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封面完稿.png

 


博客來: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9249

 

金石堂: https://www.kingstone.com.tw/new/basic/2018611703454?zone=book&lid=search&actid=wise

 



 

簡介:

 

身為一個煮泡麵都能把自己吃到送醫的黑暗料理直播主,

陸遙覺得很無辜。

美食直播變成毒素檢測大會也就算了

為什麼他連作夢都能夢到一堆神祕的料理!?

不但有紅燒肉味的胡蘿蔔、榴槤口味肉粽,還有巧克力做的活蝴蝶!

夢裡的聲音還說,他已經被選為「幻食空間」的繼任候選人──

「你已經完成新手任務了,去拯救世界吧!少年!」

Excuse me!?

一穿越就到火拼現場,還被黑幫大佬拎回家,

這到底跟拯救世界有什麼關係啦!

 

 

【試閱】

 

第一章  才穿越就被綁架

 

 

一般穿越小說中,尤其是那種連同身體一起穿越的,主角的穿越地點大多是遼闊的森林或是人跡荒蕪的地方。

這種設定一是為了讓主角有時間捏造自己的來歷,二是想讓主角熟悉他的金手指、金大腿或是相關背景的外掛。

陸遙曾經吐槽過這樣的設定。

雖然穿到森林可以免去一穿越就被當成詭異份子抓起的窘境,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說,獨身待在森林裡其實是很恐怖的事情!

更何況這類的穿越小說裡頭,森林裡都會有猛獸!

基於以上種種考量,陸遙是不希望穿越到森林裡的。

然而,現在讓他重新選擇的話,他肯定會說森林也不錯──至少他不用遇上黑幫火拚現場啊啊啊啊!

陸遙窩在床上、縮在薄薄的棉被裡瑟瑟發抖。

耳邊時不時地響起各種爆破和槍彈聲響,窗口邊時不時有炸裂的碎石磚瓦和子彈、炸彈爆發的火焰飛過,窗戶玻璃甚至因為爆炸的氣浪出現了裂痕!

開槍也就算了,你們竟然還用上炸彈跟不明的重武器!你們以為是在打仗嗎?你們只是黑幫在拼架!規模不用搞那麼大啊啊啊啊!

為什麼陸遙會認為外面是黑幫火拼而不是警匪大戰,主要還是從黑夜中傳出的說話聲辨識的,警匪大戰可不會出現「這裡是我的地盤」、「埋伏」、「殺了你這裡就是我的了」這樣的對話。

為什麼他會落到這樣的情況,這一切就要從穿越之前說起了。

穿越前,他是個收入低微的打工員,早上在早餐店工作,中午在便當店兼差,晚上在家裡進行黑暗料理直播,利用直播打賞賺點外快。

多虧他煮出來的黑暗料理夠奇異,他的直播人氣很不錯,粉絲們都很喜歡觀看他將正常的食材煮成能夠讓人進醫院洗胃的黑暗料理。

幸好他還有點亮藝術天賦,雖然做出的黑暗料理不能吃,外觀卻是一等一的漂亮,粉絲們衝著美食的顏值也很願意打賞。

或許有人困惑,既然外觀看起來很漂亮,為什麼螢幕前的觀眾還會認為它是黑暗料理?

那是因為陸遙第一次開直播時,因為對自己的廚藝沒自信,就乾脆煮了最簡單的泡麵,並往裡頭加了蛋、菜葉跟肉片。

當他吃完那碗麵後,沒過多久,他就肚子疼得臉色發白、直冒冷汗,還是觀看直播的粉絲發現不對勁,連忙打了急救電話將他送醫。

醫生診斷是:食物中毒。

都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陸遙第一次進行烹飪直播就把自己送進醫院的戰績,瞬間傳遍直播平台,導致大多數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個黑暗料理王的存在。

為了避免陸遙再度把自己送進醫院,好心的土豪粉絲還買了一台毒素檢測機給他,於是陸遙的直播間風格就這麼一路走歪了。

每天的料理直播,粉絲們最想看到的不是他苦練的刀工,也不是看他令人驚豔的美麗擺盤,而是看他今天煮出的料理,毒素檢測會不會比前一天的高?

