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的美味征途02外封ok.jpg

 

金石堂購書網址:https://www.kingstone.com.tw/new/basic/2018611724350?zone=book&lid=book_class1_bestseller_qqqq

 

博客來購書網址: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8015

 

 

【試閱】

 

 

第一章  茶水樹

 

 

秦煌目光一掃,很快就把屋內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陸遙站在屋子的最內側,老人和少女離門口較近,因為秦煌的出現,少女擺出防備姿態,還伸出手想去抓陸遙。

秦煌眉頭一皺,腳下的黑影迅速擴大,化為一道屏障,將囚禁室切成兩半,隔開陸遙和那一老一少。

黑影分出一道分支,延展成一塊半人高的黑色長綢布,朝著還在發呆的陸遙一裹,把人給捲了起來。

陸遙只覺得眼前一暗又一亮,等他的視野再度恢復清明時,人已經來到秦煌身旁,被他緊緊地護在懷裡。

「你、你怎麼來了?」陸遙仰著腦袋,一臉狀況外的發問。

「你說呢!」秦煌沒好氣地揉了揉他的腦袋。

他為什麼來這裡?

這還用問嗎?不就是為了來救這隻嬌弱的小兔機!

結果這隻蠢兔嘰倒好,被人抓來了就傻呼呼的待著,沒反抗、不擔心也不害怕,見他過來救人也沒有激動、沒有感謝,就只是呆呆的看著他!

想到他這一路追尋過來的急切和焦躁,秦煌忍不住掐了陸遙的臉頰一把,讓他疼得淚眼汪汪。

「痛……」陸遙委屈又無辜的瞪著秦煌。

「給你個教訓!下次再這麼蠢,我就不帶你出門了!」秦煌嘴上罵著,捏著臉頰的手卻是鬆開了。

「被綁架又不是我自願的,我也是受害者啊!」陸遙揉著發疼的臉頰反駁。

秦煌不想在外人面前跟他爭執,拉著他就準備轉身離開。

「不准走!」雞蛋糕少女喊住了他,連帶甩出幾把亮閃閃的手術刀,「哭包小哥哥是我的!不准你把我的小哥哥帶走!」

秦煌輕巧地避開了手術刀,面色不善的瞪了陸遙一眼。

這隻蠢兔嘰,才一會兒不見就亂勾搭人!

陸遙沒有注意到秦煌的瞪視,他被雞蛋糕少女扔出的手術刀嚇到了。

「小、小妹妹,妳怎麼可以亂扔刀子呢?要是傷到人怎麼辦?」他下意識地抱住了秦煌的腰,把自己縮在他懷裡尋求安全感。

「哭包哥哥你真傻。」雞蛋糕少女一派天真的吐槽,「扔刀子就是要殺人的啊!不然我扔它幹嘛?」

陸遙被她理直氣壯的回覆噎到了,「殺、殺人不好……咦?等、等等,妳剛才是朝我扔刀子,妳想殺我嗎?」他驚愕的瞪大雙眼,對少女突然翻臉無情的態度頗為傷心。

「為什麼要殺我?妳剛剛還說要帶我回家,說要我當妳的哥哥……」

哥哥是可以隨便殺的人嗎?

「我不是要殺你,我要殺的是他。」雞蛋糕少女指著秦煌,「殺了他我才能帶你回家呀!」

「欸?」陸遙茫然了,這兩者有什麼關聯嗎?

「哭包哥哥真是笨蛋!哎呀呀,我這麼英明神武,怎麼會收了你這個笨哥哥呢?沒辦法了,自己認的哥哥,再笨也要保護好。」

雞蛋糕少女搖晃著腦袋,雙馬尾也隨之晃動,看起來俏麗可愛,然而,少女接下來說出的話卻是與外表截然不同的兇殘。

「他要把你帶走,我當然要殺了他,讓他不能帶走你啊!我這是在保護你呢!你有沒有很高興?」

「不行、不行,不能殺他,他是我朋友!不能殺!」陸遙連連擺手,挺身站在秦煌面前,試圖保護他。

「殺人不好,不可以殺人,會被警察抓去關的!」

「警察?那是什麼東西?」雞蛋糕少女歪著腦袋反問。

「警察不是東西……呃、警察是維持社會秩序、除暴安良、保護老百姓的好人。」陸遙想起這個世界並沒有警察這個詞彙,略有些尷尬的解釋。

「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笨蛋?」雞蛋糕少女歪著腦袋、小臉充滿驚訝,「警察是某個勢力嗎?除暴安良是他們的宗旨嗎?他們的地盤在哪裡?叫什麼名字?裡面的人都是這麼蠢嗎?那他們應該活不久吧?被滅掉沒?沒有的話我去接收他們的地盤……」

「……」陸遙摀著胸口,覺得有些氣悶。

少女的三觀跟他差距太大,實在很難聊天啊!

