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網的改版公告隔天就發佈了,又過了幾天,零度領域隨即進行了改版。
改版之後的遊戲除了出現公會城任務之外,同時也新增了幾座島嶼以及城市,另外還多出了一些新技能、新職業,像是:創作者、卷軸商人、賭神、大富翁等等。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
手上拿著Z卡,焰星的表情有些無奈。
「你不是說這任務需要有很多人才能啟動?要我找人過來?」負責召集人員的痞子殺手,一臉不解的反問。
因為公會城任務屬於大型的團體任務,這類型的任務有最低人數限制,遊戲官網已經發表了條件──收集Z卡之後,需要一百個人以上在現場才會啟動任務。

也因為這樣,大部分能在這時間上線的成員全被召集回來,龐大的人數將商會擠的水泄不通。
「……任務只說需要一百個人,你找幾千人回來做什麼?」焰星頭痛的反問。
要是有一天,我們公會的成員全部集合,那應該很壯觀吧……望著面前人滿為患的人潮,我有點心驚的退了幾步。
之前曾經聽其他人說,我們公會的成員人數接近數萬人,不過,像我這種對數字遲鈍的人,光是聽數值其實沒有什麼特殊感覺,一直到親眼見識到數千人的陣仗,這才對所謂的「萬」有了新一點的認知。
「如果我只有找一百個人,結果要是有人突然肚子痛或有其他約會,臨時不能上線,那不就糟糕了嗎?」痞子殺手說出他的想法,「人多一點有備無患嘛!而且這樣也比較熱鬧啊,等一下大家還可以組個公會團,到處去掃蕩地下城。」
「……」
已經不想跟他多說的焰星,默默的將Z卡放到桌面上,並往卡面上頭浮現的「是否要啟動任務」的文字按了下去。
霎時間,那些Z卡全飛升到半空中,在一道閃光過後,那些Z卡形成了一個數尺高的多面型水晶體,緊接著,一個響亮的聲音從水晶中傳出。
『收集到我的訊息的有緣人啊,請專注聆聽我接下來的話吧。』
在任務開始之後,原本熱鬧喧嘩的會場立刻安靜下來,眾人安靜聆聽著任務內容。
『我叫作「帝普羅斯」,是「零族」的領導者,我跟我的族人們創造了這個世界,管理這個世界,你們給了我們「神」這個稱號……』
『很久以前,這裡本來是一個美好而和平的世界,但是在邪惡的「薩伊德」出現後,一切都改變了,他是我們零族的叛徒,他殘害了不少族人,還囚禁了我、釋放邪惡污染這個世界,為了尋找援手,我將我的意念化成了卡片,讓清風帶著它飛往世界各地……』
『我需要你們的力量,循著我的指示去做吧,去收集我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力量,我將在遠方引導你們,告訴你們該怎麼對抗邪惡。』
說出了這一段話後,水晶轉變成一張地圖,地圖上頭標示出一個紅色圓點。
『在你們行動之前,先去地獄吧,去地獄尋找我放置在那裡的通訊圖騰,它可以讓你們跟我進行聯繫。』
說完這句話,對方的聲音就消失了。
地獄啊……看著羊皮紙上標出的地點,我思考著確切位置。
「那個紅點指的是哪裡啊?」有人不解的追問。
「應該是在『地獄的最深處』,它在地獄地圖的最西方。」我簡略的回答道:「那邊是一個高等惡魔聚集的區域。」
「貓,地獄就由妳去吧。」焰星直接將任務指派給我。
「咦?你們不去嗎?」我愕然的瞪大眼,還以為我們會跟以往一樣,一起執行任務呢!