其實陸遙原本是想開正經的美食烹飪直播的,可惜他的天賦點點錯了,不管他如何按照正常程序烹煮,煮出來的東西就是很不正常。

原本他還規劃著,要是美食烹飪直播成功了,他就兼著販賣美食成品,之後還能開網店什麼的,也算是一項收入。

只可惜,他的黑暗料理天賦毀了這個夢想。

陸遙雖然覺得鬱悶,但至少黑暗料理讓他在直播界嶄露頭角,還賺了不少錢,所以他還是心存感激的。

雖然有點遺憾不能成為廚神,但是在生活面前,在經濟壓力面前,這樣的夢想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而後,某一天晚上睡覺時,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很奇特的夢。

夢中,他站在一個色調鮮活、具有童話風格的空間裡,空間裡有個光團對他說,他被選中為幻食空間的繼任候選人,要是他通過考驗,就能夠擁有這個幻食空間。

而後空間聲音對他發布任務,讓他用想像力製作出十種現實中沒有的植物類食材,例如:紅燒肉味的胡蘿蔔、冰淇淋口味苦瓜、水果口味的玫瑰等等。

他完成了任務,做了一個榴槤口味的肉粽,然後空間聲音大吼一聲:「這是什麼邪教口味!」

他就醒來了。

雖然覺得這個夢境很怪異,但陸遙也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夢境都是不合常理的嘛!沒有人會在夢裡尋找正常的邏輯。

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又做了同一個夢,同樣站在幻食空間裡,那個光團同樣發布一道任務給他。

不過這次的任務就不是製作植物食材了,而是讓他製作動物食材,像是:活的巧克力口味的蝴蝶、活的冰淇淋口味的冰鱗魚、各種牛排口味的活乳豬等等。

就這樣,他每天晚上都會做這樣的一個連環夢,每次夢中的任務都不同。

當他完成最後一個任務──「將景色構築在食材中,並讓食用者在食用時體會到構築者想像的幻境」時,他終於確定了這不是夢。

因為他現在手上正捏著他最後幻想出來的美食──一顆蘊含著四季之力,能讓食客體會到四季美景、四季變換的「四時果」。

他還記得,當他花費好幾天時間,好不容易才捏出一顆被評價合格的四時果時,空間的聲音對他說:「你已經完成新手任務了,去拯救世界吧!少年!」

然後他醒來就出現在這裡了。

#媽蛋!有誰會直接穿越到正在進行黑幫火拼的現場!

#一穿過來就可能被殺死!有沒有人比他更悽慘!

「我又沒說我想穿越,穿越之前都不先問一下意願的嗎?太沒人權了……」陸遙摀著臉,委屈地靠在床角。

雖然在原世界他只是個孤兒,沒什麼知己好友,工作收入也不高,可是那裡總歸是自己的家鄉,相較於這個聚眾火拼的異世界,他還是覺得那個有些冷漠的都市更有安全感。

至少他的世界在明面上很和平,最常見的新聞就是小偷和詐騙團夥,再不然就是酒駕肇事新聞,就算有吵架鬥毆事件,那也是小規模的,沒有像這裡,槍林彈雨還外加砲轟,簡直就像是戰爭一樣。

陸遙揉了揉臉,有些苦惱地看向不遠處的窗戶。

窗外的夜空掛著一輪大圓月亮,這裡的月亮比地球的要大上兩三倍,很適合賞月觀景。

與地球正常景觀不同的是,地球的月亮要是特別亮,周圍的星辰就會顯得稀少黯淡,可是這裡卻是星月相互輝映,月亮明亮,星辰也是又多又耀眼,璀璨至極。

這麼美麗的夜景就應該要整一桌子美食吃吃喝喝啊!結果這裡的人竟然在火拼!太不浪漫了!

