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居酒屋後,季薰一路直衝西門町,在佐˙司魂院的店鋪「11-11小舖」門前停住腳。

店裡頭有幾名女孩站在商品櫃前觀看,嘰嘰喳喳的討論商品,櫃檯處站著一名女店員,臉上掛著服務員的招牌笑容,眼神卻顯得有些放空,似乎是正在發呆。

季薰在店門口撥了一通電話給魈,請他帶自己進屋,不一會,一名小女孩來到季薰面前。

她身穿一件改良式短旗袍,頭髮挽束於頂,梳成了左右邊各一的小髻,部份髮絲順著髮髻收尾處垂落。

季薰記得她,那個小女生是她之前到這裡時,前來領她進去的女孩──小彌。

一名少年尾隨在她身後出現,他的額上長著獨角,當然,凡人看不到那隻獨角,臉上明擺著不情願,彷彿正在做什麼苦差事般。

「嘖,又是妳啊?」見到季薰,少年隨即發牢騷,「妳又跑來做什麼?每次來都還要我們出來『迎接』,很累的耶。」

「景泱,你怎麼又這樣?」小彌尷尬的制止,並熱絡的向季薰問好,「姐姐,好久不見,妳的眼睛還好嗎?」

「嗯,已經恢復了。」季薰點頭回應。

「魈大哥跟澄楓大哥正在討論事情,我先帶妳進去吧。」小彌拉起她的手往裡面走。

「嘖!走的時候記一下路,不要每次都要我們出來帶人。」景泱依舊口氣欠佳的叨念,「下次要我再出來帶路,我就要跟妳收一隻雞腿當做酬勞!」

「啊?雞腿?」突然聽到這種要求,季薰還以為自己聽錯。

「妳有意見嗎?」景泱白了她一眼,「請人幫忙當然要給一點禮物當答謝,這不是做人的基本禮貌嗎?妳人類是當假的啊?連這也不知道。」

「你要的禮物就只是『雞腿』?」季薰還是第一次聽見這麼「簡單」的要求。

一般人至少會說要一個「雞腿便當」或者吃一餐大餐吧?

「要、要是妳麻煩我太多次,數量當然會增加啊!」發現好像被季薰「小看」,景泱刻意裝出大人口氣。

見他這副小大人的模樣,季薰笑了出來。「知道了,下次我會記得買來。」

穿過後門,眼前出現寬敞的庭院,周圍頓時也熱鬧了起來,各個時代的亡魂在此川流不息,有些亡魂看上去與活人無異,有些則是缺了腿、斷了手、沒了頭,或是肚子被剖開、身體被刺穿幾個洞……模樣甚慘。