「要解這個任務要準備很多東西,」焰星解釋的回道:「至少目前我們的裝備都需要往上升級,現在大家要分工合作幫忙收集材料,還有要進行團戰的訓練,培養公會所有成員的默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什麼時候公會有這麼多事情要作,我怎麼完全都不知道。
「貓,妳是在猶豫什麼啊?」老哥笑著反問:「反正妳之前在地獄待那麼久,那邊的任務跟怪物對妳來說應該都很簡單,一個人也能輕鬆解決吧?」
「可是一個人解任務很無聊啊。」我無奈的咕嚷著。
「親愛的貓貓,不要難過。」痞子殺手一把抱住了我,「我知道妳一定很希望我能陪妳去解任務,可是妳也知道,我是公會的會長,身為一個組織的領導人,我有很重大的責任要背負,有很多的工作要忙,我不能夠不負責任的跟妳私奔!妳一定要諒解我……我的愛、我的精神、我的靈魂永遠與妳同在,我的心永遠是跟妳緊密相連!」
「好、好,我知道,我理解,你去忙吧。」我隨便朝他揮了兩下手,隨口敷衍道。
「貓,要是遇到危險,妳就在心底呼喊我的名字吧!」痞子殺手繼續往下說道:「清風會將妳的聲音傳達到我耳邊,我一接到妳的求救訊息,我一定會用比電流還快的速度衝到妳身邊,我會成為銅壁般的護盾保護妳,我會變身成勇猛的騎士為妳作戰……」
「……來個人把他拖走好嗎?」我向周圍的人示意。
「痞子會長,你該去忙了。」焰星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直接將他拖開。
「等等、等一下。」痞子殺手從焰星的手中掙扎脫身。「貓,為了表示我對妳的支持、祝福、期待,還有我對妳的愛……就讓我送妳一程吧!」
「咦?」還沒反應過來,我便被痞子殺手殺死了。
「死痞子,你是故意的吼!」我沒好氣的瞪著他。
「原諒我,貓,我做的這一切全是為了我們公會的未來啊,我相信妳會諒解我,妳會體諒我的苦心對吧?」
沒有理會我帶有殺氣的目光,痞子殺手拿出一條手帕假裝拭淚,而後又朝我揮了兩下手。
「去吧,我會在這裡為妳祈禱,希望天神保佑妳一切順利……」
死痞子,等我完成任務,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心中一邊咒罵,我一邊選擇了前往地獄。
「咦?妳怎麼又來了啊?」見到我,負責接駁亡魂的卡美娜眉頭微蹙。
「閒著沒事就來逛逛囉!」我打哈哈的朝她笑笑,隨即登上了小船。
「妳來的正好,我正想找人聊聊。」卡美娜坐到我身旁,「你們那邊發生了什麼災難了嗎?」
「災難?沒有啊,妳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那就奇怪了……」卡美娜支著下巴,苦思道:「今天來了很多亡靈,一批接著一批,接都接不完,我還以為是你們那邊發生了什麼災難或戰爭呢!」
「不是啦,他們是來解任務。」我笑著回道:「因為這裡有新任務,所以大家就跑來玩囉!」
「原來如此。」卡美娜理解的點頭,隨後話題一轉,聊起了另一件事。「我剛剛有看到妳那幾個朋友喔!」
「貝佳他們嗎?」
提起在地獄中的熟人,我唯一能聯想到的人,也只有「獵惡巡狩隊」公會的他們了。
嗜好跟行事風格特殊的貝佳,因為對地獄中的一隻惡魔很感興趣,很想收他當自己的召喚惡魔,而那惡魔的招牌台詞是──想要收服我?等妳打敗我一千次再說吧!