不曉得附近的住戶有沒有打電話報警?

希望警察快點將他們抓走或趕走……

陸遙很希望警察快點出現,而不是像電影一樣,等到戰鬥都結束了才姍姍來遲。

只可惜,陸遙的祈禱沒有實現。

他等了許久,等到窗外的黑夜都微微露出清晨的曙光了,依舊沒有聽到警車的警笛聲響。

但是外頭火拼的呼喝聲已經小了許多,槍聲變得零零散散、爆破聲也顯得稀稀落落,似乎是戰鬥即將步入尾聲,又或者是他們轉移陣地,到別處去打了。

無論如何,離開了就好。

陸遙悄悄地吐出一口氣,緩緩活動著因為長時間固定同一個姿勢,已經有些僵硬的身體。

他扯了薄被裹在身上,讓發涼的身體回暖,另一隻手還無意識地抓著四時果,像是抓著救命稻草似的。

猶豫了一下,他下了床,赤腳站上有些冰涼的地面時,他被那股涼寒激得一抖,腦袋也從空白、茫然變得清醒一些。

他順著月光照不到的陰影處來到窗戶邊,謹慎而緩慢地推開已經出現裂痕和缺角的玻璃窗,盡可能地不發出一丁點聲響。

雖然打鬥的聲音已經遠離,可是他也不確定那些人是不是全都撤走了,要是有那麼一兩個走得慢一些的,或是留下來「收拾善後」的,他這邊一有動靜,那不就是撞在槍口上了嗎?

推啊推啊,好不容易,他終於將窗戶安靜無聲的推開。

小心翼翼地湊上窗口的一角,偷偷地向下張望。

嗯,似乎真的走了。

他一直提著的心終於緩緩落地。

放鬆以後,他這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抓著四時果的手指也僵硬的不得了,幾乎要抽筋了。

「嘶……」

他連忙將四時果換成另一隻手拿著,原先抓著果子的手甩動幾下,將還僵硬著、不自然彎曲著的手指給甩鬆了。

「咕嚕咕嚕……」

肚子飢餓的響聲適時響起,陸遙手邊只有一顆四時果,自然是用它果腹了。

四時果比蘋果略大一些,約莫有他的一個半的拳頭那麼大,把整顆四時果吃完,肯定能填個幾分飽。

然而,他才張嘴準備咬下,手裡的果子就被搶走了。

「咦?」

他茫然地瞪大眼睛,看著空無一物的手掌。

確定這不是幻覺,四時果真的不見了以後,他連忙四下張望,找尋那顆「疑似被他失手掉落在某處」的四時果。

「喀咔、喀咔……」

幾聲像是在啃蘋果的清脆響響起,在空蕩靜寂的房間顯得格外響亮。

陸遙下意識地尋聲望去,赫然發現有個高大的身影坐在床邊。

「……」陸遙被嚇得往後一退,後腦杓直接撞上牆壁,發出一聲悶響,強大的撞擊力道讓他眼前冒出了閃爍的金星。

「呵……」

一聲極輕地輕笑響起,又好像那是陸遙幻覺。

不、不會是鬼吧?

陸遙心驚膽懺地盯著對方,也不曉得是希望對方是真實存在,還是希望把人給「盯」沒了。

以窗外的明月燦星的照明度,即使對方處於暗處,陸遙也能夠看清楚對方的容貌,可是此時陸遙腦中卻只映入一雙燦亮的驚人、銳利的讓人發寒的雙眼,其餘面容都被模糊化了。

#媽呀!有一雙好亮的電燈泡眼睛!

