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邊城外兩公里處,在雜草叢生的空曠地區,林立著數棟造型不一的建築物,眾人口中的廢墟,其實是由三棟半毀的高樓、兩座勉強算是完好的半圓型廠房,以及數間矮小的水泥倉庫所構成。
廠房有被大火灼燒過的焦黑碳痕,窗戶的玻璃全碎,只留下彎曲、斷裂的鋁製框架,鋼鐵的大門嚴重變形,甚至還有遭受燒溶的痕跡,水泥地面處處可見大裂縫以及暴露在外的鋼筋,柏油道路像是曾受到某種外力壓迫,路面呈現不規則的高低起伏及扭曲狀,部份路段甚至還有以九十度直角往上拉高的情況。
「靠!上面出現好多隻剪刀怪!」
「哇咧?這邊的都還沒解決完,怎麼又出現了?」
「糟糕!我的療傷藥用完了,誰能幫我治療一下?」
在紛雜的叫喊聲中,高樓頂端飛下了十多隻巨型機械怪物,眼睛如同魚眼,耳朵像魚翅,兩個短尖牙顯露在唇外,身體是人體形狀,雙手是巨大的剃刀形狀,背上還有對彎月型的機械翅膀。
選定目標後,剪刀怪隨即俯衝而下,朝我們發動攻擊。
「啊啊!才剛補血又被打到……」
「欸,那邊的小心!有幾隻飛過去了!」
「哇啊──」一名才剛被救活的人,現在再度陣亡。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復活了,多痛一次。」亡靈無奈的喊道:「有沒有人可以救一下?」
「現在很忙,你先趴著吧!」旁人朝他喊了回去。
「快點啦,地板很冷耶……」亡靈面露鬱色,身旁的鬼火更是加重了整體的灰暗氣氛。
「讓開、讓開,我要用雷擊了!」
一面網狀的雷電快速朝剪刀怪擊去,伴隨著漂亮的視覺特效,在雷電擊中怪物時,乳白色的氣流以同心圓狀向外散開,象徵雷電的漂亮藍光直衝天際,消散在風流中。
「好華麗的魔法!」我笑著讚嘆道。
「嘎啦啦,華麗?主人喜歡?」暴雷頭上冒出個大問號問道。
「嗯,它很漂亮啊!」不明白暴雷這麼問的緣由,我直接點頭回答著。
「嘎……」暴雷若有所思的叫了聲,隨即快速飛向附近的一隻剪刀怪。
「暴雷,你想做啥?」擔心它會遭到危險,我連忙舉弓瞄準那隻剪刀怪,防備它突然攻擊暴雷。
在接近那剪刀怪的同時,暴雷的身體突然出現細微閃光,一點一點的光點連成線,最後成了雷電的形狀。
「嘎啦嘎啦!」暴雷運足了氣,大吼一聲,它所聚成的雷電隨即攻向剪刀怪。
雖然沒有先前那般強大的攻擊力以及華麗的彩光,但,暴雷的力量已經足以讓剪刀怪重傷,連發了三次雷擊,暴雷這才順利將對方擊落。
「嘎嘎!」暴雷開心的飛回我身邊,雖然有點氣喘吁吁的疲憊感,卻可以感覺出它非常開心。
睜著水亮亮眼睛的它,似乎在等著我的稱讚,它用著有點害羞、有點急迫的態度在我面前飛轉著。
見到它像是小狗般的態度,我笑了出來。「暴雷,你變厲害了喔!」
沒想到以前總要我保護的它,現在竟然可以獨自戰鬥了。我真是為它的成長感到高興。
「嘎?厲害?」我的稱讚似乎不是它想要的,它用著些微沮喪的語氣詢問道:「漂亮嗎?」
「啊?」不明白它所問的事情,我不解的楞了下。
「嘎啦啦,雷擊漂亮嗎?」暴雷重複著。「主人喜歡嗎?」
原來它跑去打剪刀怪,是因為要給我看雷擊啊?明白了這點,我除了驚喜之外還有著份感動。
「嘎?主人、主人、主人……」沒等到我的答案,暴雷心急的不斷叫喊著。
「很漂亮!」我笑著摸摸它的頭。「暴雷的雷擊很漂亮喔!」
「嘎!」得到我的稱讚,暴雷又冒出了更多愛心。
心情極度興奮的它隨即又衝上天去,不斷用雷電將剪刀怪轟成焦炭。
雖然暴雷已經可以獨自應付剪刀怪,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我還是跟在它附近關照著,在暴雷遭受攻擊之際,適時用十字弓朝剪刀怪補上一箭,也趁著暴雷在空中擾亂剪刀怪注意力的同時,我利用機會瞄準剪刀怪的弱點,朝它們發箭攻擊,數隻剪刀怪隨即中箭墜落。
一般而言,怪物的弱點大部分都是眼睛、喉嚨或者心臟,可這剪刀怪卻偏偏跟別人不一樣,它的弱點竟然是在肚臍?