因為這句話,貝佳就真的以為只要打敗惡魔一千次,惡魔就會成為她的侍從,於是,她只要一有空就會跑來找那隻惡魔挑戰,而其他人則是覺得這件事情很有趣,閒著沒事時也會陪貝佳來地獄玩,久而久之,他們這群人就成為了地獄的熟客。
才聽卡美娜提起貝佳的名字,我隨即接到她傳來的密語。
『貓仔,我要去找大藍,妳要一起去嗎?』
大藍是貝佳給那隻惡魔取的暱稱,因為那隻惡魔全身呈現藍色調、外型又十分巨大,所以玩家們都會以「大藍」、「藍胖」這類的稱呼叫那隻惡魔,惡魔的原本名字倒是沒幾個人記得。
『你們公會不解公會城的任務嗎?』我反問道。
『那個我們沒興趣,我們喜歡到處走動,不喜歡被固定在一個地區,而且聽說有公會城之後有一堆事情要管,感覺很麻煩。』
停頓了下,貝佳再度追問我。
『要嗎?妳要跟我去找大藍嗎?』
『可是我要去解公會城的任務。』我猶豫著。
『妳的任務在哪裡?』
『地獄的最深處。』
『那跟我家大藍是同一個地區,妳先陪我去找大藍,然後我再跟妳去解公會城的任務。』
『唔……也好,有人一起解也比較不會無聊。』
『那我在村子哪邊等妳。』
『好。』
說實話,貝佳會主動找我這還真是令我受寵若驚,以前我們都是在現場遇到,才會一起組隊解任務,平時並不會刻意找對方行動。
「對了,我剛剛還有看到遙日,你們怎麼沒有一起行動呢?」卡美娜突兀的問道。
「遙日也在這裡?」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腦袋頓時空了幾秒。
「他跟一大群女生一起來,那群女生好聒噪,我被吵的耳朵都疼了。」卡美娜嘟著嘴埋怨道。
MASK公會也參與了公會城的任務,所以遙日出現在這邊也算是理所當然,但是……女生又是怎麼回事?該不會他們公會對地獄任務熟悉的人,全都是女生吧?
這樣的猜測,在我上岸後全都被推翻了。
「遙日,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用的啊?」
「咦?這邊不能用魔法耶!」
「聽說這邊的玩法跟其他地方不一樣,不知道會不會很難……」
才剛走進商店街,我就看到遙日跟一群女生站在某間店的店門口。
對於女生們的詢問,遙日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不厭其煩的一個接著一個回答,似乎是跟她們聊的很開心,完全沒有不耐煩的模樣。
視線跟著他們從一家店到另一家店,心中猶豫著該不該上前打招呼攀談。
既然已經發現我喜歡他,那我就應該要主動一點,如果我不表現出來,遙日也不會知道……嗯,對,我就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去跟遙日聊天!就像以前一樣!
打定主意,我先做了幾次深呼吸,而後邁開大步……
「小貓~~」
突然,我被人從背後一把給抱在懷中,才跨出的步伐連帶被往後拖退了幾步。
「小娜?妳怎麼會在這裡?」我望向抱著我的她──麗蓮娜。
「我們跟貝佳來找她家的大藍啊。」搖晃著尾巴,麗蓮娜朝我笑著。
「咦?你們也是陪她來的?那她怎麼還約我?」我不解的反問。
當初還以為貝佳只有一個人行動,所以才找我跟她同行,現在看來,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她可能是覺得人多熱鬧吧。」麗蓮娜隨口答道。
貝佳會是那種喜歡「人多熱鬧」的人嗎?雖然對這點感到疑惑,但,我還是勉強接受了這個理由,畢竟除了這種猜測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可能的動機了。
「那……其他人呢?」我四下張望,找尋他們公會其他成員的蹤影。
