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聖法瑪的協助,窩在研究室的安格羅德總長、圖阿納、哈卡等人調配出數款藥劑,經過數百次的動物實驗,他們最後終於研發出療效最好的解藥。

在投藥的第一天,凱特等人體內的疫毒就被消除了三分之一,持續不退的高燒終於降下,這樣的結果讓眾人欣喜如狂。

在持續治療七天後,昏迷不醒的他們已經有人睜開眼睛、恢復意識。

「你們……怎麼在俺的房間裡?」雷門望著聚集在床邊的眾人,滿臉茫然,嗓音乾澀。

「雷門!好兄弟!你終於醒了!」雷門的至交好友諾克,一個箭步衝上前,抱著他痛哭失聲。

在雷門昏迷的這段時間裡,諾克只要任務一忙完,就會先來這裡探望他,而後才回到家裡跟他的妻子、孩子團聚,在工作、病院與家庭的三頭奔波之下,諾克也消瘦了不少,臉色只比雷門好一點點。

「混帳傢伙,我還以為你死定了!白痴、蠢蛋!」諾克胡亂抹去眼淚、破口大罵,將這段時間以來的壓抑與關心全藉由罵聲宣洩。

「啊?俺又怎麼了?你怎麼沒頭沒腦的罵人啊?」雷門被罵得一臉困惑,完全摸不著頭緒。

「先喝點水吧!」蜜亞遞給他一杯加了營養補充劑的溫開水。

「謝謝。」才剛醒來的他,喉嚨乾澀不已,蜜亞這杯水來的正是時候。

因為長期昏迷的關係,他們只有依賴點滴補充體內水分,雖然醫護人員經常會以棉花棒沾水,幫他們潤澤嘴唇,但這點水可進不到喉嚨。

雷門接過杯子,一口氣就喝光了杯裡的水。

「還要喝嗎?」蜜亞接過空杯,確認的詢問。

「好。」他點頭答道。

第二杯水,雷門放緩了飲用的速度,慢慢的喝著,藉著這個動作恢復思考。

直到他的神情已經不再迷茫了,克莉絲汀這才開口發問。

「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隨著克莉絲汀的詢問出現,一旁的記錄員拿起錄音筆開始錄音,而古羅.松風也同樣拿起紙筆紀錄,前者是要紀錄雷門等人當時的遭遇,作為任務案件留底,而古羅.松風則是要觀察雷門的陳述能力、記憶力等相關身體狀況,以確認他的身體機能沒有受到影響。

「……記得不多。」沉默了幾秒,雷門這才開口述說。

「俺在戰場上,突然接到凱特失蹤的消息……啊!凱特呢?俺的那些兄弟呢?他們都有救回來嗎?」

他緊張的四下張望,直到見到鄰近病床上躺著的熟悉臉孔,他這才鬆了口氣。

「他們還沒醒嗎?」雷門關心的問。

「還沒,你是第一個醒的。」蜜亞回答道。

「他們沒事吧?什麼時候會醒來?」

「不清楚,要看他們的身體狀況。」古羅.松風搖頭回道。

他也很希望其他人可以快點醒來,尤其是凱特,只是甦醒的情況似乎跟個人體質有關,雷門是一名狼人,而狼人的身體素質向來比其他種族還要好,身體的修復能力相當優異,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投藥後,第一個醒來的原因。

「放心吧!他們最多再過兩三天就會清醒。」克莉絲汀信心滿滿的回道。

「那就好。」有了克莉絲汀的保證,雷門這才放下了擔憂。

「雷門,請你繼續說明戰場上遇到的狀況。」記錄員將話題拉回。

「啊?喔喔!好。」他點頭允諾,「那時候聽到凱特失蹤了,俺就急了,俺怕她遇到危險,馬上帶了一個小隊去找她,呃、凱特很聰明,她留下了呃,記號,對,追蹤的記號,很專業的記號……呃,俺們順著那些線索追蹤,才發現有一群牛頭人挾持她,俺跟小隊在半夜發動偷襲,俺們成功了,那群牛頭人真的很蠢,連那麼簡單的計謀也沒注意到……」

