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你先下線離開,過一會再上來?』我說出最簡單的方法。
『不要。』遙日語氣堅定的拒絕我。
『為什麼?』
『這樣對她們很失禮。』他說出了理由。
『……』無言。
我真是對遙日沒輒了,他竟然擔心會對她們失禮?難道他就不怕他會失身嗎?
「貓,妳不是說要去救朋友嗎?幹嘛站在這邊發呆?」痞子殺手突然現身在我身旁,緊接在他之後,天神樂跟拉布拉也來到我的身旁。
見不著遙日,天神樂開口詢問道:「貓,遙日沒有跟妳在一起嗎?」
「他被那群女生包圍了。」我指著面前飄散種多愛心的團體。
「嘩!」拉布拉一臉羨慕的打趣道:「竟然可以被這麼多女生包圍,那傢伙真是幸福!」
「原來就是他啊?」痞子殺手墊起腳尖,作勢張望了下。「我聽絕對殺戮說,他遇到妳的時候,妳身邊陪著一個男生,你們這幾天都一起行動?」
「嗯。」我敷衍的點點頭,腦中還不斷想著該怎麼搭救遙日。
「嘖嘖!妳跟他該不會是……」痞子殺手用一種故作曖昧的語氣問著。
「對,他是我男朋友。」我直接了當的承認,語末還藏著一絲嘆息。
「呃?」聽到我回的這麼爽快,痞子殺手卻反而被我嚇到了。「真的嗎?我只是隨便猜猜的耶!妳什麼時候釣到的?以前怎麼沒有聽妳說?以前那堆人追妳的時候全被妳拒絕,我本來還以為妳討厭男生咧!」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以後有時間再跟你說。」我無奈的給了痞子殺手一個白眼,警告他不要在我耳邊嘰嘰喳喳。
但是,痞子殺手卻沒有因為這樣而停下他的問題,反而繞了個彎,丟出另一串問題給我。
「欸,為什麼妳可以回答的這麼乾脆啊?女孩子被問到有沒有男朋友時,不是都會扭扭捏捏、支唔個半天,然後才害羞的承認?」
「因為我是女生中的男子漢,這回答你滿意了嗎?」我冷冷的回著,同時在心底盤算,要是他再這樣嘮叨個不停,我就先送他下地獄。
「哎呦,我只是關心妳,不要生氣咩!」熟知我脾氣的痞子殺手隨即止了口,僅僅只是用一種似笑非笑,意味深長的表情望著我。
「你有沒有辦法可以救他出來?」無計可施的我轉而向他求助。
痞子殺手的點子向來最多,每每都會讓我們出乎意料,我想,他也許能夠幫上忙。
「這簡單啊!」痞子殺手臉上露出狡詐的笑容。「妳就發揮妳勇猛的戰鬥力,衝進人群將那群女生打飛,不就解決了?」
這是什麼鬼主意啊?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看我先將你打飛算了。」
「哎喲!這麼擔心做什麼?妳就算不理他,他也不會發生問題啊!」痞子殺手一副置身事外的嚷嚷,他伸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打算將我帶開。
「走啦、走啦!拉布拉他說他快要餓死了,我們去吃飯吧!」
「是啊!」拉布拉跟著附和道:「再不吃東西我就要餓扁了,快帶我們去餐廳吧!」
「你們先去。」我拿出十多張餐廳的傳送貼紙給他。「只要貼上這貼紙,就可以直接回到餐廳。」
「謝啦!」拉布拉將貼紙接過手,隨即準備離開。
「貓,需要我留下幫忙嗎?」天神樂好心的問道。
「不用啦!你們先去吃飯吧。」
我笑著婉拒了他,在現在這種狀況下,就算天神樂留下來似乎也幫不上什麼忙。
「貓老大不走,那我也不走。」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勾住我的手,沒打算跟他們一同離去。
「那我……」天神樂才想說些什麼,卻被身旁的拉布拉打斷。
「阿神,別再拖拖拉拉了,我快餓扁啦!」
苦笑了下,天神樂朝我揮揮手。「我們先到餐廳等妳。」
「嗯。」我笑著目送他們離開。
天神樂跟拉布拉回到其他同伴身邊後,一群人隨即化成光束,傳送到餐廳去,遙望著他們消失的天際,痞子殺手若有所思的沉默了會。
「貓,有時候妳真是很遲鈍。」他意有所指的數落著。
「幹嘛突然這麼說?」聽到他沒頭沒腦的說出這句話,我的頭上連帶冒出問號。
「因為……」
痞子像是賣關子般,緩步走向困住遙日人群旁邊,順手將手上的貼紙往其中一人的背部貼去,那人瞬間化成一道白光傳送離開。
「這樣不就能救人了嗎?」痞子殺手笑著對我說道。
「對喔!我怎麼沒有想到這招?」隨即,我抓了一把貼紙給他,同時也將這方法用密語告訴遙日,要困在裡面的他一起進行。
在我們三人的通力合作下,衝向天際的光芒彷彿是流星群一般,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邊正在施放什麼大型魔法呢!