「他們去買東西了。」點頭回答後,麗蓮娜突然反問我,「小貓,妳鬼鬼祟祟的在做什麼?」
「沒有啊,我哪有鬼鬼祟祟。」
「沒有嗎?」紅色的瞳孔半瞇了起來,麗蓮娜一臉不信的回道:「我明明看到妳在這邊躲來躲去,好像在躲什麼人。」
「……」其實,應該是我在跟蹤人才對。
「沒、沒有啦,妳誤會了,我是在找商店啦!」我尷尬的解釋:「上次買了一個道具,可是我忘記是在哪家店買的,所以才在這邊繞來繞去。」
「妳要買什麼道具?」
「就是那個……小機器人啊。」我隨口說道:「它可以幫忙攔阻怪物,我覺得蠻好用的,所以想要買幾個。」
「……小貓,妳的眼睛是用來裝飾的嗎?」
「啊?」
麗蓮娜手往旁邊一指,我胡扯說要找尋的機器人就擺在一旁。
「呃,哈哈哈,我剛剛沒注意看。」乾笑了幾聲,我迅速拿起幾個跑去找店老闆結帳。
等我結帳走出店家時,貝佳跟其他人也出現了。
「貓,妳東西都買齊了嗎?」格鬥天丸詢問道。
「還沒,等我一下,我馬上去買。」
「等等。」刺客叫住了我,「飛龍、金紙跟蠟燭……這些基本的東西我們有多買,等一下分一分就好,不用再買了。」
「喔,那我們可以出發了。」我停下腳步。
除了這些東西之外,我其實也沒有需要買的東西。
正當我們準備駕著飛龍離開時,土耳其藍的問話聲從旁傳來。
「貓,妳怎麼會在這裡?」
大概是結束了採購,MASK公會一行人全出現了。
「我被派來解任務。」
「我們也是要去解任務,要一起走嗎?」艾維克詢問著。
「好……」
我才剛想點頭答應,說出口的話卻被打斷了。
「不行……我們要先去找大藍。」貝佳幽幽的回道:「不能跟你們同行,真是很遺憾。」
既然覺得遺憾,那就不要拒絕咩!我們可以先去解任務然後再去找大藍啊~~我在心底吶喊著。
「大藍?」幾個人困惑的互望了眼。
「是『薩瓦多爾』嗎?」遙日說出了惡魔的名字。
「嗯,就是他。」提起那隻惡魔,貝佳臉上難得出現了淺笑。
「其實……我們還是可以一起走啊。」我有些緊張的開口說道:「反正都是在同一個地區,前面這段路是一樣的,快到目的地時再分散行動不就好了?」
「也對,那就這麼決定了。」格鬥天丸點頭答應道。
太好了!聽到終於能夠同行,我表面上強裝鎮定,心底卻是十分開心。
然而,這種開心的情緒卻沒有維持很久,當我們降落在「地獄的最深處」開始打怪時,我的怒火也逐漸的冒出。
吼~~那個女生幹嘛像八爪章魚一樣緊緊黏著遙日啊!
真是的,那種小怪物只要丟一顆閃光彈,他就會立刻逃走了啊!用不著硬要等遙日來救吧?
搞什麼啊?我明明就站在她附近,為什麼她被怪物追的時候,偏偏要跑向遙日,他明明離她很遠耶!
「嘿嘿嘿,我聞到美好的靈魂味道了,妳就成為我的食物吧……」
一隻長著銳利牙齒的惡魔出現,齜牙咧嘴的朝我笑著。
「少礙事!快給我滾開!」我發狠的一腳將他踢飛。
「小貓,妳的暴力程度上升不少喔。」麗蓮娜取笑道,跟她對峙的怪物被她用利爪撕成了碎塊。
「怎麼了?妳今天心情不好?」刺客隨口問道。
「沒有。」我嘴硬的反駁:「我只是想要快點解決他們,這些怪物看了很礙眼。」
「這裡離大藍那邊還有一段路,妳最好省點力氣,不然等一下會沒有力氣打大藍。」伯爵懶洋洋的道。
懶得動拳頭的他,只是拿淨水灑向怪物,將怪物群驅離他身邊。
是啊,我要冷靜一點,等一下還有事情要作,怎麼可以為了這種小事情抓狂?
我做了幾次深呼吸,努力將不滿的情緒調穩。
「遙日,你真的很厲害耶,剛剛打怪的樣子好帥~~」
「以後我找男朋友,就要找像你這種的男生。」
「遙日現在應該沒有女朋友吧?那我有沒有機會呢?」
「……」無言。
為什麼她們能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發言啊?