「喀咔喀咔……」

陌生男人大口啃著四時果,沒幾口就將一顆大果子吃完了。

一顆四時果似乎不足以讓男人果腹,他朝陸遙看來,空著的手朝他勾了勾。

陸遙被盯得寒毛直豎,背部冷汗淋漓。

明明對方也沒做什麼,陸遙卻覺得自己像被兇獸盯上,彷彿他如果再不供應食物,對方就會把他給吃了一樣。

大概是危機感激發了他的力量,原先那顆四時果他可是嘗試了好多天才完成,結果這次他只用了十分鐘就做好一顆。

陸遙跟陌生男子之間約莫有兩三步的距離,要是按照正常的物品傳遞方式,陸遙必須站起身、走到對方面前、將四時果交到對方手上。

可是陸遙不想、也不敢離這個危險人物太近,所以他想要用拋擲的方式將食物送過去。

為了不讓對方誤會,陸遙還特地選了由下往上的低手拋投,而不是較為具有威脅性的高手拋投。

投擲的時候,陸遙慣性地向前傾身,動作帶動的風流捲來了明顯地血腥氣。

陸遙這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陌生人所坐得床舖沾染了幾灘鮮血,就連地板也滴出了一串血花。

「……」陸遙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背脊整個貼上了冰冷的牆壁。

不曉得是不是看出陸遙的慫態,對方接了四時果後,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嗤笑。

「……」陸遙抿著嘴,忍不住瞪了對方一眼。

#我就是慫,我慫我驕傲!

#總比你這個擅闖民宅還吃白食的黑幫份子好!

一心吐槽的陸遙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受了傷的黑幫份子在吃下四時果後,蒼白的臉龐恢復了血色,而他的傷口也不再流血,甚至在第二顆四時果入肚後,他的傷勢已經恢復八成,精神上的疲憊感也削減大半。

 

感受著體內已經痊癒的差不多的傷勢,以及迅速充盈起來的異能,秦煌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十分訝異。

他在剛才的刺殺行動中受了不輕的傷勢,雖然成功地殺了吸血鬼城主,卻也引發他的手下和同夥的追殺。

為了不讓勝利的果實落於他人手中,他動用了不為人知的隱匿異能,藏於陰影之中,安靜地等待手下按照他的部屬完成後續行動。

陸遙推開窗戶的聲響雖然極輕,可是當時秦煌正好躲在窗戶下方,自然是將動靜聽的一清二楚,發現推窗的少年並沒有任何戰鬥力後,他便順著窗戶溜了進來。

經過少年身邊時,他聞到一陣清甜誘人的水果香氣,還感受到一股磅礡而且充滿生機的溫和能量。

不用仔細探測,秦煌就找到能量來源。

在異能者的特殊視野中,少年手中捏著的水果彷彿化身一顆小太陽,發著耀眼而溫暖的光芒。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植物的果實,但是大腦和身體卻叫囂著「一定要得到它!」,於是他搶走了少年手上的水果,並且吃了它。

按照他平常的行事習慣,他絕對不會這麼魯莽,入口的食物肯定都是檢驗過得,今夜大概是被傷勢影響了判斷,再加上他的異能和精神力快要耗乾,再不補充一些能量食物怕是會撐不下去,於是他便放手一搏了。

吃進第一口時,他就發現,這是用異能製作出來的能量果實,如果只是這樣,秦煌並不會將這東西放在心上。

擬態系異能並不是什麼罕見異能,雖然大多都是模擬出無生命、無能量的物體,但是也有能夠模擬出能量食物的。

只是接下來身體的變化就叫秦煌大吃一驚了。

人類獲得異能至今將近一千年,已經知道異能具有許多種類的變化,大多數異能都已經被發掘出來,甚至連修煉方法也有好幾百種,可是他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異能。

──看似擬態系的異能,卻擁有治癒的療效,而且治療的效果還這麼驚人!堪比高階的治療異能者!

這還只是一兩顆果子的效用!

要知道,那些高階治療異能者雖然可以治療他身上的傷勢,可是治療過後,那些異能者也要修養個十天半個月,另外,治療師只能醫治他的傷勢,並沒辦法讓他的精神力和異能迅速恢復!

可是這名少年卻只用了十分鐘就製作出一顆兼具治療、異能恢復、精神恢復效果的果實!

撿到寶了!