很快的,我們消除了那層厚厚的人牆屏障,將遙日給解救出來。
「嘩!你的情況還真慘啊!」見到遙日的第一眼,痞子殺手半取笑、半憐憫的笑著。
「是啊,真是很慘。」我同意的點頭。
遙日頂著一頭凌亂綠髮,深鎖的眉頭顯示出他的不滿,水藍色眼中透著無辜,身上的衣服可以很明顯看出被拉扯的痕跡,露出衣服外的手及脖子出現紅色抓痕,雖然還不到衣毀人傷的地步,不過他這模樣也真是夠狼狽的了。
還好當初是為他設計這種多層次的衣服,如果他是穿襯衫……恐怕就被扒光衣服、全部都看光光了吧!
「要是臉上再印出幾個口紅印,那就更精采了。」痞子殺手邊繞著遙日兜圈,邊評估似的說道。
「是啊!」我深感同意的點頭附和。「還好那些女生還算有理智,沒有霸王硬上弓。」
「……」遙日悶悶的瞪了我一眼,對我的幸災樂禍明顯感到不高興。
「生氣啦?」發覺情況不對,我連忙打哈哈的笑著。「哎呦,不要這樣咩!我可是很擔心你的喔!」
沒有搭理我,遙日悶不吭聲的將衣服跟頭髮整理好,原本我想為他治療身上的傷口,可是他卻避開了幾步,不肯接受我的幫助。
真是的,明明比我大一歲,發起脾氣來卻像是個小孩子!
「你好,我叫做痞子。」等遙日將自己整理妥當後,痞子殺手朝他伸出手,自我介紹道:「我是貓最、最親密的戰友兼朋友!」
「我叫遙日。」遙日禮貌性的伸手回握。
沒有放開手,痞子殺手反過來用另隻手攬上遙日的肩膀,嘴裡玩笑似的嚷著。
「哎呀!沒想到才幾天不見,我家親愛的貓就被你追走了,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擄獲她芳心的?」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遙日,視線往我這邊瞧了眼,隨即又挪開。
「不要害羞咩!說一下嘛!」痞子殺手沒有因此放棄,依舊努力不懈的追問道。
「痞子,你別鬧了!」擔心會有衝突發生,我準備將他從遙日身旁拉開,可是他卻像是黏糖一樣,緊緊黏住遙日不放。
「痞子,放手!」我板起臉,嚴肅的警告他。
「不,我絕對不放,我絕對不要跟他分開。」痞子殺手轉成一副悲悽的模樣,雙手更是直接環上了遙日的頸子,彷彿是打算要像章魚一樣巴在他身上。
這種突然轉變的情況,讓遙日只能不知所措的呆呆站著,不過,早已習慣痞子殺手這種瞬間多變性格的我,自然有我的應付方法。
「親愛的痞子先生,請問你現在是在演哪齣戲?」
「深愛的情侶力抗邪惡的惡婆婆。」他一臉認真的回答道。
「意思是說,我是邪惡的婆婆?」
「是的,這角色非常適合妳,簡直非妳莫屬!」痞子殺手信誓旦旦的點著頭。
「既然我是萬惡的角色,那麼不管我用什麼方式應該都可以吧?」我在瞬間抽出長劍,在痞子還來不及反應時,一劍就往他的胸口刺去。
『叮!韃羅貓惡意攻擊玩家「戰神正牌的痞子殺手」,聲望值扣一百點,聲望值剩餘♀╬☆點,提醒您,要是您的聲望值變成負數,您將會被列入惡人榜中……』
同樣的,剩餘點數的部份我還是沒聽清楚,那聲音聽來非常的含糊不清。
怎麼會這樣?該不會是因為我的數值已經變成負數,所以系統才……可是不可能啊,我第一次砍人的時候也是這樣。