「為什麼弱點會設計在肚臍呢?」望著剪刀怪的屍體,我不解的唸道:「就算是怪物,也該讓它們死的有尊嚴一點吧?」
像是:因為頭被砍掉而死,或者是喉嚨被劃開、胸口被刺穿……這種死法感覺比較壯烈不是嗎?
「尊嚴?」解決完手邊的剪刀怪,遙日完全不能理解的反問我:「怪物的弱點位置跟尊嚴有什麼關係?」
「你看。」我指著附近地面的剪刀怪屍體。「像這種肚子上插著一支箭死去的模樣,不覺得它們死的一點也不……嚴重咩?」
想了很久,我勉強找了個適合的辭句。
「唔……」遙日再度皺起眉頭,用他那雙無辜至極的水藍眼睛,朝我發送疑問電波。
「算了,別理我。」我無力的朝他揮揮手,有時候,我真是覺得遙日跟暴雷好像,一樣單純無比。
我想,在遙日的感覺中,死亡就是死亡、打怪就是打怪,根本就不會像我這樣,還會顧及怪物死亡時的氣勢與美觀問題。
「我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啊。」正巧經過我們身旁的痞子殺手,聽見這段對話,開口插嘴道:「總比弱點是在屁眼好吧?要我選,我寧願選擇肚子中箭死掉也不要屁股開花。」
「……」無言。這種事情也只有痞子殺手想的出來。
「為什麼你會覺得肚臍比屁股好呢?」遙日充分發揮他好學的精神,繼續往這個話題追問下去。
「他只是隨便說說的啦!」不想讓遙日遭受痞子殺手的汙染,我試圖結束這話題。「每個人喜歡的死法不同。」
「不、不、不,我可不是隨便說說……」痞子殺手臉上出現詭笑,似乎又興起什麼怪念頭。
「少在這邊廢話!」我沒好氣的催促他離開。「你快去打怪啦!」
「不行,難得遙日想找我討論這麼深奧的問題,我當然要好好跟他聊聊。」
痞子殺手才正打算走向遙日,天空突然傳來一聲剪刀怪刺耳的叫聲。
「痞子,小心!有隻剪刀怪朝你那邊衝過去了。」天神樂朝我們這裡放聲大喊,適時轉移了痞子殺手的注意力。
「收到!」痞子笑著朝他們揮揮手。
面對來勢洶洶的剪刀怪,他反而將手上的巨傘收合,等待著時機,在對方接近時由下往上用力一揮,剪刀怪隨即被他打的老遠。
「帥耶!全壘打!」痞子殺手揮舞著巨傘開心的大笑,回頭還朝我們比了個勝利的V字。
「哇啊!」在剪刀怪落下的地方,拉布拉的慘叫聲傳來。
「看來有人被全壘打擊中了。」我為無辜的拉布拉感到可憐。
拉布拉大概沒想到,他竟然是被自己的隊友給搞掛的吧?真是可憐的傢伙……
「哎呀呀!剪刀怪竟然搞這種『自殺式』攻擊法!」痞子殺手將殺人的責任推卸給剪刀怪:「大家要小心啊!看到剪刀怪衝過去的時候記得閃一下!」
「可是剛剛那個不是……」遙日才想開口說明,卻被痞子殺手一把摀住嘴。
「走走走!遙日好兄弟,我們到別的地方打怪去!」說著,他就硬生生將遙日給拖走了。
 
將建築物外圍的剪刀怪清除後,我們隨即為隊友復活、療傷,整團人先進入附近的一棟建築物稍作休息。
「阿鐵他們說快要趕到了,我們先在這邊休息一下等他們吧!」天神樂對大家說道。
因為剛剛出現的剪刀怪數量太多,我們陣亡了不少次,天神樂的休息提議,大家全部舉雙手贊成。
「好累,我剛剛掛了九次,快痛死了。」拉布拉頹廢的躺在地上,面色哀悽的嚷嚷。
「我更慘,根本就是趴不停。」隊友甲忿恨不停的罵道:「莫名奇妙被一群剪刀怪圍攻,真是好衰。」
「今天的剪刀怪真是多的可怕!我從來沒遇過這麼多的數量。」
