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老大哥,你們今天怎麼有空過來?」魈從季薰手上接過毛巾,在已經乾燥的頭髮上又抹了兩下。

「你還敢說,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告訴我們,你還當不當我們是哥兒們?」牛頭朝他的肩膀搥了一記,儘管對方已經有所收斂,可魈還是被打得退了幾步。

「男子漢,敢作就要敢當。」馬面接口說道:「就算你做出那種下流、不光明的事情,只要你誠心悔過,我們也不會看輕你。」

語句聽起來雖然像是指責,但馬面的語調卻毫無怒意,輕鬆的像是在聊天氣。

「兩位大哥,你們該不會是在說孩子的事情吧?」魈揉著發疼的肩膀,大致上可以猜出他們的來意。

「八卦還傳到閻王殿去了?」季薰有些詫異,她還以為這種事情只會在佐‧司魂院內部流傳呢!

「有很多版本,你們想聽那一版?」馬面咧嘴笑著,露出燦白的牙齒。

「那些流傳的消息實在是太有趣了,我還特地收集起來。」牛頭從口袋裡拿出幾張皺巴巴的紙,上面龍飛鳳舞的寫著各項傳言。

 

版本一:魈對美女始亂終棄,搞大了人家的肚子而後逃跑,後來那美女找上門,敲了魈一筆遺棄費,又將孩子丟給他。

 

版本二:魈招惹上黑手黨老大的女人,因為怕被那位老大追殺,偷偷摸摸的逃跑了,後來那女人生了孩子,沒辦法扶養,就將孩子丟給魈。

 

版本三:魈在賭場遇到一位富家千金,對方看上了他,付錢包養他,後來富家千金玩膩了,就將魈拋棄,在結婚之前將孩子送給魈,要他扶養孩子長大。

 

版本四:魈路過某個地方,意外撿到一個男孩,因為覺得男孩很可愛,魈便收留了他。順帶一提,這個理由只有兩個人相信。

 

版本五:魈誘拐了未成年美少女……

 

版本六:魈誘拐了某個女妖……

 

版本七:魈誘拐了外星人……

 

「誘拐、誘拐、誘拐,他們就不能用兩情相悅或是其他形容詞嗎?」看完那些流言,魈的臉都黑了,而季薰則是笑倒在沙發上。

「有啊,這裡不是有其他的說法嗎?欺騙、拐騙、設局……」牛頭指出其他幾項大同小異的說詞。

「哼!」魈氣呼呼的將紙揉成一團,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魈老弟,你就跟咱們哥兒倆說實話吧!」牛頭一把搭上他的肩膀,「那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能是怎麼回事?」魈抓了抓一頭頭髮,剛擦乾的頭髮還沒梳理,亂得跟鳥窩一樣,「我意外遇到了這個孩子,看他一個人孤苦伶仃、很可憐的樣子,就將他留在身邊了。」

魈可沒有說謊,整件事情掐頭去尾、刪除一些事實再加以簡化後,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你少拿這說法騙我。」牛頭壓根不信。

「……我說的可是實話。」魈鬱悶了,怎麼這個年頭說實話都沒人相信呢?

「小老弟,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大家也都是知根底的。」馬面語重心長的道:「你這個人個性不錯,但我們也都知道,你算不上什麼大善人,收養孤兒這種善舉還落不到你身上。」

「你們乾脆直接說,在你們心裡,我就是一個卑鄙無恥、沒什麼同情心的小人。」魈嘴角抽搐的回道。

「嘿!與其做偽君子,咱還比較欣賞真小人。」牛頭往他的背部一拍,用著讚揚的語氣說道。

我不過鬧個彆扭,說句反話,你還真的把我定位為小人了?魈簡直鬱悶的快吐血了。

正當幾個人鬧得正歡時,小彌牽著伊格爾的手出現了。

見到客廳裡有客人,小彌跟伊格爾乖巧地向他們打招呼。

「他就是那個孩子?」牛頭與馬面的目光集中在伊格爾身上。

「這個孩子很特別。」感受到伊格爾身上不凡的氣場,馬面神情複雜的說道。

他的靈力微小,但比起一般人還是強了不少,而且他的靈氣精純而清澈,比起現下混雜諸多血脈的眾生來說,這男孩的純粹靈氣更顯得難能可貴。

敏感地接收到兩人審視的目光,伊格爾怯怯地躲在季薰身後,小手緊拉著她的衣角。

「小老弟,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收養他了。」牛頭為魈找出了理由,「你是打算為自己找個接班人吧?這孩子只要日後加以訓練,往後絕對不同凡響。」