才想要詢問遙日原因,他卻早一步傳了密語給我。
『貓,妳怎麼可以隨意攻擊玩家?』他再度拿出工作規範責備我。
『痞子跟我常這樣玩,這是我們的互動方式。』我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
『我不相信,怎麼會有朋友互相傷害對方的?』遙日說什麼都不肯接受這樣的理由。
『現實生活中當然不可能。』我朝他笑了笑。『不過我們現在可是在玩遊戲,遊戲中,什麼都可以玩。』
『……』遙日因我的話沉默了,雖然沒有再度反駁,可是他臉上也沒出現相信的表情。
「親愛的貓,沒想到我們那麼沒見,一見面妳就給了我一劍。」化成幽靈的痞子殺手用一種怨恨似的語氣哭訴。「妳怎麼可以如此對我?我真是太──傷心了。」
「親愛的痞子。」我臉上掛出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我只是在回報你上次在總部對我做的事情而已。」
「上次?是哪次呢?」痞子殺手顧左右而言他的說道:「是月黑風高的那天晚上,還是天氣晴朗萬里無雲的那天?」
「你忘了嗎?」我丟出還魂符幫他復活,又順手的將長劍架上他的脖子。「應該是在炸毀總部時,你拿中子砲轟我的那天,想起來了嗎?」
「喔喔!是那天啊!」痞子殺手笑著拍了下手掌。「我記得那時候妳也用暴雷將我身上開出幾個洞,不是嗎?」
「不能這樣說,被中子砲打到比較痛。」我反駁著。
「所以妳才又補了我這一劍?」痞子殺手挑高眉頭,不以為然的哼了聲。「妳還真是會記恨。」
「貓這樣對你,你都不會生氣嗎?」聽到我們相聲般的一搭一唱,一直沒開口的遙日終於發問了。
「這個你就不懂了。」痞子殺手抬高下巴,狀似驕傲的大笑三聲。「這可是貓對我的一種『愛的表現』啊!」
「愛的……表現?」遙日顯然被痞子殺手這種大膽的用詞嚇到了。「你、你是說……貓喜歡你?」
「不要聽他亂說。」我沒好氣的否決道:「他這個人最愛胡扯。」
「親愛的貓,妳就別害羞了。」痞子殺手順勢對我拋了個媚眼。「我明白妳的心意。」
「痞子,你不要亂講話啦!」我惱怒的瞪著他。
分不清狀況的真假,遙日自認為做錯了事情,著急又不安的望著我。「貓,如果妳真的喜歡他,那我……」
「你怎樣?」痞子殺手興致高昂的詢問著。「你要跟貓分手?成全我們?」
「我……」
「如果你真的想成全我們,那真是太--唔!」
不想讓痞子殺手繼續誤導遙日,我索性將貼紙往他嘴巴貼了上去,封住他的口的同時順便將他傳送回餐廳。
「貓,妳怎麼將他傳送走了?」
「沒辦法。」我無奈的對他聳聳肩。「我本來想再殺他一次,可是,就算他變成幽靈也還是一樣很聒噪,只好送他去餐廳了。」
「呃?」聽到我這種不像理由的理由,遙日只能用茫然的表情回應我。
「遙日。」我按著他的雙肩,臉色凝重的說道:「痞子他這個人向來最愛開玩笑,要是你分不清楚他說的哪句話是玩笑話,那就請你相信我所說的話,好嗎?」
「妳在生氣?」大概是我的臉色太過嚴肅了,遙日不免覺得有點擔心。
「沒有。」
「妳很討厭那個人?」