「哭包哥哥你怎麼啦?身體不舒服?」雞蛋糕少女探著腦袋打量,腳下卻沒有往前挪移,她還在防備秦煌。

「我沒事。」陸遙擺擺手。

「沒事就好。」雞蛋糕少女也不追問:「雖然你很弱,可是平時還是要鍛鍊一下,說不定身體能夠稍微變強一點點呢?」

陸遙對少女的關心很是感動,他笑著說道:「我知道,我……」有在鍛鍊。

「雖然我覺得你就算鍛鍊了也還是個弱渣,不過人還是要懷抱希望的,說不定會有奇蹟發生呢?」雞蛋糕少女緊接著的話狠狠的打擊了他,「雖然奇蹟那種東西我從三歲就不相信了,可是哭包哥哥你這麼笨又這麼容易相信別人,應該還是會相信吧?哎呀!真是讓人擔心吶……」

陸遙:「……」

少女這種「甩一鞭子再給一顆糖」的說話方式,還真是讓陸遙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他有我護著,傻就傻了,無所謂。」秦煌不以為然的回道。

「……」陸遙無語的看著秦煌,雖然這人是在袒護他,可是這種語氣還是讓他感動不起來。

「你要是能保護哭包哥哥,他就不會被抓到這裡了。」

雞蛋糕少女一針見血的吐槽,讓秦煌瞬間黑了臉色。

「……那是意外。」秦煌咬牙切齒的說道。

「是啊,世界上的意外很多呢!說不定過兩天又一個意外出現,哭包哥哥又被綁架了。」雞蛋糕少女意有所指的諷刺。

「……」秦煌的下顎繃緊、青筋暴起,明顯是在發怒邊緣。

「哭包哥哥,你還是跟我走吧!我很厲害,絕對可以保護你的。」雞蛋糕少女笑嘻嘻地對陸遙說道。

「謝謝……」

陸遙才說出一句話,就發現秦煌環在他腰上的手臂圈得更緊了,陸遙連忙拍拍他的手臂安撫。

「秦煌可以保護我的,我相信他。」

雖然相遇以後,他對秦煌總是各種吐槽,可是要說到這個世界他最信賴的人,那肯定還是秦煌。

「你都被綁架了還相信他?要是你下次又被綁架……」雞蛋糕少女不服氣的說道。

「沒關係,我知道秦煌一定會來救我,我不怕。」

陸遙的表情真摯,眼底是純然的信任。

秦煌雖然依舊面無表情,周身的凜冽氣勢卻是瞬間柔軟下來,眼底也微微透出笑意。

「……」雞蛋糕少女張了張嘴,神情有些複雜。

她突然覺得很羨慕。

不是羨慕陸遙有人保護,而是羨慕秦煌能得到陸遙毫無保留的信任。

雖然她以前一直覺得,將性命託付給別人是最愚蠢、最懦弱、活該被利用到死的傻事,可是現在看著陸遙跟秦煌的互動,她突然很希望自己也有這麼一個「陸遙」。

「我、我也可以保護你的……」雞蛋糕少女扯著手指,面露期盼的說道:「剛才我還替你治好手臂,所以、所以你讓我保護好不好?」

「我……」

「你受傷了?」秦煌皺著眉頭,拉著陸遙上下摸了一番,檢查他的身體狀況。

「沒、沒、哈哈哈、好癢、你別摸我的腰哈啊哈哈哈……」

陸遙一邊大笑、一邊左躲右閃,試圖避開秦煌的手。

只是秦煌要做的事情哪容得他阻止,直到細細地檢查一回,確定陸遙沒事,秦煌這才鬆開手,這時候的陸遙已經笑得氣喘吁吁,眼眶都紅了,眼角還泛出了淚光。

「我沒事,都治好了,你看,手上連一點痕跡都沒有……」陸遙將手臂舉起,在秦煌面前展示。

他沒打算把老爺爺折斷他的手的事情說出來,畢竟老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在這種情況下說了只會引起更大的紛爭。