「我第一次來這邊打怪,這裡的怪物跟礦區那邊的差好多。」隊友乙朝我們苦笑著。
「礦區那邊是初級怪物,這裡的剪刀怪是中級啊!當然厲害很多囉!」拉布拉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
「咦?」聽到拉布拉的說法,隊友乙困惑的反問:「可是遊戲的官網不是說這裡沒有等級之分?怎麼怪物還會有什麼初級、中級、高級呢?」
「不只是怪物!」對有丙插嘴道:「去學校學技能的時候,不是也分成初級、中級、高級嗎?」
經對方這麼一提,我這也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之前的官網的確是說沒有等級之分,只有能力值的高低之分吶!
「難道你們不知道嗎?」痞子殺手突然反問著我們,語氣中帶有懸疑的氣氛,表情也同樣轉為神秘兮的模樣。
「知道什麼?」他的模樣提升了我們的好奇心。
「這就是傳說中的──『零度領域七大不可思議之謎』啊!」痞子殺手用著高亢的語調說出這結論。
「……」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傢伙又在胡扯了。
「原來是這樣!」幾個隊友似乎真的相信了他所說的話。
「那……其他六個謎是什麼?」
「這就要靠你們自己去發掘了!要是我都說出來了,那不是少了樂趣嗎?」痞子殺手繼續瞎掰著。
去!這裡就有個現成的「諮詢人員」了,我問遙日還比較快呢!
「零度領域的確沒有等級之分,」沒等我開口,遙日就善盡他的職責,為大家說明著。「不過,這裡說的級數是指『個人等級』,現在我們在聊的初級、中級、高級這幾個區隔,是依照能力值的數值區間做為分類,初等的能力值大概是數值在三百以下、中等是三百以上到七百、高等是七百以上,怪物群的區分大致上跟能力值差不多……」
「所以說,零度領域還是有分級制度的嘛!」某位隊友用著半理解的語氣回道:「只是它的區分變成能力值而已。」
「去,還以為這遊戲真的沒有分隔咧!結果只是換個稱呼而已!」另一名隊友用不以為然的評論著。
「當然要有區分。」沒有因為他們的評論感到不悅,遙日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要是沒有這樣的分類,你們該怎打怪?該怎麼判定玩家跟怪物誰強誰弱?之所以會說沒有等級之分,是因為這些數值區分是屬於內部程式的邏輯運算,玩家們不需要去理會它。」
「……」當遙日說明完時,眾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講解的真不錯。」痞子殺手為遙日拍了幾下手表示讚賞,「可以再請問一個問題嗎?」
「請說。」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雖然痞子殺手臉上帶著笑,但目光卻透出探尋意味。
「我從遊戲官網上看到的。」像是早有準備,遙日從容不迫的回答著。
「喔?這就怪了。」沒有因此停止,痞子殺手依舊追問著。「我在玩遊戲之前就已經將官網所有文章看過了,可是好像沒有見到這一篇?」
「你應該是看漏了。」遙日依舊是神色若定的笑著。「等級的解釋在官網問答區那裡,我是在那邊看到的。」
怪了,怎麼覺得痞子殺手好像想要套出什麼話?