秦煌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他現在很慶幸,這名少年並沒有被那隻吸血鬼城主發現,更沒有被其他勢力招攬,不然他想要推翻無序城城主恐怕困難重重。

光是少年這樣的異能天賦,就足以吸引大多數人投奔!

幸好,上天還是偏向人類的……

在發動暗殺吸血鬼的行動之前,秦煌和他的手下就調查過城裡的勢力分佈和居民情況,這片區域居住的都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經濟情況中等,不像貧民窟那裡,全都是小偷、打手、妓女、強盜、殺手、騙子等刺頭聚集區,坑矇拐騙、燒殺擄掠,無所不用其極。

按照之前的調查報告來看,這名少年的身份應該沒有問題,居住在這一區的,都是土生土長的無序城人,沒有外來戶。

不過為了慎重起見,秦煌決定,等他把人帶回去後,還是讓高峙再調查一遍。

秦煌眸光閃爍,看著那名瑟縮在窗邊的少年,思索著該怎麼把他拐回去。

是威脅呢?還是恐嚇呢?或是利誘呢?

瞧少年這副膽小如兔嘰的模樣,秦煌覺得,要是他的表情再兇惡一些,這隻白嫩嫩的小兔嘰說不定就會挖個洞把自己藏進去。

還是走溫和的路線吧!不然要是把小兔嘰的膽子嚇破了怎麼辦?

「嗡嗡嗡……」

空間環傳來微微地震動提醒,秦煌拿出手機觀看,發現是手下傳來的簡訊,他們已經完成最後行動,這座無序城是他們的了!

秦煌收起手機,深了個懶腰站起身。

「小兔嘰,走吧!」他對小兔嘰說道。

「……啊?」

陸遙愣愣地應了一聲,並沒有意識到小兔嘰是對他的稱呼,直到面前的人走向窗邊,他才後知後覺地想到,這位黑幫份子要離開了!

壓抑著鼓掌歡送的心情,陸遙強裝鎮定,裹著薄被站起身,順便將窗戶開大一些,讓對方方便離開。

做完這一切,陸遙眨著眼睛,一臉期盼地看著對方。

走吧!走吧!快走不送!

「呵……」秦煌揚起嘴角,發出一聲低沉的輕笑,嗓音如同提琴般圓滑。

邁開步伐,他朝陸遙走近。

咦咦咦?他想做什麼?

察覺到不對勁,陸遙想後退避開,可是背後就是牆壁,他哪有地方能退。

沒等他想好應變方法,秦煌就抓著他身上的薄被,將陸遙纏成條狀,而後抬手一扛,人就被他扛在肩上。

咦咦咦咦咦?

腦袋朝下、肚子壓著秦煌肩膀的陸遙瞪大雙眼,就算他再蠢笨,現在也明白這個黑幫份子是想對他做什麼了!

闖了空門、搶了他的四時果,現在還要把他打包帶走?

「你、你這是綁架!放開我!」

陸遙扭動身體掙扎,努力表現出自己不想被綁架的抗拒。

「我跟你說,警察很快就來了,你、你要是帶著我走,很快就會被抓到……」

「大哥,我很窮的,你綁了我,我也沒錢給你……」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的消息說出去的!我保證!我發誓!」

「喂!放開我聽到沒有,不然我、我要叫了喔!跟你打架的那些人還沒走遠吧?要是我叫……」

「碰!」

被陸遙吵得耳朵疼,秦煌直接把他打暈了。

「真輕。」顛了顛肩膀上的少年,秦煌不以為然地嘖了一聲。

小兔嘰就是小兔嘰,體重這麼輕,骨架子也這麼細,像是一捏就斷。

秦煌本來是想帶著他直接往外衝的,可是據他所知,擬態系、植物系跟治療系異能者都比其他類型的異能者還要脆弱,身體素質只比普通人稍微強那麼一點點。

要是他等一下往外衝的時候,半路出現個攔路的,雙方打起來,一不小心弄傷或弄死了少年怎麼辦?