牛頭並沒說中真正的原因,但這個藉口可比其他的好多了,魈自然是欣然接受。

「牛大哥,還是你厲害!我的想法竟然被你猜出來了。」他忙不迭的直點頭,「當初我一看到這個孩子,就覺得他是好苗子,我沒收過學生,就想說來培育他看看。」

魈的一番話引來季薰一聲輕哼,但她也沒有拆穿他的謊言──反正除了個性忠厚的牛頭之外,也沒人會相信他這個藉口。

「魈老弟,過幾天就要開鬼門了,你最好給這孩子加上幾層保護。」馬面好心勸道。

「是啊,這次放了很多拿黑旗討命的冤魂,怨氣跟陰氣都很重,這孩子的靈光這麼明顯,很容易吸引他們……」牛頭附和的點頭。

就如同蟲子的趨光性一樣,長期待在黑暗中的人,總是渴望溫暖,而修道之人或是天生靈力強盛之人,本身就像個發光體,招引著黃泉道上的亡魂們。

「黑旗是什麼?」聽到事情跟自己有關,小伊格爾聽得很專注,發現不懂的名詞,隨即開口發問。

「黑旗……」牛頭頓了頓,似乎在思考該怎麼解釋會比較清楚。

「簡單來說,黑旗是獲得閻王殿許可的報仇證明。」馬面先一步提出解釋,「領有黑旗的亡者,全是生前遭受莫大冤屈、含冤而死的被害者,因循因果業報,這些亡魂們向閻王申冤訴苦後,經過閻王殿的調查與審案,得以領著黑旗找仇人尋仇。」

那些血海深仇加重了亡魂身上的戾氣,銳利如刀的陰氣,就連修煉有成的道士也要稍作迴避,更何況是像伊格爾這麼稚嫩的孩子?

雖然那些怨魂的主要目標是尋仇,但,牛頭馬面也無法擔保不會出現誤傷或意外狀況。

畢竟這裡是佐‧司魂院,等到鬼門一開,這裡將會湧進比往常多上數倍、甚至數十倍的亡魂……

想到這裡擠滿了亡魂的情況,季薰無奈地扯了扯嘴角。

他們不提,她還真忘記鬼月這件事了。

「時間不早了,咱們也該回去覆命了。」

「兩位大哥慢走,下次我請你們喝茶。」魈笑嘻嘻的道別。

目送兩人離開,屋內幾人安靜了幾秒。

「……怎麼辦?」季薰看著魈。

「有什麼好擔心的?」魈不以為意的回道:「有妳陪在小伊身邊,有哪個鬼敢靠近他?如果妳真的放心不下,我們在他身上加幾層防護結界,房屋外面也加幾層屏障……」

「我說的不是那個!」季薰不滿的瞪他一眼。

她不擔心那些冤魂,有她跟魈在,伊格爾絕對不會遭遇任何危險,只不過……

「出入這裡的人要是太雜,我總覺得不太妥當。」她皺眉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一種隱隱的不安,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讓小伊住到別的地方去吧!」小彌摟著身旁的他,開口提議,「命子說,最近的天象不太對勁,可能會出現大動盪,如果災難在鬼月發生,佐‧司魂院一定會變得很忙,澄楓大哥應該會找你們幫忙,到時候小伊就沒人保護了。」

「不是『應該』,是『一定』會派工作給我們。」魈嘲諷的笑笑。

就他對玹澄楓的瞭解,一旦有事情發生,他絕對不會放過他們這兩個上好苦力。

「是啊,而且我有一種預感……」小彌一臉嚴肅的看著兩人,「你們兩個最近會很倒楣。」

……這是詛咒嗎?現場的氣氛瞬間沉默。

「請問小彌大師,妳是從哪裡看出我們的運勢?」魈額冒黑線的問。

「命子有教我看面相。」小彌一臉認真地端詳魈的臉色,「你這幾天烏雲罩頂、印堂發黑、面露疲色,看起來就是一副倒楣樣。」

「……」魈無語了。

「倒楣的應該只有他,我這陣子的氣色很好。」季薰直接跟魈劃清界線。

她這幾天吃好穿好、日子過得十分愜意,昨天量體重還發現自己胖了一公斤呢!