雖然痞子平常都是一副不正經的模樣,但他對周遭事情的觀察力非常好,一點蛛絲馬跡都逃不過他的注意。
不想再讓他們繼續在這問題上打轉,我連忙岔開話題。
「對了!我接了要找藍碧晶石的任務,有人知道要去哪邊找嗎?」我拿出我從餐館老闆拿到的相片,藉機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我本來以為在這邊打怪,怪物就會掉出這些藍晶石,沒想到那些剪刀怪卻只是掉出錢、補品和裝備,完全沒有我任務要的物品耶!」
「嘎啦啦,藍碧晶石喲!藍藍的石頭!」暴雷望著照片,興奮的嚷嚷著。
「這種藍色晶石要去打地下室的蛛械獸才有,另外,紅色、白色、金色三種晶石也是要在地下室才拿的到。」天神樂說出晶石所在地之後,順帶還介紹出其他幾樣地下室特有的物品。
「地下室啊……」我的目光隨之飄向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口。
「嘎,地下室,好暗、好恐怖。」暴雷一副恐懼模樣的窩回我肩上。
「耶?原來妳叫做韃羅貓啊?」站在我附近的隊友突然開口嚷著。
「嘎啦啦,主人,韃羅貓,喵喵喵。」暴雷向他們介紹出我的全名。
「我們不是組隊很久了嗎?你現在才注意到我的名字?」我笑著揶揄道。
組隊之後,每個隊員的頭頂上空會顯示出自己的暱稱,因為怪物區經常會聚集很多團隊打怪,藉由名稱的顯示狀態,我們才能在人群中清楚分辨出自己的隊友。
「唉呦,組隊之後就忙著打怪了,哪有時間看清楚名字啊?」那人喊冤似的嚷嚷著,後頭又再補問了句:「妳該不會是因為戰神的關係,才取這個暱稱吧?」
「妳是戰神迷嗎?」另一人也跟著好奇的追問。
「不,她就是戰神的那隻貓。」痞子殺手替我答覆了對方,同時也朝他們自我介紹道:「順帶一提,我是戰神裡的痞子殺手,請大家多多指教。」
「我們知道啊,你的暱稱不就是『戰神正牌的痞子殺手』嗎?」隊友當痞子殺手是在開玩笑,紛紛反過來揶揄著他。
「不是啦!」明白對方誤會了,痞子殺手認真的澄清說明道:「我們是真的戰神!」
「你的名字就已經寫成這樣了,我們當然相信你是正牌的囉!」
「嘖!你們明明就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得不到他所預期的驚訝注視,痞子殺手不滿的轉頭望向我。「貓,妳幹嘛都不說話啊?他們覺得我們是假戰神耶!」
「要我說什麼?」我朝他聳聳肩。「這種事情又不是用說的就能證明。」
「貓!妳怎麼可以說的這麼輕鬆?我們現在被當成仿冒品耶!」痞子殺手用他一慣誇大的語氣嚷道:「要是出現其他人偽裝成我們,那該怎麼辦?」
「你不是常說我們是神嗎?」我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極有自信的笑容。「神的地位可不是凡人可以取代的。」