「我會替你報仇。」秦煌冷著臉色,殺氣騰騰的說道。

「欸?不用了啦……」陸遙連忙搖頭,他可不希望秦煌跟老人家打起來。

「要!一定要報仇!」老者打斷他的話,義憤填膺的說道:「你被打的那麼慘,怎麼能不報仇?」

「欸?」陸遙茫然的看向老者。所以你是要秦煌揍你嗎?

「放心吧!秦小子雖然實力不強,不過他還是有本事替你報仇的,不用瞞著他!」老者苦口婆心的勸告道:「要不是因為他,你也不會被綁架到這裡,還被他們弄斷手,打得鼻青臉腫,臉上那麼大一個巴掌印……嘖嘖嘖!看得老夫都心疼了。」

「……」陸遙更加茫然了。

巴掌印?鼻青臉腫?這是在說他?

弄斷他的手的人不是老頭子嗎?

陸遙茫然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老頭子這是在禍水東引啊!

老者暗中朝他調皮地眨眼睛,隨後又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不斷怒罵綁架犯,喝斥他們的行為不道德。

「哭包哥哥不用怕,我會保護你,還能治療你,你跟我回家吧!」雞蛋糕少女還是不放棄她的拐人想法。

「哼!」秦煌再度板起了臉。

發現環在肩膀上的手臂又有收緊的趨勢,陸遙連忙搖頭。

「不用了,秦煌會保護我,而且我喜歡我現在住得地方……」

「……真的不能跟我回家嗎?」

對上雞蛋糕少女失落又委屈,好像快要哭出來的神情時,心軟的陸遙腦袋一空,不假思索地脫口問道。

「要不,妳跟我回家?」

「好啊!」雞蛋糕少女立刻恢復開朗的笑臉。

「不行!」秦煌面色冷硬的回絕。

「哼!是小哥哥邀請我的,關你什麼事!」雞蛋糕少女露出得逞的笑意。

「他住在我家,你說跟我有沒有關係?」秦煌冷笑道。

陸遙張了張嘴,不安又內疚的看著秦煌和雞蛋糕少女。

「對、對不起……」

這聲道歉是給他們兩人的。

畢竟那是秦煌家裡,他這個客人沒經過主人同意就邀請人入住,確實是他的不對,而他邀請了雞蛋糕少女回家,卻又被否決,這也是他不對。

「對不起,是我不對,你們別吵架……」陸遙尷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一再道歉。

「跟你無關。」

「跟你無關。」

秦煌和雞蛋糕少女同時開口安撫。

「她對你用了精神干擾,你剛才被她影響了。」秦煌進一步解釋,試圖抹黑雞蛋糕少女在陸遙心中的形象。

「用精神干擾是我不對,我跟小哥哥道歉。」雞蛋糕少女坦承自己的錯誤,「可是精神干擾只是放大小哥哥內心的想法,小哥哥邀請我是他自願的!小哥哥想讓我跟他回家!」她得意地抬高下巴。

她對陸遙使用精神干擾,本來是想激發陸遙的負面情緒,讓他跟秦煌吵架,抗議秦煌的態度太過霸道,讓她可以「名正言順」的帶陸遙回家,卻沒想到陸遙對秦煌沒有什麼負面想法,反而邀請她一起回家,這種被重視的感覺讓她很高興。

「我用精神干擾是想知道小哥哥的真實想法,小哥哥對我這麼好,還要找我去他家裡玩,我好開心!」雞蛋糕少女笑的眉眼彎彎,洋溢著滿滿的喜意。

陸遙心底的那一點點芥蒂,也因為她滿心歡喜的笑容而消散。

不過就算陸遙不生氣了,該說的還是要說。

「以後別這麼做了,這樣不好,我不喜歡。」

「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對小哥哥這麼做了。」雞蛋糕少女對他保證道,卻也沒說她不會對別人這麼做。

陸遙聽出了她的隱含意思,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他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也知道這裡不像他前世那麼和平安樂,該有的自保手段還是要有的。

說實話,他跟雞蛋糕少女只是萍水相逢,對方能夠聽進他的話,並對陸遙保證不會傷害他,就已經很出乎他的預料了,哪還能得寸進尺的要求更多呢?