「小薰姊姊,倒楣是會傳染的。」小彌用著一副「妳就節哀順變吧!」的眼神看著她。

「現在朝魈撒鹽(驅邪/淨化)來不來得及?」如果小彌說可以,她絕對會立刻衝到廚房拿鹽巴!

「唔……唯一的辦法就是盡量離魈大哥遠一點。」小彌認真的回道。

「不,妳休想撇下我!」魈一把將她抱住,手腳像八爪章魚一樣的纏上,「不過是印堂發黑,我都不怕了妳怕什麼?反正我們都已經出生入死那麼多次了,多這一次也無所謂,妳不可以狠心丟下我!」

「放手!」季薰努力的想要掙脫,卻完全無法掙開,「認識你就已經是我一輩子的不幸了,以後我跟你還要相處幾十年,我不過躲開你的霉運一次,幹嘛計較這麼多?」

「不管不管不管!我都已經為妳犧牲名譽,成為孩子的爸了,妳也要禮尚往來、有難同當!就算要到地獄,我也絕對要拖妳一起去!」

「哇啊啊啊!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

在你推我扯、兩相爭執下,季薰與魈逐漸扭打成一團,一個拼了命的想逼開對方,一個則是拼了命的不放手。

「……有這麼一對父母,你還真可憐。」小彌感嘆地拍拍伊格爾的肩膀。

「其實他們人很好,只是有時候笨了一點。」小伊格爾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真誠的回道。

待兩人鬧過一回後,討論才得以繼續。

「要送他到哪裡去?」季薰提出最大的問題。

就現下的情勢判斷,佐‧司魂院可以成為他們的護盾、擋箭牌甚至是托兒所,還有比這裡更合適、更安全的地方嗎?

「有啊!」小彌朝他們眨了眨眼睛,笑吟吟的道出另一個地方,「我跟景泱的秘密修煉場所。」

「妳是說……」季薰腦中閃過那個美麗的海灘,以及海灘旁的小屋。

的確,就隱密性以及安全性來說,比起進出人員複雜的佐‧司魂院,命子那裡更適合伊格爾,而且有命子看顧伊格爾,季薰也比較放心。

 

次日一早,由於魈手邊還有許多工作要忙,便由季薰跟小彌帶著伊格爾前來命子的店裡。

然而,當她們打開店門,跨進店裡時,因為法陣的影響,店裡的女客人跟女店員立刻為小伊格爾神魂顛倒,她們就像見到心愛的偶像,雙眼放光的飛撲上前。

反射性地,季薰腳尖一轉、身子一側,精準而又敏捷的避開所有伸過來的手,眨眼間便從門口移動到靠近廚房的位置。

獵物從眼前消失,那些人楞了一下,打算停下動作,只可惜他們的身手沒有季薰這麼好,撲上前的衝勢無法立刻止住,於是甲的手推倒了乙;丙的腳跟丁相絆,兩人雙跌跤;右邊的人撞飛了左邊的人,而被撞飛的人又不小心倒在無辜的客人身上……

若災難範圍只有他們幾個人那也還好,只是現下發生的事情,卻呼應了「骨牌效應」這個詞。

只見跌倒的人不小心擦撞了端菜經過的無辜店員,店員端著的餐盤一飛,在空中畫出漂亮的拋物線後,餐盤上的食物散在幾個人身上,菜汁弄髒了他們的頭髮跟衣服,無辜遭受波及的客人氣呼呼的起身,但他們才剛離開位置,腳下就被倒在地上還沒站起的人絆倒,往前撲倒的他們又不小心推倒其他人,而被推導的人又很無辜的打翻其他東西,新一輪的骨牌效應再度上演……

短短幾分鐘之內,店內雞飛狗跳、驚呼連連,狼狽而混亂的情況簡直可以媲美災難片。

「你們……是來找碴的嗎?」站在櫃台的朽六,頭疼的揉揉額角。

「抱歉。」季薰想跟朽六解釋,但那些倒地的女士們又開始蠢蠢欲動。

發現又有人要撲上來了,她急忙丟下一句「這裡就麻煩你處理了,我去地下室。」之後便抱著伊格爾,跟小彌一起衝向廚房。

熟門熟路的穿過廚房,推開了儲藏室的白色門扉,繞過儲藏室裡堆放的各種雜貨,她們來到角落處,推開了刻著符文的紅色小門。

穿過門扉時,一道光束穿透過伊格爾的身子,季薰察覺到他的身軀僵硬了一下。

「這裡增加了新的符文嗎?」季薰一邊輕拍伊格爾的背,一邊望著門框上的符文詢問。

「只是簡單的安全辨識。」小彌解釋道:「如果有人攜帶危險物品闖入,這裡會立刻張設結界,隔離對方。」

「有人想闖入這裡?」季薰敏感地追問。

「沒有,命子說要預防萬一。」小彌也不清楚命子怎麼會突然這麼作。

「嗯……」季薰若有所思的點頭。

依照她對命子的瞭解,若沒有必要,她絕不會做出多餘的事情。

難道命子察覺到什麼了嗎?