「救回凱特之後,戰事突然爆發了,呃,俺們跟那群牛頭人被圍困住,一群被、被疫毒感染的牛頭人攻擊俺們,那些傢伙根本就是瘋了,好幾個牛頭人被砍斷手腳,俺兄弟也有幾個人受傷,後來、後來俺們只好跟那群綁架凱特的牛頭人合作……」

雷門在敘述過程時,中途停頓過數次,有兩、三次是在回憶當時的狀況,也有幾次是卡在詞彙,像是突然忘記了某些詞句的說法,這樣的情況讓古羅.松風與蜜亞互望一眼,面露不安。

在他的說明下,眾人對當時的情況也有了概略瞭解。

雷門所說的這些,跟牛頭族族長繆阿努的說法差不多,只是繆阿努的報告上解釋的更加詳細,連日期、時間、場合與事件都紀錄的相當清楚。

牛頭人雖然腦筋的反應不快,但他們的記性很好,這是他們除了力氣大之外的另一個長處。

雷門的講述,只到他們抵達牛頭族的聖地為止,對於感染疫毒的事情隻字未提。

「你還記得生病時的情況嗎?」蜜亞追問著。

「不太記得了。」他苦惱的搖頭,「俺只記得好像有不少人倒下,俺的身體好,是隊上最後一個病倒的,發病的前一兩天,覺得俺變得很容易生氣,好幾次都被凱特丟到水池裡冷靜,俺漂亮的毛掉了不少,啊!俺現在是不是變醜了?」

提到自身的皮毛,雷門緊張地摸著自己的臉,到處找尋鏡子。

「嘖!命都差點沒了,你還只擔心你的毛!」諾克真是想揍他一拳。

「兄弟,這就是你不懂了,俺們狼人最帥氣、最有特色的就是這身毛,沒有毛的狼人還叫狼人嗎?鏡子呢?有沒有鏡子?」他向眾人討著。

「為了治療,我們有幫你修剪了一下毛髮。」蜜亞從背包裡拿出一面鏡子。

「凹嗚嗚嗚!」看到鏡中的自己時,雷門發出一聲悽慘的狼嚎,「你、你們這哪是修剪啊?你們根本就是把俺的毛給拔光了!俺、俺漂亮的毛啊啊啊!凹嗚嗚嗚嗚──」

原本有著一身灰藍色狼毛的他,現在毛髮全沒了,全身光禿禿的,連頭髮也被理光,除了耳朵特別尖長、牙齒特別尖銳之外,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狼人。

「吵死了!」克莉絲汀拿起法杖直接往他的腦袋敲下,「不過是做了一次全身脫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要是你再叫,我就讓你永遠長不出毛來!」

被克莉絲汀這麼一恐嚇,雷門連忙摀住嘴巴,發出可憐兮兮的嗚咽聲。

「繼續說。」克莉絲汀催促著。

「說什麼?」雷門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直到克莉絲汀又舉起法杖,準備往他頭上敲下,他這才終於會意過來。

「別、別敲!俺想起來了,想起來了!要是妳再敲下去,俺肯定又會忘了。」他抓起枕頭擋在前方,攔阻著克莉絲汀的暴行。

「快說。」克莉絲汀收回法杖。

「俺生病的時候,皮膚長出奇怪的斑點,不會癢也不會痛,俺的體溫變得很高,就像被人抓上烤肉架烤一樣,俺覺得很痛苦、很難過,後來、後來就暈倒,沒有意識了……」

他斷斷續續地說著當時的狀況,試圖將生病的感受描述完整。

「那現在你覺得如何?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古羅.松風緊接著追問。

「唔,頭有點痛,覺得很累,好像跑了一萬公里一樣,然後……肚子餓算不算?我現在已經餓得可以吃下兩頭豬了。」雷門開玩笑的說道。

「你這個傢伙!」諾克啼笑皆非的搥了他一拳,「好好回答問題,等醫生確定你沒事,你要吃幾頭豬我都請你吃!」

「哈哈,這可是你說的喔!大家都有聽到,諾克要請俺吃大餐!」雷門高興的咧嘴笑開。

「你是第一個醒來的病患,我們需要對你進行詳細的檢查,以便有足夠的數據進行分析,過程大概需要花上三、四天,這段期間飲食要清淡一些,避免油膩的飲食。」古羅.松風說明著後續的行程。