我的回答讓痞子殺手微愣了下,他的臉上隨即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哎呀呀!親愛的貓老大,您說的話真是太──有哲理啦!」痞子殺手開心的給我一個大擁抱。「您的一句話就讓小弟頓時茅塞頓開……喔喔!我好像看到妳身上發出強烈耀眼的光芒了!那閃亮亮的光芒還真是刺眼啊!逼的我無法接近妳呢!」
痞子殺手邊說還邊往後退了幾步,雙手不斷在面前揮舞做遮掩狀。
「嘎啦啦,閃亮亮、閃亮亮,主人閃亮亮喲!」暴雷也跟著這番話發出一閃一閃的光芒。
「喔呵呵呵……」我擺出蓮花指,故作高傲姿態的笑道:「服了吧!還不趕快跪下膜拜本神?」
「是。」痞子殺手依照我的話,單腳跪下。「親愛的、尊貴的貓神,請讓我用我的舌頭為您舔乾淨鞋面的髒污吧!」
痞子殺手一把將我的右腳抬高,作勢要親吻下去。
「停!」見到他真的伸出了舌頭,我嚇的想要縮回腳。「不要將你的口水沾在我鞋子上!」
「嘎啦啦!停!不可以!」暴雷異口同聲譴責著。
「別害羞咩,來吧!妳就大方的接受吧!」痞子殺手死拉著我的右腳不放,臉上的笑容更是邪惡不已。
「你根本是想要偷拔我的靴子去穿吧!」我咬牙切齒的瞪著他,拼命想要將腳抽出他的魔爪。
「嘖嘖!竟然被妳識破了。」痞子殺手一臉惋惜的笑笑。「妳這雙靴子真是很特別耶,哪裡買的啊?」
「這是烏……」話說到一半,我猛然打住。
這是在烏龜大仙那邊拿到的靴子耶!Deus他們忘記將這靴子收走了,我要跟遙日說嗎?可是……
一想到靴子上頭還有那隻老色龜送我的水行珠,這雙靴子聯繫著我跟那隻老色龜的回憶,我……不想讓它被收走。
擔憂的往遙日那邊瞧了眼,發現他的視線也正停留在靴子上頭,但他僅僅停留幾秒便轉開了,抬頭接觸到我的目光,遙日朝我回了個笑。
他似乎……還沒發現?要不然他一定會跟我說,「這雙靴子是未開放區域的物品,必須拿走」之類的話。
會意到這一點,我這也才稍稍鬆了口氣。
「喂!貓,我在問妳問題耶!」痞子殺手開始搖晃我的右腳,想要拉回我的注意力。
「你很囉唆耶!」我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順手舉起十字弓瞄準他,咬牙切齒的道:「你快放開啦!不然我就將你的腦袋射穿!」
「嘎啦啦!放開主人!」暴雷也在痞子殺手身邊大聲嚷著。
就在我們鬧得不可開交的同時,周遭突然傳來問句,問話的語氣中帶著些微確定。
「妳……真的是韃羅貓?」
「廢話。」我不假思索的回道,也在話脫口而出的同時,我發現四周似乎是安靜的詭異。
我跟痞子同時停下動作,這才發現隊友們全用一種懷疑、驚愕等等複雜的眼神打量我。
「怎麼了?」一聽到他們的提問,痞子殺手立刻丟開我的腳,轉成得意洋洋的姿態。「剛剛不是說我們是冒牌的?現在幹嘛又突然相信我們?」
「因為她說『神的地位可不是凡人可以取代』這句話的時候,說話的語氣非常有韃羅貓的味道!」隊友們激動的說著。
「沒錯!除了韃羅貓之外,別人說不出這種話……」
「不,就算說了,也沒有她的這種氣勢!」
「還有你們剛剛的動作,那是『正統』的韃羅貓跟痞子殺手的互動方式!」
啊?我跟痞子之間還有所謂的正統互動方式?