「小薰姊姊?」發現季薰站在樓梯口發呆,小彌困惑的叫道。

朝小彌回了個笑,季薰抬腳往下走去。

通往下方的階梯筆直地沒入黑暗中,昏黃色光芒照亮樓梯的每一個角落,讓人不至於踩空。

樓梯的末端是扇水藍色的門扉,沒有伸手碰觸,季薰抱著伊格爾直接穿過了它。

穿門而過的感覺並不愉快,兩人就像搭乘雲霄飛車,進行好幾次三百六十度的轉圈。

相較於第一次來時,直接摔倒的狼狽模樣,季薰這次顯得好多了。

至少穿過門之後,她仍舊是穩穩站著,只是臉色有些發白罷了。

「……下次應該建議命子,將這種通過方式改一改。」抱緊了伊格爾,季薰不滿的埋怨。

「景泱建議過,命子說這種情況也是一種鍛鍊,要我們學著習慣。」小彌無奈的笑笑,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小伊覺得很難過嗎?」她看向季薰懷裡的伊格爾,發現他的小臉蒼白,彎彎的眉毛皺得老緊。

「很暈,有點……想吐。」他苦著臉說道。

「吃顆薄荷糖吧!感覺會好一點。」小彌從口袋中拿出糖果遞給他。

「謝謝。」嘴裡含著糖果,小伊格爾的右邊臉頰鼓起。

「這裡……完全沒變吶!」看著眼前的一切,季薰語帶感嘆的道。

比起外頭的夏日高溫,這裡的太陽燦爛卻不顯灼熱,合宜的氣溫令人覺得舒服。

天空遼闊、海水湛藍,涼風帶來海洋的特有氣息……一切的景色就跟季薰初次見到時一樣。

若真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小木屋外圍多出了花圃、水池造景、茅草屋頂的木造涼亭……這些設置讓小木屋看起來就像國外的渡假村。

「我們去玩水吧!」

看著清澈漂亮的海水,季薰玩心大動,牽起伊格爾的手,兩人踩著柔軟細沙,快步往海邊走去。

才剛靠近海邊,海裡突然竄出幾支水箭,朝兩人襲來。

迅速將伊格爾與小彌護在身後,季薰手一揚,幾道符咒拋出,將那些攻擊全都攔下。

「誰?」她警戒的看著四周,手腕一翻,亮晃晃的彎刀便握在她手裡。

對方沒有回應,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猛烈的水箭攻擊。

面對漫天飛舞的數十支水箭,季薰揮舞彎刀,將那些箭矢一一斬斷。

斷裂的水箭瞬間變成飛濺的水花,落在柔軟的沙灘上,染出一個個深色痕跡。

「停手!」季薰朗聲大喊:「我是命子的朋友,我想我們應該不是敵人!」

若不是看在這裡是命子的空間,考量到出現在這裡的應該不是敵人,她早在第一波攻擊出現時,就給予反擊了!

然而,回應她這句話的卻是更強烈的攻勢。

水箭鋪天蓋地的自海裡射出,若不是季薰搶先一步造出結界,她們就要被射成蜂窩了。

「該死!」季薰惱怒的咬牙。

既然對方不顧他們的死活,那她也不用在多作客套!

拿出符咒,她朝幾個水箭發射密集的地方發動雷擊,強大的金色雷電竄入海裡,在翻湧的海水中激出燦爛的電光。

季薰的反擊奏效,水箭的攻擊停下了,但這並不代表對方就此罷手……

「刷、刷、刷……」幾抹身影自海底飛耀而出,落在距離季薰十多步遠的地方。

定眼一瞧,出現的這些「人」,雖然有著人的身形,但他們身上的魚鱗、蟹腳、鰲頭……無一不說明了他們是海底的妖怪。

「你們是朽六的朋友?」季薰認識的人之中,只有朽六來自海洋,除了他之外,她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會認識這群海中妖物。

「無禮之徒,竟敢直呼朽六大人的名諱!」領頭的一名蟹妖,揮舞著巨大螯足,一臉凶狠的罵道。

「朽六……大人?」季薰意外的一愣。

她知道朽六是力量強大的「龍族」,可她沒想到他竟然還被稱為大人?