「啊?可是俺想吃烤乳豬。」雷門垮下臉來。

「兄弟,為了你的小命著想,忍忍吧!不過三、四天而已。」諾克拍著他的肩膀安慰,「再說,你現在住在這裡,每天都可以見到凱特,這有什麼不好的?」

「也是。」提到凱特,雷門鬱悶的神色這才一掃而空,「欸,古羅兄弟啊,俺們打個商量,你幫我調整一下床位,讓我睡在凱特隔壁好不好?」

「……」聽到這樣的要求,古羅.松風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跟隨凱特這麼久,他也知道雷門一直都在追求凱特,而凱特雖然沒有接受,但也沒有拒絕,經他暗地裡觀察,凱特對雷門似乎也有好感,若能經由這次機會促成兩人好事,那也不錯,ㄨㄟ有拒絕出出出表現出走大概要半個月才能回來,你只是……

要是凱特醒來,對這樣的安排感到不滿,那該怎麼辦?

古羅.松風可是很怕這位導師發怒啊……

「欸,古羅兄弟,你不用擔心啦!俺可是正直的狼人,不會趁人之危,對凱特亂來的。」見到古羅.松風面露遲疑,雷門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俺頂多就是趁她睡著時拍幾張照片,俺收集了好多凱特的照片,就是沒有她睡覺的照片,這次的機會很難得……」

「……」原本古羅.松風還有些猶豫,但一聽到雷門想偷拍凱特的照片,他隨即改了主意。

還是讓凱特老師單獨一間病房吧!這傢伙太危險了!

不知道古羅.松風因自己無心的話改了決定,雷門依舊叨叨絮絮的說著。

「你也知道,俺跟凱特的感情很好,你這樣硬將俺們分開,真是太不厚道了,大家都是好兄弟、好夥伴,你……」

話說到一半,雷門突然被敲了一杖,眼冒金星的暈了過去。

「總算清淨多了。」對雷門行兇的克莉絲汀,不耐煩的掏掏耳朵,「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蜜亞,明天就要出發了,妳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她吩咐著。

「是啊,這邊就交給我吧!」古羅.松風接口附和,「先預祝妳取得好成績。」

「什麼成績?」蜜亞茫然的回問。

「當然是測驗的成績啊!」古羅.松風詫異的望著她,「妳、妳該不會忘記……明天要進行測驗吧?」

「明天要進行測驗?沒有人跟我說啊!」蜜亞詫異的驚呼,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

「沒有人通知妳?可是上星期我有看到夏綠蒂跑來跟妳提醒這件事。」古羅.松風皺眉回道。

「啊啊,我記得她有跑來這裡找我。」蜜亞懊惱的苦著臉,「那個時候我在煩惱凱特的事情,沒注意聽她說話……」

「所以……妳完全沒有準備?」古羅.松風擔心的看著她。

「沒有。」

「那該怎麼辦,妳……」

「呿!沒準備就沒準備,不過就是實戰測驗而已,有什麼好煩惱的?」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擺擺手,「明天早上九點在總部門口集合,相關用品由聯盟全權準備,妳只需要帶上醫療用品就好,別遲到了。」

「是。」蜜亞乖乖點頭答應。

 

※ ※ ※ ※

 

隔天,蜜亞與札克提早了半小時抵達集合地點,兩人甫一接近門口,就聽到不少聊天、喧鬧的聲音。

「抵達的人請來這邊簽名報到,領取配給物品!」臂上掛著臂章的服務人員,揮動手上的指示旗幟,向陸續來到的學生提醒道。

「參與這次測驗的聯盟成員,請先來我的左手邊這邊報到,領取你們的裝備!」

蜜亞與札克依著指示分頭行動,當兩人再度會合時,彼此都背著一個軍用背包。

背包是以防水、防火的特殊材質製成,共由四個袋子組成,包括主袋、左右兩邊的立體側袋以及前方的收納袋,背包底端還有一格隱藏式的寬口袋,裡頭裝著夜間休息用的睡袋。

背包的外觀體積約莫半公尺長寬,內部施加了空間陣法,可以容納比背包體積還要多三倍的物品。

其他學生第一次見到聯盟成員專用的背包,個個興奮的翻來翻去的觀看,熟悉它的構造,而蜜亞因為長期跟隨聯盟成員執行任務,對於這個必備品已經相當熟悉,也就沒有進行這個步驟。

