進行,季薰負責從史提夫口中套話,取得其他證據,而魈則是從藥頭這條線下手,他想辦法混入毒品交易的包廂,等時機一到,立刻發出暗號通知林聖杰,讓他帶領員警衝入搜索,然而,現在的情勢卻完全超出狀況。

季薰曾經試著傳呼魈,但對方卻始終沒有回應……

這種狀況下,她也只能想辦法靠自己脫身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車程,車子駛入一間工廠,放季薰與史提夫下車後,駕駛載著T先生掉頭離去。

儘管已經是深夜,這裡依舊是燈火通明,機器的運轉聲接連不斷傳來,窗口映照出不少忙碌工作的身影。

「來吧,我帶妳參觀。」史提夫拉她進入廠房。

廠房的規模就像是一般的製藥公司,裡頭有許多令人眼花撩亂的機器設備林立,工作中的員工約莫十多名,他們全都默默的埋首工作,沒有任何交談互動,就連史提夫拉著季薰走入,那些人也全然沒有反應,廠房裡只能聽見機器的運轉聲響。

入口的左側有著一個大型水泥槽,高度約莫半人高,幾乎佔去廠房四分之一的面積,汙濁的邪氣覆蓋其上,詭異的吼叫聲不斷從裡頭傳出。

「那裡面……是毒品的原料?」季薰猜測著。

「聰明,妳想看看是什麼東西嗎?」史提夫領她走向水泥槽。

近距離觀看,季薰這才發現水泥槽並不只有表面的高度,它的內部還下挖了一層樓的深度,裡頭堆滿了異種與小妖小怪,牠們在裡頭扭動、吞噬彼此。

當季薰看見那些「原料」時,驚愕與疑惑全寫在臉上。

「那些都是人造妖怪,我們叫牠『實驗體』。」史提夫如同簡介般的說道:「極樂丸的主原料就是用牠們提煉出來。」

「就算是人造品,牠們還是會動、會吃人的妖怪,你竟然拿這種東西做成毒品?」季薰的音調高了幾度,她無法想像人類將這些妖怪藥丸吃下的狀況。

「極樂丸不是毒品。」史提夫再度澄清。「我來為妳做個示範吧,看完後妳應該會更清楚狀況。」

他拿出一顆藥丸,瞄準了一隻體形明顯弱小的實驗體,指尖一彈,極樂丸便被射入實驗體體內。

短短數秒間,那隻實驗體的妖力瞬間增強,身軀也壯大數倍,藉由極樂丸的幫助,牠反過來啃食原本要吃掉牠的妖怪。

季薰這下終於明白史提夫所說的「補品」由來,但是……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這顆小小的藥丸裡,擁有妳所想像不到的力量。」史提夫像是吃糖果般,往嘴裡丟了一顆,妖氣瞬間提升不少。

「可惜它的效用有時間限制,必須持續吃才能維持住力量。」史提夫有些惋惜的道。

「不,等等,你把我搞糊塗了。」季薰試圖釐清狀況,「你用實驗體製造這些藥,所以藥裡面有牠們的力量,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是從哪邊抓來這麼多妖怪?還有,既然你說這些藥是補品,那你應該要賣給『同類』啊,現在買藥的都是普通人不是嗎?難道說他們吃了也會產生反應?」

「妳問的還真詳細。」史提夫輕笑著,「這是不是表示妳有興趣加入我們?」

「我要先了解情況再作決定。」季薰推託的回道。

「沒問題,我會跟妳說清楚,因為這也是我帶妳來這裡的目的。」」史提夫爽快的點頭答應。

「我們製造出水泥槽裡的實驗體,用牠們做成藥物,但是製作一顆補藥需要耗用很多生氣,這些實驗體的力量很微弱,沒辦法製造出我們需要的藥量,後來我們把牠們放出去,讓牠們大量進食、提升力量,然後再來製成藥品。」他用閒話家常的口吻,說出令人驚愕的事實。