三人朝位於中央的老洋房走去,亡魂們規矩的在門前排成兩排,留下中間走道供人行走。

在季薰經過他們身邊時,有些亡魂立刻別過頭,將自己的面貌遮起,有些則是直盯著她猛瞧。

小彌領她來到位於大廳角落的區域,這裡是提供訪客等候、休息的地方,用半人高的木板牆隔成一個半開放空間。

「請在這邊等一下,魈大哥忙完就過來了。」小彌笑嘻嘻的說道:「我們這邊有果汁、紅茶、咖啡,妳想喝哪種?」

「咖啡,謝謝。」

「我要紅茶!」景泱跟著點餐。

「你剛才不是才喝過?」小彌皺眉反問。

「我又口渴了啊。」他理直氣壯的道:「快去、快去,我快渴死了。」

「知道了啦。」

小彌轉身往外頭走去,離開不到一分鐘,附近突然爆出騷動聲。

「攔住她!不可以讓她出去!」

「侍衛,快攔住莉雅!想辦法制服她,快點!」

「沒事的人不要靠近!閃開!」

「怎麼回事?」季薰才剛站起身,小彌的尖叫聲隨即傳入她耳中。

「小彌!」景泱擔心的衝了出去,我則是尾隨在他之後。

大門外,小彌被一名穿著實驗長袍的女子抓著,一步步往外退,原本站在外頭排隊的亡魂,此時全驚慌的後退、散開,不敢太過接近。

「莉、莉雅姐姐,妳、妳怎麼了……」小彌被她勒住脖子,呼吸受制,話也說的斷斷續續。

小彌的詢問並沒有獲得莉雅的回應,對方發出奇怪的吼叫聲,怒目瞪著周圍的人群,另一隻手張牙舞爪的揮舞,一名亡魂走避不及被抓到了,馬上就讓對方吸走了精氣、吃了進肚。

「放開她!」景泱衝到她面前,「妳瘋了嗎?妳抓小彌做什麼?」

「不要太接近,莉雅她被『附身』了。」一名同樣穿著實驗衣的少年現身,他看起來比景泱與小彌年長幾歲,髮色是特殊的白中帶藍。

「附身?被什麼東西附身?」景泱焦急的追問。

「研究體。」少年簡略的回道。

「吃……我要吃……」莉雅咧開嘴,瘋狂且詭異的笑著。「我要吃了你們……全部吃了。」

「沒事的人閃開!」少年命令道:「要是太靠近被她吃掉,可別說我沒提醒你們。」

聽到這番話,亡魂們立刻躲的躲、閃的閃,生怕自己成了對方的食物。

「兩個小隊防守前後門,絕對不能讓她跑出去。」少年緊接著下令。

「是!」

一切就在兵荒馬亂中就緒,庭院剩下幾人跟莉雅對峙著。

「我好餓……好餓……」抓著小彌的手逐漸收緊,對方的指甲陷入她的肉裡。

「莉、莉雅姐姐,好痛……」小彌的臉色由紅轉白,嘴唇逐漸發青。

「放開小彌!」景泱一個箭步衝上前,亮出利爪,朝莉雅攻了過去。

莉雅的手臂被他抓出了血痕,卻也沒有因此鬆手放開小彌,而是反過來揪住她的領子,像是對待物品一樣,隨著她與景泱的打鬥動作將她拉來扯去。

「景、景泱,不可以出手太重,她、她是莉雅姐姐啊。」儘管被當成人質,小彌還是心繫莉雅的安危。

「笨蛋!先顧好妳自己吧!都快要被吃掉了,還在那邊囉唆什麼?」攻防之中,景泱努力找尋救人的機會,一個沒留神,自己卻反過來被利雅掐住了脖子。

「呵呵,第一個……就先吃你,吃掉。」她目露貪婪神色,將景泱抓向自己。

「想吃我?妳還早的很!」

就在她準備張口咬下時,景泱反過來給了她的頭部一記重擊,這個傷害讓對方頭暈目眩、跌跌撞撞的退了幾步,景泱趁機掙脫箝制,起手順勢一抓,將小彌從對方手中救出。

「快跑!」景泱催促小彌退避,希望她能遠離戰區。

「危險!她過去了!」

「小心後面!」

旁人焦急的吶喊傳出,本以為那記攻擊應該可以稍微拖延幾秒,沒想到對方下一秒就出手攻了過來,措手不及的景泱,唯一的反應就是用身體護住小彌。

安靜的等待幾秒,景泱預期中的攻擊卻沒有落下,抬頭一看,發現前方站著幾個人,季薰與少年護在他們前方,莉雅則是暈倒在魈的懷裡,額上貼著一張符咒。

「怎麼回事?乙汰。」玹澄楓站在門口處,詢問的問著。

「有人不小心將研究體的瓶子打破。」穿著實驗外衣的少年娓娓道來。「那東西在實驗室裡衝來撞去,莉雅想去抓它,卻反過來被它侵入體內,結果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

「有辦法將它拿出來嗎?」玹澄楓轉而詢問魈。

「可以,但是要先找到它的位置。」魈讓莉雅躺在地上,從口袋中拿出另一張符紙,臉色嚴肅的在她身上掃視。

「莉雅姐姐的肚子腫起來了。」小彌驚駭的喊。

平坦的小腹腫起一顆拳頭大小的物體,那東西在她的體內胡亂竄動,連帶讓莉雅出現痛苦神色。

「它在進行吞蝕了。」

魈試圖將符紙貼到腫瘤上頭,但當符咒接近時,那腫瘤隨即消下,潛入身體深處。

「那顆東西怎麼不見了?跑到哪裡去了?」景泱瞪大眼,忙碌的找尋。

「躲進去了。」魈無奈的苦嘆。「如果讓它吞噬完成,你們就要少一個成員了。」

「我來吧。」魈手上的符咒被季薰取走。「請讓她站著。」她道。

魈以劍指在莉雅額上的符咒憑空書寫,而後喊了聲「起」,人就這麼直挺挺的起身。

「麻煩給我一個容器,要抓那個東西的。」季薰向旁人討著。

「請裝在這裡面。」髮色淡藍的少年,從實驗衣口袋中拿出一個玻璃罐。

沒有花費太多時間觀察,季薰站在莉雅側面,一手抓著符咒從正面打向對方身體,當那物體被符咒從體內驅逐,自背部竄出時,恰好落入了預備在後的罐子,抓緊時機,季薰動作迅速的將罐口蓋上,讓它無法逃竄。