「其他人不曉得在哪裡?」蜜亞四處張望,試圖在近千人的廣場找尋夏綠蒂等人。

「等一下集合的時候就會遇見了吧!」札克不以為意的回道。

就在此時,四周突然傳出一陣騷動,原本就已經相當喧鬧的廣場,多了不少驚呼與尖叫聲。

「發生什麼事?」蜜亞跟札克不約而同的望向喧擾來源。

只見門口聚集了一大群人,他們興奮的叫鬧著,宛如見到偶像一般。

細聽了一會,札克終於聽懂他們在叫嚷什麼。

「呿!還以為發生什麼事,結果是那個香水男來了。」他不以為然的撇撇嘴。

「喬治亞?」蜜亞自然明白那是札克給喬治亞取的外號。

隨著吵鬧聲音逐漸加劇,身著一襲輕便服裝的喬治亞,笑容迷人、風度翩翩的走進廣場。

「好好好,大家別這麼激動。」喬治亞露出一抹迷人的笑靨,「這場測驗,你們才是主角,不需要將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請大家都散去吧!」

在他的勸告下,學生們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退開,儘管身子遠離,他們的目光卻依舊「粘」在喬治亞身上,捨不得移開。

「兩位早安。」喬治亞向蜜亞與札克走來,隨著他的接近,淡雅的古龍水味隨風拂來。

對於他的問候,札克只是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擔心氣氛變僵,蜜亞急忙開口搭腔。

「早安,這次的測驗要麻煩你了。」

「不用這麼客氣,能夠幫上妳的忙,是我的榮幸。」喬治亞朝她眨眨眼睛,模樣看起來有些調皮。

他的這番動作自然又引來了另一波的尖叫。

眨眼睛其實是喬治亞的一個習慣動作,也許在別的場合、面對別的對象時,眼裡裡會摻入魅惑、勾引或是逗弄,但在蜜亞面前,他並沒有其他意思,單純就只是朋友之間的玩笑動作。

不同於其他女性,喬治亞是將蜜亞當成「可以並肩作戰的戰友」看待的。

也因為這樣,他在蜜亞面前的態度就顯得放鬆許多。

然而,他的舉止看在札克眼裡,無疑就等於「在向蜜亞拋媚眼,勾引蜜亞」的作為。

「你的眼睛是抽筋了還是進沙子了?」他冷哼一聲,「要是眼睛不舒服,這場測驗你可以不用參加。」

「呵呵,這麼有趣的活動我怎麼能不參加?」無視了札克的針鋒相對,喬治亞笑容滿面的道:「再說,高貴的紳士怎麼能拒絕可愛女士的邀約呢?我說得對吧?蜜亞小甜心。」

「小甜心?」札克瞪大雙眼,「這麼肉麻的詞你竟然說得出口?」

「肉麻?怎麼會呢?這是一種表示親暱的稱呼呀!」喬治亞笑盈盈的回道:「依照我跟蜜亞的關係,這麼稱呼她我覺得沒什麼不妥。」

「關係?什麼關係!你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少在那邊亂套交情!」札克氣吼吼的反駁。

「呵呵,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我跟蜜亞之間……可是有很多小秘密的呦!」他朝蜜亞眨了眨眼,做了一個心照不宣的表情。

「胡說八道!老子才不信你這一套!」札克瞪了回去,語氣停頓了一下,他又壓低音量,不確定的問:「蜜亞,妳跟這個傢伙……應該沒什麼事情瞞著我吧?」「我……」蜜亞猶豫的看著札克。