看在少年的珍貴異能份上,秦煌改了主意,直接帶著他遁入陰影之中,在陰影空間裡頭穿梭飛馳。

許多人都知道,秦煌是暗系異能者,卻不曉得他的暗系異能是混合了空間的變異暗系。

凡是黑暗之處,皆是秦煌的領域。

凡是黑暗之處,皆為秦煌所掌控。

這是秦煌第一次對外人曝光自己的獨特能力,只可惜,擁有這項殊榮的少年還在昏睡,直到這趟特殊的暗空間之旅結束了,他依舊沒有醒來。

 

秦煌的手下動作很快,隔天早上,陸遙還在昏睡時,他的調查報告就已經被擺放在秦煌面前。

陸遙的身世相當簡單,父母親早逝,跟爺爺兩人相依為命,爺爺是一名植物系異能者,異能等級不高,只能種種低等級的異植。

雖然低等級的異植因為能量低微,價格便宜,不過也比一般的蔬果花卉賣價要高出不少,足夠他們爺孫倆衣食無缺。

可惜,好景不長。

陸爺爺前幾個月照常外出販賣異植時,回家途中遭遇一個剛被轉化的新生吸血鬼,剛被轉化的吸血鬼要是沒有人引導,就會粗暴地搜刮周圍的活人,吸乾他們的血液,直到他吃飽喝足,恢復理智為止。

而這名吸血鬼是被隨便轉化的,自然沒有引導者教導。

總有一些吸鬼混蛋喜歡胡亂將人類轉化成吸血鬼,看著他們在身份轉換的矛盾中掙扎,或是被永生和增強的力量衝昏頭,變得格外自大、瘋狂和墮落。

異能者的血肉比一般人類還要吸引吸血鬼和狼人,於是陸遙的爺爺就被那隻新生吸血鬼盯上了。

當時,陸爺爺拿著培育好的異植準備賣給店家,陸遙待在家裡沒有陪同出門,恰好逃過一劫。

陸爺爺是一名低階異能者,吸血鬼也只是半路出家的低等新生兒,兩人的勝負率是五五分,但是陸爺爺畢竟已經年邁,反應能力不及年輕吸血鬼,最終還是輸給對方,被對方吸乾血液後,屍體還被對方洩忿似地撕碎,變成了一堆碎屍塊。

無序城的城主是吸血鬼,自然是按照他的行事作風管理,在傳統派的吸血鬼看來,人類就是他們的糧食,吃了食物有什麼問題嗎?

就算把食物撕碎,那也只是新生兒在「玩」而已,根本不值得一提。

這起殺人分屍案,無序城的執法隊就以「意外」結尾,平淡無奇的結束了。

陸爺爺的死並沒有掀起什麼波瀾。

在這之後,原本會跟著爺爺到植物園工作,偶爾陪著他到市場販賣異植的陸遙,就把自己封閉在家中,好幾個月都沒有出門。

「嘖!小兔嘰就是小兔嘰,親人被殺了還不知道要反擊?」秦煌丟開手上的幾張薄紙,頗不以為然地冷哼一聲。

大概是少年的處境跟他有幾分類似,秦煌對於陸遙的不作為頗為不滿。

「執法者只說這是一起意外事故,並沒告訴那孩子真相。」同樣看完調查報告的高峙微微一笑,「我們這樣也算是替他報了仇。」

高峙已經聽秦煌說過陸遙的特殊異能,也看過秦煌的身體檢查報告,要是真如秦煌說得那麼神奇,才兩顆水果就把重傷的他變成輕傷,而且還提高了異能和精神力的恢復速度,這樣的人才絕對不能放過。

陸遙要是「知恩圖報」,應該會接受他們的招攬,如果不願意接受……

他們也有許多「說服」方案。

「無序城的執法隊也該清一清了,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上執法者的。」秦煌皺著眉頭,惡聲惡氣地說道。