「手法很漂亮。」少年讚賞的笑笑,「我叫做乙汰,是實驗室的負責人,感謝妳幫我們抓到逃脫的研究體。」

「我是季薰,很高興能幫上忙。」季薰將罐子交給對方。

「來幾個人將莉雅帶去醫務室,讓元謙大人為她治療傷勢,其他人跟我回實驗室繼續研究。」乙汰命令道。

「好了。」玹澄楓拍了兩下手,示意眾人注意。「事情已經解決了,大家各回崗位做事,今天的案子很多,大家要加油點。」

「是。」眾亡魂們忙碌的動了起來。

「季薰小姐,好久不見。」玹澄楓走到她面前,客套的寒暄,「不知妳今天來是……」

「她來找我。」魈笑嘻嘻的插嘴,眼神更是直接在季薰身上掃視了一趟,「嘖嘖,我們不過才幾天沒見,妳的氣色越來越好,整個人容光煥發,比前幾天的模樣好多了。」

習慣對方的毒舌後,突然聽到這一連串的稱讚,讓季薰有些無法反應,只能尷尬的笑著道謝。

「好了,我們來言歸正傳吧!」魈直接切入主題,「妳是來付款的吧?真是辛苦妳了,我本來打算晚上再過去跟妳拿,沒想到妳竟然親自……」

「我沒有錢。」季薰直接了當的道。

「呃……我好像沒有聽清楚,可以請妳再說一遍嗎?」魈用小指掏了掏耳朵。

「我沒有錢可以給你,我想要當你的助手,用我的工資償還。」季薰一口氣說出她的想法。

只要成為魈的助手,季薰就可以完全掌握他的行蹤,這樣就可以制止魈因為川羯的委託,去傷害其他無辜的人,這就是季薰方才在居酒屋裡想到的計策。

「我有聽錯嗎?」魈重複著他所聽到的話,「妳是說妳沒有錢,所以想當我的助手,在我身邊做事,用工資償還?」

「對,沒錯。」季薰重重的點頭。

「……」魈臉色嚴肅的盯著季薰。

「哈哈哈……妳裝的還真像,真是的,我差一點就相信了。」魈失笑的搖頭。「還好我有事先調查過妳的資料,妳怎麼可能沒有錢?就算妳本身沒有,妳不是有一堆朋友嗎?有幾個還蠻有錢的不是?像那個開居酒屋的老闆娘啊,妳可以去跟她借。」

「命子她從不借錢給員工。」

「那、那個很有名的模特兒呢?他叫什麼來著?好像是東什麼的?我聽說你們感情很好。」

「東伶他……他的錢拿去投資股票了,現在股票大跌,慘賠,他沒錢了。」季薰扯著謊話。

「那個開模特兒公司的呢?」魈繼續點名,「那個人又精明、又會做生意,他身上不可能沒錢。」

「既然你都知道凱安是個精明的人了,你覺得他有可能將錢借給我嗎?」季薰用他的話反問,「一百八十萬又不是什麼小數目,我跟他的交情可沒有好到能借這麼大的金額。」

「其他人呢?隨便找幾個朋友湊一下──」

「拜託!請你答應我吧!我會努力工作!一定會很認真、很努力的工作!」季薰雙手合十的哀求。

「妳當我是笨蛋嗎?」魈態度冷淡,語氣欠佳的道:「妳欠我錢,要在我這裡工作,用『我的錢償還我』?我又不是傻了,怎麼可能答應妳這種事情。」

「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啊!」季薰努力的毛遂自薦,「單就工作效率來說,一個人肯定沒有兩個人來的迅速,有了我幫忙,就可以事半功倍,你也可以多接一些案子。」

「拒絕。」魈直接了當的回道:「我再給妳三天,要是三天到了,妳還沒辦法給我錢的話,我就挖下妳的眼睛去賣。」

「可是、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啊。」季薰努力想著說詞。「其實我也可以一走了之,讓你找不到我,這樣我不就不用還了?但是我還是跑來了,明明身上沒錢,我還是跑來找你,我就是希望可以跟你好好解決這件事情,我也不希望事情鬧到這個地步。」