「嘖嘖!原來妳就是韃羅貓?」拉布拉用著意味深長的笑容,繞著我不斷打量。「沒想到妳是長這樣,跟我想像的差很多。」
長這樣?這句話怎麼覺得……
「不然,你以為我是怎樣的女生?」我好奇的追問著。
「我聽別人說,韃羅貓是個下手兇狠、動作粗暴、揍人毫不留情的女生。」拉布拉的用詞沒有絲毫修飾,心直口快的回答道:「所以,我本來以為會是個脾氣很糟、體格很魁梧的女人。」
這番發言讓天神樂愕然的倒抽一口氣,附近原本正在竊竊私語,討論「戰神」的隊友也跟著止了口,痞子更是連連退了幾步,順帶還用手捂住眼睛……
在場唯一保持冷靜的,大概只有遙日了吧!他僅僅只是用那天藍色的雙眼,對我發送出一連串的問號。
「結果呢?」我等著拉布拉的結論,畢竟,就算要判人死刑,也該讓他交代完遺言咩!
「那些謠言果然太過誇大了。」拉布拉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笑容。「像妳這麼可愛的女生,怎麼可能會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噗!哇哈哈哈哈……」聽到這樣的評論,痞子殺手終於忍不住的大笑出聲。「沒想到竟然有人說貓可愛?你沒看過她發狠的樣子,那真是……」
痞子殺手後段的話,在我的冰冷眼神中嚥下了,他訕訕的朝我笑笑,並且立刻躲回遙日身後。
但,既然這話題被挑起了,事情只有越演越烈的可能,其他隊員們也開始紛紛討論起來。
「對啊!之前看戰神的對戰影片時,我最愛看貓的戰鬥了!真是非常精采!」
「除了戰鬥之外,對戰結束後的幕後花絮也非常經典!」
「什麼幕後花絮?」我狐疑追問著。
據我所知,遊戲裡面的作戰紀錄影片,只有紀錄到對戰結束,我們在對戰結束之後,也會立即傳送回總部,不會多做逗留,怎麼會有所謂的幕後花絮呢?
「幕後花絮就是你們內部的懲罰遊戲啊!」他們笑著說出謎底。
「呃?」這樣的答案讓我愣住了。
「對啊!你們每次對戰之前不是都會自己訂定規則,進行戰神隊員內部的比賽,等比賽結束之後,你們就會回到總部進行懲罰。」
「你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我困惑的追問。
賽後懲罰可是我們內部的事情,從沒公開過啊!
「有在注意戰神動向的人都知道。」他們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我。
「所以……你們看過我們的懲罰記錄片?」我確認的問著。
「是啊!那真是很有趣!」眾人的臉上出現回味無窮的笑容。
「尤其是上次的終極大懲罰,那真是好精采啊……」
「還有上上次紫玥女王的懲罰也很特殊!」
「說到女王,我前天看到官網貼出的『未知任務挑戰榜單』,紫玥女王她破解了一個B級任務耶!」
「啊啊!那個我也有看到,現在一堆人都全力在衝那個任務,打算要將女王從第一名的位置刷下來。」
沒想到紫玥她已經在排行榜上了?聽到這個消息,我也連帶激起鬥志。
一定要趕在其他人之前將阿光的任務完成!我要成為排行榜上的第一人!