「不是,痞子是個很有趣的人,跟他在一起很好玩。」鬆開放在他肩頭的手,我笑了笑。「只是,要是我跟痞子的玩笑話你將它當真了,那我真是會很頭痛。」
「那人是你戰神的同伴對吧?」遙日似乎是想要確認般的尋問:「妳們戰神見面時都會……這樣玩嗎?」
「不一定。」答話時,我特地回想了下以前的情況,「雖然沒有每次都打打鬧鬧,不過……一般人應該也不會像我們這樣玩吧!」
「這是什麼意思?」遙日完全不明白我話中的意思。
「總之,他們都是很有趣的人,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我,索性將答案交給時間去回答。
「回餐館吧!」我拿出傳送貼紙,將我們兩個傳送回去。
 
回到餐館,還沒看清楚餐館的景象時,耳邊首先出現人聲沸騰的吵雜聲,鬧哄哄的氣氛就像在辦什麼活動一樣。
「你們真厲害。」莉莉兒駕著飛行船,笑盈盈的出現在我們面前。「沒想到你們竟然招攬到四十多位客人,我爸爸對你們也刮目相看了呢!」
「四十多人?這麼說……」我愕然的望著遙日。「那群女生被傳送來這邊之後,有些人就留下來用餐了?」
「貓……」一聽到那群女生並沒有離去,遙日不安的拉住我。
「咳咳!」發現我們沒有理會她,莉莉兒頗不高興的咳了兩聲。「雖然你們的工作已經結束,但是因為現在客人太多,服務生的人手不足,必須請你們一起幫忙點餐的工作。」
莉莉兒從飛行船裡頭拿出兩件圍裙遞給我們,將圍裙接過手時,察覺到圍裙異常沉重,拉開前面的口袋一瞧,裡頭裝著一本菜單跟一副通訊器。
「要是發生狀況就用通訊器叫我,我會立刻趕到。」臨離開時,莉莉兒還紅著臉,對遙日說了句「加油」。
待她離去後,我忍不住開口問道:「對玩家有好感的NPC,會不會愛上玩家?」
「不會。」遙日回答時沒有絲毫遲疑。「她只會表現出喜歡的模樣,並且對玩家特別好而已。」
「真的嗎?除了對你比較好之外,她不會做出其他動作?」我質疑的追問:「像是硬要你留在餐廳裡打工,或者是跟你告白……」
「這怎麼可能。」遙日被我的異想天開逗的笑了出來。「貓,妳怎麼會有這麼有趣的想法?」
「……」好吧,算我想太多了。
跟遙日雙雙將圍裙穿上之後,隨即有人呼喚我們。
「服務生!那邊那位服務生先生!」上空傳來一名嬌滴滴的女生聲音。
抬頭往上望去,差不多在二樓的位置處,一群女生正注視著我們……更正,是注視著遙日。
「不好意思,我們還沒點餐,可以請你過來一下嗎?」發覺遙日已經注意到她,她笑的更加燦爛了。
「好,請您稍等一下。」聽到有客人叫喚,遙日隨即朝傳輸帶走去。
『要是被纏住,就叫莉莉兒過來救你吧!』在他經過我身邊時,我打趣的傳了密語給他。
才歷經過被女生包圍的他,一聽到我這麼說,臉上不由得出現惶恐神情,從他這模樣看來,他在回應客人時,肯定沒有聯想到這件事情。
『貓,妳可不可以……』他縮回腳,不安的對我說道。
『客人可是指名要你喔!』知道他想讓我替他上去,我婉轉的回拒了他。
『可是……』
『放心啦!』我拍拍他的背部,為他打氣道:『你只要板著臉,不跟她們閒聊,除了點餐以外的事情全不回答,發現你不理她們,那些女生也就不會纏著你了。』
『真的?』遙日還是有些猶豫。