「小哥哥,走吧!我們去你家!」雞蛋糕少女興沖沖的催促。

「呃、我現在住在秦煌家裡……」陸遙求助地看向秦煌。

就在這時,秦煌的手下前來回報,說是已經抓住綁架事件的幕後主使者。

「交給高峙處理。」

秦煌直接將後續丟給手下,自己則是拎著陸遙離開,一刻都不想多待。

 

回到秦宅,陸遙接收到眾人的探視和慰問。

岳東說他「餓瘦了」,端來一大堆食物要他多吃一點,補補身體;醫療團隊為他檢查身體,確保他沒有任何損傷;鬼醫說,對方可能給他注射了不明藥劑,要採血樣進行毒物檢測,抽走了他兩管血;護衛們提供了不少自救訣竅給他;景行和魚黛送給他防身用的小型武器;高峙將從「綁架犯」那裡搜刮到的金銀珠寶送了一些給他;秦煌認為他訓練強度不夠、應變能力不行,為他規劃了不少新的訓練課程……

陸遙就在眾人的關心中「痛並快樂」的生活著。

而跟著他們來到秦家的老者「厲霸」和雞蛋糕少女,則是在跟秦煌進行一場祕密會談後,獲得了在秦家暫住的權利。

陸遙好奇秦煌的態度轉變,卻沒能從秦煌口中探聽到內容,就連厲老爺子和雞蛋糕少女也是守口如瓶。

「知道太多是會被殺死的喔!」雞蛋糕少女瞪圓了眼睛,用大人恐嚇小孩子的語氣嚇唬他。

陸遙:「……」雖然妳做出很兇的模樣,但是看起來一點都不嚇人啊……

「乖喔!」雞蛋糕少女摸摸他的腦袋,「大人的事情讓大人去解決,我們小孩子就只要高興的吃吃喝喝……我們做巧克力雞蛋糕來吃吧!」話鋒一轉,她彎著眼睛,笑著催促陸遙做食物給她。

巧克力雞蛋糕是少女目前最喜歡的甜食,自從吃過陸遙做得巧克力雞蛋糕以後,她就不再吃其他口味了。

陸遙也喜歡吃巧克力,略帶苦感的黑巧克力讓甜味更具層次,不過他並不喜歡巧克力雞蛋糕,總覺得這樣的點心太甜,少了黑巧克力的特有微苦風味。

他吃過最好吃的巧克力,是同學去國外旅行時帶回來的黑巧克力,那黑巧克力是一整片的長方片,長方片劃分著橫豎線條,細分成適合入口的小塊狀,像一塊塊精緻小巧的黑色磚塊,想吃的時候就掰一小塊下來吃。

入口後,不用咀嚼,它就會自己慢慢的化開,滋味濃純,香氣馥郁,不會太甜、也不會太膩,味道恰到好處。

回想著那時候吃到的美好滋味,陸遙在手中凝聚能量,很快就做出一大塊黑巧克力片。

「這個也是巧克力?」

雞蛋糕少女嗅了嗅氣味,確定這黑呼呼的「硬片」聞起來有淡淡的巧克力香,應該是同一種類後,便從陸遙手中拿走了巧克力,試探地啃了一口。

「唔!好好吃!」

她驚豔的瞪大雙眼,又接連咬下好幾口,很快就把巧克力片吃光了。

「好吃!可是太少了,做大塊一點更好。」雞蛋糕少女評價道。

「那塊其實已經是放大版的。」陸遙哭笑不得的說道。

剛才被雞蛋糕少女吃掉的黑巧克力片,面積足足有他的兩個手掌大,厚度更是有兩指厚,他原先還預期這樣的體積能夠吃上一整天呢!結果雞蛋糕竟然幾口就解決了!