季薰雙手摀住臉、無助的低聲啜泣。

「不然、不然……眼睛你拿走好了,反正三天後我還是沒錢,用不著多浪費你的時間,你現在就拿走好了。」

「魈大哥,你不要這樣啦。」看到季薰如此悲傷,小彌同情的幫腔。「你之前不也是說覺得工作很多、很累嗎?現在有個現成助理不是很好?」

「我覺得小彌的建議不錯,若你要找助手,季薰小姐勢必是最佳人選。」玹澄楓贊同的附和,「畢竟她本身對抓妖治鬼有經驗,能力也不錯,肯定可以幫上許多忙。」

「那是兩碼子事。」魈可不同意這論調,「有人說要當助手我就一定要收嗎?好歹也要看一下能力跟基本條件。」

「你的基本條件是什麼?」季薰追問。

「36、24、36。」魈直接報上一組三圍數字。

……這個大色狼!季薰臉冒黑線的瞪著他。

「呃,季薰小姐看起來身材很好,應該……差不多吧。」玹澄楓尷尬的笑著。

「我的三圍是這樣沒錯。」季薰挺胸叉腰說道。

「但是我要的罩杯是C,妳是D。」魈得寸進尺的道。

儘管平日總是大剌剌的,沒個女孩樣,但,怎麼說她都還是一個女生啊,現在竟然被人直接公開「尺寸」,她頓時羞紅了臉。

「你、你這個人根本就是膚淺!」她氣呼呼的罵道:「哪有人用三圍衡量人的基本能力!難道你這個工作需要靠身材嗎?」

「需要啊。」魈回的理所當然,「有時候為了收集情報,總是要犧牲一下色相。」

「這意思是說,你有時候會裝成女人,出賣你的色相?」季薰質疑的挑眉。

「當然。」魈信心十足笑著,「而且我扮成女人時,還被誇說我是美人,有很多人搭訕喔。」

「你騙人!」季薰指著他的鼻子,氣呼呼的大吼:「你這種樣子要怎麼扮成女人?不,就算可以變成女的,你也是那種高大魁梧的女生,怎麼可能當美女!」

「那是商業機密。」魈故作嫵媚的朝她拋去一記媚眼。

「噁~~」一旁默默「觀戰」的景泱,很不給面子的發出乾嘔聲。

「紅毛仔,你吃壞肚子就到廁所去吐,不要吐在這裡。」魈朝他揮手驅趕。

「跟你說幾次了,不要叫我紅毛仔!」景泱咬牙切齒的爆吼:「我叫做景泱!景泱!」

「我當然知道你叫做景泱,不過那兩個字唸起來很不順。」魈痞痞的笑著。「這樣吧,既然你不喜歡紅毛仔,我叫你橘子頭好了。」

「你這個死人類,信不信我咬你!」景泱怒目威脅著,嘴角的虎牙顯露在外。

「咬我?」魈挑釁的笑著,「你要不要自己算算,跟我打了這麼久,你有那一次咬到我?」

「這一次!」景泱雙手一張,爪子就像彈簧刀一樣彈出。

「冬令進補的時間還沒到,你就這麼急著要讓我吃掉?」魈朝他挑釁的招手。

「我咬死你!」景泱朝他飛撲而去。

「等、等等,怎麼你們突然打起來呢?」見到兩人打起來,小彌著急的制止,「原本的話題是季薰不是嗎?」

「很明顯的,這是一種故意迴避話題的手法。」玹澄楓意有所指的笑笑,「這樣吧,要是他不肯收妳當助手,妳就來幫我們做事吧。」

「咦?」沒有預料到玹澄楓打算聘顧自己,季薰頓時無法反應。

「妳也看到這裡的『人潮』了。」玹澄楓指著擠滿整個大廳的亡魂,「每天我們都有處理不完的案子要忙,可是人力又嚴重不足,所以有些案子就會外發給『有能力』的人。」

「反對!」正在跟景泱來回攻防的魈,抗議的大喊:「就算她有能力又怎樣,她是個新手,對這邊完全不了解,根本不能接下佐˙司魂院的工作。」

「反對無效。」玹澄楓堅持著,「雖然她的經驗不足,但,見識過她之前的表現後,我相信她可以接這裡的工作。」

「喂,玹澄楓,你要我降價就說一聲,不要用這種手段。」魈戲謔的笑著,「我才不相信你敢將案子交給她。」

「魈,打架的時候你最好專心一點。」玹澄楓輕笑著提醒。

「碰!」一個沒留神,魈被衝向他的景泱給撞飛。

「哼哼,看來我快要有肉可以啃了。」景泱得意的笑著。

「你這隻笨狗,真的打算讓我做成狗肉火鍋?」魈晃晃頭,狼狽的起身。

「季薰,走吧。」玹澄楓對她提出邀約,「剛好現在有幾個案子,我們到辦公室聊。」

玹澄楓領著季薰往建築物內走去,丟下纏鬥中的景泱與魈。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