『當然!女生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沒人願意拿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我篤定的回著他,順帶還附加了個「自救方案」給他。
『要是你真的搞不定,就立刻找莉莉兒過來,自己餐廳的員工遇上困難她不可能不管,而且她用飛的總比我用跑的快多了,要是狀況真的無法解決,我也會跟著過去救你。』
『嗯。』有了我的保證,遙日這才走上傳輸帶往那群女生移動。
要是再這樣下去,遙日這樣以後會不會有「恐女症」啊?我真是對這樣的未來感到有些擔心,要是他真的變成這樣,對我們女生而言可真是一個大損失。
一定要好好保護他,不可以讓這種情況發生。我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嘿!那個可愛的女服務生!可以上來一下嗎?」痞子殺手的聲音從上空傳來,他完全沒顧慮其他人的目光,大肆的吆喝著。「我們在三樓這邊!最大的飛碟桌這裡,看到了沒?」
真是的,叫這麼大聲作啥?很丟臉耶!抬頭往三樓的位置望去,發現天神樂他們跟痞子殺手同桌。
「嘿!親愛的服務生小姐,我們又見面啦!」學著痞子殺手的口吻,拉布拉朝我打招呼。
「親愛的貓。」痞子殺手趴在飛碟的邊緣處喊著:「我的肚子好餓啊!妳忍心害我餓扁嗎?」
我都能下手殺你了,還會擔心你挨餓嗎?我唇邊起了冷笑。
雖然很想叫痞子閉嘴,但,現在餐廳有一半以上的客人,全因為他的大肆嚷嚷往我這裡打量,為了我的形象,我只好擺出服務生職業性的微笑。
「請稍等一下,我馬上過來。」
站上輸送帶緩緩往他們的方向前進,到達他們所在的飛碟桌時,發現天神樂他們已經點好餐點在享用了。
「請問痞子先生要吃點什麼呢?」我將菜單打開,點菜的螢幕隨之出現。
「嘖嘖,這些餐點看起來都不錯。」瀏覽著菜色,痞子殺手逐一說出他要吃的東西。「我要一個巧克力火鍋,飲料要熱可可,餐後甜點要冰淇淋鬆餅,另外我還要一塊巧克力蛋糕。」
「痞子,你怎麼都點這麼甜的餐點啊?」聽到這一堆甜食名稱,我不由得皺起眉頭。
因為狙擊手並沒有設定人物需要吃東西,所以我們並不清楚對方的飲食習慣,可是我也萬萬沒有想到,痞子竟會是個喜歡吃甜食的人。
「甜是幸福的滋味!人生要有甜點才會完美!」痞子用著慷慨激昂的語氣吼著。
「……」算了,反正個人喜好不同,不管他。
我學著之前服務生的動作,將手伸入螢幕中,當我碰觸到餐點的圖片時,它隨即轉成了實體。
當痞子殺手的餐點全部擺上桌時,見到這壯觀的甜點大餐,其他男生面露詭異神色,身子不由得往後退開了些。
「請慢用。」收起菜單,我隨即準備離開。
「貓,妳幹嘛在這邊打工啊?」痞子殺手攔住了我,他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詢問道:「打怪賺的錢比較多,而且打怪對我們以後的比賽也比較有幫助。」
你以為我想要在這邊工作啊?要不是身上沒錢,我怎麼可能會在這邊打工抵債呢?不過這麼丟臉的原因,說什麼我也不想跟痞子說!