「擅闖的亡靈,我要把妳撕碎、啃妳的骨頭!」
「嘿嘿,又有食物上門了。」
「我要將妳全部吃下肚,讓妳連靈魂渣都不剩。」
兩三隻不知死活的食人妖出現在我面前,惡臭的口水流的滿地。
「可惡的怪物,全都給我去死!」
我揮舞著拳頭將他們全部打倒在地,同時還拼命用腳踩。
「想吃我?來啊!有那個實力就吃啊!咬我啊!」
「貓……冷靜。」
「是啊,不要激動,那只是怪物的台詞啊。」
格鬥天丸他們滿臉黑線的望著我,嘴裡勸著,但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勸阻。
在這群人之中,只有一個人支持我的暴走行為。
「貓,加油!」貝佳笑盈盈的喊著,「快點將這些垃圾解決,我們就可以去找大藍了。」
如同她急切想要見到大藍的心情一樣,貝佳清怪的動作也十分迅速,不過她不是像我一樣殘忍的暴打怪物,而是手拿繃帶般的長布條,輕盈的在怪物間跳動,利用布條將怪物們一個個綁緊、制服。
「呼、呼……」
好不容易停下了動作,喘著氣,情緒也在此時稍稍平復,而那幾隻食人妖已經被我踩的深陷土裡,無法脫身。
「咕嘎,我不敢了、下次不敢吃人了。」
「不要打了,我內傷了……」
「大姐,我知道錯了,以後我、我改吃素,我吃素……」
食人妖們眼中含淚的求饒。
我好像……打的有點過火了。恢復理智之後,我懊悔的嘆了口氣。
「……好恐怖。」
「嗯啊,怎麼那個女生這麼暴力啊?」
「她打怪的方式好狠。」
「我們……還是離她遠一點好了。」
嗚~~我的形象毀了,我、我也不是故意要這樣的啊。我在心底暗暗啜泣著。
「貓她其實很好相處,妳們不用害怕。」出乎意料的,遙日開口替我說話。
還好遙日不會覺得我很恐怖。聽到他的聲音,我不安的心情才紓緩一些。
其他人怎麼評論我,我都無所謂,重點是遙日的想法,只要他覺得可以接受,那就好了。
說也好笑,以前我常常在他面前暴走,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有女人味,但,現在我卻希望能在遙日心中保有好形象。
「我以前認識貓的時候,她就是像現在這樣,很喜歡打打殺殺,打架的時候甚至比男生還厲害!」遙日笑著說出了這樣的發言,「她是個很有趣的人。」
「……」
他說這些話的意思是──我在他心中跟男生沒啥兩樣?是這個意思嗎?
我無力的癱坐在地上,面對怪物勇猛無敵的我,被遙日的一句話給擊倒了。
「看吧!就叫妳不要打的太激動,現在腿軟了吧!」不明白我的真實原因,刺客一邊叨唸,一邊上前將我扶起。
「還能走嗎?要不要休息一下?」土耳其藍關心的詢問。
「還好,我沒關係。」我尷尬的笑笑。
「貓,雖然妳很喜歡打怪,但是也不用打的這麼拼啊。」艾維克取笑的說道:「妳只要說一聲,我們絕對不會跟妳搶怪的啦。」
艾維克的話引起其他人的竊笑,也讓我感到丟臉無比。
嗚,我的形象全毀了啦~~
「貓,喝一罐藥水補充體力……」貝佳將一個小葫蘆瓶遞上前,用著輕飄飄的語調道:「再加油一點,我們就可以見到可愛的大藍了……」
「謝謝。」
一口氣將貝佳遞給我的補品喝下,原本的疲憊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絕的體力。
「繼續走吧。」遙日在我喝下體力補充劑之後,隨即轉身往前走去。
「好。」
當我想要跟隨在他身後時,我的衣服被人拉住了。
「貓,妳走錯邊了,高塔是往這個方向。」格鬥天丸指著左前方的位置。
「已經……到高塔了啊。」我後知後覺的說道。
「小貓,妳今天恍神恍的很嚴重喔。」麗蓮娜朝我搖了搖頭。「妳到底在想什麼啊?」
「沒有啊,我哪有。」
「要分開了嗎?」土耳其藍朝我們揮手道別:「那我們就先過去那邊解任務了。」
「嗯,祝你們順利。」我朝她點頭苦笑。
「我們也走吧。」
沒有給我目送他們離開的時間,格鬥天丸拖著我往高塔的方向走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