她也不是瞞了札克什麼,她只是向喬治亞請教了團隊相關的事情,想等到日後成E-23小隊的成員後,盡心盡力、盡善盡美的協助他,她甚至偷偷期盼著,自己能夠成為札克最得力的助手、最不可或缺的存在。

這一點私心,她自然不好意思讓札克跟其他隊員知道。

「算了、算了。」看她滿臉為難,札克也就不忍繼續追究,「以前的事情我不管,總之,以後妳就是我的隊員了,有事情可以直接找我討論,不需要跟外人說!」

提到「外人」兩個字時,他還刻意地瞧了喬治亞一眼。

「好。」聽到札克已經將自己當成E-23小隊的一員,蜜亞開心的笑了。

「蜜亞!原來你們在這裡啊?」夏綠蒂拉著南宮狩快步朝他們走來,身後還尾隨著三名少年,幾個人背上都揹著一個軍用背包。

在見到喬治亞與札克時,幾個人禮貌的向他們行禮打招呼。

「我們剛才在另一邊找,一直沒看到妳,剛才打電話給喬瑟夫,他說他正在薇薇安家,才剛要出門,她們真是很會拖延時間!」夏綠蒂氣惱的罵道:「當初我們已經說好,八點四十分大家就要先到這裡集合完畢,現在都五十分了!該死!要是他們敢遲到,我馬上就把他們踢出隊伍!」

相較於夏綠蒂的罵罵咧咧,南宮狩則是閉著眼睛打盹,一副睡不飽的模樣。

「呵呵,火氣不用這麼大。」喬治亞笑著安撫,「測驗規則上有註明,要是集合時遲到,不論原因,一律踢出測試,不能參加。」

「這樣最好!我現在反而期待他們遲到了。」夏綠蒂有些壞心的說道。

只可惜,夏綠蒂的期望落空了,薇薇安一行人在八點五十九分抵達現場。

等他們領完背包後,接續的行程也開始了。

「大家依照小隊編號整隊!」安德烈出現在高台上,拿著麥克風下令道:「左手邊是第一小隊,右手邊是最後一個小隊。限你們三分鐘完成動作,開始!」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現場立刻引起一陣大混亂,不少人在奔跑的過程中被踩到或是踩到別人的腳,被推倒或是推倒別人,現場頓時慘叫聲連連。

「五、四、三、二、一!時間到!都說時間到了還動!」安德烈嚴肅的罵道,冷藍色雙眸環視現場一圈,「還沒到達自己的位置、時間到了還行動的人,原地伏地挺身一百下,開始!」

沒有人敢反駁他的命令,所有人都乖乖的接受懲罰。

等安德烈整治完隊伍後,一名精靈老者緩步走上台,灰髮編成了一條長辮,鬆鬆地垂在身前,五官深邃,歲月雖然在他臉上留下痕跡,卻讓他更添成熟風韻,有一種沉穩、迷人的氣質。

他便是聯盟總長──安格羅德。

「剛才看到你們跑來跑去、鬧哄哄的模樣,覺得大家真是有活力啊!」一開口,安格羅德就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惹得眾人啼笑皆非。

這哪裡是活力啊?他們剛才可是緊張的要命呢!

「我想你們先前也聽說了,這次的活動是由學校跟聯盟總部合辦,算是你們的其中考兼畢業考,不過呢……前兩天,這場測驗有了小小的更動。」

釣起眾人的關注後,安格羅德惡質的止了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分鐘過後,他還是沒有將話接下。

眾人心裡好奇、焦急不已,卻礙於安格羅德的總長身份與威嚴,不敢擅自開口發問,只能眼巴巴的等著。

站在蜜亞後頭的夏綠蒂,終於忍不住性子,偷偷戳了戳她,示意要她開口發問。

長期待在聯盟總部的蜜亞,其實跟這位聯盟總長相當熟悉,對他的個性也相當瞭解,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會不想開口說話,但,現下的情況也由不得她了。

「總長,請問是做了什麼變動?」

「呵呵呵,原來是小蜜亞啊?最近一直沒看到妳,我還以為妳跟著其他人去出任務了。」安格羅德笑嘻嘻的摸著鬍子,「人老了啊,就喜歡吃一些甜食,這也是老人家僅剩的興趣,你們這些孩子應該也很喜歡吃甜食吧?」