「我想解任務,所以要先跟老闆混交情。」我隨口胡謅著。
「什麼任務?」天神樂好奇的追問。
「機器人阿光的任務,你那邊有相關的線索嗎?」我趁機詢問情報。
既然這邊有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應該或多或少有聽過相關的事情吧?
「機器人的任務不是幫它拿能源而已嗎?」拉布拉不解的插嘴道。
「不只喔!我朋友還被委託要去找他的製造者。」其他人開始說出他們所知道的部份。
「耶?有製造者?」發現事情有新的進展,我喜出望外的追問對方。
「對啊,它就拿照片給他,要我朋友去廢墟那邊找線索。」
「貓,我們等一下也是要去廢墟打怪,妳要不要一起去?」天神樂進而對我提出邀約。
想!我當然想!可是我不能離開啊!除非我將帳款付清,不然我哪裡都不能去。我的內心開始掙扎著。
「幹嘛猶豫啊?」痞子殺手無法理解我的反應,「打一趟怪下來就能賺個好幾萬,比打工好賺多了。」
「所以說,你現在很有錢?」他的話讓我閃過一個念頭。
「大概有兩百多萬吧!」此時,痞子已經吃完了巧克力火鍋,轉而向冰淇淋鬆餅進攻。
「痞子。」我抓住他的手,逼他停下進餐的動作。「給我錢。」
「啊?」痞子殺手大感意外的望著我,原本張大想要吃東西的嘴巴,完全忘了合上。
「給我錢,要不然就給我可以賣的東西。」我重複一次我的話。
「貓老大,妳什麼時候改行當強盜的?」痞子揶揄的朝我笑著。
「現在。」我朝他回了個更加燦爛的笑容。
「嘖嘖,我真是遇人不淑啊!竟然誤交了個土匪朋友。」痞子搖頭苦笑著。
「錢財乃身外之物,萬惡之源,我只是在幫你清除不需要的負擔。」我笑嘻嘻的對他說道。
「貓,妳需要多少錢?」天神樂問著金額,似乎也想要轉錢給我。
「不用了啦!我跟痞子拿就行了。」我笑著婉拒他。
表面上看來,我跟痞子殺手拿錢拿的很理直氣壯,不過,那是因為我知道他對於遊戲中的物品並不是很注重,再加上我們兩個有相當的交情在,我才會用近乎「搶劫」的方式開口跟他要,可是天神樂跟我並不算熟,要我跟他拿錢我反而會覺得很彆扭。
『叮!玩家「戰神正牌的痞子殺手」匯款一百萬給妳,扣除負債三十萬,目前帳戶餘額為七十萬元。』
在我跟天神樂談話時,痞子殺手就已經完成了匯款的動作。
「呃?給我這麼多喔?」這下換我愣住了,我還以為他只會給我幾萬塊呢!
「怎麼?覺得很感動嗎?」痞子殺手隨手拉住我的手,戲謔的笑著。「有沒有考慮要以身相許啊?」
「這個嘛……」對他回了個假笑,抽回我的手,而後才用堅定無比的語氣回答:「沒有。」
「唔!妳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我那脆弱的心已經被妳狠狠刺傷了。」痞子殺手雙手貼在胸口,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沒有理會他,我先將四十萬元轉給遙日,將他的負債清除。
『妳怎麼會有這麼多錢?』接收到系統入帳的通知訊息,遙日隨即傳了密語給我。
『痞子給的。』我順帶對他說出等一下的行動。『他們跟我說廢墟那邊有線索,我先去老闆那邊將暴雷贖回,等一下我們跟他們一起去廢墟。』
『好。』
「你們先在這邊坐一下,我去找餐廳老闆。」丟下這句話之後,隨即準備離開。
「貓,等等!」天神樂突然叫住了我。「我的倉庫太滿了想要清掉一些,我搬一些東西給妳去賣。」