「巧克力吃太多不好,會變胖。」陸遙好心勸說,但是雞蛋糕少女不領情。

「我不怕胖!小哥哥再多做一些給我吃吧!做大塊一點,剛才的太小塊了,還不夠我塞牙縫呢!」雞蛋糕少女眨著眼睛,拉著陸遙的手央求道。

「妳牙縫那麼大?」陸遙開玩笑的吐槽,卻還是在她的撒嬌下給她做了好多黑巧克力磚。

這次的「黑巧克力磚」就是實質意義的「磚塊」了,每一塊都跟蓋房子用得磚塊差不多,吃得時候還需要用刀子切開。

然而,雞蛋糕少女卻是直接抓著啃,啃的相當歡快、相當豪邁,讓陸遙看得牙都疼了!

「偶決定惹!偶嘟迷字要改成巧克力!」少女鼓著腮幫子,一邊咀嚼巧克力、一邊含糊不清的宣告道。

對於少女一遇到喜歡的糕點就改名字的行為,陸遙已經適應,心情相當淡定,他只希望少女對巧克力的喜歡能夠長久一點,別三天兩頭的更改,不然他可記不住她的名字。

將巧克力磚交給少女以後,陸遙繼續忙他的例行工作,製作各種可食用的食植,陸遙還研發了巧克力玫瑰、巧克力漿果、巧克力蝴蝶、巧克力蜜蜂、巧克力小兔嘰等等,以巧克力為主材料的各種蔬果和小動物。

巧克力少女還從旁提供了不少動物參考,只是她提供的獸類體型太過龐大,陸遙做上一隻就必須休息好幾天,便還是婉拒了。

「大隻的才能吃的飽啊……」巧克力少女唇邊糊著一圈巧克力醬,一臉惋惜的說道。

「……巧克力吃太多對身體不好。」陸遙無奈的再度勸告。

不過才小半天的時間,她就已經啃掉十幾塊巧克力磚,原本以為能吃上十天半個月的份量,眼看著一天就要被全部消滅,陸遙還真怕她會吃出問題來。

「不會啊!我吃了以後覺得精神充足、活力充沛,很想跑出去殺幾隻異獸呢!」巧克力少女握著拳頭,眼眸閃閃發光的說道。

「殺異獸?我看妳還是幫我開闢農田吧!」陸遙可不放心她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索性讓她來幫忙自己耕作。

在少女喊著「小哥哥我會保護你」的時候,陸遙就已經將她當成妹妹看待,雖然陸遙的溫和性格並不會強勢的管束少女,只會嘮嘮叨叨的勸說,但是不曉得是不是沒遇見過陸遙這樣的人,武力值頗高的少女,儘管嘴上埋怨陸遙囉唆,卻還是很聽從他的話。

陸遙不讓少女出門,她就真的不出門,乖乖的幫陸遙開闢新的田地。

秦煌家中的田地都已經被陸遙的食植種滿了,幸虧秦家佔地面積遼闊,還有許多土地可以開闢,只是現在秦煌他們忙著管理無序城、實施新政,還要規劃「王者之冠」這個世界級的重大賽事,所有人都忙的不可開交,就剩下陸遙最為清閒,這個開闢農田的事情自然就交給陸遙了。

陸遙原本以為,開闢農田就是把土壤翻鬆了、除去雜草和碎石就行了,結果正式開工後,他這才知道,這田地還需要施肥肥田、建構灌溉工程、蓋暖房、佈置監控設備等等,幸好還有岳東和護衛隊幫忙,不然他肯定弄不起來。

一般的異植田並不需要這麼麻煩,鬆鬆土、施施肥、弄好自動灌溉設施就能種了,但是陸遙要種的是茶樹。

不,應該說是新型食植「茶水樹」。

陸遙的茶水樹食植,葉子可以拿來炒茶,不過考慮到他們都不懂製茶,需要研究一段時間,所以陸遙讓茶樹結出了「茶水果」和「茶油果」兩種。

茶油果顧名思義是用來榨油的,形狀是橢圓形,約莫大拇指指頭大小;茶水果就是茶水,拔掉蒂頭就能直接飲用。為了讓他們能夠多喝一點,陸遙特地將茶水果做成小葫蘆狀,內容量約莫兩百五十毫升,無法牛飲,卻足以止渴。

經過研究團隊連日來的實驗和檢測,已經確定陸遙先前在車上製作的那棵茶樹具有治療輕度精神創傷和安撫重度精神燥動的療效,這個檢查結果一出,全體嘩然。

現今並沒有安撫重度精神燥動的藥劑,這茶水樹的誕生無疑是給那些已經絕望的強者們一記強心劑,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已經紛紛朝無序城趕來,希望能獲得這「救命靈藥」。

最初的原始版茶樹已經被秦煌派人種植在某處,成了他和那些人博奕的物品,而現在陸遙要製造的茶水樹,被秦煌特地隱瞞著,現今只有少數幾人知道。

為了保護好茶水樹,光是保護茶樹的保護圈,就足足設置了十層!