「第一階段我們算是成功了,但是這樣還不行,為了要有更好的『品質』,我們需要更精煉的力量,所以我們將藥品賣出去……」

說到這裡,史提夫轉頭望向季薰,神情透著興奮。

「妳剛才問我,人類吃了有什麼用處,對吧?」

「嗯。」她不安的點頭。

「他們的功用就是被實驗體吞噬,成為藥的一部分。」異樣的光芒在他眼中閃爍。

「你是說所有吃了這個藥品的人,他們都會變成妖怪?」季薰確認的追問。

「不,他們會變成空殼,那些人的靈魂會被抽空,成為實驗體的養分。」史提夫突兀的大笑,聲音猶如鬼嚎。

「抽空?難道新聞上那些人……」季薰想起近期幾件無故昏迷的新聞案件。

「那些人應該覺得很榮幸。」史提夫不否認的點頭,「他們應該覺得很慶幸,原本混吃等死的人生,現在被『濃縮』成有用的東西。」

……這算哪門子的榮幸?季薰忍著揍人的衝動,她還有好多事情不明白,在釐清之前,她還不能跟對方撕破臉。

「你的意思是說,這些藥丸會吸收他們的生命。」季薰歸納出對方的結論,「可是你們怎麼『回收』藥丸?它都已經被消化掉了不是嗎?」

「就算被製成藥丸,這些實驗體還是擁有強大的再生能力。」史提夫用稱讚的口氣說道:「牠們會在人類體內重新凝聚,將人體當成飼主寄生,隨著用藥量增強力量,等到將飼主靈魂吃光,牠就會脫離飼主回到這裡。」

他指了指水泥槽。「『血是最好的培養品』,這是T先生常常掛在嘴邊的說詞,事實上也是很貼切。」

順著他的動作,季薰的目光重新回到水泥槽裡,先前那隻因為藥物壯大的實驗體,現在已經縮回一般尺寸,繼續跟其他同類爭鬥。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重複這個循環,販售給人、讓實驗體吸收生氣、重新製成藥物然後再來販售,一直到提煉出最精煉的上等補品為止。」

「你殺了那麼多人,就只是為了獲得更強大的力量?那種東西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季薰完全無法認同他的想法。

「妳有沒有想過,像我們這麼特別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是什麼樣的定位?」史提夫開始跟季薰分享他的見解。

定位?這是機智問答還是心理測驗?

「我想我們應該是……一般的普通人吧?」季薰小心翼翼的挑選用字。

「不、不,妳不應該這麼看輕自己。」史提夫雙手捧著她的臉,神情認真的道:「我們絕對跟那些沒用的人不一樣,他們只是地上的狗屎,我們是高貴的鑽石。」

「……之前新聞有說,有人用牛糞做出鑽石。」

不是想搞笑,但是季薰聽到這種比喻時,她直覺就想到那則新聞。

「好吧,我比喻錯誤。」史提夫回以一個無奈的苦笑。「或許用廢物、糧食、奴隸這類的說詞形容他們,妳會比較容易理解。」

「還沒想清楚這個答案時,我總是很害怕,我不懂為什麼我會擁有能力,『如果因為這樣我被當成異類怎麼辦?』我總是會這麼想,後來因為T先生的關係,我終於明白了。」

他激動的握緊拳頭,雙眼放光、欣喜若狂的說道。

「因為我們要成為領袖,我們要成為管理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我們才會擁有力量!」

「你是打算跟我說『勝者為王、強者生存』這種理論嗎?」季薰猜測的問。

「沒錯!」史提夫毫不遲疑的點頭,「這個世界有太多沒有用的人,他們憑什麼跟我們平起平坐?如果要依照能力劃分階級,那些人就連當奴隸都不如!我們打算建立一個新的國度,重新擬定階級制度!沒用的廢物就讓他們成為實驗體的食物,我們的補品。」

「聽起來是個大工程。」季薰不以為然的點頭。

在她聽來,史提夫的說法誇大而且不切實際,她不認為這種事情有可能辦到,只是史提夫的痴人說夢。

「偉大的改革本來就需要時間。」史提夫陶醉在他的假想情境中。「我已經可以預見這個世界進化的那一刻,那些無能的傢伙就全數剷除,讓精英統治世界!」

「你是不是毒品吃太多,精神錯亂了?」季薰朝水泥槽丟入幾張火符,裡頭瞬間成了火海。

「不好意思,我對你們的計劃沒興趣。」

看到實驗體被燒毀,史提夫不怒反笑,「妳以為我們就只有這個實驗場?」

他往嘴裡丟了一顆極樂丸,緩步走向季薰。

「……」發現對方神情越來越怪異,季薰警戒的跟他保持距離。

「真糟糕,果然被T先生說中了,妳是敵人。」邊說,他又邊往嘴裡丟了一顆藥丸,「帶妳來這裡只是想要先試一試妳,現在妳已經出局了。」

「停止工作,抓住這個女人!」史提夫大聲喊道。

命令一下,所有員工全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向季薰靠近,也就在他們接近後,季薰才發現這些人的表情渙散、眼神空洞,僵硬的行走步伐就像是被人操縱的傀儡。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