沒等我回答,天神樂就開啟了他的倉庫,不過,為了避免玩家間有搶奪寶物的狀況發生,玩家的倉庫只有自己才看的到,其他人碰不到也摸不著。
他伸手往空氣一抓,手上憑空出現一個袋子,在我們看來像是變魔術般的景象,其實只是從倉庫中拿取物品罷了。
天神樂一手抓著袋子,一手大肆揮動,每揮一次手,那袋子就跟著膨脹了些,不一會功夫,袋子裡頭就塞滿了東西。
「賣東西的時候,別將這袋子給賣了。」將袋子遞給我時,天神樂特地叮嚀道:「這個空間袋可以裝一百樣物品,將它放在倉庫裡可以增加不少放置空間。」
「嗯,我會拿回來給你。」
「不用了。」天神樂給了我一個微笑。「我有兩個空間袋,這個就送妳吧!」
「謝謝。」既然這是天神樂多出來的東西,那我當然是欣然接受了。
 
不想浪費時間,我快步衝到萊安的房間。
「老闆,我來還錢了。」
原本正在吃巧克力的暴雷,見到我出現,隨即朝我撲來。「嘎啦啦!主人,暴雷好想妳。」
「我知道,我就是要來贖回你的啊。」
「嘎?現在?」暴雷依依不捨的回過頭,望著桌面上的巧克力。
「愛吃鬼!」我伸手戳了戳它。「剛剛是誰說很想我的?現在要帶你走,你卻又捨不得巧克力。」
「嘎……巧克力,好好吃。」暴雷大眼睛瞬間轉成水汪汪的乞求模樣。
知道暴雷的心思,萊安朝它招手道:「你可以將巧克力吃完再走。」
「嘎啦啦!謝謝!」暴雷隨即衝回書桌,埋頭拼命吃著巧克力。
不打算催促暴雷,我將天神樂送我的東西擺到一旁的桌上。
「老闆,這些東西我想要賣掉,請你估個價吧!」
萊安走到我身邊,將袋子裡頭的物品逐一拿出,取出的物品大部分都是機器怪物的殘骸,另外還有幾顆色彩繽紛的礦石,以及幾樣我不清楚用途的物品。
萊安評估著數量跟品質,最後付給我十四萬八千七百元。
見到那堆廢鐵可以賣到這樣的價錢,著實讓我嚇了一跳,雖然這些是天神樂因為倉庫滿了,特別清出來給我販賣的東西,可是他其實也可以自己賣掉用不著給我。
我想,他會這樣做的理由有兩個,第一個是他想給我錢,因為我拒絕了,他便改用另一種婉轉的方式給我。
第二個是他根本瞧不上這種金額的錢,所以就大方的將物品送給我。
真希望他是屬於第二種……我在心底祈禱著。
朋友間的相互贈送我可以接受,可是如果他是出於一種「善意的捐贈」心態,我恐怕……
也許我有點不識好歹吧,可是像這種近乎「施捨」的好意,總會讓我心中出現一份尷尬,甚至會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這個人。
「雖然妳在這裡工作的時間不長,妳的能力卻出乎我意料的好。」萊安回到他的座位,朝我笑笑。「妳離開這裡之後打算去哪裡?」
「去廢墟打怪。」我想也不想的回道。
「喔?」萊安臉上出現頗感興趣的表情。「妳之前說想要接任務,現在還想接嗎?」
「你想要我幫你帶什麼怪物的殘骸嗎?」
「是的。」萊安從抽屜中拿出一張相片。「這是廢墟那裡才有的能源石,我想請妳幫我收集三十顆送去礦區給卡特,妳知道礦區要怎麼走吧?」
「知道。」將相片接過手,上頭顯示著一個藍色多角形石頭,旁邊附註能源石的名稱「藍碧晶石」。
「將這個能源石交給卡特之後,妳再回來找我,我會給妳三萬元,願意接這任務嗎?」
聽起來這任務還蠻好賺的,反正都是要到廢墟去,順便接一份任務也不錯。
「好。」我答應著。
跟萊安道別後,我跟暴雷火速趕回其他人身邊,跟他們一起組隊轉移到廢墟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