不過……目前還有件事情要比這個先處裡。我緩緩將視線轉向痞子殺手。
他們說的懲罰記錄片是我們的內部懲罰,既然是內部的東西,那當然是戰神成員將記錄檔案流傳出去的,而最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人,痞子殺手是第一個嫌疑犯,第二名嫌疑犯人選是焰星,這兩個傢伙最愛做出奇怪的舉動。
就在我將目光鎖定在痞子殺手身上時,他似乎已經明白我的想法,臉上出現狀似心虛的笑容,並且故作鎮定的往遙日靠近,現在整個人已經藏到遙日身後了。
「親愛的痞子先生,你幹嘛躲到遙日的背後呢?」我朝他冷笑著。
「親愛的貓老大。」痞子殺手直接從遙日身後身手環抱住他,整個人直接掛在他身上,笑嘻嘻的道:「因為我覺得遙日是個不錯的朋友,想要多了解他一下嘛!」
「嘎啦啦,朋友,好朋友。」暴雷也跟著湊熱鬧的飛向兩人,窩在遙日的頭上。
「呃?」被迫充當盾牌的遙日,只是尷尬的苦笑著。
「痞子,你是不是將紀錄檔案分享出去?」不想多說廢話,我直接切入重點。
「啊?妳說什麼?怎麼可能是我呢!」痞子殺手誇張的叫著,臉上還裝出一臉無辜至極的模樣。「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所有人之中,就屬你的嫌疑最大。」我冷冷的瞪著他。
「嘎!嫌疑?鹹魚?」暴雷在遙日頭上左右晃著,不明白這詞句的意思。
「親愛的貓,妳竟然這麼不信任我?真是太傷我的心了。」痞子殺手開始假哭起來。
「嘎啦啦,好傷心,痞子殺手好傷心吶!」暴雷開始幫著他說話。
「乖。」痞子殺手摸摸暴雷的頭:「雖然你只是隻寵物,但是,能夠得到你的支持,我真是感到十分欣慰,暴雷,你真是個……善良的眼球!」
「嘎啦啦!暴雷,善良的眼球!」暴雷的大眼睛開始閃著水光,似乎也被痞子殺手的這番話感動了。
「遙日!我們三個好朋友要團結!」痞子殺手一手抓著暴雷、一手按在遙日肩上。「我們來組成善良三人組吧!」
「……」勉強被拉入參與這場戲碼的遙日,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戲演夠了,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沒有被痞子殺手轉移注意力,我繼續追問著。
「貓!我們兩個是好朋友耶!認識這麼久了,我的為人、我的人格你還不清楚嗎?」痞子殺手開始控訴我對他的信任不夠。
「就是因為對你太清楚了,所以我才會覺得你就是犯人。這種事情要查也很簡單,我只要傳密語問一下其他人就知道了。」我順手將十字弓瞄準他,沉著臉問道:「最後一次問你,是不是你傳出去的?」
「嘎啦啦,痞子說,快說!」暴雷急迫的催促著答案,雖然帶有質問的意味,但它那孩子般的音調完全沒有氣勢可言。
「呃……」痞子殺手嚥了口口水,最後才心虛的笑了笑。「因為我朋友說很想看我們的內部情形,所以我有給幾個人看,不過!焰星跟絕對殺戮也有外流出去!不只我一個!」
果然啊……我長嘆了口氣。
如果痞子殺手不是在說完話之後,整個人縮在遙日的身後,沒有露出半點身體,我還真想將十字弓扣下,直接讓他變成亡靈。
「遙日,讓開。」我沉著臉對他說道。
「嘎,遙日快走開!」暴雷用它那小小的身軀推著遙日,卻不能移動他半分。
遙日雖然也不想夾在我跟痞子殺手之間,但他卻被痞子殺手給緊緊抓住、動彈不得。
「抱歉,我動不了。」遙日誠實的回答著。
「痞子……」我直接衝上前去想要揪他出來,他卻早我一步閃開了。
「怪了,那個叫阿鐵的人還沒到啊?」痞子殺手一邊叨唸著,一邊打算往外溜掉,「都已經過十幾分了耶!我去找找看。」
我一把將他抓回,沒好氣的瞪著他。「你又不認識他,你找啥?」
「哎呦,我……」
「啊──」外頭突然傳出月雪櫻的尖叫聲:「放手啦!我就已經說不要了,你們幹嘛抓著我!」
「快放開我妹!」鐵色狂想充滿怒氣的聲音跟著傳出。
「啊!哥!你沒事吧!」
耶?小櫻他們好像遇到麻煩了?發覺情況不對,我們幾個立刻衝了出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