無序城的執法者,曾經是守衛這座城市、保護百姓和秩序的職業,可是在吸血鬼城主殺掉老秦城主奪位上任後,執法者就變成了他的爪牙、受他役使的走狗。

他們一面以高高在上的姿態欺凌百姓、收取各種保護費,一面又擺出哈巴狗的討好模樣巴結著城主、吸血鬼貴族和異能者。

見到符合吸血鬼城主喜好的美人和幼童就直接綁了,獻給吸血鬼城主食用和享樂。

而那些不合群、不肯奉承吸血鬼的執法者,不是被當成吸血鬼的食物,就是遭遇各種意外重傷、殘廢和死亡。

不過也不是所有不肯同流合污的人都這麼悽慘,有些精明的、善隱忍的,就會自動退讓到不起眼的位置,讓那些想巴結的人去爭搶上位的權勢,也有一些人在明面上與人同流合污,私底下則是盡己所能的給予受壓迫者協助。

秦煌之所以能夠在短短十年間就建構了自己的勢力並推翻了吸血鬼城主,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父親的手下在執法團隊中裡應外合,給了他們很大的便利。

「讓牛隊長他們去清理執法隊?他們的職務要怎麼安排?」高峙問道。

現在他們重新奪回無序城,城內一干事物都需要重新梳理一遍,還要防備無序城一些勢力的趁勢作亂和崛起,以秦煌自身召集到的人手來說,絕對是不足的。

不足的部份自是用老秦城主的人手補上,牛隊長他們這些堅守執法隊的成員是其一,另一部份是尋回那些已經離開的人,只是時過境遷,也難保證他們的心態沒有出現變化。

現在正準備重建秩序的無序城,可經不起再次的重創。

「執法隊讓牛廣叔負責,離開的人同樣聽他指揮,巫馬協管。」

巫馬是秦煌的人,雖然秦煌信任牛廣叔,但是畢竟他是他父親那代的手下,行事作風偏老派,不容易接受新的觀點。

秦煌的父親老秦城主是個鐵血強悍的人,在他們那個年代,吸血鬼、狼人和混血種都是敵人,見了面直接戰上一場,活著的人才能離開。

但是這樣的老秦城主卻從沒對混血兒下手過,成年的不算,只要年紀是在十五歲以下,就能夠在無序城中安然居住,不會遭到追殺或是各種迫害,也因如此,無序城中的混血兒數量是最多的,遠遠高於其他城市。

這樣的行事作風自然讓老秦城主樹敵不少,可是他不管遭到多少次的暗殺、刺殺和埋伏,依舊獨斷獨行,沒有更改過這一項決定。

但,也僅僅如此。

老秦城主的手下始終都是人類,不招收異族和混血兒。

他庇護著混血兒,同時也將他們當成弱者看待,老秦城主的手下亦是如此。

但是這位性格火爆、蠻橫強硬、壞脾氣的老秦城主,卻也是協助推動《三族和平協議》的一員。

秦煌曾經很不能理解,在他的認知中,他的父親應該是鷹派,主張將狼人和吸血鬼趕盡殺絕的那種,結果他卻成為「共和聯盟」的創盟成員。

當秦煌詢問原因的時候,老秦城主拍了拍他的腦袋,笑罵了一句「蠢蛋」,人就哼著小曲走了,留下一臉茫然的秦煌,以及掩嘴竊笑的母親。

後來,他的母親告訴他,老秦城主之所以這麼做,是希望讓他的兒子能夠活在和平的世界中,遠離殺戮和死亡。

老秦城主之所以不直接告訴秦煌,純粹是因為害羞,不好意思在兒子面前表現的太過溫情,覺得有損他當父親的威嚴。

母親還說,《三族和平協議》簽訂的日期,正是秦煌滿周歲生日的那天,是老秦城主給兒子的生日禮物。

秦煌很難想像,他那沒臉沒皮、囂張霸道、蠻橫任性的父親,竟然會有害羞這種情緒!