「朽六大人可是東海龍王的兄長!」對方一臉驕傲的說出朽六的來歷。

「哇喔……」目瞪口呆的季薰,現在也只能發出這種讚嘆的聲音了。

那個個性溫和、喜歡跟她開玩笑,形式作風完全不像成年人的朽六,竟然還是龍王的哥哥?

「你們在做什麼?」朽六沉穩的聲音傳來,語氣裡罕見地透出威嚴。

解決完店裡的混亂,朽六突然想起不久前一些海族手下來到這裡暫住,擔心雙方會起衝突,他連忙丟下工作趕過來,抵達時,正好看見雙方對峙的情景。

「大人!」見到他出現,海妖們紛紛屈膝行禮。

「她們都是我的朋友。」朽六沉聲回道,語氣中帶有警告意味。

「臣該死!」一群人紛紛單腳下跪,低頭請罪,「臣等誤以為對方是入侵者,做出失禮之舉,冒犯了大人的友人,請大人責罰!」

「會來到這裡的人,都不是外人。」朽六淡淡的朝他們掃去一眼,「這次就算了,以後不要再犯。」

「是!」眾人齊聲回道。

看著朽六有別以往的威嚴,季薰可真是大開眼界,眼前的他,還真有一種出生於帝王之家的氣勢。

想起自己平日對他「不甚恭敬」的態度,季薰開始反省,自己是否該改變一下態度,對他「尊重」一點?

可是……都已經認識那麼久了,要改變態度真是很難啊~~季薰扁嘴輕嘆。

「怎麼了嗎?」察覺到季薰古怪掙扎的神色,朽六不解的詢問。

「朽六是龍族的皇族?」季薰挑眉看著他。

「那是過去的事,現在的我,只是朽六。」他坦白了過去,卻也隱晦表達出他不想多談。

「那就好。」季薰像是鬆了口氣的笑開,「老實說,就算知道你是皇族,我還是沒辦法對你表現出恭敬的模樣,那實在是太高難度了,咱們還是保持原狀就好。」

看著季薰嘻皮笑臉的模樣,朽六也笑了。

「真可惜,我還挺期待看到妳跪在我面前行禮呢!」

「你等下輩子吧!」季薰斜睨他一眼,順手往他肩膀搥了一記。

「大膽!」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叱喝,嚇了季薰一跳。

「天啊、天啊!瞧瞧這是哪家姑娘?舉止怎麼會如此野蠻?談吐怎麼會如此無禮!」一名手拐杖,蓄著及地白鬚,背上覆著一個龜殼的老者,自海裡快步走上沙灘。

滿臉怒容的老者,行走速度與他的年歲成反比,柔軟的細沙並沒有對他造成絲毫阻礙,定眼細瞧,老者在沙面上所留下的腳印,只有不到一公分深度的淺淺凹痕。

真厲害……季薰暗暗讚嘆。

就算她刻意放輕步伐,她最多也只能將足印控制在三至五公分的範圍,並沒有辦法像老者那樣,腳下幾乎不留痕跡。

「大皇子,老臣無法干涉您,但也請您聽老臣一句勸,身為龍族、身為皇室之人,您的身份高貴,在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皇家,您怎麼能如此不莊重?」

雖然這番話是跟朽六說的,但他的視線卻是停在季薰身上,灰白色眼珠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對方毫不客氣的掃視,讓季薰感到有些不自在,卻又無法避開。

「太師傅,您昨天才剛抵達這裡,旅途中應該積了不少疲勞,怎麼不多休息幾天?」朽六上前一步,替季薰擋住老者的目光。

「休整一晚,老臣現在已經好多了。」太師傅微微一拱手,「一段時日不見,太皇子的風采依舊、尊貴不減,讓老臣甚感欣慰,雖然這身衣著……」他皺著眉頭,明白表現出他對朽六身上的「現代裝扮」十分不中意。

昨天只是匆匆打個照面,沒有細瞧,現在這麼一打量,這身廉價的衣料、奇怪的作工,看起來還真是不倫不類。

「現代人都是這麼穿的。」朽六笑道:「大熱天穿這樣很涼爽,工作的時候也不會礙手礙腳,很方便,太師傅也可以試著穿穿看,我買幾件給您如何?」

「大皇子你……」太師傅眉毛抽搐了幾下,「罷了、罷了,入境隨俗,老臣也不在衣著上跟您多作評論。」他擺擺手,目光又調回季薰身上。

「這位姑娘,古有云『男女授受不親』,雖然現在這個時代已經不時興這些,可一個年紀輕輕的姑娘家,跟一位男子有肢體上的碰觸,實屬不妥,要知道禮教……」

在老者叨叨絮絮的訓話時,為了尊重對方,季薰只能面帶僵硬微笑,朝朽六拋去一記眼神。

他是誰?