不就是想要吃蜜亞做的烤布丁嘛!扯這麼一堆廢話做什麼?其他熟知內情的人暗暗翻了白眼。

「總長,克莉絲汀老師跟你的興趣一樣,或許你可以去她的辦公室看看。」聽懂安格羅德的暗示,蜜亞只能出賣克莉絲汀了。

克莉絲汀的辦公室裡設置了一個小冰箱,裡頭裝滿了蜜亞做的烤布丁。

「呵呵,很好、很好。」安格羅德瞇眼笑著,眼底有一抹光芒掠過。

除了一些熟知內情的人,其他人完全不明白他說的「很好」是指什麼,而一旁的安德烈則是略略黑了臉,他希望,安格羅德跟他想的並不是同一件事。

上次他不過偷走幾個烤布丁,就被克莉絲汀整得死去活來了,要是這次總長又讓他去……

他還能活著回來嗎?

「總長,請問我們的考試出現了什麼變動?」蜜亞再度將話題拉回。

「呵呵,也沒什麼。」安格羅德語氣輕鬆的笑道:「就只是在『畢業考試』這後面又追加一個『聯盟新進成員測試』罷了。」

這句話一出,現場頓時一陣嘩然。

追加了這樣的一個主題,無疑是將測試難度又往上提高一些,但,只要通過這一場考試,就等於一起解決了聯盟新生測試,這一舉兩得的絕佳機會,他們怎能不心動、不激動?

「也就是說,只要通過這場測驗,就算是成為聯盟的一員,不需要另外進行測試了?」蜜亞確認的追問。

「沒錯!」安格羅德篤定的點頭。「大家也都知道,最近裡世界出了很多狀況,聯盟總部損傷了許多成員,目前總部至少損失了四分之一的戰力……」說到這裡,他收斂笑容,臉色沉重許多。

「有些成員雖然及時搶救回來,但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調養,短期內無法上場作戰,其他人的工作量也因此增加不少,因為急需人才的加入,我們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希望大家能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

安格羅德在說明緣由後,就將麥克風轉交給安德烈,讓他進行進一步的解說。

「因為這場測驗牽涉到聯盟招收新生,測驗難度有往上提昇一些,在聯盟裡算是D級任務。」安德烈開始解說測驗的情況與規則,「這場測驗主要是看你們的團隊作戰能力以及個人實力,遇到的所有困境都需要自行解決,陪同大家隨行的聯盟成員並不會出手幫忙。」

語氣停頓了下,確定所有人都專心聆聽,安德烈這才又開口。

「我再重申一次,這場測驗,聯盟成員並不會給予你們任何協助,就算你們遇到大麻煩,就算你們下一秒就會被殺死,他們也不會出手救人,你們必須靠自己渡過難關,這,就是聯盟成員的招生測試重點,不管是執行任務或是在戰場上,你們能依靠的就是團隊跟自己,這一點希望你們能牢牢記住。」

安德烈嚴肅而慎重的語氣,瞬間澆熄了眾人的雀躍心情。

「測試的地點是『血色廢墟』,我想你們應該都聽過那裡,你們的任務就是在裡頭待上五天,並且獵殺那些怪物。」安德烈緊接著說出的地點,讓眾人的臉色一陣蒼白。

血色廢墟,一個被喪屍、瘟疫犬、人面蜘蛛等生物所佔領的區域,這些在血色廢墟活動的怪物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色──喜歡吸食鮮血,尤其是活體的鮮血。

「我們在那些喪屍跟怪物身上標誌了小型旗幟,你們只要殺了牠們,取下那些旗幟就可以,旗幟一共有紅、藍、綠三種顏色,紅色三十分、藍色十分、綠色兩分,最後總結的分數少於一百三十分的隊伍,視為失敗、不及格。要是沒有問題的話,現在就依照隊伍編號上車。」