《三族和平協議》頒布後,三個種族邁入和平共存的新世紀。

三族之中自然有不肯和談的激進派和老頑固,可是在明面上,大家都是保持著「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樣,對於人類和吸血鬼以及人類和狼人的混血後代,都不再像以前那樣,非要趕盡殺絕才行。

但是身為「共和聯盟」主幹成員的幾人,卻成為激進派的報復目標。

吸血鬼城主暗殺老秦城主奪朝篡位一事,如果不是有激進派的協助,根本無法達成。

秦煌在貧民窟遇見過不少混血兒,他們都是被拋棄的一群,其中也有一部份是父母親因愛結合,在外面無法生存,一家人只好躲到無序城居住的。

去除掉混血跟種族的偏見,這些混血兒其實也挺優秀的,好好培養一下,也是一股不錯的戰力。

秦煌的手下就有混血兒,而他的團隊成員大多來自貧民窟,對於混血並無偏見。

團隊裡頭的大多數人都是貧民窟出身,離了貧民窟,他們就只是被人踩在腳底下的泥,也因為這樣,他們不會對身家背景、種族血脈有任何歧視,只要拳頭夠大、實力夠強、夠出色,他們就會認同對方。

在秦煌的計畫中,等到無序城安定後,他會招攬一批混血兒培養。

他會給予他們機會,能夠往上爬到什麼高度,全看他們自身的努力。

只要這個計畫實行成功,無序城外那些待不下去的混血兒就會自動靠過來,為無序城增加新的戰力。

秦煌也不怕他們會背叛他,只要他足夠強大,給他們的待遇公正平等,混血兒就會知道應該要支持誰。

想要實施這樣的計畫,內部阻力絕對必須消除。

巫馬是人狼混血兒,性格開朗、善交際,他以前在貧民窟中是仲介,為各種買賣牽線。

巫馬的實力並不強大,不過在貧民窟擔任仲介,實力也不是主要的條件。

身為一名好的仲介,性格要夠滑溜、眼力夠精明、臉皮要夠厚、人脈更是要廣大,三教九流都能交上朋友……

秦煌相信,憑巫馬的本事,他絕對能讓牛廣叔接納他,一旦最頑固的牛廣叔開了這個頭,其他人自然也會慢慢改變。

另一方面,秦煌也希望牛廣叔好好磨練一下巫馬,這小子的性格太輕浮了,還有許多不太好的壞習慣,待在貧民窟時,沒人會在意他那些小缺點,現在秦煌成為新城主,他想要將手下提拔上來,那就要好好的磨一磨他們,將頑石打造成有價值的寶石。

「等他醒來,把這份資料交給他看……咦?已經醒了?看看他在做什麼!」

秦煌座位的正對面牆壁鑲嵌著大型監控螢幕,螢幕上分割出好幾個小方塊,每一個小方塊上都有一個監控影像,其中一個監控影像就是陸遙所在的房間。

面容介於少年和成年人之間的陸遙正從沉睡中醒來,帶著自然捲的棕色頭髮在潔白柔軟的枕頭上蹭了幾下,而後他抱著薄被,在床上來回滾動幾圈,模樣就像是一隻慵懶地小花貓。

他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呵欠,泛著水意的眼眸閃爍著波光,就像是蜂蜜的色澤,又甜又暖。

他慢騰騰地盤坐起身,高舉雙手大大地伸了個懶腰,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腰部。

陸遙無意識地撓撓頭髮,將原本就有些凌亂的頭髮抓成了鳥窩狀。

明明一臉沒有睡醒的模樣,雙手卻是聚攏在身前,像是在捏塑著什麼,白皙的指尖不時地閃爍著彩光,某樣看不清狀態的物品漸漸成形。

秦煌拿起遙控器,將整面大螢幕都切換成陸遙的監控影像,即使畫面放大了,畫面依舊是高清品質,就連陸遙的眼睫毛也能一根根數出來。

被監控的主角在做什麼呢?

──他正在製作他的早餐。

 

 

 

 

 

 

異世界的美味征途01外封.jpg

    文章標籤

    美食 貓邏 輕小說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