要知道,即使是秦煌這位無序城的城主,他的安全警戒設置也只有三層,而被加強保護的陸遙,防護圈也只設置了五層,可想而知,他們對這茶水樹有多麼看重了。

就算是這樣,護衛隊還覺得十層不夠,還在挖空心思鑽研該怎麼把茶水樹保護的更好、更完善、更加密不通風。

自從陸遙陸續將茶水樹種植在溫室裡頭後,護衛隊就經常在溫室周圍打轉,一下子跳到溫室穹頂查看、一下子又鑽進泥土裡調查,晚上甚至搬到溫室睡覺兼守夜,活像是瘋魔似的,陸遙勸阻無效,只能無奈地撓撓頭,隨他們去了。

也不能怪護衛們這麼激動,一直以來,異能者始終受到精神燥動的影響,像是身上綁著一顆炸藥,隨時都有可能引爆,即使心胸再寬大的人,提到精神燥動還是免不了露出苦笑,現在出現治癒的機會,他們終於可以從陰影中解脫了,叫他們怎麼能夠不重視?

「老大這次真是撿到寶了!」護衛隊隊員喜孜孜的說道。

「以前我還不能理解,為什麼老大會對小遙這麼好,現在我終於懂了!」

「老大不愧是老大,看得就是比我們遠!」

「為了光明美好的未來,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小兔……咳!小陸遙!」

「陸遙就陸遙,還加個小字做什麼?」

「他還小嘛!」

「二十幾歲,不小了。」

「不,我覺得他的心智大概只有三歲……」

「欸?不會吧?我看他挺聰明的啊,學東西都很快……至少也有七、八歲吧!」

「嘖!我說得不是智商,是他的性格、待人處事跟危機應變能力!像陸小兔嘰這樣的,丟到老區裡分分鐘被弄死!」

「也對,他那樣子,實在不像無序城人。」

無序城人天生帶有一股疏離和冷漠,屬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那種。

打個比方來說,路上見到乞丐,大多數人的反應就是漠視,另一部份的人會搶劫乞丐的東西,或是毆打乞丐取樂,還有極少數的惡人,會將這些乞丐抓走,幸運一點的成為奴隸,不幸的大概就是被肢解成器官販賣。

而陸遙雖然也會假裝看不見,表情卻會流露出幾分同情,好像沒有幫助乞丐讓他感到愧疚一樣,簡直叫人匪夷所思!

「確定他的身份沒有問題?」性格較為謹慎小心的隊員問道。

「查過了,高峙查了很多遍,全都很正常。」隊長回道。

「……大概是他家人把他保護的太好了。」

「像他這樣的,要是沒遇見老大,肯定早就被啃的連骨頭都不剩……」

護衛們也說不清是羨慕還是憐憫。

他們都是孤兒,是被放棄、被拋棄的人,從沒有人保護過他們,也許曾經希望有人這麼對待他們,但是一路奮鬥至今,他們也轉變了心態,不屑成為被保護的弱者。

被保護著,看似相當舒適、美好,可是當保護者不在了,或是保護者不願意再保護了,那麼等待他的就是從天上掉入塵泥,摔得粉身碎骨。

護衛們鄙視處處需要人保護的弱者,可是當這個受保護的人是陸遙時,他們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陸遙這麼厲害、這麼貼心、這麼努力,為異能者製造出那麼多神奇的食植,為人類的未來創造出希望,當然要像國寶一樣的保護起來啊!

這有什麼問題嗎?

完全沒問題嘛!

於是,明確認知到陸遙重要性的護衛隊,又暗中將對他的保護多加了幾層。

對此,陸遙一無所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