在其他服務人員的指揮下,學生們乖乖地遵從指示,陸續坐上載運的車輛。

半小時後,一群人下車轉搭運輸機,經過長達八小時的飛行,他們抵達了目的地。

在那裡,潔西卡跟其他聯盟成員正等著他們。

「今天你們先在外圍紮營,明天一早再進入裡面。」潔西卡拿著擴音器,朝眾人說道:「我想你們也都已經知道任務內容了,團隊取得的分數越高,對你們就越有利,至於個人成績的部份,你們隊上的隨行聯盟成員是評審之一,我們也會潛伏在暗處觀察你們,絕對不要心存僥倖,想要通過其他不正當的管道得到旗幟,要是被我發現你們出現攻擊夥伴或是其他隊伍的行為,我絕對不會寬容,聽到沒有?」

「聽到了!」

「好,現在各個小隊自行找地方歇息。」

一聲令下後,所有隊伍都分散開來,各自找合適的地點享用晚餐。

「你們出任務……都是吃這個?」看著從軍用背包裡翻出來的罐裝食物,薇薇安滿臉糾結。

標示在罐身的食物圖樣很吸引人、名稱很誘人──菲力牛排,但是當她拉開罐頭拉蓋時,裡頭裝著紅紅綠綠又黑黑黃黃、糊不拉機的「膏狀食物」……實在是非常具有「殺傷力」。

簡直就像突然揮來一記重拳,將人被食物圖案勾起的食慾瞬間打消。

「這、這能吃嗎?」另一名女生聞了聞氣味,美麗的臉龐馬上皺起。

「我們……真的要吃這些嗎?」喬瑟夫面色難看的問。

蜜亞自然知道他們此時的心情,她訕訕地笑笑,「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吃起來……也很普通,不過它的營養很均衡,是經過聯盟的專業營養師特別設計,專門提供給運動量大的聯盟成員吃的。」她很努力地找出這食物的優點。

「……」薇薇安悶悶的應了一聲,內心還是在天人交戰中。

要餓死,還是被噁心死?這是一個介於爛跟更爛、糟跟更糟之間的選擇題。

還真是讓人難以抉擇啊……

不只是薇薇安幾人,其他人也是同樣的臉色。

「那個……」蜜亞試圖說服眾人接受,「雖然它的配色不太好看,可是吃起來的味道……呃,嗯,還、還可以。」

「不是食物配色的問題。」夏綠蒂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鬱悶的笑笑,「這個東西看起來好像嬰兒食品。」

「除了營養成份之外,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蜜亞說到它的味道時,會停頓了一下。」已經睡飽的南宮狩,精準的察覺到蜜亞的語氣。

「呃……」蜜亞為難的苦笑。

「總部願意準備吃的給你們,你們就該心存感激了。」札克不以為然的回道:「我們執行任務的時候,如果遇到突發狀況,被敵人困住,連罐頭也沒得吃!」

「可是現在又不是真的在執行任務。」薇薇安不滿的嘀咕。

「不是真的?」札克嗤笑一聲,「如果不是真的任務,你們現在會來到這裡?」

「這是什麼意思?」

「來到這邊跟任務有什麼關係嗎?」

薇薇安一行人納悶的反問。

「這邊是聯盟的固定任務之一。」在眾人迷惘的表情下,喬治亞開口解釋道:「每隔一段時間,總部都會派人來這邊『清掃』,新成員在進入聯盟的第一年都會被派到這裡鍛鍊。」

聽到喬治亞的說明,眾人這才總算驚覺到,這場測驗並不如他們預想的那麼輕鬆,儘管安德烈已經事先警告他們了,薇薇安等人依舊存著僥倖的心態,覺得聯盟不可能會對學生進行太過火的測驗。

現在被這麼一點破,他們的心情不免也受到影響。

「快點吃一吃,睡覺吧!明天肯定有一堆狀況等著你們,養足精神比較重要。」札克快速解決掉手上的罐頭,抓了睡袋離開。

「札克說得沒錯,我聽其他人說過,這邊的怪物很難對付,我們還是早點歇息吧!」蜜亞簡單安撫眾人之後,隨即抓起自己的睡袋,跑到札克身旁睡覺。

其他幾人無奈的互望一眼,也只能乖乖遵從。

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眾人就這麼渡過了一晚……

 

 

 

 

 

創作者介紹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