看明白她眼裡的意思,朽六嘴角微微上揚,以隱密的傳音回道:『他是專門教育皇子的太師傅。』

『原來如此。』季薰理解的點頭,『他……看起來很保守。』她也只能這麼形容。

連搥個肩膀都可以唸上半天,季薰真不知道要是她剛才跟朽六勾肩搭背,對方會怎麼回應。

『太師傅人挺不錯的,只是叨唸了一些,習慣就好。』朽六朝她挑挑眉,帶笑的雙眸透出懷念。

沒注意到季薰與朽六「擠眉弄眼」的互動,太師傅說了一長串男女之間的應對禮儀後,話鋒一轉,轉到朽六的終身大事上。

「大皇子,您的年紀也不小了,幾位弟弟都已經成家立業,最早成婚的二皇子,孩子都已經十幾歲了,老龍王、王后對您的終身大事十分憂心,男子大了就該成家立業……」

「哎呀!您沒說我都忘了!我還在工作呢!」朽六故作慌張的打斷他的話,「太師傅,抱歉,我先去忙了,太師傅再見!」

說完,他一溜煙的跑走,完全無視太師傅在後頭的叫喊。

「真是的,這個臭小子每次都用這招!」太師傅不滿的埋怨,手裡的拐杖在沙地狠狠地戳出幾個凹洞。

看著朽六狼狽逃跑的模樣,季薰的直覺到告訴她,她應該要趁這機會遠離這位太師傅……

「咳咳!」刻意的乾咳,讓季薰挪動半分的腳步停下了。

「這位小姑娘該如何稱呼?」

「季薰。」

「季姑娘今年貴庚?家中是否有長輩?」太師傅的目光中流轉著莫名精光。

……現在是在進行身家調查嗎?季薰額冒黑線。

簡短的作了回答,季薰本以為太師傅得到答案後就會滿意的罷休,結果對方卻是拋出更多問題。

跟朽六的關係、對朽六的感覺、對於皇室有什麼感想、對於皇家媳婦的看法……

聽到這堆問題,季薰就算不想這麼認定,也不能不往「相親、選媳婦」的方向想去了。

「那個……我想您誤會了。」季薰嘴角僵硬的笑著,「我已經有孩子了。」她將身後一直沒說話的伊格爾堆出。

「老爺爺好。」軟軟地童音很適當的配合著。

「這是妳的孩子?」太師傅眼中掠過一抹不明的精光,「看起來是個很聰穎的男孩,好好培養的話,日後必能成材。」

季薰回了個笑,正想說些什麼時,不遠處的大海突然衝出一道身影。

「澎──」

一陣水花飛濺,那身影在空中翻了兩圈,帥氣的落地。

定眼一瞧,那人不是外人,而是季薰相當熟悉的景泱。

「該死的臭老頭,你竟然用那種詭計把我困在水底!」全身濕淋淋的他,甩了甩溼髮,目露兇光、咬牙切齒的瞪著太師傅。

在景泱現身的同時,原先恭敬站在一旁的海妖們,立刻來到太師傅身前護衛。

沒有理會他的怒火,太師傅從長袖中取出一個小沙漏。

「……花了將近一個時辰?」搖搖頭,太師傅淡淡地斜睨他一眼,「太慢了、太弱了。你這等資質,根本沒資格讓大皇子親自指導你。從今日開始,你們就輪流指點他吧!」他轉頭向那幾名海妖說道。

「是!」海妖們領命答應。

「誰要你們教!」景泱抗議的大吼:「竟然趁半夜偷襲我,無恥的傢伙,我要宰了你們!」

「真是個自大狂妄的蠢東西。」太師傅挑高一邊的眉毛,頗不以為然的看著他,「在指點他之前,你們先教會他禮貌吧!」

「是!」海妖們又行了個禮,隨後團團包圍住景泱,展開一場混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